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难道它们是来对付我们的?我们刚进林不久,绝不能惊动它们的!”沈柏大惊失色道。
  听这一群银狼的嚎叫声,至少也有数十头,这么多银狼一起冲上来,即使有许笑尘保护,他恐怕也难逃一死。
  “兄弟们挺住,我去林外寻找同门救援!”沈柏话音未落,胖子雷威已经丢下一句话,全力展开轻功,一溜烟的逃窜了。
  “沈柏,三虎,你们带着行李,都退出林子。我与小青、千里雪来会一会这狼群。若是我不敌,你们赶紧回山,我有灵符护身,自有办法脱身。”许笑尘双眼之中战意无限,异常冷静道。
  “好,笑尘你要小心。”沈柏长出一口气道。有许笑尘挡着,他又修炼了踏云步,肯定不会被狼群追上。
  “不行,大哥,我们三兄弟要与你同生共死!”黑叶三虎却大急道。
  “连我的话都不听,以后别叫我大哥。”许笑尘喝道。
  “是,大哥,你保重。我们就在外面接应你。”黑叶三虎微微一怔,咬牙说道。
  沈柏与三虎展开踏云步,很快出了树林,许笑尘则是跨上有些躁动的千里雪,带着相当激动的小青,手持利剑,面带微笑在原地等待着快速接近的狼群。
  这么多银狼,寻常胎境六重高手也未必能是对手,许笑尘却不同。许笑尘虽然只是胎境五重大圆满,却修炼了《真龙诀》内劲浑厚,又有银狼战袍,更有道境高手南山大师炼制的寒铁剑器,实在不行还有三种灵符。
  正因如此,许笑尘丝毫不惧狼群,甚至还觉得非常期待,内心战意升腾,浑身血液也似乎燃烧了起来。
  “这么多银狼,能炼制多少银狼战袍啊?上缴宗门能够换取多少青云令啊?取其血液,更是能喝很久。如果其中再有几头金狼,更是赚大了!”许笑尘暗喜道。
  大地震动越来越大,狼嚎声越来越清晰,附近黑松都被震的落叶纷纷,附近其他野兽、毒虫纷纷逃窜。
  狼群很快出现在许笑尘视线之中,这狼群果然大多是银狼,足有百余头,除此之外还有三头神骏金色大狼。
  这三头金狼,体型比成年银狼还要大一号,比许笑尘座下的千里雪还要高半个头,它们皮毛光滑如同绸缎,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高贵气息,都不紧不慢、悠闲无比的跑在狼群最后,却一点都没有被落下,显然是狼群头领。
  “我听说一群狼中最多有一只头领,却没有想到这群狼有三只头领。看来这一山不容二虎之说,并不适用于这些智慧、实力更高一筹的猛兽。”许笑尘自言自语道。
  从他脸上能看出一些兴奋,却没有丝毫紧张。受他影响,他座下的千里雪开始惊惧不安,最后竟也不再害怕,还更加兴奋了。
  上过战场的骏马,见到厮杀,见到千军万马,不但不畏惧,还会生出战意,热血沸腾,奋勇直前。
  千里雪虽胜过一般骏马,却没有上过战场,也不是野马出身,没有经历过太大场面,心理素质不高。
  然而,这一刻它却已不同。这一刻起,它几乎已跟战马无异。
  嗷……
  许笑尘正准备策马冲杀,突然银狼小青冲到了马前,冲着狼群兴奋、急切的长嘶了起来,似乎在与之交流着什么。
  不过狼群只微微一顿,接着三头金狼一齐嚎叫了一声,狼群便已继续冲杀向了许笑尘。对银狼小青,它们置之不理,银狼小青也没有攻击它们。
  “小青一定是不愿我杀它同类,才会试着劝阻。现在劝阻无效,它知道我不会有事,又不愿与同类相残,因此选择了中立。”许笑尘有些感伤道。
  既不背叛主人也不残杀同类,既不背叛同类,也不与主人反目,银狼小青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
  许笑尘虽知小青这选择很理智,却依旧有些失落。
  “孽畜,是你们找死,休要怪我!”狼群逼近,许笑尘收拾心情,大喝一声,策马冲杀了过去。
  唰、唰、唰……
  许笑尘飘逸、迅疾的挥动寒铁剑,道道剑光闪过,接近人马的银狼全都来不及闪避,便纷纷被击中要害,重重摔落在地了。
  银狼群相当于一群胎境四重高手,修炼了《真龙诀》、《断水剑诀》,骑着千里雪,手持特制寒铁剑器的许笑尘,却几乎不弱于任何一名胎境六重高手。
  胎境六重、四重,两者相差两个境界,实力差距自然巨大。许笑尘策马冲入狼群,简直如同猛虎扑入羊群一般。
  不过银狼虽好杀,许笑尘却不想多杀。因为跟银狼比起来,金狼更加具有威胁,射人先射马屠群先杀头,这个道理许笑尘比谁都清楚。
  更重要的是,许笑尘知道,金狼的尸体价值远胜银狼,即使杀了这一群所有银狼,跑了三头金狼依旧得不偿失。
  “金毛犬,受死!”
  许笑尘大喝一声,猛的一提缰绳,千里雪一声长嘶,奋力一跃,径直腾空冲向了三头金狼方向。
  其他银狼却不拦截,而三头金狼也是嚎叫了一声,一齐跳跃了起来,扑杀向了半空之中的千里雪与许笑尘。
  金狼与许笑尘原本相距有些远,千里雪跳跃能力虽强,却仍然不及。现在这一群银狼不加阻扰,三头金狼主动出击,欲做最强决战,金狼与许笑尘刚好短兵相接!
  第108章 狼无犬性
  这三头金狼两头扑向许笑尘,还有一头则扑向了千里雪。显然,它们知道许笑如此迅猛跟千里雪有脱不开的关系。
  “妄想!”
  许笑尘眼神一冷,内劲不要钱一般,瞬间斩出了百余剑,竟斩出了三片剑花,将人与马笼罩了起来。
  千里雪刚刚提升了心理素质,他自然不能让其出事。
  三头金狼却不管这剑花,它们没有真正接触过寒铁剑,根本无法想象许笑尘这柄寒铁剑的锋利,更无法想象许笑尘的内劲和剑术。
  噗、噗、噗……
  三头金狼伸向剑影的利爪已被如同砍瓜切菜般削断,紧接着,许笑尘剑锋一转,唰唰唰,三剑直刺三头金狼咽喉。
  剑峰迅疾,金狼还没来得及闪避,便被刺穿了喉咙,沙哑哀鸣着,与许笑尘、千里雪交错而过了。
  嘭嘭嘭……
  三头金狼尸体重重落地,所有银狼都陷入了呆滞。与此同时,许笑尘也骑着千里雪威风凛凛稳稳当当的在另外一边落地。
  他们落地之处,银狼纷纷避开,却没有一头敢上前进攻。
  一个照面,击杀了三头金狼,击杀了它们的头领,一人一马毫发无损,许笑尘的强大实力已经让它们产生了抑制不住的恐惧!
  这种恐惧仿佛是羔羊面对猛虎,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心思,只能任其吞食。
  唯一例外的是对许笑尘的实力非常了解的银狼小青,它眼中没有丝毫恐惧、惊异,唯有一片悲伤!
  “这么快了结三头金狼,我的实力果然不弱了,若是再遇到当初的三名锦衣卫头领,还有当初刺杀李烈、刘寒的蒙面人,我不用灵符,也能将他们击杀!”许笑尘得意想道。
  小小年纪,历经无数阻扰,拥有现在这样一身修为,创下如此惊人的战绩,他没有办法不得意。
  嗷……
  银狼小青再次嚎叫了起来,不同的是,这一次它的嚎叫声之中,充满了悲凉之意。众银狼一听也跟着嚎叫了起来。
  下一刻,银狼小青跑到许笑尘马前静静的看了看许笑尘,接着再次发出一声悠长嘶叫,竟然径直奔向了黑松林深处。
  其他银狼微微一怔,随即也悲凉嚎叫着,紧紧跟随银狼小青去了。银狼小青,唯一一头没有被许笑尘吓呆的银狼,显然是最有勇气的银狼,也是无可争议的新狼王!
  “小青成了狼王,还带着狼群离去了。我早该料到这样的结局,我不该将它留在这里的!不过即使没有这件事,它也迟早会离开的,它终究是狼,不是犬。狼与犬虽然长的极像,却终究不是同类!”
  许笑尘猛然惊醒,得意之情尽去,狠心斩去心中不舍,长叹一声道。
  银狼终是银狼,无犬性,有傲骨野性,即使人类喂养长大,始终是银狼,终有一天要啸傲山林!
  若银狼小青继续留下,它便不再是银狼了!
  银狼如此,妖兽更是如此,因此修道者收服妖兽,都要在幼时,甚至没孵化时使其认主,将其变为灵兽。
  许笑尘这头银狼不是灵兽,没有认主之说,回归山林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许笑尘虽然失落,却也没有一直沮丧,既然离开不可避免,至少小青曾经陪伴过他,还帮助过他。
  “好在千里雪还在,以后还有灵兽五彩吞天蟒。现在还是抓紧时间处理了这些尸体吧。三头金狼,多头银狼,这次的收获可真不小!”许笑尘想了一想,看向金银狼尸体,立即伤感尽去,开心笑了起来。
  “沈柏,三虎,进来清理收获了!”许笑尘高声大叫道。
  许笑尘如今修为高深,发声时气运丹田,叫声嘹亮、强劲,犹如龙吟虎啸,数里方圆之内听的清清楚楚。
  “大哥,你没事?我们就知道,哈哈!”黑叶三虎大叫着,首先冲了进来。原来他们三人一直都没有走远,一直都躲在林子外。
  “沈柏呢?他怎么没有来?是不是跑远了?”许笑尘疑惑道。
  “大哥你真是太善良了,沈柏他已经回山了,临走之时还说什么留下来只会连累大哥,依我看他是先生了逃逸之心,没脸再见大哥了。”黑叶大虎不屑道。
  “就是,他跟那胖子雷威一路货色。”黑叶二虎鄙夷道。
  “胡说,他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他说的不错,他留下来是帮不了我什么忙,而且容易遇到危险。走了也好。”许笑尘喝道。
  “大哥息怒,咦!金狼,是金狼,还是三头。大哥,我太崇拜你了。不但一人击退狼群,还杀了三头金狼,这么多银狼。”
  黑叶第三虎刚道歉,却见到了金狼尸体,不禁惊呼了起来。其他两虎也什么都忘了,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上的金狼尸体。
  “别发呆了,快点动手清理,完了你们也都回去,这里对你们三个也很危险。之前我带你们进来,实在是有欠考虑。”许笑尘骂道。
  刚进入黑松林,便遇到狼群,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此事虽然极不寻常,却这也说明这黑松林确是险地。
  “大哥!”黑叶三虎齐声道。
  他们显然不愿几乎没有进林便离去。
  “我意已决,不必多问。一会带上千里雪,还有这些银狼皮也归你们了。这么多银狼皮,上缴宗门应该能换很多青云令了。”许笑尘不容置疑道。
  “多谢大哥。大哥保重!”黑叶三虎大喜,拜谢道。
  许笑尘击杀的银狼足有七头,七八张银狼皮上缴宗门,能够换取的青云令自然不少,至少对黑叶三虎来说如此。
  当然,比起三头金狼尸体,七头银狼尸体实在不算什么。不过许笑尘想都不想,便将银狼尸体赏给了黑叶三虎,依旧是慷慨非常。
  “你们不必谢我,这是你们表现不错得的奖赏。何况,你们强大了,才更能帮我。对了,你们记得将银狼、金狼血液装起来,我留着有用处,不过此事要保密,莫要让人发现,莫要对任何人提起。”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是。咦,大哥,银狼小青呢?”黑叶大虎道。
  “跟狼群走了。”许笑尘淡然道。
  “大哥,金狼皮割不开,还是您来吧。”沉默中,黑叶三虎叫道。
  第109章 赤虎白熊
  金狼皮太结实,黑叶三虎没有神兵,修为也不高,自然割不开。
  “好,我来。”
  许笑尘走到金狼尸体近前,挥剑切割,如同切豆腐一般,很快将三头金狼皮剥了下来,金狼血液也被黑叶三虎用大酒坛子装了起来。
  许笑尘将三张金狼皮包好,又取了行李,接着便独自朝黑松林深处去了,而黑叶三虎则是取了银狼皮带着金银狼血液,牵着千里雪,出了黑松林,直接回了青云门。
  收获了这么多银狼皮,他们不虚此行,已经没有必要再在野外多呆了。
  “大哥的寒铁剑真是犀利!这次回去,我们一定换柄带纹的好剑。还要换些丹药,抓紧时间修炼,绝不能拖大哥的后腿,做无用之人。”黑叶三虎暗暗发誓道。
  -----------
  青云门、内门山峰之一黄云峰,山脚周云居处,周云、秦雪、叶枫三人依旧在喝茶闲聊。
  “怎么样?”
  一名少年护卫闯入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周皇子周云便急忙问道。
  “成了。我假扮成许笑尘的模样,袭杀了一头金狼幼崽,成功将狼群引向许笑尘他们。现在许笑尘应该还活着,不过他身边的人肯定不是逃跑,就是被狼群吞噬了。许笑尘本人估计也疲惫的很。”少年护卫道。
  若是许笑尘在此,他一定会猜出,银狼小青先前与狼**流,是在解释误会。不过当时狼群不了解许笑尘的实力,根本不听解释。
  到后来三头金狼头领被杀,它们才起了惊惧之心,不再进攻跟随银狼小青离去了。
  “干的不错,继续下一步计划。”周云喜道。
  “是。”
  少年护卫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禀告少主,许笑尘孤身留在了黑叶林,与他一起的五人一马全都安然无恙,不过都已经离开了黑松林。”
  这名少年护卫刚刚退去,另外一名便跑了进来。
  “这么说许笑尘现在是孤身一人了?嗯,不错。他身边最多还有一只不成气候的银狼。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之中。你继续去守着。”周云满意笑道。
  “是。”
  少年护卫连一刻都没有休息,便领命大步跑了出去。
  “这一次为了击杀许笑尘,我真是下了血本,连跑腿都用的是神行符、传送阵,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许笑尘他中计被杀,也是三生有幸了。”周云冷笑道。
  “今天晚上,便是许笑尘的死期了!”秦雪、叶枫闻言亦冷笑。
  --------------
  “金狼都轻易杀了,这黑松林之中恐怕只有金狼王、赤虎这样的最顶级猛兽,能够对我造成威胁了。”黑松林中,许笑尘边走边想道。
  他吞服了一颗换骨丹,一边恢复着内劲,一边在黑松林之中轻快近前,一路之上,他已斩杀了一条白蟒,一头黑熊,还有一头青睛猛虎,和其他一些野兽。
  除此之外,他还采集到了一些火蚕丝,还有一些珍稀药草。他有些失望,因为他发现,这黑松林对他来说好像并不危险。
  吼……
  夜已悄悄降临,正在此时,树林深处传来了一阵苍劲虎啸,虎啸嘹亮震耳,还带起了一阵腥风,显然是来者不善。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这一回来的应该是赤虎了。”面对如此声势,许笑尘却不惊慌,反而非常期待。
  下一刻,果然一头足有一丈五长的赤色猛虎,迅猛、矫健的冲了过来,而其前方居然还有一个正在狂奔的精悍少年。
  “师兄,救我!”
  这少年见到许笑尘,立即大喊道。
  没容许笑尘答话,少年双腿黄光一闪,整个人速度猛的一增,转瞬间跑的不见踪影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林中传来一阵熊吼之声,接着同样一个少年,在一头一丈多高的白色巨熊追逐下,狂奔至许笑尘近前,呼救了一声,双腿同样光芒闪动,接着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跑掉了。
  两名少年跑掉,赤虎、白熊失去了目标,自然认准了唯一的人类许笑尘。
  “陷害我?我知道了,刚才那两人一定是周云的走狗,很有可能是当初的两名护卫少年,只不过化了妆而已。我想先前的狼群,也是他们引来的。甚至我这一次下山,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晚一些等我与这两头猛兽拼得三败俱伤,他们一定会前来围杀,而且前来围杀我的不止这两人,还会有其他人。毕竟,他们知道我有灵符在身。”
  许笑尘微微一惊,立即恍然。
  事实上,正如他所料,这正是周云的阴谋。
  这嫁祸的阴谋虽然粗浅,却并不幼稚,因为没有几个人,能抵得住白熊、赤虎的诱惑,直接抽身而去。
  周云料定许笑尘不同,还料定许笑尘不能轻易击杀白熊、赤虎,除非许笑尘肯使用掉一张剑符。
  “怎么办?白熊跟赤虎是同一级别的猛兽,实力堪比胎境第六重高手,身上都是好东西。熊皮、虎皮,虎骨、虎胆、熊心、熊掌……”
  许笑尘的确犹豫了起来。
  没有办法,面对巨大诱惑,任何一名有能力击杀这两头野兽的胎境修炼者,都会有将两兽就地正法的冲动。
  “如果杀了这两头野兽,尸体材料上缴宗门,应该能换取一块九品灵石了。不过以我的实力要杀他们,却有些困难。除非使用剑符,或者金刚符。而如果直接逃跑的话,一张神行符就足够了。”
  许笑尘快速思量了起来。
  斩杀这两头猛兽,收获一块九品灵石,够买好几张剑符的了。不过剑符现在却不能使用,因为随后八成还有袭击。
  使用神行符逃跑也不行,那样太可惜了。
  要知道这两头猛兽,整个黑松林中也不会太多,胎境修炼者想要在偌大的黑松林中,找到这样的一头野兽都需要极大运气。
  现在一次来了两头,许笑尘真想谢谢周云。
  不用剑符与神行符,便只剩余一条路了:使用九品金刚符,然后再凭借剑术、步法,以及南山大师精心重铸的寒铁剑杀敌!
  第110章 强杀
  “好,就这样。少一张金刚符,应该没有问题。杀了这两头野兽,我立即使用神行符狂奔回山就是。”
  许笑尘瞬间做了决定,探手入怀取出一张金黄铯符纸,撕去封条往身上一拍,这张符纸立即自燃成了灰烬。
  下一瞬,许笑尘身上闪烁起一层层淡淡的金黄铯光晕,整个人仿佛金刚一般的颜色,也仿佛金刚一般结实。
  这张灵符正是价值六百枚青云令的九品金刚符!
  “就这样六百青云令,没了。正是可惜。不过没有这金刚符,我根本挡不住白熊、赤虎的两面夹击。毕竟我不是胎境六重修炼者。如何有人在暗处偷袭,更是防不胜防。使用了金刚符便几乎没有后顾之忧了。”许笑尘惋惜想道。
  与此同时,赤虎、白熊已经冲到了许笑尘近前,各自挥出了一掌,而且是攻向了两个不同部位,似乎经常配合一般。
  许笑尘不得不感慨,这两头野兽智慧之高,经验之丰富。
  “哈!”
  许笑尘没有去硬抗一虎、一熊重击,一虎一熊重击相当于两名胎境六重高手,同时拿着斧头劈砍,即使有九品金刚符护身,以许笑尘的修为,被结结实实的击中,也要口吞鲜血,留下内伤。
  许笑尘一声厉喝,身体不可思议的一扭转,刚好避开了虎、熊的掌击,同时脚步一动,踏云步行云流水般展开,转瞬间到了白熊身后。
  嗖……
  许笑尘正要出剑,赤虎的长尾已经带着劲风,如同精钢长鞭一样,扫向了许笑尘背后,而那白熊则是毫不迟疑的大吼了一声。
  熊吼本来就强劲,许笑尘又距离如此之近,被震的耳朵嗡嗡作响,又有虎尾扫来,一时之间危机重重。
  “给我去死!”
  许笑尘却不顾虎尾,也不顾耳朵,不顾一切的刺出了一剑,因为他知道,白熊天生动作有些慢。
  绝不能让它趁机转过身来,如果让它转过身来,这样背后出手的绝佳机会,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噗嗤……,剑气森森,杀气凌厉,黑色剑芒闪过,这一剑闪电般刺入白熊的后背,表面上一点鲜血都没有留出,其实却已经刺穿了白熊的心脏!
  吼……
  白熊痛苦的大叫一声,正欲回身作垂死挣扎,许笑尘却一抖剑峰,一道道内劲不要钱似的由剑身刺向白熊体内。
  内劲一刺,剑锋一搅合,白熊脆弱的内脏立即都被刺碎了!
  内脏全碎,白熊终于无力的倒下了,嘭……地面一震,一头白熊就这样死去了!
  “可惜了熊心,一定都被震碎了!”许笑尘遗憾想道。
  熊心是重要的药材,尤其是白熊熊心。
  遗憾的同时,许笑尘也微微舒了一口气,一虎一熊,如今去了一熊,剩余的一头,便不难解决了。
  啪!
  许笑尘采取不闪不避,两败俱伤的打法,赤虎虎尾自然毫无悬念的抽到了许笑尘背后,许笑尘身上的金黄铯光晕微微一亮,随即黯淡了许多。
  虎尾如同抽打在钢铁上一般,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直接被弹了开去,反震的赤虎忍不住痛嘶了一声。
  九品金刚符果然厉害。不过却没有完全挡下抽打,还剩余了一股强大劲力,侵袭向了许笑尘身体。
  这股劲力属于赤虎,相当于胎境六重高手的内劲,虽然被金刚符抵消了大半,许笑尘却终究只是胎境五重高手,他的内劲虽浑厚,强度却远不及赤虎。
  如果一人一虎内劲在许笑尘身上遭遇,许笑尘必然会受伤。
  好在,许笑尘身上的银狼战袍,乃是南山大师炼制,品质上乘。这银狼战袍上布满内劲,与赤虎虎尾劲力相遇,立即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银狼战袍转瞬之间碎裂开来,虎尾的劲力也终于被彻底化解了。
  许笑尘再次一阵心疼,不过这心疼不过持续了一瞬而已,银狼战袍派上了这一次用场,便彻底报废,虽然可惜,却使他安然无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反正,他得了三张金狼皮,杀了白熊,还将再杀赤虎,以后有的是上乘战袍。
  嗖嗖嗖……
  许笑尘头也不回,反手一甩,三支短箭至袖子中飞出,其上内劲流动,迅疾射向了赤虎双眼和大口。
  这三支短箭不是其他,正是许笑尘从大周锦衣卫首领处得到的三支寒铁箭前半截,出发之前被许笑尘当作暗器藏在了袖子中。
  这三支断箭有内劲支持相当锋利,虽然还不足以像特制寒铁剑一般,直接破开白熊皮毛,却能刺瞎赤虎双眼、刺破其虎口。
  再加上断箭上淬有剧毒,效果自然极好。
  当然,前提是三支断箭能够命中、刺入。
  铿、铿、铿……
  犹如金石撞击,三支断箭全都命中,却两支击中赤虎及时闭合的眼皮,还有一支也击中了赤虎下颚,全部没能刺入虎皮。
  许笑尘却似乎早有预料,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另一只手早已刺出了一剑,这一剑许笑尘使出了全力,速度极快。
  赤虎偏偏又闭起了双眼,噗嗤……这一剑成功刺入了赤虎眉心。赤虎只尾巴轻微动了动,连嚎叫声都没有发出,便气息全无,扑倒在地了。
  “一头白熊、一头赤虎,这会赚大了。”许笑尘大喜道。
  他知道时间紧迫、夜长梦多。说话的同时,已经收起了三支断箭,飞快清理起一虎一熊的尸体了。
  他的寒铁剑乃是南山大师精心炼制,灌入了内劲,极其锋利,切割起皮毛来,非常迅速。他很快将熊、虎的皮毛剥下,还收取了它们的血液。
  熊、虎的皮毛,不必多说,炼制成战袍,几乎是凡品中的极品。熊、虎的血液,也比金狼血液更佳。用它来压制血神魔种发作,最好不过了,每次恐怕只有一两碗就够了。虎、熊尸体如此巨大,血液够他喝很久。
  除了虎皮、熊皮,还有熊掌、虎骨,虎胆,以及破碎了的熊心,这些都被许笑尘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至于虎、熊的血肉都是炼制胎境丹药的上佳材料,不过许笑尘没有乾坤袋,带不了那么多东西,只能忍痛将其放弃了。
  第111章 声东击西
  许笑尘背上东西,取出一张神行符,开封之后朝着腿上一贴,只觉双腿充满力量,又如风一般迅疾,跑起来整个人都没有了重量。
  “神行符果然名不虚传,如此迅疾几乎赶得上没有御器飞行的道境一重高手了。”许笑尘狂奔之中,不由得感慨道。
  南山大师当初,不骑马跑的都比千里雪快,而且还不想使出全力的模样,许笑尘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东西太多,影响战斗、奔跑,万一在战斗中损坏了更不好。不如先藏在这里,等安全时再来取走。”
  奔出数百丈远时,许笑尘突然停了下来,猛的一踏地面,轰隆隆……,地面塌陷,直接被踏出了一个大坑。
  他将虎皮、熊皮、虎血、熊血等东西,全部放出入了大坑之中,又挥起一掌,掀起一大片泥土直接埋葬了这土坑。
  “周云等人还没有杀到,难道是我多心了?不对,黑松林太大,其中猛兽又多,地形复杂不方便刺杀,他们一定是守在了外面。既然他们不进来,我也不急着出去了。”
  许笑尘警惕看了看四周,又快速跑了回去,同样挖了个大坑,将虎、熊血肉埋了起来。这赤虎、白熊的血肉,都是炼制胎境丹药的佳品,如果可以不浪费,自然不能浪费了。
  嗖……
  许笑成正在掩埋赤虎、白熊尸体,夜色中突然有一道黑色剑光,迅疾无比又悄无声息的斩杀了过来。
  “不好!”
  许笑尘心头突然生出危机感,脸色一变就地扑倒,顺势一滚,黑色剑光则是刚好擦着他的身体斩了十余下。
  凌厉的剑气将地面斩杀出道道深深、长长的沟壑,许笑尘身上的衣服也被割的支离破碎,整个人狼狈不堪。
  不过有金刚符护身,他又躲的快,即使是扑倒、打滚,也都是踏云步中的身法,因此并没有被黑色剑光击中,也没有受伤。
  黑色剑光十余击不中,陡然消散不见,许笑尘立即知道,原来这道黑色剑光竟是一张九品剑符。
  “我居然躲过了九品剑符?”许笑尘惊异想道。
  九品剑符何等迅疾?当初三名锦衣卫头领也是胎境第五重、换骨修为,按理来说,反应比许笑尘差不了多少,却都被南山大师的同一张九品剑符,先后斩杀了。
  许笑尘这一次能够躲开剑符袭击,实在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暗中的释放剑符的偷袭者更是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夜晚,许笑尘刚才又在掩埋赤虎、白熊,绝对不可能躲在剑符,除非他是道境修为。”
  暗中的偷袭者惊异想道。
  这偷袭者不是其他人,正是大周皇子周云的两名少年护卫之一,不过此时他已经穿上了夜行衣,蒙上了黑色面巾。
  青云门附近杀人,他们不得不谨慎,不然也不会选择黑夜动手。
  要不是穿衣、蒙面,他早就出手了。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一次本来我已经离开,却为了赤虎、白熊回来,不然也不会被偷袭。这一次大意了,以后再不能如此了!”
  许笑尘持着寒铁剑,警惕的四处张望,同时想道。
  对自己能够躲在剑符,他虽然有些疑惑,很快便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体内的血神魔种,血神魔种以前经常发作,久了他便有了预感,对危机尤其敏感,能够先一瞬警觉。刚才正是这一瞬的警觉,救了他的命。
  不过他虽知道自己有这能力,却也不敢大意。剑符是杀人利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被击中,金刚符都救不了他。
  除非剑符低级,而金刚符高级。同级的金刚符显然挡不住剑符攻击。
  “什么人,可敢出来一战?”许笑尘大喝道。
  此时,他可以直接逃跑,却会露出极大破绽,敌人又隐在暗处,再次施展剑符的话,他便危险了。
  因此他选择留在原地应战。
  “许笑尘,受死!”
  东边黑暗中传来一声大叫,与此同时,西边黑暗中则是再次飞出了一道与先前一般大小的黑色剑光。
  “声东击西,好手段,看来对法只有两人,不然其他人也应该出手了。这两人很有可能是就是刚才的两名少年。他们先后两次出手,都使用的剑符,后台即使不是大周皇子周云,也不是一般人。一般人肯定没有这么大财力。”
  许笑尘暗赞一声,身形往后一退,同时挥剑在身周舞的密不透风。
  剑符迅疾而且飞行轨迹灵活多变,他不想剑符斩到近前时,仅靠反应躲避,只好护住全身要害了。
  “以寒铁剑挡剑符,真是螳臂当车!”两名护卫少年大喜,仿佛已经看到许笑尘被这张剑符斩杀,身首异处的情景了。
  当当当……
  清脆的金石撞击声传来,剑符瞬间在许笑尘身周斩杀了十余下,终于消失不见。而许笑尘则是如同一个陀螺一般,被鞭子抽打的转来转去,又如同沙包一样被扔来扔去,不过他的剑影护罩始终没有被破去。
  剑符的十余下攻击,全都竟全被他以寒铁剑挡了下来,他体内的暗劲瞬间消耗殆尽,全身酸疼脱力,却没有被剑符伤到。
  剑符散发出来的剑气,都被金刚符挡了下去,而他一身衣服更加不成样子,整个看起来更加狼狈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东边的一名护卫少年惊异道。
  “许笑尘他手中的不是一般寒铁剑,而是道境高手炼制过的寒铁剑,所以才会极快极结实极锋利,我们这一次失算了。他先前击杀赤虎、白熊,恐怕只使用了一张金刚符,根本没有使用剑符!”西边的少年亦惊道。
  “不好,许笑尘他恐怕已经发现我们的所在了。快跑!”西边少年话音未落,东边的少年便已大叫道。
  “哪里跑?”许笑尘冷喝道。
  此时,他头发蓬乱、衣衫破烂,早没了平时的文雅清逸,他双眼寒光闪闪,深处隐隐还藏着血光,简直就是一头凶兽!
  第112章 追杀
  许笑尘已经断定对方只有两人,只有两张剑符,而且都已经用完。因此,他没有逃跑,而是选择了进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