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就是讨厌宋飘雪,如果说7年前的她怕宋飘雪的出现会影响到安丽雅的地位,那么她现在怕的是宋飘雪会拆穿她,所以,对上她,没由来的心虚。

    所以她要让宋飘雪永远没机会出现在她面前。

    “安女士。”宋飘雪擦干手上的水,笑的明媚动人,声音非常的平和“你听清楚了,我要如何做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我只需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倒是安女士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知羞耻,挤走正室,然后死皮赖脸的赖在宫家不走。”故意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结果这么多年过去,得不到宫家的承认不说,自己辛辛苦苦抢来的男人还整天在外面拈花惹草,做女人做到你这个地步也够失败的。”

    她的语气平缓,没有半点儿起伏,几句话连讽带刺,把安悦说的脸色发白,嘴唇抖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该死的宋飘雪,实在是太放肆了。

    没有了外人,安悦也不想再伪装,一个巴掌狠狠地朝宋飘雪的脸上甩去。

    宋飘雪本来就比安悦高出一截来,加上反应灵敏,一个抬手就握住了安悦的手腕,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安悦,我警告你,你少惹我。我7年前没有怕过你,现在就更加不会怕你。你再惹我……”抬手拿下自己的胸针,针尖朝着安悦的脸刺去,安悦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可是针尖却在离她脸部一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你再惹我,我就划烂你的脸。既然你这么在意宫明泽就把他拴好,不要让他出来祸害人。”

    说完不再跟安悦纠缠,把胸针重新别上,拿起自己的包,向外走去,即将转弯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笑意盈盈“安悦,我的礼服没有按照你想的那样破掉,你很失望,对吧?”

    安悦更加惊恐了,扶着洗面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再不复刚才的盛气凌人,宋飘雪是怎么知道的?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待会儿的宴会上发生点儿什么?不仅宫弈寒拿不到跟伯爵集团的合约,宋飘雪一样能名声扫地。

    宋飘雪到底还是被安悦影响了心情,拿了一杯酒走到了外边,将自己隐藏在了阴暗里,不想在去理会外边的是是非非。

    黑暗处,火红的星光一闪一闪,隐约的烟味阵阵传来,只觉得黑暗处那人修长的身影显得无限落寞。

    谁在那里?

    鬼使神差的,宋飘雪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待看清楚眼前的人,转身就走。

    手腕一下子被握住。

    宫弈寒一声冷笑,将烟熄灭,把烟蒂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取出一颗糖扔进嘴里“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

    宋飘雪停住脚步,回头“打扰了宫大总裁一个人独处,那多不好意思?”

    宫弈寒一身精心剪裁的西装衬托出他优雅的气质,可是如今散发出的冷意似乎要将周围的空气冻结。

    她就这么不想见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