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慕这才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等起来看到桌子上的酒**以及宋飘雪阴森的目光,立刻迈着小短腿跑进了洗手间。

    “妈妈,我要小便,你不要进来。”慕慕说道,赶紧把门关上。

    慕慕小便完,然后磨磨蹭蹭的洗脸刷牙,该怎么跟妈妈说呢?

    慕慕洗刷完,慢悠悠的走出来,已经想好了说辞,“妈妈。我就是想尝一下,觉得跟果汁一样,哪里知道会喝醉。”

    宋飘雪头疼,慕慕这个年龄正是招鸡斗狗的年龄,对什么都好奇,前段时间看到宋建安吸烟也是馋的不行,看到烟就往嘴里塞,被整了一次才不碰的。

    蹲下来,语重心长的教育,“下次这种事情跟妈妈商量,知道吗?在这个国家,没有满二十周岁的都是未成年人,如果喝酒抽烟被抓到,警察叔叔不仅会对你进行教育,而且卖给我们酒的叔叔阿姨也会倒霉,很有可能会失去工作。”

    “但是在我们国家,如果你想喝酒,可以跟妈妈还有外公外婆商量,你这个年龄对什么都好奇,这并不是问题,所以,下次遇到事情跟我商量,好不好?”

    有时候教育孩子打骂责备都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最重要的还是要学会跟孩子沟通。

    “嗯。”慕慕点了点头。

    “妈妈,你会跟俊熙叔叔结婚吗?”

    “不会。”宋飘雪说道,“他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和亲人。”

    慕慕听后,喜笑颜开。“那妈妈快去洗漱,我去换衣服。”

    两天后,青阳市。

    宫弈寒急匆匆带着人往宫明泽和安悦的住所走去,其中一人问道,“宫先生,确定要这样做吗?”

    “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吗?”宫弈寒一脸阴沉,他手底下一直有一群人,是他雇来替他做事的,大多数是退役的特种兵,身手不凡,枪法也准。

    不过,这里持枪是违法的,所以他们也不会明知故犯。

    宫弈寒的脸上像是渡了一层寒冰,一路上,十分沉默。

    到了宫明泽住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了,宫明泽和安悦不住在宫家大宅,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内。

    宫明泽和安悦刚旅游回来,就看到宫弈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阴沉,背后站着几个黑衣人,一脸杀气。看到二人进来后,一个人迅速把门关上。

    “你怎么进来的?”安悦尖叫道,这些年她虽然不喜欢宫弈寒,也暗地里处处害他,可是却也十分忌惮他,他十**岁宫老爷子把他赶出去锻炼的时候她没有得手过。如今他羽翼丰满,她更是畏惧。

    除了环亚集团,宫弈寒背后还有什么实力?他们毫不知情。

    而这栋房子隔音效果特别好,而且俩人毫无防备,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很巧,我认识的一个老友在这个小区也有房子。”宫弈寒无所谓的说道。

    “这几天你们做过什么事情?”

    宫明泽大怒,背后出了冷汗“你在胡说什么?不就是出去旅游了一趟吗?”

    一个人把一堆资料丢到桌子上,有宫明泽最近的通话记录,也有暗害宋飘雪那个人的个人资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