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过恶心了。
  龙女是个女子,许笑尘则是要化身剑光,相当于整个人跑到每一头被击杀的星空飞蝗身体之中去,不恶心才怪。
  现在看着经剩的三十二头金色星空飞蝗,许笑尘、龙女都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把那么多星空飞蝗杀光了,这是他们开始时候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的事情。
  “我们击杀了这么多的星空飞蝗,剩余的这三十二头金色星空飞蝗却丝毫不惧怕,实在是有些诡异,我建议我们在附近查探一下,或许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许笑尘微一沉吟道。
  “不错,这些星空飞蝗即使联手之下能够胜过我们,被我们杀了那么的同伴,按理来说也应该胆寒了,即使它们却不跑,很有可能这附近有他们十分在意的东西。而我们虽然杀不掉金色星空飞蝗,却早已摆脱了时空禁锢,随时都能从容离开。”龙女眼睛一亮点头道。
  越是强大的凶兽越可能守护着绝世宝物或者矿石、仙草之类,这一大群星空飞蝗如此厉害,两人杀了三个多月才收拾完毕,它们守护的宝物自然是非常不简单。
  然而,许笑尘、龙女还没有开始寻找,那三十二头金色星空飞蝗,便散发出强大气息,化为三十二道流光撞击了过来。
  “不好,它们要与我们同归于尽”
  龙女大惊失色,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立即催动玄色星盘,光芒一闪之间跳跃到了百万里之外。
  轰隆隆
  玄色星盘刚刚跳跃开来,三十二头金色星空飞蝗便爆裂了开来,三十二个刺眼小太阳汇聚成一个大太阳,将时空都毁灭了。
  玄色星盘刚好跳出了自爆的范围,尽管如此,周围的黑色光幕还是喀喀喀的被三十二头星空飞蝗自爆的力量击溃了。
  许笑尘、龙女各自运气极品仙器,这才终于将余波抵消了。
  “幸好我反应的快,幸好它们没有一开始就自爆,不然我们就真的完了。”龙女回头看去心有余悸道。
  太阳消失不见,自爆终于停止,许笑尘、龙女都露出了惋惜之色,经过这一自爆,即使本来星空飞蝗守护着好东西,现在也肯定被毁灭了。
  许笑尘更为三十二头星空飞蝗惋惜,要是将这三十二头星空飞蝗降伏,或者将这三十二头星空飞蝗击杀那就好了。
  “你们以为你们躲开了星空飞蝗,便没有真的完了?”许笑尘、龙女正要继续赶路,一个无比浑厚、威严的声音传来。
  许笑尘、龙女立即感觉道到玄色星盘被禁锢在空中,丝毫动弹不得,连玄色星盘之中的两人都感觉行动困难,与天地之地仿佛隔绝了一般。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留着光头,烫着戒疤,身上披着金色袈裟,肥头大耳、宝相庄严,露出的肌肤都是古铜色的足下踏者金色莲花,浑身佛光闪烁**流转,周围盘旋着飞天的佛门高手出现在了玄色星盘前方的星空之中。
  这佛门高手一出现,许笑尘、龙女立即感觉到佛门高手就是这一片天地的唯一主宰,连周围偶尔飘过的陨石、星云,都仿佛有了生命灵性一般,变得柔和、欢快了许多,好像是在膜拜这名佛门高手。
  许笑尘、龙女听了这佛门高手的话,竟然有一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觉悟,不过许笑尘、龙女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瞬间便冷静了起来。
  “小心一些,这大和尚便是佛祖,不过应该只是一具分身,或者说是一道灵识,因为根据我们龙族的情报,佛祖正在闭关潜修,企图在仙界大比之前,突破到玄仙境界第八重去。”龙女生怕许笑尘不知道,惊异之色以神念传音道。
  “原来他就是佛祖,果然如同龙帝前辈说的一样卑鄙,他似乎早就等在了这里。之前的星空飞蝗很有可能是他引来的,我之所以渡化不了星空飞蝗,跟他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那些星空飞蝗都已经被他渡化了。不然那三十二头金色星空飞蝗也不会不跑,还来个自爆,要跟我们同归于尽。”许笑尘目光凝重传音回道。
  在这危急关头,龙女与许笑尘两人根本没有时间说话,不过以神念交流却随时都可以也非常方便迅疾。
  “不错,那些星空飞蝗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自爆,倒不是他不想杀我们,而是他舍不得让星空飞蝗死去。最后他见我们将星空飞蝗杀的差不多了,这才下定决心,将三十二头最强大的金色星空飞蝗牺牲了。可惜,我们还应极快,成功逃过了一劫,眼看我们就要离开,他终于忍不住出来了。”龙女赞同道。
  唰
  许笑尘、龙女交流之间,那佛祖已经一挥大手,一大片金色佛光,流转着**,伴随着巨大禅唱,铺天盖地的压迫了过来。
  龙女见状不禁脸色大变,龙女玄仙五重修为,自信能够抵挡佛祖的分身,却没有办法提升这佛光。
  因为这佛光与实力强弱关系不大,注重的就是境界,即使是佛祖的一丝灵识,挥洒出来的佛光都能够渡化低阶仙人。
  不过许笑尘却巍然不惧,许笑尘修为虽然更低,却是半个佛门仙人,免疫任何的佛光,即使是神佛的佛光也奈何不了许笑尘。
  佛光铺天盖地,许笑尘虽然能够免疫,龙女却不能,眼看佛光丝毫不受阻碍的透过了玄色星盘的防护光幕,许笑尘突然之间身形一动,化为一条金龙,一张大口,产生一股强大的吸收之力,一下子将漫天的佛光吞噬了下去。
  佛光在许笑尘的身体之中快速一个流转,立即被许笑尘转化为了佛门法力,许笑尘领悟了很多,修为更加的接近玄仙四重中期了。
  龙女见状输了一口气,而许笑尘则是显化人身,立即返回了远处,同时神念一动,将一部佛门功法传给了龙女。
  龙女大喜,立即接受了神念。许笑尘传来的这佛门功法虽然简单基础,却能够让龙女成为半个佛门仙人,进而彻底杜绝被渡化的可能,这样再进行战斗,便少了许多顾忌,不但许笑尘不受拖累,龙女本身也能发挥出真正实力来
  “这倒是我疏忽了,好在许笑尘他有佛门功法,不然这一次我这个来保护他的人,就要被她保护了。”龙女有些惭愧想道。
  “这怎么可能即使你是佛门仙人也不应该能够吞噬掉我的佛光”本来胸有成竹的佛祖大吃一惊道。
  “因为我不是一般的佛门仙人,我曾经炼化过一枚鲲鹏蛋,具有鲲鹏的吞噬能力,还是剑神之体,吞噬你的佛光自然不在话下,怎么样?秃驴,还有什么手段,全部使出来吧,我全部接着。”许笑尘笑道。
  “你……找死”佛祖大怒。
  和尚最忌讳被人说成是秃驴,就好像太监不喜欢被人说不是男人一样,尤其大多数和尚并非传说之中的六根清净,大多数和尚甚至都有女人,不然也不会有什么欢喜禅之类的存在,相比正常仙人,佛门仙人最大的短处就是光头。
  佛祖作为和尚之中的一员,自然也不喜欢被人揭短。
  “应该所谓佛门,不过都是沽名钓誉、虚伪无耻之辈,所谓教义不过是用来愚弄百姓的,不然堂堂佛祖也不会无耻、凶狠到这个地步了。”面对佛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许笑尘不屑笑道。
  第675章 白衣仙人
  星空之中不断有刺眼的光芒出现、消散,靠近光芒的陨石、星云,全部被粉碎,时空也早已坍塌,两条金色长龙张牙舞爪,围攻着一尊大佛。
  大佛正是佛祖分身,两条长龙则分别是许笑尘和龙女。
  “五指山”
  大佛举手投足之间,便有毁天灭地的威能,此时大佛暴喝一声,抬手凌空一压,立即出现一座五指大山,将龙女与许笑尘笼罩在了其中。
  许笑尘、龙女猛烈飞行,却发现始终不能脱离五指山
  “破”
  许笑尘、龙女大怒,冷喝一声,两道天龙啸声波合二为一,水纹般快速扩散出去,一下子将五指大山击溃了。
  “伏魔袈裟”
  佛祖见五指山被迫,立即又出了一招,大手一挥之间,身上袈裟飞腾了出去,铺天盖地般罩落下来,一下子便将许笑尘、龙女困在其中。
  无数的红莲状的火焰飞腾出来,带着炙热无比的气息,落向了许笑尘、龙女,许笑尘却一张龙口,将火焰全部吞噬,随即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犀利剑光,刺啦裂帛之声响起,伏魔袈裟竟被许笑尘化身的剑光,一下子撕开了一个缺口。
  缺口虽然不大,对许笑尘、龙女来说却已经足够,两人身形刹那之间变小无数倍,从缺口之中飞了出去。
  许笑尘化身的剑光丝毫不停,径直斩向佛祖分身,佛祖分身却冷哼了一声,挥手便是一记大手印,一下子便将剑光拍散、击飞了。
  许笑尘显出身形来,脸色泛红,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几乎要吐出来,不过深吸了一口气,一道信仰之力洞破虚空飞来,汇入许笑尘身体之中,如同大雨滋润着久旱的天地一般,许笑尘立即便恢复了。
  “妖龙”
  佛祖大喝一声,双眼之中杀机一闪,仿佛失去了耐性一般,双手一探,龙空抓摄,将许笑尘与龙女化身的天龙,一把抓在了手中。
  “找死”
  许笑尘、龙女自然不会任凭佛祖摆布,他们身形一动,以修长的龙躯,将佛祖盘绕禁锢了起来。
  两条龙何等强大,即使是星辰被箍住,也要瞬间破碎,两条龙箍住佛祖,佛祖的骨骼立即咔咔爆响了起来,仿佛要粉碎了一般。不过两条龙被佛祖的大手抓住,全身骨骸也发出咔咔的声音,好像要被捏断一般。
  两条龙咆哮一声,张开大口咬向了佛祖分身,龙爪也抓向了佛祖,眼看就能击中,谁知佛祖却暴喝一声,身形表面上光芒闪动,突然生出了无数的手臂,一下子便将龙头、龙爪抵挡抓摄住,同时还将两条龙的身形个部分也抓,并且使尽全力,要将两条龙生生撕碎。
  嘭嘭嘭
  龙女化身的一条龙寸寸断裂,许笑尘化身的一条龙却化为一道剑光,咔嚓一声,将佛祖的无数手臂全部粉碎了。
  龙女得了机会,瞬间凝聚恢复,许笑尘则是丝毫不停,刺向了佛祖眉心。谁知佛祖眉心突然之间出现一只竖眼。
  竖眼一张,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一道夹带着毁灭气息的黑色光芒,迅疾无比照射了出来。
  许笑尘微微一惊,剑光一动一个天外飞仙剑遁,闪动了一边,可惜那黑色光芒却如附骨之疽尾随跟踪了过来。
  许笑尘连续几个剑遁,终究还是被黑色光芒击中,化身的剑光立即被粉碎。好在发出了这道黑色光芒,佛祖消耗似乎很大,加上无数手臂被粉碎,没能紧接着再来一击,许笑尘和龙女都得到了喘息之机。
  龙女、许笑尘都恢复了人身,不过也都受了重伤,尤其是许笑尘,即使有信仰之力,也无法让他瞬间恢复,那道黑色光芒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甚至比许笑尘的天罚之雷都要厉害无数倍。
  当然,这也是因为许笑尘的修为不及佛祖,不然天罚之雷未必就比这黑色光芒差。
  “毁灭佛眼,没想到这和尚居然有这种介于仙器与身体之间的存在,这东西一旦练成,杀伤力比极品仙器还要强大,好在这佛祖分身的毁灭佛眼火候不够。不过即使如此,有这毁灭佛眼,我们也战胜不了他了,现在看来还是走为上策”龙女微微一惊,见许笑尘被击中之后还能恢复,这才舒了一口气。
  毁灭佛眼一出,许笑尘、龙女都放弃击杀佛祖分身的打算,因为他们知道击杀不了,不过他们却可以选择离开。
  两人不等佛祖发出下一道的黑色光芒,立即投入大量的仙石仙丹,催动玄色星盘,光芒闪烁之中,一个跳跃消失不见了。
  呔
  与此同时,那佛祖分身却没有放过他们,猛的一张口,一道强劲、短促的音节发出,音节过处一阵爆炸,玄色星盘周围的光罩都被击碎,不过玄色星盘终于还是成功离开,只是离开的路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一下子来到了两人都很陌生的一片星空。
  “这是哪里?”
  龙女对照完星图,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至于许笑尘更是认不得路。
  咔嚓
  正在此时,星空却突然随即,佛光再次透射了出来。
  许笑尘、龙女大惊,没想到佛祖分身这么快追上来,于是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了,立即再次催动玄色星盘,进行了一次空间跳跃。
  这一回他们再不停留,认准了一个方向,便一直不停。
  而那佛祖分身则是紧追不舍,无论许笑尘、龙女跑的多快、多远,佛祖分身也最多片刻便能够追上来。
  如此数天之后,龙女的积蓄也几乎耗尽,正在此时,前方星空之中却出现了一名风神俊朗的白衣中年仙人。
  这名白衣中年仙人在浩瀚的星空之中本来是一个渺小无比的存在。
  星空之中那么多的陨石、星云,他本来不应该引起许笑尘、龙女的注意,结果许笑尘、龙女却不得不注意到他,因为这名白衣仙人正在祭炼星辰。
  而且这名白衣仙人祭炼的星辰还不止一颗
  白衣仙人双手不住划动,身周百余巨大的星辰,竟然随着他的手势不停的移动,被快速祭炼着。
  许笑尘、龙女出现,这白衣仙人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接着便继续聚精会神的祭炼起身边的星辰来。
  “好强大的仙人”
  许笑尘、龙女都震惊了。
  以他们两人的实力也能够祭炼星辰却不能够一次祭炼百余星辰,而且每颗星辰都那么大,祭炼的那么的轻松,仿佛将星辰当做寻常的矿石,要将其炼制成仙器一般。
  百余巨大的星辰在星空之中翻滚,可谓是惊天动力,即使许笑尘、龙女也没有见识过这等手段和景象
  “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如果能够帮助我们的话,别说是佛祖分身,即使是佛祖本身来了,也要灰飞烟灭”龙女神念传音道。
  “说的不错,不过他似乎正在炼器,我们前去打扰的话,万一他不耐烦将我们击杀,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依我看,不如我们就这这里观看,那佛祖分身一定不敢在这位前辈面前与我们动手。”许笑尘想了想道。
  龙女微微点头,与许笑尘不再赶路,而是飞近了一些,在白衣仙人不远处观看了起来,那白衣仙人则是浑然不觉,继续祭炼着星辰。
  许笑尘、龙女见状都舒了一口气,至少他们已经确定,这位白衣仙人并不介意他们在一边观看。
  许笑尘、龙女两人本来是为躲避佛祖分身追杀,结果看着白衣仙人祭炼星辰,手段极其的玄妙,看着看着竟不知不觉间看的入迷了。
  “好玄妙的炼器手段,正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光,便让人受益良多”许笑尘忍不住赞叹道。
  龙女闻言却不禁紧张了起来,许笑尘也猛然惊醒,生怕那白衣仙人会被惹怒,谁知那白衣仙人闻言却畅快大笑了起来。
  “过奖过奖啊。哈哈。”白衣仙人笑道。
  许笑尘、龙女舒了一口气,见这位前辈如此之随和,正要开口说话,正在此时,附近星空却突然之间粉碎,佛光和禅唱再次出现,却正是那佛祖分身赶到了。
  佛祖分身一出现,看到许笑尘、龙女在不远处,不禁露出欣喜、贪婪之色,正要动手却又注意到一名白衣仙人正在祭炼百余巨大的星辰,不由得大吃一惊,二话不说连忙粉碎星空,远远飞离了。
  不过很快,佛祖分身见白衣仙人没有追杀自己,微一沉吟又再次出现在了许笑尘、龙女不远处。
  “前辈好手段。在下佛门佛祖,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佛祖分身先是狠狠的看了许笑尘和龙女一眼,随即微一犹豫,面向了那白衣仙人,无比恭敬道。
  “原来是当代佛祖,久仰大名了。”白衣仙人微微一笑,无比随意道。他言语很是客气,却似乎只是听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不将佛祖的身份放在眼里,不过听他语气倒也不像是故示狂傲,而是真不在意。
  至于佛祖的问话,他却没有回答。
  佛祖见状也不敢多问,不过却露出惊喜之色,终于确定许笑尘、龙女与这白衣仙人并不是一伙人了。
  佛祖分身微一斟酌,继续谨慎的与这位白衣仙人交谈了起来,言语很是恭敬,而这位白衣仙人也没有露出什么不耐烦的神色,非常的平易近人,一边祭炼着星辰,一边面带微笑与佛祖交谈着。
  佛祖见白衣仙人好说话,于是谨慎的提出了不少问题,有些是修炼上的问题,有些则是旁敲侧击,企图打听出这白衣仙人的身份来。
  白衣仙人却都是委婉的避开了这些问题,显然他虽然与这佛祖相谈甚欢,其实却没有将这佛祖当做朋友。
  尽管如此,佛祖还是非常之得意,至少他能够确定,这白衣仙人不是敌人,即使不帮助自己也不会帮助许笑尘、龙女。
  龙女见状则是有些焦急,生怕白衣仙人被佛祖拉拢过去,不过她想要与那白衣仙人攀谈,却又在紧张之下,感觉无从谈起。而且佛祖与那白衣仙人一直在交谈,龙女即使想要插话,也插不进去。
  “许笑尘,你快想想办法,与这位前辈套套近乎,万一这位前辈被那和尚拉拢了过去,成了他的帮手,我们即使有一千条命,恐怕也必死无疑了。”龙女无奈之下,连忙传音给许笑尘道。
  许笑尘先前在佛祖出现的时候惊异了一下,接着却再次沉浸在白衣仙人的炼器手法之中,隐隐之间发现这白衣仙人的炼器手法不禁是炼器手法,其中还蕴含着高深的剑道至理和天道法则,正看的入迷被龙女的传音惊醒了。
  “没事,这位前辈与和尚素不相识,与跟我们都是一样,这位前辈绝不会因为与和尚说的话比较多一些,就帮助和尚击杀我们的。而且这位前辈显然不是那么好拉拢的,我们如果想要利用他,肯定会被他看破,到时候不但得不到帮助,还会引起他的轻视。所以我们还是继续观看吧,这样的机会可是极为难得的。”许笑尘微微一笑,传音回复了龙女,接着继续观看了起来。
  龙女跺了跺脚,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一边防备着佛祖,一边与许笑尘一样,观看着白衣仙人祭炼星辰。
  与此同时,她还悄悄取出了一枚留影石,将白衣仙人的炼器手段记录了下来,这样以后便可以经常观看了。
  再看许笑尘,更是不傻,手中早已就握着一块留影石了。
  “这两人击杀了我佛门弟子,都是作恶多端之辈,前辈可否助我一臂之力,帮我击杀了他们两人。”终于,佛祖分身忍不住说道。
  许笑尘、龙女的注意力一下子都被吸引了起来。
  “是非善恶自古以来就难以分清,我岂会因为你的一面之词就去帮你杀人?再说,你们的事情与我又有何干?”在三人的忐忑目光之中,白衣仙人似乎并不意外,也丝毫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
  “许笑尘,你猜的果然没有错”
  许笑尘、龙女闻言都舒了一口气,佛祖却大喜道:“如此说来,前辈你是不会插手我们的事情了?”
  白衣仙人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
  佛祖见状也不因为自己说了废话而尴尬,立即面露凶狠、贪婪之色,大手一挥,祭出了一件古怪的宝塔状的仙器,发出响亮的禅唱,杀向了许笑尘和龙女。
  这件宝塔状的仙器通体金色,不满了佛光和流转的**,还有无数的佛门高手影像,宝塔边缘还悬挂着八件兵刃。
  其中有斧头,转轮、尺子……
  整个仙器看起来很是难看,却威势极大
  “这是什么宝物?”许笑尘微微一惊道。
  他与龙女已经消耗极多,距离飞升者流派所在却越来越远,而这佛祖却是穷追不舍,于是都决定与佛祖决一死战。
  不过佛祖这件古怪的仙器,却是之前战斗之中不曾祭出的存在。
  “这是佛门的至高仙器,叫做八部浮屠,上面的八件兵刃分别是罗汉斧、佛鼎、明王鼓、天佛珠、宝相尺……,每一件都是仙器,与宝塔合为一体,在同阶之中几乎是最强大仙器。尤其,佛祖炼制的八部浮屠,上面的仙器,每一件都是上品巅峰仙器,加在一起更是一件极品仙器这尊八部浮屠,也是佛祖的最强仙器,没想到居然被他放在了这具分身身上。早知如此,我便求父皇保护你了。”龙女惊异之余传音道。
  龙女此时终于恍然,龙女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实力,足以保护许笑尘,即使杀不死佛祖分身至少也能从容离开。结果佛祖的分身却比她预料之中的要强大很多,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件极品仙器,八部浮屠的原因了。
  之前佛祖分身虽然没有祭出这件极品仙器,这件极品仙器却能够提升强大的法力,因此她与许笑尘才会不是佛祖分身的对手。
  现在这佛祖分身祭出这件极品仙器八部浮屠,显然是打算将许笑尘、龙女一并击杀,甚至连得罪龙帝都在所不惜了。
  而实际上,佛祖祭出八部浮屠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借机震慑一下那白衣仙人,让白衣仙人知道他也是有些实力的。
  不过那白衣仙人看到八部浮屠,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异彩,接着便陷入沉思之中,并没有太过惊讶。
  八部浮屠在空中快速转动着,转眼之间从巴掌大小,变化为山岳大小,如同一头远古巨兽一般,朝着许笑尘、龙女撞击了过来。
  许笑尘目光不禁凝重起来,他感觉到这件八部浮屠的威势,比赤练、星空困兽图,还有龙女的极品仙器,以及自己,龙女加起来都要强大许多,根本不是他与龙女能够正面抵挡的,正面抵挡的话,两人必死无疑。
  甚至,在这件八部浮屠面前,许笑尘与龙女想要催动玄色星盘都不可能。
  “遁”
  许笑尘大喝一声,身形瞬间化为剑光,一下子将龙女卷入其中,接着一个天外飞仙剑遁退到了一边,而那玄色星盘却没有那么好运了。
  八部浮屠击中玄色星盘,竟瞬间将玄色星盘的器灵击杀,并将玄色星盘本体粉碎为元气吸收掉了,接着威势大增,再次杀向了堪堪闪开的许笑尘与龙女。
  第676章 你我有缘
  八部浮屠一下子将极品仙器玄色星盘击碎并且吞噬,让许笑尘和龙女都是大吃一惊,要知道玄色星盘虽然是横渡星空的专用仙器,在坚固程度上却一点不比其他极品仙器差,然而现在就这么被八部浮屠毁掉了,足见八部浮屠威能之强大。..
  “我与龙女联手全力一击,都不可能毁掉极品仙器,这八部浮屠却可以,不愧是佛祖的极品仙器,幸好刚才我闪避的快,要是被这八部浮屠击中的话,我与龙女便都危险了,即使不死也差不多”许笑尘惊异想道。
  “多亏了许笑尘。”龙女惊异之余还对许笑尘充满了感激。
  佛祖分身更是洋洋得意,不过那白衣仙人却很是平静,反而他看向许笑尘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异彩。
  面对再次轰杀过来的八部浮屠,许笑尘明白一直退却不是办法,他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挥算自爆这件极品仙器,一举抵挡住八部浮屠,进而重伤佛祖分身,那白衣仙人却突然开口道:“住手”
  白衣仙人话音未落,许笑尘、龙女、佛祖分身、八部浮屠、星空困兽图,全都静止不动,仿佛琥珀之中的蚊虫一般。
  这禁锢时空的手段,每个高阶仙人都会,不过威能却各有不同,而这白衣仙人则是已经达到了言出法随的地步,他随意之间施展了这一招,竟连御使者八部浮屠的佛祖分身都挣脱不开来。
  “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剑遁。”
  众仙惊疑之中,白衣仙人淡然说道。
  “天外飞仙”
  许笑尘虽然不知道白衣仙人的用意,却依旧如实回答道。
  白衣仙人这个级别的高手,要对他进行搜魂之术的话非常的简单,根本不需要多问,而这白衣仙人既然问了,说明他没有什么恶意。
  “你是怎么会这门剑遁的?”
  白衣仙人似乎早就已经确定,只是让许笑尘再证实一下,许笑尘说出剑遁名字,他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微微点头,接着继续询问了起来。
  “晚辈是逆天界大云王朝白云剑宗现任掌教,这天外飞仙剑遁是本门镇派功法,天外飞仙剑诀之中记载的剑术之一。这一次……”
  许笑尘飞快讲述了起来,为了省得这位前辈再多问,他索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那和尚,八部浮屠留下,你自己可以滚了。”白衣仙人露出微笑,随即转向佛祖分身道。
  “不行……”
  佛祖分身自然不会答应,他确实是畏惧这位白衣仙人,不过八部浮屠对他十分的重要,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舍弃的。
  “那好,你一起留下就是。”
  白衣仙人眉头微微一皱,不等佛祖分身说完,目光一扫,一道无形的剑气斩出,那佛祖分身便被目光绞杀化为了鸽蛋大小的一团元气。
  如果许笑尘能够击杀这佛祖分身,也能将他绞杀为元气,不过却无法使元气精纯、凝炼到如此程度。
  可以说,这团元气都已经到了直接化为仙丹的地方了,而且这枚仙丹无疑是极品仙丹中的极品。
  “你说也算有缘,这点元气还有这尊八部浮屠就都送你了。”白衣仙人看向目瞪口呆的许笑尘道。
  说话之间他手指一弹,将两件东西投向许笑尘,许笑尘大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前辈先前还中立,现在却突然如此,却依旧接受了这位前辈的馈赠。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这位前辈绝对没有恶意,而且一定是跟白云剑宗有什么渊源,不然不会听说了天外飞仙剑诀和白衣剑宗之后,态度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嘭嘭嘭
  许笑尘接过元气,元气一接触手掌,立即融入他的身体之中,他体内的法力刹那间翻腾了起来,快速壮大,一连突破了好几道瓶颈这才停了下来。
  星空之中刹那出现七彩彩云、龙吟虎啸等各种异象,许笑尘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浑身气息大涨,竟是成功突破了玄仙四重,直接达到了玄仙第五重。
  “这才多久,我刚刚才进入玄仙四重,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了玄仙五重,人的命运真是不可捉摸啊”沐浴在天地元气之中,许笑尘欣喜想道。
  龙女见状羡慕不已,却顾不得想太多,连忙借着许笑尘突破之机,盘坐下来,抓紧时间修炼了起来。
  那白衣仙人则是微微一笑,继续祭炼起星辰来。
  佛祖分身的元气能够直接让许笑尘突破大境界,不可谓不珍贵。八部浮屠能够直接击碎并吞噬掉极品仙器玄色星盘,不可谓不强大。不过这位神通广大的白衣仙人却似乎丝毫不放在眼中。
  不知何时,许笑尘终于睁开双眼,以神念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肉身更加强大,剑元更加浑厚、精纯,神念也强大、凝练了许多,寿元则是提升了整整一倍之多,整体实力增加十倍不止
  “多谢前辈。”许笑尘深深一礼,真诚无比道。
  “无妨。这件仙器你也收了吧,其中器灵已经被我镇压,可以直接让你那件器灵合一的仙器吞噬了。”白衣仙人微微点头道。
  许笑尘闻言大喜,立即召唤出赤练,赤练兴奋不已,怪叫连连,张牙舞爪扑向八部浮屠,张口便将八部浮屠囫囵吞枣的吞食了下去,而那白衣仙人挥在赤练腹部,赤练感觉到难以炼化的八部浮屠,立即被这一掌打散为元气,无比均匀的分散到赤练的每一寸血肉骨骼……之中了
  赤练狂喜,发出嘹亮无比的长啸之声,许笑尘则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赤练的提升,如果以仙人标准来划分,赤练现在已经是玄仙七重高手了,显然那八部浮屠的价值,比那佛祖分身要大千百部。
  许笑尘大喜,却不羡慕嫉妒,因为这八部浮屠最适合赤练,被赤练吞噬掉,赤练强大在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他自己强大。
  许笑尘、赤练修为大进,也更加感觉到白衣仙人的深不可测,对白衣仙人感激的同时,却没有再次道谢,而是将恩情记在了内心之中。
  “前辈神通广大,挥手间便能击杀佛祖分身,粉碎八部浮屠,还能祭炼如此众多的星辰,是否可以再帮晚辈一个忙。”许笑尘突然眼睛一亮道。
  “。”白衣仙人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是觉得许笑尘有些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却还是淡然说道。
  “晚辈的道侣中了仙咒之术,希望前辈能够救她一命,晚辈愿意做任何事情报答前辈。”许笑尘充满期待道。
  “原来如此,看在你一片深情的份上,我便帮你一次好了,反正仙咒之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你的报答,倒是不需要了,我救人又不是为你的报答,毕竟你现在修为还低,不过我确定有事情要交代你去做。”白衣仙人显然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闻言微微一笑,语气缓和道。
  许笑尘喜出望外,身躯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没想到自己费劲千辛万苦都没有解决的难题,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
  他正要带白衣仙人去见沉睡之中的凤琴,那白衣仙子却随意一摆手说道:“不需要看了,我炼制一枚能够解除一切仙咒之术的解咒神丹,你拿去给她使用了便可以了。”
  说完话,这白衣仙人挥手取出百余种许笑尘、龙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异药材,弹指打出一小点银色雷火,药材一遇雷火,立即消融,混合到了一起,接着白衣仙人目光一动,一道细长金色雷电从天而降,打在混合药液之中,药液快速转动,立即凝聚成了一枚拳头大小的丹药。
  许笑尘、龙女看到这神乎其技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