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姓唐的会不会跟恶贼何谐有什么勾搭?”沈柏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禁露出担忧、仇恨之色道。
  “很有可能。真如你所说,我们处境就有些不妙了。”许笑尘目露寒光道。
  赵丹心的仇,他从来没有忘。正如沈柏不可能忘掉沈家的仇一样。
  “恶贼何谐,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沈柏咬牙切齿道。
  两少年想起大仇,更加无心睡眠,散了之后,都在各自帐篷之中,不约而同的趁夜修炼了起来。
  因为血神魔种的突然发作,许笑尘修为退步了一个小层次,不过他的境界还在,经过一天恢复,再加上一夜的苦修。天微亮之时,他的修为终于恢复到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第三小层了。
  “终于突破了,哈哈哈哈……”正在此时,沈柏洪亮笑声传了过来。原来他因为仇恨,修炼更加投入,终于水到渠成,达到了胎境三重炼精境界第二小层。
  “谁啊?一大清早大喊大叫,把我的美梦都打扰了。”李烈一脸怒色道。
  “就是。想吓死人啊,我正睡的香呢。”刘寒也慌忙跑出了帐篷。
  “沈柏突破是好事。天都亮了,你们早该起来了。都别说了,赶快洗漱一下,吃了早餐继续上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帐篷外草地上的胖子雷威道。
  他这一夜,虽然睡觉了,却时刻保持着警惕,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不像刘寒、李烈,没有人站岗,居然都敢睡的那么沉。
  许笑尘、雷威也走出了各自帐篷,两人精神抖擞,修炼了一夜,都有提升,除了饥饿,他们一点都不觉得疲惫,反而精力更加充沛了。
  少年们在附近一个小水潭边简单、快速的洗漱了一下,又大吃了一顿,接着灭了篝火,收起牛皮帐篷,再次上路了。
  经过五名少年两顿的海吃海喝,许笑尘脚步轻松了许多。他身上袋子的分量,足足减轻了五十斤。这还是加上野猪皮、土狼皮的结果。
  高手的饭量,的确不容小视。
  众少年甚至都没有料到,消耗会如此巨大。照这样下去,众少年带来的大量食物,最多两三天就吃完了。
  不过少年们并不担心,因为路上有野兽、野果、山泉,有这些东西在,他们便不用担心会挨饿。
  咝……
  刚进行百丈,前方一处草丛之中青光一闪,却是一条青色毒蛇蹿了出来。这条青花毒蛇拇指粗细、一人来长,蛇头箭形,浑身青色花纹,红色的芯子、血色的双眼,身形轻飘、攻击起来快若闪电。
  “去死。”
  领头的沈柏眼疾手快,冷喝一声,一剑横拍,啪的一声,劲风吹起,剑身精准无比的拍中蛇头,一下子便拍碎了这条青花毒蛇头骨,将其拍落到了脚下。
  青花毒蛇身体抽动了两下,便一动不动、气息全无了。
  “沈柏,你的手法真是越来越纯熟了。”许笑尘道。
  旁观了昨天半天,他甚至都有些手痒了。
  “嗯。杀多了嘛。何况,我修为又提升了。”沈柏笑道。
  他将青花毒蛇扔给许笑尘,又继续前行。许笑尘则是一手取出装蛇毒的小瓶,另一手捏住青花蛇蛇颈,立即挤出了一点蛇毒,又随手的将毒蛇尸体收了起来。
  晚上又有蛇羹吃了。蛇羹可是好东西,不但鲜美、而且大补,更加开胃。再加上这条青花蛇皮、一点毒蛇,可谓小有收获。
  有了这好的开始,众人劲头十足,脚步都轻快了起来。不过很快,众少年便发现,类似青花毒蛇、野猪这样容易解决的蛇虫兽类,越来越少了。
  嗷……
  突然一声苍劲狼嚎响起,众少年全都变了脸色。
  “大家小心,是青毛狼。”沈柏目光凝重的停下了脚步,握着百煅精钢剑的手心都紧张的渗出了汗水。
  ----------
  PS:第一更,兄弟们,推荐票顶起,还有!
  第059章 恶狼
  狼分许多种,灵雾峰附近最常见是土灰色皮毛的土狼。距离灵雾峰稍远处,则会出现青色皮毛的青毛狼。
  土狼又称灰狼、灰毛狼、或者土毛狼。一般个头较小,实力相当于胎境第二重、培元境界人类。
  土狼凶残、狡猾,主要靠偷袭、埋伏猎杀。
  不然的话,区区土狼根本伤不了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的沈柏。
  青毛狼又称青皮狼,或者青狼。
  青毛狼比起土狼,更加凶残、狡猾。体型更大,实力更强。一头成年青狼相当于一名争斗经验丰富的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高手。
  沈柏等人都是炼精境界高手,争斗经验却很少,如果单独遇到青狼的话,除了雷威,其他人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尤其,青狼不一定是单独一头,极有可能领着一群土狼,或者是跟其他青狼在一起猎食。这正是众人听到狼嚎,立即如临大敌的原因。
  当然,除了土狼、青毛狼,灵雾峰外更远处还有更厉害的狼。比如,实力堪比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高手、浑身银色皮毛的银狼。
  还有比银狼还要强大、传说中拥有灵兽血脉的金狼!
  “嚎叫声如此强劲,一定是青毛狼不错。青毛狼的狼皮珍贵的很,一头成年狼的完好狼皮上缴宗门,能够换取五枚青云令。足足是土狼皮的五倍。青狼肉也是大补美味,远胜青花毒蛇肉,宗门虽然不收,我们却可以留着大吃一顿。”胖子雷威兴奋道。
  他轻功好,即使遇到青毛狼狼群,只要不被包围,便不会出事,自然是有恃无恐。
  “但愿不超过两头,最好只有一头。不然就完蛋了。”其他少年却都十分紧张,也不跟雷威说话,都在心里求上天保佑。
  嗷……
  又是一声强劲狼嚎,前方荒草猛的动了起来,一头半人来高、一人来长,拖着长长狼尾、浑身青色皮毛如同绸缎般光滑、双眼凶光闪烁的野狼,已然到了十丈之外。
  果然,这正是一头成年青毛狼。
  众少年都微微舒了一口气,不过看清这青毛狼彪悍体型、锋利獠牙,他们不禁重新紧张了起来。
  对阵如此猛兽,他们显然还是第一次。
  好在,昨天他们磨练了半天,有了一些经验。不然光是这青毛狼的气势,便会镇住他们,大大影响他们的发挥。
  “这青毛狼如此彪悍,颇有点南霸天的味道。鲜血效果一定也不差。如果我喝了这头青毛狼的鲜血,能够增加多少小层的修为呢?”许笑尘双眼放光,情不自禁的添了添嘴角,甚至还咽了咽口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次离山任务他发现,自己看到血液就有一丝上前大喝的冲动。甚至看到野兽,直接会产生联想。
  不过有众少年在场,他又知道饮血修炼终究不是正道,一直克制的很好。
  “这许笑尘不会已经想着吃狼肉了吧?这次虽轮不到他出手,他却也不能这样安逸吧?”其他四人听见许笑尘咽口水的声音,不禁无语。
  “发财了!竟然只有一只。昨天遇到一株食人花,现在又遇到单独一头青毛狼。我们的运气真他妈的好啊!”
  众少年皆大喜。
  青毛狼到了十丈外,却不主动进攻,只是坐在原地,双眼半开半闭看着众少年。众少年位于下风头,甚至能够清晰的闻道青毛狼身上的浓烈气息。
  众少年微微一愣,全都迟疑了起来。最终,他们没有冒然冲上去,而是依旧保持着队形,缓缓移动了过去。
  “这头青毛狼想做什么?怎么不冲上来?”李烈忍不住道。
  “据说青毛狼很聪明,绝不会以寡敌众。看来真是这样。”刘寒道。
  “有可能他只想守住自己的地盘。”沈柏道。
  “明知不敌还要死守?这不可能。除非他在守着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才不愿离开。看来我们这一次真的要赚大了!”胖子雷威眼睛一亮道。
  “既然如此,我们还等什么,一起冲上去,宰了这畜生再说。”刘寒兴奋道。
  “不行。他有可能是在等我们主动出击,然后好各个击破!”领队的沈柏却异常谨慎。他身后的许笑尘,则是默然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前怕狼后怕虎,能成什么大事。听我的,上!”刘寒大叫道。
  说完话,他立即脱离了队伍,猛烈往前一跃,全力一剑斩向了青毛狼。
  跟他同时出手的还有李烈。
  李烈的身法、剑术也不差,他脚踏星步,单手持剑前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贴着地面冲杀了过去。
  李烈、刘寒,一上一下,一斩一刺,同样迅猛,这场面看起来相当震撼,这配合也似乎无懈可击。
  青毛狼无法再静坐。它猛的睁开双眼,竟然不躲不避,后腿有力一蹬地面,整个狼躯朝着众少年扑了过来。
  仿佛是个身经百战的武林高手,青毛狼这一扑,时间、角度、力度把握的非常之巧妙,竟刚好从刘寒、李烈中间蹿了过去。
  刘寒人在空中、无处着力,不但拦截不住青毛狼,还吓的赶紧一缩双腿。下面的李烈也是连忙一缩头,看也不看便是回手一剑,生怕被青毛狼杀个回马枪。
  “畜生,受死!”
  青毛狼刚错过李烈、刘寒,沈柏已经迎头一剑斩杀了过来。
  青毛狼再次显示了不低的智慧,它竟知道剑器的厉害,在避无可避的情况,迅疾无比的抬起前爪,拍向了剑的侧面。
  这一下要是被其拍中,以巧破力,沈柏的一剑不但会偏掉,斩不中青毛狼,还极有可能被青毛狼拍飞。
  到时候,沈柏就危险了!
  幸好,沈柏虽然没有料到青毛狼如此狠辣,却急中生智,剑峰微微一偏,唰……,立即将青毛狼前爪斜削了下来。
  青毛狼失去了一只前爪,鲜血狂喷,却愣是没有嚎叫。其眼中凶光更盛,大口一张,横咬向了沈柏的颈脖!
  同时,它不忘还抬起另外一爪,拍向了沈柏脸部。
  如此一来,即使沈柏能躲开狼口,也难躲开青毛狼狼爪。被狼爪击中脸部,他即使不死也差不多了。
  青毛狼的拼命一博,果然犀利!
  第060章 一击必杀
  沈柏大惊,他没有想到,这青毛狼竟如此凶狠,他已经来不及回剑格挡,只能偏了下头,勉强躲开了青毛狼的大口。
  至于青毛狼的前爪,他显然是躲不开了。
  青毛狼前爪迅猛击来,带起一阵劲风,呼呼作响,眼看就要击中沈柏的脸颊。
  刘寒、李烈、雷威全都脸色大变,却来不及上前阻止。沈柏甚至已经感受到死亡的迫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唰……
  正在此时,却突然有一道寒光闪过,直接刺入了青毛狼的大口之中,及时阻止了青毛狼的攻击!
  这道寒光由沈柏背后发出,刚好在沈柏偏头的瞬间功至,时间、角度,都把握的极好,正是许笑尘全力刺出的百煅精钢剑!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不落空,这便是许笑尘的风格!
  整个过程之中,许笑尘还背着三个大袋子,脚步都没有移动,只是身体前倾了一下,单手直刺出一剑而已。
  然而,这一剑极简单,却也极有效!
  许笑尘修为比沈柏还高一个小层次,手中的百煅精钢剑又轻薄、锋利,这一剑刺入狼口之中直接洞穿了青毛狼头颅,结果了青毛狼的性命!
  青毛狼爪子挠了挠,终于生机全无,重重跌落在地上。
  许笑尘则早已收回了长剑,铿……插入了为了不让其他外门弟子认出来,被布条包裹了一层的剑鞘。
  “好一剑!你用的是什么剑招?还有,你出剑如此之快,莫非跟我们一样,已经达到了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
  众少年微微一怔之后,胖子雷威首先赞道。
  “什么剑招都不是,我没有修炼过任何剑术。”许笑尘淡然道。
  在他看来,最简单、最有效的一剑,胜过任何精妙的剑招。修炼者应该把时间主要放在提升修为之上,修为高了,无招胜有招。
  修炼剑术之类,不但会耽误修炼时间,还会造成约束,影响修炼者实力的发挥。与其修炼剑术,不如在战斗中磨练、吸取杀戮的经验!
  “笑尘,你已经到了胎精第三重、炼精境界了?修炼真是快啊!怎么不早说,让我也高兴一下?这一次多亏了你,不是你及时出手,我英俊的脸蛋就要开花了。哈哈。”沈柏惊异之余畅快大笑道。
  要是之前他知道许笑尘修炼快,修为已经不弱于自己,一定会有些不平衡,甚至可能出于嫉妒,调查许笑尘修炼比自己快的原因。
  现在却不同,许笑尘救了他一命,得知许笑尘修为比自己预料中高许多,他心中虽羡慕,却不会嫉妒。
  “我修炼不快,是宗门伙食好,我又足够刻苦。我才九品道骨,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比起八品道骨者、七品道骨者,我实在修炼的太慢了。哎。”许笑尘微微一叹道。
  他这样说一方面为了打消沈柏等少年的疑惑,另外一方面也真是出自内心。在九品道骨中他现在的修炼速度或许很快,比起上等道骨者,他却是很慢了。
  他如此一说,众少年果然忽略了此事。
  “不说这个了。我们快把这头青毛狼拖走。刚才青毛狼先是嚎叫,接着又跟我们僵持。很有可能是在召唤同伴,打算围攻我们。我们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许笑尘警惕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
  他先前一直在思索,越发觉得此事有蹊跷。
  众少年原本还处于成功猎杀青毛狼的兴奋、喜悦之中,闻言立即紧张了起来。
  “这里的宝物怎么办?”刘寒道。
  他开始瞧不起许笑尘。许笑尘展示了实力,一剑击杀青毛狼之后,他不得不对许笑尘刮目相看,甚至都有些敬畏的倾向了。
  其他少年也是如此。一来许笑尘杀了青毛狼。二来,许笑尘修为也不低。很有可能跟他们差不多。
  三来,许笑尘很少说话,说话却都是一语中的,似乎很有决断力,适合做领导。
  “你还真认为青毛狼是在看守着宝物?即使真是如此,现在我们也不得不离开。毕竟,要是一会没有其他青毛狼赶来,我们完全可以折回来寻找一番嘛。”胖子雷威雷威道。
  “不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先离开再说。再说,青毛狼不过是厉害一些的野兽,能看守什么宝物?你当他是灵兽啊?”沈柏道。
  “就是。我看你是想宝物想疯掉了。”李烈笑道。
  众少年不痴不傻,说话的同时脚步不停,很快就跑出了二十余丈远。
  经过这一次猎杀,许笑尘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雷威、刘寒、李烈,主动每人接过了许笑尘背上的一个大袋子。
  沈柏则是负责扛着青毛狼尸体。
  许笑尘倒成了最轻松的人。他两手空空,腰间挂着精钢长剑,背上也只有一个小袋子,装着他与沈柏昨天分到的收获。
  嗷、嗷、嗷、嗷……
  果然不出许笑尘所料,四声狼嚎响起,众少年先前杀狼之处周围的荒草丛中,迅疾蹿出了四头狼。
  这四头狼两头体型较小,浑身灰色皮毛,一看便知是土狼。另外两头则是凶猛彪悍,浑身绸缎般青色皮毛,眼中凶光闪烁,竟都是成年青毛狼!
  众少年一见,大惊之余却冷静了下来,他们立即停住了脚步,丢下了手中的东西,紧紧靠在了一起,牢牢稳住了队形。
  先前一战,虽然完胜,却让他们心有余悸。对阵青毛狼,他们再不会因为青毛狼是畜生,就轻视之。
  何况,现在众少年面对的是两头青毛狼,外加两头土狼。他们知道,再想先前一样冲动,全军覆没绝不是梦想!
  “还好,四头狼土狼、青毛狼各一般,我们稳住阵角,还有取胜可能。如果这四头狼都是青毛狼,我们今天都要藏身狼腹了。”许笑尘目露战意道。
  他此时终于站在了外围,与其他四名少年围成了一个小圈子,圈子中没有人,只有青毛狼尸体和其他物品。
  “不错。大家千万不萌生退意。那样只会被这些畜生逐个击破,即使能侥幸逃掉,这一次任务也不能继续了。而全力合作,杀了这些畜生,却会收获巨大,还能够继续上路。”沈柏看向轻功最好、眼中有些迟疑之色的胖子雷威道。
  第061章 联手
  众少年若是选择不战而退,带着东西逃跑,绝对要被青毛狼追上。何况,在这充满未知的荒野之中狂奔,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不能联手,单独被青毛狼追上,他们将必死无疑。
  因此,众少年选择了迎战。
  然而,胖子雷威却是个例外,他的修为高、轻功高,如果跑起来比狼还快。而且一旦逃跑起来,众少年被他甩在后面,必然会成为青毛狼攻击的目标。
  假如他选择出逃,众少年选择迎战,四人对四狼,胜算将大减。因此,沈柏才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都看什么看,都被包围了,难道我还能跑了不成?临阵脱逃这种事情,我雷威是坚决不会做的。这四头狼可都是青云令啊,我雷威可不傻。哈哈。”胖子雷威大笑道。
  众少年闻言全都稍稍放心了。
  五个胎境第三重、炼精境界高手联手,对阵两头青毛狼、两头土狼,胜算还是比较大的。当然,前提是五人都不出现大的失误。
  此时,四头狼没有闲着,早已蹿到了众少年近前。它们没有立即进攻,而是分四个方位,将众少年围了起来。
  “妈的!这些畜生真是麻烦,难道就不会点别的花样?”李烈大怒道。
  显然,这四头狼跟死去的那头一样,知道数量不占优势,放弃了主动进攻,正在寻找众少年的破绽,或者说是在等待众少年主动出击。
  如果众少年一直严防死守的话,则正合它们心意。因为还有其他野狼,听到了召唤,正在赶过来。
  “事不宜迟,迟恐生变。保持阵型,一起贴着地面冲杀。先杀南边的土狼,完了再杀北边土狼。李烈、刘寒护住两侧,沈柏断后。我居中应策。雷威身法最好、修为最高,负责击杀土狼。越快越好,务必一击必杀。一、二、三,杀!”
  关键时刻,许笑尘当仁不让,表现出惊人的冷静和决断力。
  随着他的号令,众少年快步冲向了南边,负责杀狼的雷威,胖胖的身躯陡然变的飘忽,手中精钢剑,寒光只一闪,便刺死了一头土狼。
  紧接着,众少年又转折向北边。居中应策的许笑尘暂时充当了后卫,后卫沈柏则是转为居中应策之人。胖子雷威再次展现了惊人的身法,飞快与许笑尘、沈柏错身而过,唰的一剑,成功刺死北边的土狼。
  土狼实力只相当于胎境第二重培元境界的人,最擅长偷袭。此时却与众少年正面对抗,又没有料到众少年会这么快发动这么犀利的进攻。充当矛头的又是最强悍的胖子雷威,两头土狼自然是不堪一击!
  众少年并不意外,却依旧有一种行动成功的喜悦,都更加斗志昂扬、信心满满了。
  土狼相比青毛狼不值一提,留着却始终碍手碍脚。现在除去了土狼,不但解除了包围,还解除了被偷袭的可能。
  “西边,雷威断后,其他人一起出手!”
  没有丝毫的停顿,许笑尘再次下达了命令。与此同时,两头青毛狼早已反应了过来,一东一西一起扑杀了过来。
  众少年却不管不顾。
  取得了前两次的成功,他们对许笑尘决断更加信任,执行起来毫不迟疑。
  胖子雷威目光凝重、手持精钢剑,站在原地,蓄势待发,东边的青毛狼到了他的近前,他突然间往边上一闪,避开了青毛狼的扑杀,同时反手朝着青毛狼的颈脖斩出了一剑。青毛狼则是迅疾一侧头,竟一张口咬向了百煅精钢剑。
  锋利的精钢剑与狼牙交错,铿铿作响,火星四溅。雷威受了巨大反震,双臂酸麻,几乎都利剑脱手了。
  青毛狼也不好过,它口中流出了淋漓鲜血。它愤怒的看了一眼雷威,返身扑杀过来。一人一狼缠斗在一起,惊险万分。
  可怜的雷威,争斗经验明显不足,尽管有身法弥补,他依然一直处于危险之中。仅仅七八个呼吸之间,他身上的衣服便被撕破,身上便出现了三道血淋淋的伤痕。
  然而就这短短的七八个呼吸时间,许笑尘、沈柏、刘寒、李烈,已经成功解决了西边扑杀过来的青毛狼。
  双拳难敌四手,一狼难敌四人。占了数量优势的四名少年高手也没有什么技巧,上去就是一顿乱刺,便轻松杀死了青毛狼。
  接下来更简单了,四少年冲向最后一头青毛狼,又是一顿乱刺,胖子雷威也振作精神奋起反击,转眼间毫无悬念的结束了战斗。
  “吗的。老子差点被咬死了。这次你们一定要多分一点给我。”雷威弯着腰、大口喘着粗气道。
  跟同阶的青毛狼单挑,实在是太残酷了,如果让他再做一次,他绝不会答应。
  “这个自然。这一次能这么快结束战斗,没有人出大事。多亏了你拖住了一头青毛狼。”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可惜,这两头青毛狼的皮毛被刺了好多个洞。这样的青狼皮。估计每张只能换取到三枚青云令。”沈柏惋惜道。
  刘寒、李烈、雷威也是一脸的痛惜。
  十枚青云令变成六枚青云令,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他们当时却没有其他选择,谁让他们实力不够呢?
  要是换作胎境第四重、化气境界高手,一人一剑,便能轻而易举斩杀掉这两头青毛狼和两头土狼。并且还能不损坏狼皮!
  “能不死人,又斩掉了四头狼,已经非常不错了。大家不要多想了。赶快收拾东西,立即离开这里。这回先顺着来路赶回去,这样至少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许笑尘却微微一笑,语气轻快道。
  众少年立即忙活了起来。扛狼的扛狼,背袋子的背袋子。仅仅片刻,众少年已经狂奔到了十余里之外。
  紧接着,众少年这才安心的剥起了狼皮。
  三头青毛狼,一张狼皮完好、两张破损严重。两头土狼,完好无损。五枚、三枚、三枚、一枚、一枚,一共能换取十三枚青云令。
  处理、清点完毕,众少年都相视一眼,全都畅快大笑了起来!
  一场战斗十三青云令,这青云令来的很快,众少年也冒了极大风险。
  要不是许笑尘的及时出手、冷静决断,还有其它少年的配合,雷威的实力。恐怕此时众少年已经不是在清点收获,而是成为野狼的大餐了。
  富贵险中求,果然不是虚言。
  众少年心头升起一丝明悟,不知不觉间都成长了许多。
  ------
  第二更。
  第062章 危机再现
  不知不觉天暗了下来,众少年这才意识到又是一晚上了。他们在一个小山坡停了下来,清理出一片草地来,生起篝火,煮上青花蛇羹、青毛狼大腿,取出五香牛肉、灵谷大馒头、竹叶青好酒,再次围坐了下来。
  “今天收获不小,除了三头青毛狼、两头土狼,还有一头野猪,两条青花毒蛇,三条赤纹毒蛇,两株五十年以下的黄玉参、一株五十年以上的月牙草。”许笑尘道。
  他习惯于低调,不过经过杀狼一事,众少年都将他当做领头,他只好勉为其难了。
  “五头狼十三枚青云令,青花毒蛇皮加上昨天的八条,刚好够换取一枚青云令,不再另作计算。野猪皮一枚、三条赤纹蛇皮三枚。黄玉参年份太低,每株三枚青云令,两株一共六枚青云令。月牙草跟食人花一样,也是十枚青云令。一共三十三枚青云令。”沈柏捏指一算,兴奋说道。
  众少年闻言都不禁为自己喝起彩来。
  其实,他们早在心里算的非常明白,不过此时一听,却依旧喜悦、激动。一天收获三十三枚青云令,足够一名外门弟子十一月交差,这可不是小数目!即使要五个人瓜分,同样堪称丰厚。
  “昨天运气好,刚开始就遇到了一枚食人花。大大增加了收获。今天也不差,光是五头野狼便带来了十三枚青云令。还有一株月牙草,也是大家的运气。当然,这一切,跟大家的联手努力,也是分不开的。”胖子雷威总结道。
  他杀狼时候留下的伤口已经敷上了金疮药,用绷带包扎了起来。以他胎境第三重、炼精大圆满的强大恢复力,最多一夜便能痊愈了。
  “胖子,别说这么多空话。咱们还是看看许师弟他怎么分配吧。其他都是假的,分到手的青云令才是真的。”刘寒大叫道。
  “斩杀青毛狼,我、雷威都有大功。月牙草是沈柏发现。我们这三人多分一些,应该没有问题吧?”许笑尘微一沉吟道。
  “没有问题。还是说说具体数量吧。”众少年微微点头,李烈叫道。
  “刘寒、李烈各五枚,雷威七枚、沈柏、我各八枚。都有意见不?有意见可直接说,千万不要憋在心里。”许笑尘环视众人道。
  “你独立杀了一头青毛狼,狼皮完好,又领队有功,八枚不算多。沈柏发现月牙草,贡献也很大。八枚不多。胖子缠住青毛狼,击杀土狼,功不可没。七枚也算合理。我赞同。”李烈道。
  其他少年也是点头赞同。
  他们原本还担心许笑尘分配不均,现在都舒了一口气。
  许笑尘见大家都没有意见,立即将东西分了。
  他与沈柏昨天一共分到七枚,还有八条青花蛇皮零头,加上今天的两条青花蛇皮,相当于昨天分到了八枚。
  今天则是每人八枚,十六枚。
  两天加起来一共二十四枚。他与沈柏都不担心分账问题,两人将东西放在一起,刚好是一株食人花,一株月牙草,还有一株黄玉参,外加一条赤纹蛇皮。其他杂乱东西,则是全部交给雷威他们三人分了。
  “两天二十四枚,每人十二枚。终于不用担心被赶出师门了。”沈柏暗喜道。
  “明天我们不要再走远了。太危险。接下来的日子,围绕在灵雾峰绕圈,等一个圈绕完,我们应该收获很多了,回山时间估计也到了。”许笑尘道。
  “不错。今天都遇到那么大的危险,再往远去,谁也保不准会遇到什么猛兽,万一遇到了银狼,我们就都完蛋了。”雷威赞同道。
  沈柏也不再反对。
  李烈、刘寒自然也是举双手赞同。
  他们都不傻,知道今天杀狼成功,已经有运气成分。再远走就真的是去自杀了。
  大吃了一顿之后,众少年各自散去。
  此次夜宿不同上次。此次距离灵雾峰较远,夜间猛兽毒虫更多。必须有人守夜。李烈、刘寒两人听说,守夜人第三天每个人能多分一枚青云令,立即自告奋勇。
  许笑尘进了自己的帐篷,却依旧没有休息,继续修炼了起来。面临死亡的威胁还有强大的仇人,他不得不抓紧时间!
  第三天太阳升起,洗漱、早餐之后,众少年满怀信心和期待,再次踏上了任务之路。
  这一次,他们没有往西边去,而是改向了南偏东方向。这样一直走下去,到了灵雾峰南边再往东,到了东边再往灵雾峰北。到了灵雾峰北边,再往西,便会回到灵雾峰西,也就围绕灵雾峰转了一个大圈子。
  事实证明,许笑尘的决定非常之明智。
  接下来的日子,众少年围着灵雾峰绕圈,果然没有遇到更大危险,而且收获虽然没有前两天多,每天却也有十枚青云令左右的总收获。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第十五天傍晚,众少年却刚到灵雾峰东。显然,围着灵雾峰绕圈,需要的时间,超乎他们想象。
  “我们这位置只相当于在灵雾峰山脚。然而在山脚绕了一圈,都花了这么长时间。灵雾峰真是高大。”
  篝火边上,许笑尘心中感叹。
  此时,他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看起来竟比十五天之前还要虚弱几分。
  其他少年们只以为许笑尘是太过劳累,却不知道这十余天之中,许笑尘的怪病已经在夜间发作了好几次。
  平均每三天,那怪病便会发作一次。每一次情况都非常严重,许笑尘觉得,自己能坚持到此刻,实在是个奇迹。
  不知何故,怪病每次发作都是在夜晚。这直接导致,许笑尘一到天黑,就心里有些发慌。他知道,每一夜都可能是他的丧命之期。
  “为什么早先一个多月都没有发作,现在却会经常发作呢?”许笑尘时常疑惑。
  如果不是怪病发作,过了这十多天,他的修为应该已经到达胎境三重、炼精第三小层,甚至第四小层了。
  结果现在,他修为不进反退,再次跌回了胎境三重、炼精第一小层。这还是他努力修炼的结果。
  不然每次怪病发作,修为便退步一个小层,他恐怕已经退步到胎境第二重、培元境界了!
  第063章 夜,惊变!
  许笑尘几乎有些绝望了,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岁前的岁月。
  “不能放弃,一定有办法摆脱这命运!”
  许笑尘想起以往的经历,想起赵丹心、何谐、大周皇子、黑叶四虎、沈柏、沈醉、郭昊,这些与自己命运相关之人,目光渐渐坚定了起来。
  他清楚的知道,不论是为了亲人、朋友,还是为了仇人、对手,又或者是为了自己,自己都应该坚强。
  “笑尘又在想什么了?来,吃条土狼腿。我最近看你饭量大增,气色却一直不佳。真是有些担心。”沈柏打断了许笑尘的沉思。
  许笑尘微微一笑,接过沈柏手中流油的喷香狼腿,大口吃了起来。
  最近,怪病发作,他又坚持修炼,食量大的惊人,却总有一种饥饿之感。好在,山中飞鸟走兽极多,都是上佳肉食。
  “这狼腿味道真是不错,跟狗肉有些类似,却又更胜一筹。”许笑尘边吃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