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突然,那次在世纪花园别墅遇到安丽雅的情形出现在宋飘雪的脑海里,那分明像是凌虐后的情形……

    “不用紧张,孩子不是宫弈寒的。”安丽雅笑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压抑,宋飘雪有些不知所措。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安丽雅仰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关心孩子是不是宫弈寒的?”

    “他跟我说过,你们俩不是恋人。”宋飘雪说道“我愿意去相信他。”

    宋飘雪的表情很真诚,也很坦然。

    “宋飘雪,你有在意的东西吗?在你心里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安丽雅突然问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宋飘雪。

    最重要的东西?

    宋飘雪有些茫然,对于她来说,她在意的东西有很多,她在意奶奶,在意爸爸,在意阿姨,在意慕慕,在意慕慕,在意宫弈寒……

    而且她还想知道妈妈遇害的真相。

    她在意的东西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东西她真的无法回答,因为这些人对她都很重要。

    “不知道,太多了。”宋飘雪老实回答道。

    安丽雅突然笑了,笑的有些悲凉,痛苦和压抑,过了一会儿宋飘雪听到她说,“你知道我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吗?”

    “是仇恨。”安丽雅再不复往日的娇柔,吐出来的话也冷漠至极,“我想他们一个个都死,可是我一个人做不到。所以我必须借助宫弈寒的力量。”

    宋飘雪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安丽雅不是安家大小姐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她的仇人又是谁?

    她想不出来,安丽雅哪里来的仇恨?

    “宋飘雪,其实当年你真的不能怪宫弈寒。他也没有办法,他是宫家的继承人,必须要有能力去接管环亚集团。宫爷爷从他成年后就断了他所有的开支,他必须什么都得学着靠自己。他必须向宫爷爷证明他有足够的能力接管环亚集团。”

    “宫弈寒其实是一个很在意亲情的人,宫明泽被宫爷爷赶出去,是宫弈寒求宫爷爷把他们弄回来的。他本来以为从小到大疼爱自己的父亲会顾念亲情,可是宫明泽呢?一直觉得是宫弈寒抢了环亚集团。”

    “很多事情宫爷爷帮不了他,只能他自己去认清。宫明泽回来之后偷着对宫弈寒下手过很多次但都被他躲过去了。你一定不会想到一个父亲会对自己的儿子这么狠心吧?”

    安丽雅有些语无伦次,想到哪里说哪里。

    “我其实一点儿都不爱宫弈寒,他是我的护身符,或者说宫家继承人这个身份是我的护身符,我当年真的是走投无路才去求他帮我。那个时候我们都才十六七岁,我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假装情侣。”

    宋飘雪听得胆战心惊,宫明泽是多么心狠才会一次次对自己儿子下手?因为宫弈寒在意宫明泽所以一次次说话带刺吗?

    她决定了,就算宫明泽跪地求饶也不会撤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