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然不同凡响,一般人甚至都没有资格进来。
  要不是许笑尘一身仙师打扮,一看就是仙道门派弟子,想要进来还真有些麻烦,至少要先亮出些银票才行。
  许笑尘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仙师打扮,这家店铺才不敢蒙混他,直接让店中的管事,带他来看店铺中的镇店骏马。
  “这匹千里雪多少银子?”许笑尘随意一指道。
  他指的千里雪,是匹浑身雪白,皮毛如同绸缎般光滑的神骏大马。因为能够日行千里,看起来如同一片雪,故得名千里雪。
  “仙师好眼光,这匹千里雪不但跑得快,而且皮毛生的好看,最适合您这样飘逸出尘的仙师了。价格不贵,三千两纹银。小人立即叫伙计给您配上最好的马鞍,您跟随小人到前面喝茶等候片刻即可。”管事大喜道。
  “什么?三千两纹银?等等、等等!”许笑尘微微一惊道。
  第073章 大闹马市
  许笑尘身上是有些银子,不过只有三张百两面值的银票。这还是沈醉、沈柏等人当年带到青云门的,结果在青云门银子没有用处,许笑尘要回大周,刚好便宜了他。
  千里雪三千,他只有三百,远远不够。
  原本青云门大周驻地中也有如此骏马,根本不需要金银购买,可惜许笑尘身上连一枚青云令都没有,只能来马市看看。
  他却不清楚,眼前的骏马,任何一匹都是价值千金。
  “原来仙师身上没带金银。这也正常。金银乃是俗物。仙师自然不会随身携带。不如这样好了,仙师如果真想要这匹千里雪,可以用其他物品交换。比如,修炼功法、神兵利器、灵丹灵符之类。”管事微微一愣道。
  “修炼功法,神兵利器?有,我这里都有。我这里有百煅精钢剑一柄,还有《精元诀》第一重、《虎形诀》第二重,《鹤行诀》第三重,再加上三张百两银票,应该能换到这匹千里雪了吧?”许笑尘大喜道。
  “仙师您一定是说笑了,百煅精钢剑至多价值百两,你说三种功法不是一整套,又只有前三重。我们收了也无用。加上银票一共四百两。远远不够。不如这样,仙师换便宜一些的骏马吧。”
  管事脸色微变,有些冰冷道。
  “四百两银子,寻常百姓人家一辈子都花不完,能直接买到一座酒楼。你却说不够,你们这千里雪也太贵了吧?”许笑尘感受到管事的冰冷,有些不悦道。
  “嫌贵不买就是。仙师不如去其他店铺吧。其他店铺或许能有仙师要的俊马。”管事更加冰冷道。
  他已经看出来,眼前这位仙师不但修为低,而且没有身家,连金银都没有,很有可能是个假冒,或者小门派仙师。
  加上浪费了这半天的感情,他有一种受到戏耍的感觉。又见这位垃圾仙师似乎不满,他不禁更加生气了。
  要知道,他可是个大管事,有身份、有地位,自然有了架子和脾气。带客人看马这活,他都是让手下伙计干,很久没有亲自做过了。他嘴上常说和气生财等道理,此时却早已忘的差不多了。
  “好。”
  许笑尘微微一笑转头就走。
  管事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反而不再生气了。因为这点小事的确不值得生气。有银子,难道还担心买不到马吗?去哪不一样?
  “等一下。”管事却皱着眉头叫道。
  “还有何事?”许笑尘疑惑道。
  他却不知道,他刚才的微微一笑,让本来就不高兴的管事更加不舒服。
  “你笑什么?是不屑,还是耻笑?”管事冷冷道。
  “你说是便是了。我赶时间,没事的话,我走了。”许笑尘懒得去解释什么,再次微微一笑道。
  “有事,当然有事。本店的骏马不是白看的,本管事也不是闲人。陪你这么久,你总得留下点银子作工钱吧?”管事更加生气,冷笑道。
  “哦?好啊。你要多少?”许笑尘面带微笑道。
  “算你识相。你敢不给,今天便别想走出这家店铺了。其实不多。三百两便可。”管事自鸣得意道。
  “滚!”
  店大欺客,果然不假。许笑尘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目光一寒,暴喝一声,竟突然飞起一脚,嘭,直接踢飞了管事的肥大身躯。
  “啊!”
  可怜的管事,本身不会武功,又酒色过度,身体虚弱,哪里能承受得住胎境第三重、炼精大圆满高手一脚!
  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远远飞开,又重重摔落,直接连马厩栏杆都被他的肥大、沉重的身躯砸倒了。
  马厩中的十余头骏马,都是野性未泯,又受了惊吓,没了拘束,全都长嘶着,跃过一地的狼藉,撒开四蹄往外冲了去。
  许笑尘则是咧嘴一笑,猛的一扑,成功扑到了千里雪背上,小青也机灵的跳到许笑尘怀抱之中。
  “驾!”
  许笑尘一手紧紧抱着千里雪脖子,一手抱着小青,双腿猛的夹紧马腹,高喝了一声,千里雪箭一般领头冲了出去。
  十余头大马冲出,得到管事暗号匆忙赶来的护卫们只得避其锋芒,眼睁睁的看着许笑尘骑着大马远去了。
  甚至连整个马市都因为十余头骏马的出现,起了一场风暴。
  “千里雪、千里雪,果然好马。我果然没有选错。你跑起来比胖子雷威都要快许多!”许笑尘大笑道。
  原来,早在出手之前,他就想好退路。
  惩治恶人,抢得骏马,一马当先,大闹马市,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那管事此时一定很后悔吧?即使他们能找到其他马匹,丢了这匹千里马,也足以让他亏许多了。何况,我那一脚,也绝不轻。哈哈哈……”
  大道之上,许笑尘尽情奔驰,仰头大笑道。
  正在此时,身后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这马蹄之声,居然还越来越清晰了,显然后面这匹马不输于千里雪,甚至还可能更胜一筹。
  “小贼,站住。”
  许笑尘微微一惊,正待回头,却听一个娇嫩的声音,冷冷喝道。
  许笑尘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十三四岁,身材修长的紫衣丫头。正绷着小脸,骑着一匹桃红色小马,渐渐逼近了过来。
  “原来是个小丫头。不过这丫头骑术如此精湛,却也十分难得,她的小红马也很不错。只是想要追上我,却还太嫩了一些。我堂堂男儿,如果被一个小丫头追上,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许笑尘雄心大起,长笑一声,猛的一催千里雪,立即将距离又拉开了一些。
  许笑尘座下的千里雪是那家店铺中最好的骏马,脚力极好,不然早就被马市派出的骑马护卫们给追上了。
  先前,许笑尘自以为逃脱了,这才松懈了一些,速度也慢了一些。再加上不通骑术,全凭四肢有力牢牢骑住骏马,这才被这紫衣小丫头追到了近前来。
  现在他一认真,千里雪的威能立即发挥了出来。
  “小毛贼休走,看箭!”许笑尘正有些得意,桃红马上的紫衣丫头却娇喝一声,取了弓箭拉弓搭箭,啵……一箭射向了许笑尘!
  第074章 只抢不杀
  雕翎长箭呼啸着射来,许笑尘一惊,赶紧一缩头,堪堪躲了过去。紫衣少女却发出一声银铃般的欢快笑声,再次射出了第二箭、第三箭……
  “这丫头看起来天真无邪、甜美可爱,却如此凶猛,要不是她不舍得伤了千里雪,恐怕我已经落马了。”
  许笑尘左闪右避,有时甚至躲在马腹下,依旧狼狈不堪。数次被射穿了衣袍,险些伤到了身体。
  从长箭威势上看,许笑尘已经看出,这紫衣丫头显然是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的高手。不过修为却比不上许笑尘,应该只是炼精初期。
  不然的话,许笑尘早已被长箭射杀了。
  噗嗤……
  又是一箭飞过。这一箭射穿了许笑尘的衣袖,还首次擦破了许笑尘的皮肤。许笑尘开始并不在意,很快却感觉到手臂变得麻木了起来。
  “有毒!”
  许笑尘大惊,同时也大怒。
  “小青,先下去。”
  许笑尘眼中寒光一闪,一松手,小青立即跳落路旁,身体抱作一团,翻滚了十余圈,这才安然无恙。
  许笑尘随即一边躲避着长箭,一边放慢了千里雪的速度,千里雪与桃红马渐渐拉近距离,很快便距离只有一丈不到了。
  “你中了本姑娘箭支上涂的夺命散,不过片刻便会丧命。看你这回往哪跑!哼哼,敢抢我家店铺的俊马,我看你是活腻了。”紫衣少女微微一怔,随即注意到许笑尘衣袖上的血迹,不禁得意笑了起来。
  “敢得罪小爷,你才是活腻了。看剑!”许笑尘冷声道。
  他又躲在一支长箭,随即一探手拔出百煅精钢剑,唰……回身便是一剑。此时,两马已经临近,这一剑刚好斩向了桃红马马头。
  紫衣丫头怕伤了千里雪,他可不担心会斩了桃红马。
  他这一剑,正是为了斩杀桃红马,进而击败紫衣丫头。
  “小贼,你敢……啊……”
  紫衣丫头大惊失色,赶紧拔出一柄明晃晃的龙纹剑格挡,铿锵两剑相交,许笑尘的百煅精钢剑立即断成了两截。
  可惜,这紫衣丫头终究修为较弱,即使有龙纹剑,她依旧震的身形猛烈一晃,而桃红马则是受了惊吓,突然马前失蹄,将紫衣丫头直接摔落了下来。
  紫衣丫头不比小青,她又是从马上摔落,立即惨叫一声,被摔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直接昏死了过去。
  “哈哈哈……”
  许笑尘大笑,停了千里雪,迅疾飞扑了过来,拿着断剑便砍。砍到半途却又停了下来,扔掉了断剑,在紫衣丫头身上摸索了起来。
  “这果然是解药。”
  很快,他便搜出了两个小巧玉瓶。一个玉瓶上正写着夺命散三字,而另外一个玉瓶中则是一种散发刺鼻气味的不知名粉末。
  许笑尘刚刚闻见这气味,立即便觉得手臂恢复了知觉。
  许笑尘欣喜之余,放下心来,很快将紫衣丫头身上的东西全部翻找了出来。最终得到了三千两金票,一本线装秘籍:《天凤诀》,一柄龙纹剑。
  “毁掉了百煅精钢剑,得了龙纹剑,倒也不亏了。虽然这柄龙纹剑样式婉约,最适合女子使用,却也能暂时用着。用不着的时候,还能卖掉。实在是不错。还有,这丫头身上居然有三千两金票,以后我再也不担心缺钱了。还有这《天凤诀》一看便是女子修炼的最佳功法,上缴宗门一定能换取不少青云令,还能先抄录一份,交给沈柏他妹妹修炼。”
  许笑尘毫不犹豫的收起秘籍、金票、龙纹剑,微一沉吟,又收起了紫衣丫头使用的那套精钢弓箭。随即看了看依然昏迷的紫衣丫头,嘴角泛起一丝坏笑,两三下将紫衣丫头身上的紫衣扒了下来。
  “这套紫衣一看不是凡品,我也笑纳了。这坏丫头差点杀了我,我又不想杀她,扒了她的外衣,也算是给了她一点教训了。”许笑尘自言自语着,抱起跑过来的小青,一翻身上了千里雪,驾……绝尘远去了。
  他不杀这紫衣丫头,一方面是觉得可惜,这样甜美的丫头,他又是这么善良的人,自然有些下不了手。
  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是,这丫头似乎跟马市店铺有关、来头不小,光看她手中的龙纹剑、还有座下的桃红马、身上的紫衣,便能想象得到。
  等许笑尘看到秘籍《天凤诀》。发现这本秘籍胎境六重一到六重都有,更加肯定了这紫衣丫头有大背景。
  这紫衣丫头八成是仙道门派弟子。而且不是许笑尘这样的一般外门弟子。这样一个人,自然不能随意杀了,不然必会引来杀身之祸。
  至于毁尸灭迹更不可能。紫衣丫头前来追赶许笑尘,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看见了许笑尘的模样。
  如果她死掉或者失踪,别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许笑尘做的好事。
  现在,许笑尘虽然也得罪了这紫衣丫头,却还不至于结下死仇,对方应该不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他。
  紫衣丫头毒手在先,许笑尘因此理直气壮,即使被告到青云门,他也可据理力争。只打劫不杀人,这显然是最明智的决定。
  至于那桃红马,还没有长成,便已经接近千里雪,显然价值不低,许笑尘也想拉去卖了,却知道这不太现实,只好放弃了。
  远离了桃红马和只穿着单薄内衣的丫头,许笑尘策马狂奔、一路风驰电掣,很快便出了大周王城都城,彻底摆脱了追踪。
  “没想到我一时兴起,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世事难料,即使是在俗世之中,也得谨慎一些才是。”
  许笑尘长舒了一口气,轻声感叹道。到了大周王朝,大周朝廷是地头蛇,他得罪了大周皇子周云,自然要低调一些的好。
  许笑尘一路马不停蹄,每天白天行路,夜间则在客栈、或者驿站休息,尽量走官道,半个月之后,终于远远看见了潜龙山。
  临近枫江,宛如苍龙的潜龙山!
  时近寒冬,寒风凛冽,冰寒彻骨,许笑尘看到潜龙山,浑身却涌起了暖流,感觉非常之熟悉亲切!
  -------
  家里办喜事,这两天忙的都没有时间码字了。不然这两天肯定是每天三更,而不是两更。
  第075章 全本秘籍
  “先去看看赵叔给我留了什么东西,再回沈镇取去寒铁断剑。如果赵叔真的留了《精元诀》给我。我修炼之后进入化气境界,才更有把握保住寒铁断剑。”许笑尘微一沉吟道。
  他沿着枫江边上的官道奔驰,半天之后终于来到了龙家村旧址下面、当年赵丹心曾经在其中疗伤的枫树林。
  “应该是这里了。”
  许笑尘翻身下马,将早已装了马鞍的千里雪,栓在了一颗枫树上,快步进了枫林,很快找到了赵丹心所说之处。
  这是一个堆放了数十块碎石的地方,在这片枫林之中草地上虽然不显眼,却是唯一有些特殊之处。
  许笑尘看了看,没有发现碎石的异常,于是移开这堆碎石,用龙纹剑细细挖掘了起来。很快他便看到了一角朱红色的木头。
  他小心的沿着木头边缘挖掘,木头渐渐显示出全貌,却是一个朱红色的小木头箱子。他将这箱子取出,吹起上面的泥土,怀着期待之情打开了箱子,一本线装的古旧书册立即映入了他的眼帘。
  “精元诀!”
  许笑尘看到书册,不禁惊叫了起来。
  原来,这线装书册之上赫然写着“精元诀”三字,正是赵丹心当年在龙家村捡到的那本龙家家传功法。
  “赵叔一向视我如己出,我就知道他会将《精元诀》留给我。”许笑尘大笑着,却又不禁有些伤感。
  他还不知道,这本《精元诀》,本来就跟他有很大渊源。
  “居然胎境一到六重都有。这回再也不用担心缺少修炼功法了。至少在进入道境之前不需要了。咦,这里还有一封书信。希望其中写着我的身世。”
  许笑尘翻了幡《精元诀》,更加喜悦,随即他又看见,《精元诀》最后一页中,还夹着一封书信。
  他取出书信一看,立即认出这是赵丹心的笔迹,迫不及待的默读了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我是龙家村人氏,《精元诀》是我龙家家传功法。我还很有可能是没落修道世家龙家的唯一血脉。”
  许笑尘呆滞了片刻,喃喃自语道。
  关于潜龙山修道世家龙家的传说,早已广为流传。许笑尘也曾经听说过很多次。不过他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飘渺的传说,绝没有料到,这传说竟跟自己扯上了关系。
  龙家村是修道世家龙家后裔,这一点许多江湖人都知道,赵丹心更不例外。不过许笑尘却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还是龙家村人氏。
  “我是龙家后人,这么说我体内有真龙血脉了?难道我每次修炼时会进入无法无念状态,都是因为真龙血脉?”
  赵丹心已经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在书信中详细说明,许笑尘得知自己的身世,非常惊讶。得知龙家村的诡异失踪,心里却没有太多悲哀,只是有些遗憾、复杂。毕竟,他虽然是龙家村人氏,却没有在龙家村真正生活过。
  “一定是这样了。还有我这怪病,恐怕跟龙家村当年的全村诡异失踪有关。调查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应该就能找到怪病的病因。”
  许笑尘微一思索,立即收起了精元诀和书信,重新上了千里雪,抱着小青,朝着最近一个镇子奔了去。
  他本想去龙家村旧址看看,一方面看看自己祖先居住之地,另一方面则是想要调查一下当年的事情。
  不过赵丹心在书信中说过,龙家村失踪案跟一头妖兽黑风豹,应该有很大关系。考虑到安全问题,许笑尘决定先早个地方修炼一下,突破到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再说。
  这是一个跟沈镇差不多大小,却别沈镇更接近龙家村的一个镇子。镇子上只有一家客栈,客栈中只有一间上房,许笑尘为了安静,毫不犹豫的住了进去。
  许笑尘早已在途中换上了一身锦衣,又是挥金如土的作风,让客栈中的老板、伙计,立即都以为来了一位大家公子。
  许笑尘不在意老板、伙计怎么看,他挥退了伙计,关好了房门,立即取出《精元诀》仔细研读了起来。
  很快,许笑尘便发现。精元诀比虎形诀、鹤行诀上乘许多。自己修炼了精元诀第一重,随后又修炼虎形诀、鹤行诀,虎头蛇尾、基础不牢,将来成就有限,如果现在再修炼精元诀第四重功法,很容易走火入魔。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决定,先将这精元诀第二重、第三重修炼完毕,打好了基础,再修炼精元诀第四重。
  他琢磨了三天功法,这才投入了修炼。
  精元诀前三重比虎形诀、鹤行诀前三种要复杂许多,每个动作对于身体素质要求也更高,对体质的提升也更加全面,修炼起来需要的时间也更久。
  好在,许笑尘本身就是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大圆满修为,再修炼精元诀前三重非常容易。仅仅三天,他便将《精元诀》第二重、第三重修炼完毕了。
  “精元诀果然上乘,不愧是我龙家的家传功法。即使我龙家神功不在,低阶功法也不是寻常功法能比。我现在修炼完《精元诀》前三重,修为虽然还是胎境第三重、炼精大圆满。体质却大进。既有虎形诀的力量,又有鹤行诀的轻快,更多了一种柔韧!”
  许笑尘收功之后,察看完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禁大喜。同时,他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股作为龙家后人的自豪感。
  同时练精大圆满,修炼的功法不同,饮食不同,区别却很大。现在许笑尘虽然还是炼精大圆满修为,身体素质方面却显然是炼精大圆满中佼佼者。
  “基础这么扎实,前途将不可限量。现在应该可以修炼第四重功法了吧?”许笑尘猛烈的空打了几拳、空踢了几脚之后,欣喜自语道。
  他下楼大吃了一顿,叫来客栈伙计,问了几句千里雪和小青的情况,确定千里雪和小青被照顾的很好,又吩咐伙计,不管有事没事,都不要打扰他,这才回了房间,紧闭了房门,按照精元诀第四重功法中的要求,盘坐了起来。
  第076章 祠堂之秘
  胎境一共六重,固本、培元、炼精、化气、换骨、脱胎。前三重是体术修炼,后三重则是打坐修炼。
  第四重化气,便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一重境界中,修炼者身体中的精元强盛到了极点,不断转化为内劲,在经脉中运转,进一步改造修炼着身体。修炼者也因为这股内劲,实力跨越性提升,成为了真正的高手!
  此时,许笑尘盘坐床榻之上,意念集中于身体,按照功法假想着一股内劲在体内流转,起初只是假象,并无真的内劲,最后许笑尘渐渐进入了忘我状态,清醒之后居然发现,右手小臂处真出现了一道内劲。
  这道内劲细若游丝、使得许笑尘右手小臂感觉有些温热,非常之奇妙。
  “终于炼出了精元劲气,进入了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许笑尘张开双眼微笑说道。
  虽然炼出了一道内劲,这道内劲却非常之弱小,而且只能停在右手小臂经脉之中,不能在全身经脉中游走。因为许笑尘经脉未通,内劲又太弱小。
  要想强大,还需要循序渐进的修炼,炼出更多的细小内劲,再将内劲壮大,同时慢慢扩展经脉,最终所有内劲足够强大,贯通相互间经脉,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或大或小的内劲循环,便进入了胎境第五重、换骨境界,实力再次大进一步!
  “破!”许笑尘长身而起,握住龙纹剑,冷喝一声,朝着边上一张榆木大桌子,猛烈砍了过去。
  喀嚓……
  榆木大桌子应声两半,切口整齐光滑、如同镜面一般,咋看似乎是龙纹剑锋利,高手却能看出这是内劲的效果!
  “好。”
  许笑尘赞道。
  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剑下去,他体内刚刚产生的一道内劲,随着肌肉的蠕动,汇入了龙纹剑剑身,进而斩开了木头桌子。
  要是换作以前,他也能斩开这木头桌子,却是凭借力量和利剑。现在则不同,他感觉到这一剑下去,切在木头桌上如同切豆腐一般,一点阻碍没有。可见,加了内劲的龙纹剑,不止锋利了一筹!
  不过这一剑下去,威力虽大,却无后续,还直接将许笑尘体内仅有的一丝内劲给消耗的无影无踪了。
  好在,内劲已经产生,再恢复比较容易,只是需要时间而已。许笑尘盘坐修炼了片刻,那道内劲消失之处,果然再次产生了新的一道。
  这一道跟之前的那道差不多,却有了细微的壮大。
  “消耗真大。”许笑尘感叹道。
  炼出两丝内劲,许笑尘竟感觉到非常疲惫,仿佛以前修炼一整天一样累。他立即下楼叫了一桌子的菜肴,大吃了一顿,又酣睡了一天,这才觉得好了一些。
  “修炼消耗大,外面的饮食又太差,不宜久留。我还是早点办完事情赶回门派的好。”许笑尘清晨起来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立即结了帐,骑上千里雪、带上小青,马不停蹄的奔向了潜龙山龙家村。
  他修为大进,遇上黑风豹却依旧九死一生,比起以前只多了一线生机。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倒霉,恰好碰上黑风豹。除非,黑风豹住在龙家村。
  很快,他赶到了龙家村,却只看到一村的破落,偶尔窜出的野兔、飞起的鸟雀,没有遇到黑风豹,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咦!似乎有什么我熟悉的东西在这里。”
  许笑尘失望之余,正要离去却突然惊异了起来,他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感应,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召唤他。
  他好奇之下,拔出长剑警备着,同时顺着自己这微弱的感应前进,很快便来到一座破败祠堂面前。
  “先祖的祠堂?这里能有什么?”许笑尘疑惑道。他继续追寻,最终在角落处一块铺地青砖面前停了下来。
  “莫非其中有宝不成?”许笑尘大喜,脑海中瞬间涌现出自己听说过的,在书上看到过的奇遇。
  然而,他用龙纹剑撬开青砖,却发现那丝感应并不在青砖之下深藏,而是来自这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青砖。
  许笑尘疑惑之余,擦去青砖上的泥土,没有任何发现,又将青砖击碎,终于发现了一块黝黑古朴的小巧令牌。
  令牌正面纹着一条龙,背面则是刻着两个古体文字。许笑尘读过一些书,好不容易在辨认出这两个字是“南山”。
  “南山?莫非跟南山寺、南山大师有关?”许笑尘想了想,没有其他答案,最终决定,晚点去南山寺看一看。
  他收起了令牌,不再停留,对着祠堂上的先祖牌位拜了拜,随即带上小青,便快马加鞭赶往了沈镇。
  他离开沈镇只有数月,如今再次来临,却生出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悲凉,仿佛一个离家许多年的游子,某一天衣锦富贵,于是返回了故乡,却发现所有认识的人都已经不在一般。
  沈镇依旧还是老样子,只不过沈家的大宅子和产业,都早已换了主人。许笑尘在沈家大院附近转悠了一会,又不着痕迹的打听了一下沈家大院的情况,确定沈家大院中没有胎境第五重高手之后,当天夜里便身穿夜行衣,潜入了其中。
  新住客似乎对原来的沈家大院很满意,沈家大院的规格并没有太大的改动,许笑尘在沈家大院中住了十多年,对其中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又有明确目标,很快来到了当初埋剑的房间外。
  房间中没有灯光一片黑暗,许笑尘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听着其中的动静,立即听见了一个沉闷的呼噜声。
  他又沾了点吐沫在手指上,轻轻的戳破木架纸糊的墙壁,借着当夜清冷月光,朝房间里面看了去。
  “竟是一间夫妻卧房,真是麻烦。”
  他看到这房间里床上相拥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年轻娇艳的女人,还散发着一股**气味,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击晕再说!”
  许笑尘以龙纹剑挑开门栓,轻轻一推,身形如游鱼般滑入其中,房门则是悄无声息的再次关闭。下一刻许笑尘迅疾前行,到了床铺近前抬手横切向了男、女后颈。
  第077章 大周鹰犬
  许笑尘力度把握的非常好,既要击昏两人,又不愿随意伤人。他手掌切在两人后颈之上,两人立即昏了过去。
  许笑尘不再顾忌,快速撬开地板,果然看见当年留在此处的两截寒铁剑。当年他觉得断剑很沉重,现在拿在手中却不觉费劲。
  他将两截断剑收好,又掩埋好地板,这才开门蹿了过来。很快,他便顺利回到了镇上的客栈之中。
  “寒铁剑已经到手,明天再去赵叔坟上祭拜一下,再去南山寺看看,再找地方将银狼皮炼制成战袍,将断剑重铸,便可以回宗门了。”
  许笑尘关开窗户,欣喜把玩了一会寒铁断剑,又简单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便盘坐修炼了起来。
  转眼间已天亮,许笑尘洗漱完毕、又吃了早餐,便骑着千里雪、带着小青,买了一些纸钱香烛,来到了赵丹心和沈家众人的墓地。
  仅仅过去几个月时间,这墓地看起来仿佛是新建的一般,其上甚至连灰尘都没有多少。不过许笑尘祭拜完毕,还是折了一根松树枝,将坟墓以及坟墓前的白石板石台,细细的打扫了一遍。
  “许笑尘,你是许笑尘吗?”
  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跑了过来,怯怯说道。这少年身后坟墓后,还有另外两个小孩探出脑袋在偷看。
  “你是……沈飞,还有沈燕、沈中,你们三个人怎么会这里?”许笑尘微微一愣道。
  他已认出这三个小孩都是沈家幸存之人,不过因为都没有道骨,只能留在了俗世之中。
  “是我们。你真的是许笑尘嘛?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青云门了吗?难道你没有通过入门测试?不对,你看起来似乎跟以前不同了。”坟墓后偷看的两个小孩也跑了过来,其中一个眼中闪过一丝歉意道。
  “我加入了青云门了,沈醉他们都成功加入了。这次我是回来上坟的。他们几个都在青云门修炼呢。你们三个怎么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其他人呢?难道沈醉他们离去之前,没有留下点银子给你们?”许笑尘道。
  “你们能加入仙道门派,真是令人羡慕。我们就惨了。你们走了之后,我们是有些银子,不过很快就用完了,最后只能流落街头了。除了我们三人,其他人都被饿死了。我们估计也很快了。”沈飞叹道。
  “外面的人太坏了,不但骗我们的银子,甚至还抢我们的银子。”沈中愤然道。
  “如果能再有些银子,我们一定节省着花,不让其他人知道。还要想办法做点小生意。”沈燕懊悔道。
  “没事。我这里有些银子。你们拿去,这回谨慎一些。再花完了就没有了。我帮不上别的只能这样了。”
  许笑尘毫不犹豫取出怀中一叠金票递过去道。
  许笑尘本来打算,用这些金票购买几柄带纹精钢剑,上缴宗门换取青云令,此时见到沈飞等人的悲惨,不由得改变了注意。
  沈飞等人毕竟是沈家之人,跟他有些渊源,要让他任由这三人被饿死,他做不到。在他看来金银再多,也比不上人命。
  “哇!都是金票?不行,这太多、太贵重了。我们放在身上,反而会招来祸事。你还是收起来吧。”沈飞眼睛一亮,随即却犹豫了起来。
  “说的不错。这样好了。我还兑换了一些银票,你们拿着。”许笑尘微一沉吟,收了金票取出几张银票,不由分说的塞到了沈飞手中。
  “这……这……我们不能要你的银子。”沈飞有些着急道。
  “为什么?你们不是需要银子吗?难道少了?又或者是多了?”许笑尘疑惑道。
  “我们为了一顿饭,将你出卖了。怎么还好意思要你的钱呢?他们快过来了,你还是赶快跑吧!”沈中道。
  “早知道你会给我们这么多银子,我们便不出卖你了。为了一顿饭,出卖一个对我们这么好的朋友,我们真该死!”沈燕低声道。
  “他们是谁?这到底怎么回事?”许笑尘惊异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或许是山贼吧。他们早就在这里了,都是高手,还让我们为他们放哨,你和沈醉来了就报告给他们。作为报答,他们每天会给我们一顿饭,有发现的话,便能多吃一顿饭。”沈飞低着头道。
  “其他几人其实不是被饿死的,他们是不愿意屈服,被那些坏人杀死了。”沈中悲愤道。
  “你刚才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发现了,还偷偷用暗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