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情。不过当我让教官给他们演示过后,他们才明白这些事情其实并不简单。
  就拿捆绑来说,他们还没有把教官捆好,就被教官反过来给按到了地上。或者是明明已经捆好,却被教官几下就挣脱了。因此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必须将敌人击昏后再捆绑,以防止敌人反抗。捆绑方式通常是要把手在背后捆好,然后用绳子的一端勒住脖子,然后打个滑结,这样对方越挣扎脖子就勒的越紧。如果手头没有绳子,还可以用撕破的衣服、鞋带、腰带甚至领带、手巾、破布条等都可以用来捆绑。
  相应的,教了如何捆绑,还要教如何逃脱。不过逃脱考试可是我的这些手下谈之色变的一件事,我让四个教官把他们捆起来后在身上压上一个大沙包,然后扔在雪地里。什么时候挣脱,什么时候进屋暖和。要是有人敢抱怨,就再往身上浇些水。结果一个晚上下来,只有几个人挣脱,其余的都被冻得快断了气。
  最后的一项训练是追捕敌人,我通常会在凌晨把被抓来的人放走,然后让手下的人去追杀。警察局都有人守着,因此逃跑的人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例如躲进民宅或偷盗车辆,但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没有一个能够成功逃脱的。倒不是我的这些手下能力高,主要是四个教官中总有一个人一直跟着,一旦目标跑出了上川市区就立即击毙。
  就这样,时间转眼过去了三个月,一支在我眼里勉强可以用的枪手队伍终于建立起来。与此同时,两个研究所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工业机器人平台及各种工作臂已经开发完成,正委托FANUC进行批量生产。挖冰机器人也试验成功,正在研制后部拖带的辅助装置。高功率微型燃料电池也已经研发成功,正在建设生产工厂。林琳还以此作为她的博士毕业论文,结果很快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受哈佛大学邀请,已经到了美国。在此期间,我还投资建了一家小型的半导体生产厂,主要生产太阳能电池板和大面积的半导体制冷器。
  恰好得到消息,山口组总部已经派来一个特使调停札幌分部的矛盾。于是为了检验我的枪手们到底能力如何,我决定偷袭山口组札幌分部。为此我特意把几个高级干部全部叫来我的书房开会,研究如何下手。
  “我们这次行动的目标是山口组的札幌分部,要求里面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能留下。”吐出一个烟圈,我阴沉沉的说道。
  在我面前一共有十一个人,除了四个俄罗斯教官仍旧板着脸,其余的七个人脸上都是一幅以死效忠的表情。对于他们的表现我很满意,和上次的唯唯诺诺比起来,这些人已经有了些胆子。
  顿了顿,我又接着说道:“行动计划是这样的,所有人分散出发,自行选择交通工具,明天夜里十二点前必须到达札幌。要求不能太显眼,要把枪藏好,最多不得超过三个人同行。因为前一阵的失踪事件,对方的警惕性很高,因此不准出任何差错。”
  说到这里,我放慢了语速,冷冷的说道:“谁要是把事情搞糟,就切腹谢罪吧。”
  说完,我从桌子里拿出几张札幌的市区交通图,扔到桌子上,说道:“这上面画红圈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目标所在地,你们的集合地点在旁边的蓝圈,那里有一家藤吉居酒屋,到时候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等他们豆看过地图后,我接着说道:“我们一共有八十二人,我和五个教官会在外面督战。小林、龟田你们两个每人带一组,分别从前后门进入。佐藤、丸尾各带一组作为第二梯队,随后跟进掩护。佐佐木,你同宫本和松本三个去监视札幌警署,有动静要立刻报告。行动时间定在凌晨三点,因此凌晨两点至两点半之间必须集合完毕,但不许提前。都明白了么?”
  “明白。”回答的声音很整齐。
  我轻轻挥挥手,说道:“明白了就都去做事吧。”
  众人纷纷离去,书房里只剩下四个俄罗斯特种兵,我用俄语对他们说道:“明天晚上咱们要去彻底清除敌人,你们四个负责控制现场,不能让任何敌人逃走。明白么?”
  四人整齐的敬了一个军礼,声音洪亮的应道:“明白。”
  我暗自叹了口气,这样的部下才是我真正需要的,那些日本猴子只配去做炮灰。只是在既然身在日本就只好用日本人,这就叫做以夷制夷。更何况外国人在日本太显眼,人少还好说,人多了反倒太显眼,不好做事。
  次日下午四点多,我带着四个俄罗斯特种兵驱车赶到了札幌。我把车停在藤吉居酒屋的门口,然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里很偏僻,路上的行人很少,居酒屋还没有开门。直到五点半左右,一个年轻人才来准备开门。
  我一使眼色,四个特种兵立刻从车上下去,直奔那个年轻人。年轻人正吹着口哨准备摘下窗户上的木板,就被几人架进了屋子。我也跟着下了车走了进去,顺手把关门的牌子挂在了大门的把手上。
  我打开灯,看见刚才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尸体,正被塞到吧台后面。我走过去,从吧台里取出一瓶伏特加酒扔给那四个俄罗斯人,可是他们没有喝,我知道,他们是怕喝酒误事,同时也是想让我知道他们很敬业。
  我笑了笑,拿起一瓶皇家礼炮,一个手刀削掉了瓶口,顺手取过一个杯子倒满。浓郁的酒香立刻四处飘散,四个俄罗斯人口水都快留下来了,但还是坐在那里强忍着。
  我不再理会他们,端起酒杯摇了摇,看了看酒的颜色。然后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焦香伴随着浓烈的烟味扑鼻而来。果然是好酒,我暗自赞了一声。
  就在我正要品尝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第十九章 一网打尽
  我一摆手,四个俄罗斯人立即在门的两边藏了起来。我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了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边敲边骂着,看起来是居酒屋的老板。
  我打开门,笑着说道:“您怎么才来呀?我等您好久了。”
  在他还在迷惑的时候,我已经拉住了他的手,稍稍用力一带,他便身不由己的被我带进了屋里。
  “关灯。”我用俄语说了一声,随即把门锁好。
  那个男人这时已经明白过来,正要喊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突然的黑暗让我眼前一黑,但仅仅是一瞬间,随即我便适应了周围的黑色。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的颈椎扭断的声音,接着便是东西拖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