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般,把手搭在他们手腕脉搏之上,很快便测定出了众小孩的资质。
  “一个七品道骨、一个八品道骨、两个九品道骨。不错、不错。不过你们四个要加入我青云门,光有我介绍是不够的,还要通过严格的入门考核才行。这入门考核能不能过,就完全要看你们自己的实力和毅力了。等通过了入门考核,你们便是外门弟子,以后见到我,也不必口口声声叫什么仙师了,叫声师兄就可以了。”蓝天刑愉快笑道。
  七品道骨、八品道骨,分别是沈醉、沈浩。两个九品道骨则是一叫做沈柏的十五岁男童、还有一个叫作沈佳的十二岁女童。
  这沈柏、沈佳是亲兄妹,他们的父亲跟沈浩的父亲一样,都是死鬼沈千山的亲兄弟。沈柏是胎境二重、培元境界初期,沈佳年纪最小,只是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后期。
  至于其他几名孩童,不具有道骨,以后只能在俗世中挣扎、自生自灭了。毕竟,沈醉等四人不可能放弃修道机缘,留下来照顾他们。
  “通过入门考核才是外门弟子?那要怎样才能成为内门弟子呢?”蓝天刑如此随和,沈浩大着胆子问道。
  “要成为内门弟子,至少要具有六品道骨。或者像我这样,拥有道境修为才行。当然,如果你的长辈是青云门的重要长老,或者对门派有大贡献,你也能够不受道骨限制,直接成为内门弟子。”
  蓝天刑微笑道。
  “您是道境修为?”沈佳满眼羡慕,惊呼道。
  其他几个少年也是一脸惊异。就连早就猜测出结果的许笑尘,真正听到蓝天刑说出修为,也忍不住有些羡慕、惊异。
  道境啊!那可是真正的修道者,真正的仙师!
  要是他们拥有道境修为,何谐算什么东西?
  想到一个道境修者却平易近人,跟他们这些小辈微笑交谈,沈家四个孩子,不由得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听到“长辈”这两字,众小的目光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何谐师弟,他便是六品道骨。十四年前,师祖一次外出,路过潜龙山附近,发现有一股魔气,于是前往查看,恰好发现了何谐,这才引荐他入门的。不然的话,以他当时的年纪,无人引荐是不可以入我青云门的。
  因为师祖的面子,师父收了他做徒弟,又花费了一些灵丹,终于在十四年之内,将他修为提升了一大截。
  这一次恰好本门大开山门、广收弟子,我奉命带领三百名师弟,下山来寻找有道骨的孩童入门,却没想到一时不查,这何谐居然借办事之名,前来此处作恶。早上我召集众师弟,才发现何谐没有到。
  最后还是用了宗门弟子之间的追踪道术,才知道他在这里。幸好,我赶来的不是很晚,不然你们恐怕也已经被杀了。”蓝天刑微微一叹道。
  许笑尘这才知道,为什么何谐会诡异失踪,再次出现已经是修道门派弟子,而且是胎境第六重修为了!
  至于紫色软剑,作为修道大派的一名内门弟子,还有个照顾自己的师父,自然不算什么。还有那护卫李二,则八成是被蓝天刑口中的师祖,抹去了一段记忆、或者中了什么障眼法、迷魂阵之类。
  许笑尘虽然连胎境都不是,却在沈家藏书阁中看过不少闲书,知道修道者有着凡人无法想象的神通,这点事情一想就明白了。
  “您带领三百师弟下山为宗门收弟子,那这一次宗门得收多少弟子啊!”沈醉打破沉默、忧伤的气氛,为了转移众小注意力,岔开话题道。
  “呵呵。这算什么?宗门光是内门弟子就有十余万。这一次,负责下山收徒的一共九千多名内门弟子。每三百名一组,一共三十组。每组由一名道境内门弟子带领。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小组而已!你们想想,每名内门弟子,都能找到许多有道骨的孩子,一组三百名弟子,一共三十组人,本门这一次要收多少弟子?”蓝天刑得意一笑道。
  ……
  求票,冲榜。
  第025章 算上
  众小闻言不禁又是一阵惊叹,许笑尘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一张嘴不要紧,立即牵动了他的伤势,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痛哼。这一声痛哼,终于引来了仙师和四个半大孩子的注意。
  “对了。仙师。我们这里还有一人拥有道骨,就是他。不过他原本身体较弱,先前又被何谐身上的精元劲气反震,现在身受重伤,仙师能救他一下,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参加入门测试吗?”
  沈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最终满怀希望道。
  对许笑尘,他既有同情、怜悯、担心,又忍不住迁怒。
  在他看来,沈家的灾难,是何谐带来的,也是赵丹心带来的。不过赵丹心是他师父,而且已经死去了,也不存在迁怒、怨恨之说了。
  倒是许笑尘成了替罪羔羊。
  这还是沈醉,其他的沈浩、沈柏、沈佳,对许笑尘只有厌恶、怨恨,一丝同情、怜悯之心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担心了。
  “沈醉。我若是因你不死,将来必报此话之恩。”许笑尘暗暗想道。
  “他也有道骨?怎么身体比寻常百姓还要弱,难道从来没有修炼过?嗯。不错。的确是九品道骨,可以算上他一个。不过这伤势实在是太重了一些。”蓝天刑走到沈醉身边,抓住他的手试探了一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仙师您一定要救救他。”沈醉央道。如果世间还有人能救许笑尘,除了郭昊郭神医,恐怕只有修道者了。
  “他身体太弱,伤势又太重,经脉太过脆弱,承受不住道元,无法进行道元疗伤。再加上我身上没有带治伤丹药,也只能保他半个时辰性命了。可惜,半个时辰太短,连回去取丹药都不够。”蓝天刑输入一丝柔和的青色道元,护住了许笑尘心脉,微微一叹道。
  道元渐渐融入许笑尘身体,许笑尘立即觉得浑身暖洋洋,痛苦也减少了许多。甚至脸色也回光返照一般,变得红润了起来。
  “多谢仙师。沈醉,你们也不要为我难过,我能多活半个时辰已经很不错了。”许笑尘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之色,努力一笑道。
  众小本来对许笑尘还有些怨念,此时闻听许笑尘还有半个时辰可活,不禁都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
  “好了。胎境第一重都不是,即使不死,也无法通过本门的入门考验,跟你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都不要多想了。我给你们一天时间,让你们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带人来此处接你们。然后我们便直接回山了。”蓝天刑淡然说道。
  “仙师大人。最后再问您一个问题,我们留在这里一天,何谐他会不会来斩草除根?”沈醉见蓝天刑要走,赶紧收拾心情道。
  “这个不用担心。我既然救下了你们,自然不会让他再有机会来伤害你们。至于以后,本门最忌同门相残,你们通过了入门测试,成为我青云门外门弟子,平时再小心一些,便等于彻底安全了。”蓝天刑微微一笑道。
  “同门不能相残,那我们怎么找何谐报仇?”众小舒了一口气的同时,沈浩却愣愣问道。
  “本门有生死台。你们可以与何谐定下生死协议,在生死台上决斗。当然,你们要是有把握不被宗门发现,私低下杀了同门,也算你们的本事。好了,现在说这些太早。何况,这些东西我本不该跟你们多说。”蓝天刑笑道。
  “多谢仙师指点。”沈家众小拜谢道。
  “可惜,何谐会讨师父欢心,这一次虽然做了丧尽天良之事,却未必会受到太大处罚。我这个做师兄的,有这样一个邪魔一般的师弟,真是惭愧、惭愧……”蓝天刑却微微一叹,飘然离去了。
  众小呆了一呆,又看向满地亲人尸体,终于忍不住伤心痛哭了起来。
  许笑尘也被引起了心中悲伤,跟着大哭了起来。他越哭越是伤心,加上伤势非常严重、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情绪一发泄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精神也不由得松懈了许多,最终竟然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是哪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笑尘终于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雨地之中,而是躺在了一张舒适的大床之上,身上还盖着散发着清香的温暖棉被。
  “这里好像是沈家,外面雨这么大了,应该过去不止半个时辰了。我怎么还没有死?难道是谁救了我?”
  许笑尘挣扎着坐起来,透过窗户,他能看到院子中的树木,还有倾盆的冷雨,又感觉到伤势变轻了许多,不禁惊喜自语道。
  “不错。是我刚好赶到救了你。”吱悠一声,门已经打开,却是一脸和善微笑、两鬓已经花白的郭神医走了进来。
  “郭叔叔,你是郭叔叔。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来了。笑尘终于不会死了,能为赵叔叔报仇了……”
  许笑尘欣喜说道,说到最后不禁悲从中来,再次流下了眼泪。
  “傻小子。不要难过。人都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有迟有早而已。即使修道者也不能例外,除非能够飞升到仙界去。你不要太伤心了,其实每天一睁眼,我们发现自己还活着,这就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郭神医抚摸着许笑尘的头,微微一叹,目露沧桑道。
  这些年来,虽然郭神医每年只来一次,却与许笑尘特别投缘,有着很深的感情。甚至郭神医还传授过许笑尘一些医术。
  “经过我的救治,你的伤势没有大碍了。休息一两个月应该就能康复了。不过夜间你的怪病又或者是体内的魔物,再次发作。我察觉到,你病情似乎严重了极点。这是怎么回事?根据我的预测,应该三个月才会到这种地步才对!”等到许笑尘不再哭泣了,郭神医这才目光严肃道。
  与血神魔种打了十四年的交道,郭神医越是深入研究,却越来越迷惑、震惊,最终竟然无法确定,许笑尘到底是得了一种怪病,还是体内真有什么吞噬精血的魔物了!
  第026章 抉择
  “不知道。不过先前我在街上观看江湖人打斗,无意间喝了飞溅到口中的一点血液,随即感觉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于是又悄悄的喝点鸡血,难道跟这个有关系?”
  知道怪病加重,许笑尘大惊,又是在郭神医面前,他也不再想着保密了,立即将先前喝血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看来我当年没有诊断错。你体内的确有一种吞噬精血的魔物。你喝了血液,提升身体的同时,也强大了魔物。再加上夜间发作之时,你处于重伤昏迷之中,情况才会突然严重那么多。”郭神医微一沉吟道。
  “那怎么办才好?”许笑尘急道。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以后不要饮血,直到一年半载之后,魔物吸完你体内精血,你才会死去。二,通过饮血,在魔物强大的同时,提升体质进行修炼,努力活得更久,最后在魔物杀死你之前,将它战胜!”郭神医目光凝重道。
  “不做反抗,仅仅能多活一年半载。做反抗,却有一丝机会取胜,一旦成功便能够长久的活下去,并能为赵叔报仇。我选择后者!”许笑尘沉默了好一会,目光坚定道。
  “小小年纪,有如此决心、见识。好!这虽然是一条险路,却也是唯一可能成功的一条路。不过你要切忌,饮血修炼害处极多,据说连魔道中人都极少这么做。等你你成功踏上修炼之路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正常修炼的好。还有,切忌不可为了修炼滥杀无辜、坠入魔道,失去了本性。”
  郭昊郭神医微微一叹,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严肃叮嘱道。
  “笑尘谨记在心。”许笑尘感激道。
  “昨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听说你和沈醉他们几个都得到了进入仙道门派的入门机会。这是个好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像这种偏僻的小地方,要不是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仙道门派收徒弟很难收到这里来。”郭昊接着道。
  许笑尘闻言想起赵丹心、沈云梦等死去之人,不禁又是一阵伤感。
  “这些年来,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治好你。现在,你有机会进入仙道门派,正是一次康复的大机缘。如果有仙道门派的灵丹妙药帮助,或许你不需要冒险饮血,便能进入胎境修炼了。”郭神医眼中露出一丝希望道。
  “灵丹妙药,连那位道境的内门弟子蓝天刑都没有。我这种外门弟子更不可能得到的。何况以我现在的情况,连入门测试都没有一丝希望通过,根本没有可能成为外门弟子。除非,我能突然进入胎境第一重!”
  许笑尘黯然道。
  说到最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
  “沈醉说,先前何谐说自己身上有灵丹,能救下服用鹤顶红的沈云梦。何谐都有丹药,那位修为更高一筹的蓝天刑却说,自己没有带丹药。实在是说不通。我看他八成是舍不得因为你浪费一颗灵丹。”郭神医摇头道。
  “我一个九品道骨之人,又没有修为在身,他自然不愿为我浪费丹药了。当然也有可能,他真没有带丹药。不过无论如何,这次都多亏了他的援手。”许笑尘道。
  “可惜,这一次我虽然救下了你,你却需要休息一两个月才能恢复。而青云门的入门测试却不会那么晚。要是有灵丹相助,别说是当场恢复,就连直接进入胎境第一重都有可能。”郭神医遗憾道。
  “没事,成就成。不成也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我能大难不死,已经很幸运了。”见郭神医如此关心自己的事情,许笑尘心中一暖,淡然一笑道。
  “难得你小小年纪,什么事都能看得开。倒是我这个老头子不够洒脱了。的确没事。入门不成在俗世中照样可以闯出名堂。对了,这是赵丹心留下的断剑,乃是寒铁铸造而成。你小心收好了。在进入胎境第五重之前,千万莫要叫其他人看见了,以免招来杀身之祸。甚至连沈醉他们都不例外。”郭神医随即取出两截黑幽幽的断剑道。
  “赵叔叔的寒铁剑!您是怎么得到的?”许笑尘惊呼道。
  “嘘。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到了。这断剑本来应该会被其他江湖人士抢去的,甚至连你们都八成会被江湖人士击杀,沈家也会被洗劫。不过我郭神医及时赶到,那些江湖人士立即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甚至还主动帮助沈家人下葬。这寒铁剑自然不在话下。毕竟,寒铁剑虽然珍贵,却不及神医用处大。”
  郭神医得意笑道。
  “这么说,江湖人现在都以为寒铁剑在郭叔叔您手中了?”许笑尘眼睛一亮道。
  “不错。我跟你关系虽然不错,江湖人却都不知道。甚至连沈醉他们都不清楚。自然不会想到,我将寒铁剑传给你了。”郭神医笑道。
  许笑尘大喜,他也不客套,立即激动的接过两截断剑。
  “哇,这么冷、这么重!”许笑尘双手往下一沉,差点跌倒,同时感觉自己仿佛握着两块寒冰一般。
  “寒铁自然分量不小。这柄寒铁剑应该还掺和了其他矿物。如果全是寒铁,以你我的身体状况,根本拿不起来,甚至还会被寒气直接冻伤!”郭神医笑道。
  “不错。寒铁剑只是添加了一些寒铁,绝对不可能全部都是寒铁。因为那样的话,反而是浪费了材料,也打造不出最上乘的剑来。”许笑尘将两截断剑放到床铺之上,搓揉着冻得通红的双手道。
  “没想到你小子还懂的不少嘛。不过我说的话,你到底记住了没有?”郭神医赞赏之余,不放心道。
  “记住了。反正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之前,我用它还不如用普通的精铁剑。甚至胎境第五重换骨境界前,无法发挥出其最大威力。所以我决定,先将其藏在隐蔽之处,暂时先用沈醉送我的那柄精钢剑。”
  许笑尘欣然点头道。
  他曾经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得到这柄寒铁剑,却没有想到,是这样得到的。不过感伤的同时,他还是抑止不住得到上乘利剑的欣喜。
  第027章 逝去
  “你有这样的决定,那是最好不过了。除了这柄寒铁剑,还有另外的三柄上乘精钢利剑,龙纹、鱼纹、松纹,分别落在沈浩、沈柏、沈醉手中。我考虑到你将会得到寒铁剑,便没有跟他们去争这三柄剑。不然取来那龙纹断剑,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不是我。三柄剑恐怕都已经落入他人之手了。”郭神医赞许点头,又道。
  “那位仙师和我们,都忽略了江湖人士的窥视。幸好郭叔叔你及时赶来了。想一想,真是令人心惊胆战。不过龙纹剑比松纹剑还好上一筹,怎么落在沈浩手上?我本以为它会被沈醉得到呢。”许笑尘惊奇道。
  “赵丹心是沈醉的师父,又是他的姐夫。他对赵丹心的感情,不比你对赵丹心的差什么。他选择了松纹剑,想必是因为松纹剑曾经是赵丹心的佩剑,是赵丹心亲传给他的。当然,龙纹剑已经断开,需要找人重铸,来不及在入门测试中派上用场,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郭神医微微一笑道。
  “不错。赵叔叔留下的东西,自然不能给别人。即使用不上,也值得珍藏。”许笑尘看着两截寒铁断剑,认真点头道。
  “再过两个多时辰就是正午了。到时候你们都要离开了。此次一别,恐怕再不会见面了。这些年你跟我学了不少医术,也算是我的半个徒弟了。可惜,你的医术实在是太差,要是被人知道你跟我学过医术,未免太丢我的面子了。
  不过医术一道,博大精深。钻研一辈子也不可能样样精通。现在时间又不多,我不可能细细教你了。这样,这本《针灸术要》,记载了我的一些针灸心得。还有这一盒经过上千种药材、浸泡过多年的特制银针,也一并送你。修炼之余,研究一下。以后或许能用得上。”郭神医微一沉吟,取出了一本线状书册,还有一个精致玉盒道。
  “放心。郭叔叔是神医,笑尘以后就是小神医。绝不会给郭叔叔的丢脸。”许笑尘微一迟疑便接过了东西,小心贴身藏了起来,同时爽朗一笑道。
  面对离别,他故意装的很淡然,却装的不太高明,眼角一点湿润,深深的出卖了他感伤的内心。
  “此剑沉重,你带在身上外出,很容易被有心人从脚印深浅上察探出来。不如直接将其埋在这房间之中吧。事不宜迟,现在便动手,我会在外面帮你把风。”郭昊笑了笑,指了指断剑道。
  “嗯。”许笑尘点头,关好了房门,立即取出不知被谁,早已送过来的精钢剑,撬开了床铺下地面上的一块大青砖。
  足足忙了大半个时辰,满头大汗、筋疲力尽、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许笑尘,终于在青石地板砖之下,生生挖出了一个足有三尺深的土坑,并将寒铁剑埋入了其中。等到收拾的看不出任何痕迹时,他才长舒了一口气,露出满意微笑。
  “藏在这里虽然不太妥当、不太隐蔽,却好在容易找回。暂时就先这样。等我有些修为了之后,再回来一趟,转移个地方就是。”许笑尘收起精钢长剑自语道。
  “许笑尘。你醒了?不错、不错!”正在此时,房门被缓缓推开,郭昊欣喜的声音,洪亮的传了过来。
  许笑尘抬头一看,原来是沈醉、沈浩、沈柏、沈佳四人远远走过来了。郭昊大声说话,不过是在做戏,隐瞒赠剑之事,同时提醒许笑尘有人来了。
  “郭神医。您也来了啊。笑尘,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咦,你怎么满头大汗,手里还拿着精钢剑?”
  沈醉快步走过来欣喜说道。
  “呵呵。我已经醒来好一会了。刚才想起昨天的事情,忍不住炼了炼剑,所以才搞的满头大汗。”许笑尘心中一惊,却镇定微笑道。
  “笑尘你终于肯刻苦了。你的伤势怎样了?”沈醉关切道。
  其他三小却不关心许笑尘的伤势,而是满眼怀疑,不住在房间四处与许笑尘身上打量着。好在,沈笑尘给出的解释合情合理,断剑也埋的不错,对郭神医也没有表现的很亲密。三小最终没有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有些失望的收回了怀疑的目光。
  “没有大碍了,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许笑尘微笑道。
  “既然你说已经好了。郭某便不再察看了。郭某对自己的医术,还是非常自信的。沈家已经不复存在了。明年此时郭某也不用再来了……”
  郭神医放心之余,淡然说了一句,就这样伞也不打,也没穿蓑衣不带雨笠,径直一转身走进了大雨之中,扬长而去了。
  沈家四小赶紧拜倒,恭送这位大恩人。许笑尘则是呆呆望着郭神医离去的方向,突然间觉得胸口发闷,仿佛心头压着大石一般。
  他能预感到,郭神医的离去,不止是一个人的离去,还代表着一种平静生活的离去,代表他眷念着许多东西的彻底离去、代表着他将开始独自面对外面陌生的一切!
  许笑尘深深呼吸了好几下,才觉得好了一些。这时沈醉起身道:“父亲、师父,他们都已经被安葬了。你要跟我们一起去祭拜一下吗?很快就要正午了。或许,我们要离开很久,才会再有机会来看他们。”
  “我要准备一些行李,便不去了!”许笑尘犹豫了好一会,这才一咬牙道。
  “无情无义的家伙。”最小的沈佳愤然道。
  “不去正好。不然看着都不舒服。我们走吧。不要管他了。”沈柏冷冷道。
  “你还收拾什么行李,根本就过不了入门测试。你连胎境一重都不是,要是让你通过了,青云门岂不成了人人都能去的地方了?不自量力、笑话!”沈浩不屑道。
  沈醉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愤怒之色,却不再多说,只是冷哼了一声,便转身带着三小,大步离去了。
  “赵叔。云梦姨。这一次时间紧急,为了抓住这唯一机会,笑尘恐怕不能去祭拜你们了。希望你们泉下有知,不要责怪笑尘。将来,笑尘一定会再回来祭拜你们。”众小远去之后,许笑尘微微一叹道。
  第028章 固本
  许笑尘披上了一件蓑衣、又戴上了一个雨笠,将面目遮的严严实实的,这才去厨房带上了三个大瓷碗,悄悄出了已经空无一人的沈府。
  雨下的极大,再加上郭昊郭神医的吸引,街上活动的江湖人士极少。偶尔有一两个江湖人士路过,也没有在意许笑尘,更不会怀疑他什么。
  许笑尘快步行走,很快便来到了镇子外官道上。他谨慎的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无人,确定无人跟踪,这才飞快跑入了官道边的树林之中。
  “不到两个时辰,我便要离开了。估计到了青云门,立即就要参加入门测试。以我现在的实力,肯定是通过不了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事到如今,只好饮些人血了!”
  许笑尘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却已经双手握剑,在林子中挖起了泥土。原来,这正是那南霸天埋尸之处!
  入门测试在即,以他的身体状况,简直比一般的百姓都要差很多。即使能够饮鸡血提升,也不是一天能够解决问题的。他在与郭神医谈话之时,终于下定了决心,决定饮用那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高手,南霸天的血液!
  饮用人血,这种行为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被人指为妖魔。因此,许笑尘并没有将这事告诉郭神医,更不会让沈醉等人知道。好在,南霸天已经死了,又不是许笑尘所杀,许笑尘又是出于无奈,倒没有太多不安。
  “从昨天到现在,最多十二个时辰,天一直在下雨,土地比较潮湿,南霸天的血液,应该没有凝固、干枯吧。”
  许笑尘有些忐忑道。
  很快,他便挖出了南霸天的尸体。果然,周围泥土中都是殷红血水。许笑尘用身体挡住透过树木,倾倒起来的秋雨,双手微微颤抖着,将这些泥土捧起,然后再使劲挤出其中血水,装进了瓷碗之中。
  片刻之后,血色泥土都被处理完毕,许笑尘得了满满的三大碗血液。当然,这血液其中倒有大半是雨水。
  尽管如此,这血液是胎境第三重高手的血液,其中蕴含的血气显然不是区区鸡血之类能够相提并论的。
  至于那南霸天的尸体,其中虽然也有一些血液,许笑尘却几乎没有去动它,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几眼。
  “南霸天前辈。我今天喝了你的血液,也算欠了你的人情。有朝一日,我若是遇到那金刀张三,定会狠狠教训他一回,为你出口恶气。这样一来,你我便各不相欠了。还有,惊扰了你两次,深感不安。为了表示歉意,我会帮你立个碑的。”
  许笑尘看向尸体道。他如此一说,心中最后一丝不安,立即完全消失了,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
  他取下雨笠,盖在三碗血上,接着将泥土埋回土坑之中,果然又砍断了一颗小树,取了一截树干,劈成两半,用精钢剑费力的刻上了歪歪扭扭的“南霸天之墓”五个字,当作墓碑立在了南霸天葬身之处。
  忙完这一切,他这才端起大瓷腕,闭着眼,忍着刺鼻的血腥味,以及呕吐的冲动,咕噜咕噜的大口喝了起来。
  先前喝过一些鸡血,他知道血液其实并不好喝。此时,他却发现,这高手的血似乎比鸡血要美味许多。
  不过他并不在意血液好不好喝。因为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身体的变化吸引了过去。
  大量的血液刚被喝下,他立即感觉到腹部升起一股热流。这股热流不仅让他血脉喷张,还快速在其身体中流走,使他身上毛孔中涌现出大量略带黑色的汗水,同时还觉得暖洋洋的非常舒服,甚至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了。
  半个时辰之后,血液效果终于被身体吸收,许笑尘体内的奇异热流消失不见,身体也不再出汗了。
  “果然,南霸天的血液,比鸡血效果好许多。这一次我终于能够踏入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了!甚至连原本需要一两个月才能全好的伤势,居然因为这三碗血,直接康复了!”许笑尘狂喜,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质有了一次飞跃提升。他活这么大,从来都有一种虚弱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身强体健、神清气爽、头脑清醒、耳聪目明过!
  他知道,这一定就是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了!胎境一重固本境界,原来是这样的感觉,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赵叔叔,笑尘终于踏入胎境第一重了。可惜,您永远也看不到了!何谐,你等着,你的死期不远了!还有老天爷,你也等着,我一定会战胜你,摆脱怪病的折磨、威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许笑尘笑着笑着,却笑出了泪水。泪水之中,即有遗憾、仇恨、愤怒,也有狂喜、张杨、斗志!
  好一会,他发泄完这些年和这两天来的压抑,终于冷静了下来,再次恢复了谨慎。他摔碎了三个空碗,戴起雨笠,提着精钢剑,跑向了镇子。
  “胎境第一重,实在是太幸福了。居然能够小跑,都这么远了,都感觉不到一丝疲惫。”许笑尘感受着身体情况,忍不住欣喜想道。
  此时,他也不觉得冷了,也不觉得手中的精钢剑重了。更加令他吃惊的是,自己跑了大半里路,居然都不觉得累,这要是放在以前,他早就累趴下去了!
  其实,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还停留在养生健体的层次之上,抛开剑法、刀法之类,比起凡人不过是体力更好、更持久一些,更能挨饿、受冻、抗打一些而已。不过这一切,对于许笑尘来说,跟以前相比,却是天地之别。
  许笑尘甚至有一种停住脚步,立即修炼《精元诀》的冲动。
  这《精元诀》正是赵丹心当年得自龙家的那本心法。不过许笑尘只知道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的功法。
  后面的部分,赵丹心考虑到许笑尘的身体情况,不想许笑尘因为功法招来杀身之祸,所以并没有传授。
  许笑尘也并不知晓,《精元诀》是自己的家传心法。
  ……
  有推荐票的书友投一下,没收藏的书友也收一下吧。
  第029章 龙舟
  “不行。马上蓝天刑要来了。万一耽误时间,错过了机会。那便是因小失大了。反正我已经进入了胎境第一重,以后有的是时间修炼。现在赶路要紧。”许笑尘瞬间打消了冲动,同时还大胆的加快了脚步。
  他觉得,尽情奔跑的感觉真是畅快,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仿佛鸟儿喜欢在天空飞翔,鱼儿喜欢在水中畅游一般。
  放在以前,他哪能尽情奔跑啊?
  他跑得兴起,全身微微发热,索性扔去雨笠、蓑衣。如此一来,他跑的更加畅快。很快,他便到了小镇街头。
  正在此时,他却发现阴暗的天空亮了起来,地面也亮了起来,房屋也亮了起来,天地间一切都瞬间亮了起来。
  仿佛是突然出了太阳,照亮了世界。只是此时这光芒却不是阳光,而是奇异的、彩虹般的七彩光芒。
  “老天啦!这是……会飞的、会发光的龙舟!”
  许笑尘惊异转头,立即呆住了。他看来了有生以来,最最震撼的场景。天边居然飞来了一艘巨大的、散发着七彩光芒、镶嵌着各色宝石的龙舟!
  “是蓝天刑仙师来了!”
  七彩光华十分柔和并不刺眼,许笑尘很快便看见了独自负手傲立在龙舟龙头之上,衣衫随风飘扬的蓝天刑。
  “我以后一定要成为蓝天刑一样潇洒、强大的仙师!”许笑尘忍不住露出羡慕之色,暗暗决定道。
  他对修道者了解不多,只以为蓝天刑便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看到七彩龙舟的壮美神奇,对青云门也生出了无限向往。
  龙舟之上,除了龙首的蓝天刑,龙舟边缘七彩光幕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