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Sauer P245手枪,对着我们用日语说道:“这架飞机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一个一个起来走到后面去。”说着将枪口对着我摆了摆。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站起来,将双手放在脑后,然后慢慢的向后舱走去。我倒不是怕他开枪,从这个人的动作来看我很有把握在他开枪前将他制服。可是我不知道后舱还有几个劫机者,万一发生枪战,这架飞机就不一定能安全到达目的地。
  我刚进经济舱,就被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用一只比利时国营赫斯塔尔公司生产的P90冲锋枪顶住,让我面向舱壁站好,然后他搜了一下身,把我口袋里的金笔给拿走了。搜完身,他让我到飞机尾部的座位坐好,还警告我不许乱动。
  我慢慢向后面走去,边走边注意着飞机里的情况。经济舱里一共有两个劫机者,除了刚才的年轻人,在尾部卫生间门口还站着一个女的。这个女人似乎不到四十岁,体格显得很健壮,站在那里要挺得很直。在她的手里也端着一支P90,这种外形怪异的冲锋枪发射5.7×28mm小口径高速弹,威力比起手枪要强得多。我在心里不由大骂日本的机场安检,漏过一支手枪倒也罢了,怎么可能会让劫机者带了两支冲锋枪上来?
  除此以外,所有的遮阳板都被拉了下来,看来劫机者不希望乘客看见外面的情况。而乘客们被重新安排了座位,女人和孩子都在前面,男人都被安排在了飞机的后面。显然这些劫机者想要在前部控制飞机,这样一来相对比较危险的男人距离劫机者有一段距离,一旦有人反抗劫机者也有足够的时间用来镇压。
  我走到倒数第三排座位的时候,那个女人手中的枪摆了一下,我只好在靠近过道的位置坐下来,在我后面还有一个老头坐在那里哆嗦着。这时前面舱门处小林觉正被搜身,我想回头看看后面的老头,因为我总觉得这个老头似乎有些问题。
  可是头刚转了一半就听见那个女人用沙哑的嗓音说道:“你要是把头转过来,我就把它打烂。”
  无奈,我只好转回头老老实实的坐着,但始终注意听着身后的动静。很快,所有公务舱的人都被赶到后面来了,小林觉和佐藤一夫两人坐到了我的旁边。可以看出来,两人都有一些紧张,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女人忽然向前走去。她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小林觉两人的瞳孔都是猛地一缩,我急忙用眼神示意他们不要乱动。虽然我也很有把握夺过这个女人的枪,然后干掉前面的年轻人,可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因为这三个人分工太明确了,互相之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般来说劫机者应该有至少一个指挥者,而这三个人谁也不象是首领。
  那个女人走的很快,转眼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舱位。就在这时,我前两排一个男子忽然弯腰在座位底下抹了一把,然后猛地站起,手中竟然多出一把手枪。
  “不许动,我命令你们把枪放下,否则我就开枪。”男子高声喝道。
  果然有便衣警察,只是没有想到枪竟然在座位底下,怪不得刚才没有倍劫机者发现。一定是那个女人一开始就在飞机的尾部,因此这个警察不敢乱动,现在见所有的劫机者都在他前面,因此才决定动手。
  那个女人马上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把枪举过头顶,对面的年轻人好象也正犹豫着是否要放下武器。整个机舱中的气氛明显的紧张了起来,很多人都屏住气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忽然我的身后发出一声沉闷的枪响,那个警察的头部骤然绽放出一朵粉红的血花。
  男人的头猛地向前一顶,整个人便扑在了前面座位的靠背上,手中的枪扔出去好远。机舱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呼,乘客们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仿佛下一个就是他们一样。
  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家不要害怕,我们是赤军,我们不想伤害你们。”
  顿了顿,这个声音又说道:“我们的目的是用你们的生命来交换我们被日本政府逮捕的战士,因此只要你们配合,就会很安全。不过,谁要是想象刚才的男人那样做个英雄,那么我保证不会让他重新踏上地面。”
  怪不得我总觉得老头有问题,原来他才是劫机者的指挥官。不过既然知道了敌人的底细,便衣警察也已经被打死,那么就只好自己想办法来摆脱现在这种危险的处境。
  我没有回头,这个老头太阴险,我不想引起他的注意。但老头根本就没有去前面的意思,这样一来就给我带来很多的麻烦。首先是因为不知道老头的枪指着哪里,不敢乱动;其次因为中间隔了一排座椅,我必须跨步才能攻击到他,所以只要他动作快我还是没有办法。
  小林觉和佐藤一夫两人也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为刚才没有冒失动手暗中庆幸。而这时警察的枪已经被那个女人拿了起来,舱门的年轻人也重新把枪对准了乘客。那个一脸胡子的中年人挟持着空中小姐,应该是为了进入驾驶室,而前面一直没有动静,说明他一定已经成功。
  乘客们重新安静了下来,机舱里又只剩下发动机的轰鸣声。我心中忽然一动,想起一个办法,于是我装作很疲倦的样子靠在了座椅上。刚才老头打警察的那一枪我注意到子弹并没有从前面飞出,这就说明一个问题,老头的枪威力不大,我想他是害怕子弹的穿甲性能太好射穿机舱,而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利用座椅靠背来帮我一把。我的打算是将身体整个缩在椅背前面,让老头看不见我无法瞄准。即使勉强射击,有靠背的阻挡,子弹的威力也会大减,更何况也不一定能打到我。
  只是后面的老头很狡猾,动作稍大点一定会引起他的注意,因此我只好一点一点的往下蹭。这个时候当初练过的潜行便起了很大的作用,我的动作非常慢,慢到让人看不出来我在动,但我确实在动。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虽然开着冷气,可是几乎每一名乘客都汗流浃背,甚至包括守在舱门的那个年轻人。这个年轻的劫机者显然经验不是很丰富,他手中的枪没有片刻放下过,我有些怀疑他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手指会不会走火。当初练习狙击步枪的时候教官强调过,不到需要设计的时候不能把手指放到扳机上,否则长时间紧张的保持一个姿势手指会僵硬,需要开枪的时候很有可能造成数秒的延迟。而这几秒钟的延迟有时候会让敌人逃生,有时候却会让自己送命。
  那个女人倒是一脸悠闲的在喝着饮料,枪很随意的挂在胸前,只用一只手握着。一双眼睛不停的扫视着机舱中的乘客,眼神中流露出一股阴冷的杀气。
  这个女人必须先解决,我心中暗自盘算着动手的顺序。现在我头只剩下半个露在靠背外面,基本上已经到了攻击位置,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引开那个女人和老头的注意力。我从怀里缓缓的把打火机摸了出来,全钢的ZIPPO光可鉴人,我的计划正是建立在它这一点上。
  可是我暂时不敢动手,因为四个劫机者中那个大胡子没有在机舱。如果我干掉这几个后大胡子想同归于尽,只要把飞行员打死就行了。我可不想冒这个险,既然他们要和日本政府谈条件,就早晚要降落,等到那个时候动手也来得及。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小时,飞机不知道降落在了哪个机场。但是劫机者没有一点放松的样子,显然一切对外联系都是那个大胡子在作,如此严格的分工说明他们的计划十分严密。
  我现在需要等一个机会,那就是那个女人低头喝饮料的时候。一旦她的视线放到了手中的饮料上,就需要至少2秒的时间才能再次抬起头来。再加上她的反应时间,我就有至少三秒的机会。到时候我将打火机向左前方抛出,借助打火机在空中飞行的瞬间从反光中判断老头的状态。然后趁老头的注意力被打火机吸引时进行攻击,夺下老头的枪后干掉女人和那个年轻人。
  我需要的机会终于等到了,可是我的打火机还没有出手,一个全钢的ZIPPO打火机忽然从我前排的座位上飞了出去。紧接着就是几声枪响和一声猛烈的爆炸,然后机舱内的灯一下子灭了,惊叫声仿佛开香槟一样喷发出来。
  就在刚才灯熄前的短短时间里,我清楚地看见那个打火机被一发子弹击飞,同时我前排座位上探出一个摄像机的镜头,然后一颗子弹撞破镜头从我的头上飞过,身后接着响起物体倒地的声音。我左前方的一个男人也忽然将一个药瓶向机舱前面扔去,在那个女人刚刚端起枪的时候药瓶落在了她的脚下,立刻发出了一声巨响。而那个年轻人正象我预料的那样,仅仅是端起枪瞄准,直到被巨大的冲击波震晕也没有发射出一颗子弹。
  灯虽然熄了,但我在黑暗中清楚地看见刚才动手的两个男子迅速沿通道向前面奔去,在两名劫机者醒过来前又对着头部猛踢了一脚。然后两人拾起地上的枪,用劫机者自己的皮带将他们捆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机舱的灯才又亮了起来,飞机的舱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几个蒙着面的警察冲了进来。看装备,应该是美国的SWAT,原来我们还是降落在了美国。在这些SWAT的指挥下,我们逐个从紧急滑梯离开了飞机。
  站在候机厅里,喝着机场提供的热饮,我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乘客出口。刚才那两个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仓促间除了可以确定都是日本人外,样子看的不是很清楚。依稀记得一个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下颌很方;另一个不到三十岁,没有注意到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最后还是让我失望了,那两个人并没有像我们一样从乘客出口出来,想必是从工作人员通道离开了机场。虽然不知道那两人是干什么的,但从他们的特殊装备可以看出一定不是一般的军警编制。
  第二天,我们换乘另一架飞机来到了纽约。在小林觉的带领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向纽约的黑街——哈林区驶去。
  第二十二章 纽约见闻
  纽约是由大西洋岸边的几个岛屿组成的,市中心在曼哈顿。它是个四面环水的狭长岛屿,东西长20公里,南北宽4公里。在曼哈顿岛周围,还有皇后市、布鲁克林市、里土满市和布朗克斯市,统称纽约。
  纽约是世界着名的大城市,但并不讨美国人的喜欢。尤其是生活在西部的美国人,他们说纽约只代表纽约,并不代表美国。
  我坐在出租车上,打量着这座城市。和我原本的想法不同,眼前的景象一片破旧。和很多现代化的大城市比起来,这里简直像是一个历史博物馆,到处都是老旧的房屋。街道拥挤、脏乱,甚至许多主要街道因为年久失修,柏油断裂或塌陷,路面变得坑坑洼洼。在坏得太严重的地方,就铺上一块20毫米厚的钢板。这样修路倒是省事,也显示出美国不缺少钢铁,只是苦了我们。出租车行驶在这样的街道上,咯登咯登,颠簸不已。
  更让我意外的是,纽约马路上奔跑的汽车恐怕是世界上最破的,也是最脏的。干活的工具车几乎都被涂上了五颜六色的骂人脏话和一些下流画。好像前几天下过雪,有的人懒得清除车顶上的雪,顶着半尺厚的雪在街道上跑来跑去。有的汽车没了玻璃,用塑料布粘上照样开。汽车外壳坑坑洼洼,斑驳陆离者多的是。可以说,纽约简直是一个破车博览会。
  一路上到处堵车,好半天也没有走出多远,因为小林觉曾经来过,我便让他给我讲些关于纽约的事情。他挠了挠头,显得很为难,这时司机忽然插嘴道:“你们是日本人吧?”
  司机是个白人,年纪已经不小,只是个子有些矮。我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们是日本人,有什么问题么?”
  “我一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了,我母亲也是日本人,可惜我只见过她的照片。”司机的语速很快,显然平时他经常和顾客搭讪。
  不等我们说话,他又接着说道:“听我父亲讲,他们是在二次大战的时候认识的,当时我母亲一眼就爱上我父亲了,非常的浪漫。对了,听说日本的人口很多,那么小的岛上住一亿多人不挤么?”
  我没有理会他的罗索,打断了他的话:“我们是来旅游的,你给我们说说纽约的情况吧。”
  “你问我算是问对了,换了别人根本就不会跟你说真话。美国人分不清日本人和中国人,不过很多美国人都恨中国人,因为最近中国人的商品让不少人失业。可是美国人更瞧不起日本人,都觉得日本人太虚伪。”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见佐藤一夫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他不由打了个哆嗦,急忙接着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说日本人不好,我本人也是半个日本人,我是说这些该死的美国人瞧不起日本人……”
  我欠了欠身子,对他说道:“没有关系,不要管他们,他们听不懂英语,你继续说。”
  司机尴尬的笑笑,长出一口气说道:“你的这个朋友眼神真吓人,不过我跟你说,在纽约你们外国人一定要小心,晚上千万不要到处乱走。那些混蛋非常了解‘行情’,他们专抢中国人或者日本人。我们当地人上街买东西大多用信用卡或支票,遇到打劫要命一条,要钱没有,他们根本抢不到什么东西。而你们东方人出门上街喜欢带现款,遇到打劫的时候又都是宁可给钱也不愿意被打,所以这些混蛋自然喜欢挑这样的人下手。而且对你们这些刚出门的外国人也好认,你们一个个西服革履,打着领带,干干净净,一本正经,短发冷面。向你们这些人下手一般是不会落空的,就算不走运还可以扒一套西服呢。”
  我不想继续听他的劝告,只好打断他的话问道:“你说说在你眼里的美国人都是什么样的?”
  “文明,非常文明。”说起这个问题,司机显得有些激动:“美国人走在大街上,遇到了自己不认识的人,只要两人目光相碰,就喜欢点个头,打声招呼。不过要是对方突然被抢劫、行刺或者侮辱,美国人就会装做看不见一样,绕道过去。美国人只要事不关己,通常都是不管不问,从来不爱管闲事。美国人这样主要是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如果他看见抢劫、行刺和强J的事情,不赶快躲开,搞不好就会惹恼罪犯,很有可能会危及到他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即便不会有危险,也会一次又一次地被叫到警察局去作证,没完没了地被传讯,耽误时间影响收入不说,闹不好还会被老板解雇。”
  “那么纽约人呢?”我问道。
  “纽约?纽约人连点点头这种文明都少见。到了晚上,你经常能看见酒鬼在街上背过身去就撤尿。”司机显得对这些情况很有意见:“一些年轻人整天横冲直撞,到处惹是生非。飞车党满街乱跑,无人敢管。警车的声音一天到晚不停的叫,也没见抢劫的变少。那些警察都是废物,我前年丢的车到现在还没找到。”
  我笑了笑,小林觉不知道上次是怎么认识的这个司机,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是了,他不懂英语,所以两个人聊不起来。
  半小时后车终于到了地方,司机一脸严肃地问我:“你们真的是到这个地方么?这里可是全纽约最危险的地方,我是说对于你们这些外国人来说。”
  看我没有犹豫的样子,他又指了指小林觉说道:“既然你的那个朋友知道我的电话,那么一旦有问题就赶快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赶来。”
  我点了点头转身要走,他又叫住了我,说道:“记着,千万不要去人少的地方。”
  我笑笑,冲他摆了摆手,转身向一幢破旧的房子走去。
  最终的比赛虽然是在哥伦比亚,但是报到却在这幢房子里。刚一进楼,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黑人就拦住了我们。小林觉出示了邀请函的传真件,这个黑人才站到一边,但他只让我一个人进去。无奈,我只好独自向楼内走去。
  接待我的是一个很胖的黑人老头,肥硕的脑袋上头皮刮得锃亮。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坐在一张大班台后面边喝咖啡边看着报纸。我一言不发的把传真件扔到他面前,然后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点上一支雪茄,悠闲的吸了一口。
  这是一间很标准的美国式办公室,一切都很简洁,除了角落里的一堆文件。在胖老头身后挂着一幅世界地图,上面插着很多的小旗,有红色的,也有黑色的。从分布情况来看,世界各地都有,但是南、北美洲相对要密集一些,东亚地区则最稀疏。
  又过了好一会儿,胖老头才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看我,又拿起桌上的传真件看了看,然后打开桌上的一台DELL的计算机。趁着计算机启动的空档,他端起咖啡杯走到旁边的一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然后又向里面放了一袋速溶咖啡。
  “你要不要来一杯?”老头忽然转过身问道。
  “不用了,我不喜欢咖啡。”我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有些不经意的傲慢。
  老头不再理我,转回身去,打开一个瓷罐,从里面用勺子取出一些白色的粉末放进咖啡里。然后边用勺子搅拌边自然自语道:“老了,精神不好,就靠咖啡顶着,要不然又该睡着了。”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一脸希望地问道:“你真的不来一杯?像我这样加点盐,味道好极了。”
  我摇摇头,老头有些失望的回到桌子后面坐下,然后在计算机上开始操作起来。别看老头身体很胖,行动迟缓,打起字来还真不慢,很快就完成了录入工作。关掉计算机,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来,扔到了桌子上。
  “这是你的第一个考验,完成了这个考验就可以参加比赛。”老头靠在椅背上说道,见我有些不解又补充道:“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报名的太多,考虑到比赛的组织难度,因此只好临时决定增加一个资格考验项目。不要担心,你要是过不去,会退给你一半的报名费。”
  说完话,老头又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起来。我走过去,撕开那个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张A4纸,上面只简单的打印着一行字:“晚上在第三十四街区的老臭虫旅馆过夜。”
  从这间老房子里出来后,我们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三十四街区。哈林区虽然也是横平竖直的规划街区,但是每条街比起曼哈顿要大得多。街上的行人几乎都是黑人,不过到了晚上,恐怕其他人种很少敢在街上闲逛。
  司机也是个黑人,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奇怪。我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看着外面的街区。曼哈顿虽然破旧,但是也有一些现代化的气息在里面,可是到了哈林区就仿佛一下回到了几十年前,到处都是破旧的无以复加的房子。有些楼的窗户上钉着木板,上面还有政府的出售告示,价格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一美元。
  “你们真的要去三十四街区么?是到那里办事么?要是很快就走我可以等你们。”司机忽然开口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纽约的司机似乎都喜欢和客人搭讪,我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要在那里过夜,你不用等我们。”
  “什么?你在开玩笑么?”司机听到我的回答急忙把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你们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么?那里是整个哈林区最乱的地方,你们三个外国人白天能活着出来就算走运了,竟然还想在那里过夜?”
  “我们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开车吧。”我真是有些无力的感觉,实在懒得和这些麻烦的司机废话。
  没有想到司机还很顽固,脖子一扭说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
  我实在懒得再说,推开车门下了车。小林觉二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见我下车便也付了钱跟着下了车。
  司机还有些不甘心,把头伸出车窗说道:“要是有人打劫你们,一定不要反抗。”
  我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天气有些冷,地上雪很厚,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我们三个穿的都不是很多,被冷风一吹感觉精神一下振作了不少。
  我们已经到了三十五街区,于是便一路走了过去。路上的行人不多,大多是年级很大的黑人妇女,也许因为正是下班时间,走的都很匆忙。路上也有一些明显是流氓的黑人,不过都只是用眼睛看着我们。
  我自顾自的走着,忽然前面传来一声尖叫,随后一个黑人小孩从一条小巷里拐出来,向我们跑来。一个黑人姑娘跟着跑了出来,大声喊着:“抓住他,帮我抓住他。”
  路边的几个流氓见状大声笑了起来,一个个兴奋地直拍手,吹着口哨给小孩加油。小孩跑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稍稍测了一下身,让他从我身边跑了过去,但随即我一把抓住了小孩的后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把小孩手中的皮包拿过来后,我把他又放到地上,孩子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转身跑掉了。那个黑人姑娘这时候也来到我跟前,我把皮包还给她,什么也没说,绕过她又向前走去。那几个小流氓见没了乐趣,纷纷向我伸出中指,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我不想在这里惹事,装作没看见。佐藤一夫有些按捺不住,想去教训一下那几个流氓,但让小林觉给拉住了。
  我们这次走出不远,便看见了那家老臭虫旅馆……
  第二十三章 黑街黑店
  一进门,迎面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鼻而来,一个黑人妓女怪笑着迎了上来。她一双大眼睛倒是很漂亮,只是颧骨高耸,厚厚的嘴唇抹的像是刚喝过血一样,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我轻轻一拨,把她推到了一边,打量了一下这家旅馆。
  果然店如其名,不但老,还有很多的臭虫。我很奇怪这么冷的天这些臭虫怎么还能在柜台上横行无忌,难道说这些臭虫是店主的宠物不成?再看看楼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皱了皱眉,这里的条件太差了,不要说这样脏,就是这股味道也让我很难接受。
  我摇摇头,转身刚想离开这里,一个声音在后面把我叫住了:“既然来了还想走么?”
  声音听起来很浑浊,带有浓重的口音,态度十分的不友好。我转回身,看见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黑皮肤巨人站在楼梯口,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这时身后也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稍稍回头,看见刚才路边的那几个流氓都围了上来。
  小林觉和佐藤一夫见状急忙走到我身旁,和我背靠背站好。我没有说话,只是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从怀里取出刚才没有吸完的雪茄,重新点上吸了一口。黑大个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变成了愤怒,显然对于我的满不在乎让他很恼火。终于他骂了句脏话,然后大步向我走来。
  那个女人已经躲进了柜台里面,这时忽然大声喊道:“揍他们,墨菲,让这些黄皮肤的猴子尝尝你的拳头。”
  这个墨菲显然很受鼓舞,一脸的兴奋。只是他显然太大意了,在他离我还有两步的时候,我手指一弹,雪茄便向他的脸上飞去。他下意识的用手一挡,雪茄打在了他的胳膊上,烟灰四散的同时,我已经垫步进身到了他的身前。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我的右膝就轻轻的顶在了他的裆部。
  不要说向我这样受过训练的人,就是常打架的小流氓也知道先下手为强。只不过这个墨菲太大意,被我出其不意的弹出雪茄挡住了视线,再加上我的速度快,因此我这一下膝顶他根本就没有格挡的意思。
  我不想在这里惹上麻烦,因此膝下留情,不然这一下完全可以让他送命,但即使这样,他还是面孔扭曲着倒在了地上。他双手捂着下体,蜷在地上抽搐着,喉咙中先是发出急促的吸气声,不久就变成了惊天动地的嚎叫。
  我走到柜台,对里面的妓女说道:“给我开个房间,我要在这里过夜。”
  那个妓女张着嘴,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不是……我去喊人开房。”说完慌张的从柜台后跑出来顺着楼梯跑了上去。
  门口的小流氓们此时显得有些紧张,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我没有理他们,又取出一支雪茄点上,靠在柜台上吸了起来。直到这时地上的墨菲才终于喘上来一口气,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楼梯忽然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很快三个黑人冲了下来。当先的一个手中拿着一把有着很长枪管的柯尔特“水蟒”左轮手枪,看见我正靠在柜台上,抬手就要开枪。我手指一弹,手中的雪茄又一次飞了出去,同时脚在身后的柜台上一蹬,向他扑了过去。
  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在遇到迎面飞来的物体时,不时闭眼格挡就是躲闪,因此飞过去的雪茄让这个黑人一时无法射击。就在他躲过雪茄再次举起枪的时候,我的右手已经抓住了枪的转轮,食指塞到了已经张开的击锤前。他勾了下扳机,却发现无法开枪,我则趁机继续向前一步,右手用力向前一推。他的手腕被扭不得不放开手枪,我立即顺手用枪把在他的头顶敲了一下。他顿时双眼上翻瘫在了地上,另两个黑人则被我用枪指着定在了那里。
  “我不想再说一遍,给我开间房,我要过夜。”我阴冷的说道。
  墨菲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手捂着下体艰难的走到柜台后,拿了把钥匙扔给了佐藤一夫,然后用他那含混的声音说道:“顶楼,最后一间房。”
  我把枪在手指上转了两圈,随手扔给了小林觉,然后迈步向楼上走去。
  到了房间我倒是感到有些意外,和楼下不同,房间又大又干净,竟然还有淡淡的香水味道。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暗格或监视设备,这才放心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夜,你们两个要小心些,这里可能不只是旅馆这么简单。”我小声对小林觉二人说道。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需要吃东西么?”
  我用眼神示意佐藤一夫去开门,小林觉立刻在门后站好。门一开,刚才那个妓女扭着屁股走了进来。我从她手上接过一份菜单,随便要了几样,都是热狗一类的快餐食品。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一切都要小心,吃的太饱容易疲倦。
  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时间整座旅馆都很静,仿佛整座楼只有我们三个人住着,只有房子外面时常有警车呼啸着从窗下驶过。吃过饭后,我打开门,看看走廊里没有人,便用信用卡打开了旁边的房门。
  我让佐藤一夫先守夜,小林觉和衣上床睡了,我则把床褥全部拿掉,直接睡在了床板上。到了夜里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忽然被床微弱的震动惊醒。我看看佐藤一夫,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轻轻起床叫醒小林觉。
  过了一会儿,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仿佛有好多人向这边走来。我注意听着,这些人走过了我们的房间,在最里面那间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只听见隔壁的大门一声闷响这些人便冲进了房间。随即隔壁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听起来竟然是M16一类的自动步枪。
  我猛地一开房门,闪身出门,向原来的房间跑去。小林觉和佐藤一夫急忙跟了出来。刚到房间门口,一支枪管便伸了出来,显然这些人已经发现房间里没有人,正要离开。这时不能犹豫,我右脚猛地踢去,正好踢在那人的手上。这一脚力量很大,我甚至听到手骨折断的声音,步枪也立时脱手飞了起来。不等步枪落下,我左手一探抓住了步枪,同时右拳击出,将门口这人打回进房间。
  我把枪口一压,对着房间里的众人,轻蔑的笑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叫你们头来见我,下次再这样不要怪我不客气。”
  屋子里黑乎乎的,但我能看见一共有四个黑人青年,除了被我打到在地的,还有一个人端着M16,另两个手里拿的是手枪。因为事情太突然,他们的枪都还没有端起来,被我的枪逼着,一个个都很紧张。
  听见我的话,他们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把枪放下,扶起地上的同伴离开了房间。目送他们离开后,我让小林觉他们拿起地上的枪,又回到隔壁的房间。这回终于安静了下来,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再也没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
  早晨六点的时候,我刚刚洗漱完毕,又有人敲响了我们原来房间的房门。我无奈的扔下手巾,打开门走了出去。敲门的是一个中年的黑人,体型稍有些胖,在他身后,站着两个黑人保镖。
  “我在这里,找我有事么?”我边说边整理了一下衣服,昨晚穿着衣服睡了一夜,弄得已经有些皱了。
  中年人一脸的热情,哈哈笑着说道:“你好,兄弟,我是弗伦斯,这家旅馆的老板。”说着伸出了右手。
  “我是日本中兴会的中兴俊,你好。”我面无表情的说道,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他的手掌又厚又软,感觉没有丝毫力气。
  “昨天我的手下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抱歉,不知道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弗伦斯仿佛没有看见我的表情,还是那样热情的说着。
  “我只是路过这里,可是你们很不友好。”我冷冷地盯着他的眼睛,接着说道:“你们的枪不错,我想买几把,给我送到哥伦比亚,能不能做到?”
  弗伦斯哈哈一笑,说道:“兄弟说笑了,不要说几支枪,就算你要火箭筒也可以,可是就为了几支枪在成本上不太合算呀。”
  “我给你一百万美元。”我打断他的话,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价钱。
  他先是一愣,随即笑着伸出胖手说道:“兄弟,成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