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许公主、皇子什么的从来都是这样的吧?想一想还是我的凤琴最好啊。哈哈。”许笑尘收回目光大笑道。
  “你难道真不想知道那妞的真正身份?”龙魂赤练道。
  “好奇,不过不想知道太多,免得引来麻烦。大家萍水相逢君子之交最好不过了。好了,说说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吧。本来我打算去天阳派的,现在却似乎有了另外的选择。”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你本来去天阳派,不光是为了有更好的修炼环境,有高阶修士指导,还为了寻找解决血神魔种的办法,现在意外得到红莲宝符的帮助,血神魔种这隐患彻底解决,又得了十万罗汉和红莲寺遗迹。我们确实可以不去天阳派了。”龙魂赤练点头道。
  “不去天阳派的话,我们还有三个选择。第随意找一处修炼。第二,返回青龙星。第三则是前往天女百花宫,去寻找凤琴。”许笑尘道。
  “随意找一处修炼,还不如前往天阳派了。有天阳派保护,应该更有利主人修炼。返回青龙星也不行,我们现在实力是强大了,有红莲宝符,还有十万罗汉,遇到鬼王谷、天刑宫的道境八重,或者更强大的修士,却非常的危险。并且,我们一旦暴露,因为红莲宝符,我们会引来更多的追杀”龙魂赤练微一沉吟道。
  “这么说来,只剩余两个选择,一个是按照原计划前往天阳派。一个是前往天女百花宫。前往天女百花宫,能够见到凤琴,却不如让她留在天女百花宫修炼了。因此我还是选择继续前往天阳派”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好,那我们继续上路,刚好我们已经赶路很久,距离天阳派越来越近了。而天女百花宫距离我们极远”龙魂赤练点了点头,立即催动天龙大殿,燃烧起熊熊大火,按照星图指引朝着天阳派方向飞了去。
  到老书友狐狸山下游荡的野猪,我很开心。
  第505章 天阳星
  天龙大殿能够吸收诸天星辰之力,还有十万罗汉,无数魂魄,百名被渡化的修士催动,又不缺少灵石、灵丹,横渡星空速度极快,不见即便如此,天阳派遥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的。
  好在许笑尘并不着急,天龙大殿赶路,他则是跟随着天龙大殿,在浩瀚星空之中粉碎陨石收集宝物,同时也能强大肉身,修炼伏魔大手印,伏魔指,以及大力魔指这三门绝学。
  当然,许笑尘之所以不乘坐星际传送阵,也不进入世外桃源修炼,也是为了消磨时间,让头上的万仙诛魔令消失。
  许笑尘可不想顶着万仙诛魔令加入天阳派。有万仙诛魔令在,许笑尘易容术再怎么高明也没有用。
  一路之上,星空浩瀚无边,天龙大殿比起整个星空,连大海之中的一滴水都算不上,根本微不足道,因此许笑尘一路之上遇到的修士很少。
  不过凡是遇到许笑尘的修士,不管是不是星盗,都会毫不犹豫的围攻许笑尘,想要得到许笑尘头顶万仙诛魔令上的法力。
  当然,结果不必多说,这些不自量力的修士都被红莲宝符渡化了。许笑尘座下的罗汉,也多了不少。
  时光飞逝,匆匆百年,许笑尘头顶的万仙诛魔令终于消失,上面的法力则都被许笑尘储存起来。这些法力是道境八重高手的千年修为,十分珍贵,许笑尘打算以后冲击道境八重的时候再使用。
  不紧不慢的横渡星空百年,许笑尘修为有了不小的进步,还收集了不少的矿石材料之类的宝物,红莲宝符之中的佛门罗汉则是达到了十万八千头,能称得上罗汉,至少都是道境六重修为,可以说许笑尘的整体实力又强了不少。
  当然,十万八千罗汉并非全是妖魔,其中包括白岩星的百名修士和魂魄中的鬼帝、鬼尊。还有沿路渡化的少数修士。
  “前面就是天阳星了,我们终于到达了。不过整整横渡星空一百年,我早已习惯,想到马上就要结束这长长的旅途,我还真的有些不适应。”这天,许笑尘站在天龙大殿门口,望着前方的一颗比青龙星还大了百倍的美丽星辰,感叹道。
  “都是那可恶的万仙诛魔令,要不是它,我们一直乘坐星际传送阵,几天就能够来到这天阳星了。当然,这样横渡星空其实还是很惬意的,而且能够节省数十亿的一品灵石。现在天阳星到了,主人你打算怎么办?是直接加入,还是先送信过去?”龙魂赤练道。
  “这个问题我早已想过很多次了。我决定直接加入天阳派,贸然送信过去一那位前辈高手并不可靠,不但不愿收我为徒,还对我不利,想要抢夺我的镇妖塔,那就不好了。”许笑尘道。
  “主人说的不错。不过直接加入,那萧尘的身份,肯定是不能再使用了。现在萧尘是天河星域大名鼎鼎的通缉要犯,天河星域修道联盟恐怕早已查清,萧尘这个人不是玄武星萧家的修士了。”龙魂赤练道。
  “那道境八重高手不惜代价使用了万仙诛魔令,悬赏通缉了百年,结果一无所获,白亏了许多,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黑蛟道。
  “萧尘的身份不能用,真正的身份也不用。不过我却可以随意捏造一个身份,装成低阶散修进入天阳派。”许笑尘笑道。
  “难道说主人你打算先从天阳派的外门弟子做起,一步步的成为天阳派的核心弟子,然后再接近那位前辈高手,如果觉得可靠,找机会再将书信送出去?”龙魂赤练道。
  “不错。这样做其实并不难,而且很有趣。不然以我现在的修为,直接加入天阳派,肯定不会被信任,甚至不会被准许。”许笑尘道。
  “不过天阳派万一不招低阶散修怎么办?”黑蛟道。
  “没事,我们见机行事就是。”
  许笑尘并不担心,挥手收了天龙大殿,换上一身干净清爽的天蓝色的长衫,将气息也控制在道境三重前期,换了一副普普通通的面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天阳星上一片中等大陆上一个繁华大城池中。
  “金系飞剑,犀利无比,价格低廉,炼制手段高明,诸位道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看快来买啊。”
  “七品灵丹,物美价廉。”
  “八品护甲,猎杀妖兽必备之物。”
  “十剑大阵,防护洞府的首选。”
  许笑尘落脚之处是一个低阶道市,人来人往,九成以上都是低阶修士,大街两边都是各种店铺,还有一些摊位,买卖之声不绝于耳,非常的热闹。
  这样的气氛,让很久以来没有见过生人的许笑尘有一种很亲切,很舒服的感觉。许笑尘之所以落在这里,则是因为这里人多,打听事情、探听消息最为方便,也不容易引来有心人的注意。
  许笑尘信步闲逛,为防止惊动天阳派可能存在的高手,并没有探出神念四处探察,不过他微微运转法力在双耳之上,立即将方圆千丈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即使有修士在布置了隔音禁制交谈,都逃不过他的双耳。
  当然,许笑尘并不是想要探听其他修士的**,而是为了捕捉对自己有用,有关天阳派的消息。
  “好一柄金灵剑这剑多少灵石?我要了。过几天天阳派要招收外门弟子,我打算去参加选拔,有这柄金灵剑的话一定能够成功。”
  一个声音很快落入了许笑尘的耳中,许笑尘移动目光,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立即看到五百丈之外一名身穿木青色有点破旧长袍、长相普通,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年青修士,这年青修士此时正满脸喜色的站在一个卖剑的小摊前。
  这年青修士修为很低,仅仅是道境一重前期,而他面前的小摊之上,摆着十余柄在许笑尘看来是灵光黯然、材料低级,炼制手法一塌糊涂,唯有样式极为引人注目的九品、八品道器飞剑。
  第506章 私下交易
  那年轻修士看中的金灵剑正是这些低阶飞剑其中一柄。许笑尘看到这年轻修士的神情,不禁想起当年自己何尝不是一样,因为一柄九品飞剑就欣喜不已,甚至在修为更低的时候,连寒铁剑都让他心动不已。
  许笑尘想起了过去,再看这名年轻修士,不禁觉得有些亲切,他暗暗决定,如果这年轻修士能够为他提供有用的消息或者帮助,他就给这年轻修士一点点好处,就当是年轻修士应得的劳动报酬。
  “公子好眼力,这柄金灵剑,是九品道器之中的巅峰之作,是本城第一炼剑大师欧阳春大弟子小徒弟的烧火童子之一张小铁道友的得意之作,威能极大,样式神武,最为适合公子这样的人中之龙了,公子购买了这柄金灵剑之后,几天后一定能够成功加入天阳派,成为天阳派的外门弟子,到时候前途不可限量,人人尊敬崇拜,并且能够光宗耀祖,实在是令人羡慕嫉妒恨,今后小摊的生意还要靠公子多多照拂了。”
  摊主,一个肥头大耳、道境一重修为的胖修士,面带虚假微笑,皮笑肉不笑,滔滔不绝、吐沫横飞道。
  说着话,这胖子还拿起了摊子上的一柄华丽威武的九品中等金色大剑,这大剑上面贴着一张金黄铯的符纸,表示这柄剑炼制出来之后,还没有被人使用过,没有任何的磨损、消耗,并非二手货或者赃物。
  这符纸之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金灵仙剑
  “样式确实威武华丽,名气也气派,不过却是华而不实。”许笑尘看到这金灵神剑四个大字又听那胖修士的介绍,不禁觉得好笑。
  然而,那年轻修士听了胖修士的话,再细看这金灵仙剑,却是脸面泛红,似乎相当激动,也不知道是被夸奖的,还是真的觉得这金灵仙剑好。
  “请问老板,贵摊这金灵仙剑到底是怎么卖的?说了半天,您都不开个价。”年轻修士谦逊说道。
  “能卖剑给公子,是小摊的荣幸,就当与公子交个朋友,只要八百九品灵石。”那胖修士不再继续吹侃,作豪爽且心痛,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吃了不小的亏状道。
  “额,这似乎太贵了一些吧?我是确实想要这柄金灵仙剑,以后加入了天阳派,会经常来光顾老板你的摊位,可不可以便宜一些卖我?”年轻修士微微一惊,脸上红潮瞬间消退,却是被这价格生生吓唬的清醒、冷静了下来。
  “那你说多少。”那胖修士也平静了下来道。
  “我只有三百块九品灵石,还是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年轻修士道。
  “三百?差点连成本都不够了。去吧,去吧。不要打扰我做生意了。这样的价格,私卖还差不多”那胖修士脸冷了下来,不耐烦的挥手道。
  “什么私卖?”年轻修士眼睛一亮道。
  “私卖都不懂?真是没有见识。难怪拿着区区三百九品灵石,就想要买我的金灵仙剑了,害的我白高兴一场,浪费了许多口水。所谓私卖,就是在私下里交易,或者在黑市交易。那样不需要缴纳高额税金给天阳派,所以比较便宜。”胖修士不屑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似乎很危险啊?”年轻修士道。
  “当然,想要便宜,冒点险算什么?小兄弟你没有这个胆子,凭借你那点灵石,根本买不到像样的道器。过几天的选拔,肯定是没有希望了哦。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还是快走吧。别挡在这里,我的客人都被你挡住了。”胖修士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
  “老板我们私下交易怎么样?我相信你,我也不怕危险。只要能够加入天阳派,成为外门弟子,什么险我都敢冒。”年轻修士迟疑了一会,一咬牙,布下一道隔音禁制,并且努力压低声音道。
  “你不怕危险,我还怕呢,谁知道你是不是装单纯,其实却要扮猪吃虎,趁着私下无人之机杀我抢剑啊。再说一被天阳派的人发现了,我这摊子就完了,甚至我的全部财产都可能被没收,修为可能被废掉,还可能被处死。”胖修士连连摇头道。
  “老板帮个忙,将来我不会亏待你,我是这城东的梁家子弟,这是我的身份令牌,你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我是绝对不会做出杀人夺宝的勾当的。再说,我也不是老板你的对手啊。是不是?”年轻修士取出一块玄铁做成的令牌,恳求道。
  “好吧。反正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今天生意不怎么好。看你还是梁家子弟,在本城也是名门望族,比较可靠,我就成全你一次吧。不过你记住,交易之后千万别跟其他任何人提起这事情,即使你提起了我也不会承认的。”那胖修士细看了令牌,迟疑了好一会,终于叹息道。
  “太好了,多谢老板。我梁风可以发下血誓,绝对不会泄露此事,而且会将老板你当做我的大恩人。”那年轻修士闻言大喜,如果不是担心被其他修士听到,几乎要大喊出声,欢呼雀跃了。
  “太无知了。依我看,那胖修士目光闪烁,显然没有说实话,八成是想要抢夺这粱风的九品灵石了。”
  许笑尘却是看的微微摇头,不过许笑尘没有上去干涉,而是决定悄悄的观察下去。毕竟,许笑尘也不是十分肯定,那胖修士就是不怀好意。当然,如果那胖修士要杀那粱风,既然被许笑尘遇上了,许笑尘也不介意做件好事。
  由于城中禁止飞行,胖摊主收了摊子,接着便于粱风闲聊着,施展御风诀,一路出了最近的城门,来到了一边无人的荒郊野外。
  许笑尘则是大摇大摆的跟在两人后面,不过周围的空间被许笑尘随意扭曲了一下,两人都看不到许笑尘在跟踪,更察觉不到许笑尘的气息。
  “这是金灵仙剑。”胖修士停在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中,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无人,这才取出金灵仙剑道。
  “这是三百九品灵石。”粱风更加有些紧张道。
  “好,成交,剑归你,灵石归我。我们就此别过,我先离开,你多等一会再走。”胖修士接过灵石收了起来,将剑交于粱风,接着便施展御风诀,离开了这片树林,似乎是担心引来注意,直到数里远,这才敢御剑飞行。
  “这位老板真是个好人。”
  粱风则是欢喜点头,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金灵仙剑,随即还揭开了金灵仙剑上的封条,迫不及待的将这金灵仙剑炼化了。
  “我居然看错了,那胖修士确实不是坏人。看来是我的内心有些阴暗了。”许笑尘看着正在试剑的粱风,疑惑自语道。
  “啊”
  正在此时,粱风却突然惨叫一声,七窍流血,栽倒在地。
  “怎么回事?”
  许笑尘微微一惊,身形一动,出现在粱风身边,却见梁风七窍流血,已经是气息全无,随后整个人都化为了一滩血水。
  “可恶,这剑上有毒,我居然都没有想到我想当然是认为那胖修士要杀人,肯定是凭借更高的修为和粱风没有的飞剑动手,却忘了世间最可怕的不是实力,而是阴谋诡计”许笑尘惊怒的声音有些颤抖道。
  许笑尘虽然是杀人如麻,却不是冷血之辈,看到刚才还欣喜不已、充满希望的粱风在自己眼皮底下如此悲惨的死去,许笑尘很有一种懊恼、愧疚的情绪。
  许笑尘运转真龙灵眼,双眼中银光微微一闪,立即看清那金灵神剑之中蕴藏着一种叫做化骨散的剧毒,那粱风正是以法力炼剑,被剧毒侵入经脉中毒太深,这才会转瞬间死去,连尸体都化为了血水。
  许笑尘愤怒之下,凌空一抓,将那金灵仙剑剑锋握在手中,猛的一捏,直接捏爆了。连其中的剧毒都被化为了虚无。
  许笑尘没有离开,而是目光一闪,再次隐去了身形,他知道那胖修士一定会回来收获,果然过了一会,那胖修士兴冲冲的赶了过来。
  “咦,那小子确实化为血水了,不过那金灵毒剑怎么不在?恩,我知道了,一定是被那小子在临死之前装入了储物袋。”
  那胖修士微微一惊,随即又露出微笑道。
  “死”
  正在此时,空间一阵涟漪,许笑尘凭空出现,冷冷的看着胖修士,缓缓的抬手,五指虚张凌空一抓,将惊惧万分的胖修士捏成了虚空。
  “原来如此,这胖修士这样杀人,已经不止一次了。可惜那胖修士的记忆之中,有用的东西似乎并不多。”许笑尘闭上双眼,似乎在感受着什么道。
  “主人,你的搜魂之术,真是越来越精纯了。不过你不必为这种小人物动气。他们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死了很好,主人你刚好顶替那个年轻修士,去参加几天之后的天阳派外门弟子选拔。”正在此时,龙魂赤练传音道。
  “恩,虽然我不太赞同你的观点,不过你的提议确实不错。这样做能够省去许多麻烦。”许笑尘微微点头道。
  第507章 冒名顶替
  许笑尘一挥手,将那粱风和胖修士的遗物收了起来,面容一阵扭曲,变成了粱风的模样,连身材、气质、声音、举止都改变了,看起来和之前的粱风一模一样,连龙魂赤练都大叹白少云这易容术的神奇。
  对那胖修士施展了搜魂之术,许笑尘对天阳星的情况多少也算了解了一些,尤其是胖修士所在的这所城池。
  天阳星上只有一个修道门派,那就是天阳派。天阳派在天阳星高高在上,天阳星上修道之风盛行,人们都以加入天阳派为荣。
  胖修士、梁风这等修为,在青龙星上都可以是大派内门弟子了,在天阳星上却连外门都不一定能进。
  许笑尘取出梁风的身份令牌,灌入法力将其炼化,又获得了粱风以及粱家的一些信息。粱家这座叫做仙缘城的大城池中的一个中等修道世家,专门为天阳派提供弟子来源,而梁风则是这粱家的七少爷。
  这粱家虽然只是仙缘城的中等修道世家,家族的高手却不少,还有许多精英弟子,势力、财力都不容小视。
  梁风贵为粱家家主的第七个儿子,可谓是身份尊贵,至少在这仙缘城也算是上流人物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粱风并不受待见,出门连个跟班修士都没有,身上也没有什么灵石、灵丹、道器,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看来这粱风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许笑尘摇头轻叹,转瞬之间入了仙缘城,大摇大摆,悠闲无比的朝着城东走了去。其实许笑尘并不知道粱家太多情况,也不清楚粱家的位置,不过许笑尘料想,那粱家既然是仙缘城之中的中等家族,府邸一定建在灵气充裕、位置也并不偏僻之处。于是许笑尘就朝着灵气充裕位置不偏僻的地方行走,果然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座气派的大宅院。
  大宅院正门之外蹬着两头威武的纯金狮子,朱红色的大门上面高悬着金色匾额,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粱府
  “应该就是这里了。”
  许笑尘微微点头,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站住,这是梁府,闲杂人等禁止入内,违抗者格杀勿论。”谁知,许笑尘刚一接近,大门前就出现了两名冷冰冰的黑衣守卫挡住了许笑尘的去路。
  “你们莫非是新来的?居然连本少爷都不认识。本少爷不是闲杂人等,本少爷乃是粱府七少爷,梁风。这是本少爷的身份令牌,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了。”许笑尘微微一怔,抛出身份令牌,随意说道。
  “我们是新来的?梁风你只怕是傻了吧?我们当然认得你。不过你正是闲杂人等之根本没有资格走正门,每次你都走偏门进出。我看你这次一定是喝醉了,分不清东南西北、天高地厚了,才会跑到这里来的吧?”一名黑衣守卫不屑道。
  “就是,还七少爷,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罢了,粱家上下谁不知道,你是家主的小妾在外面**生的?你的地位根本连个打杂的下人都不如,能够活着留在粱家就不错,还敢称什么七少爷。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另外一名黑衣守卫嘲讽道。
  “混帐,你们是什么东西,猪狗都不如的货色,居然敢这样对本少爷说话以下犯上,按照天阳星的规矩,你们全要被废掉修为”
  许笑尘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之色,冷喝道。
  两名守卫微微一惊,随即大怒,心道这位七少爷今天一定是吃错了药,正要上前,狠狠教训一下,却见这位七少爷居然目光一寒,猛的一挥手,祭出从那胖修士身上得来的一柄九品中等金系飞剑,唰唰……
  两道华丽的金色剑光闪过,那两名护卫全都睁大了双眼,身体瘫软了下去,丹田全被剑光破开了,到昏死都不知道这位七少爷到底是得了什么依仗,居然敢对一向很受重用的他们两人下狠手。
  按理来说,这两名守护都是道境二重修为,梁风即使偷袭也不容易成功,不过此时的梁风早已不是梁风,而是许笑尘了,如果许笑尘愿意,甚至一个目光一个意念,就能将这两名守卫杀死。
  许笑尘接近了这两名守护的修为,也不管这昏过去的两名护卫有没有人处理。接着从容不迫的拂去道器飞剑上的血迹,收了飞剑,面不改色,若无其事的踢开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原来那梁风是个私生子,还似乎不是梁家的血脉,难怪不被重视了。”许笑尘回想护卫话语,对梁风的情况又了解了不少。
  “野种,站住”
  许笑尘正有些疑惑,不知道梁风的住处,却听见背后转来一名年轻修士的冷厉声音。这名中年修士脚步沉重,衣衫猎猎作响,显然是修为不弱,而且愤怒之极,这才控制不住自身的气势。
  “站住,听见没有。”
  许笑尘眉头微微一皱,继续前行,那修士更加愤怒,一下子挡住了许笑尘前面,却是一名身穿锦衣、面色阴冷的道境三重前期长脸修士。
  “好狗不挡道,让开”许笑尘停下脚步,面无表情道。
  “你……,找死”
  那长脸修士气结,手指微微颤抖指着许笑尘,咬牙切齿的就要动手。
  “住手。”
  正在此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话音未落,一名身材魁梧、身穿金色长袍、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两人近前。
  “这长脸修士衣着华贵,年纪轻轻,想必是那梁风的某一个兄弟。而这个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竟然有道境五重的修为,应该就是梁家的家主了。”许笑尘沉默的看着两人,心中却在猜测着。
  许笑尘原本只想冒名顶替,混入天阳派了事,确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过他修为高深,并不担心反而觉得颇为有趣。
  “父亲,您老人家怎么来了。”那长脸修士连忙恭敬一拜道。
  “我刚好路过,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会又吵了起来?我不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欺负小七?”那中年男子有些惊异的看了淡定从容、一言不发的许笑尘一眼,板着面孔,转向长脸修士道。
  第508章 今非昔比
  “父亲您老人家的教训,孩儿一直谨记在心。不过不是孩儿要欺负他,是他出手废了两名尽忠职守护卫的修为。”那长脸修士连忙道。
  “哦,真有此事?”粱家家主疑惑道。
  “他说的不错,那两名守卫以下犯上,胆敢辱骂我,按照天阳星的规矩,废掉他们的修为并不为过。”许笑尘微微一笑道。
  “规矩是这样,不过他们两个一向规矩,不可能以下犯上。即使他们辱骂你,你也没有资格处罚他们。因为你的地位并不比他们高,所以不存在以下犯上的说法。”那长脸修士狠狠说道。
  “小五,休要胡闹。我早已经说过,小七虽然不是我的血脉,却是他娘临终托付下来的,我答应过她娘要好好照顾他,以后再不可说他地位低下了,再被我听到你这样说,必定不会轻饶。”粱家家主喝道。
  “是,父亲。”小五怨毒的看了许笑尘一样,低下头道。
  “很好,你退下吧,我跟小七有话要说。”粱家主挥了挥手道。
  “小七,你没有事吧?”粱家五少爷走去之后,粱家主看向“梁风”,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和蔼说道。
  “没有。”许笑尘淡然说道。
  “没事就好,我看你今天似乎有些反常的样子。小五他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粱家主一怔,微笑说道。
  粱家主发现,今天这梁风与以往有些不同了,以往这粱风见到任何人都是恭敬的很,见到他更是毕恭毕敬,今天这粱风却连见礼也不见,实在是有些反常。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很久没有关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不会。家主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许笑尘微微点头道。
  “那两名护卫的修为,我很清楚,都是道境二重修为,你却不过是道境一重而已,你是如何能废掉他们修为的?”粱家主神念扫过许笑尘身体,却没有发现异常,只好板着脸,严肃说道。
  “我今天买了一柄飞剑,出其不意才废掉了他们。”许笑尘随意说道。
  许笑尘本可以装的更像一些,不过许笑尘却不屑于在粱家主这区区道境五重修士面前低三下四。
  “看来你终于长大了,我很开心。三天之后天阳派要派出使者,来我们仙缘城公开招收外门弟子,你看看表现,如果成为了天阳派的外门弟子,将来再更进一步,成为天阳派的内门弟子,我不介意将四丫头嫁给你,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她。”粱家主静静看了许笑尘一会,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只当是许笑尘心智成熟了,于是微微一笑说道,说完话便大笑着离去了。
  “四丫头?那梁风的意中人?粱家的四小姐吗?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算了,这是梁风的事情,我不管不了。”许笑尘微微摇头想道。
  想那梁风还真是可怜,没有身份地位,连下人都能欺负,却还喜欢着粱家的四小姐,也不知道那四小姐是怎样一种态度,施舍、怜悯,还是不屑。
  “死梁风,你跑哪里去了?四小姐找了你半天。”
  许笑尘沿着走廊前进,遇到一处分叉,正不知道往哪边走,于是就停了下来,正在此时一个身穿丫鬟服饰,长相普通的少女小跑了过来,看到梁风,露出喜悦且又责怪的表情,高声叫道。
  “她找我做什么?”许笑尘淡然说道。
  “梁风,你今天是不是傻了,不但到处乱跑,还装糊涂。四小姐找你,当然是让你帮忙炼制丹药了,难道还有别的事情不成?你不是最喜欢帮助四小姐炼制丹药的吗?还不快跟我走?”那丫鬟疑惑道。
  “我还有事就不去了,让你们四小姐自己炼制就是。”许笑尘不暇思索道。许笑尘对那没有见过的四小姐,可没有任何兴趣。
  “哎,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四小姐要你帮助炼丹,其实不过是让你看守炉鼎,做做苦力而已。那是给你面子,也是你好不容易求来的差事,今天你居然不去。好。你不去那我走了。”那丫鬟不悦道。
  “等等。你来的正好,我今天喝了点灵酒,有些醉了,找不到路。现在要回去休息,你前面带路。”许笑尘不容置疑道。
  “你说什么?要我带路?我看你不是喝醉了,是疯了吧?我是什么人物?我是四小姐的贴身丫鬟之秋月你居然敢要我带路?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那丫鬟似乎受了极大的侮辱,勃然大怒道。
  “少废话,带还是不带,不带就是以下犯上,我立即废了你的修为。”许笑尘懒得废话,脸色一冷道。
  “你敢”那丫鬟微微一愣,跳起来大叫道。
  “秋月,你还是乖乖带路吧,即使他要你暖床,你也不要拒绝,现在的七少爷,可不是以前的那个七少爷了。你还不知道吧?刚才在大门口,有两名道境二重护卫阻挡七少爷进门,结果被七少爷一怒之下废了修为,后来连五少爷、老爷都出面了,也没将这七少爷怎么样。你要是有不满,等回了四小姐哪里再说,千万不要在这里表现出来。”
  正在此时,一名黑衣护卫路过,表面上朝着许笑尘点头微笑,其实却在嘴角微动,偷偷的传音给那秋月。
  “是吗?就凭他?”秋月目露惊疑之色,瞬间冷静了下来,传音回道。
  “是啊。我也有些纳闷,虽然据说他是偷袭成功的,这份狠辣却不是所有人都有的。我现在正是要赶过去看看那两名倒霉的同行,你要不是信,一会也去看看,或者打听一下就都知道了。”那护卫脚步不停,继续传音道。
  “本少爷的耐心有限,你还继续拖延的话,本少爷就要动手了”此时,许笑尘清晰的听到了护卫和丫鬟的传音,暗自觉得好笑,表面上却冷酷说道。
  “等等,我带路就是了,不过你不要太过分,我可是四小姐的贴身丫鬟,现在四小姐正在等着我呢。”那叫做秋月的丫鬟,微微一惊,连忙说道。
  第509章 粱家父子的阴谋
  “放心好了,本少爷对你没有兴趣。”许笑尘笑道。
  “恶心。”秋月低声骂了一句,快步在前,很快将许笑尘带到梁风的住所。
  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间,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或许还算不错,对修士来说,却是寒酸到了极点。
  修士居所一般也是修炼之处,不超过一定限度,灵气越充裕越好。然而,梁风这房间中却没有任何灵气,附近也没有任何灵脉,完全跟粱府下人居住的地方差不多。甚至这下人并不是秋月、护卫那种,这里的下人指的凡人苦力、打杂的。唯一区别就是,这房间之外有简单到几乎只能起到预警作用的禁制。
  “好了,你可以走了。”
  许笑尘倒并不介意,反正他只是暂时,即使长久居住,他也有道器洞府。许笑尘随意挥了挥手,取出身份令牌,打开这房间之外的禁制。
  “还没有加入天阳派,就已经趾高气扬,看我回去之后,怎么禀告四小姐。”那秋月看着许笑尘的背影,恨恨想道。
  许笑尘进入房间,立即谨慎的散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