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打电话让他过来见您,您中午就在这里吃午饭吧。”
  我摇摇头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他来了后让他不用来见我了,直接开始研究,需要的资金和你一样找松本要。”说完我便离开了厂房。
  在车上,我的心里有些激动,因为刚才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土地,我想建立自己的帝国就需要发展,而无论哪个国家也不会欢迎像我这样的人,因此找到一个能够随意发展的地方至关重要。
  刚才的东西给了我灵感,这个世界上只有一块陆地不属于任何国家,那就是南极大陆。虽然那里十分寒冷,但是躲在冰层下就不用害怕。利用这样的机器人在南极数千米的冰盖下挖出一个地下基地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事,不过问题还有很多,例如能源问题,阻止冰的熔化等,但是这些问题我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这次真的要感谢那个可爱的生物芯片了,在我的脑子中竟然有着如此多超时代的科技知识。
  回去的这一路上,一个远期的发展计划逐渐在我的脑海中成型,我的地下帝国,总有一天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重要力量。
  我现在已经新买了一个别墅,搬出了十二月的道场,因为我不喜欢那里的日式格局。新别墅也在郊区,很清静,我雇了几个女佣打理。我还新买了一辆轿车,是美国的林肯防弹车,现在坐的这辆就是,虽然感觉有些憋闷,但为了安全只好暂时忍耐。
  车刚在别墅的门口停下,佐藤一夫便迎了出来。他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我一下车他就凑过来说道:“会长,来了个麻烦……”
  第十一章 麻烦上身
  佐藤一夫的话让我有些疑惑,上川警署我已经打点过了,而且我这个时候控制着绝大部分的上川黑道,那个胖子应该不敢找我麻烦的。
  “什么麻烦?”我问道。
  “会长,札幌的山口组派人来了。”佐藤一夫小声说道。
  我一怔,随即想起野矢次郎曾经去送过礼,心里有些明白了。我没有说话,背着手走近别墅。
  一进大厅,就看见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长发青年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脸上一副狂傲的表情。见我进来,他不但没有站起来,反倒歪着头斜眼看着我,似乎很有些瞧不起我。我没有生气,径直走到他跟前左手按住他的肩膀,右手夺下他手中的香烟,然后在他的脑门上按灭了。
  他疼得嗷嗷直叫,双手抓着我右手的手腕试图推开,但我的力量自然不是他能抗衡的。熄灭了烟头,我又抓住他的头发向后一拉,把他从沙发上给扔到了地上。
  “废了他。”我淡淡的说道:“竟然敢来我这里猖狂。”
  佐藤一夫看了看我,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我心里很清楚,他是担心回头山口组找上门来。不过我心里已经有了应对的计划,因此轻轻挥挥手,让他们照做。
  宫本小五藏很少说话,却是动手最快的人。见我下定了决心,立刻抽出一把刀走了过去。那个年轻人这时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傲气,跪在地上边嗑头边求饶。不过没有人搭理他,宫本小五藏上前一脚将他踢倒,手中太刀一翻已经将他的一根脚筋挑断。大厅里顿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叫声,血慢慢从刀口处渗了出来。
  青年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双手胡乱的挥舞,忽然抓住了宫本小五藏的裤腿。宫本小五藏踢了一下没有踢开,便手起刀落割断了他的手筋。这个小子这回连眼泪都哭出来了,满地打滚的喊叫着。
  宫本小五藏抬头看了看我,我冷冷的说道:“都废了。”
  他立即追上正在挣扎着向大门爬去的青年,手中的刀又快又准的割断了他剩下的手筋和脚筋。青年疼的缩成了一堆,手脚抽搐着,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的神色。
  “还有眼睛。”我说道。
  宫本小五藏一楞,但随即走上前去一脚踩住青年的脖子,将刀尖对准了青年的眉心。这个时候的青年已经崩溃了,凄厉的哭喊着,一股尿马蚤味从他的胯下散发出来。宫本小五藏皱了皱眉,刀尖晃动,顿时将他的两只眼睛全部刺瞎。
  随着一声悠长的惨叫,青年终于昏了过去。我起身向楼上走去,边走边说道:“给我找个人送回去,就说这个人对我过于无礼,我小小的惩罚了他一下。顺便给我下个挑战书,我要和他们最厉害的人决斗。”
  日本的山口组是全世界黑道中最白痴的一个,他们一向信奉日本那愚蠢的武士道精神,我这样下了挑战书,他们就决不会派大批人手来袭击我们。比组织的实力我现在不如他们,比个人搏击的能力,他们就要差我很远了。
  来到书房,我点上一支雪茄,思考起眼前的形势。目前组织最缺的就是武器和人才,虽然有不少新鲜血液的加入,但是总体缺乏训练,因此尽快训练和武装出一支精干的队伍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现在钱不是问题,可是购买武器却是个大问题。
  在日本枪械并不是很难买到,这点我问过小林觉,只是想成批的大量购买具有一定的难度,尤其是想标准化就更困难了。而我最希望的就是标准化的武器装备,无论是手枪还是步枪,都只能有一种型号,因为这样的化不但保养维护方便,使用的时候也会有很多好处。可是在日本能够大批提供标准化武器的只有生产武器的兵工厂,而从兵工厂购买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并不想让手下使用威力太大的武器,毕竟这些人都是日本人,而且也要考虑到影响的问题,毕竟在市区使用火箭筒的话恐怕会引起日本自卫队的注意。
  于是我很自然的想到了俄罗斯的SR-3“Vikhr”(即“旋风”)小型突击步枪,SR-3“旋风”是以AS“Val”微声突击步枪为基础,专门为政要保卫小组或需要隐蔽携带突击武器的特种部队设计。全枪长度在枪托折叠的时候只有36厘米,完全可以随身携带而不被发现。目前SR-3被俄罗斯联邦内许多FSO(联邦保护局,负责保护总统和其他政府重要人员)和FSB(联邦安全局)的行动人员所广泛采用。由于它发射9×39mm步枪弹,因此威力很大。同时由于发射亚音速弹,声音很小,因此很适合在城市中使用。
  这种枪和小林觉杀死原田厚德用的VSS “Vintorez”狙击步枪一样,都是俄罗斯特种部队的专用武器,因此我把小林觉叫了进来。
  “你上次用的狙击步枪是哪里买的?”我让他坐下后问道。
  “会长,那支枪不是买的,是我在一次死亡竞赛中对手送的。”小林觉答道。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比赛?说来听听。”
  他欠了欠身,说道:“那是杀手届的一个比赛,每五年举办一次,我上次是参加的业余组比赛。比赛的规则很简单,每个人都有其他人的照片,然后大家互相寻找攻击,到最后剩下来的独得奖金。”
  我奇怪的问道:“谁组织的?奖金是多少?”
  “是个美国人组织的,奖金实际上就是各位选手的报名费,所以每次都不一定。上次业余组是五万美元,职业组是五十万美元。”小林觉解释道。
  “这么说你是冠军了?”我问道,从吐出的烟雾中,可以看见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我那时刚从军队出来,仗着自己枪法好,想赚点钱,就去报名了。比赛的时候我只赢了一个人就出局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你不是说死亡竞赛么?怎么还能活着回来?”我又问道。
  他笑了一下说道:“并不是一定要杀死对方,只要让对方认输就可以,不过认输就要再交一份报名费。当然,杀死对方也行,不过很多人都希望多得一份钱。我上次把一个俄罗斯人抓住了,他说他很穷,付不起第二份报名费,我就要了他的这把枪。”
  原来可以不杀死对方,我沉吟了半晌,又问道:“报名参赛的一般都是什么人?”
  “职业组都是各国的一些独行杀手,水平都很高,大部分都是没有失过手的。业余组的很多都是我这样的人,几乎没有真正的杀手。”他回答道。
  我隐约觉得这个比赛是个机会,但没有细想,继续问道:“那个俄罗斯人你还能联系到么?”
  他笑笑说道:“能,自从上次比赛后,我们偶尔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一下,主要是交流一些狙击的心得,他现在是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射击教练。”
  我的眼前一亮,看起来有希望。我对他说道:“你跟他联系一下,就说你想弄一批旋风,问他能不能帮忙,价格好商量。”
  “是,我马上办。”他立刻站起来鞠躬说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说道。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叫住了他:“等等,那个死亡竞赛下次是什么时候?”
  “应该还有几个月。”他转身答道。
  “那你帮我报一下名,我参加职业组的比赛。”我说道。
  “是。”他答应道,然后拉开门出去了。
  我刚才忽然想到,这个比赛可以不杀死选手,而且报名的都是一些职业的杀人高手,那么如果我能制服或者收买其中的一部分,那么就可以立刻拥有一支让人望而生畏的杀手小组。到时候还可以用这些人做教练,他们训练出来的部下一定能够很快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让其他的黑道势力不敢小觑。
  第二天,我便收到山口组的应战书,措辞十分温和,只说将在明天将派人前来踢馆,让我先做些准备。我看完应战书不觉有些莞尔,这些日本人骨子里十分阴险,表面上又要装的一派正直,用中国话讲叫做既要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