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宋飘雪回来,宋奶奶眼泪流了更凶了,“简直是作孽啊,他们家又寄钱来了,谁稀罕他们家的臭钱,我们家什么时候这么缺钱了?就算缺钱会用这屈辱的钱吗?他们家如果真的觉得愧疚,就去警察局自首,让法官去判,还我们一个公道。”

    听宋奶奶这么一说,宋飘雪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笔来历不明的钱又到了。

    宋飘雪八岁那年,母亲叶成玉在青阳市惨死,据当时的办案人员说,叶成玉先是被车撞伤,然后被捅了十几刀后失血过多而死。

    可是,至今都不知道凶手是谁,当年突然结案,案卷也被封。宋建安上访了无数次都没有结果,而宋飘雪的舅舅叶成勋作为青阳市缉毒队的中坚力量,通过各种渠道依旧查不到半点儿消息,叶成玉死后几个月,家里突然收到了一笔一百万的巨款,从那之后,每年都会收到对方寄来的钱。

    宋建安和叶成勋用了各种关系用了各种手段,都没能查出这笔钱是谁寄的,但他们心里都明白,这笔钱是害死叶成玉的人寄的。

    这笔钱就像是一个魔咒,时时刻刻提醒着叶成玉的惨死,时时刻刻提醒他们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近二十年来,对方已经给他们寄来了几千万的钱。

    可是,这么屈辱的钱,他们怎么可能会用?即使在宋建安生意最艰难的时候都不曾想过用这笔钱。

    沈眉是宋飘雪十岁那年宋建安再娶的,俩人一直没有孩子,沈眉也一直视宋飘雪为己出,除了宋飘雪不愿意开口叫她‘妈妈’,只叫‘阿姨’以外,俩人像一对亲母女一样相处的很好。

    宋建安将烟头扔进烟灰缸,平时他几乎不抽烟,但今天确实压抑的他难受,叶成玉嫁给他后就没过什么好日子,家里经济情况刚刚改善没多久,叶成玉就惨死,他一直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发妻。

    “不早了,做饭吃饭吧!”

    由于众人心情不好,除了慕慕以外,其他人几乎没怎么吃东西。

    饭后,众人围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都很默契的避过了那笔来历不明的钱。

    “飘雪,没打算找个男朋友啊?”沈眉突然问道,又看了坐在一边的慕慕一眼,那种奇怪的感觉更深了。

    慕慕的爸爸究竟是谁?真的跟她想的一样吗?

    “阿姨,我行情好的很,可是碰不到喜欢的,我也没办法啊。”

    “这些年追妈妈的人好多,可是一个也没有成功过。不过不要紧,就算以后妈妈不结婚,我长大了一样可以养妈妈。想当我爸爸,得先过我这一关。当然,如果是俊熙叔叔,我可以勉为其难的考虑考虑。”慕慕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说道。

    慕慕长的非常可爱,灵动的大眼睛,白白嫩嫩,今年虚岁六岁,但看上去跟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样。

    慕慕嘴里的俊熙叔叔是宋飘雪在国外时候认识的朋友,是个影视明星,曾多次对她表示过好感,都被她不声不响的挡了回去。

    “你给我闭嘴吧你,小孩子哪儿这么多话。”宋飘雪有些无语。

    一家人都被逗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