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别人还差不多。蓝天刑我恰好认识,他这一次又是一个领头之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老者喝道。
  “我有没有胡说,你问一问蓝天刑仙师便知道了。对了,你最好问一下一个叫何谐的内门弟子。此事跟他也有极大关系。”许笑尘冷笑道。
  这老者的态度,让他有些不舒服,想到何谐,他心情更差。
  “何谐恶贼,他杀了我们沈家一门,幸好蓝天刑仙师及时赶到,才救下了我们,我们因此得了拜入青云门的机会。”
  沈柏想到大仇,更不愿失去入门测试的机会,也鼓起了勇气。
  “竟有这等事情!你们放心,此事本门自会公正处理。入门测试要紧,此事就不提了。你们道骨虽然不好,却可以用勤奋来弥补。千万不好灰心丧气了。这次你们既然来了,自然也有参加入门测试的机会。好了,你先进去吧。”老者微微一惊,随即又和善微笑道。
  “公正处理?说的好听。不过你们不处理最好了,何谐此人,必当由我手刃,才能雪我心头之恨。”许笑尘心道。
  青云门门规如何,他不太清楚。他只清楚,自己与沈醉等人现在都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青云门绝不会为了他们杀了何谐这样一名有师父的内门弟子。
  甚至,如果他们到处宣传此事,青云门很有可能还会搞出了意外事故之类,杀了他们这几个卑微受害者,维护住门派的声誉。
  ……
  此时,围栏打开,许笑尘立即拔出百煅精钢长剑,一个箭步迈入了围栏之中。
  “吼……”
  一股夹杂着铁锈味道的残暴气息传来,一头身高九尺的铁甲符兵,大喝一声,抡起两个硕大拳头猛烈砸了过来。
  真正面对许笑尘这才发现,这铁甲符兵比看起来更加凶猛,光是他身上的这股气息、出招之前这声大吼,就能直接令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的对手丧失斗志。
  幸好,许笑尘经常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精神强韧,承受能力极强,这才瞬间恢复了头脑清明。
  许笑尘不是胖子雷威,他不但修为低,而且不会任何身法,在铁甲符兵的暴风骤雨般的狂暴攻击之下,根本来不及躲闪。
  好在他手中还有百煅精钢剑,他双手快速一抬,百煅精钢剑及时挡在了身前,铿、铿、铿、铿……
  撞击之声不断,铁甲符兵的铁拳打在百煅精钢剑之上,震得弹性极佳的百煅精钢长剑,剧烈的弯曲变形、连恢复都来不及,震得许笑尘双臂欲裂、虎口流血、胸口发闷,不断的往后倒退。
  “看来这铁甲符兵虽然力气大,却始终不如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的高手。攻击不附带精元劲气,不会造成内伤。”许笑尘虽然狼狈、辛苦,却舒了一口气。
  铁甲符兵再强,只会造成外伤。挡住了就是挡住了。不会像化气境界高手一样,你挡住了他的兵刃攻击,还要再挡住他兵刃上传递过来的劲气。
  “一拳、两拳、三拳……”
  目光坚定的许笑尘为了让自己坚持更久,不断的数着铁甲符兵的拳头。
  “半个时辰到。通过,下一位!”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笑尘满身血汗,手掌一片血肉模糊,双臂都疼痛的失去了知觉。终于听到了裁判老者的声音。
  “过了。终于过了!我是青云门的外门弟子了!”
  许笑尘露出了一丝微笑,在众人震惊万分的目光之下,刚刚走出了围栏,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显然,这一次他凭借刚刚提升不久的身体,还有超强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却消耗太大,尤其流血过多,胜利之后,精神一松懈,这才晕了过去。
  好在他的恢复能力强大,又成了青云门弟子,虽然是地位低下的外门弟子,却也是青云门一份子,青云门不会见死不救。
  ……
  他醒来之时,发现天色已晚,自己已经不在广场之上,而是身在一个简朴的石屋之中。石屋中有一张石头床,床上铺着草席,还有一张厚厚毛毯,一个竹子做的枕头、一床柔和、温暖的被褥。
  他此时正趟在这床上。
  石屋中还有一张石桌,两个石头凳子,桌子上有一盏散发着鲸油香味的明灯,一块令牌、两套青衣,其他便什么都没有了。
  他低头一看,发现昨天留下的伤口已经被包扎了起来。包扎的虽然简单,却非常之有效。此时已经不大疼了。
  相信过不了几天,便能好起来了。
  他下床看了看令牌,发现古朴的青色令牌上一名写了青云两字,另外一面则是“外门”两个字。
  不用说,这便是青云弟子的身份令牌了。
  看完令牌,许笑尘又看向了青衣。
  这是两套绣着朵朵云纹,样式古朴、清爽干净的长袍。一看便知是青云门的外门弟子专用服饰。
  许笑尘双手受伤,无法拿起长袍试穿、无法把玩身份令牌,心中却满是通过入门测试的成就感。
  “我居然那样通过了测试!想想真有些疯狂。不知道我通过了之后,沈柏、沈佳他们两人有没有通过。沈柏修为比我高,又有龙纹断剑,应该有些把握。沈佳却只是十二岁的丫头,恐怕机会不大。还有沈醉和那沈浩,不知道参加了什么样的测试,是不是都通过了。现在又都在什么地方。”
  许笑尘随即想道。
  他与沈家四小之中沈醉关系还行,其他都一般,甚至不好。不过关系再差,他们也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又从小一起长大。
  在这陌生的环境之中,一时不见,不免有些孤零零的感觉。
  “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刚吃过晚饭,这给你带了两个馒头,快,赶快趁热吃了。这可不是一般的馒头哦!”
  正在此时,沈柏的声音传了进来。
  PS:第三更到。求推荐票支持。
  第040章 灵雾峰
  许笑尘正感饥肠辘辘,立即用两只伤手轻轻捧起了馒头,大吃了起来。结果他竟发现这两个馒头香甜可口,味道极好。
  刚吃了两大口,他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是什么馒头,这样好吃,这样神奇?许笑尘边吃边问道
  “这是灵谷做成的馒头,连皇宫内院都吃不上,自然好吃了。不但好吃,吃这杂质极少的灵谷馒头,还能长力气、强身体呢。”
  沈浩笑道。
  他已经穿上了青云门外门弟子服饰,自然是通过了入门测试,不然根本不会在这里出现。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那沈佳大约也通过了。
  “仙道门派果然不一样,难怪人人都想进来了。光是这两个馒头,放在俗世之中,便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的好东西。”许笑尘惊叹道。
  他几大口吃下了这两个灵谷馒头,立即感觉浑身暖洋洋,非常的舒服,甚至连伤势都明显好转了一些!
  “这还不算什么。除了馒头,门派还供应灵米白玉香米做成的米饭,其他各吃食、菜肴,包括酒酿,都不是凡品。等会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再吃上一顿,你便全都知道了。”沈柏欢快大笑道。
  “实在是太好了。有这样的伙食,我们修炼起来,肯定比以前更快了。不过,你刚刚不是说过,刚刚吃完饭回来吗?怎么才一会又要再去吃一顿?”许笑尘大喜,旋即疑惑道。
  “门内吃饭是不限量不限时,而且完全免费的。只要有了弟子身份令牌,想什么时候去吃都行。”沈柏笑道。
  “这倒不错。”
  许笑尘更加开心了,他准备刻苦修炼,再加上体内魔物,消耗自然会比其他人大,青云门吃饭不限时、不限量、不收费,正合他心意。
  “不过我的手受伤了,去了也不方便吃饭。只能吃吃馒头之类。看来以后一段时间,都要麻烦你了。”许笑尘歉意道。
  “没关系。”沈柏笑道。
  “还有,你还在这里,肯定也通过了入门测试,那你妹妹沈佳,还有沈醉、沈浩他们怎么样了?”许笑尘道。
  “凭着龙纹断剑,又受了你鼓舞,我终于通过了入门测试。沈佳却没有,不过她被宗门一位外门女执事看中,收回去做侍女了。她才十二,以后还有机会成为外门弟子。至于,沈醉沈浩他们,我就不太清楚了。”沈柏露出一丝后怕之色道。
  显然,他虽通过了测试,其实却过的并不轻松。
  “原来如此。沈醉他们实力、兵刃都不错,应该已经入门了。不过青云门内门弟子众多,想找到沈醉、沈浩他们并不容易。好在我们三个目前还都没有失去联系。对了。我的伤是谁包扎的?是你吗?还有这里青云门内何处?难道这石屋就是我们的居所?”许笑尘又道。
  “你的伤是那领队的黄衣师姐抱扎的。这里是灵雾山,严格来说并不是在青云门宗门内,而是青云门一个外门山峰。青云门这样的外门山峰,据说有数百座,每座山峰都有上万名外门弟子。这石屋是你的居所,不过不是我的,我有自己的石屋。”沈柏笑道。
  “你过来看,我的石屋在上面。你的石屋所在这片区域,住的都是胎境一重固本境界的师弟。石屋位置最低,处于山脚,灵气最微弱,修炼效果一般。等你到了胎境第二重培元境界,便能像我一样,住在上面了。上面的灵气相对充裕,修炼效果也会更好。修为越高,住所就越高、灵气越充裕,越有助于修炼。”
  沈柏走出石屋,带着微微得意,指着较高远处的石屋道。
  其实,他的修为即使在外门之中也不高,住处在整个灵雾峰上也属于低层,不过比起最底层的许笑尘,自然有优越感。
  “灵气?灵气能够帮助我们修炼?”许笑尘惊异道。
  “不错。我们虽不能主动吸收灵气,灵气却能缓慢的滋养我们的身体,我们在灵气充裕处居住,修炼自然效果最好。”沈柏点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都是谁告诉你的?”许笑尘好奇道。
  “令牌。是身份令牌。你滴一点鲜血到令牌之上,便都明白了。”沈柏微笑道。
  “哦?原来这身份令牌还要滴血认主,我来试试看。”
  许笑尘闻言立即走回石屋中,从伤口处挤出一点殷红鲜血,滴到了身份令牌上,令牌瞬间光芒一闪,吸收了鲜血。
  许笑尘则是马上跟令牌有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与此同时,大量信息,潮水一般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许笑尘恍然,许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此时都清楚了。
  其实,这令牌中的信息虽然不少,却大多是修道界常识、以及青云门一些情况,还有条条杠杠的门规。
  这些信息,正适合许笑尘、沈浩这样的新进外门弟子。对他们来说,简直是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他们却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打开了一扇小小窗户而已。
  “好了。你休息吧。以后每天我都会带点东西过来给你吃。等你伤好了,我们一起去灵雾峰高处看一看。沈醉、沈浩修为不低,正应该住在外门山峰高处,或许我们运气好,能够找到他们呢。”沈柏道。
  “嗯。虽然外门山峰众多,每个山峰上弟子也不少,找到他们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却还是要去看一看。”许笑尘点头赞同。
  “还有。等你伤好了。我们一起去接任务。如果入门一个月,都不完成一个任务,我们肯定会被宗门淘汰。”沈柏又道。
  青云门自然不会白白养活众多外门弟子,外门弟子不但要修炼速度达到标准,平时还要为门派做出贡献。贡献大了,才能得到更多奖励。
  没有贡献、白吃白喝的话,则会被赶走。
  毕竟,青云门再大,也经不起无数弟子白吃白喝白用。只有弟子们对门派不断作出贡献,门派才会越来越强大,才能持续、长久的存在、发展下去。
  第041章 无法无念
  许笑尘点头赞同。接任务,为门派做贡献,不仅是为了不被淘汰,还能得到剑法、刀术、心法之类的功法,一些低级丹药,还有兵刃之类。
  甚至,每年都有少数一两个外门弟子,对门派贡献极大,得到九品灵丹辟谷丹,从而一飞冲天。
  另外,修炼上遇到难题,找外门执事之类的师长指点,必将少走许多弯路。而想要得到这些人指点,全看对门派的贡献如何。
  又或者是,参加一些师长的宣讲,也需要对门派的贡献作为前提。
  总之,想要强大,必须对门派有贡献。这也正是加入门派的意义之一。
  ……
  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的许笑尘,身体的恢复能力强大的惊人,在沈柏每天带来的上等食物帮助之下,许笑尘七天之后,终于完全康复了。
  甚至他的身体,还比以前好了一些。
  “终于又能修炼了。”
  这天清晨,许笑尘入门之后,第一次修炼了起来。
  啪啪啪、骨节响动。嘭嘭嘭,肌肉皮膜也震荡出声。身体得到舒展、锻炼,连精神变的愉悦了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许笑尘居然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种身体与意识分离的状态。他的身体居然不需要意念控制,便自行的按照套路修炼着。
  “无法无念境界?”许笑尘大喜。
  无法无念境界便是指他现在这种境界,在这种境界之中修炼,身体素质提升速度加快。不过寻常人只有在巧合之下,或者在一些灵药的辅导之下,才会进入这种胎境前三重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不好。”
  许笑尘却很快脸色微变,赶紧停了起来,大口喘息了起来。
  原来,他先前刚进入无法无念状态不久,结果一高兴,一下子打破了平静的心境,立即破坏了无法无念的状态。
  这一破坏,不但让他失去了这难得的提升机会,还不慎练错了套路,造成了身体的损伤。幸好他及时停了下来,这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修炼一途,最讲究心平气和了。以后一定要注意了。至于无法无念状态,不可强求,出现了也只是对胎境前三重有帮助,不必太在意。”
  许笑尘很快调整好心态,休息了片刻,确定之前造成的身体轻微扭伤已经好了,这才再次修炼了起来。
  这一次,他心静如水、抛除了一切杂念,全神贯注于每一动作之中,不知不觉间进入了忘我境界,再次进入了无法无念状态。
  这一次,他没有欣喜,因为他全身心的投入修炼,感受着身体每一寸的微妙变化,早已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其他一切,根本不知道自己再次进入了无法无念的状态。
  时间依旧自顾自的流逝着,许笑尘的体质则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提升着。
  如果说,入门之前他是先天不足,那么入门之后,受伤这七天,他静心休养,揣摩功法,每天食用上佳的食物滋养身体,便已经以后天,补上了先天的不足。
  体质有本质上的变化,又有七天研究功法得出的经验,再加上这无法无念的状态,再一次修炼起来,自然今非昔比。
  这一刻,仿佛他的一品根骨体质,突然复苏了一样!
  阳光驱散晨雾,太阳在东方慢慢升起,到了最高处,又在西边慢慢落下,夜色悄悄降临,渐渐深沉。
  许笑尘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停了起来。
  “咦。突破了。固本境界第六小层了。难道我这一次修炼,修炼了很久不成?”许笑尘惊喜自语道。
  他修炼的太投入,都忘了过了多久,也始终不知道,自己修炼之时,再次进入了无法无念状态。
  “我不知道你到底修炼了多久,不过至少有五个时辰了。因为我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五个时辰了。”
  门口处一个少年的声音传了过来,许笑尘抬眼一看,正是沈柏。再转头看看桌上的食物,许笑尘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
  “一定是沈柏早上来送饭,发现我修炼的入迷,担心被别人打扰,所以守在了这里。一直等到了现在。”
  许笑尘突然发现,这沈柏其实跟沈醉一样,对自己很不错。
  “天都黑了。既然你修炼完了,我就回去了。明天早上,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灵雾峰高处找找人,顺便接个任务。还有,下次再这样修炼之前,记得先关好门。”沈柏见许笑尘有些发愣,笑了一笑便离开了。
  他早已看出许笑尘修炼之时进入了无法无念状态,不过他虽然有些羡慕,却并不嫉妒。因为许笑尘修为实在太低了。
  这七天来,在大量食物帮助下,他坚持修炼,已经成功进入了胎境第二重培元后期境界。许笑尘却只突破了一个小层次,在他眼中自然不算什么。
  再者,他也进入过无法无念之境,不过就是一次,再没有过第二次,所以他只以为这一次是许笑尘运气好。
  他却不知道,许笑尘先后进入了两次状态。
  许笑尘也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修炼之时,对外面的一切都没有感知,更不清楚为什么这一次进度会突然这么快。
  这样放在以前,恐怕突破一个小层次,至少要十天!
  “大约是宗门的食物,将我的身体养好了的缘故吧。如果魔物不发作,找这样修炼下去,胎境二重培元境界指日可待。”他想了一会,还是想不明白,便没有再多想,而是立即关起木门,倒头大睡了起来。
  ……
  疲惫之后,睡觉极香,天亮时许笑尘张开双眼,才发现自己这一夜,只顾酣睡,连梦都没有来得及做。
  穿上一件青云弟子袍,又将身份令牌挂在腰间,许笑尘便大步走出小石屋,又关好沧桑的木头门,沿着山路走入了晨雾之中。
  “笑尘,走。先去吃饭。”
  许笑尘在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水潭边简单洗漱了一下,随即便悠闲的打量起了冷冷秋雾之中灵雾山。
  很快,沈柏如约来到了。
  山路越走越是崎岖、危险,许笑尘、沈柏却是健步如飞、如履平地。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听到了阵阵喧闹之声,闻到了阵阵诱人的食物香味。
  灵雾峰的万人大食堂到了!
  PS:第二更。不搞此更,吾心不安。中秋,求票。
  第042章 黑叶四虎
  “跟我来。”沈柏轻车熟路,带着许笑尘在广阔、喧闹的食堂中穿梭,很快便来到了一口窗口前。
  “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个、那个…………”
  沈柏亮了一亮身份令牌,一口气要了十几样东西,这才满意停手。许笑尘也不客气,他双眼放光,仿佛是看到了兔子的饿狼,要的食物比沈柏还要多三成。
  “又是两个饿鬼。”
  窗口之内一名办事弟子嘀咕道。许笑尘、沈柏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欢天喜地的取了食物去了。
  “窗口里那人也是青云门弟子?”许笑尘边走边问道。
  食堂之中位置众多,人更多。想找好一些的位置,还真有些困难。
  “是啊。在食堂做事,也算是做任务,也有门派贡献。而且还方便吃喝。不过这任务贡献不是很高,毕竟,这本是凡人百姓做的事情,食堂里做事的大多数人都是凡人。唯有那些不愿太辛苦,不愿太冒险,又喜欢吃的外门弟子,才会选择这里。”沈柏点头道。
  “沈柏、许笑尘。哈哈。真是太巧了,居然又遇到你们俩人了。”正在此时,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传了过来。
  “雷威。”
  两人循声看去,发现说话之人正是入门测试时见过的胖子雷威。
  “这里刚好没人。你们就坐这里吧。能一起被分到灵雾峰,还能这么快相遇。我们三人真是有缘啊。”
  胖子热情道。
  他所在的桌子能坐四人,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还有堆山一般的食物。许笑尘、沈柏也不客气,立即欣然入座,大口猛吃了起来。
  “真是痛快。”
  风卷残云之后,沈柏摸着肚子,满足道。
  “痛快个屁。谁让你们占了我们的位置吃饭了?”边上不知道何时多出了四名彪悍少年,其中一个冷喝道。
  “明明是我们坐在这里,这怎么成你们的位置了?”胖子雷威道。
  “你们看座位之上,是不是都有一片黑色树叶?这是我们黑叶四虎的标志。代表着这里已经被我们占了。”那少年指着空位之上的一片不起眼黑色树叶道。
  “咦。的确都有黑色树叶。不过用这黑色树叶站占位,也太不讲理了吧?”胖子站起来,果然见座位下有一片树叶,惊异之余,不悦道。
  “哎,小胖子。先来后到这个道理都不懂,还说我们不讲理。好吧,就算我们不讲理,那又怎么样?识相的话,赶快乖乖跪地求饶。我们黑叶四虎可不是吃素的!”黑叶四虎中一人嚣张道。
  “我们走吧。反正都吃完了。把位置让给他们就是。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争吵。”沈柏正要帮胖子说话,许笑尘却阻止道。
  这黑叶四虎,在他眼中实在是太幼稚了。
  “丢下雷威不管,这不太好吧。毕竟,我们能找到这位置,多亏了雷威。”沈柏却有些迟疑道。
  “许笑尘、沈柏。你们俩人快走吧。此时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是我连累了你们。一人做事一人当。不管你们俩人的事。”胖子雷威以一种视死如归语气道。
  他人长的胖,胃口也不小,许笑尘、沈柏是后来的,都已经吃完了,他最先来的,却还没有吃完。
  饭没有吃完,自然不愿离开。何况,这四人语气蛮横,他若这样退走,就太没有面子了。尤其是旁边桌上的几个女孩还在看着这边。
  沈柏一见,更加为难了。许笑尘却差点笑了出来。因为位置发生的小纠纷而已,至多打上一架,又不会死人。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们三个人是一伙的,谁都不许走。得罪我们黑叶四虎,还想安然离开。真是异想天开。”黑叶四虎齐声怒喝道。
  他们话语整齐,显然说过这话不止一次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沈柏道。
  必须跟胖子一起留下面对,他心中没有了矛盾,反而轻松了许多。
  “每人交出三枚青云令。再叫三声‘黑叶四虎是大爷’,然后便可以离开了。”黑叶四虎有些兴奋道。
  “三枚青云令?做梦!你们怎么不去抢劫,都给你雷爷爷去死吧!”
  许笑尘、沈柏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胖子雷威已经突然爆发,猛的抡起盘子、大碗,劈头盖脸砸向了黑叶四虎。
  黑叶四虎没有料到胖子如此生猛,措不及防之下,都往后一退,却依旧被汤汤水水泼的满脸满身。
  “哈哈。你雷爷先走了,有种来追我好了。”胖子雷威抓住机会,展开身形,很快便钻入人群,消失不见了。
  “我们也走。分开跑。”
  沈柏也将盘子、碗筷,砸向了黑叶四虎,许笑尘则是一手拔剑胡乱斩了一记,另一手直接将桌子掀翻了。
  “追。”
  黑叶四虎躲开了许笑尘的一剑,和盘子、碗筷、桌子,随即怒喝一声,分头追向许笑尘、沈柏。
  至于胖子雷威,轻功太好,修为也不低,又最先逃窜,早就跑没影了。黑叶四虎自然把注意力转移到许笑尘、沈柏身上了。
  许笑尘、沈柏身法远不如胖子雷威,好在食堂之中人多,他们在人群中、桌子间穿梭,不时还掀个桌子、扔个凳子,绕个圈子什么的,一时之间倒没有被追上。
  黑叶四虎这次打劫不成,反被戏耍,搞的狼狈不堪,都气红了眼,几乎想把许笑尘、胖子雷威、沈柏三人都杀掉,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他们发了狠,修为又不低,追了两个时辰居然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黑叶四虎虽然思想幼稚,体魄却十分野蛮,这样下去我迟早要被他们追上。到时候少不了一顿暴打。暴打不要紧,打出伤来,影响了任务,被剔出青云门就惨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摆脱他们。”
  许笑尘偷眼看了看后面越来越近的黑叶二虎,不禁有些焦急。
  宗门之内,众目睽睽之下,同门残杀倒不可能。如果被追上暴打,丢了面子也是小事。受伤耽误修炼,耽误了任务,因此被踢出门派却是大事!
  PS:求票求收藏。
  第043章 青云令
  “抓住他,他是小偷。偷了我们的青云令。”正在此时,黑叶二虎却面露诡异微笑,相视一眼,齐声大叫道。
  他们这一喊,许笑尘周围的青云弟子们,立即出手阻拦,转眼之间便将许笑尘七手八脚的按到在地了。
  “不好。没想到黑叶二虎这么狡猾。今天算是栽了。”许笑尘大惊,大声辩解,少年们却不相信。
  “小子。叫你跑。哼哼。”黑叶一虎一脚踩住挣扎不停的许笑尘,冷笑道。
  另外一虎则早已动作麻利的收了许笑尘的百煅精钢剑,随即又在许笑尘身上仔细搜查了起来。
  “百煅精钢剑,不错。修为这么低,居然有这样一柄好剑。好,我们留下了。谁让你偷盗我们的青云令呢。”一虎抽出剑来,满意说道。
  这柄剑虽不带纹,对胎境前三重的黑叶四虎来说,却也是一柄好剑。
  “胡说。我身上根本没有青云令,何来盗窃一说。你们持强凌辱,抢了我的百煅精钢剑,是强盗行径。你们这样做,犯了门规,必定会被门派重重处罚!”许笑尘厉声喝道。
  二虎微微一愣,一虎却笑道:“你身上是没有青云令,却不代表你的同伴身上没有。偷了我们的青云令,还死不悔改。好。今天我们就教训一下你这个小偷。”
  另外一虎则道:“小偷最为可恨,人人得而打之。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来一起打小偷啊!”
  “执法弟子在此。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正在此时,食堂之中响起了一个洪亮、强劲的声音。这声音一出现,喧闹的食堂,仿佛立即安静了下来,唯有这声音在回荡。
  显然,发声的执法弟子是名高手!
  “快走。被执法弟子抓住就完了。”黑叶一虎慌道。
  “不错。我们刚才追逐之中,打翻了不少东西,引起了不小的混乱。处罚肯定不会轻,说不定会被踢出师门呢。”
  另外一虎也慌忙了起来。这两虎说着话,还不忘朝着许笑尘身上,狠狠踢上一脚,随后才慌忙逃窜了。
  围观少年们作鸟兽散去,许笑尘也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朝着两虎离开的方向,冷冷看了一眼,快步走开了。
  很快,一道黑影闪过,一名身穿黑衣,大约二十五六岁、目光冰冷的执法弟子,手持长剑出现在了事发地点。
  他带着满眼怀疑之色,环顾四周,目光掠过人流中的许笑尘,却被其镇定如常的神色,虽快却不慌乱的脚步欺骗了,最终没有发现许笑尘就是闹事者之一。
  “真是可恶。幸好,那执法弟子来的快,我身上又没有青云令之类的值钱东西。不然就全完了。还有,失去了百煅精钢剑,实在是太可惜了。黑叶四虎,你们等着瞧!”许笑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恨恨想道。
  青云令,并非身份令牌,而是青云门中的一种特殊物品。
  这青云令材质奇特,大约有指甲大小,呈现剑形,像古钱币一样。青云令的作用则是用来统计弟子的门派贡献。
  比如,某青云门弟子完成一个任务,不想当场换取奖励。门派便会以青云令的形式,将门派贡献给予该弟子。
  该弟子凭借青云令,任何时候都能去换取奖励。换取的奖励多少,则取决于青云令多少。每隔一段时间,上缴一些青云令,还能代替任务。
  私下里,将青云令送人,换取其他弟子的物品,或者借还,都由该弟子自己支配。
  许笑尘受伤刚好,还没有做过任何门派任务,没有任何门派贡献,身上自然连一枚青云令都没有。
  ……
  “给我三十个馒头。”
  许笑尘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快步走到一个提供食物的窗口道。
  “要这么多?”窗口中人惊异道。
  “是的,我要出门任务,要多带干粮。麻烦快点。我赶时间。”许笑尘随口道。
  很快,他便提着一大包馒头,光明正大的走出了食堂。这食堂门户众多,四通八达,他倒不担心被黑叶四虎堵截。
  “笑尘,你没事啊?太好了。”片刻之后,沈柏从路边树林中闪了出来,惊喜道。
  此时,他狼狈不堪,显然被追赶他的黑叶二虎痛打了一顿。
  “嗯。本来我被他们抓住了。刚好来了一名执法弟子,我才没事。不过百煅精钢剑却被他们抢去了。”许笑尘微笑说道,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也被抓住了。还被打了一顿。想想先前,我还担心胖子雷威,真是可笑。那雷威跑得比兔子还快,修为又高,哪里要别人担心啊。我们跟他一起,简直就是替死鬼。”沈柏微微一叹道。
  “你伤的重不重?要不要先休养几天?”许笑尘有些担忧道。
  “没事。我身体好。这点小伤不要紧。这次其实还算幸运。至少我没有将那龙纹断剑带在身上,不然肯定也要被抢了。”沈柏笑道。
  “他们四个是什么修为,连你都不是他们对手。难道他们四个都是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高手?”
  许笑尘摸了摸肋骨,惊疑道。
  肋骨,正是被黑叶二虎踢了的地方,即使是恢复能力很强的许笑尘,现在觉得依旧疼痛,显然那两脚不轻,那二虎不弱。
  “追赶我的那两个人,至少都是胎境第三重,炼精高手。因为我在他们联手进攻之下,根本没有反手之力。你这次运气不错,要是真正被他们暴打了,以你的修为,肯定要躺上一两个月了。”
  沈柏心有余悸道。
  其实,许笑尘的抗打能力、恢复能力都超乎他的想象。不过他的判断却也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