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离开了,临走的时候,那寒冰青玉凤居然还一把将许笑尘抓在了爪子中。
  乐峰、白少云、陆剑等人也纷纷显露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手段,各自四散逃开了。不过是不是都成功逃离了,混乱之中许笑尘就不清楚了。
  “我本来要借机单独行动,来个奇遇突破的,没想到这位青衣师姐太好心了,以为我真的修为最低,居然将我捎带了出来。”本打算趁着混乱施展一些手段,沾点便宜再潇洒离去的许笑尘,瞬间被带到了数万里外,不禁有些无奈,不过却也不好责怪那青衣师姐,毕竟青衣这也是想帮助他。
  如果许笑尘是真的道境六重,青衣已经算是救许笑尘一命了。
  “你与那赵中平修为最低,不过赵中平要比你还很多,他至少也是道境七重。你却只是道境六重,我这次将你带了出来,也不是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尤其是那修为仅胜于你的赵中平师弟,不知道有了没有其他人照应他。”寒冰青玉凤落在一处幽深的山谷之中,脸色有些苍白的青衣担忧道。
  “多谢师姐这次关心,以后必有重谢。我想张风府,陆剑、白少云、乐峰的修为都不低,赵中平也比我厉害多了,我们两人都成功逃出来了,相信他们也一定不会有问题。”许笑尘微微一笑说。
  说话之间他飞快在山谷之了数百道防护和隐匿气息的禁制,御使七星剑,转眼之间将山谷之中的威胁清除干净,又三两下挖出了一个简陋的洞府,最后还将七星剑布成剑阵,笼罩在了这临时的洞府之外。
  “我们暂时是不能继续击杀妖魔了,先等待到乐峰等人的消息,最好能够与他们会合,才好继续冒险,或者直接离开这天魔岭。这处洞府虽然简单,却也总比暴露在外安全,师姐我们就暂时在这里休息好了。”许笑尘首先进入了洞府道
  “没想到梁风师弟你还是个阵法天才,看你布阵手法的轻快纯熟,还有思考的周全,遭遇变故时的镇定,连我这个做师姐的都要汗颜。”青衣师姐看到许笑尘的表现,暂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忍不住惊叹道。
  “我不过是对阵法比较感兴趣,又刚好在这方面有一点小小的悟性而已。”许笑尘轻描淡写道。
  “你刚才说的很不错,我们躲在这里是比较安全,尤其那紫电螳螂始祖现在一定在四处追杀我们,我们逃不过它,只能暂时躲起来,避避风头再说了。”
  青衣进入洞府之中,简单打量了一下,接着便选了一间较为干净的静室,取出一系列的装饰物品布置了起来。
  “这位青衣师姐到底是女子,即使可能只暂住一天,也要精心布置,尽量保证自己住的舒适干净一些,随时居然还带着这么多对修炼帮助不大的物品。”许笑尘看到青衣的举动,不禁有些感慨。
  “梁风、青衣、白少云、乐峰,你们还好吗,现在在哪里?”
  正在此时,梁风、青衣都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许笑尘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青衣则是一下子听出,这是那张风府的声音。
  “是张风府师兄,他好像就这附近,梁风师弟快打开禁制阵法,让他进洞府来。晚了他就远去了,还很有可能遇到危险。”青衣惊喜说道。
  “好吧。”许笑尘没有想太多,毕竟大家是同门,还是同伴,自然要互相帮助了。于是微微点头,手一挥,一道精纯法力打出,空间一阵涟漪,山谷中禁制立即被打开了一条通道,露出了谷中的临时洞府。
  张风府察觉到异常,稍微查探了一下,立即发现了谷底洞府,接着便看到了青衣和许笑尘。
  “青衣、梁风,原来你们躲在这里,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张风府惊喜道。
  “见到你没事,我们也很高兴。”青衣也很开心道。
  “这洞府是青衣你开辟的吧?还有这谷中的禁制。真是布置的不错”张风府看了看这临时洞府,赞叹道。
  “不是,是梁风师弟。”青衣摇头道。
  “哦?梁风师弟你居然有这样的急智和阵法造诣,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失敬失敬”张风府微微一怔,看向许笑尘,露出微笑道。
  “不敢当,雕虫小技而已。不知道张师兄你有没有其他人的消息?”许笑尘淡然道。
  “是啊,他们怎么样了?”青衣关切道。
  “白少云、乐峰两人我不知道,赵中平和陆剑我倒是清楚。”张风府露出悲痛之色道。
  “怎么回事,赵中平和陆剑没有跟你一起,你却知道他们的情况,难道他们两人都已经出事了?”青衣紧张道。
  “不错。赵中平他修为较低,又不幸被紫电螳螂始祖亲自出手拦截,在突围的时候就已经被击杀了。陆剑与我成功逃脱,却也受了重伤,半路又遇到一群魔族高手攻击,他正被魔族围攻,我还不容易才突围,正打算寻找救援,结果就遇到你们了。快,赶快跟我去救陆剑,我们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张风府点头道。
  “没想到赵中平师弟居然被击杀了,真是令人痛心。陆剑师兄也身处危险之中。那我们还等什么,立即一起去救他,将他带到这里来躲避,说不定还能遇到乐峰和白少云呢。”青衣悲伤且焦急道。
  “等等,青衣你跟我去就是,梁风你留下来。反正你修为低,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连陆剑被为围攻,无法成功突围,你去了只会影响我们救人。你就留在这里等待、接引好了一遇到了白少云、乐峰,立即叫他们与我们联系。”张风府道。
  “也好,那你们要小心了,我等你们的好消息。”许笑尘没有丝毫异议,微微点头道。他正巴不得有独处的机会呢。
  “这样也好,不过梁风你一个人留下要多加小心,我们去去就来。”青衣叮嘱了一句,立即与张风府飞出了山谷投入了幽深的黑暗之中。
  “主人,他们应该都远去了,你立即就突破吧。这些年来你一直装低阶修士,连我都觉得不耐烦了。等他们回来,随意找个借口,就说你在这山谷之中发现了古修士洞府,得了许多灵石还有一枚绝世灵丹就好。”龙魂赤练声如洪钟道。
  “这里突破似乎不太好吧?万一引来了那紫电螳螂始祖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主人你显露出真正实力来,或许不是那老妖怪的对手,逃脱他的追杀却没有什么难度,说不定还能偷袭一下呢。”黑蛟道。
  “不错,机会难得。没必要再作等待了。大不了突破之后,立即离开这天魔岭就是。”许笑尘决断道。
  “这里有十几头魂魄和罗汉,刚好可以冲击道境七重了,其中总会有成功的。如果好几头一起成功更好,主人假装突破的动静大一点也无妨。”红莲宝符器灵立即挑选出了一干道境六重大圆满的魂魄和罗汉。
  “愿为主人效劳。”魂魄、罗汉,齐声说道。
  “很好,我赐你们每人一团地|乳|甘霖的气息,其他的信仰之力、灵丹、灵石,随意消耗,哪怕你们全部成功突破才好了。”许笑尘大笑道。
  第523章 大战群妖
  许笑尘接着询问了小青几句,又赏了小青几颗妖丹一些血食,小青立即开心了起来。与此同时,那寒冰青玉凤的伤口吸收了小青的龙血,竟然微光闪动,奇迹般的愈合了起来,并且许笑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寒冰青玉凤生命气息正在快速的加强,很快就恢复到了全盛状态,不过依旧与青衣一样昏睡着。
  “你看,她好了吧。等她醒来就没有事了。”小青得意道。
  “是好了。这寒冰青玉凤体内的血脉与你的龙血,刚好融合,产生了奇异的效果,不但救了寒冰青玉凤一命,使它的伤势完全好转,还可能让寒冰青玉凤血脉得到优化,成长的极限会提高不少。不过这办法只能对这寒冰青玉凤使用,对青衣使用的话,只会使青衣伤势更加严重,甚至直接死去。”许笑尘道。
  “主人,青衣这伤势很严重,以我们的实力又没有专门的治伤灵丹很难救治。不过这小妞运气好,遇到了主人,主人只需要与她双-修,便能够将她治疗好了。”龙魂赤练有些恶意趣味道。
  “这个玩笑可不好,以后别再这样调侃我了。除了这个,不可能没有其他办法吧。”许笑尘无奈笑道。
  “其实很简单,现在有两头罗汉和一头魂魄在突破,佛界大门开启,佛界倾泻出来的元气与天道法则,是治疗一切伤病的最好灵药。”红莲宝符器灵道。
  “好,这是个好办法。”许笑尘惊喜点头,立即将昏迷不醒的青衣置于正在突破的罗汉、魂魄附近,无数佛界元气与天道法则,滋润着青衣的身体,青衣体内破损的经脉、骨骼等组织果然被神奇、快速的修复了起来。
  与此同时,许笑尘与赤练、小青、众多罗汉、魂魄等一干存在,则是抓紧时间吸收着佛界倾泻下来的元气和天道法则。
  等到罗汉和魂魄都突破结束,天地异相完全消失的时候,许笑尘再看青衣,发现青衣依旧昏迷着,不过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再没有生命危险,只需要再修养、恢复一段时间就能够完全康复了。
  “好,又多了三名道境七重的帮手。还顺便救下了青衣。不过先前那么大的动静,一定会引来诸多妖魔,我们还是立即离开为妙。”许笑尘欣喜之余,立即收了七星剑阵,催动天龙大殿,刺啦……裂开空间,离开了这片山谷。
  “怎么这么快不见了?难道还没有巩固境界,那梁风就选择离开了?可恶”天龙大殿离开的下一刻,张风府首先来到了山谷上空,却发现许笑尘已经不在了。
  连续两次失败,张风府非常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赶紧离开了,如果在这里久留,刚好碰上赶来的强大妖魔,张风府就必死无疑了。
  张风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许笑尘是使用了道器洞府世外桃源,改变了时间流速,这一次虚假突破在外界不过是一小会而已。
  张风府和一些强大妖魔,距离都较远,赶到的时候自然是扑了个空。至于附近的妖魔,能够第一时间刚来,却都太过弱小,根本对许笑尘不能造成威胁,全部被天龙大殿中的小青和血神傀儡吞噬掉了。
  许笑尘这一次天魔岭之行,收获很大,虽然远不及红莲寺一行,却总算是达成了目的。因此打算立即离开,御使着天龙大殿不断的撕裂虚空赶路,即将飞出天魔岭的时候,却刚好遇到了一场激烈的大战。
  “前方有打斗,是天阳派的两个小辈和那群紫电螳螂,我们要不要来个坐收渔翁之利,将他们一网打尽?”龙魂赤练神念强大,又有真龙之灵,一下子就看清了打斗双方,于是有些兴奋道。
  “不错,天阳派那两个小辈,早先居然敢轻视主人你,这次终于落在我们手里了”黑蛟迫不及待道。
  “不行。那乐峰为人还算不错,白少云则可能跟我的好友有什么渊源,并且他们可能都有很大背景,又是我的同门,杀掉终究不妥当。我还是顺便帮他们一把好了。不过我帮他们,收点报酬却是必须的。”
  许笑尘微微一笑,与血神傀儡、龙魂赤练、小青、黑蛟、鬼尊、十万罗汉、无数魂魄、百名修士,还有红莲宝符器灵一起催动天龙大殿,天龙大殿又透过虚空,吸收无数星辰之力,立即化为一道流星般璀璨的光芒,狠狠冲撞了过来。
  “不好,那是什么东西?”
  紫电螳螂始祖此时正负手立在高空之中,以一种玩乐的心态,观看着下方百余头紫电螳螂首领,围攻着乐峰、白少云,却突然发现一道散发着强大气息,流星般的火光迅疾无比的撞击了过来,不禁大吃一惊。
  “来的好,说不定我们还能够趁乱逃开,最不济的话也是同归于尽”乐峰、白少云发现火光也都惊异,却完全是另外一种心态。
  原来,众修分头逃离的时候,乐峰就与白少云是一路,不过却倒霉的成为了紫电螳螂的主要目标,逃到这里的时候,眼看就能够离开天魔岭,还是被紫电螳螂始祖以及百余头紫电螳螂头领追上了。
  至于普通的紫电螳螂飞行较慢,还都在赶来的途中。
  紫电螳螂头领们个个都是堪比道境七重的存在,其实已经是真正的妖修,能够化为人形,只是现出原形才能够发挥最大实力而已。
  这些紫电螳螂头领全都是智慧很高,并不比人类修士低多少,它们发现了天龙大殿化为的火光,立即知道情况不妙,同一时间施展出了妖修领域,百余领域连成一边,领域之中显示出完全金色的螳螂虚影,周围的时间立即被凝固,空间也被层层扭曲,光是在力量层次上已经比得上道境八重修士的世界了。
  紫电螳螂始祖则是施放出真正的小世界,不过不是为保护同族,而是担心自己被伤害,将小世界挡在了身前。
  第524章 都是萧尘
  紫电螳螂头领们显现出全力,白少云、乐峰本打算找机会逃脱,此时却连移动都困难了,只能将道器护在身周,同时施放出领域自保。不过在速度提升到最高点的天龙大殿面前,强大的紫电螳螂,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不堪一击
  咔咔咔……
  天龙大殿撞击了过来,紫电螳螂们的领域立即破碎,紧接着一道佛光挥洒出来,瞬间就将所有的紫电螳螂头领渡化了。
  白少云、乐峰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天龙大殿发出的时空风暴卷了进去,紫电螳螂始祖的小世界也被生生震散了。不过紫电螳螂始祖虽然无法正面抵挡天龙大殿,却瞬间身形闪动扭曲了时间空间,躲开了天龙大殿的撞击。
  “萧尘”
  紫电螳螂始祖、白少云、乐峰,看清了天龙大殿,全都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被通缉了整整百年达的萧尘。
  “没想到萧尘真的躲在这天魔岭之中。不过萧尘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多了,一定是炼化了南宫老怪留在万仙诛杀令上的修为。本以为遇上萧尘能够将其抓获,却没有想到现在被萧尘抓获了。不知道萧尘他会如何处置我们”乐峰惊异想道。
  “我还口口声声说要击杀萧尘,现在看来萧尘的实力远胜于我,连那紫电螳螂老祖都要避其锋芒,想想我之前说过的话,真是惭愧万分。”白少云想道。
  此时,他们两人都被抛在天龙大殿中的一个角落,全身修为都不再,身上的珍贵之物也被剥夺了一个精光。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他们都还活着。
  此时,一向十分骄傲的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紫电螳螂始祖还真是厉害,我有无数高手相助,御使其中融合了残破仙器、无限接近二品道器的天龙大殿,发动全力一击偷袭,居然都没能将他击杀。不过这一击收了百余头紫电螳螂头领和乐峰、白少云的修为身家,也算极大的收获了。”
  许笑尘则正在回味刚才那一击,同时清点着这次的收获。首先是,紫电螳螂头领,每一头都相当于道境七重大高手。一共一百零八头,全部被红莲宝符渡化,成为了罗汉,对许笑尘来说,将是很大一个助力。
  不过有些遗憾的这些紫电螳螂头领几乎没有什么收藏,也没有什么道器,对他们来说,身体就是最强大的道器。
  其次的收获就是乐峰和白少云两人的全身修为,还有他们的两件三品道器。一件是一方金色大印,还有一件则是那被严重损坏的白色小钟。再就是两人身上的两件四品道器法衣。其他什么灵石、灵丹、道器,居然一点都没有,显然是都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殆尽了。
  白少云、乐峰这两人,许笑尘没有渡化,因为他们的长辈中有高手,渡化掉之后会引来诸多麻烦。
  其次,这两人是许笑尘的同门,也算是共患难过,双方无冤无仇,杀了也没有好处,许笑尘自然不会下手。
  “已经离开了天魔岭,你们可以走了。”
  很快,天龙大殿离开了天魔岭,许笑尘直接将白少云、乐峰扔了出去。许笑尘知道这两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一定有办法存活下来,并赶回天阳派。何况,已经苏醒却不知道身在何处的青衣、寒冰青玉凤也被许笑尘一并扔了出去。
  “乐峰、白少云,你们两个居然也在这里,真是太好了。咦,你们两个怎么都没有任何修为了?”青衣乘着寒冰青玉凤,看到白少云、乐峰,非常高兴,立即让寒冰青玉凤将这两人抓取了过来。
  “青衣看到你没事,真好。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跟我们一样,被萧尘救了也顺便抢了?”白少云、乐峰欣喜说道。
  他两人虽然修为尽失,一无所有,却毕竟是活着离开了天魔岭,还遇到了青衣,不需要担心无法在浩瀚星空之中存身了。
  “萧尘?我没有见到。我只知道我差点被张风府击杀,后来突然出现一只龙爪将我救下,等我一醒来,就发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伤势也好了大半,寒冰青玉凤更是完全恢复了。刚才我又突然被抛了出来,并没有见到任何人。不过想想你们说的很对。一定是萧尘救了我,因为萧尘也有一座大殿,其中还有龙魂器灵。先前那龙爪,想必就是那龙魂器灵的了。”青衣闻言微一思索,立即恍然。
  “你说张风府要击杀你?我没有听错吧?他怎么可能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陆剑、梁风和赵中平呢?你看到过没有?难道他们都被张风府杀了?”乐峰震惊道。
  “张风府丧心病狂,想要杀人抢宝,减少掌教之位的竞争对手。那一大群紫电螳螂就是他勾结来的。赵中平在逃跑的时候被紫电螳螂击杀,陆剑则是被张风府暗算了。至于梁风师弟我就不太清楚了,或许还在等我们,不过八成也被张风府暗算了”青衣愤怒且伤感道。
  “怎么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青衣你别急,细细说。我们现在离开了天魔岭,我们早就已经传信回宗门求救,相信很快宗门就会有高手来接应我们,到时候谁都威胁不到我们。”白少云难以置信道。
  “这一切都是张风府亲口承认的,他之所以留着宗门赐予的剑气,正是为了偷袭我们。”青衣似乎担心张风府,或者紫电螳螂追杀过来,一边让寒冰青玉凤飞到安全隐蔽之处,一边细细讲述了起来。
  “原来如此,没想到张风府居然是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真的做出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陆剑、赵中平死的太冤了,粱风估计也八成已经死掉了。虽然我们现在没有能力赶回天魔岭寻找梁风,我们却还是要传信给他一他还活着,至少能够提醒他。一会宗门高手来了,我们再进入天魔岭找他。”白少云愤然道。
  “此事我们一定要向宗门揭发,让张风府得到应有的惩罚。”乐峰恨恨道。
  “想想我们三个人能够活下来,真是奇迹,这一切居然多亏了被悬赏通缉,与我们素不相识的萧尘。可惜,萧尘他救了我们,我们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到。这萧尘当真是行侠仗义却不为名利。”青衣庆幸道。
  “还不求名利?我看他是不敢杀我们吧?他虽然救了我们,却把我们身上仅有的一点东西都取走了。倒是青衣师妹,你运气实在是太好了。那萧尘居然救了你,帮你治伤,还没有拿你的东西,实在有些诡异。难道那萧尘看上你了不成,又或者得了什么便宜不成?”乐峰有些气闷道。
  “你别胡说,他或许真是个好人也不一定呢。再说,人家救了你们,就是取了你们所有的东西,又怎么样?难道他救了你们,倒过头来还亏欠了你们不成?”青衣情不自禁的有些激动道。
  “青衣你说的有理,其实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乐峰他不过是见你似乎对萧尘有好感,加上落了现在这个下场,这才有些偏激了。你千万不要生气。”白少云连忙道。
  “不错。白少云说的对。萧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不应该那么说他。那萧尘连南宫老怪分身和弟子都敢杀,绝对也不在乎多杀我们三个。”乐峰也赔笑连连点头道。
  青衣的性子他们最清楚一被惹恼了,一赌气将他们抛下不管,他们就惨了。他们修为不再,是绝对不能在暴露在星空中的
  青衣等人交谈的同时,许笑尘催动着天龙大殿迅疾离开,之后竟将天龙大殿变化成了一架古铜色的马车模样,接着微一沉吟,又绕了个大弯子,回到了刚才丢下青衣、白少云、乐峰三人之处。
  “这种时候,还没有忘了我这个师弟,看来救了他们果然没有错。”
  见到三人不在,许笑尘正要离开,却收到了传信,于是催动天龙大殿化为的古铜色马车,根据传信所言,很快就找到了三人暂时藏身之处。
  “青衣师姐,别紧张,是我,梁风。”
  见到一辆马车道器出现,青衣三人立即警惕了起来,青衣还祭出了青色玉环,寒冰青玉凤也从一快大陨石背后飞了起来,随时准备发动攻击。许笑尘一见连忙大喊,青衣、白少云、乐峰这才舒了一口气。转忧为喜。
  “原来是梁风师弟,你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乐峰等人大叫道。劫后余生再次见面,三人立即觉得与梁风之间不存在什么距离了。
  “看到你们我也很高兴,快,进我新得的道器中来谈。你们在陨石上存身,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许笑尘这厮虚伪、卑鄙的装出惊喜状道。
  “好。”
  青衣吃一亏长一智,没有忘掉警惕,先是快速感受了一下,确定许笑尘的气息没有假,知道许笑尘不是张风府或者妖魔假冒,这才点头答应,带着白少云、乐峰和寒冰青玉凤,飞进许笑尘的马车之中。
  第525章 高手驾到
  青衣等人进了马车,这才发现外表看来不大的马车之中另有空间,显然这马车是一件非常不错的道器。
  青衣等人询问了许笑尘几句,又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许笑尘则说是得了奇遇,突破到了道境七重,这马车道器也是收获之一。
  “梁风师弟你真是好运,居然在那不起眼的山谷之中得了如此奇遇,还在张风府赶到之前离开了,不像我们倒了大霉。”青衣羡慕道。
  “就是啊,梁风你真是好运。你现在修为比我们都还要高了,我们应该称你为师兄了。”乐峰、白少云有些失落道。
  “不敢。两位修为虽然没了,境界却还在,只需要吸收灵气,修为就能恢复,不存在任何修炼壁障,加上宗门支持,要不了多久你们就会修为恢复。而且修为恢复之后,还能比以前更为扎实,甚至能够因祸得福,修为更进一步。那萧尘对你们真好,我没有遇上他,实在是个大遗憾。至于这次的奇遇,也是多亏了几位能够带我前来。”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其实,许笑尘让天龙大殿,将白少云、乐峰的修为吸收掉,自身收益的同时,也确实帮了别人一把。
  “梁风你说的不错,这次我们的一次大机遇,我们虽然失去了道器,却换来了更为宝贵的重修机会。我们不应该失落抱怨,应该高兴才是。”白少云、乐峰眼睛一亮,精神大振,甚至都开始考虑重修是不是应该换个更好的功法了。
  “梁风你真是不简单,几句话就让他们振作了起来。”青衣微微惊异,赞叹道。
  经过相处,青衣越发觉得这梁风不可貌相了,不过青衣现在真正感兴趣不是梁风,也不是白少云、乐峰等人,而是那没有见过的萧尘。
  “我们来了,你们现在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此时,青衣等人接到的天阳派的独门传信。
  青衣等人回复了传言,很快就有两女一男,身穿宽大古朴的长袍,仙风道骨的天阳派俊美修士飞了过来。许笑尘悄然察探了一下,居然发现这三人修为都是极为高深,似乎比紫电螳螂始祖还高一些,显然是天阳派之中师长前辈。
  “见过天云、天水、天月,三位太上长老。”
  青衣等人纷纷恭敬行礼,许笑尘跟随的同时,这才知道这三个居然都是天阳派太上长老。因为几名弟子,太上长老出动,足见天阳派对门中弟子的重视,也足见青衣等人对天阳派十分重要。
  不过这三位太上长老,比起姚飓风似乎要弱一些。
  “我们天阳派高手众多,太上长老之中,以云、水、月,雾、雨、雪,土、金、木,风、火、雷,这十二位太上长老最常外出走动,声名最大,这三位就是其中的云、水、月。他们三人同时也是我、乐峰、白少云的师尊。你在他们面前,一定要表现的好一些。说不定能被他们看上,收为弟子呢。”青衣神念传音对许笑尘道。
  许笑尘假扮的梁风毕竟是新人,知道的事情最少,而乐峰、白少云,修为全无,自然是青衣来提醒许笑尘了。
  “多谢青衣师姐提醒,我知道了。对了,那姚飓风是否也是这十二人之中的一个?”许笑尘传音回道。
  “不错,这十二人中以风、火、雷三人修为最高、脾气也最大。姚飓风正是其中的风。”青衣继续传音道。
  “怎么回事,怎么只有你们四人在?其他三个呢?还有,你们两个的修为怎么不见了?青衣又是被谁打伤的?是谁敢如此无礼,对我天阳派的弟子如此,简直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不把我天阳派放在眼里”三位太上长老见到青衣等四人,不由得惊怒道。
  “师父,您可为徒儿做主啊事情是这样……”那一向乐观的乐峰,见到自己的恩师,想起了之前的遭遇,居然小孩子一般哭诉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张风府那个小畜生,人面兽心,居然敢勾结邪魔外道,残杀同门,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乐峰的师父,叫做天月的一位女子太上长老,溺爱的抚着跪在面前,抱着自己大腿哭泣的乐峰的头,咬牙切齿道。
  “天月,你不要冲动。此事不同寻常,要从长计议。首先那张风府行凶,只有青衣一个人看到了,没有有力的证据,按照宗门的规矩,我们不能就这样击杀了张风府。如果你坚持要动手,张风府的师父天雷老怪和张风府背后的张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其次,那萧尘的出现实在是有些诡异,我们应该好好调查一下。”道号天云的女子太上长老道。
  “天云,你的徒儿好好的,你当然不着急了。我的徒儿可是修为尽失。身上连区区一块灵石都没有了啊”天月不悦道。
  “小月月,枉我一直将你当做闺蜜,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的徒儿差点被张风府击杀,难道你以为我不心疼?你的徒儿虽然修为全失,却可以重修,是一件大好事,你有什么可着急的?”天云脸色冷了下来,高声大叫道。
  “好了、好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这么多年来,一会争吵,一会又和好,难道你们两人就不觉得累吗?你们不累,我这个旁观的人却累了。你们不要再吵了,一听到你们两人吵架,我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道号天水的英俊中年男子更加大声道。
  “三位太上长老在我们这些小辈面前这样争吵,实在是有所身份。眼下先不谈证据,最重要的是将那张风府,以及紫电螳螂始祖捉拿住,这样才能进一步审查。”许笑尘无奈摇头,忍不住朗声说道。
  “你是谁,敢这样跟我们说话?恩,不过你说的确实是有点道理。”三位太上长老闻言,微微一愣,目光如电,看向许笑尘道。
  “师父,两位师叔,你们千万不要生气。他叫梁风,是最近才入门的弟子,所以有些不懂规矩,他本来是跟我们来混贡献的。结果却得了奇遇,成功突破到了道境第七重。”青衣连忙说道。
  同时,青衣、乐峰、白少云三人都担心许笑尘顶撞了三位太上长老,不住的朝着许笑尘打眼色,想让许笑尘装模作样的道个歉。
  “好了,你们三个不要打眼色了,难道以为我没有看到?你们放心,我们不是小气之人。这小子很不错,他说的有道理,我们不但不会怪他,还会奖励他。小子,你有师父没有?没有的话,拜入我的门下吧。我对弟子一向非常好,你不信可以问小峰峰。”那天月喝斥了青衣三人,微笑看向许笑尘道。
  “多谢好意,可惜我已经有师父了。”许笑尘微微一愣,看看乐峰,再想想“小峰峰”这样的称呼,不禁一阵恶寒,不过表面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遗憾的模样。
  “那真是你没有福气了。好了,不说了。走。我们立即行动”
  天月微微失望,随即请喝一声,挥手一道清光,将许笑尘、青衣、白少云、乐峰,收进了大袖之中,领先化为一道虹光,毫不掩饰气息的飞进了天魔岭。
  天云、天水两人也是如此,三人三道虹光嚣张的很,却没有多少妖魔敢于接近,少数接近的妖魔都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被三人随手斩杀、收取。
  “这三位前辈真是厉害,在天魔岭之中都能够肆无忌惮。还有,刚才天月前辈施展的那一手道术,应该是传说之中上界流传下来的袖里乾坤吧?”许笑尘不由得感叹道。
  此时,许笑尘与青衣、白少云、乐峰,都站立在天月的袖子中,看着外面的情况,并且他们都觉得十分宽敞,跟在道器洞府之中的感觉差不多,也不知道是天月的袖子变大,还是许笑尘等人被缩小了。
  至于许笑尘用天龙大殿变化的马车道器,早已在第一时间被许笑尘收了起来,许笑尘可不想天月等人心血来潮进入他的马车道器,看出什么差错来。
  “正是袖里乾坤之术,传闻上界仙人都不需要乾坤袋、乾坤戒指之类的储物道器,因为他们全都神通广大,袖子之中能够容纳一切。师父她老人家施展的袖里乾坤之术,虽然远远比不上仙人之流,本源却是上界的仙术,严格上来说可以称这道术为残破仙术了。只是可惜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