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却是耽搁了。”许笑尘叹息道。
  “炎武兄弟你打算拜入门派,难道你有仙根?”黑子惊道。
  “仙根不知道有没有,要测试之后才清楚。”许笑尘摇头道。
  “原来炎武兄弟你还没有测试过仙根,那就好办,我们这趟货要送去白云城。白云城附近就有仙道门派白云剑宗,每年都要招收弟子,炎武兄弟你刚好可以去试试。如果真的有仙根的话,以后可一定不要忘了提点我们啊。”黑子笑道。
  “不错,我们就都是白云城人士。白云剑宗每年都要招收弟子,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却也是非常不错。至少是我们梦寐以求想要加入的门派。如果你有意向,我愿意为了写一封推荐信。”罗克敌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许笑尘大喜道。
  加入什么门派无所谓,许笑尘不过是要找个修炼的地方,白云剑宗不是大门派,刚好利于许笑尘潜修。
  至于罗克敌的推荐信也非常重要。
  罗克敌不是门派中人,却是白云城中人,有了他的推荐信,许笑尘就不必担心被怀疑来历不明了。
  时光流转,很快三月过去,许笑尘成功恢复到了道境三重后期,商队也终于越过茫茫沙漠达到了白云城。
  拿着罗克敌的推荐信,许笑尘便与商队众人告辞了。由于白云剑宗收徒的时间没有到,现在是春天,白云剑宗收徒却是每年秋天,许笑尘不得不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刚好也利于等待的时间修炼。
  逆天界没有金银货币,因为全民修炼,流通的都是灵石、仙石,住店也不例外。不过许笑尘卖掉了五品乾坤袋还有那黑色长戟、青锋长剑,立即赚取了不少灵石,除了住店消耗,还留下了不少,购买了一些灵丹,全部用来修炼。
  虽然是住店,却不必下界的洞府差,仙界的灵石和灵丹,都比下界的品质更好,等到秋季来临的时候,许笑尘已然成功恢复到了道境六重。
  实际上,要不是许笑尘修为还太低,赤练也陷入沉睡,不然在仙器之中,加速时间修炼,许笑尘现在早已就完全恢复了。
  许笑尘修炼期间,黑子、罗克敌也会在空闲的时候前来拜访,每次见到许笑尘,都发现许笑尘比上一次有很大提升,都不禁震惊不已,到了最后都有些麻木了,也越发看不穿许笑尘原来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这天清晨,白云剑宗开始招收弟子,一向宁静的白云城突然之间热闹了起来,不仅是白云城中的修士,还有附近一些地区的修士,也都纷纷赶了过来,不过真正参加白云剑宗招收考核的都是少年和青年修士。
  毕竟,只有少年和青年人才不知道自己的仙根。
  年纪大的如果有仙根的话,早就加入了门派。没有仙根也不会存有幻想了。
  作为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许笑尘却知道,没有仙根恐怕也是可以成仙的,只是可能要困难一些而已。
  许笑尘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仙根,不过却并不担心。许笑尘巅峰时期是虚仙境界,想必至少也应该也是下品仙根。
  白云剑宗的招收考核很简单,首先是测试仙根,接着象征性的查一些来历。这两步过去了就可以成为白云剑宗的外门弟子了。
  如果想要进一步成为内门弟子的话,则还要进一步参加考核。
  主持招收考核的白云剑宗一位外门长老,也是白云城城主,考核的地点就在白云城城主府门前的广场之上。
  许笑尘早早离开了客栈,随着人流来到了广场之上。只见这广场上人山人海、高手如云,真正参加考核的竟然也有万余人之多
  广场中央摆放了三张桌子,每张桌子上简单的放着一块晶石,桌子后面各坐着一名白云剑宗修士,快速进行着测试。
  三条长长的队伍通向三张桌子,每一名参加考核的只要将双手放在晶石上,同时运转体内法力,晶石上便会发出光芒,根据光芒的颜色和亮度,白云剑宗的修士们,立即便可以确定参加测试者的资质和修为。
  有仙根的通过,没有仙根的直接被淘汰,白云剑宗的三名修士,甚至连参加测试者姓名都不会问,非常的快速、简单。
  “下一个”
  “下一个”
  “下品仙根,过”
  伴随着白云剑宗修士们简短的话语,无数青少年的命运刹那之间就被决定。通过的扬眉吐气得意非常。不能通过的则是垂头丧气,甚至当场受不了打击哭泣了起来。
  许笑尘也加入了队伍之中。前面的队伍看起来很长,却不一会就排到了近前。许笑尘淡然的看着前面人的遭遇,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没能通过。看的多了,轮到许笑尘的时候,许笑尘竟都忍不住有些忐忑了起来
  第626章 考核
  白云城商行的罗克敌和黑子,也早早来到,此时也在围观人群之中,注视着许笑尘将要进行的测试。
  许笑尘深吸一口气,彻底冷静下来,将双手放在晶石之上,猛的运转起体内法力,晶石刹那之间爆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下品仙根通过”
  负责测试的修士眼中喜色一闪而过,依旧淡淡说道。
  许笑尘闻言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朝着黑子和罗克敌微微一笑,走到桌子后面与少数通过的青少年们站到了一起。
  很快,仙根测试结束余青少年参加了测试,却仅有百余名青少年通过,不过看负责测试的三名白云剑宗修士的脸色,显然是收获还算不错。
  “人人都有道骨人之中便有百余人有仙根,白云剑宗据说不是大门派,每年都要招收到百余名有希望成仙的弟子,这仙界果然是仙界”许笑尘心中惊叹道。
  许笑尘知道,这仙界并不全是仙人,毕竟仙人也会有后人,这些后人的血脉难免被稀释,稀释之后却依旧比下界好。
  紧接着,三名负责测试的修士一一询问了通过青少年的来历,许笑尘则是出示了罗克敌的推荐信,果然顺利再次通过,正式成为了白云剑宗的弟子。
  白云城城的城主,白云剑宗的外门长老,一名威压,修为深不可测的中年男子,亲自出现进行的满含鼓励的演讲。
  下一刻,诸多弟子便在看三名负责测试修士的带领之下,通过城主府之中的传送阵,直接抵达了附近白云剑宗宗门。
  到宏伟、剑气逼人的白云剑宗山门,诸弟子惊异非常,许笑尘却不觉得有什么,只是白云剑宗宗门所在白云山脉的仙灵气息之充裕,让许笑尘很是欣喜
  许笑尘可以肯定在这白云剑宗中修炼,即使没有灵石、灵丹相助,他也能够在两年之内,完全恢复实力
  “本宗有内外门之分,内门弟子可以拜师,外门弟子却主要靠自己修行,而且待遇想对内门弟子要差一些,你们可愿成为内门弟子?”三名修士回头看着百余青少年,其中一人露出充满诱-惑的微笑道。
  “愿意”
  青少年们眼睛一亮,异口同声道。
  这百余名青少年,年纪都不大,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了道境七重,不过却都没有经历过太多风雨,终究有些稚嫩心性。
  相反,许笑尘就要沉着多了,他知道要成为内门弟子,一定还要进行考核。不过既然跟这些人混在了一起,便不能露出破绽来,于是许笑尘也跟着滥竽充数的叫了一声。
  “好,都很有志气很有上进心,不过光靠志气和上进心是不够的,你们必须参加内门弟子考核,才能够进入内门。当然,两名中品仙根的就不需要考核了,以你们的卓越资质,可以直接进入内门之中。”那说话的修士满意笑道。
  那百余人之中仅有的两名中品仙根的少年,立即得意洋洋,头领高高抬起,傲然扫视其他弟子。
  其他弟子则是立即都低下头来,颇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许笑尘看在眼中却觉得颇为好笑。
  不过许笑尘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名中品仙根是众人之中的天才。这两名中品仙根的少年一男一女,衣着华贵,小小年轻已经都是道境七重的修为,将来成仙显然不成问题,最不济也能成就虚仙。
  “下品仙根不要气馁。仙根虽然重要,却不能决定一切。将来会有怎样的成就,主要还要看你们有没有一颗攀越巅峰的仙道之心。没有仙根的人尚且有机会成仙,进而获得仙根。你们天生就拥有仙根,如果不好好努力,岂不是浪费”另外一名引领修士冷冷喝道。
  他这一喝,青少年们立即都振作了起来,浑身升腾起一股强大的斗志
  “好,废话不说话,证明你们自己的机会来了,进入这面镜子之中,与镜子之中的剑修进行争斗,能够支持半个时辰便是通过”两名中品仙根的少年被两名修士带走,剩余的一名修士当场取出一面散发出凌厉剑气的古朴金色镜子道。
  “仙器”
  许笑尘眼中银色光芒一闪而逝,立即看起来,这是一件仙器,而且其品质不下于自己的赤练仙器,尤其这件仙器不像赤练,灵魂已经陷入沉睡。不过赤练已经达到身体就是仙器,身体就是仙器的境界,潜力无限。
  如果苏醒过来,却不是眼前这面镜子能够媲美的
  “每次十人谁先来?”
  “我”
  “我”
  弟子们争先恐后叫了起来,领头修士很是满意,随意点了十人进入了其中。至于许笑尘,根本没有说话,自然不会点中。
  唰唰唰……
  十名弟子被镜子发出的柔和光芒笼罩,进入镜子之后,各自面前立即出现了一名面目模糊却白衣如雪的剑修。
  剑修模样一致,修为却各有不同,刚好与参加考核的弟子一样,出现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御剑毫不留情的斩杀了过来。
  弟子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他们平时最多就是努力修炼,偶尔与长辈、同伴切磋一下,根本没有经历过生死争斗,此时不禁都手忙脚乱,刹那之间便有六名弟子被飞剑刺进胸膛,惨叫着被击杀了。
  不过被击杀之后,他们立即化为一团光芒消失,下一瞬出现在镜子外面,却只是因为惊吓过度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身体丝毫无损。
  观战弟子们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接着看到被杀的六名弟子并没有真的被杀,这才都舒了一口气。
  许笑尘起前也是微微一惊,随后也知道了真相。
  这仙器镜子不过是为了考核,自然不会真的击杀弟子
  镜子之中剩余的四名弟子却还不明真相,见到同伴被杀,全都被吓的脸色苍白,又有一人当场因为惊慌失措被杀,剩余的三人却为了自己不同样被杀,反而冷静了下来,全部使尽浑身解数,全力抵挡之下,竟然渐渐支持了下来。
  半个时辰很快来到,镜子中却仅仅剩余了一名遍体鳞伤,甚至连双腿和一条手臂都被削掉的弟子,成功通过了考核
  第627章 一剑
  “我没事?太好了”
  那名伤残严重的弟子跌落出来,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不禁惊呼了起来。众弟子则是满脸的羡慕之色。
  “你很不错,虽然实力很一般,却有如此心性,非常难得,我宣布你通过了内门考核下面谁来?”那领头的修士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赞赏之色,微微点头道。
  “我”
  “我”
  弟子们依旧争先恐后,他们都暗自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反正即使被杀了,又不会真的死去。
  倒是第一批被淘汰下来的九人,都是心有不甘,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暗叹倒霉。
  不过尽管第二批弟子们有了准备,依旧只有一人通过了考核。
  实际上许笑尘却能看起来,这些弟子知道不会死,没有了真正的生死压力,潜力也就无法真正的压迫出来,与第一批人相比,并不赚便宜。
  反而第一批人无论成败都经历过了一次生死考验,对今后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许笑尘特意多看了一眼第一个通过考核的那名弟子。那名弟子身形挺拔,略瘦,沉着冷静,一看就知道是个道心坚定之辈。
  那名弟子见到许笑尘看了过来,微微一愣,冲着许笑尘微笑点了点头,许笑尘也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弟子一共一百零三名,除去两名直接通过进入内门的中品仙根弟子,还有一百零一人,每批进入十名,很快便只剩最后一人了。
  最后一人正是许笑尘。
  “轮到你了”
  那领头的修士有些不耐烦道。
  这次考核让这名修士很是失望,百名弟子居然只有四人通过了内门考核,对最后剩余,一点都不主动的许笑尘,他显然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甚至,连测试完毕的弟子们也是如此,在他们看来许笑尘不仅实力不济,胆量也实在是太小了一些。
  一百零一人总会有人落单,落单其实无所谓,落单的人一直没有说过话,却有些让人瞧不起了。
  唯有最先通过的那名弟子并没有这么看。
  “师兄,你一定行见你没有兵刃,我的龙泉剑借你一用。”那名弟子解下腰间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道。
  许笑尘微微点头,接过长剑,迈开大步踏进了仙镜,许笑尘刚站定,仙镜深处立即飞出一名浑身剑气身穿白衣、面目模糊,修为同样是道境六重的剑修。
  唰
  剑修捏动剑诀,一剑斩杀过来,凌厉的剑气刺的许笑尘眼睛生疼,许笑尘却凛然不动,观战众人却不禁惊异起来。
  “难道这厮被吓傻了?真是胆小,哈哈”弟子们笑道。
  领头的修士,与那借剑给许笑尘的少年却是沉默不语,静静看着许笑尘,眼中不禁闪过了惊异之色。
  他们发现许笑尘并非吓傻了,而是一种异常冷静
  剑修的剑光眼看刺中许笑尘,许笑尘终于动了,他的身形微微一动,竟侧身避开一剑,龙泉剑一挥,迅疾斩出一剑,一道亮光闪过,咔嚓
  剑修竟被一剑斩中,直接被劈杀成了两半,随即被凌厉的剑气一绞,粉碎消失了
  “好快的身法,好快的剑”
  弟子们全部震惊了,他们可是亲身与剑修对战过,深知剑修的厉害,能够支撑半个时辰都极少,许笑尘却能够一剑轻易击杀剑修,实在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不止是快,最难得的这份犀利剑修有剑元护身,要击中他难,击碎他更加困难。”领头修士眼中强光爆射道。
  击碎了剑修,许笑尘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转身说道:“是否要等到半个时辰时限才算是通过?”
  “不……必你通过了”
  领头修士微微一愣,露出欢快笑容道。
  这次虽然只有五名修士通过考核,却发现了似乎剑术不错的许笑尘,让他心情终于好转了一些。
  “真是好剑,竟然一剑就斩杀了剑修多谢了”
  许笑尘出了镜子,将龙泉剑还与那名弟子,惊羡说道。
  领头修士本来还有疑惑,想要多问两句,听到许笑尘如此说,便真以为是龙泉剑犀利的缘故了。
  不过唯有那弟子才清楚,龙泉剑虽然不错,却不至于那么强大
  即便如此,其余弟子们看向许笑尘的目光也都充满了钦佩,即使龙泉剑在他们手中,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能够一剑斩杀剑修
  “师兄客气了,师兄果然是深藏不露,师弟李伯光,不知道师兄高姓大名”那弟子接过龙泉剑,微笑说道。
  “在下炎武。”许笑尘道。
  罗克敌的推荐星中将言午写成了炎武,许笑尘索性将错就错,就用炎武两字了。
  “好了,别聊了,外门弟子留在这里等待,晚点自然会有人来接引你们去办理入门手续。通过内门考核的五人,都跟我来,我带你们去宗门大殿中拜师,不过能拜到什么样的师傅,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领头修士恢复冷淡面孔,高声说道。
  领头修士收了仙器,祭出一柄青色飞剑,带着五名通过考核的弟子,在剩余弟子惊羡目光之中,飞入了白云剑宗山门落在了一座大殿之前。
  “这是我们白云剑宗的宗门大殿,我们白云剑宗的长老和掌门都在其中,你们进去之后要谨慎恭敬,切不过胡乱说话”
  那领头修士叮嘱了一句,这才带着五名弟子进入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八名仙风道骨的白衣剑修高高上坐,两名中品仙根弟子也早已在场,气氛威严庄重。
  “禀告掌教以及诸位长老,本次有五名弟子通过了内门考核,其中这叫炎武的是一剑便斩杀了仙境之中的剑修,其他四人……”领头修士恭敬说道。
  “很好。”
  的一名中年剑修,微微点头,此人正是白云剑宗掌教,白云子。
  “掌教师兄,他们五人虽然资质普通,却都心性坚定,不如都拜入老夫门下吧。”边上一名白发老者目光如电般在许笑尘等五名弟子身上扫过,微微点头道。
  第628章 争斗
  “也好,你们五人从今以后就跟着苏长老了。”白云剑宗掌教微一沉吟道。
  “拜见师父。”
  五名弟子纷纷行礼道。
  “好。为师苏仁,你们五个一定要好好的修行,莫要丢了老夫的颜面。你们在达到虚仙境之前,先跟着你们的大师兄吧。好了,你们可以退下了”那苏长老微微点头道。
  “我就是你们的大师兄。”那领头修士将五名弟子领了出去,这才回头说道。
  “见过大师兄。”
  五名弟子再次行礼道。
  “好了,以后你们修炼上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各自回去吧。”大师兄领着五名师弟办完了入门手续,最后说道。
  许笑尘等五名内门弟子虽然还有诸多疑问,却都点头答应,各自离去,五人都领到了一个内门弟子的玉牌,还有一座简单却宽敞的洞府。
  洞府虽然不大,却仙灵之气极为充裕,倒是非常适合五名道境修为的内门弟子修炼。
  除此之外,每个月还能够领取到一定量的灵石、灵丹,而且竟然也不需要对宗门做出什么贡献。
  那李伯光之前特意选择了与许笑尘相邻的洞府,此时两人因此同路。
  “站住”眼看快到洞府所在,却见两名少年御使着道器飞腾了出来,挡在许笑尘与李伯光前方。
  这两名少年不是其他人,竟然正是那两名中品仙根的弟子。
  “两位师兄不知道有什么事?”李伯光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微笑说道。
  至于许笑尘,只是静静的看着,不管这两名少年要做什么,他都不放在心上。以他的强大肉身,这两名少年根本伤不到他。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听说炎武师弟很厉害,一剑就通过了内门考核,所以想来领教一下。”一名少年冷笑道。
  原来,这两名少年竟是因为许笑尘一剑通过考核,在白云大殿之中引来了赞叹和注意,觉得被抢去了风头,这才拦在了这里,打算教训一下许笑尘。
  “同门争斗,你们不怕被宗门知道,受到处罚吗?”李伯光冷冷道。
  “少拿宗门来吓唬人。同门切磋而已,宗门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甚至还有鼓励我们这样做的。”一名少年笑道。
  “别跟他废话,我们又不是找他,那个叫做炎武的,你敢不敢与我们切磋?”另外一名少年道。
  “你们都是道境七重修为,炎武师兄不过是道境六重,就算要切磋,也很不公平。炎武师兄你千万不要答应他们,我们走”李伯光愤然道。
  说着话就拉着许笑尘离开,许笑尘也懒得跟两个小毛孩子一般见识,对他来说抓紧时间修炼才是王道,于是也没有说什么,跟着李伯光就要离去。
  两名少年却是不依不饶,再次拦住了许笑尘和李伯光的去路。
  其中一名少年满脸的不屑道:“站住你是什么东西,炎武师弟都没有说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破坏?”
  啪
  另外一名少年则是更狠,直接一个耳光,将李伯光打飞了出去。
  李伯光只是道境五重修士,两名少年却都是道境七重,自然抵挡不住这一耳光,李伯光中了这一耳光,立即嘴角鲜血直流,重重摔落,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反击,却被那出手的少年一脚踩了下去。
  “炎武,敢不敢与我切磋,不敢的话,就叫三声爷爷,再从我们胯下钻过去,我们就放你们离开”另外一名少年不甘示弱,趾高气扬,叉开双腿道。
  “滚”
  许笑尘目光一寒,大喝了一声道。
  许笑尘声音巨大,震的附近山林落叶萧萧,无数野鸟惊起。
  两名少年则是被震的双耳轰鸣,尤其许笑尘如电的目光,居然给他们一种巨大的威压,让他们浑身发冷,使他们忍不住都后退了几步。
  “找死”
  这两名少年毫不容易镇定了下来,看着已经扶起李伯光,越过了两人,朝着洞府走去的许笑尘,不禁是恼羞成怒,冷喝一声,竟然祭出两柄宗门师父刚刚赏赐下来的飞剑,化为一青一紫两道剑光,凶猛的斩杀了过去。
  许笑尘自然不会将这两人的攻击放在心上,不过以肉身硬抗的话,肯定会引来怀疑,他又不想因为小事杀人,打扰了自己的修炼。
  不过这两名少年居然纠缠不休,因为这点小事就下重手,少不得要教训一下了,不然下次肯定还会来找麻烦。
  咳啷……
  于是许笑尘探手拔出李伯光腰间的龙泉剑,看也不看的回手横扫出一剑,精准无比击中了两柄飞剑
  “以那小子的凡兵,对我们的高阶飞剑,简直是自取其辱”
  两名少年大喜,完全忽略了许笑尘这一剑的行云流水和精准,全都兴奋的等待着许笑尘手中龙泉剑破碎,等待着许笑尘被飞剑重伤。
  谁知道,下一刻火星迸射,两柄飞剑居然被阻挡下来,并灵光黯淡,被重重击飞了出去,许笑尘手中的龙泉剑却安然无恙
  “这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两名少年目瞪口呆。
  他们哪里会想到许笑尘肉身强大,这一剑又有九转剑元支持,别说是道境七重修士,便是道境九重大圆满修士都要避其锋芒
  两名少年突然之间嗓子一甜,哗啦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却是刚刚初步炼化两柄飞剑,飞剑之上的灵识不稳刚好一下子被抹去,两名少年因此受了反噬。
  “这两柄飞剑品质倒是不错,刚好拿去卖掉,换点灵石、灵丹,帮助修炼。”许笑尘也不客气,挥手将两柄飞剑收进了大袖之中。
  “炎武,你敢抢我们的飞剑,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你知道我们是谁?”
  两名少年大惊,受伤就算了,反正也不重。没有了面子也不要紧,面子本来就不值钱。两柄飞剑却是他们的师父刚刚赏赐下来的,全部都是三品巅峰,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比的珍贵和重要,自然不能失落
  “还不滚,真的要找死么?”
  许笑尘转过身来,目光如电看向两人,冷冷说道。
  两人本来还打算抬出身份和师父来,吓唬一下许笑尘,让许笑尘乖乖交出飞剑,哪里知道许笑尘这等凶悍,竟似乎还要动手,全部吓了一跳,脸色越发的苍白,踉踉跄跄的退出了好几步。
  “住手”
  正在此时,一声朗喝传来,一名剑修身形一闪,落在了许笑尘与两名少年中间。这剑修不是其他人,居然正是大师兄。
  “怎么回事,怎么才一进门,便打伤同门?”大师兄冷冷看向许笑道。
  “大师兄,你们要为我们做主,这厮要抢我们的飞剑,我们不给,他便动手伤了我们,现在飞剑已经被他抢去了。”两名少年得了救命稻草,连忙大叫道。
  “他们说的可是真的?”大师兄目光更加冰冷道。
  “大师兄,不是这样的,是他们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想要欺负我们,还将我打伤了,还御剑偷袭炎武师兄,炎武师兄被逼无奈,这才出手教训了他们一下。试想,这两位师兄修为都是道境七重,我们怎么会去抢他们的飞剑。再说,我们即使要抢飞剑,也不可能在自己洞府面前抢吧?”许笑尘懒得辩解,李伯光连忙说道。
  “恩,原来是这样。你们两个真是没有用。修为高深,以二打以飞剑偷袭,居然都被不炎武一个人一柄剑的对手。还有脸诬赖师弟”大师兄微微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冷冷看向两名少年道。
  “我们一时糊涂,请师兄原谅。不过还请师兄为我们讨回飞剑,那可是师父他老人家赏赐下来的。如果他知道我们弄丢了飞剑,一定会重重责罚我们的。”两名少年慌忙说道。
  “好吧,念在你们初犯,这次的事情就算了。炎武,他们两人已经知错了。你快将两柄飞剑交出来吧。另外,你未经允许打伤两名同门师兄,属于以下犯上,私自斗殴,立即跟我去一趟刑堂”大师兄微微点头,随即看向许笑尘,严肃说道。
  “什么?大师兄你这是颠倒是非,明明是他们错了,你却要处罚炎武师兄,难道是受了这两位师兄所在的上官家的什么好处?”许笑尘目光微微一寒,却没有说话。那李伯光却忍不住高声说道。
  “原来这两人都是上官世家的子弟,难怪如此嚣张,这位大师兄也会为他们说话了。”许笑尘闻言恍然。
  许笑尘虽然刚刚飞升一年,来到白云城更是不过半年,对白云城附近的情况,却并非是一无所知。
  许笑尘与白云城商业协会的罗克敌、黑子,关系还算可以,经常与两人喝酒聊天,曾经听两人提起过上官世家。
  白云城上面还有云州,云州有许多白云城这样的城池,而那上官世家,却是云州的第一大世家。
  由此可见,上官世家势力很大,甚至要胜过白云剑宗,家族中的小辈,自然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这位大师兄也不会因为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背景,只是实力还算不错的许笑尘,而得罪上官世家这个庞然大物
  第629章 高手
  “混帐,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你这是以下犯上,我不但是你的大师兄,现在还在代师授艺,你居然敢这样忤逆,我这就废掉你的修为,为师门清理门户”大师兄没想到李伯光说的那么的清楚,微微一愣之后,不禁大怒,眼中杀机一闪,竟然挥手打出一道木青色风刃,刺向了李伯光大丹田位置。
  这道风刃凌厉无比,发出刺耳的尖啸之声,丝毫不亚于飞剑,威势连许笑尘都是微微一惊,如果李伯光被这风刃击中,修为首先是保不住了,丹田也会被损坏,没有灵药修复的话,便不能再次修炼。
  甚至,许笑尘都怀疑,这道风刃都足够洞穿李伯光的身体,将李伯光直接击杀了
  许笑尘与李伯光虽然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李伯光却是一片好心,想要帮助许笑尘,这才面临如此危险。
  许笑尘此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许笑尘大喝一声,一面身形一动,将李伯光挡在了身后,一面凌空斩出一剑,一道长长剑芒离剑飞出,迎向了大师兄那道风刃。
  剑芒和风刃相撞,不禁一阵爆响,剑芒消散不见,风刃却没有因此消失掉,而是继续朝着许笑尘斩了过来。
  “以我的身体和修为,刚才那一剑连道境九重大圆满修士都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住,却抵挡不住这位大师兄的一道风刃,看来这位大师兄应该是虚仙境界了,难怪那苏仁长老会让他代师教导了”
  许笑尘微微一惊,猛的运转体内法力,手腕一抖长剑,发出一道强劲、威压的龙吟之声,游龙般刺向了风刃。
  咔嚓、咔嚓……
  长剑被风刃从头到尾绞碎,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最近终于消散不见,许笑尘手中的长剑也只剩余一个光秃秃的剑柄了
  “混帐,敢与我动手,找死”
  大师兄微微一惊,随即大怒
  这位大师兄确实是得了上官世家的好处,本来正找不到机会向上官世家示好了,结果刚好遇到了这场争斗,自然不会错过表现的机会。
  谁知道却被李伯光一语道破,自然愤怒不已。出手击杀,又被许笑尘这区区一个刚入门的修士挡下来,更加觉得没有面子。
  “不过道境六重修为,就这等厉害,能够挡下我的一道风刃,如果让他修炼了我们门派的剑术功法,将来修为达到了虚仙境,那还了得?”大师兄如此想着,立即对许笑尘也生出了杀机
  大师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手就是一道细长、炫目的青色剑光,闪电般刺向了许笑尘眉心要害。
  这眉心要害如果被刺穿,修士的识海将直接被毁掉,比毁掉修士的丹田还要彻底,修士将死的不能再死了
  “竟要杀我,等我修为高了,必杀你无疑”
  许笑尘见状,心中也生出了杀机。
  不过面对这剑光,许笑尘却是巍然不惧。
  这道剑光如此迅疾、犀利,远胜之前那道风刃,许笑尘是抵挡不住的。不过这道剑光却也击杀不了身穿仙衣、肉身强大的许笑尘。只是,以这道剑光的强大威能,许笑尘被击中恐怕又要重伤了
  “对不起,炎武师兄,是我连累了你”那李伯光面露愤怒和绝望之色,以神念传音道。
  在李伯光看来,这次许笑尘是必死无疑了,而且不止是许笑尘,连他自己都肯定要被这一道剑光一并斩杀。
  李伯光此时正是后悔自己的冲动,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他一定学会隐忍
  “没事,我们不会死,刚才我那一剑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此时应该有宗门其他高手赶来,他们一定进行阻止的”许笑尘却从容不迫传音回道。
  说时迟那时快,许笑尘与李伯光神念交流速度可谓极快,然而他们刚刚交流完毕,那道剑光已经到许笑尘眉心前两寸远处
  那大师兄不禁露出了残忍的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许笑尘与李伯光被这道剑光一并击杀的情景。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