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避免的沾满了温热的鲜血。他比没有修炼之人还要虚弱,动作、反应自然不够快。
  “这点实力,也敢在我金刀张三面前狂妄。真是找死!”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张三面不改色,冷酷一笑,不屑说道。
  说着话,他已经麻利收刀入鞘,飞快取了南霸天摆在摊子上的物件,还有身上的包裹、地上的铁棍。
  “不想死的都让开!”
  金刀张三大喝一声,人群立即闪开了一条道,张三展开轻功,须臾之间钻入不远处人流中不知去向了。
  “好身法!好刀法!”
  “没想到这南霸天看起来彪悍,其实却这么没用!”
  “我早就知道这南霸天不是金刀张三的对手,听名字就知道。一个叫南霸天,这名字虽然很威猛,却只是名字,是他父母取的,跟他的实力关系不大。另外一个叫金刀张三,这张三两字虽然稀松平常,金刀两字却明显是个外号。一个没有外号、一个有外号,实力自然相差巨大!”
  “别人都是来找郭神医看病的,他南霸天却先把命丢了。这下好了,身首异常,神医也救不了他喽!”
  “看来不仅修为重要,这刀法、身法之类也很重要啊!”
  人群终于马蚤动了起来,人们心满意足的议论着,很快便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街道上的尸体在喧闹之中,孤独的躺在潮湿的地上,再没有一人肯去多看一眼。
  过了一会,终于跑来几名骑着大马的沈家护卫,微微皱着眉头,动作熟练的将这南霸天的尸首,死狗一般拖走了。
  许笑尘依旧呆立在原地,雨水冲去了他脸上的血迹,却让他看起来尤为狼狈。他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此时却罕见的有些红润。
  护卫中一人,好不容易认出与平时大不一样的他来,于是惊异问道:“许少爷。你怎么还在这里?”
  “没……没什么。”
  许笑尘猛然回过神来,莫名其妙的涨红了脸,茫然看了看四周,有些失魂落魄的说着,跌跌撞撞的转身跑开了。
  “莫非许少爷被吓坏了?不对啊,一般人被吓坏了,脸色应该变得苍白,他的脸色好像不对啊。许少爷他不会是被……吓疯掉了吧!”这名护卫微微摇头,疑惑自语道。其他护卫也是一脸的茫然。
  ……
  两更完毕,拜求推荐票、收藏。
  第015章 险路
  许笑尘一边走路,一边低头思索,全然不顾路人的眼光。先前两名高手的生死拼杀,给予他深深的震撼,不过他更在意的,却是来自于他自己的意外发现。
  他发现,南霸天血液喷到自己脸上,甚至飞溅到他口中的时候,他虽然被血腥味刺激的有些恶心,身体却有一种奇异的、暖洋洋的舒服。
  “赵叔说过,进入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之前,好像就是这种感觉,难道因为无意间吞下了南霸天的血液,我有进入固本境界的迹象了?对。一定是这样!太好了。没想到,居然可以这样修炼!不过,我还得试试再说。”
  许笑尘没有想太多,他只知道南霸天的血液,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活力充沛的感觉,如同这种感觉能够一直存在,他一定能够成功进入胎境第一重,甚至再进一步修炼下去。这样一来,他的怪病虽然没有治好,至少修为提升了,身体变强了,能支持更久,摆脱困境的希望也大了。
  无意间喝了南霸天的血液,他的脸色才会出现罕见的红润。发现了血液的效果,他才会突然涨红了脸。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仿佛看到了光明的、美好的未来,心中不禁充满希望,不由得更加激动了起来。
  实际上,血气血气,自然跟鲜血有关。不过要修炼,需要血气,却不是简单的喝血能够解决的。
  不然的话,修炼之人整天跟吸血僵尸、吸血蝙蝠一般,找兽血喝,或者击杀其他修炼者,直接喝血,岂不是不需要什么修炼了?
  原来,绝大多数血液中都有大量的杂质、乃至毒素,只有少量可以吸收的精华。其中,凡人血液与普通兽类血液中的精华极少。
  即使是强大的修道者,他们击杀一些精血充裕的妖兽,也要配合一些药材,花费心力炼制成丹药,才能食用。
  至于修道者,身体中的精血之气,远远比不上同阶妖兽,加上大多数修道者不会无所顾忌人吃人,一般杀了就杀了,不会出现喝人血的事情!
  倒是一些妖兽、邪魔、才会直接吸食鲜血、吞噬骨肉,乃至法力!
  不过,尽管妖兽身体强横,邪魔功法诡异,这样霸道、囫囵吞枣的做法,依旧不可避免的有许多隐患。
  许笑尘读书虽然不少,却都是一些普通书籍,对这方面了解并不多。无知者无畏,他此时才充满了热切、喜悦,浑然不知自己走上了一条极其危险的道路。
  ……
  许笑尘加快了脚步,很快回到了沈家大院。赵丹心以及沈家一些下人,见到许笑尘浑身是血的模样,都被吓了一大跳,不过许笑尘稍微一解释,说自己是观看一场生死争斗的时候,离的有些惊了,众人便立即释然了。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赵丹心见许笑尘不像有事的样子,责备了两句许笑尘不应该靠的太近,又夸奖了两句他的胆识,接着便继续忙去了。
  这些事情自然影响不到许笑尘的心情,他愉快的洗了个热水澡,接着又换上了一套干爽暖和的衣服,这才取了自己这些年不多的积蓄,撑起了一把陈旧、简陋的竹伞,愉快的再次走入了愈来愈大秋雨之中。
  不一会,他便来到了街头一家店铺之中。
  “大叔。给我两只大公鸡。顺便帮我宰杀一下。记住,鸡血不要浪费了,也不要弄脏了,我要一起带走。”
  少年故作老练道。
  “好嘞。小哥稍等。”
  店铺的老板,也是唯一的伙计,是四十岁上下的男子。其打扮既像是农民,又像是商人,也可以说两者都不像。他的店铺之中,除了活鸡,还有鱼、肉、蔬菜、果蔬之类,正适合镇上平常人家。
  原本半天没有生意,他正清闲的想要睡觉,突然来了一个“阔绰”的少年,连价都不问便要两只公鸡,他立马来了精神,动作麻利的忙活了起来。
  捉鸡、杀鸡、拔毛……
  这位大叔熟练无比,仅仅半柱香时间,他便将货物叫到了许笑尘手中,并且报出了一个比平常略高的价格。
  “才二十文啊。太好了。”
  许笑尘说出了一句让这位大叔后悔莫及的话语,欣喜接了东西,大方的递过去二十铜钱,随即快步离开了。
  出了镇子,许笑尘便进入了官道边上的小树林,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立即扔下宰好的公鸡,取出了殷红的、热气腾腾的鸡血。
  南霸天的血液有效果,尸体却已经被沈家护卫处理了,他自然不可能再去喝。以他现在的身体,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要试试血液的效果,潜意识中又不想被认识的人知道,这才买了这两只公鸡。
  “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吃人的妖魔,或者是狐狸成精之类啊?幸好,我足够小心,以前不经常外出,那店铺的人也不认识我。”
  许笑尘先是小小得意了一下,随即看向鸡血,犹豫了好一会,终于一皱眉,不管不顾的痛饮了起来。
  “咕噜噜……”
  足有两碗鸡血已经被他喝完了。他长长出了一口气,随即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果然有效果!”
  下一刻,许笑尘惊喜叫道。
  这一次,他依旧感觉浑身暖洋洋、非常舒服,只是这种感觉,比起先前喝下南霸天血液,要淡许多。
  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状况又好了一些。
  “鸡血的效果,远远不如那南霸天的血液。毕竟,南霸天八成是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的高手。不过,有效果总比没有效果好。反正这鸡血便宜,大不了多买一些就是。等我身体再好一些,进入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了,便可以自己动手抓取野兔之类了!”
  许笑尘想了想,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紧接着,他正准备离开小树林,临行之前,看见地上的宰杀好的鸡,最终决定将它们埋掉再离开。
  ……
  求推荐票,收藏。
  第016章 血性
  “被人捡去还能食用,这样埋掉真是浪费了。不过只有这样做,才能不露蛛丝马迹。我可不想被人发现,当成吸血怪物。这种事情,连赵叔都不能说。”
  许笑尘嘀咕着,卷起衣袖,用双手在潮湿的地上挖了起来。
  “咦。这是……破布?衣服!这里怎么会埋着衣服呢?奇怪!”
  着手一挖,他才发现,看起来平常的地面,其实非常松软,仿佛被刚刚翻过的田地一般。更令他吃惊的是,土中居然露出了一个黑色衣角。
  他微一迟疑,最终还是在好奇心之下,继续挖了下去。很快,他脸色大变,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幸好,周围无人。不然他的行迹肯定要暴露了。他感觉捂着了自己的嘴巴,眼光却依旧没有移开土坑。
  “死人、尸体!还没有头?没有完全僵硬,仿佛刚死不久,这难道是南霸天的尸体不成?是了,一定是他了!原来沈家护卫们,把南霸天的尸体埋在了这里!”
  许笑尘很快冷静了下来,并认出了这具尸体!
  无论如何,他也是近距离见过血拼之人,胆子自然不小。不过突然挖出尸体,之前毫无心理准备,他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跳。
  “咦,还土壤里还有不少没干的血!要是喝了它,我应该能够直接进入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吧?”
  嘴角挂着一丝鸡血的许笑尘目光往边上一移,立即看到了殷红的潮湿的土壤,一颗心不禁砰砰跳了起来。
  这一刻,他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对血液产生了一种渴望心理,看到这充满血液的土壤,他居然有一种扑上去允吸的冲动!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这是对实力、生命的渴望?还是喝了先前那点鸡血,居然已经喝上瘾了?”
  许笑尘使劲摇了摇头,祛除了突然产生的冲动,自嘲自语道。
  不得不说,这土壤中的血液,对他很有吸引力。不过他却知道,这是人血,不是兽血,喝人血终究不太合适。
  他看着这尸体、土坑,目光中的惊喜、火热、犹豫,渐渐消失,最终一点都不见,只剩余以往的坚定、清澈。
  “我不是有意打搅你的。请见谅。”
  许笑尘对这南霸天尸体说了一句,快速将挖出来的泥土又埋了进去。随即又在地面上作了一些掩饰,直到看不出被挖开过,他才满意点头。
  他看了看四周,又提起两只公鸡,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这里埋了尸体,或许不止一具,或许沈家护卫还会将这坑挖开,再将新的尸体埋在这里,他这两只鸡自然不能埋在这里了。
  他尽量跑远,在荒野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直到自己不敢再往远处去,这才埋掉了两只公鸡,又在一处山泉边漱了漱口、洗了洗脸和手,随后快步回了小镇。
  “这几天郭神医要来,镇子上的人又多,我不方便出来。等过上几天,郭神医来了,再和江湖人士们一起离开了。我便每天喝鸡血,养身体。相信最多一两个月,我便能体质大进,进入胎境第一重,固本境界了!”
  许笑尘站在住处檐下,望着院子中的秋雨,第一次觉得这秋雨原来不光是萧索、寒冷,还隐约带着一种欢快、轻佻的味道。
  正在此时,一脸兴奋、满足的沈醉、沈浩,从院子后门进来,刚好看到了站在檐下观雨的许笑尘。
  沈醉有些惊讶道:“咦。笑尘。你这么早就回来了?看你气色不错、面带微笑,莫非今天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怎么,不说出来让我们也替你高兴一下。”
  沈浩则是立即冷了脸,露出深恶痛绝的神情道:“他能有什么高兴的事?我看是一定在做什么白日梦吧!”
  “沈浩。你说话小心一点。我做白日梦怎么了?我愿意,我开心。关你什么事?别以为我平时不跟你一般见识,就是好欺负了!”
  许笑尘原本打算一笑了之,结果心中却突然生出一股愤怒、暴躁之意,竟然罕见的脱口呵斥了沈浩一句。
  “我这是怎么了?莫非因为喝了鸡血,性子变暴躁了?”许笑尘被自己的表现,意外的微微一呆,心中思量道。
  沈醉、沈浩,更是一脸惊异,彻底呆住了。他们看向许笑尘的目光,就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甚至是看一个怪物一般。
  这样的许笑尘,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许笑尘吗?还是说,每个人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个暴怒的君王?
  “好。许笑尘。你有种。一个废人竟敢呵斥我,我沈浩记住你了。以后你给我小心了!”沈浩终于反应了过来,涨红了脸,狠狠说道。
  他说话虽狠,却有点外强中干的味道。他知道主动挑衅不占理,自然不敢对许笑尘动手,说完话,便先行离开了。
  “世上有一种人,就是如此。你越不跟他一般见识,他就觉得你怕他,觉得你好欺负,越是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反倒是你表现出一点强势,他立即就灰溜溜的败退了。更有甚者,直接露出媚笑,反过来赔礼,讨好你了。
  欺软怕硬,说的就是种人。”
  许笑尘见状,不禁想起赵丹尘跟自己说过的话,不自由的笑了一笑。
  这一次表现出血性,虽然纯属意外,却让他感觉非常不错、甚至有些痛快,连呼吸都舒畅了许多。
  好多年郁结在他心中的一口怨气,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见,
  “沈浩。是个小孩子,不懂事。笑尘莫要跟他一般见识。他的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别说有师父他老人家在,就是我,也不会让他动你一汗毛的。”沈醉看着沈浩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微微一笑,随即转向许笑尘,认真说道。
  许笑尘闻言不禁心中一暖。他知道,无论如何,作为沈家一个天才,沈醉能如此对他这个公认的废物,已经非常难得了。
  尤其是沈醉的那一份诚意,的确是没有半个虚假。
  “对了。这次我和沈浩在街上买了几把剑,全都物美价廉、品质上乘。笑尘,你要不要看一看,选上一把?”
  见许笑尘不说话,沈醉岔开话题道。
  ……
  求收藏、推荐票。
  第017章 剑器
  其实,沈醉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从五年前开始,每年的这几天,他都会上街去买几把刀剑之类的兵刃,买回来之后,不是送人,就是玩几天便遗忘到一边,堆积到他的私人库房中了。
  每一次,买了兵刃回来,他都要问一问几个要好的孩子,要不要挑选上一把,其中也包括许笑尘。
  每一次,其他小辈都不会拒绝,而许笑尘却都是微笑摇头。
  “哦?那就看看吧。”
  许笑尘这一次的回答,却出乎了沈醉的意料。
  以前修炼无望,他自然对兵刃不是很感兴趣了。现在却不同,只要坚持喝血修炼,他相信自己一定不比沈醉、沈浩差,将来自然有用得上兵刃的一天,所以现在选上一把,平时练练剑法,十分必要!
  “笑尘这是怎么了?今天表现这么奇怪,莫非是吃错药了?”沈醉却不明其中道道,惊异想道。
  虽然意外,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甚至还带着惊喜之情走到了檐下,取下了背上的剑袋,哗啦啦……倒出了五把之多样式各异的带鞘长剑。
  “这一把是最好的,以寒冰淬火,精钢百煅、炼制而成。不过剑身厚重、分量有点大,不知道你能不能使用。还有这一把,也是百煅精钢练成,相对较轻薄,也较为锋利,只是不够结实。不能承受大力击打。不过刚好适合你。至于其他三把,都只是精铁打造,便都只是一般了……”
  沈醉捡起一把阔剑和一把最轻薄的剑,兴奋的、详细的介绍了起来。期间,他还不忘拔出长剑比划几下。
  许笑尘则是耐心的、静静的听着他的讲解,不是还附和、提问一下,简直是天底下,最称职的听众和观众了!
  好一会,沈醉才说的尽兴,平静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其实这几把剑都是一般货色,真正上好的精钢剑应该像这样,有纹路。螺纹,鱼纹、松纹、甚至最难得一见的龙纹!”
  说着话,铿……,他已经拔出一直挂在腰剑的长剑。这柄出鞘长剑寒光闪闪,散发着森森冷意的长剑,才是他的真正兵刃,自从得到之后从来都没有更换过。
  “这柄剑是赵叔当年的佩剑,是一柄精钢松纹剑,自然最好了。不过这种剑太贵重,价值千金,还不适合我现在使用。我就用这柄,其实刚好!”
  许笑尘眼中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羡慕之色,看了一眼沈醉的松纹精钢剑,随即又取过较为轻薄的那柄剑道。
  松纹精钢剑,品质与鱼纹精钢相当,比螺纹精钢剑略好,比龙纹精钢剑略差,在俗世中的确是难得的兵刃。
  沈醉这一把正是赵丹心当年的那一柄断开的松纹精钢剑重铸的!
  赵丹心这些年来修为大进,已经不再使用精钢剑,而是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柄,比龙纹精钢剑品质更胜一筹的寒铁剑!
  这寒铁剑与精钢剑的最大区别在于,精钢剑是人都可以使用。而寒铁剑一般人使用,效果根本不如精钢剑,唯有在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或者以上境界高手手中,杀敌时灌入精元劲气使用,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锋利无比!
  甚至,因为消耗精元劲气的缘故,一般的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的高手,使用寒铁剑还非常吃力,不能进行长时间的战斗!
  所以,在胎境之中,唯有赵丹心这样的第五重,换骨境界的高手,或者是第六重,脱胎境界的高手,才最适合使用寒铁剑!
  不过,寒铁打造的利剑其实并不是最上乘的利剑,寒铁剑上面还有更上乘的玄铁剑!
  与寒铁剑一样,玄铁剑沉重无比,也只在高手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在寻常人手中,玄铁剑用来杀敌,还不如一块废铜烂铁!
  当然,寻常人是不可能得到玄铁剑的,整个俗世之中,玄铁几乎是传说中才存在之物。每一次出现,即使只有鸡蛋大小,也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这样一来,对于胎境五重以下的高手来说,带纹的精钢剑几乎是最好的兵刃了。这样的兵刃小镇之上自然买不到!
  本来沈醉的松纹精钢剑,有很大可能落在许笑尘身上。可惜,许笑尘因为血神魔种,连胎境第一重都无法进入。赵丹心这才将重铸的松纹钢利剑,送给了自己的唯一徒弟,沈醉。
  许笑尘虽然羡慕,也不奢求。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连寻常兵刃都用不顺畅,更别说是松纹精钢剑了。
  如果让他现在带着松纹钢利剑出门,要是被一些江湖人士知道了,恐怕立即就会招到杀身之祸!
  倒是,沈醉这一次买来的这柄百煅精钢薄剑,更适合他一些。
  “其实,我们沈家还有一柄不输于松纹剑的鱼纹剑,和一柄比松纹剑更好的龙纹剑!这两柄宝剑都是朝廷赏赐先祖的。龙纹剑被先祖赐予了三代护卫的王家。而鱼纹剑则被赐予了同样三代护卫的何家。不过到了父亲这一代,王家依旧出一位高手,也就是王叔。何家的独子何谐却是酒色之徒、好逸恶劳,居然只修炼到了胎境第二重,最终失去拥有鱼纹剑的资格。”
  见到许笑尘对他的松纹剑露出一丝羡慕之色,又有自知之明选择了他推荐的一柄剑,沈醉心情大好,话也不禁更多了一些。
  “何谐?莫非是十四年之前,被赵叔斩去了一臂,后来神秘失踪的那个何谐?”许笑尘惊异道。
  “不错。正是他。说来蹊跷,他人虽然失踪了,断剑和一条胳膊却还在。断剑已经被我们沈家花重金,找铸器大师欧阳子重铸了。至今还空闲着,无人使用呢。不过父亲说,等到沈浩突破到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便将这柄鱼纹剑赏赐给他!”沈醉点头道。
  “这样的失踪法,的确蹊跷。回头我一定问一问赵叔,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许笑尘若有所思道。
  ……
  求收藏,推荐。
  第018章 恶客
  事实上,许笑尘并不关心何谐的失踪,他是想问出自己的身世。虽然这些年,赵丹心从来拒绝跟他说明,他却一直没有放弃。
  试问,哪有人不想知道自己身世的?何况,许笑尘还是一个,不知道“知道的越少,烦恼和痛苦就越少”的少年!
  “对了,笑尘你既然已经选好了剑,我还要去找其他人,问他们要不要选柄剑。我们晚一些再见。”沈醉装起剩余的几柄长剑道。
  “好的。再见。”许笑尘微笑点头,正打算回屋仔细观赏自己的第一柄剑。正在此时,前院方向却传来了一个强劲、洪亮的声音。
  “沈千山,给爷爷滚出来!”声音如此道。
  “什么人,光这声音便震得我耳朵生疼,有如此功力,难道是胎境第五重,换骨境界的高手不成?父亲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的人?”
  沈醉脸色大变,惊道。
  他是化气境界的高手,耳朵都被震的疼,更别说是其他人了。体质最弱的许笑尘,甚至耳朵嗡嗡作响,都听不清楚沈醉在说什么了。
  尽管如此,他依旧能判断出,喊话之人是个来者不善的高手!功力比那当街杀人的金刀张三要厉害百倍不止,甚至不弱于赵丹心!
  这一声像洪钟大吕一般远远传开之后,不仅沈府马蚤动了起来,连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要出大事了。
  “何方高人,找沈千山沈家主何事?”沈府之中,一个同样宏亮、悠扬,众人听着却不觉得震耳的声音道。
  听到这声音,沈府、小镇之上的人们,立即便安静了许多。
  “是赵叔!这些年来,一般情况下赵叔不会出面,而是由王大叔解决。这次居然是赵叔答话了,而且话语比较客气,难道对方连赵叔都对付不了?”
  许笑尘惊异想道,突然之间,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不安,莫名其妙的对一向在自己眼中无敌的赵丹心,失去了信心。
  “哼哼、师父他老人家出面了。这回又好戏看了。笑尘,走。我们去前面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闹事,看看师父是如何教训那人的。师父出手,难得一见啊!”
  沈醉兴奋道。对自己师父的实力,他自然了解,也非常之崇拜、充满了几乎盲目、狂热的信心。
  “好。去看看。”
  受了沈醉的感染,许笑尘也对赵丹心充满了信心。不过心中的那一丝不安,却不知为何越加清晰了。
  “这很正常。有时候人就是如此,你越要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什么,却偏偏会不自觉的去想什么。”
  许笑尘使劲摇了摇头,在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句。
  ……
  沈家的前门在镇子街上,朱红色大门又高又大,门前两旁还蹬着两头威武的石头狮子,没有大事一般不开正门,都走侧门,或者是后门。
  此时,大门却已经完全打开了,门前围着众多江湖人士,把小镇街道都堵塞了,而且看热闹的人们,还在不断增多。
  人群围成一个大半圆的圈子,圈子中间,沈府门前,正站立着一个身穿锦衣,却蒙着黑色面巾之人。
  这锦衣蒙面人,露出一双阴冷的、含着一丝兴奋、戏虐的双眼,浑身也没有带什么长剑之类的兵器,却双手抱着胸前,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这人显然正是先前喊话挑衅之人!
  “牛哥,我发现了,这锦衣蒙面人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