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七品!沈某为此特意去南山寺,拜访了南山大师,才知道的。这一次便是从南山寺回家才经过的这里。小儿正在马车之中,赵兄可要看看?”沈千山谈起刚刚满月几天的小儿子,掩饰不住眼中的得意。
  “不必了。南山大师虽是江湖人,南山寺却有一口映照泉,能测定人的道骨。既然是南山大师测定的结果,应该不会错了。七品道骨,修行极易。尤其是胎境前两重,几乎可以直接略过。教导起来也不难。赵某便不推辞了。不过赵某修为有限,能教的东西恐怕也有限。”赵丹心惊羡之余,微一沉吟道。
  无论是为了断臂,还是为了背上婴儿,他都没有办法拒绝。何况,沈千山要他教授的是个道骨“绝佳”者,根本不费太多力气。
  等到十五年之后,沈家必然会想办法让沈家小公子拜入修道门派,以后会如何便不是他在意的事情了。
  “好。有赵先生这一句话,沈某便放心了。”
  沈千山大喜,立即叫做随行家人拜见了“赵先生”,随即又命令小女儿沈云梦,与其他女眷共乘一辆马车,让出最后一辆马车,将赵丹心安置了进去。赵丹心背上的婴儿则是被放到沈家小公子一起,暂时享受起了富贵人家公子的待遇。
  至于那刚刚苏醒的何谐,没有马车可坐,又禁不住骑马颠簸,只好由一名叫做李二的护卫陪着,落后于车队,慢慢的往回赶!
  许笑尘还有沈家小公子这两个婴儿在车中甜甜安睡,车中大人们也都闭目养神,唯有我们骑马的护卫们,时刻保持着清醒、戒备。
  夜静静的,除了车马之声,便是淅淅的雨声,枫江江面上却闪着微微萤光,在夜色之中仿佛一条玉带。
  半个时辰之后,突然宁静被打破,车队后面官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奔马之声。众护卫立即露出警惕之色,将停下来的车围护了起来。
  最后一辆马车中的赵丹心,睁开了星辰般明亮的双眼,随即却又似乎放下心来,又缓缓闭眼,继续休息了起来。
  “王大,怎么了?”沈千山传出声音道。
  “老爷不必担心,听马蹄之声,对方只有一个人。”车夫王大淡定道。
  果然,很快,在众人目光之下,一匹枣红马跑了过来。马上不是劫匪,也不是其他人,竟是沈千山留下陪护何谐的护卫李二。
  “老爷,老爷。不好了。何谐他不见了。”李二滚下马,跑至沈千山马车前慌忙道。
  “别急。说清楚一些。”沈千山眉头微皱道。
  其他人也都惊异了起来,河谐已经断臂重伤,又有李二看护,怎么可能不见了?不过知道李二为人一向忠厚、谨慎,倒也不至于敢欺骗沈千山。
  沈家护卫可是一个铁饭碗,丢了再像找一样的,还真不容易。何况,李二还有一家老小在沈家镇中。不然,出了这等事情,即使是再忠厚的李二,恐怕也骑着可以卖不少银子的枣红马出走了。
  “这个小人也不清楚。小人原本牵着马,何谐伏在马上。岂料突然脑袋一晕,接着定神再看居然发现何谐他不见了。小人赶紧在周围仔细寻找,结果却一无所获,只好回来禀告老爷您了。”李二惊魂未定道。
  “大活人怎么会突然不见?莫不是被你杀害了吧?”众人更加惊疑,一个护卫小头目的壮汉冷喝道。
  “不会。何谐怕是真的不见了。要是李二说谎,那这谎言也破绽太多了。所以,他说的八成是真话。你们三个,跟随李二回去找找。实在找不到便算了。另外,何谐这条断臂先保存起来,或许以后用得着。”沈千山看向浑身微微颤抖的李二,微微一笑,指点了三名护卫道。
  李二如蒙大赦,立即领路往回赶了去。
  “何谐怎么会突然不见?还将断臂都留了下来。这绝不可能是他自行出走。恐怕他不是被那李二杀了,便是被黑风豹之类的妖兽吃掉了。妖兽想要悄悄吃人,李二自然发现不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倒省得我斩草除根了。”
  后半夜,包括李二在内的四名护卫全都快马赶回,却都说没有见到何谐,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发生了如此诡异的失踪事件,沈家人还有众下人议论纷纷,甚至惶惶不安,最后一辆马车之中的赵丹心想了一想,心情却愉快了起来。
  大约是因为何谐是小人物,又或者是因为他无亲无故、人缘不好,众人心中虽然疑惑,却都没有悲伤之类的情绪。
  这一次,车队终于快了起来,秋雨停下,东方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时,车队终于到达了一个临着枫江的小镇:沈家镇。
  镇子叫做沈家镇,并不是因为镇子上的人都姓沈,都是沈家人,而是因为镇子上的大多数产业都是沈家的!
  小镇小,却极为干净,街道上铺着的青石板,更为镇子添了一份古意。天刚亮的缘故,街道上行人不多,显得极为宁静。
  看到这小镇,众人都露出了如释重负之情,完全忘掉了何谐的事情。赵丹心亦是如此。经历九死一生,看到这适合生活的小镇,他甚至还生出了一种回到家的疲惫和安心,有了留居此处的念头。
  这样一来,小镇立即让他有了一种归宿感,让他觉得非常亲切了。不过想到郭昊郭神医和《精元诀》,他的雄心瞬间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虽然隐居小镇,沈家的大宅却不输于京城中大户人家,甚至还要更大。赵丹心却顾不得去注意这些,他跳下马车,在沈千山带领之下,径直奔向了郭昊郭神医的住处。
  ……
  第011章 发作
  见了郭神医,赵丹心才知道关于郭神医的传说都是真的。一照面,郭神医便大叫赵丹心看着顺眼,非要帮他医治。
  短短半个时辰,赵丹心的断臂便被神乎其技的医术接了上去。整个过程之中,郭神医让赵丹心服用一种奇异的汤药,赵丹心甚至连一点点疼痛都没有感觉到。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赵先生带来的孩子出事了。”
  赵丹心、沈千山、郭昊郭神医这三人,正沉醉在各自不同的喜悦之中,外面匆匆跑来了几名沈家丫鬟。
  领头一名叫做秋月的丫鬟,正抱着龙三的遗孤,婴儿许笑尘。
  “笑尘,你这是怎么了?郭神医,快请帮忙看一看。这是赵某好友的遗孤,很有可能是他家的唯一血脉,一定不能出事了。”
  赵丹心一个箭步冲来丫鬟面前,双手抱过了婴儿。
  婴儿此时面色惨白、气若游丝,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赵先生,小心。你的伤刚好。还需要休息两个月,才能够完全康复。”沈家家主微微一惊道。
  “沈家主说的不错。赵兄,莫要激动。所谓医者父母心,既然有郭某在,这孩儿便一定不会出事的。呵呵。”
  边上一名身材消瘦、脸却有些浮肿的华服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
  这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正是鼎鼎大名郭神医。
  作为神医,他对自己的医术一向非常自信,见到孩子还有一丝气息的时候,他便已经放下心来了。
  然而,下一刻,当郭神医从赵丹心手中接过婴儿,又探了探脉,却脸露惊疑之色,还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样?”赵丹心忍不住问道。
  发现断臂如常,只是稍现无力,他自然欣喜。不过他此时心中,更多的是对这突然出事婴儿的担心。
  他虽然对婴儿起过杀心,却是因为《精元诀》太过珍贵,一时之间昏了头脑,那并不是他的一贯风格。
  婴儿曾经被他寄托了全部希望,陪伴他渡过生死难关、艰难时刻,本身又是他好友龙三的遗孤,又身世孤苦,虽然不能说话行事,表现却一直深得他喜爱。他与婴儿早已早不知不觉之间建立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怪了、怪了!”郭神医却不回答,专心的察看着婴儿的诡异病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带孩子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一心用处都没有。还有,醉儿他有没有出事?”沈千山转向几名丫鬟,严肃问道。
  “老爷恕罪。小公子他没有事。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道,这个孩子突然哭闹了起来。哭了几声就变成这样了。随后我们立即便把他送过来了。”几名丫鬟慌忙跪了下来,领头的秋月战战兢兢道。
  “让她们退去吧。此事与他们无关,似乎是这孩子体内藏着什么魔物,在吸收这孩儿的精血之气。赵兄,你可知道些什么?”
  郭神医终于从思索之中回过神来,轻轻一摆手道。
  “魔物?或许跟那头畜生有关吧?赵某发现他之后,一直将其带在身边,却看出来孩子已经出事了。”赵丹心微微一惊,不禁露出了疑惑、惭愧之色。
  其实这魔物不是其他,正是那血衣修者留下的血神魔种。赵、郭、沈,三人严格上来说,都是凡人,自然看不出真相。
  事实上,连一般修道者都看不出血神魔种潜伏在婴儿体内,郭神医一介凡人,能够试出有魔物吸食孩子精血,已经神乎其技了!
  “可怜的孩子啊。幸好,他身具九品道骨,还天生血气充盈,换做其他婴儿,恐怕已经是一命呜呼了!”
  郭昊见赵丹心茫然不知,不再多问,悲天悯人的一叹道。
  “九品道骨?神医你能试出这孩子的道骨?”沈千山挥退丫鬟,惊奇道。
  “这个自然,郭某可是神医。不仅能试出孩子的道骨,连你们俩个郭某都能试出来。”郭神医微微得意道。
  “神医不早说,怕得沈某多跑了一趟,辛苦到那南山寺,花了不少金银,才得知了小儿沈醉的资质。”沈千山道。
  “沈家主没有问,郭某自然无从说起。何况,假如不多跑这一趟,沈家主能在路上遇到赵兄嘛?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救了这孩子要紧。”郭神医微微一笑,接着正容说道。
  “九品道骨、天生血气充盈。虽然资质不算太好,却刚好修炼《精元诀》,有生之年到达胎境巅峰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前提是将魔物除去,不然连性命都成问题。好在刚好碰到了郭神医,也是这孩子命不该绝吧!”
  赵丹心先是谢了郭昊,随即在心中盘算了起来。
  他本来打算手臂好了,带孩子去南山寺测定一下的,现在遇到郭神医,倒是省了不少事。尤其是郭神医医术神奇,他很有信心,非常放心。
  郭昊不再说话,让赵、沈两人退出房间,先褪去了孩子的衣服,又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盒,拿出其中盛放着的根根牛毛般粗细的银针,目光凝重、手法纯熟的在孩子惨白、滑嫩的皮肤之上,一根根扎了上去。
  半个时辰之后,婴儿浑身扎满银针,仿佛银色刺猬一般,郭昊则是满头大汗。这一次施展针灸之术,显然让他消耗很大。
  “郭某行医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有挑战的病例。只是,病人是个婴儿,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郭神医扎下最后一根银针,终于长舒一口气道。
  “多谢郭神医除魔物、救了小侄。”又过了一个时辰,郭昊收了银针,打开了房门,赵丹心首先真诚道。
  “赵兄误会了。魔物并没有除去,郭某虽是神医,却是凡人,对这八成是修道者留下的凶狠魔物,能力有所不及。此番治疗只能减缓病情。想要除去魔物,还需要从长计议、长期治疗。当然,如果能有大能修者相助,或者这孩子能成为大能修者,或许也能彻底除去魔物。”郭昊有些惭愧道。
  “啊!”
  赵丹心不禁呆住了,连郭神医都只能缓解病情,这个结果万万他没有料到。
  “这么说,郭神医你打算在本镇多留一阵子了?”沈千山却大喜道。
  “不会。郭某明天就离开。”郭昊摇头道。
  “那孩子他怎么办?”赵丹心、沈千山心思各异,齐声叫道。
  “放心,郭某一向有始有终,一定会将他治好,如果一次两次治不好,便会一直治,一直到好为止。以后,每年郭某会前来一次。行医万里,才能提高医术,郭某离开,反而比一直留在这里好。另外,据郭某观察,这孩子体内的未知魔物,虽然吸食孩子的血气,却知道适可而止、定时发作。加上孩子体质不错,十余年之内倒不至于丢了性命。只是,修炼一途,恐怕要事倍功半。”
  郭神医微微一笑,最后留下一纸药方,接着便在赵、沈目光之中,直接大步出门,潇洒无比的扬长而去了。
  “有道骨、天生血气充盈,有功法、有我指点,却不能修炼,性命也只能是十余年之内不会失去,这孩子也太可怜了吧!哎!”
  赵丹心转头看向房间中疲惫睡去的婴儿,续而想到龙三和龙家村,突然感觉得一阵莫名的心痛。
  ……
  求推荐票、收藏。
  第012章 少年
  “许笑尘,走,去练武啦?”
  秋雨连绵,中午时分,沈家大院之中,两名十三四岁,打扮干练的少年,路过沈家藏书阁口中,其中一人朝着其中喊道。
  细看能发现这两个少年其中之一,居然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