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手”
  正在此时,一声娇喝传来,一股柔和、磅礴,不可抗拒,甚至还带着幽香的力量,突然之间出现,一下子将许笑尘笼罩了起来。
  大师兄那道剑光打在这一股无形的力量之上,立即停顿了下来,现出一柄光芒黯淡青色的古朴飞剑。
  这柄青色飞剑,挣扎着跳跃了几下,依旧没有被大师兄收回去,却是竟然陷入这股无形力量之中,不能自拔了
  “果然来了高手,炎武师兄你真是神机妙算,太好了,这下我们死不了了”那李伯光兴奋传音道。
  许笑尘却没有回答,许笑尘修为高深,正因如此,才更加震惊于出手之人的强大,不会像李伯光一样,只顾着高兴。
  下一刻,一名身穿白衣,英姿飒爽,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众人近前,刚才出手的显然正是这年轻女子。
  “原来是琼师姐,琼师姐你不是在闭关么?怎么有空来这里啊?师弟我正在清理门户,刚好请琼师姐做个见证”那大师兄微微一惊,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看清是这年轻女子之后,立即露出了一副讨好的笑容。
  “琼师姐救我们,这位大师兄他收了上官家的贿赂,被我们当场揭穿之后,便要击杀我们灭口。”那李伯光连忙叫喊道。
  刚才他还想着,如果不死,以后要学会隐忍,此时却又忍不住愤怒了起来,真可谓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恩,知道了,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即使你们真的是死罪,也轮不到他来执行。本门自有刑堂处理此事”
  这位琼师姐微微点头,却看都没有看李伯光一眼,倒是打量了沉默不语、若有所思的许笑尘两眼。
  “这位师弟你是刚加入本门吧?面对生死危机丝毫没有慌乱,还懂得以剑吟之声,引来高手帮助,真是不简单。”琼师姐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语气却相当平淡,似乎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大师兄闻言看向许笑尘目光之中,却是充满了怨毒之色。他身为许笑尘的大师兄,主动与这位琼师姐说话,这位琼师姐却不搭理他,反而主动与从头到尾几乎没有说话的许笑尘说话,还颇有欣赏的意思,大师兄感觉很受打击
  不过大师兄又不敢敌视这位琼师姐,只能狠狠看向许笑尘,企图以虚仙强大的目光来重伤许笑尘。
  谁知道许笑尘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也与琼师姐一样,看都不看他一眼,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那李伯光的话语,也让大师兄是咬牙切齿,要不是大师兄修为高深,此时恐怕已经被这几人气的当场吐血了
  “多谢琼师姐夸奖,其实师弟我也是没有办法,躲不掉惊慌也是用。至于以剑吟求援也是无奈之举。师弟言午,确实是刚入门,却没有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想到刚才差别冤死,真是有些后悔加入了门派。好在遇到了师姐这等正义、公正的高手,终于保住了小命。在此多谢师姐救命之恩,日后必将厚报。”许笑尘微微一笑,谦逊有礼道。
  “原来这厮这么能说,刚才却偏偏一言不发,害的我说了那么多。不过想想,我说的话,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与他不说一样,甚至还不如他什么都不说了。”李伯光惊异的看了许笑尘一眼,苦笑想道。
  “后悔加入门派的话,可以离开,没有人强留你。不过要等这件事情搞清楚再说。你今天运气好,刚好我闭关出来,路过附近,不然你肯定要被宋师兄的青光仙剑击中。不过我见你不慌不忙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保命的手段吧?”琼师姐冷冷说道。
  “事情是这样……”
  许笑尘却不回答琼师姐的疑问,也不与琼师姐这女子斗嘴,立即简短、扼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阐述了一遍。
  许笑尘说的如此轻快、流畅,突出重点,分清主次,仿佛早已打好草稿一般,大师兄与上官家的两名少年,多次想要插嘴,却都没有成功。
  “恩,此事我清楚了,不过我是不能决定对错的。你们所有人都跟我去一趟宗门刑堂,宗门自会有分说。”琼师姐微微点头道。
  “琼师姐,你难道真愿意为了这两个修为、资质底下,没有丝毫背景的小子,得罪那上官世家?”那大师兄脸色微变,以神念传音说道。
  “宋师弟你想讨好上官世家,却不代表别人也有这样的想法。何况,是非曲直,自有论断。相信即使上官家主亲来,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琼师姐微微皱眉,以一种厌恶的目光看了大师兄一眼,直接回道。
  大师兄本来想要私下通融一下,却没有想到这位琼师姐当场拒绝,还一点面子都不给,把事情给挑明了,不禁恼怒不已,冷冷哼了一声,狠狠看许笑尘、李伯光一眼,便再也没有多说了。
  有两位高手携带,一行人转瞬之间便来到了白云剑宗深处的刑堂之中。
  第630章 剑冢
  刑堂气氛威严,刑堂长老枯瘦如柴,目光如剑,高高在上,静静看着许笑尘等人,听着众人相差较大的告诉。
  “上官鸿,上官婉儿,你们为何要挑衅在先?”刑堂长老听完双方告诉,微一沉吟,猛然一般桌子,冷冷喝道。
  “我们……”
  上官家的两名少年面对刑堂长老这等仙人级别的高手,哪里还敢嚣张,嗫嗫嚅嚅的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刑堂判你二人向炎武、李伯光道歉,另外扣除百年俸禄,你们可有意见?”刑堂长老道。
  “没有。”
  上官家两人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之色道。
  道歉只是一句话而已,百年俸禄对于他们上官世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他们自然全不放在心上。
  “炎师弟、李师弟,先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两名少年看向许笑尘、李伯光,露出虚伪的微笑说道。
  李伯光冷哼了一声,许笑尘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宋星魂,你颠倒是非,对同门师弟下杀手,罚你五百年俸禄,你可服气?”刑堂长老看向大师兄,冷冷说道。
  “弟子服气。”大师兄握紧拳头,低头说道。
  “李伯光,你恶语中伤师兄,险些引发血案,不过看在你年少无知,为了帮助同门,本身也被打伤的份上,这次便不追究了。你可服气?”刑堂长老道。
  “服气,不过我的家传龙泉剑被大师兄他毁掉了,还请大师兄赔偿一柄。”李伯光鼓起勇气道。
  “拿去”
  大师兄宋星魂闻言目光一冷,挥手抛出了一柄品质不错的三品银色飞剑。李伯光大喜,捡起回剑,看了两眼飞快收了起来。
  “炎武,你与师兄动手,以下犯上,还抢夺了同门的两柄飞剑,你可知罪?”刑堂长老看向许笑尘道。
  “弟子不知。弟子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如果弟子不动手,早已被他们杀了好几次了。弟子之所以收了那两柄飞剑,也是为了防止飞剑落入恶人手中,再造成其他同门的伤亡。”许笑尘巍然不惧道。
  众修闻言都是微微色变,谁也没有料到,许笑尘居然敢与刑堂长老顶撞。
  要知道刑堂长老主掌刑罚,威严深重,铁面无私,说一不二,简直比白云剑宗掌门还要令人敬畏,不然那大师兄宋星魂也不会那么忍气吞声了。
  即使是琼师姐,此时也是恭恭敬敬,不敢随意说话。
  结果许笑尘一个刚刚入门,修为仅有道境六重的小子,却居然敢对刑堂长老的判定,提出质疑,真可谓是胆大包天,无知者无畏
  实际上,许笑尘也早已看出来,这位刑堂长老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对前面几人的判定,也还算合理。
  不过许笑尘却知道,自己是不能够认罪的。一旦认罪,不仅两柄飞剑要被拿去,恐怕还要被剥夺一定年份的俸禄,将严重影响修为恢复的速度,进而影响到凤琴的生死,这自然是万万不行。
  再说,许笑尘反躬自问,道理确实在自己手中,就算对方是玄仙境界的修为,许笑尘也会勇往直前
  “很好,你这小子很有些傲骨,不过敢质疑老夫,就是质疑刑堂,质疑我们白云剑宗。两柄飞剑和你的俸禄,老夫都不会剥夺。老夫判你进入本门禁地剑冢反省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你如果还活着,本次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三个月之中你如果死去了也是活该”刑堂长老微微一愣,眼中神光一闪,微一沉吟道。
  琼师姐闻言微微色变,宋星魂则是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而那刑堂长老说完话,也不等许笑尘的回应,立即大袖一挥,将众人送出了刑堂,许笑尘则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次看清眼前情况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处巨大、幽深,充满了凌厉剑气的峡谷之中。
  “这便是剑冢么?那刑堂的老家伙,还真是强横,居然不由我继续分说。不过这剑冢对于别人来说是一处绝地,对于我来说却未必如此”许笑尘微笑自语道。
  保住了两柄飞剑和俸禄,其他的许笑尘还真不放在心上。至于这白云剑宗的禁地也只是令许笑尘比较好奇而已。
  以许笑尘强大的肉身,还仙衣护身,并不担心自己会丧命,除非这剑冢比飞升通道之中那截杀自己的女子一击,还要强悍
  不过许笑尘也没有因为自己肉身强大,有仙衣护身就得意忘形、掉以轻心。这剑冢既然号称白云剑宗禁地,刑堂长老提到这禁地之时,许笑尘注意到,那琼师姐和宋星魂的脸色,想来连那琼师姐都有所忌惮的地方,一定是充满了危险
  许笑尘不再多想,击中注意力,将体内的磅礴法力运转到了极致,一面小心戒备着,一面打量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许笑尘发现,这条峡谷一眼看不到尽头,两面都是陡峭的石壁,石壁之上布满了不知名的禁制,空中同样也笼罩着禁制。许笑尘知道仙界禁制的厉害,知道有这些禁制的保护,自己要破坏石壁出去和飞出去,显然是不可能了。
  甚至在这峡谷之中,许笑尘只能行走,而且要小心翼翼的行走,因为到处都有禁制,而且大多数都是隐形的禁制。
  好在许笑尘有真龙灵眼,虽然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真龙灵眼威能有限,看清附近禁制,却还是丝毫不成问题的。
  许笑尘现在位于峡谷的入口处,背后也是一层层禁制,唯有向前或许停在原地,不过许笑尘发现这附近的禁制,有一些并非固定不动,还会来回的移动,留在原地修炼的想法,显然是行不通了。
  这峡谷之中,传来阵阵凌厉的剑气,剑气之中甚至还包含着不甘、愤怒、怨恨、悲哀等复杂激烈的情绪,实在是诡异的很。
  许笑尘联想到此地的名称,剑冢,却立即有些恍然了。这里既然号称剑冢,其中一定埋葬着无数的剑器
  剑都有灵魂,剑器埋葬的多了,自然会生出夹杂着各种情绪的剑气。这剑冢的危险,恐怕正是来源于这些被埋葬的剑器
  第631章 探险
  其实许笑尘猜想的非常接近真相,这剑冢之中确实埋藏着无数剑器,其中甚至还有仙器级别的剑器。
  不过,这些剑器大多是残次品。
  白云剑宗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却也传承悠久,历代掌教、长老、弟子都会动手炼剑,失败的作品都被扔进了这剑宗之中。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在争斗之中破损,或许是原来的主人死去,不愿意重新认主的绝世仙剑。
  此时,许笑尘眼中突然寒光一闪,却是见到身后一道隐形禁制形成大网,悄无声息横扫了过来。
  许笑尘无奈,只好向前迈进了一步,谁知道这一步迈出,整个剑冢立即翻腾了起来。
  无数剑吟之中,许笑尘附近土地翻腾隆起,一道细长的银色剑光,朝着许笑尘眉心要害刺杀了过来。
  这道银色剑光很快,并且还具有一种灵性,居然刚好从周围诸多禁制间的空隙中飞了出来。
  许笑尘眼中光芒一闪而过,瞬间看清这道银光是一柄银白色的飞剑。不过这柄飞剑严格一柄断剑,只有前半截而已。
  “如果不是这柄飞剑断了,应该是一柄五品飞剑。即使断了,这半截也是好材料,可以拿出去出售。”
  许笑尘非但没有惊慌,还露出欣喜之色,待到剑光飞近之时,突然之间伸出手来,一把将这柄断剑抓在手中。
  这柄断剑发出不甘的剑吟,如同鱼儿一般挣扎着,却根本无法挣脱许笑尘的手掌,锋利的剑芒对许笑尘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
  “这里正是个好地方,看来那刑堂长老是个大好人啊,他这哪里是在处罚我?简直就是我帮助我嘛。哈哈。”
  许笑尘畅快大笑,催动法力在将这柄断剑,运转了几个周天,这柄断剑立即安静了下来,接着被许笑尘收进了仙衣之中。
  ……
  许笑尘进入剑冢的事情,很快便再白云剑宗传扬了开来,一向非常安静的白云剑宗,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弟子们都在惊叹许笑尘的强大和傲骨,暗中鄙夷许笑尘的大师兄宋星魂,还有上官家的两名少年。
  同时,弟子们也很同情许笑尘的遭遇,都表示非常的惋惜。在他们看来,许笑尘实力虽然在同阶之中不错,这次进入剑冢三个月,却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白云大殿之中,白云剑宗的掌教和几位长老,也都在议论此事。
  说起来,很久没有一名连虚仙境都不是的弟子,成为这些高手们口中的话题了。
  “苏仁师弟,你说不说觉得老夫做的过分了?”刑堂长老道。
  “不会,那小子触犯了门规,应当受到这样的处罚。何况,这是对他的处罚,却未尝不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如果他活着出来的,实力、心志都一定会得到提升,说不定还能够得到一柄好剑。”许笑尘在白云宗的恩师,苏仁微笑说道。
  “不过要在剑冢活下来并不容易,苏师弟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了。”刑堂长老道。
  “他死了其实也无妨,刚好为师门做些贡献。”苏仁淡然道。
  许笑尘刚刚入门,虽然是苏仁的弟子,两者却并不熟悉,自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而许笑尘这种下品仙根资质的弟子,每年白云剑宗都能够招收到百余名,偶尔死去一名也并不会影响白云剑宗的传承。
  “不错,本门的剑冢很久没有人进去了。那小子如果死了,精血元气被剑冢吸收,进而让剑冢之中怨气更重,对我们宗门发展很有帮助。以一些往犯了死罪的弟子,都是这样被丢进去的。不过他们却没有三个月的期限。”刑堂长老微微点头道。
  “其实剑冢之中死的最多不是本门修士,而是本门的仇敌。每次本门抓到仇敌,便会丢进剑冢祭剑。这样既能够诛杀本门仇敌,又能够培育剑气。本门则是可言抽取剑气修炼功法或者炼制飞剑,实在是一举两得。”掌教笑道。
  “每百年一度的护国大战,又快到了吧?到时候剑冢又能够饱餐一顿了。”刑堂长老面露期待之色道。
  紧接着,诸位高手便谈起了护国大战的事情,再没有提到许笑尘了,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白云剑宗的其他修士们也渐渐忘了许笑尘这个悲剧人物。唯有那李伯光,始终抱有一丝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希望,一边努力修炼,一边等待着三个月期限的到来。
  ……
  此时,许笑尘在剑冢之中小心的行进着,距离入口已经相当远,许笑尘一路之上收取了不少残剑。
  这些残剑的品质也越来越高,从一开始的道器,到现在连仙剑残骸,许笑尘都收取到了三块之多。
  许笑尘收获越来越多,却也越来越觉得吃力,不得不更加谨慎了。
  收集着飞剑的同时,许笑尘的神念和法力、战斗手段,也在缓慢的提升着。尤其这剑冢之中凌厉的剑气,正是许笑尘修炼九转剑元诀的好地方。
  吸收了这里的剑气,许笑尘的九转剑元变得更加剑气凌厉,凝练精纯了。
  唯一让许笑尘有些遗憾的就是,这剑气可以用来淬炼身体,效果却不是很显著。因为许笑尘现在的肉身也可以足够强大,要进一步提升的话,必须要有更加凌厉的剑气,需要深入这剑冢。
  而且,许笑尘也需要更高阶的锻体功法。
  “不知道这白云剑宗的最好功法是什么,等我恢复到虚仙境界便需要更高级的功法了”许笑尘思量道。
  唰
  一道剑光匹炼般的斩杀过来,许笑尘连忙全力施展了谪仙指,凭借强大的肉身和谪仙指的神妙,许笑尘联系打出了百余记,终于击散了这道剑光,镇压了剑光的本体,一快仅有指头大小的不知名仙剑碎片。
  花了大半天时间,许笑尘这才完全镇压住这仙剑碎片,将其收为己有。不过想要催动,却还是比较费力,也远不如谪仙指来的强大。
  “是时候回去了,再往里面去,一定会收获更多更大,却同样有我应对不了的危险。”许笑尘收了这仙剑残片之后,轻声自语道。
  第632章 奇功
  许笑尘说话之间便要返回,打算在剑冢外围游荡,等待三个月期限的到来,到时候他出去将收获一卖,再购买一些珍稀灵丹,不要几天便能够恢复。
  结果正在此时,剑冢深处却传来了一个浑厚、苍老的声音。
  “年轻人,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是骨骼清奇,资质极大,是人中龙凤,不世奇才。而老夫乃是玄仙境高手,掌握无限神通,拥有众多绝学,只是少个传人,你可愿拜老夫为师”声音如此说道。
  话音未落,许笑尘身边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却面色红润,目光如电,仙风道骨,身穿白衣长袍的老者。
  “不是吧”
  许笑尘却没有惊喜,而是警惕了起来,这种桥段只有在说书人的口中才会出现,许笑尘绝不会认为自己有那个好运。
  何况,许笑尘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资质虽然不错,在这仙界却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差劲的那种。
  许笑尘全身法力快速运转,精、气、神,都在刹那之间提升到了巅峰,随后可以进行迅雷不及掩耳一击,不过许笑尘却没有急着出手。
  因为根据他推测,这白衣老者一定非常强大,而且现在敌友不明的情况之下,贸然出手只会坏了大事。
  “你不愿意?”
  白发老者有些不悦道。
  “当然不是,只是前辈你出现的实在太过突然,我甚至都不知道前辈的你名号。前辈一上来提出拜师之事,实在是有些诡异。另外,我一击拜入了白云剑宗,成为了白云剑宗长老,苏仁的弟子,恐怕不能再拜其他师父了。”许笑尘瞬间镇定了下来,微笑说道。
  许笑尘发现这白发老者的修为深不可测,真龙灵眼都看不出真实修为来,而且峡谷之中的禁制竟然对这白发老者没有丝毫的影响
  “是了,是老者一时太过兴奋,忘了跟你细说了,难怪你会被吓到了,惭愧、惭愧。不必害怕,老夫跟你细细讲来,你就知道……”
  那白发老者微微一愣,随即微笑说道,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之间身形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为一道白光,飞入了许笑尘的识海之中,许笑尘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进入了识海。
  “你到底是什么人?”
  许笑尘识海之中,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修士,悬立在海面之上,冷冷看着刚刚飞进来的白发老者道。
  这青年修士正是许笑尘的灵魂。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反正都要被我夺舍了,知道也没有用处,只会让你心中多几分恨意,带着恨意死去而已。哈哈。”白发老者背负双手,看着许笑尘得意大笑道。
  “好,你不说,我便杀了你,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许笑尘冷喝一声,挥手一记谪仙指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许笑尘还将身体收进了仙衣之中,这样一来便不需要担心被剑冢之中的禁制伤害到了。
  “咦,这么强大的魂魄老夫这最后一丝灵识几乎要消散之时,却等来这样一具强大的真龙之体,虽然仙根只是下品,却也凑合了。乖乖等死吧,你的肉身强大,刚好适合我修炼剑神之体,这也算是你的荣幸了哈哈”
  白发老者微微一惊,随即大笑了起来,与许笑尘的魂魄战在了一起。
  在这识海之中,许笑尘也已经发现,这白发老者不过是一丝灵识,这才会不受峡谷之中的禁制影响。
  不过这丝灵识境界极高,可说是深不可测,极有可能真的是玄仙的灵识,这才会让许笑尘开始时候分辨不出真假了。当然,即使许笑尘能够分辨出真假来,也不见得能够抵挡住这丝灵识的入侵。
  “早知道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情,原来你是想要夺舍我的身躯。可惜,你选错了人。你如果在外面隐藏不出,我或许还奈何不了你,你在这里却是必死无疑,我刚好吞噬了你,提升一下自己的境界,顺便得到你说的那什么剑神之体的秘诀”许笑尘笑道。
  许笑尘发现自己施展谪仙指,居然都无法占据上风。不过许笑尘现在是在自己的识海中,占据巨大的优势,永远都不会疲惫,也很难被杀死,许笑尘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将这白发老者慢慢折腾死去。
  “咦,这怎么可能你难道不是道境六重修士?你的魂魄怎么会如此强大,与身体契合的如此完美?”白发老者气势渐渐虚弱,许笑尘却是越战越勇,白发老者不禁有些惊慌不安了起来。
  “愚蠢,你见过道境第六重修士有我这么强大的真龙之体?实话告诉你,我并不是你眼中的肥羊,实际上我已经修炼了数万年。哈哈。”许笑尘大笑道。
  “误会、误会,这样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不如我们进行和谈……”
  白发老者闻言脸色大变,士气大受打击,不禁更加慌乱了起来,想要停战再想其他诡计,许笑尘却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只见许笑尘眼睛一亮,身形一动,瞬移到了白发老者的身后,抓住机会一指将这白发老者给击碎了
  紧接着,许笑尘张口一吸,将这条白发老者灵识的碎片,囫囵吞枣的吞噬了下去,随即盘坐在识海上空炼化了起来。
  许笑尘魂魄身形不断的变化,时而变成佛门高僧,时而变成威严真龙,有时却又会变成白发老者的模样。
  竟然是那白发老者的思想太过强大,想要控制、同化许笑尘的灵魂。
  许笑尘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许笑尘突然之间睁开双眼,发出一声强劲龙吟,龙吟之声在识海之中掀起惊涛骇浪,刹那之间将自己的魂魄震碎,随即又重新凝结了起来。魂魄在碎、聚之中受了不小的伤害,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那白发老者却彻底被消灭,他的记忆也被许笑尘得到了
  原来,这白发老者居然白云剑宗第一代掌教白云剑仙的一名强大对手,最终被白云剑仙斩杀掉,尸骸被扔进了这剑冢之中。
  白云剑仙本身一名金仙境九重巅峰的高手,距离玄仙境界只差一步,不过生性闲散,创立这白云剑宗也是出于一时兴起,并不当真。白云剑宗实际上就是一群白云剑仙练剑的帮手。白云剑仙修为强大,他的对手,修为自然也是不低,同样是金仙境界的高手。
  金仙的尸骸并不是非常的强大,毕竟他不是修炼肉身的仙人。不过金仙的骨骼却是相当的结实。
  金仙尸骸被扔进这剑冢中之后,很快被剑分尸、吸收,骨骸却因为保存的时间较长,产生了一丝灵识。
  骨骸最终被剑冢吸收,这丝灵识却凭借妖孽的智慧和运气,存活了下来,不过始终也是孤魂野鬼,没有本体依靠。
  这丝灵识靠着附着在一些被抛进来杀死的修士身体苟延残喘,竟然也被他支撑到了现在,并且还自创了一门奇功。
  这门奇功就是他之前说的剑神之体。
  可惜,他夺舍不了强大的修士,弱小修士又不能深入。偶尔夺舍成功,还会被剑冢击杀,根本没有机会离开。今天他好不容易遇上了修为不强,却深入了剑冢,肉身也非常不错的许笑尘,结果却严重低估了许笑尘的实力,悲惨的被许笑尘彻底击杀了
  许笑尘对这丝灵识的奇遇历程并不感兴趣,许笑尘唯一感兴趣的是,这丝魂魄自创的剑神之体法诀。
  “这丝灵识不愧是金仙骨骸上产生,又在这剑冢存活了无数年的灵识,居然创造出了如此异想天开、天马行空的法诀”许笑尘完全消化了灵识之后,又调出剑神之体相关,大概阅读了一遍,不禁惊叹了起来。
  这部法诀应该说是一部单纯的炼体法诀,法诀最终目的,就是将身体锻炼成剑,达到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的境界。
  这部法诀没有具体的名称,最后炼成的境界,被那丝灵识称为剑神之体,许笑尘便将这部法诀起了威武的名字,叫做剑神诀。
  剑神诀分为五重,分别对应一品道器飞剑、和下品、中品、上品、极品仙剑。将第一重修炼圆满,便能够让身体达到以一品道器飞剑的境界,如果第五重修炼圆满,则是能够化身极品仙剑,自然堪称剑神之体,剑中之神。
  修炼这剑神诀的主要途径,便是吸收剑气,将剑气融合进身体之中,从而一步步的改变、提升身体。
  这剑冢正是修炼这剑神诀的最好地方。毕竟,白发老者之所以能自创出这样的神奇法诀,正是因为身在这剑冢之内,受了环境的启发。
  不过那白发老者最多不过算是一道魂魄而已,偶尔夺舍到肉身也都没能离开这剑冢,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久,身体更不符合修炼剑神诀的条件,因此这套剑神诀,只是理论上可行,实际上却还需要许笑尘自己去摸索。
  或许这套剑神诀根本就行不通,或许真的是一套绝世奇功
  第633章 仙剑
  “没想到竟然得了这样的奇功,如果真的炼成了这奇功,再配合一套仙人四境的正宗剑仙功法,那当真是剑中之神,天上地下无敌了”许笑尘大喜,将这剑神诀了一下,随即便仔细研读起了第一重的内容。
  许笑尘真龙之体,肉身强大,不会因为修炼这功法出现生命危险,最不济也能借鉴一二,进一步强大真龙之体,自然要修炼一下。
  许笑尘吞噬了白发老者,魂魄虽然受了点伤,却得大于失,此时早已完全恢复,并且精神的不得了。
  经此一事,许笑尘不仅得了功法,本身的天道境界还有巨大提升,具体提升到了什么境界许笑尘还不清楚,总之他知道这对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帮忙,其效果相当于提高了仙根等级。
  许笑尘研读完毕剑神诀第一重,便离开了仙器,立即尝试着按照剑神诀之中的方法,吸收起剑冢之中的凌厉剑气。
  哗啦啦
  剑冢之中剑气刹那之间,潮水一般涌了过来,进入了许笑尘身体之中,并飞快的被融合到许笑尘身体之中去了。
  许笑尘的身体很快僵硬了起来,整个人如同金石傀儡一般。许笑尘微微一惊,赶紧停止吸收剑气,身体转眼之间又在法力和真龙之身中蕴含的强大生命力滋润之下,恢复了正常。许笑尘这才舒了一口气。
  许笑尘查探了一下,发现身体明显变得强大了,尤其与剑元更加融洽,甚至与剑也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感觉剑冢之中的剑气不再那么的凌厉、愤怒,而是变得柔和、亲切了起来,甚至竟然不再有飞剑主动袭击自己了
  “果然有效果,这功法简直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许笑尘大喜,休息了一下,感觉没有什么问题,又继续修炼了起来,很快身体再次变得僵硬起来,许笑尘又赶紧以法力滋润、恢复了起来。
  修炼、休息、修炼、休息……
  许笑尘忙碌了起来,充满了期待,感受着自身的快速进步,几乎都忘了时间的流逝。
  剑冢之中的剑器们似乎将许笑尘当作了一柄剑,不再进行攻击,许笑尘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剑冢之中的禁制。
  根据那白发老者的记忆,这些禁制恶毒无比。有的具有巨大的杀伤力,能够发出风刃、雷电等各种攻击手段。
  有的则是能够将人控制、禁锢,以方便飞剑的刺杀。还有的能够惊动剑冢之中更多飞剑,让人在剑冢外围,便可能被剑冢深处的强大剑器出动出击彻底绞杀
  “幸好我有真龙灵眼,还隐匿了自身的气息,只会引起附近飞剑的攻击,不然不论是否触动了禁制,都会招来大量飞剑的围杀,触动禁制的话,更是祸患无穷。如果惊动了这剑冢深处的残次仙剑,即使我是真龙之体,也会被毫不留情的击杀。那刑堂长老实在是太狠了,完全不拿门内弟子性命当回事”
  许笑尘想到那白发老者对这剑冢的认识,不禁被刑堂长老的残忍所震惊,也明白这剑冢比他想象之中要危险的多。因为他足够谨慎,拥有灵眼和仙衣,才这活了下来,换做其他同阶修士的话,恐怕早已死亡无数次了
  许笑尘现在修炼了剑神诀,只需要注意禁制就好,不需要再防备飞剑,于是便朝着剑冢深处继续探寻了下去。
  剑冢深处剑气更加充裕,更为适合许笑尘修炼,而且剑宗深处禁制也相对较少,因为有强大的剑器在,根本不需要禁制,禁制多了反而会被剑器破除。
  另外,根据白发老者的记忆,这剑冢深处有一些还算完好的仙剑,许笑尘自然要找到并收取这些仙剑。
  随着深入,许笑尘发现地面上的剑多了起来,后来甚至出现了大量残破飞剑山一般堆积在一起的情况。
  附近的剑气越来凌厉,连修炼了剑神诀的许笑尘,都有一种快被撕碎的感觉。每当此时许笑尘就会停下来,修炼一阵子,适应了剑气,再继续前行。
  许笑尘对收集残破飞剑失去了兴趣,因为这里的残破飞剑实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