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了强大神念,在这粱府之中探察了起来。根据他判断,这粱府之中最为修为也不会超过道境六重,甚至可能那位家主就是最高修为。那家主的修为在外面可以称为高手,在许笑尘面前却是区区后辈。
  很快,许笑尘就已经确定,这粱府之中确实没有什么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存在,最高修为的虽然不是那粱家主,而是三名老怪物,最厉害的一个老怪物却也不过是道境六重前期修为而已。
  许笑尘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听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他发现每个人都在进行着计划,或者说是或大或小的阴谋。其中粱家主和那五少爷,就正在密室之中密谋着,并且被许笑尘听的清清楚楚。
  “父亲,你为什么对那小畜生那么好?处处护着他?这样的人直接杀了就是,留在世上简直浪费粮食,破坏我梁家的声誉。”粱家五少爷捏紧拳头,咬牙切齿道。
  “我知道那两名护卫是你的心腹,你把他们安置在大门口,阻挡梁风那小咋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被那梁风废掉,你很心痛。不过你要记住,那小畜生根本威胁不到你。所以你不必太在意。”粱家主冷冷道。
  显然,这位粱家主不仅修为不低,演戏的功力也不低,他在许笑尘面前的和善表现,完全是装出来的。
  许笑尘并不觉得意外,没有修士会对自己小妾**生下的儿子有好感,甚至这位粱家主能够容忍梁风的存在,让许笑尘相当好奇。许笑尘猜想,这位粱家主留下粱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不过具体什么原因许笑尘就猜想不到了。
  “我知道他威胁不到我,不过我还是看到他就不舒服,因为他让我们粱家蒙羞,让我都觉得丢人。”五少爷道。
  “你错了,让我梁家蒙羞的是那被我亲手击杀的贱人,而不是这个小畜生。不过这个小畜生确实不应该活在世上。我之所以留下他也是有我的打算,可惜你们一直都不理解我,尤其是你。为了你们不至于破坏了我的计划,我今天就跟你说明一下好了。”粱家主面露回忆之色摇头叹息道。
  “那女人不是病死,而是被您杀死的?”五少爷微微一惊道。
  “当然,那贱人修为也不低,你想想修士会生病吗?不过我亲手击杀那贱人的事情,除了我自己谁都不知道。你是第二个知道的人。”粱家主点头道。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守口如瓶。”五少爷连忙道。
  “恩,这一点我相信你,不然也不会告诉你了。那贱人是仙缘城第一大家族张家的千金,为父费尽心机,最后使用了特制的合欢散,才终于将她骗了过来。她的存在,也让粱家从一个小家族,成为了如今的仙缘城名门之一。可惜她人在,心却不在。最终做出了那种勾当,落了一个惨死的下场。她被我击杀的消息,如果传扬出去,我梁家必将失去张家这个大靠山。”粱家主道。
  “可是张家人会猜想不到病死不可能吗?”五少爷担忧道。
  “当然能猜想到。不过那贱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张家也很愤怒,这才没有多终究,也没有管梁风那小畜生的死活。”粱家主道。
  “难道父亲你之所以留着梁风,是因为担心得罪了张家?”五少爷道。
  “当然不是梁风不过是九品道骨,废材一个,张家根本不会在乎这样一个人。何况,这人还是张家的耻辱。”粱家主摇头道。
  “那是为了什么?”五少爷疑惑道。
  “很简单,为了引出了那小畜生的生父,将其击杀”粱家主咬牙切齿道。
  “那小畜生的生父还没有死?他是什么来历?”五少爷好奇道。
  “那小畜生的生父是一名散修,修为也不低,还得过奇遇,身上有不少宝物。当年差点被击杀,最终却得到那贱人的帮助重伤逃离了。我相信他知道有儿子在,一定还会回来。到时候将他与那小畜生一起围杀,得到他的宝物,才能够解我心头之恨。”粱家主狠狠道。
  “原来如此,父亲真是英明。不过那小畜生万一加入了天阳派,我们怎么办?想必父亲一定也有准备。”五少爷讨好道。
  “当然。那小畜生资质低下,被天阳派选中的机会很小,即使被选中了,有你们在,他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粱家主得意道。
  “不错,我们都已经是天阳派的弟子,修为、地位都比那小畜生高,他确实逃脱不了我们的掌握。以他的资质,即使加入了天阳派,以后也会被安排在我们仙缘城继续修炼。”五少爷冷笑道。
  “而且,即使他以后走了大运有了什么奇遇,以他的有恩必报的迂腐个性,也不会不利我们粱家,最多对你们几个不太好而已。毕竟他不知道,一直以为我对他不错。”粱家主大声笑道。
  第510章 算你狠!
  “父亲深谋远虑,看来我以后也要对他好一些了。”五少爷也大笑了起来。
  “本来还觉得他们比较可怜,现在才知道是比较可耻,居然使用下三滥的手段,骗取那粱风的母亲。”许笑尘听到这里没有兴趣再听下去,直接收回了神念,身形一动进入了天龙大殿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那五少爷果然来了,他像许笑尘假意道歉,见许笑尘只是微笑看着他,也没有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表现,不禁又在心中,将梁风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几遍,最后离开的时候,还咬着牙留下了一百块九品灵石。
  紧接着,那位四小姐的丫鬟秋月,再次出现,说是让许笑尘去为四小姐炼丹打下手,许笑尘自然是没有兴趣直接拒绝了。
  秋月很是愤怒,不过对这位七少爷却依旧很客气,因为秋月已经了解到昨天的事情,还去看了那两名倒霉的护卫修士,想要那两名修士的悲惨下场,秋月哪里还敢对这位心狠手辣、性情大变的七少爷不敬?
  秋月自问修为比粱风还高一些,却不敢真的对梁风下杀手。
  尤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废了两名护卫,可能即将加入天阳派,产生了强大自信的缘故。现在的粱风,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随意朝那里一站,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不可冒犯的气场。简单一个眼神,就能够让秋月胆寒,或者心乱如麻、脑袋一片迷糊。
  另外,许笑尘还发现,周围多了不少高手,都躲在暗处监视着粱风的房间,大约是梁家主感觉到梁风的反常,怀疑梁风可能有了什么奇遇,或者说终于遇到了生父,得到了生父的暗中支持。
  许笑尘对这一切并不在意,随后两天直接闭门谢客,直到天阳派要公开招收外门弟子的那天才出来。
  当然,这两天其实也没有什么客人。
  这天一大早,粱家的前院广场上,就聚集了大量的修士,许笑尘目光随意一扫,发现这些修士大多是梁家的小辈,修为都是道境一重,或者稍高一些。这些修士显然都是准备参加天阳派弟子选拔的人选。
  这些粱家子弟三五成群,议论纷纷,许笑尘随意一听,居然有一半的人是在议论三天前梁风废掉两名护卫的事情,另外一半则是在谈论这一次的天阳派弟子选拔和天阳派的实力,以及以后的修炼生活。
  “看,梁风来了。”
  “对,是他。”
  “好像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啊?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残忍无情?”
  “就是。”
  “大约是被逼急了,心理扭曲了吧?”
  “小声点,别惹祸上身,他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我们想欺负就欺负,连下人都可以瞧不起的废物了。”
  “去,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他能吃了我们不吃,我们可不是护卫那等卑微的下人。”
  “就是,神气什么?就他那资质、身家、修为,参加了选拔了也是浪费名额,根本没有办法跟我们这些正宗的粱家子弟相提并论。”
  许笑尘一出现,立即成为了众修议论的唯一话题,修士们议论着,却没人敢于上前挑衅,许笑尘走过来,人群立即就分到了两边。以至于如此热闹的广场上,在许笑尘身边却始终存在了一个方圆十丈的无人地带。
  许笑尘则是直接无视这些修士,旁若无人的寻了一处相对干净的地面盘坐了下来,闭目养神等待了起来。
  许笑尘如此随意、自然的举动,在粱家子弟们眼中却成了赤-裸-裸的无礼、嚣张,对众多粱家精英的藐视。
  于是乎,终于有胆大的,经常欺凌梁风,以往梁风一看到就脸色大变,退避三舍的几名粱家子弟站了出来。
  “喂,野种,见到本少爷居然不主动过来打招呼,难道你的狗眼瞎了不成?”一名身材高大体格强壮,一看就知道修炼了什么强大体魄功法的青年修士,大步走了到许笑尘近前,居高临下、面带嘲讽道。
  “你这咋种,今天怎么好意思出来了?难道不嫌丢人?”
  “就是,小畜生。”
  有人领头,立即有许多粱家子弟走了出来,纷纷对梁风指指点点、骂骂咧咧,越说越是开心越说越是激动,颇有些心理变态的感觉。
  “那梁风真是凄惨,整天被这些无知小儿马蚤扰。算了,既然我冒名顶替了那梁风,多少也应该为那梁风做点事情,不如我这就帮他出口气,教训一下这些杂碎好了。”这么多人围了上来,许笑尘不禁有些烦躁了起来。
  “下面怎么回事,怎么会马蚤乱了起来?”
  此时,粱家的几名公子、千金,还有粱家家主,以及几名高层修士,正陪同着天阳派的一位外门长老,在广场附近的高楼之上喝着灵茶,虚伪的攀着交情,谈论着这次选拔的事宜,那天阳派的外门长老,却被广场上的吵闹惊动了,不禁微微皱起了已经花白的长长眉毛,发出了疑问。
  “没什么大事,都是小孩子,难免有些吵闹。王长老请继续喝茶、继续喝茶。”粱家主连忙道。
  粱家主在内心之中瞧不起这位天阳派外门长老,痛恨这位外门长龙手指甲长,每次都贪婪的很,却又不得不表现出恭敬,每次还要乖乖的送上贵重礼物,这样才能够让粱家不得罪天阳派,让粱家子弟更容易成为天阳派的外门弟子。
  “不错,都是年轻人,年轻气盛,别说吵闹,即使是打架斗殴也是正常的。经常争斗才能够激发他们的好胜心,让他们更为努力的修行。”天阳派外门长老微微点头道。
  “父亲,要不要我让他们安静一些,再闹下去,打扰到王长老喝茶就不好了。”五少爷传音说道。
  “不必了。那些小辈都在挑衅粱风,我们看着就是。看看那梁风会怎么做。最好那梁风忍不住动手,被那些小辈群殴一顿才好。这样才能够让他知道天高地厚、受点教训,更能够让他无法正常参加选拔。等到他快不行的时候,我们再进行阻止、救治,这样还能够让他感激我们的仁慈。”粱家主传音回道。
  “如此喝茶,实在无趣,其实本长老觉得还是吃酒更为畅快,最好再来点歌舞助兴,美人陪酒。不过正事要紧……”
  那位王长老与粱家众人继续畅谈了起来。
  与此同时,广场之上冲突终于升级了。
  “胆小鬼,说你呢,怎么不说话,是不敢回答,还是聋了没听见,又或者是瞧不起我们?听说你最近厉害了,来,我们切磋一下嘛。”那魁梧年轻修士眼中寒光一闪,运转灵力在双手之上,猛的朝着许笑尘双肩推了过去。
  “滚”
  眼看那魁梧修士的双手要击中许笑尘的双肩,许笑尘突然之间睁开了双眼,爆发出如雷电般犀利的目光看向了那魁梧修士,看着那魁梧修士脑袋一晕,浑身发凉。许笑尘的暴喝之声则是震得周围粱家子弟们双耳嗡嗡作响,刹那之间只觉得天地之间没有任何色彩,只剩余许笑尘的喝声了。
  轰……
  一道黑影闪过,将阳光都暂时遮挡住了,这道黑影重重的摔在十多丈之外,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随即一声惨叫响起,众修这才看清黑影不是其他,正是那前一瞬还即将击倒梁风的魁梧修士。
  魁梧修士摔了出去,而且摔的不轻,头青脸肿,头上鲜血直流,挣扎了两下,最终没能爬起来,眼中竟是惊恐之色,却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摔出去的,更没有看清许笑尘是什么时候怎么出手的。
  甚至连魁梧修士自己都搞不清楚。
  然而,也正是因为搞不清楚,魁梧修士才更能够感受到许笑尘恐怖之处。要知道,魁梧修士修炼的可是能够强大肉身的功法,肉身比一般修士结实许多,却一下被许笑尘摔出来,还摔的爬不起来了,如果换做其他修士那还不是直接摔的差不多了?
  “他竟然真的敢动手。兄弟们,上,打死他”
  修士们微微一愣,其中一人大吼了一声,全部一拥而上,没有一个注意到那魁梧修士的眼神和情况,正在无声叫喊,无声述说着许笑尘的强大。
  “唉”
  魁梧修士无奈的闭起了双眼,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嘭嘭嘭……
  与此同时,围攻许笑尘修士们纷纷被沙包一般扔了开去,个个都摔的爬不起来,其中不乏断腿断胳膊的,不过许笑尘修为高深,下手很有分寸,每一个都被他重伤,却没有出现死亡的情况。
  毕竟,这些修士也有分寸,都没有祭出飞剑之类的道器,全部是肉搏,不然的话许笑尘并不介意杀上一些。
  瞬之间,广场之上趟满了以各种各样姿势摔到的修士们,这些修士发出各种各样的呻-吟之声,看起来听起来颇为有趣。
  “很久没有像胎境修士一样肉搏了,真是怀念。”许笑尘微笑想道。此时,他是广场之上唯一站立着的修士了。
  “不好”
  高楼之上品茶的粱家高手们全都震惊了,他们知道广场会发生争斗,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梁风取胜,而且战胜了所有,更没有想到战斗会在转瞬间结束,连他们这些高手都来不及阻止,甚至来不及反应。
  “可恶,重伤同一家族的人,应该重重处罚。”一向伪善的粱家主也终于忍不住了,甚至眼中都升腾起了赤luo裸的杀意。
  “还好,这些小辈们都没有死去,还有的救。不知道那梁风使用了什么妖法,刚才他怎么出手的,连我都没有看清楚。还请家主一定要彻查到底,千万不要在袒护这小畜生了。”一名粱家修士神念一扫,舒了一口气,依旧怒气冲冲道。
  “完了,这次的选拔全被他给搅和了。”另外一名粱家修士道。
  “我早就知道这梁风有问题,立即将他抓上来严加拷问。”粱家主怒喝道。
  “好。”五少爷奋勇道。
  “不要你们动手,我自己来。”广场之上,许笑尘微微一笑,从容淡定的御起那柄金色板门大剑,飞上了高楼,其身上的凛然之气,冷厉、深邃的目光,似乎蕴含着某种神奇力量,令在场所有高手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刚才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动手伤害他们?”粱家主第一个惊醒,厉声大喝道。
  “你们看了就知道。”
  许笑尘懒得多说,随手抛出了一张淡青色、灵光闪烁的灵符。
  “九品灵符,反震符。原来如此。”
  到这张灵符,在场修士们立即无语了。反震符,顾名思义,不能够自动功敌,却能够反弹一定程度之内的全部伤害,而且仅仅针对拳脚攻击。这反震符对胎境修炼才有效果,因为道境修士一般不会肉搏。
  因此这反震符严格来说,都不是真正的灵符,类似神行符,价格低廉,是胎境修士们最喜欢的灵符之一。
  “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我并没有出手,我不过在不想被攻击,所以使用了一张反震符。谁知道他们居然都那么凶狠,最后可以说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许笑尘微微一笑道,反正没人能够知道他是否真的出手,干脆以一张灵符掩饰过去就是。
  “算你狠”粱家主脸都气的紫了,却也无可奈何。
  “无论如何,你都误了大事,这次就不多追究了。不过从此之后你再没有资格参加天阳派的外门选拔了。”粱家一名长老道。
  “慢,这样聪明、勇猛的小辈,不加入天阳派实在是我们天阳派的损失。倒是你们粱家其他的小辈,都是愚蠢、邪恶的紧。”许笑尘正想着要不要冒点被天阳派高手发现的风险,将在场的修士们直接渡化了事,那天阳派的王长老却开口说道。
  “既然王长老如此说了,我们也不好反对。我们就再给这小子一次机会。不过只怕此子资质太差,是个废材,不符合加入贵派的标准。”粱家主一愣,随即阴险笑道。
  第511章 真错了
  “哦,这小子难道是九品道骨不成?”那王长老闻言果然觉得非常扫兴,看向许笑尘的目光也冷淡了许多,不像先前那么感兴趣了。
  梁风资质低下,九品道骨。即使在整个修道界也是废材,在天阳星就更不必多说了。天阳派招收弟子,不是要求资质好,就是要求修为高。像梁风这样的资质低下,修为又低的简直满大街都是,天阳派自然不会招收。
  “不错,这小子确实九品道骨。”粱家主露出得逞的微笑道。
  “那我收回之前的话,你们粱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是不好插手的,你们应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这些小辈都受伤,我可以回禀宗门,让宗门通融一下,延迟几天,不过一些打点关节的费用是少不了的了。哈哈。”王长老笑道。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来人,将这梁风带下去。”粱家主脸色一僵,随即露出微笑,连连点头道。
  “慢,谁说我是九品道骨?或许以前测试错误了呢?”正在此时,许笑尘却朗声说道。
  “测试错?你刚出生就被测试过,难道还会错?胡闹,赶快退下去。”粱家主脸色一冷,不容置疑道。
  “等下,既然这小子不甘心,我们就给他一次机会好了。”那王长老微笑说道。
  “也好。免得传出去,有人说我们待他不公。王长老你就按照贵派的规矩,为他一个人主持一场选拔吧。”粱家主微一迟疑道。
  “简直是自取其辱。这回有好戏看了。”
  粱家众高手很是不屑,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们飞快将广场上的小辈们救治了起来,同时在广场之上空出一片来,专门供那王长老和“梁风”使用。
  “试了也白试,我就不相信他真能过。要知道天阳派的外门弟子选拔,是非常严格的。”粱家小辈们低声议论道。
  “我天阳派选拔外门弟子,一向讲求公平公正。选拔有三步。第身世来历是否清白。如果来历诡异,修为再高、资质再好,我天阳派也不收。小子,你既然是这梁家的人,这第一步就免了。你现在只需要报上名字就可。”那王长老道。
  “梁风。”许笑尘简单答道。
  “看来这一次选择冒名顶替,还真是正确。天阳派对来历要求这么高,要是以散修身份加入恐怕非常困难。”许笑尘想道。
  “第二,就是测试资质,修道一途,资质很重要,甚至比是否坚毅、努力,都要重要。这是测灵石,你将双手放上去试试。另外,这块测灵石还能够测定你的修为,这修为的高低,正是第三步。资质好,第三步就无所谓了。资质差的话,第三步就能够说明问题了。如果修为高那就是够坚毅、努力,也有气运,道途还有希望。”王长老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淡白色石头,继续说道。
  这测灵石许笑尘并不陌生,青云门也有,属于常见的修道物品,只是青云门的跟这天阳派外形稍微不同而已。
  “知道。”
  许笑尘微微点头,在众修等待看好戏的目光之中,接过这测灵石握在手中,测灵石立即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这……这是怎么回事?测灵石是不是坏掉了?”所有人都被这景象震惊了,王长老结结巴巴道。
  按照测灵石此时的发光程度,这“梁风”应该是一品道骨,是天才中的天才,而不是所谓九品道骨。
  然而,谁会相信一向被人为是废材的梁风,居然是天才中的天才?所以大家第一时间都认为这测灵石出了问题,或者是梁风在搞鬼
  王长老负责在仙缘城招收外门弟子事宜,已经很多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测灵石,发出这么大动静。
  王长老揉了揉眼睛,呆了好一会,这才双手微微颤抖的取出了另外一块测灵石,结果还是出现了同样的情景。
  “梁风一定是搞鬼了。他是个废材,大家都知道,怎么可能突然变成天才中的天才?我甚至怀疑这个粱风是假冒的。”粱家五少爷嫉妒大叫道。
  “别胡闹,这确实是真的梁风,他的气息没有变,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而且他刚才也没有搞鬼。恐怕当年我们真的是测量错误了。我记起来了,当年测量梁风道骨的是梁风母亲,一定是她隐瞒了结果。”粱家家主喝道。
  “一品道骨,居然是一品道骨,天啊,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出人头地的这一天,梁风,恭喜你,你从此以后就是我们天阳派的弟子了。这是你的门派身份令牌,你将它炼化之后,跟我回宗门去见外门大长老。”王长老激动大叫道。
  “我都说了,是你们测错了,你们还不相信。现在都相信了吧?哈哈。”许笑尘大笑着接过天阳派的弟子令牌,随意看了看,当场炼化了。
  “你被我发现,说明我们有缘,这是一柄五品上等金系道器飞剑,正适合你这样修炼金系功法的修士,你现在或许用不上,不过以你的资质,有了充足的灵石、灵丹,良好的修炼环境和名师指点,过不了多久就能够使用了。你留在这里,简直是明珠投暗了。”那王长老一咬牙,又取出一柄样式古朴的飞剑道。
  这柄飞剑其实是他费尽了千辛万苦为自己准备的,不过此时他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梁风这样的资质,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在门派之中绝对是天阳派重点栽培的对象,要是一柄五品上等金系飞剑能够讨好了梁风,以后得到的回报将是十倍、百倍、千倍……
  “神啊,这怎么可能,梁风怎么变成了一品道骨?我们以前还敢叫他废材,还敢欺负他,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这梁风太狠了,一品道器居然生生隐藏了这么多年”
  “五品上等金系飞剑,王长老也太大方了吧?梁风这回赚大了”
  “这算什么?人家可是一品道骨,加入天阳派之后,道境五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粱家修士们的纷纷议论了起来,或者害怕,或者嫉妒,或者羡慕,或者后悔,各种各样的态度都有。
  第512章 内门考核
  “等等。小七你这一次跟随王长老前往天阳派,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返回,何不在家多住几天,这样我们也能好好的慰劳一下王长老。”见那梁风要跟随王长老御剑离开,粱家家主终于反应了起来,带着满脸近乎讨好的笑容说道。
  “老夫没有意见,全看粱公子你的意思。”王长老微一沉吟道。
  王长老很想留在粱府玩乐一下,却更想带着梁风早点返回邀功,发现了一个一品道骨,天阳派一定会重赏他。
  不过此时此刻,无论王长老如果想法,梁风才是真正能够决定去留的人。从梁风被发现是一品道骨开始,梁风的地位立即就提升到了比王长老还要重要的地步。
  “直接走吧。”
  许笑尘又不是真正的梁风,即使是真的梁风,如果能听到粱家父子的谈话,也绝不会有任何迟疑,甚至还有想方设法报仇。
  “粱家主告辞。”
  王长老微微一笑,拱手说道。
  下一刻,许笑尘跟着王长老通过设立在仙缘城的传送阵,直接来到了天阳派的宗门所在天阳山脉中的一座外门山峰之上。
  许笑尘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成功,原本他以为还要试试剑、比比武之类的,现在看来那梁风买剑,根本就是不了解选拔的内容,误以为要进行比试之类了。
  得知王长老带回了一个一品道骨,天阳派外门中众多大长老立即被惊动了,他们亲自见了许笑尘,鼓励了许笑尘几句,还送了许笑尘不少灵石、灵丹、道器之类的物品,紧接着许笑尘便被安排在一处灵气充裕的山峰洞府之中。
  天阳派外门,弟子众多,能够像许笑尘一样,一个人拥有一座山峰却是不多。按理来说唯有内门弟子才有这个待遇。
  有王长老帮忙办理手续、领取物品,许笑尘很是清闲,正式加入天阳派之后,立即开始闭关修炼。
  进入外门这个目标达成,下一步就是进入内门。
  天阳派的内外门,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内门弟子修为高深,正常情况下要达到道境三重才有资格参加内门的考核,通过之后就能称为内门弟子了。
  修炼到道境三重对寻常外门弟子来说并不容易。对许笑尘冒充的梁风来说,却不值一提。许笑尘之所以显露出资质,一方面是为了入门容易,另外一方面正是为了掩饰以后的修为快速提升,进而能够更快的获得更好的待遇,接近那位前辈高手。
  与青云门差不多,寻常外门弟子要为门派做一些贡献,才能够领取到灵丹、灵石、功法、洞府之类的奖励。
  许笑尘却不必为这些事情麻烦,功法、灵石、灵丹,甚至包括修炼经验,都有天阳派准备却不需要许笑尘作任何的贡献,许笑尘的唯一任务就是修炼。这就是一品道骨,天才中的天才应该得到的待遇。
  这待遇令无数外门弟子嫉妒,他们却仅仅是嫉妒而已,许笑尘被天阳派外门重点培养,牢牢保护起来,寻常外门弟子根本没有机会接近。
  许笑尘真正在做的就是等待。
  许笑尘进入世外桃源、天龙大殿之中修炼,或者祭炼道器、炼制丹药、参悟天道,修炼生活过的前所未有的悠闲自在。
  十年时间一晃而过,许笑尘假冒的梁风,进入洞府之后,再没有出来过,在外人眼中完全成了一个修炼狂人。身具一品道骨这等资质,许笑尘也顺理成章的将梁风的修为提升到了道境第三重中期。
  “梁风,在不在?”
  这天清晨,一名头发、眉毛都是花白的修士来到了许笑尘所在的山峰洞府之外,朝着护山禁制之中打入了一道转音符。
  “原来是王长老,王长老前来有何要事?”很快,许笑尘出现在了山峰外。
  “我来看看你修炼到什么地步了,恩,不错,闭关十年,你果然进步很大,现在这道境三重中期的修为,可以参加内门弟子的考核,进入内门之中了。这一次我前来,正是通知你这事情。”王长老道。
  这位王长老因为发现了一品道骨,被天阳派重赏,不但修为提升,还早已经就被提升为外门大长老,可以留在灵气充裕的外门之中修炼,待遇也比以前更好,不需要再负责仙缘城的事情了。
  正因如此,这位王大长老对梁风很是关照。
  “有劳王长老了。不知道考核何时进行?我早就打算进入内门了。”许笑尘微微点头道。
  “最近的一次是三天之后,由我带队,三天之后你记得到外门办事大殿集合就是,记得多作点准备,这次考核是猎杀妖魔,可能会有些危险。另外,这是帮你向宗门申请来的考核准备资金,你不缺少道器,却可以拿去买点灵符之类的消耗品带着。这枚乾坤戒指也是宗门给你的补贴。”王大长老露出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关切之色,取出了一个装着灵石的淡金色储物戒指,接着便告辞离去了。
  许笑尘接过储物戒指将其炼化,探入神念一查探,竟发现这储物戒指是四品,其中装着足有十万的一品灵石。
  “四品乾坤戒指,十万一品灵石,对我来说微不足道,对真正的道境第三重修士却是一笔巨大无比的财富,这天阳派不愧是大门派,对我假冒的梁风,也不吝啬,区区考核准备资金和补贴就这么多。”许笑尘微微一笑,返回了洞府之中。
  许笑尘发现,加入这天阳派其实也不错,这天阳派比青云门要富裕无数倍,现在他假冒的梁风不过是道境三重就有这等待遇,要是以后到了道境七重,得到的待遇又会多到什么程度呢?
  三天转眼间过去,这天清晨,许笑尘早早就来到了外门办事大殿,他本以为自己来的比较早了,却没有想到,王大长老还有其他一些参加考核的外门弟子来的更早,都已经等了许笑尘好一会了。许笑尘来到,队伍立即出发了。
  惨,手指打字打的疼。
  第513章 屠魔战场
  以许笑尘的高深修为,对这次猎杀妖魔自然并不在意,因此没有多问王大长老什么,表现的非常平静。其他的同门却不一样,他们都在议论猜测,或者小心翼翼的向王大长老询问,甚至还拉帮结派以保证自身的安全和考核通过。
  “这位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粱风粱师兄吧?”
  此时,三名道境三重的外门弟子御剑靠拢了过来,有些羡慕的看了看许笑尘脚下天阳派赐予的一柄七品上等金色飞剑,随即其中一个胖脸修士搭讪道。
  “不敢当,你们的修为似乎更高一些。”许笑尘一边观赏着下方风景,一边随意说道。
  “在梁风你这样的天才面前,我们区区道境三重后期,哪里敢称师兄啊,相信要不了多久粱风师兄你就能远远超越我们了。何况你有宗门的大力栽培,即使修为稍低,实力也远胜我们三个。”一名高瘦修士恭敬道。
  “有什么事,直说就是。”许笑尘淡然道。
  “我们想邀请粱风师兄与我们三人一组,这样我们一定都能通过考核,要知道这内门考核虽然每次内容都不一样,却都很有难度,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危险,很难通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