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宫弈寒咬住她的唇瓣,轻轻吸吮,趁她忘记挣扎的时候撬开她的牙关,深深的吻了起来,炽热缠绵,贪婪的吸吮专属于她的气息。

    宋飘雪脑子一片空白,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的脸,他的气息,他的一切。

    这是她七年来再次和同一个男人接吻,从始至终,吻过她的男人只有他。

    七年前,是羞涩的,甜蜜的。

    可是,如今,只剩下苦涩和痛楚。

    宫弈寒贪婪的吻着她,怎么都不够,如果不是在参加宴会,他想他根本不会压制自己,只想狠狠欺负眼前的女人。

    感情与理智强烈冲突,宋飘雪沉迷其中,这是他最爱的人啊,多年前他们也曾这般痴缠,可是终究还是过去了。狠了狠心,终究还是伸手将他推开。

    俩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宫弈寒用手指轻轻擦拭她殷红的唇,声音暗哑低沉,听上去却依然霸道“飘雪,你是我的。”

    宋飘雪一下子推开宫弈寒,走到一边,晚风吹来,长长呼了一口气。

    如果再不离开,她怕自己会窒息而死。

    这种感觉,太可怕。

    意乱情迷后心底只剩下密密麻麻的痛,像尖细的针扎在心口上,伤口虽小,但难以愈合,却让人痛。

    谁都没有说话,只留下长久的沉默。

    俩人谁也没有看到,在几米外的柱子后面有个人一直注视着这边的情况,风吹来,吹起一片粉色的裙角。

    宫弈寒先一步走进宴会厅,过了一会儿宋飘雪才慢吞吞走了进去。

    林昭举着酒杯跟在场的人寒暄着,看到宫弈寒进来立刻走到了他身边,举起手中的酒晃了晃“公子,好久不见,我们干一杯。”

    宫弈寒姓宫,很多人都会叫他‘公子’,毕竟‘小宫’‘老宫’什么的太难听了。

    深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在宫弈寒身上不停转啊转,一副八卦的样子“我听说你7年前你被你的小初恋抛弃了,现在找到了吗?”

    宫弈寒和林昭是在哈佛大学时的同学,加上臭味相投,很快就玩成一片,虽然说伯爵集团的皮包和珠宝等奢侈品世界有名。但环亚集团作为亚洲首富,旗下连锁酒店、房地产、出口贸易。连锁超市酒店等也是不容小觑。所以也并没有谁低谁一等的说法。

    宫弈寒目光微闪,似乎已经习惯了林昭这个损友的拆台,也并不生气,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微笑道“这个就不劳你挂心了。我听闻你有个私生子,孩子妈是谁?我同样好奇。”

    真是一个比一个八卦。

    林昭风流成性,身边的女伴最多不超过一个月,最少的时候才三天,宫弈寒近最近才听闻,林昭似乎有个儿子,而且保护的滴水不漏,从没有一张照片流露出来。

    林昭一口酒差点儿喷出来,很快反应过宫弈寒说的是什么意思,笑的更欢了,扶住他的肩膀“宫弈寒,我相信你以后见到我‘儿子’的时候你会哭的。”

    远远的看到宋飘雪走了进来,林昭举起手,招呼道“飘雪,来这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