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位蒙面人,一定是胎境第六重,脱胎境界的高手!”观战的江湖人士们震惊想道。
  赵丹心是换骨境界高手,他使用的又是寒铁剑。想要砍断他的剑,非玄铁剑,或者与玄铁剑同等品质的神兵利器不可。而且必须是胎境第六重,脱胎境界的高手,以精元劲气灌入剑中才行!
  胎境第六重、玄铁级软剑,这两者缺一不可!
  蒙面人既是胎境第六重高手,又拥有玄铁级软剑,众江湖人士想不惊讶都做不到!
  沈家众人,更是被吓的面如死灰!
  先前他们看不出蒙面人与赵丹心、王大,谁高谁下。此时却一目了然了!
  “胎境第六重高手!你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修为,在江湖之上屈指可数,绝不可能是藏头露尾,籍籍无名之辈。除非你是修道门派的弟子!”正在此时,沈千山强作镇定,努力提高声音道。
  “哦。你倒知道不少嘛。不错,我正是修道门派中的一名弟子。”蒙面人从容不迫的收回软剑道。
  众人一听,全都再次大吃一惊。
  “修道门派的弟子,那岂不是能介绍我和沈醉他们进入修道门派修行?要是这蒙面人肯帮这个忙,我的怪病或许有救了!”
  许笑尘却眼睛一亮。
  这么多年,他一直期待着能遇到一名修道者,那怕只是一名修道门派中的普通外门弟子,也算是有了仙缘,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了!
  不过他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眼前这蒙面人先无理取闹,再与赵丹心、王大刀兵相向,显然不是什么好人,别说帮忙,能手下留情就不错了!
  边上的沈醉,也有差不多的想法。倒是沈浩与其他一些孩童,显得比较幼稚、单纯一些,脸上仅有兴奋,担忧之色都被欣喜冲散了!
  赵丹心、王大见蒙面人停手,也都不再进攻了。手持断剑,进攻拥有玄铁级兵器的脱胎境界高手,那不是勇敢而是愚蠢、找死!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决不会再出手了!
  “我还知道。修道界有一条规矩,修道门派的弟子不得对跟自己无冤无仇的凡人动手!所以你要杀我们,先要说清楚与沈某的恩怨。不然便违反了这条规矩!”沈千山见蒙面人承认了身份,而且停手了,惊异之余心中稍定,冷静说道。
  其实他表面冷静,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
  规矩是规矩,遵守不遵守,全看蒙面人的意思。除非边上有修道者出来主持公道,不然谁也阻止不了蒙面人。
  甚至,他这话,很有可能惹怒了这蒙面人。
  “不错。本门是有这戒律。我与你们也没有什么仇,按理不可以对你们这些连胎境一重都不是的人大开杀戒!不过你要知道。在我眼中。你们不过蝼蚁而已。我要杀你们,即使得到处罚也非常轻微。何况,我早已准备了另外的、更有趣的办法,不但不会违反门派的戒律,还能将你们全都杀光!哈哈哈哈……”
  蒙面人似乎早有预料,眼中戏虐之色更浓,狂笑说道。
  ……
  第020章 揭穿
  “什么办法?”沈千山声音微颤说道。
  沈家一方其他人的一颗心也再次提了起来。
  “赵丹心。王大。你们都是胎境中人,虽然不是修道门派的弟子,却也可以算是小半个修道者了。所以,你们并不是凡人,刚才你们又冒犯了我。我杀掉你们,本门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我。但是,只要你们听话,我也可以不杀你们!”
  蒙面人不屑回答,而是转向赵、王两人道。
  “有话直说便是,难道我等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赵丹心冷声道。
  “假如你要王某做对不起主家的事情,王某死也不会答应!”王大坚定无比道。
  “你猜对了。我正是要让你杀了沈家之人!不过君子不强人所难,既然你不答应,我也不勉强。你愿意去死,就去死好了!”
  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恨意,话音刚落,已经唰的挥手一剑,紫光一闪,再看王大已经被割开了喉咙!
  蒙面人出手如此突兀,如此迅疾,把众人吓的身体一震,整个过程之中,甚至连沈醉这样的化气境界高手,都没有看清楚。
  王大更是没来得及做任何抵抗,便已经中剑了!
  铿啷……
  王大手中的龙纹断剑落地,脸上带着痛苦、绝望、愤怒、迷茫,眼神更是复杂无比,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后悔了!
  一个化气境界巅峰的高手,就这样陨落了!
  “赵丹心,你只要去杀了沈家之人,我便不杀你。甚至还可能将你引荐到修道门派之中。否则的话,王大便是你的下场!”蒙面人冷冷道。
  沈家众人脸色再变,全都看向了赵丹心。
  闻听“修道门派”四个字,赵丹心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精光。显然,加入修道门派,是每一个江湖人的梦想。
  “赵叔,他会不会对沈家人下手呢?如果下手的话,他不但能保住性命,还能真正踏上修道之路。只是这样做,似乎有违赵叔的原则和道义,毕竟这些年沈家待赵叔不薄,连我都沾了赵叔的光。要不是沈家,我们也找不到郭神医,更不会有今天。何况,沈云梦还是赵叔的结发妻子,两人一直非常恩爱。但是赵叔不下手的话,便要像王叔一样了,我倒希望赵叔能够答应蒙面人!”
  许笑尘不禁替赵丹心担忧了起来。
  赵丹心抚养他长大,虽跟他没有血脉关系,却也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他自然不希望赵丹心去死。
  在他看来,所谓道义,应该排在亲情之后。当然,他也不希望沈家之人出事。
  “丹心!”
  跟赵丹心已经成婚五年,一直恩爱如同鱼水的沈云梦,伤心欲绝道。
  不管赵丹心如何选择,是赵丹心死,还是沈家人死、自己死,对她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赵丹心面露伤痛之色,看了看沈云梦,又看了看许笑尘、沈醉,还有其他沈家人,随即却狂笑道:“要杀便杀,何必玩弄手段!难道你以为赵某不知道你是谁?”
  “哦?你说,我是谁?”蒙面人惊奇道。
  “你是十四年前突然失踪的何谐!”赵丹心冷冷道。
  “何谐?他真的是何谐,何谐不是断臂了嘛?现在怎么好了?而且他当年只是胎境第二重培元境界。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厉害了?另外,他怎么拜入了仙道门派,得到了如此上乘的紫色软剑?”
  沈家人都惊异了起来。
  围观者则是一脸茫然,不知道何谐是何许人也。
  “你怎么知道的?”蒙面人声音一变,突然年轻了许多,没有否认道。
  “真的是他!”
  沈家一些熟悉何谐之人,立即认出了这声音。
  “你前来沈家,不是为钱,又与沈家无冤无仇,本可以自己动手,却偏偏要我动手。其实是想等我身败名裂、伤心欲绝,再突然反悔,收回提出的好处,再将我击杀。所以,你跟我有仇!”
  赵丹心冷冷道。
  “不错。我是想先利用、蛊惑你,让你身败名裂,然后再突然反悔,让你伤心欲绝、生不如死。不过,即使你看穿了我的妙计,也不可能从这一点上判断出,我便是何谐吧?”蒙面人不紧不慢道。
  他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否被揭穿一样。
  “光凭这一条,赵某当然不可能揭穿你。你最大的失误,就是先杀了王大,并且还叫出了他的名字。”赵丹心道。
  “不错。我如果是其他人,绝不可能一下子叫出王大的名字。毕竟,从头到尾,他没有报过自己的姓名,你们也没有说过,而且他也不是什么江湖成名人物。”蒙面人眼中居然闪过一丝惊异之色道。
  “当年你与王大同为沈家家主最器重的护卫,王大却修为精深,而你却只是胎境第二重。你自然对他有嫉妒之心,内心之中希望他去死。即使你现在成了修道门派弟子,这种希望依旧存在。所以,你毫不犹豫便杀了他,这样一来,还更能震慑赵某。实在是一举两得!”赵丹心从容道。
  自从知道蒙面人的身份,他越来越平静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与何谐有仇,无论如何是逃不过眼前这次劫难了。
  “不错,我越来越欣赏你了。没想到你不但武功高,脑子也非常好。继续说下去。”蒙面人鼓了鼓掌道。
  围观江湖人士中,有刚刚聚集过来,有些不明所以的,见到两人的表现,甚至以为两人不是敌人,而是朋友了。
  “正因为你叫出了王大之名,赵某又不愿杀了沈家之人,冷静思索之下,这才看出了你的身份。”赵丹心得意笑道。
  将是生死置之度外之后,他自然更加从容了。
  “不错、不错。赵丹心就是赵丹心。只有你才配伤我何谐,真正配我出手!要是换做其他江湖人士,听到修道门派四字,又面临死亡威胁,哪里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蒙面人再次赞叹道。
  不过这一次,他眼中更多的杀意!
  沈家大多数人闻言却微微舒了一口气,至少何谐最大的仇人是赵丹心,最多再算上一个沈千山,跟他们关系不大。
  ……
  第021章 差距
  “赵叔真了不起,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他却注意到了。不过这一回,他恐怕在劫难逃了。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呢?冲上去跟何谐拼命,还是跟赵叔一起去死?不!我要努力活下去。有朝一日为赵叔报仇!”
  远处的许笑尘双眼血红,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指甲戳破了手掌,渗出了血液,他都没有察觉到。
  活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对生命、对力量如此渴望过。
  毕竟,赵丹心可是他唯一的依靠,亲人啊!
  “既然你都准备好了,我便让你去死好了。看你也算是条汉子,何某便不再折磨你了。直接给你一个痛快!”
  蒙面人一把扯去脸上的面纱,在众人目光之下,露出了一张青年人的英俊脸庞。沈家众人一眼便认出,这正是何谐。
  这么多年过去,何谐原本应该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此时他看起来,却比当年还要更年轻一些。而且跟当年做沈家护卫之时比起来,他身上少了一种龌龊气息,多了一份修道人的不凡气度。
  下一刻,何谐腰间的紫色软剑再次出鞘,一道闪电般的紫色剑芒闪过,立即便割开了赵丹心的喉咙。如同王大一样,赵丹心没有来得及抵抗,便被击杀了!
  不同的是,他更加坦然。
  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何谐杀死。此时,他却不后悔当初的作为,有今天可以说是上天的安排,是他改变不了的事情。他只恨当初重伤,没有再多一分力气,击杀了这何谐。
  “赵叔。”
  “师父。”
  “丹心。”
  许笑尘、沈醉、沈云梦三人情不自禁呼出声来。
  “何谐,拿命来!”
  许笑尘虽然预料到赵丹心会死,也计划努力克制自己,先保命再说,却毕竟只是个孩子,此时还是忍不住双眼血红,奋不顾身的持剑冲杀了上去。
  赵丹心的死,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先前他根本无法想象。直到赵丹心眼神涣散无光,身体倒下的那一刻,他才清楚的感觉到,原来自己在内心之中,早已把赵丹心当做父亲一般看待了。
  父亲被杀,痛苦又多大,可想而知。许笑尘甚至心痛的有些麻木,失去了六感,脑海中一片模糊。
  如此情况之下,他哪里还能隐忍、冷静的下来?
  “杀我师父,找死!”
  还有一个人比许笑尘还快,他就是沈醉。他拔出了松纹精钢剑,全力展开身形,往前一个箭步,唰的一剑,刺向了何谐的咽喉。
  “沈醉。不可胡闹!”
  沈千山,还有沈家一些长辈,全都大惊失色,齐声惊呼道。
  赵丹心死了就死了,虽然令人惋惜,却终究不姓沈,只是个外人。沈醉却是沈家的天才,沈家的希望,可不能死了。
  更重要的是,惹怒了何谐,别说沈醉,就连整个沈家,包括在场的围观之人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可惜,沈醉怎么说也是一名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的高手。动作极快,他们出声阻止时,早已经迟了。
  叮……
  何谐却没有击杀沈醉,只见他一伸手,一弹指,竟然将沈醉手中的松纹精钢剑,直接弹飞到空中去了!
  原本前冲的沈醉也被这一指震裂了虎口,生生震退了十来步,震的脸色惨白,差点就吐出鲜血了!
  化气境界,脱胎境界,整整相差两个境界,差距果然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这差距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差距是许笑尘与何谐之间的差距。
  许笑尘在众人目光中,一剑斩中何谐随意挥起的手臂,结果却发出金属撞击一般的声响,精钢剑直接震飞,许笑尘也被震的口吐鲜血,断线风筝一般飞出来两三丈,重重的摔倒了地面之上。
  幸好,他飞的虽然远,却并不高,几乎是贴着地面的,不然的话,非得被这一下直接摔死不可!
  尽管没死,他的虎口却被震的鲜血模糊,内脏也被震成了重伤。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肯定是死路一条!
  许笑尘伤的如此严重,何谐的手臂却完好无损,甚至连手臂衣服上都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这道白痕被他如同拍打灰尘一般,轻轻一拍,立即消失不见了。
  寻常百姓看不出名堂,只以为何谐穿着什么宝衣,或者使用了什么道术。眼力看的江湖人士们却知道,这不是因为何谐的衣服是什么宝衣,而是因为何谐浑身布满一层、肉眼无法察觉到的精元劲气。
  这层精元劲气,对低阶修士来说,相当于一件宝衣。它不但能够,直接震死落在何谐衣服上的蚊虫、苍蝇,弹开雨水、灰尘,也能直接震飞大力攻击上来的凡人!
  许笑尘便是被这股精元劲气震飞的!
  “这小子是谁?连胎境第一重都不是,甚至比不能修炼的寻常百姓都要瘦弱,居然也敢攻击胎境第六重的前辈?真是不自量力!”
  “是啊。大约是不想活了吧。”
  “我倒觉得他一个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敢于抛开生死冲杀出来,勇气可嘉。更是重情重义之辈!”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
  沈家众人也第一次,对“废物”、“懒虫”许笑尘刮目相看了。不过他们更多还是鄙夷许笑尘的实力和愚蠢,更痛恨许笑尘坏事,担心自己被连累。
  “你们两个一定是沈醉和赵丹心当年背在身后的婴儿了。沈醉你虽然是七品道骨,不过小小年纪能修炼到化气境界,依旧非常难得。可惜,你拜了赵丹心为师,为了斩草除根,我不得不杀你。”
  “还有,你。虽然是个废物,为了以防万一,却也不能留下。不过你冒犯了我,我就这样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我才决定让你受反震重伤,再任由你痛苦的慢慢死去!我本来还打算将你找出来,再杀掉斩草除根的,现在却省得麻烦了。”
  何谐看向红了眼的沈醉,和奄奄一息的许笑尘,冷笑说道。
  许笑尘闻言苦笑。
  他本来还有一丝懊悔,怪自己太年幼经历少,先前昏了头脑、表现的不够冷静,以至于来杀身之祸,失去了报仇机会。现在却才知道,不管自己如何选择,都改变不了结果,逃不出何谐的手掌心!
  ……
  EMS真慢,邮寄个签约合同,用了五天。建议大家以后快递,别找EMS了。另求推荐票、收藏支持,急需大家支持。
  第022章 烈女
  “可惜,世间有些事情并不是勇气能改变的,弱小之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你们实在是太弱小,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结局。这是我的意思,也是可以说是天意!”
  许笑尘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来,这句话他似乎在哪里听过,似乎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谁说弱小之人改变不了命运,只要我愿意,我这弱小之人总有一天能够变强,能够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强者还不是一样都曾经弱小过!”
  许笑尘没有因为这句话屈服,反而被激起了一股不灭斗志。
  有这股斗志的支撑,他不但没有冲上去找死,愤怒的眼神,还渐渐冷静了下来!
  当然,这股斗志是虚幻的东西,并不能治疗他的伤势,他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全身各处传来的巨痛,还有时刻都在快速流逝的生机!
  “我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到郭昊郭叔叔前来。他一定能治好我。”许笑尘在心中不断鼓励着自己,不让自己精神有丝毫放松,不让自己闭上双眼。
  因为他有一种直觉,自己一放松,一闭上双眼,便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好在,他被血神魔种折磨了十四年,身体虽然虚弱,对痛苦的承受能力却强到了极点,精神也是非常之坚韧!
  要是换做寻常人,即使是胎境前三重之人,受如此重伤,恐怕都已经坚持不住,至少已经昏死过去了。
  当年,何谐胎境第二重修为,因为断臂昏死,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坚持的同时,许笑尘也不由得轻松了不少。这一次,他年少冲动,反倒误打误撞,为自己争取了一线生机。假如他做到了一个少年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成功控制住了自己,之后再被何谐找出来,那么可能直接就会被杀死!
  “何谐,不,何大仙师,您请高抬贵手、手下留人。许笑尘他冒犯您,死不足惜。小人一定不会让人救治他。小儿沈醉却只是年幼无知、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您一定不要跟小孩计较啊。仙师您只要肯放过小儿,以及我沈家众人。要小人送上全部家产,小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沈千山声音颤抖,跪在地上,恭敬无比道。沈家其他人也纷纷跪了起来。唯有沈云梦、沈醉例外。
  “你的家产,在我们修道之人眼中,根本微不足道。”何谐冷笑道。
  此时,他觉得非常畅快,能让曾经的主人一家跪拜自己,他终于出了当年闷在心中的一口恶气。
  不过他显然没有就此满足。
  “何仙师。当年是我沈千山对不起你,有眼无珠招揽了赵丹心这个祸害,却罪该万死的忽略了仙师大人。不过,沈家一向跟何家交好。仙师当年的断臂、鱼纹剑,这些年来小人便一直保存着。当年仙师失踪,小人派人找了好一段日子,一无所获,这才绝望了。请仙师看在往日情分上,网开一面吧!”
  沈千山没有什么傲骨,只知道生命宝贵,沈家也不能绝后,依旧不住磕头,恭敬无比的恳求着。
  “别提往事。提起往事,我便想杀人!”何谐冷冷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手一挥,腰间紫色软剑突兀出鞘,唰,紫光一闪,靠他较近的一名围观江湖人士已经被割断了咽喉。
  这名江湖人士双目圆睁、一脸难以置信,到死都不明白何谐为什么要杀自己。他只记得前一刻,自己还看得挺过瘾的。
  其他围观者一看,立即脸色大变,纷纷作鸟兽散去了。即使有胆大之人,也只敢躲在远处观看。
  不少人,甚至直接离开了小镇。
  少数看不过去之人,在何谐的强大实力面前,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何谐真是草芥人命。在他的眼中,我们应该都只是蝼蚁吧。不过我们和蝼蚁的区别却在于,我们有可能变得强大。”许笑尘想道。
  此时,他脸色惨白,眼中却有一丝深邃的光芒。而这样一丝光芒,本应该只有经历过许多事情的大人眼中才会出现。
  的确,短短一刻,他却经历了许多,不但感受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死亡的威胁,也感受到了赤裸裸的世态炎凉、弱肉强食。
  实际上,成长的不止他一个,还有沈醉、沈浩等一干儿童。只不过,他们得到的教训、启发不同,成长的方向和程度也大不相同。
  ……
  “你说到情分,本仙师倒是记起一件事来。当年你沈千山的女儿,沈云梦。对本仙师情有独钟,甚至经常引诱本仙师。不如,今天让本仙师好好满足她一下好了。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嫁为人妇了。本仙师却大人大量不会介意的。哈哈哈……”
  杀了一个人,何谐心情舒畅了不少。看了看丝毫不在意仪态,坐在潮湿地面之上抱着赵丹心尸体的沈云梦,何谐阴笑道。
  “你胡说。我何时中意过你?是你整天跟小丑一样!我沈云梦的夫君是赵丹心,心中也从来只有他一个,你跟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个笑话。”沈云梦咬牙道。
  她年纪并不大,当年初遇赵丹心之时,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女。现在也不到三十。加上出身大户人家、生活幸福,不曾吃过苦,也没有生育过,看起来不但不老,还比少女多了一份成熟的气质。
  即使此时生气,在旁人眼中,她也是楚楚动人。
  这样一个女人,难怪何谐会想入非非了。
  当然,何谐现在身份不同,眼光也高了。至少俗世中的一般美人,对他来说,唾手可得。他有这样的要求,一方面是满足当年没有达成的愿望。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沈云梦还没有真正老去。
  不过,更主要的目的却不是这个!
  “赵丹心的妻子?好、好。你要不是赵丹心的妻子,或许我何谐何大仙师还没有兴趣呢。赵丹心被我杀死,妻子也要被我玩弄了,他泉下有知,会如何想呢?哈哈哈……,想一想就觉得痛快。当年的仇,老子终于报了!”何谐终于说出了真正目的。
  ……
  再求推荐票、收藏。
  第023章 师兄
  “云梦,你真是胡闹。你怎么能这样跟何仙师说话?仙师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是我们沈家的福气。”沈千山眼中伤痛、犹豫之色一闪而过,脸色一冷道。
  “是啊。赵丹心已经死去了,你还恋着他做什么?要是何大仙师肯收留你。不光是你,连我们沈家都要沾光啊!”
  边上其他一些沈家之人也纷纷说道。
  或许他们平时跟沈云梦关系不错,此时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们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云梦,我的好女儿。为了沈家,难道你就不能……,啊!不好。云梦她……她……服毒自杀了!这……这该怎么办?”
  沈千山见喝令不成,又赶紧软言相求,谁知话还没有说完,却见沈云梦露出了凄冷笑容,嘴角流出了一丝丝黑色鲜血。
  “不错。云梦幼年就没了母亲,现在丹心也去了,父亲你们又如此对我……,我再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丹心受伤之时,我就已经服下了鹤顶红,即使是郭神医,现在也来不及救治……我了。”
  沈云梦奄奄一息道。
  话刚说完,她便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依靠在赵丹心尸体之上,生机全无、永远失去了美好的生命。
  “赵叔、云梦姨。有朝一日,笑尘一定要手刃何谐,替你们报仇!”许笑尘咬紧眼关,依旧忍着眼中的泪水,暗暗发下了誓言。
  与他同样在心中发誓的还有沈醉。
  此时,沈醉跟许笑尘一样,拼命忍住了泪水,甚至连眼中的怒火、恨意,都渐渐被他埋藏到了心底!
  “贱人。宁愿死都不从何某。好。本来何某这里有灵丹,能够救治你的。不过,既然你愿意去死,那就去死吧。为了报复一个死人救活你,浪费一颗灵丹,实在是不值得!”何谐眼中迟疑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冷冷道。
  “沈云梦死了。你们一定对我怀恨在心。还是杀了你们斩草除根、一了百了。省得留下什么后患。你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认识了赵丹心!”
  何谐看向沈家众人道。
  显然,他被沈云梦激怒了,而且他是个聪明人,即使沈云梦从了他。他得到满足之后,也绝不会给沈家之人有任何报复的机会。甚至连随时都可能死去的许笑尘,他这一次都不会放过了。
  “啊!”
  沈家众人大惊,这才知道自己的愚蠢。
  唰唰唰……
  何谐身形迅疾闪动,每一挥手,紫色剑光便如同毒蛇一般,瞬间夺去一名沈家人、或者是护卫、下人的性命。
  一时之间,鲜血飞溅,惨叫连连。沈家众人甚至都被吓的忘记了逃跑,转眼之间便被斩杀掉了大半。
  血流成河,满地尸体!
  其中包括,最前面的沈千山,以及沈家其他主要人物。
  “师弟,住手!”
  眼看何谐冲杀到沈醉,许笑尘近前,众人眼睛一花,一名身穿蓝色古朴长衫,身材挺拔、器宇轩昂、英俊不凡的青年挡在了何谐前方。
  “蓝师兄。我的事情,你莫要管。他们与我有仇,今天我定要杀了他们,莫非你要为了一群蝼蚁,跟我闹到师父面前不成?”
  何谐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冷冷说道。
  “本门有门规,不得无故屠戮百姓。你明知故犯,难道你以为闹到师父面前,他老人家会帮你说话不成?有仇?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跟你的真正关系?速速退去,宗门交待下来的事情,你难道忘记了!”蓝师兄剑眉一扬,冷声喝道。
  “蓝天刑!你这是公报私仇,你是妒忌我资质好,所以不让我杀他们,想给我留下祸患。即使不成,也能扰乱我的道心!”何谐愤然道。
  “原来这位仙师叫蓝天刑。”幸存众小都暗暗记了下了这个给自己带来一丝活命希望的蓝衫仙师。
  “愚蠢!资质好?你不过是六品道骨而已。你去宗门内打听打听,师父他老人家三百多名弟子,还有宗门其他十余万内门弟子,有哪一个是下三品道骨?你不过是善于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再加上是师祖引荐入门,得了师父一时器重而已。如此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实在是可笑!”蓝天刑并不生气,只是不屑一笑道。
  “何谐居然是六品道骨?那不是比沈醉的资质还上乘?难怪,他会被收入仙道门派了。不过这仙道门派更是惊人,何谐的师父居然有三百多名弟子,内门弟子更是有十余万之多,甚至好像还都是资质上乘之辈。想必,他们的实力一定都不在何谐之下吧!仙道门派果然不同凡响,根本不是世俗门派能比的!”
  许笑尘见到两人的谈话,暗暗心惊。
  “何谐这奴才,居然是六品道骨,比我的资质还要高上一品!看来我要杀他报仇,不太容易了。不过他这人一向好逸恶劳、不求上进,不然以他的资质,当年也不会只是胎境第二重培元之境,最终被师父所伤了。我只要有机会进入仙道门派,再拼命修炼,总有一天能够将他手刃!”
  沈醉心中也在盘算着。
  “终于来了位正派的仙师。这下我们有救了。不过何谐这么强大,资质这么大,报仇的事情我看还是算了。”
  沈浩以及其他小孩想道。
  他们早已被吓坏了,心中虽有仇恨,更多的却是恐惧,又听说了何谐的背景,哪里还敢想什么报仇的事情啊?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
  此时,沈家已经被屠戮的差不多了,剩余的只有他们这样的小孩子了。他们死了,沈家便真被灭门了。
  “你……!”
  何谐听了蓝天刑的话,不禁气结。
  “你什么你?莫非你敢违背门派门规,还要跟师兄我动手不成?再不滚开,我这做师兄的就要动手替师父他老人家清理门户了!”蓝天刑眼中杀机一闪道。
  “蓝天刑,好。你好!”
  何谐脸色更加难看了。不过显然,蓝天行修为比他高。他虽生气,却并没有敢再违背蓝天刑的话,而是听话的将紫色软剑收回了腰间,随即毫不停留的展开身法离去了。
  ……
  求推荐票。
  第024章 良机
  “不知道这蓝天刑是什么修为,身上连剑都不带,就将何谐吓跑了。他不会是传说中的道境修者吧?”许笑尘惊异想道。
  同时,他也有些疑惑。不清楚这蓝天刑为什么救下众人,是正如何谐所说,还是纯粹是为人正派,又或者只是因为一条门规。
  不过,蓝天刑随后的和善表现,立即打消了他心中的疑惑,甚至让他有些惭愧,自己居然怀疑了一个好人。
  “多谢仙师救命之恩。小人愿拜仙师为师,跟随仙师修行。即使为仙师端茶倒水,做下人也行。请仙师收留!”
  沈醉舒了一口气,赶紧朝着蓝天刑恭敬拜道。
  沈醉知道,要强大,必须入仙道门派。要是再俗世中修炼,连个胎境第五重功法,他都没有把握找到,更别说手刃何谐了。
  更主要的是,唯有跟着蓝天刑,才可能逃过何谐的杀戮,保住小命。
  其他小孩微微一愣,也都拜了下来,同样请求仙师收留。唯有伤势严重的许笑尘,随时都可能死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跪拜了!
  “蓝某只是青云门的一个小小内门弟子,还没有收徒的资格。至于收你们做下人,更是不合适。不过蓝某既然救下了你们,自然不会撒手不管。毕竟,如此惨事,都是本门弟子何谐造成的。这样好了,凡是有道骨的,都由我介绍,入我青云门修行。”蓝天行早有预料,微微一笑道。
  “多谢仙师。”
  有道骨几个小孩子闻言都是喜出望外,不住磕头拜谢,蓝天行这句话在他们耳中,无异于天籁。
  许笑尘却无奈苦笑。
  他何尝不想入仙道门派啊?可惜,他无法开口、又奄奄一息,只能白白错过了这,或许是唯一一次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大好机会。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这次我跟众多师弟一起下山,正是为师门收罗可造之材的,多上你们几个也没什么。好了,不说了。跟你们说这个,你们也不懂。你们都过来,我看看你们的道骨如何。”蓝天刑和善笑道。
  沈醉领头,众小孩依次走到蓝天刑面前,蓝天刑如同郎中把脉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