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他对自己的断定虽然没有十成把握,却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所以选择赌上一把。如果不对,对方还有人和剑符,逃跑显然不可能。
  如果对,更不需要逃跑。反击,击杀敌人,减少敌人数量,才能保命乃至取胜。
  剑符之外,弓箭、暗器,都可以偷袭,许笑尘却不在意这个。以他的实力,弓箭、暗器已经不能威胁他了。
  事实上,大周皇子也考虑到这一点。因此只让两名护卫少年各带了一张剑符。
  不过他本意是让两名护卫少年一起使用剑符,两张剑符一起偷袭,这样才能万无一失。结果两名护卫少年,觉得一张剑符便能杀掉许笑尘,没有必要多浪费一张,这才出现了先前的情况。
  许笑尘也是见两名偷袭者二次都只使用一张剑符,才会有了“对方九品剑符已经用光”的断定。
  黑夜之中许笑尘虽然看不真切,却清晰的听见两名护卫少年说话,又见到西边剑光从何处飞出,立即确定了两名护卫少年的位置。
  他体内内劲全无,恢复需要时间,不可能再亲自追杀,于是以左手取出一枚脱胎丹服下,右手则是取出了一张九品剑符。
  灵符开封,立即化为一道短小的金色剑光飞了出去。两名护卫少年大惊,赶紧挥剑,学许笑尘一样格挡,可惜他们不是许笑尘,他们修为不及许笑尘、剑法不及、反应不及,手中剑器更不及。
  他们刚一抬剑,金色剑光已经先后旋过了他们的头颅,将他们这两个胎境五重高手,斩杀成两具无头尸体。
  剑光又在周围环绕了半周,斩杀了一些草木,这才消散不见,许笑尘手中的灵符也同时化为了灰烬,随风飘散了。
  脱胎丹乃是胎境最好丹药,虽不及九品灵丹,却也不可多得、效果极好。许笑尘服下了一枚脱胎丹,强大药力在体内快速流转,等两名护卫少年被剑符斩杀时,他的内劲已经恢复了大半。
  “果然是周云的手下!”
  许笑尘眼中闪过一丝对剑符的惋惜,同时已经展开踏云步,迅疾冲到了东、西两名护卫少年尸体近前,将两名护卫少年身上的财物快速收刮一空,还顺手将他们的蒙面和脸上的伪装去掉了。
  “竟有两柄寒铁剑,还有两张神行符,用了一张剑符,得了这些东西,倒是不亏。连手下都使用寒铁剑,周云的财力果然不小。”许笑尘惊叹道。
  当初在七彩龙舟之上,大周皇子的两名护卫修为还不太高,使用的都是带纹精钢剑,后来修为高了,才换了这两柄寒铁剑。
  这两柄寒铁剑品质都不错,跟许笑尘先前得到的三柄锦衣卫头领寒铁剑,品质不相上下,都是出自大周朝廷。
  这样的寒铁剑,在武林中极少,即使在大周朝廷也屈指可数。锦衣卫头领地位很高,大周皇子贴身护卫更不必说,这才被赏赐了寒铁剑。
  许笑尘从大周鹰犬处得到的这五柄寒铁剑,送了南山大师一柄,现在还有四柄。这四柄虽然远不及他现在使用的那柄,如果上缴宗门,却能换取许多青云令。
  收了寒铁剑与神行符,许笑尘立即奔向了黑松林深处,因为他知道,大周皇子的两名护卫少年埋伏在此,大周皇子周云也可能不远了。
  神行符、金刚符的符力还有消散,许笑尘奔跑的极快,沿途有猛兽毒虫袭击,也都像是在攻击一块金刚,立即被震开,伤了不他丝毫。
  “许笑尘,哪里跑?”
  果然不出许笑尘所料,许笑尘刚跑出一里多远,便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呼喝声。这呼喝声非常强劲,堪比赤虎、白熊。出声者显然修为不低,八成是胎境第六重、脱胎境界高手。而且出声的不止一个人!
  好在,许笑尘跑的早、跑的快,距离出声者较远,并不担心被剑符之类攻击,出声者中也没有道境修士,不可能御器飞行追赶。
  许笑尘放心之余却不敢怠慢,对方人数众多,都是高手,剑符之类的灵符肯定也有,他肯定不是对手。
  现在许笑尘只有一条路,逃!
  “追,许笑尘只有三道剑符,先前遭遇狼群,之后又与白熊、赤虎相斗,最后又杀了我的两名护卫,他的剑符最多还剩余一道,甚至已经用完了。”
  追兵之中,大周皇子周云说道。
  两名护卫少年死了,他虽有心里准备,却依旧非常愤怒。
  “许笑尘自己是只有三道剑符,可是他会不会夺取了你的两名护卫身上的剑符?不然他怎么没有死?你的两名护卫一定没能及时祭出剑符,便被他杀了。”边上的叶枫警惕道。
  “不管那么多了,到了现在他还没有死,计划是出了点问题。不过即使他夺取了周师兄两名护卫的剑符,身上也最多三张剑符,被我们追上一样要死!”另外一边的秦雪狠狠道。
  周云、秦雪、叶枫,这三人都穿黑衣蒙面,掌中持着寒铁剑,其中周云那柄最为犀利,乃是大周国师特别铸造。
  除了周云、秦雪、叶枫三人,还有其他三名蒙面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不过看他们行路身法,修为显然都不低。
  这三名蒙面人也都拿着寒铁剑,露出的双眼精光闪烁,目光锐利如剑,浑身杀气森森,一看便知杀过不少人。
  三名蒙面人、周云、秦雪、叶枫,这六人腿上都贴着神行符,本身修为又高,跑起路来比许笑尘还快一筹。
  他们的身上还闪烁着金黄铯的光晕,显然都使用了金刚符。
  这样的六个人站在一起,自然散发出一股强者气息,沿途猛兽毒虫,纷纷躲避,仿佛遇到狼群一般。
  虽是夜晚,距离许笑尘又远,这六个人却没有追错方向,因为他们前方有两头牛犊子大的白色獒犬,正前方高空中还有一头黑色小鹰。
  若是许笑尘注意到这两头獒犬,还有天上的那头小鹰,一定能认出来,这两头獒犬是最擅长追踪的雪獒。天上的黑色小鹰,同样是擅长追踪、黑夜中视力依旧极强的影鹰。影鹰两字正是如影随形之意!
  第113章 急智
  “遭了,对方能一直坠在后面了,一定带了雪獒。有雪獒在,也可能还有影鹰,不过鹰眼虽好,却有黑松阻挡,只有不出这黑松林,影鹰便无用武之地。倒是雪獒,嗅觉太好,很难摆脱。”
  许笑尘狂奔了好一会,发现周云等人的呼喝声越来越近,又听见了两头雪獒的叫声,不禁脸色大变。
  雪獒、影影,虽不是灵兽,对付胎境修炼者,却已足够。
  其实有一些灵兽也属于追踪,而且追踪能力极强,不过善于追踪的灵兽非常难得,周云等人显然都没有。
  别说是善于追踪的灵兽,只要是灵兽便很难得。如果周云等人有一头灵兽,那他们根本不需要追杀,甚至不需要什么阴谋,灵兽便能杀了许笑尘。
  如果许笑尘的灵兽,五彩灵蛇已经孵化出来并且长大,那他根本不需要逃跑,因为周云等六人,根本不是五彩灵蛇的对手。
  “许笑尘,别跑了,乖乖受死,我答应你,只一剑了事,一点都不痛!”大周皇子周云大叫道。
  他们本想悄无声息接近,可惜雪獒不能不叫,他们索性大摇大摆的追杀了起来,还不住出声企图恐吓许笑尘。
  “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痛?不如我来给你一剑,看看到底痛不痛。”狂奔之中,许笑尘大笑道。
  “真是不知好歹。黑松林已经被我派人包围,林子外有十名胎境六重高手,林子上空还有影鹰,你一出去就会被围杀。留在林子中,你更是必死无疑,迟早被我们追上击杀。”周云怒道。
  他特意用药物暂时改变了嗓音,声音听起来极为刺耳。
  “别以为变了声音,我就认不出你了。周云。你的两名护卫都已经被我杀死了。我早就想到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了。”许笑尘高声道。
  如此高声说话,消耗内劲很多,他却不在乎。他与周云相比,唯一的优势恐怕就是修炼了《真龙诀》,他的内劲虽不及胎境六重高手精纯,却比他们浑厚许多。
  如此一问一答,对他的奔跑速度没有丝毫影响,反倒是周云等胎境六重之人,受到的影响要稍大一些。
  “不错,是我。你知道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死?”周云冷笑道。
  他也不担心内劲不够,事实上,他的内劲虽不及许笑尘浑厚,却是胎境六重高手,内劲更加精纯。
  他的一道内劲,能抵许笑尘许多道。
  同样的喊话,他每一次消耗的内劲比许笑尘少许多。
  “丧家之犬、修为低下,还不忘口舌之快。等你话说多,内劲耗完,丹药吃完,看你如何再逃!”周云暗笑道。
  他却不知道,许笑尘内劲浑厚,远超其他同阶修炼者,即使他内劲耗完,许笑尘也不一定耗完。
  这样持续下去,需要先吃丹药补充的一定是他。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五名到我住处闹事的外门弟子,都是受了你的指使,其目的并非打扰我修炼,而是逼迫我下山。”许笑尘道。
  “不错。不过如果你不下山的话,我便只能不断派人时常打扰你修炼了。你能这么快下山来任务,倒是省了我许多麻烦。”周云得意笑道。
  “省了你许多麻烦?难道你还有后计,引导我下山任务?”许笑尘想起刚好来找自己的沈柏与胖子雷威,目露惊疑道。
  “这个就无可奉告了。”周云大笑道。
  “周兄,何必跟他废话?还是早点将他解决吧,免的夜长梦多。他在这黑松林之中虽然已是笼中之鸟,却始终还有一线生机。因为万一宗门有所察觉,派出高手前来阻扰,我们便只能放弃了。”叶枫微微皱眉道。
  “叶师兄说的有理。此子一直说个不停,一定是在耍什么诡计,我们一定不能让他得逞,不然将后患无穷。”秦雪目露寒光道。
  “好,三位师兄,立即发信符,招呼林子外的师兄一起动手。我就不相信十六名胎境六重高手,还围杀了不他!”周云一咬牙道。
  边上的三个蒙面人闻言点头,各自取出一张白色灵符,灵符瞬间自燃成灰烬,十余道细小火光迅疾飞向了四面八方。
  火光很快在黑松林外围消散,黑松林外围隐蔽处鬼魅般出现了十名黑衣人,这些黑衣全都如同周云身边的三人一样,眼中精光闪闪,浑身散发着一股杀气,行走起来也如同狂风一般迅疾,显然都是高手。
  这些高手个个手持寒铁剑器,腿上还贴着神行符,前方还各跑出了一条身上同样贴着神行符的雪獒。
  雪獒本身跑的就很快,又贴了神行符,一定不比黑衣人跑的慢。每头雪獒身上都贴上了神行符,大周皇子确实下了大本钱。
  “不好。他们全部都出动了。”
  许笑尘听到四处隐约传来的雪獒叫声,不禁脸色大变。
  许笑尘清楚的知道,黑松林中虽然有许多猛兽毒虫,却挡不住胎境六重高手的脚步,何况这些高手应该都有灵符。
  “怎么办?如果被这些高手围住,他便真的必死无疑了!嗯,有了!”
  许笑尘心念急转,突然瞥见不远处一摊散发出腐臭气息的泥沼,立即眼晴一亮,生出了一条计策。
  雪獒是根据气味追踪,如果掩盖、混淆了气味,雪獒便会失去目标。先前许笑尘一直没有找到妥善的办法,看到这潭泥沼,一切终于迎刃而解。
  将这恶臭泥沼涂在身上,或者直接躲在泥沼之中,许笑尘必能掩盖住身体气味,即使不是彻底掩盖,也能不被雪獒发现。
  许笑尘想到便做,他一探手,抓住草丛中一只花貂,扯下一块衣袍系在其脖子上,又一咬牙贴了一张神行符在其背上。
  “花貂带了我的衣袍,雪獒一定会跟错。花貂受了惊吓,又被贴了神行符,跑的一定不会太慢。等周云他们追上花貂,发现中计之时,我已经逃离了。”许笑尘想了一想,觉得计策可行,立即弃了花貂,噗通……跳入了泥沼之中。
  第114章 饮虎血
  许笑尘跳入泥沼虽有声响,却远不及喊叫大声,周云等人距离较远,根本没有听见,倒是那劫后余生的无辜花貂,再次被一惊,带着许笑尘的衣袍气味,没命的逃窜了。
  花貂一跑,这才发现自己跑的极快,于是更加恐惧,跑的更加快速了。而周云、秦雪等人身前的雪獒,微微一怔,全都转移了目标,遥遥追向了花貂。周云、秦雪、叶枫等人见许笑尘没有了声响,也没有太在意。
  他们只以为许笑尘是知道被围杀,内劲又不够消耗,正在专心狂奔逃命。至于雪獒的微小表情,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
  许笑尘则是闭住呼吸,任由自己沉入了泥沼之中。而泥沼仿佛能够包容万物,很快恢复了原状,很难看出其中刚刚藏了个人。
  这泥沼中也不知道有多少动物的尸体,还有多少年的死水、枯枝拦叶,腐臭的一塌糊涂,谁也分不清这是水、泥,还是其他什么。
  要不是许笑尘乃是胎境第五重、换骨境界大圆满高手,能够闭住呼吸一段时间,隔绝了外来的气味,他非得被熏晕不可。
  周云、秦雪等人,跟错了目标,还没有到泥沼处,便已经偏离方向远去了。没有看到这潭泥沼,他们自然不可能发现许笑尘,甚至一点联想都没有。
  “等回去了一定要多洗几次澡,最好找点花瓣沐浴一下,才能洗去身上的臭味。”
  许笑尘等了一小会,估计着周云等人已经被引远,立即从泥沼中跳了出来。他贪婪的、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接着拼命奔向了来路。
  来路距离灵雾峰最近,距离黑松林边缘最近,还埋藏着他这一次的收获,显然是最理想的逃跑路径。
  神行符符力还在,许笑尘又是全速奔跑,一路风驰电掣,很快便来到埋藏虎皮、熊皮等收获之处。
  “等我出了黑松林,一定会被影鹰发现,他们一定会再次追上来。而且路途之上,很有可能还有埋伏。想要回山,还真不容易。可惜,我现在还差一点才是胎境六重修为。不然肯定能够轻松逃离。”许笑尘想道。
  他现在是胎境第五重大圆满修为,比周云等人低了一个大境界。不然修炼了《真龙诀》这种顶级胎境功法,还修炼了《踏云步》这种上乘步法,在同样使用神行符的情况,他一定奔跑的最快。
  胎境第五重大圆满、胎境第六重,两者之间只差一小步,却有天渊之别。
  许笑尘一边想着,一边挖开了大坑,取出了虎皮、熊皮等物品。这一次的收获很多,不过他只能选择比较轻,容易携带的物品。
  不然东西带多了,不但会影响会奔跑,还会影响打斗。要他什么都不取走,直接逃离,他又心有不甘。
  毕竟,谁也不知道,周云等人会不会找到他的收获,将其全部取走。找不到还好,以后他能再回来取。要是找到了,他这次便是白白冒生命危险了。
  “我只带走几张兽皮,不但不会影响奔跑、打斗,背上身上还能充当战袍。其他东西只能继续埋在这里,能不能得到,就看运气如何了。”
  时间紧迫,逃命要紧,许笑尘将几张兽皮缚在背上,便要再次埋起土坑,然而他看到坑中装着血液的坛子,却陡然停止了动作。
  “我近几次饮血都是为了压制血神魔种发作。实际上饮血也能帮助我修炼。我第一次正式饮血便是为了修炼。饮血修炼的效果还非常不错。只是我一直担心有隐患,担心自己更快变成血神傀儡一般的饮血妖魔,所以一直没有饮血修炼。现在我处在生死关头,是否应该破例一次了?”
  许笑尘眼中血光一闪,添了添嘴唇,突发奇想道。
  实际上,寻常人饮血不会上瘾,对修炼的帮助一般,而且会留下诸多隐患。上古一些修道者为了去除这些隐患,提取血肉中的精华,最终研制出了九品灵丹精元丹。
  先前封神剑与许笑尘交易的九品灵丹,便是精元丹,这精元丹不但最适合胎境修炼者,而且是以血肉为原料炼制而成。
  所以说一般修炼者虽不会喝血,有条件的却可以找道境修炼者,将血液炼制九品灵丹精元丹服用。
  许笑尘却不同。
  他体内有血神魔种在,这血神魔种本身就是嗜血凶物,不然许笑尘也不可能喝血都上瘾。这血神魔种不但使许笑尘嗜血,还能将血液直接转化成元气吸收,而许笑尘只是顺带得了一点好处。
  这也就是说,许笑尘不需要将血液炼丹,便能直接吸收其中元气修炼。
  区别在于,许笑尘需要的血液更多。
  弊病则是,血神魔种会比许笑尘更快速强大,进而造成更大威胁,使许笑尘下次发作时需要喝更多血液,更快变成血神傀儡。
  饮血虽能帮助许笑尘修炼,却会使许笑成更快便成血神傀儡,这弊病不可谓不大。放在平时许笑尘绝不会饮血修炼,现在他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切等渡过眼前这难关再说!
  “多饮鲜血,它们一定能像服用九品灵丹一样,帮助我直接冲击到胎境第六重!”许笑尘期待道。
  胎境五重大圆满到第六重之间,需要领悟。却也能以九品灵丹直接冲过去,而许笑尘多喝上佳鲜血,相当于服用精元丹。
  非常时刻行非常之事,时间紧迫不容许笑尘迟疑,许笑尘提起一大坛赤虎血液,拍开封口当即畅饮了起来。
  咕噜噜……
  许笑尘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喝着,很快便喝完了一整坛。
  这一整坛分量不小,又都是赤虎血液,其中蕴含了大量精血之气,相当于胎境六重高手的血液,远胜许笑尘用压制血神魔种发作的银狼血液。
  如此多的赤虎血下肚,立即化为了两股磅礴的元气。这两股元气一大一小,大的直接消失不见,不用说是被血神魔种吞噬了。
  小的一股则是在许笑尘体内游走了起来,如同丹药药力一般,被其体内的内劲快速炼化、贪婪吸收着。
  第115章 截杀
  许笑尘不敢怠慢,立即盘坐修炼了起来。与此同时,黑松林深处,周云、秦雪、叶枫还有众多黑衣人,终于聚到了一起。
  “吗的!辛苦追了半天,居然是一只花貂,我们都中计了,许笑尘真是狡猾。”一名黑衣人大骂道。
  可怜的花貂已经被他们追上,捏死之后,狠狠扔在了地上。
  “怎么办?许笑尘恐怕已经逃掉了!”另一名黑衣人道。
  “不会,天空中有影鹰在,许笑尘一出黑松林,它便是发出预警之声,我们便会立即知道他往何处逃了。”又一名黑衣人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难道要在这里等着?”一名黑衣人道。
  “不必如此。许笑尘要逃跑,八成是往西回山去了。因为那边能更快出林,而且能更快回灵雾峰。我们一半人留在林中继续搜索,另外一半人原路返回,进行追杀。”大周皇子周云镇定道。
  “不错。来路之上还有我们援手,天上还有影鹰,林子中又有大家搜索,许笑尘不管往何处逃遁都是死路一条,绝对无法活过今夜。”秦雪冷冷道。
  众黑衣人全都点头赞同,正在此时天上却传来了影鹰的鸣叫之声。
  “西边,许笑尘果然往西边去了,而且还出了黑松林。大家不用留下了,全部杀去西边,我们一共十六人,加上西边路上的埋伏,许笑尘必死无疑!”周云大喜道。
  众黑衣人早已全部冲向了西边,周云、秦雪、叶枫则是紧紧跟在了后面。
  “果然被影鹰发现了,周云等人应该正在赶来,不过我现在已经突破,他们人再多追不上我也没用。哈哈!”黑松林西边一条几乎被荒草淹没的小径上,许笑尘正在极速狂奔、爽快大笑。
  先前果然不出他所料,他连喝了三大坛子的赤虎血,甚至还一时兴起生吃了虎胆熊心,在磅礴的元气冲击下,终于成功突破到胎境第六重脱胎境界了。
  突破之后,他的寿元再次增加了十年,体质更是有了一次飞跃提升。他的内劲更加精纯,六感更加灵敏,奔跑起来自然也更加迅疾了。
  同时胎境第六重修炼者,第一小层与大圆满境界,实力相差很大。许笑成刚刚突破,按理来说,实力应该远不及周云等人。
  不过许笑尘修炼的是真龙血脉专用功法《真龙诀》,内劲比同层次修炼着精纯浑厚许多,又修炼《踏云步》,同样使用神行符的情况下,跑起来一点不比周云等人慢。
  “周云,这一次我逃脱之后,你的死期便不远了!”许笑尘暗暗发誓道。
  这大周皇子周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差点杀了他了,这么大的威胁,甚至都超越了何谐,许笑尘绝不会让这种人一直活下去。
  许笑尘体内内劲快速流转,又有神行符、踏云步相助,整个人奔跑的越来越快,最后竟如同鹰一样贴着地面滑翔了起来。当然,他这滑翔并不是真的滑翔,他的脚还踏着草梢,只能算上草上飞。
  嗖嗖嗖……
  突然间,不远处亮光闪动,四道银色剑芒呼啸着,划破深沉的夜空,飞旋着斩向了狂奔的许笑尘。
  “是剑符,果然还有埋伏!”
  许笑尘微微一惊,一道剑符,他还能躲避,或者格挡,两道剑符也勉强,四道剑符同时斩杀过来,他便必死无疑了。
  好在他也有剑符在手。可以以符对符!
  “去!”
  许笑尘一咬牙,抬手一挥,一道剑符已然祭出,一道金色剑光闪过,当当当……五道剑符先后相撞,许笑尘的金色剑光瞬间消散,其他四道剑符虽然还在,却都黯淡了许多,威能速度都减弱了不少。
  “对方人多,剑符也应该不少。我却只有三张剑符,早先用了一张,现在又用一张,还有最后一张一定要节省着用。”
  许笑尘眼中迟疑之色一闪而过,最终没有祭出第二张剑符,而是身形往下一坠,同时挥动寒铁剑,护住了周身。
  他不清楚对方还有多少伏兵,也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剑符,自然不能倾尽全力。
  尤其是现在,即使他祭出最后一张剑符,也最多一样削弱这四道剑光的威能,却不能斩杀任何一名伏兵。
  又是一阵金铁碰撞之声,四道剑光同时斩中许笑尘,却都被许笑尘的寒铁剑格挡了下来,剑光各斩杀了数下,最终都消散不见了。
  许笑尘平复了一下内息,也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判断的不错,四道剑光被削弱了之后,以他的内劲、剑法、剑器,果然抵挡了下来。不过性命虽然保住,他却伤的不轻。
  凌厉、密集的剑气不但刺散了金刚符光晕,还将他身上刺的皮开肉绽、满是伤痕。鲜血加上泥沼,还有破旧的衣衫,让他狼狈到了极点!
  “许笑尘完了,快过去看看!”
  许笑尘坠入一人高的荒草,暗处飞快蹿出四道人影,这四道人影是四名黑衣人,正是刚才祭出剑符偷袭之人。
  这四人身上闪着黄光,显然用了金刚符,他们的腿上也贴了神行符,手中一概是由寒铁打造的剑器。
  他们个个眼中精光如电,步履如飞,身形矫健,语声低沉却强劲,显然都是修为不下于许笑尘的高手。
  “去死!”
  他们刚一接近,许笑尘便大喝一声,有草丛中一跃而起,甩手祭出了最后一道剑符。这道剑符一出,一道金色剑芒迅疾一旋,斩向了最近一名黑衣人头颅。
  这名黑衣人大惊,赶紧横剑阻挡,结果剑光太过锋利,直接切断了寒铁剑,斩中这名黑衣人头颅。
  咔嚓……
  这名黑衣人颈脖处一阵刺眼的金黄铯光芒闪过,再看剑光居然已经消散不见,随之消散的还有黑衣人身上的金黄铯光晕。
  “不好,他们身上的金刚符,好像不止是九品。竟挡住了剑符。剑符伤不了他们,我出手也无济于事,何况现在我又受了伤,后面还有追兵。不可恋战,还是速速离开为上!”许笑尘微微一惊,赶紧趁着四名黑衣人只顾防守之机,继续狂奔而去了。
  第116章 逃脱
  灵符分九品,第九品最差,第一品最好。许笑尘使用的金刚符只是九品灵符,自然抵挡不住九品剑符。
  这些黑衣人使用的金刚符却显然不止九品,极有可能是八品。八品金刚符,自然能够挡住九品剑符的攻击。
  黑衣人还有八品金刚符护身,许笑尘却连九品剑符都没有了。许笑尘的特制寒铁剑,显然也攻不破八品金刚符。许笑尘又受了伤,对方修为不低,又是四个人之多,后面还有周云等人追赶,许笑尘自然只有跑路一个选择了。
  “居然有八品金刚符护身,看来这些黑衣人都是内门弟子。因为只有内门山峰,才有八品灵符出售。也只有内门弟子,才能买得起八品灵符。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灵符都是周云给他们的。”
  许笑尘一边猜测着这些黑衣人的身份,一边忍着伤痛,没命的狂奔。
  后方的四名黑衣人也是拼命的追赶,不过他们始终没能追上许笑尘,甚至还转眼间被拉开一段距离,连剑符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这些黑衣人与上一次刺杀李烈、刘寒的应该不是同一伙人,比起上次的蒙面人,他们的修为太高,实力太强了。不过上次的蒙面人如果使用一张剑符,我与沈柏、雷威,恐怕早已身首异处了。”
  许笑尘跑了一阵子,终于舒了一口气,开始细细思考了起来。
  这一次周云一方出动的高手极多,不过也应该到了周云能承受的极点,除了这四个黑衣人路上应该没有其他埋伏了。
  不然的话,周云为了这一次的围杀,消耗的财力也太大了。真舍得这些大的消耗,还不如请出一名道境内门弟子了。
  道境高手一出,许笑尘简直必死无疑。
  事实证明,许笑尘的判断没有错,他在周云、秦雪、叶枫,以及众多黑衣人、雪獒,还有一头影鹰的追赶之下,一路跑到了灵雾峰,都没有再次遇到任何埋伏。
  “敌人太多,足够强大之前,绝不随便下山了!”
  许笑尘一鼓作气跑到了灵雾大殿前,这才停下来大口喘息了起来。此时此刻,唯有这灵雾大殿,才能让他感受到安全。
  --------
  “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追杀?如果继续追杀的话,周师弟要先再加些价钱才行。”灵雾峰山脚处,众黑衣人停住脚步,其中一人道。
  “不追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许笑尘一定直接跑到灵雾大殿去了。灵雾大殿中一直有封神剑在,他一定会保护许笑尘。其他外门执事也不会袖手旁观,我们追上去,很可能会被全部诛杀当场!”周云微微一叹道。
  “那我们的酬劳,周师弟还记得吗?”黑衣人又道,
  “当然。我可不敢戏耍你们内门十六剑。”周云强颜笑道。
  “好。周师弟言而有信,我们也不是贪得无厌之辈。既然目标没有死,我们这一次只收一半酬劳便是。”黑衣人大笑道。
  “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尽快散去吧,免得被宗门发现。明天早上,诸位前往黄云峰山脚周某住处,周某自会将酬劳奉上。”周云微笑道。
  这内门十六剑围杀不成,只收一半酬劳,终于让周云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我们这一次计划的万无一失,却没能杀掉许笑尘,这小子实在是福大命大。不知道,周兄之前的许诺,还算数不?”内门十六剑带着獒犬、影鹰离去之后,叶枫微微一笑道。
  这一次刺杀失败,最高兴的就是叶枫了。他只是跟着跑了跑,消耗的灵符都是周云的,许笑尘也不知道他参加了围杀,他却可能得到一柄特制寒铁剑这样的大好处。
  “当然算数。不过叶兄,你不要以为许笑尘活着,对你没有丝毫影响。等他报复之时,你也逃不了干系。”周云有些不悦道。
  “我看许笑尘这一次能逃掉,运气是一方面,实力也不容忽视。依我看,他在这次逃命的过程之中,修为有了不小的进步,不然也不可能一开始跑的慢,最后却跑的那么快!”秦雪见周云没有赖账,放心之余岔开话题道。
  “秦师妹说的不错。不过这许笑尘不止是修为进步那么简单,他能逃过四道剑符围杀,身上极有可能藏有护身宝物。我们这一次还是低估了他。”叶枫也识趣转移话题,眼睛闪闪发光道。
  “总之这许笑尘真是个大麻烦!”周云郁闷道。
  “其实周师兄不必太担心。其实不需要我们动手,自有人会替我们杀了许笑尘。只不过我们要耐心再等一段时间而已。而且那人杀了许笑尘,万一许笑尘身上有宝物,也轮不到我们三人了。”秦雪却笑道。
  “你是说何谐师兄?”周云眼晴一亮道。
  “不错。据说何谐师兄与许笑尘有大仇,他现在已是道境一重高手,等他修炼出关之时,许笑尘必死无疑。”秦雪点头道。
  “何谐师兄的师父,乃是我叶家一位前辈。他老人家神通广大,还相当喜欢何谐师兄这个徒弟,应该会赐予何谐师兄一件道器。有了道器的道境高手,要杀许笑尘这个胎境六重的外门弟子,许笑尘想不死都难!哈哈哈哈!”叶枫得意大笑道。
  “哈哈哈……”
  “呵呵……”
  周云、秦雪也欢快笑了起来。
  --------
  正是深夜,灵雾大殿中一片光亮,如同白昼一般,其中却没有什么人走动。许笑尘在灵雾大殿前广场之上坐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有人注意。
  “若是我这一次死掉,恐怕也不会有人在意吧?”许笑尘调息了一会,缓缓睁开双眼,突发感慨道。
  因为血神魔种的缘故,许笑尘的身体,本身恢复能力就强,修为提升了之后,更是如此。经过大半个时辰的调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