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的意思。他原来在加勒比海地区有一些势力,后来到了莫斯科,现在已经控制了大半个莫斯科。”
  “莫斯科的黑帮怎么会让一个外来的成了气候?”我奇怪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伊凡科夫同美国和南美的黑手党都有关系,而且这个家伙手段毒辣,现在搞得莫斯科人心惶惶。”将军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说道:“咱们不谈他了,说说正事吧。”
  “那么将军,请问您能提供多少支枪和子弹呢?”我欠了欠身子问道。
  将军搓了搓手,说道:“中兴俊先生,我在酒店时候跟您说过,事情有了一点变化。”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是这样的,您要的这种枪我不能从部队里给你,因此我联系了生产这种枪的工厂。恰好我和厂长的私人关系不错,所以他答应可以生产一千支,只是这样做违反了国家的法律,迟早要被枪毙,所以他希望能够得到五十万美元好让他离开俄罗斯。”
  我在心里不住地暗骂这个肥猪,真是贪财的家伙,你从自己的利润中分一部分给他不就行了。不过我还是笑着说道:“没有问题,我可以给他一百万美元,不过需要他把枪的制造图纸也给我。”
  将军脸上的紧张一扫而空,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没有问题,不知道您在俄罗斯能停留多长时间?”
  “一个月,将军。我想参观一下您的部队,您能够允许么?”我试探着问道。
  “没有问题,中兴俊先生。今天有些晚了,明天好了。我为您安排了一个小酒会,咱们这就走吧?”将军站了起来,脸上散发着由衷的笑容。
  我也急忙站起来,同他离了办公室。
  酒会结束后,我被安排在一间军营里的招待所里,条件还算不错,据说是当初叶利钦来视察时住的。躺在床上,心中不断浮现出将军的脸。为了保密,小林觉联系的时候对方并没有告诉我们将军的名字,只是知道这个将军权利很大。可是这样一位手中握有重权的将军竟然也对钱如此的痴迷,俄罗斯的未来还真是很不好说呀。
  忽然我想起来那个牵线的俄罗斯人,他就是从部队退下去的,现在是射击教练。听说俄罗斯这样的退伍军人很多,如果我能雇一些这样的人去训练我的手下,战斗力应该能够迅速提升。
  第二天,在将军的陪同和介绍下,我们观看了特种部队的训练,其中的一些项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很多项目是我当兵的时候没有见过的,有的甚至听都没有听过。
  其中有一项是训练士兵在特殊条件下自我防护能力和反审讯技能。我们当时正走过一间平房,里面传出几声呻吟。我疑惑的看了看将军,他笑笑说这也是一种训练,然后给我讲解了这个训练的过程。
  首先几名教官会在某个士兵极其疲劳、浑身无力(通常是夜间站岗)的情况下,突然用一个黑色兜套蒙住头,然后捆起双手,推进一间密封的地下室。这时四周会骤然响起各种难以名状的尖叫声和噪杂声,目的是让士兵搞不清楚状况,然后就是一通毒打,一般要让士兵头脑眩晕,周身麻木,各种感觉器官失去正常功能才罢休。然后再把士兵拖出地下室,扔到一辆卡车上。等卡车开出一段路以后,再把士兵从卡车上扔下来,戴上镣挎,扔进臭水沟里淹个半死。
  这样的折磨还只是审讯的前奏,士兵最后会被推进一间特别的摹拟审讯室。在士兵刚被扔进审讯室的时候就会听到一只凶猛的猎犬向他扑去,同时他还能听到各种鞭打声,呕吐声和呻吟声。不过实际上这些都是电子摹拟器发出的声音,只是十分逼真,能让任何不明真相的士兵真切的感到得他正处在一间恐怖的刑讯室中。通常士兵在受到这些刺激后大脑会变得有些模糊,甚至难以自制,在这个时候进行审讯最容易被撬开嘴巴。
  我们还参观了审讯室,恰巧当时正在对一个士兵进行审讯。当时有几个彪形大汉把士兵按到,剥光他身上所有的衣物。几束强烈的聚光灯分别照在他的脸部和身体的隐秘部位,让他根本睁不开眼睛,甚至分辨不出在他前面的是人还是物。这时士兵会强烈地感觉到他的自尊心已被撕得粉碎,他赤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