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我们出来十四天半了。最近这十三天,我一共分到了二十三枚青云令的收获。你一共分到二十八枚青云令的收获。加上早前的每人十二枚。你四十枚青云令,我三十五枚。真是不虚此行。”沈柏道。
  十多天来,经常修炼、不断磨练,沈柏修为稳中有升,成功达到了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第三小层,再次超过了许笑尘。
  “我也得了四十枚青云令的收获。不如我们立即就回去吧。”胖子雷威道。
  许笑尘得的青云令多,是因为他是领队。雷威则是完全靠的实力。
  “是啊。回去吧。我已经修炼到炼精境界大圆满,就差功法了。这次回去换了修炼功法,立即就能进入了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了。到时候再来任务,就容易多了。”刘寒道。
  “不错。我也到了炼精大圆满,就差修炼功法了。”李烈赞同道。
  “好。天亮了,我们立即回去。免得夜长梦多。”许笑尘、沈柏点头道。
  他们都不傻,有了青云令,自然不会继续冒险。
  众少年即将返回灵雾峰,心情非常亢奋,全都无心睡眠,索性围坐在篝火边,打算一整夜喝酒、吃肉。
  他们闲聊着,或者交流修炼经验,兴起之时还切磋一下,感觉非常畅快。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后半夜。
  “等我一会。我去小解一下。”正在与李烈划拳喝酒的刘寒道。
  “哈哈。酒量真小,这么快就不行了。”李烈笑道。
  “去你奶奶的,你要是跟我喝的一样多,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刘寒笑骂道。
  他说着话,醉眼朦胧,跌跌撞撞的朝黑暗处走了过去。
  “醉成这样子了,要我陪你去不?”正与雷威、许笑尘坐谈修炼经验的沈柏道。
  “没事,我自己去。我没醉。”刘寒随意一摆手道。
  “夜太黑,别走的太远了。”许笑尘随意说道。
  “不走远熏死你们。哈哈。”刘寒大笑道。
  “那就滚远一些,记得去往下风向去。”胖子雷威笑骂道。
  经过了十多天相处,五名少年一起度过不少难关,相互间的关系比以前融洽了许多。
  刘寒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深沉的黑暗中,其他少年也没太在意,继续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
  “咦,刘寒怎么还没有回来?莫不是醉倒在野地之中了吧?”过了好一会,刘寒依旧没有回来,众人不禁严肃了起来。
  “我去看看。”李烈起身道。
  众少年之中,他与刘寒臭味相投,关系最好。
  “不行。刘寒可能出事了。外面说不定有什么凶兽在等着我们。我们千万不能离开。一切等天亮再说。”胖子雷威却阻止道。
  “什么?等到天亮?要是刘寒没有出事,只是醉倒在野地中,我们却整夜不去找他。岂不是等于我们害死了他?”李烈激动道。
  “我觉得应该去找找。不过不能冒然行动。我们得做好准备以防万一。”沈柏道。
  “做什么准备?今天夜里黑漆漆,连月亮、星星都没有,做什么准备都是白搭。许笑尘,你说句话,我们到底留下还是去冒险?”胖子雷威不悦道。
  “去、当然去。要是雷威你不见了,我们也会去找你。事不宜迟,大家点上火把,立即一起动身。何况,刘寒如果出事,宗门一定会彻查,我们如果不采取行动,宗门一定会重重处罚我们。”许笑尘毫不犹豫道。
  “既然许师弟你都这样说了。我雷威就舍命陪君子了。不过那刘寒也真是的。三更半夜还到底乱跑。要是我雷威,绝对不会如此不堪。希望这一次,刘寒不要真的出事了。不然我们也要麻烦了。”雷威嘀咕道。
  众少年收拾了一下东西,各自点燃了一根火把,接着便一边叫喊着,一边沿着沿着刘寒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
  “看。这里有水迹,有臭味,应该是刘寒小解之处。”刚走出不远,沈柏鼻子动了动,随即眼晴一亮,指着脚下一处道。
  “刘寒应该就在附近,我们仔细找找。不过要靠在一起,不要分开,以免发生危险。刘寒没有醉到,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如果是野兽之类,那这野兽一定相当强大。不然刘寒绝不会连叫声都没有发出。”许笑尘目光凝重,冷静说道。
  其他少年则是微微变了脸色。
  “那边的荒草倒下了。一定是刘寒经过处,我们过去看看。”李烈叫道。
  众少年拔出长剑,这才警惕的走了过去。
  “快看,这里有血迹。可能是刘寒的。刘寒……他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刚走了几步,最前面的雷威便惊呼了起来。
  许笑尘快步上前,凝目一看,果然在荒草地上看见了一滩殷红之血。这滩血甚至还冒着丝丝热气,显然是鲜血,刚流出不久的鲜血。
  “啊……,这是……,这是刘寒,是刘寒,他在这里!”正在此时,李烈又大叫了起来。众少年赶紧转头一看,只见李烈正指着边上草丛,身体瑟瑟发抖,满眼惊骇欲绝!
  再看草丛之中,果然卧着刘寒!
  第064章 背腹受敌
  刘寒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如纸,双眼圆睁,眼中神光早已黯淡,颈脖处已经被划开,倒卧在一大片血泊中。
  “没有气息,死了。”雷威上前试了一试道。
  众人之中,唯有李烈最为惊慌,其他三人目光虽然凝重,却相对镇定,显然都有经历,至少看过其他死人。
  “这伤口可能是刀剑利器所致,也可能是野兽利爪划开。不过看他身上收获都已经不在,连百煅精钢剑都已消失不见,显然不是猛兽毒虫所为。”沈柏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之色,冷静分析道。
  “刘寒连叫喊都没有发出,这里也没有争斗的痕迹,看来凶手修为很高!或者凶手是刘寒认识的人,刘寒没有防备,所以被偷袭击杀了!”许笑尘道。
  “现在怎么办?”沈柏道。
  “把刘寒尸体带回去。上报宗门。让宗门调查。凶手在灵雾峰附近作案,很有可能就是我们青云门中人。”
  许笑尘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道。
  夜风冰凉,夜色深沉,地上没有足迹,仿佛凶手不翼而飞。许笑尘却知道,这凶手一定是轻功极高,能够草上飞。
  众少年不再多说,一面戒备着,一面往来路退了去。
  “有情况!”
  突然胖子雷威脸色大变,大叫了起来。
  他话音未落,众少年身后的夜色之中迅疾窜出了一道黑色人影。这道黑色人影脚步踏在荒草草稍之上,犹如离弦之箭,手中还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精钢长剑,剑锋直指走在最后,背着刘寒尸体,精神还有些恍惚的李烈。
  啊……
  李烈听见雷威大叫,被吓了一跳,又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冷冷杀意,慌乱中脚步一个不稳,立即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偷袭者速度极快,李烈又是背向,原本避不开偷袭者这刺向心脏位置的一剑。结果突然间这一摔倒,身体往后倒下去,肩上的刘寒尸体正好下移,挡住了偷袭者这致命一剑。
  剑不是什么宝剑,正是死者刘寒的百煅精钢剑,在这偷袭者手中却锋利无比,噗嗤……刺穿了刘寒的尸体,接着又刺入了李烈的肩骨。
  “快跑!记得为我报仇……”
  嘴角流出鲜血的李烈,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倒下的同时,竟以双手死死反抱住了偷袭者持剑的手臂。
  “走!”
  少年们眼中不受控制的流下热泪,拼了命的往前逃了去。跑路之余,他们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
  无论如何,李烈为他们赢得了一线生机,他们若是能活下去,一定要完成李烈的遗愿,杀死这偷袭者。
  所以他们必须要记住这偷袭者的模样。
  然而,他们却都没能认出这偷袭者,因为偷袭者不仅一身夜行衣,还蒙着脸,连头发都被黑布带蒙了起来。
  “难道是何谐?”
  许笑尘、沈柏脑中都闪过同一个念头。
  曾经,何谐就是扮成了蒙面人,杀了赵丹心、杀了沈家众人,他们永远都不会忘。
  不过他们没有时间去细想,不管这蒙面人是不是何谐,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蒙面人修为远胜他们,不会放过他们。
  瞬间,许笑尘、沈柏抛开心中杂念,红着眼、拼了命的奔跑,连附近草丛中原本企图偷袭他们的几条小草蛇,都被他们这疯狂的模样吓了一跳,逃窜开去了。
  身后传来凄惨的叫声,叫声只很短的一下,便嘎然而止。许笑尘心口一紧,他知道,这一定是李烈被蒙面人杀死了。
  以蒙面人的修为,即使李烈拼命,他也能一击必杀。要不是李烈先前跌倒,随后又渐渐抓住蒙面人,现在蒙面人很可能已经把他们杀光了。
  事实上,李烈渐渐抓住了蒙面人的手臂,即使被蒙面人击毙了后,他的双手都没有松开。蒙面人无奈,只好用另外一只手取过长剑,斩断了李烈的手腕,这才得以脱身、继续追杀许笑尘、沈柏、雷威三人。
  正是这一耽搁,许笑尘、沈柏才能够跑到夜宿地附近。至于雷威,轻功最好,又最怕死,早已看不见人了。
  “过来!”
  许笑尘、沈柏狂奔,路过一块一丈多高的大石之时,大石后却传来了雷威的细小声音。许笑尘、沈柏微微一愣,身体已然被雷威一手一个强行拉到了大石后。
  “雷威,你做什么……”沈柏叫道。
  “嘘!看。”
  雷威捂住沈柏的嘴,另外一只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随即又示意许笑尘、沈柏,朝夜宿营地方向光看。
  “这是?”
  许笑尘、沈柏一看,全都呆住了。
  空旷的夜宿营地上,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两头银白色的神骏野狼。
  这两头狼四肢足地有一人来高,身长则是跟一匹大马差不多,体型彪悍均称,显示出惊人爆发力和力量感。
  它们身上皮毛在黑夜中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柔和的银色光芒,仿佛上佳的绸缎。它们的双眼幽蓝,仿佛明珠。眼神之中既有野性,又有一丝孤傲。
  它们不紧不慢的转悠,行走之间竟有一丝高贵、优雅的味道。
  “银狼,是银狼。居然是两头堪比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高手的银狼!”许笑尘情不自禁长大嘴巴,惊叹了起来。
  长这么大,读的闲书不少,也听说过不少关于野兽、甚至是妖兽的传闻。他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野兽中的异种!
  当然,他只能在心中惊叹。
  不然惊动了银狼,或者是被蒙面人发现,他都难逃一死。
  银狼、蒙面人,无论是那一方,他都惹不起。无论那一方都能轻易夺去他脆弱的生命,将他撕扯成碎片!
  这两头骏马一般高大的银狼,并不似寻常野兽一般,对火光有着本能的畏惧。它们在篝火边上悠然自得。
  它们正吃喝着众少年没来得及吃完、收起的汤、肉,似乎还十分享受。显然,正是这食物香味引来了他们。
  看到这两头银狼,沈柏、许笑尘不禁冒出了冷汗,他们再次意识到,这次离山任务有多么危险。
  他们能够安然无恙,完全是运气。
  如果这一次刘寒不出事,他们便将正面遭遇这两头银狼,下场绝好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比起猛兽,人类更加可怕!
  --------
  第一更,前两天每天八十来推荐票。
  第065章 劫后余生
  “还好雷威拦住我们,不然我们刚离虎口,就要再入狼腹了。银狼、蒙面人。雷威一定是想让蒙面人和银狼打起来。有了,我这样做!”
  许笑尘心念急转,瞬间明白了雷威的用意。
  李烈虽然以性命为众少年拖延时间,却拖不了太久,蒙面人很快就会追赶上来。到时候,众少年还是难逃一死。
  即使是雷威也是九死一生。
  银狼在此,可以说是上天眷顾众少年。
  引银狼与蒙面人相斗,可以说是众少年脱困的唯一办法了。
  不过许笑尘知道,银狼、蒙面人都不傻,不会上来就拼杀个你死我死。所以他决定,推波助澜一把!
  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许笑尘刚看清银狼,立即便捡起地上三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猛烈的朝着两头银狼砸了过去。
  几乎同时,雷威、沈柏会意,也各自扔出了几块石头。一时之间,十多块石头呼啸着,暴雨般飞了过去。
  石头还没有击中银狼,后方黑夜中一道黑色人影闪出,一眼便发现了躲在大石后面的许笑尘等人,冷喝一声,提剑刺杀了过来。
  他杀人心切,却没有注意到,大石另外一边不远处有两头银狼。
  两头银狼一见石块飞来,眼中凶光一闪,发出两声苍劲狼嚎,同时狼躯灵活闪动,不但躲开了来袭的石块,还以攻为守扑杀了过来。
  “这块大石真是幸运石。多亏它挡住了两方的视线,还为我们提供了藏身之处。”许笑尘暗喜。
  他与雷威、沈柏扔完石头,立即死掉一般,伏在地上。
  银狼刚冲杀过来,立即看见了蒙面人,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
  作为银狼,它们其实已经发现了许笑尘等人,不过以它们的智慧,还看不出许笑尘等人和蒙面人的区别。
  在它们眼中,许笑尘、沈柏、雷威、蒙面人都是人类,必定是同一阵营,都是它们的最大敌人。
  尤其,蒙面人实力最高、气息最强,又浑身杀气,杀了过来。两头银狼感觉到巨大威胁,自然产生误解,凶性大发!
  蒙面人眼看杀到许笑尘、沈柏、雷威面前,却见三少年没有逃跑,还装死卧倒,不禁微微一愣。
  随即见到两头银狼蹿出,他才恍然。
  “原来我中计了!”蒙面人想道。
  他气得不轻,眼中仿佛要冒出火来。不过他却别无选择,他修为虽高,却还没有高到忽略两头银狼进攻的地步。
  他虽惊怒却不慌张。剑峰一转,与两头银狼杀在一起。
  “事不宜迟。立即离开。回山再见!”
  胖子雷威首先鱼跃而起,大叫一声,一溜烟逃走了。许笑尘、沈柏也不怠慢,一个偏南、一个偏北,狂奔而去。
  俗话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三少年都知道。不过他们更加清楚,蒙面人、银狼不像鹬蚌那么弱小,他们也不是渔翁那么相对强大。
  如果他们留下来,可能遭遇四种情况。
  蒙面人最强,杀了银狼,再杀了他们,再退走。
  蒙面人弱小,被银狼杀掉,银狼再杀了他们。
  战斗一直持续到,银狼同伴来到,所有人都被银狼吃掉。
  最后一种是,在银狼同伴来到之前,两头银狼与蒙面人同归于尽,然后他们渔翁得利,并成功逃脱银狼同伴追杀。
  显然,这最后一种绝不可能发生。
  基于这样的认识,三少年立即打消了不切实际的空想,务实、明智的选择了逃命。
  “不好!”
  许笑尘刚跑出蒙面人的视线,突然心口剧烈一跳,一股强烈、熟悉的危机感侵袭而至。他立即知道,怪病、或者说魔物又要发作了。
  “发作的真不是时候。希望不要因此被蒙面人发现。不过话说回来,我能不能挺过这一次发作,还是个未知之数,我更先担心这次发作才对。”许笑尘微微一叹,倒地滚入了近前一处山沟,接着才放心昏迷了过去。
  最近几次的发作,一次比一次严重,最后两次他每次都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这一次显然没有例外。
  不得不说,许笑尘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绝佳的藏身之处。
  山沟偏僻,其中厚厚的枯枝败叶,还有一些积水,充满一股腐烂气味。许笑尘滚入其中,立即被潮湿的枯枝败叶覆盖了起来。
  夜色中,从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藏了个人。即使是一些嗅觉灵敏的野兽,也不一定能发现许笑尘。
  等许笑尘再次醒来,东方已然泛起鱼肚白。
  拍掉一些蜈蚣、蚂蚁之类的虫子,许笑尘安然无恙。
  劫后余生,看着东方射来的天光,高远的天空,许笑尘心怀大畅。不过他却没有大笑,现在他的身体实在太弱,连开怀大笑都无法做到。
  这一次的发作,显然比之前每一次都严重。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了。
  别说修为退步与否,如果不能及时补充元气,他甚至连走路都有些勉强,连野猪之类的野兽都能轻易击倒他。
  “吃东西补充体力。我要吃东西。”脸色惨白的许笑尘喃喃说道,仿佛他已经饿了很久,到了生死边缘。
  花了小半个时辰,他才从爬出了山沟。随即他又静伏在荒草地里,等到确定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他才跌跌撞撞、扶着山石、树木,撑着百煅精钢剑,回到了昨天的夜宿营地。
  他与沈柏等人走的匆忙,只带了这些天的收获,没有带任何吃食。他期望,能在这夜宿营地找到些两头银狼留下的剩菜残羹。
  回到事发地点,其实相当危险。他却别无选择,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不能及时补充消耗掉的元气,他不仅无法回山,还会因为虚弱而死。
  他无法搞到其他食物,又距离夜宿营地最近,所以他只好选择过来碰碰运气。
  “银狼!”
  突然,他惊呼一声,吓的一个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
  他发现,夜宿营地中央,正卧在一头银狼。
  这银狼一动不动,看起来却不像已经死去,而像是在睡觉,或者说是昏迷了。因为这银狼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周围也没有任何血迹。
  以他现在的状况,陡然看到一头可能在睡觉的银狼,他如何能不惊?
  第066章 三大坛子
  “这头银狼显然不是睡着了,首先它不会在这里睡觉。其次,如果它真的睡着了,此时也应该被我呼声惊醒了。”
  好一会,这头银狼依旧一动不动,许笑尘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把手放在银狼的身体表面,发现这头银狼身体温热,却没有脉搏、呼吸。
  “死了!”
  许笑尘微微一愣,大喜了起来。
  一头死掉的银狼有多么珍贵,他当然清楚。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得到这样的巨大收获。
  他努力克制住心中喜悦,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威胁存在,他又扫视了一下地面,企图找出一点吃食。
  结果却一无所获。食物都被银狼收拾掉了,仅余的一些蛇羹也倾泻在地上,被一大群蚂蚁抢先一步了。
  “银狼,对,喝银狼血可以充饥,更能补充体力!”许笑尘失望之余,看到了银狼,不由得眼睛一亮。
  虽说喝血诸多有弊病。他此时却也顾不得了。
  他太虚弱,身体内的魔物却时刻不停的吸收他的血气。谁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即使他能撑下去,在这荒野之中也活不下去。
  喝了银狼血,不但能活下去,还可能修为进步,不喝却是死路一条。怎样选择,他自然非常清楚。
  “现在都快没命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许笑尘自问道。
  他不再多想,眼中闪起狂热的光芒,走到银狼尸体前,艰难、仔细的寻找起了银狼身上的伤口。
  银狼狼皮非常柔韧,是上佳的制衣材料。
  若是银狼活着,以许笑尘的胎境第三重、炼精初期修为,根本破不开银狼的狼皮。因为银狼跟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高手一般,体内有精元劲气。许笑尘一攻击,精元劲气便会自发流窜到他的精钢剑上,将精钢剑震开。
  情况类似当初许笑尘攻击何谐。当然,许笑尘已经不是当初的许笑尘了。银狼即使皮毛柔韧也远不及何谐强大。
  银狼死后,体内精元劲气自然消散,皮毛的防御便单纯是皮毛,许笑尘倾尽全力,使用百煅精钢,在银狼脆弱部位划开一道口子,还是能做到的。
  然而现在却不行,现在许笑尘身体虚弱,几乎连精钢剑都拿不动,更别说是划开银狼的柔韧皮毛了!
  许笑尘却并不担心。银狼被杀,身上一定有创口。他细心的寻找。果然,在银狼的咽喉处皮毛下找到了创口。
  这道创口仅有半指长,紧紧闭合着,仿佛一条红线,要不是创口附近的银狼毛被少量鲜血染红了,想找到这创口还真不容易。
  “看来这头银狼是一剑刺死的,下手的一定是蒙面人。这蒙面人竟能一剑刺死银狼,真是厉害。银狼也不简单,恢复能力强大。死掉之后,都能闭合住伤口,难怪周围见不到任何鲜血了。
  冲突在昨夜发生,它死去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身躯却没有变冷,估计血液还是热的。要不是没有了脉搏、呼吸,我还真不敢相信,它已经死去了。遇到蒙面人、银狼,我们昨天还能逃掉,真是造化不小。”许笑尘自语道。
  银狼相当于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高手。受到创伤,肌肉能够锁紧,尽量减少流血,加快愈合速度。
  不然银狼周围早已血流遍地,开始也不可能吓到许笑尘了。
  不过也多亏了银狼身上创口小,恢复能力强,现场没有什么血迹,不会散发出血腥味,甚至咋看起来跟活的一样。不然肯定会引来其他肉食野兽,就轮不到许笑尘这个小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