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豫使出了最强绝学,一道金光上扬,刹那之间与劫雷相互撞击,产生一个巨大的爆炸,在青龙星上空形成了一道平面形的风暴。好在这风暴所过之处什么都没有,不然肯定要杀伤、破坏无数。
  啪啦
  一道细的黑色闪电凭空出现,许笑尘根本来不及闪避就被劈,这道闪电直接无视赤练和许笑尘法力还有身体,直接冲向了许笑尘的识海。
  许笑尘立即产生了许多幻象,从到大,所有经历的一切,尤其是记忆深刻的事情,爱恨情仇,全部涌现了出来。
  内心之的欲-望、恐惧、邪恶、美好、正义,不管是好的坏的,全部被放大了无数倍,令人有一种疯狂的冲动。
  不过许笑尘却在细细品味着,这些幻象反而让他多了许多感悟,有些的东西彻底看透了,有些东西他则是更加珍惜了。
  随即,所有的幻象,突然如同泡沫一般一起破灭,许笑尘刹那之间感觉到了上界的存在,仿佛自己一挥手,就能够触及到上界一般。
  修士们则是感觉到,许笑尘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好”
  整个青龙星恢复平静,空的威压与劫云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次露出了湛蓝的天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般。修士们微微一愣,随即都欢呼雷动了起来,许笑尘这才意识到九重雷劫结束,而自己已经成为了仙人
  “这就是仙人了吗?”
  许笑尘有些难以置信道。
  此时,在他看来,天地法则轻易可见,玄妙而又简单,天地之间的灵气到处都是,却非常之稀薄和斑驳。
  向众修,他则是自然而然的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不过身具佛门神通的他,自然不会生出高人一等的傲气,而是多了一种对苍生的慈祥、包容。
  许笑尘现,原来通向上界的时空通道无处不在。他现在只要愿意,随时全力一击,便能够打开一条通道。
  不过他只是知道这条通道通向上界却不知道另外一边的情况。
  同时,他现,自己的修为似乎还能够继续提升,不过如何提升,上面还有怎么样的一种层次,他就不知道了。
  另外,他现在还能够时刻的感觉到上界对自己的感召。能够感受到内心之,对上界的一种本能的渴望。
  “恭喜,盟主成仙”
  修士们纷纷前来道贺,许笑尘却抬眼看向了远方。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情况?”麒麟等顶尖高手疑惑道。
  “不错。好像来了一大批天刑者,一定是妖、魔、鬼三界的天刑宫联合起来,打算乘着我渡劫虚弱之时,主动出击将我击杀。”许笑尘微微点头道。
  “糟了,我们忘掉了天刑宫会出动出击这一点了,盟主你现在刚渡劫成功,虽然已经成了仙人,却必然会有雷劫虚弱期,以我们的实力,虽然强大,面对三界天刑者联手,却是必死无疑”
  “天刑宫真是一样的卑鄙,无论哪一界都不例外”
  “唉,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们会主动出击呢,早知道如此我们就办这个渡劫大会了”
  “事到如今,只要撤退了,盟主,你快离开这里,我们断后,只要你还在,天刑宫就迟早要灭亡。等你恢复了一定要为我们报仇”
  修士们脸色大变,却很快做出了冷静的决定
  “大家不必惊慌,我现在离开是来得及,不过却没有必要,因为我并没有雷劫虚弱期,所以他们前来都是送死,哈哈。”许笑尘却大笑道。
  “啊盟主你没有雷劫虚弱期?怎么可能?”修士们都惊异了起来。
  “不错,我先前曾经服了一颗飞升丹,能够消除雷劫虚弱,这次渡劫刚好挥了隐藏在身体之的药效。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举办渡劫大会,实际上我早就预料到,他们会主动出击,却没有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看来他们是等不及送死了”许笑尘微微点头道。
  “那太好了”修士们闻言全部转忧为喜,同时对许笑尘的智慧也是叹服不已
  “许笑尘,你们果然在这里,统统受死”
  正在此时,西边天空之,出现了大量炫目的虹光,果然是大量的妖、魔、鬼三界的天刑者,朝着青云门这边冲杀了过来。
  “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敢来我修道界撒野,我叫他们全部有来无回”许笑尘冷冷一笑,身形一动,化为一条散着无尽威压,强大气息的百丈金色真龙,朝着天刑者们迎了上去。
  第618章 惊变
  三界天刑宫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面对许笑尘却不得不联手起来,这一次倾巢出动,算计好了要趁着许笑尘渡劫虚弱之机杀了许笑尘。
  短短三天,他们就完成了联合,并杀了过来,可谓是神。
  只是可惜,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许笑尘曾经服用了飞升丹,吞噬兽神,本身积累无比浑厚,渡劫连瞬间的虚弱期都没有
  此刻,许笑尘体内仙元之力,长江大河一般流转着,身体为一条矫健真龙,张牙舞爪之间引动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天刑者们虽然都是仙人的灵识,在许笑尘这个完全的、强大的仙人面前,却是一点反抗、退却的机会都没有
  嘭嘭嘭……
  天刑者们不断被打爆,数百数百的死亡着,转瞬之间连同他们的道器长剑,全部被许笑尘击杀成了元气
  无数修士们欢呼之,许笑尘没有吞噬这些元气,而是将这些元气收了起来,打算留给凤琴、青、赤练使用。
  紧接着,许笑尘并没有停留,而是刹那之间消失不见,直到片刻之后,这才赶回来,却是已经横扫了妖、魔、鬼三界的天刑宫,将天刑宫彻底从下界抹杀了
  修士们得知之后,震惊之余,都是高呼盟主。
  许笑尘彻底威镇下界,妖、魔、鬼三界一度陷入混乱,最终也成立了各自联盟,修道界却因为许笑尘的存在,变得更加强大了。
  许笑尘、凤琴的大婚,还有修道联盟的成立、即位大典,顺利进行,圆满结束。经历巨大风波,修道界终于安静下来。
  许笑尘追求的逍遥自在,终于完全实现。
  得了天刑宫的珍藏和天刑者化为的元气,许笑尘前所未有的富有了起来,凤琴、青、赤练等人的修为也得到了极大提升。
  过了数十年,麒麟也终于完成了百年约定,并在许笑尘的帮助之下,顺利渡过雷劫,先一步飞升上界了。
  麒麟原本与许笑尘约定,抵达上界之后,会传下来消息。飞升之后,却渺无音讯,不知道是为什么。
  平静而又幸福的生活又过了数百年,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样的修炼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的时候,平静终于被一系列的惊变打破了
  这天清晨,许笑尘正在北斗星宫与北斗星宫宫主喝茶,顺便指点北斗星宫宫主修炼,两人相谈甚欢,却突然接到了天狼星域的两道传信灵符。
  “天狼宫的天狼子道友出事了?天狼子道友修为高绝,比我还要精深一筹,只差一步雷劫便能成仙,要不是他上次被盟主你遇到的九重雷劫惊吓到,恐怕他现在已经是修道界第二名仙人了,甚至他还拥有仙器,怎么可能出事?”北斗星宫宫主惊异道。
  唰……
  许笑尘正要说话,又几道传音灵符飞了过来。
  “不好,有大事要生,我们修道联盟的七大副盟主,除了道友,居然全部出事了,其他还有不少高手居然也相继出事,此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我们这就去天狼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许笑尘目光凝重道。
  “好”
  北斗星宫宫主立即点头道。
  七大副盟主六个出事,只有北斗星宫宫主一个安然无恙,下一个出事的很有可能就是北斗星宫宫主,北斗星宫宫主自然是迫切想知道真相。
  许笑尘微微点头,大手一挥,立即天旋地转,等到北斗星宫宫主清醒之时,却是许笑尘施展了乾坤大挪移之术,直接跨越一个星域,来到了天狼星域的天狼宫。
  “盟主,您终于来了,快请救救我们宫主吧”
  天狼宫修士们早已聚集在天狼宫大殿门口,平时沉稳无比的他们,此时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到了许笑尘和北斗星宫宫主,修士们立即眼睛一亮,升起无数希望,一起恭敬跪下,齐声恳求了起来。
  许笑尘虽然是盟主,平素却极少出来管事,也不喜欢别人跪拜,此时这些修士情急之下,却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诸位道友快请起来,我自然会尽力,诸位放心,事不宜迟,赶快带我去看看天狼子道友到底是怎么回事。”许笑尘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挥手止众修跪拜道。
  “有盟主这句话,我们就都放心了。盟主,请跟我来”
  修士们转忧为喜,立即将许笑尘、北斗星宫宫主带进了天狼宫之。在他们心,许笑尘无所不能的强大存在,许笑尘既然答应尽力,天狼宫宫主自然不会出事。
  大步行过曲折的走廊,通过几道防护禁制,许笑尘和北斗星宫宫主终于被几名天狼宫重要人物,带进了天狼宫深处一间修炼静室之。
  修炼静室简朴、干净,灵气却极为充裕,天狼宫宫主正闭目盘坐在一个碧*蒲团之上,似乎正在打坐修炼,不过许笑尘、北斗星宫宫主两人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天狼宫宫主是陷入昏迷之,身上的生命气息正在时刻不停了流逝着。
  “咦,奇怪”
  许笑尘眼银光闪动,又探出神念,甚至打入一道仙元力到天狼宫宫主身体之查探,随即不禁惊疑了起来。
  “怎么样了,盟主?”其他修士忐忑道。
  “你怎么看?”
  许笑尘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了北斗星宫宫主。
  “天狼子道友体内没有任何的异常,生命气息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快的流逝,而且根本无法阻止,实在是奇怪。连盟主你都看不出问题来,我自然更是迷惑了。”北斗星宫宫主查探一番之后道。
  “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再哪里,我们却也不能放弃,不如来疗治试试吧”
  许笑尘再次查探了一些,接着挥手洒出了一道精纯佛光,结果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又打出一片佛门法力,使用仙元力、木系灵气、水系灵气,各种治伤灵丹,北斗星宫宫主也施展各种手段,也都根本无法唤醒天狼宫宫主,无法阻止天狼宫宫主身上生命气息的流逝。
  很快,天狼宫宫主在两人的叹息声,在众修士的悲痛目光之,生命气息完全消失,却是真正的死去了
  第619章 咒术
  哗啦
  天狼宫宫主死去之后,身体突然之间崩塌,碎成了一大摊灰烬
  众修士都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露出了惊惧之色。
  许笑尘目光也森寒了起来。
  “如此残忍,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诸位道友节哀,此事我一定会调查出真相了。这一次出事的不止一个,其他道友现在恐怕也是危在旦夕,我们得及早赶过去才行。”许笑尘道。
  “不错,天狼子道友是第一个出事的,其他修士或许还活着,我们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察探。”北斗星宫宫主道。
  许笑尘不再说话,强大的神念在天狼宫中查探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于是身形一动,带着北斗星宫宫主立即离开了。
  “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续去了十余处,发现出事的修士都与天狼子一样的情况,都是根本无法救治,就彻底死去并化为灰烬,许笑尘、北斗星宫宫主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禀告盟主,这次一共死亡了三十三名修士,全部是我们修道联盟的主要人物。经过调查却什么线索都没有这些道友全部是莫名其妙就出事了,有的被发现的时候,甚至已经化为灰烬了”修道联盟的高层修士聚集在北斗星宫之中,其中一名负责调查此事的中年修士,惶恐不安道。
  其他修士眼中也都是惊惧之色。
  要说他们都是高手,从来不惧怕争斗,却都无法接受这样诡异的死亡,正是因为诡异,让他们都不知道如何防备,他们才会惊怕不已
  “难道他们都是中毒了?”
  “不可能,没有任何一种毒,是这样的效果,而且以他们的修为,绝不会中毒”
  “难道是其他三界做的?”
  “不可能,他们没有理由这样做”
  修士们进行了种种的猜想,最终却都一一推翻了,许笑尘甚至使用仙器进行推算,却没有任何结果。
  诡异,太诡异了
  正在此时,又是一道传信火光飞来,修士们一见,不禁心中一凛,心道不知道又是哪位道友出事了。
  “不好”许笑尘脸色大变,他发现这道传信火光飘向了自己,立即有了一种极为不详的预兆。
  果然,这道传信灵符,正是朱雀星天凤宫发来,出事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刚才去天凤宫探望父母、姐妹的凤琴
  许笑尘双眼刹那之间呈现血红之色,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天凤宫之中。
  许笑尘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就是凤琴,却没有想到真的出事了。
  出事的时候,许笑尘却没有在凤琴身边,不然或许能够避免,许笑尘想到这一点心中满是伤痛和自责。
  天凤宫中深处,王志永夫妇还有凤雪等修士都在,个个愁眉苦脸,一干女子脸色都挂满了泪痕,凤琴则正安详的躺在一张通体火红色,散发出炙热气息的玉床之上,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别太担心了,比起其他道友,她的情况似乎要好一些。她的生命气息虽然在流逝,却非常的慢。刚才我取出天凤宫中珍藏的天凤血液,让她服下了,此时又睡在火玉床之上,她的生命气息的流逝已经完全停止了。”见到急冲冲的许笑尘,王夫人强颜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
  许笑尘终于舒了一口气,虽然出事,却至少还活着,生命气息已经不再流逝,说明还有希望救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许笑尘立即进行的了察探,发现凤琴的情况与出事的修士类似,陷入奇怪的昏迷中。不过因为修为已经在他的全力帮助之下,早已达到了道境第九重大圆满,体内天凤血脉凝聚、壮大了极点,具有天凤浴火重生的奇异能力,生命力是神兽世家修士之中最强的,又服下了天凤宫珍藏的天凤血液,才终于得以幸免于难
  “暂时三丫头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何时醒来,以后会如何就不知道了。而且天凤血液有限,一旦到了效果消失的时候,三丫头就危险了。因此,我们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等待下去,应该尽快想到救治她的办法才是。”王志永焦急道。
  “岳父大人说的不错,大家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治凤琴,而且要让暗算她的存在,付出生命的代价”许笑尘严肃无比道。
  “当时我们正在与三姐说笑闲聊呢,结果三姐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昏迷过去,后来就成现在这样子了。并没有发现有人出手,也没有任何的异兆,实在是奇怪的很。姐夫,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三姐。”凤雪哭泣着道。
  “禀告宫主,外面有人求见。”正在此时,一名女修来报道。
  “什么人?都什么时候了?现在不见客”王志永眉头一皱道。
  “说是青龙星东海龙族的龙王,好像是来求见许盟主的。”那女修小心翼翼道。
  “龙海的龙王?一定是黑龙了,他这个时候来这里找我做什么?难道他有办法?诸位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许笑尘眼睛一亮道。
  许笑尘说完话,身形一动出了天凤宫。
  “我也去看看。”王志永夫妇也精神一振跟了出去。
  “主……盟主,我刚刚听说凤琴仙子出事了,您也赶来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天凤宫之外,站立着一名黑衣修士,正是黑龙敖天,看到许笑尘,立即迎了上去。
  “有劳你挂心了,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你这一次突然前来不会只是为了问这个吧?”许笑尘道。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以盟主你的实力一定能够救好她。我其实是找盟主你禀告事情,刚好听修道联盟的人说,天凤宫出事了,我就直接赶过来了。”敖天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这么急着找我,难道非常重要?”许笑尘道。
  “是这样的,刚刚我龙族在上界的一位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人在使用仙界咒术对付我们修道界的高手。我闻听之后,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就立即赶过来通知盟主你了。”黑龙敖天道。
  今天发现自己有张月票,于是立即投了自己。哈哈。大家都没有?有的话投给我,不求名次,撑撑场面也是好的啊。
  第620章 飞升
  “你们龙族的高手怎么会知道仙界的事情?不过既然是你说的,想必应该不假了。原来这些修士都了仙界咒术,难怪会如此诡异,连我都奈何不了了。对了,你们龙族上界那位前辈有没有说如何救治?”许笑尘惊道。
  仙界咒术,许笑尘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一听名字,再联想到出事修士的情况,许笑尘立即肯定这仙界咒术极为强大、玄妙、奇诡,与寻常道术乃至仙术大不相同
  “救治的办法也说了。不过几乎不可能。说是只有找到施术之人让其破解才行。或者必须有修为比施术之人还高深许多的高手相助解除。”黑龙敖天道。
  “看来上界终于还是进行了报复,不过以仙界咒术,跨界杀人,他们也太过狠毒了。我的实力虽然高深,却仅仅是在下界,比起上界的仙人自然是远远不及,看来我只有飞升一趟,到上界去彻底解决麻烦了”许笑尘冷冷道。
  “主人你真的要飞升?要知道,你击杀的天刑者极多,每一名天刑者身上都有一道仙人的灵识。也就是说,你有许多仙人仇家。现在上界又摆明来对付你,你如果飞升,那岂不是自投罗?”敖天被吓了一跳道。
  他对许笑尘虽然有信心,却也可以想象上界仙人的强大
  “笑尘,你真的要去上界?上界那么危险,不如留下来,或许还有其他办法”王志永夫妇大惊,随即都担忧了起来。
  女儿已经出事,生死难料,他们自然不想女婿再出事。
  “是啊,姐夫,说不定这正是上界的阴谋,他们知道奈何不了你,所以想害了其他修士和姐姐,想让你飞升,然后他们好对你进行击杀呢。”凤雪不知何时也来了道。
  “凤雪仙子说的不错,主人你一定要三思而行。”赤练道。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要救治凤琴,只有这样一个办法。而且如果我不飞升,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多人出事,你们都有可能是受害者。我可以等待、逃避,凤琴她却等待不了,你们也逃避不了”许笑尘坚定无比道。
  “可是……”
  “不必可是了,即使这是上界的阴谋,我也必须去面对。现在去解决还来得及,如果等失去了凤琴,还有你们,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到时候即使我能长生不死,又有什么意思?”许笑尘摆手阻止道。
  “不错,人生于世,知难而上,不能畏畏缩缩主人,我愿与你同去上界”赤练、黑龙齐声说道。
  “我也要去。”凤雪道。
  “胡闹。”众人齐声喝道。
  “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不过敖天你就不必去了。你的修为还不够,东海也需要你。我与赤练前去即可。”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那好吧。不过相信要不了多久,我也能够飞升,到时候我会去寻找主人你。对了,主人你打算何时出?到时候我去送你。”黑龙敖天微微失望,随即又露出自信笑容道。
  “事不宜迟,不过我还是要先处理一些事情,三天之后再出。毕竟,这次离开,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了。”许笑尘微一沉吟道。
  “好,那我们三天之后再见”敖天点头,身形一动离开了。
  “你真的想好了?飞升可不是事啊”王夫人依旧不放心道。
  “想好了。三天之后,我会带着凤琴一起离去。从此以后,你们要与修道联盟、青龙星东海龙族,还有北斗星宫,相互多多照应。这次去仙界,我虽然对自己有信心,却一定会遇到诸多危险,因此我就不带你们一起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没有到仙人的境界,我想带也带不了。”许笑尘点了点头道。
  “好了,随你去吧。你这样的人之龙,去上界也好,留在下界终究不适合你的提升。不过你要好好的照顾我女儿,我们也会努力活的长久一些,等待你们一起回来。”王志永眼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表面却大笑说道。
  “这是我们天凤宫珍藏的天凤血液,除了使用掉的,只有这些了,凤琴那丫头的命目前全依赖它了,你一定要收好了。”王夫人取过一个火红色的透明玉瓶道。
  巧的玉瓶之装着半下一团火红色的光芒,蕴含着强大、精纯的火元之力,散着无穷无尽的生命气息,正是天凤的本命精血
  “放心,我一定会把它们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另外,下界没有天凤的踪迹,到了上界却应该不少,以后这个应该不会缺,凤琴也永远不会有生命危险。”许笑尘接了玉瓶,珍稀的装起来道。
  “对了,这些东西,我带着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留下来守护天凤宫吧”
  许笑尘想了想,将身上的所有灵石、道器、灵丹、傀儡、佛门高手、功法等物品,全部交给了王志永夫妇,又留了一些在青云门,南山大师、黑叶三虎等人也都被许笑尘留在了青云门。
  许笑尘现在已经是仙人,这些修道物品对许笑尘确实没有什么用处了。比如灵石、灵丹,对修士来说,多多益善。对许笑尘来说,却是充满了杂质,根本不能用来修炼,使用了反而会影响仙元力的精纯。
  有许笑尘留下的无数财富,还有无数的高手守护,青云门和天凤宫必将高枕无忧,还会很快强大起来,成为天河星域,乃至整个修道界的两大势力
  “盟主,我们星宫的圣女,刚刚接到上界的消息,好像是上界的一些大能,对我们施展了什么仙界咒术。好在盟主你修为高深,我也有上界前辈的打点,终于免去了一场劫难。”许笑尘赶到修道联盟,北斗星宫宫主也已经得知了仙界咒术的事情。
  “什么?盟主你已经知道了,并打算飞升上界?那我们修道联盟怎么办?还有,上界那么危险,盟主你飞升之后万一被上界的仙人暗算、围杀怎么办?”修道联盟的修士们知道许笑尘的来意,是为交代一些事情,不禁惊慌、担忧了起来。
  许笑尘感受到修士们的关心,心温暖,微微一笑解释了几句,修士们见他心意已决,只好祝她好运,说一些吉利的话语。
  “七大副盟主已经死去六名,其他也死掉了不少高手,我也要飞升了。以后上界应该不会再找修道联盟的麻烦了,至少不会这样进行跨界咒杀了。毕竟,跨界咒杀应该要付出不的代价,不然他们不会现在才动手。我离开了之后,修道联盟盟主就由北斗星宫宫主来担当,诸位意下如何?”许笑尘道。
  “这怎么行”北斗星宫宫主连忙推脱道。
  这次诸多高手出事被杀,连许笑尘这个盟主的夫人都沉睡不醒,唯有他北斗星宫宫主安然无恙,这虽然不是北斗星宫宫主故意的,却让他很是不安,哪里还好意思再接掌修道联盟盟主之位。
  不过有许笑尘推荐,他又是许笑尘之下的唯一副盟主,众修都是没有异议,最后他只好答应先替许笑尘代理一段时间。
  所谓代理不代理,不过是个说法,其实许笑尘飞升了,盟主就是他。他也因此对许笑尘的推荐和以往的帮助铭记在心,暗自誓要好好照应青云门、天凤宫,秉承许笑尘的志向,好好的经营修道联盟。
  三天之后清晨,许笑尘终于处理好诸多事宜,仅仅带着赤练,还有依旧沉睡在火玉床上的凤琴,准备飞升。
  许笑尘要飞升的消息也早已传遍了整个修道界,乃至妖、鬼、魔三界,无数高手,还有与许笑尘相识的修士,都赶来送行,顺便见识一下飞升的景象。
  有史以来,飞升上界的强大不是没有,甚至有不少。不过像许笑尘这样名震下界,被称为修道界第一仙侠,第一真龙世家修士,身为修道联盟创始人,第一任盟主,以一己之力灭杀兽神,以及四界天刑宫的修士却只有一个
  此时,注定要流芳万世的青云门飞升谷,修士们屏住呼吸看着天空之的许笑尘。只见许笑尘目光悠远深邃,似乎在回忆着诸多往事,又似乎是想要将修道界的一切铭刻在记忆。突然,许笑尘抬手一掌。
  仅仅一掌,普普通通的一掌,无比随意的一掌,便粉碎了虚空,生生轰击开了一条通向仙界的通道。
  这条通道如同一个巨大的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