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少之又少。小到个人行为,大到国家利益,无不体现出一个钱字。
  投靠到稻川会的那些堂口绝不会没有原因,不愿意投靠我也只能说明对方给的钱要比我的多。说实话,一千万日元对于山口组的这些堂口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随便在哪个公司都能敲诈来不只这个数,投到我这边来的那些堂口多少也是因为知道中兴会的实力不俗,希望能够大树底下好乘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众的心理,每个派去游说的人都会例举一系列加入中兴会的堂口,给人一种整个山口组已经全部加入了中兴会的感觉。
  不过现在要想把山口组的人从稻川会拉回来,需要的钱恐怕不是以千万能够计算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不要说需要个几百亿日元,就是需要几百条人命我也绝不会吝啬。送走浅野幸子后我立即找来干部们把任务布置了下去,基本上每个人都分到了五六个堂口,此外我还承诺,只要能拉过来一个,我就发一亿日元的奖金。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金钱的刺激下我的这些干部们都红了眼,恨不得能多分到几个。有的更是多派出了好几个人去拜访那些已经表示不愿加入中兴会的堂口,希望可以碰碰运气。在这种情况下很快便陆续传来了好消息,一些已经加入稻川会的堂口开始反水,将稻川会一亿日元的加入金退了回去。
  其实也怨不得这些人见钱眼开,我开出的条件实在诱人。五亿日元的加入金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承诺今后这些堂口每月只需交纳一千万日元的月费。对于这些堂口来说,这个钱数实在是九牛一毛,不用一天就能赚到。也正是因此,从长远利益考虑,这些堂口几乎当时就退出了稻川会。
  当然不可能只把这些条件给一部分堂口,做不到公平就很难留住人,因此已经加入的堂口自然也一个不拉的遵章办理。在这样的条件下,竟然有两个原本表示要跟中兴会斗争到底的堂口也投靠了过来。
  一星期后,这次轰轰烈烈的收购行动总算告一段落,正式加入中兴会的堂口一共有一百零三个,其余的三十四个则一直表示要同中兴会抗争到底。对于山口组剩下的这些散沙我并不在意,但是对于刚刚从美国飞回来的山口组海外组组长牛尾藤却必须小心应对。这个人可以在短短十年内将山口组在美国的势力迅速壮大到足以同黑手党抗衡,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不可小觑。不过牛尾藤要想跟我斗至少需要将美国的手下带回一些来,否则仅仅凭借本土的这些家伙,恐怕只会坏事。
  其实牛尾藤的回来并不算坏事,因为即使他不回来,考虑到山口组在美国的势力我也要去找他。趁现在的有利形势在美国安插下一些人,至少可以起到二战时黑龙会的作用,不仅可以刺探情报,暗杀政要,还可以收买叛徒,在关键时刻让事情向我希望的方向发展。而且这样一来更增加了我的政治资本,对实施我的计划可以说很有帮助。
  除了收编山口组的堂口,在这段时间里我还跟阿部正男达成了协议,由住吉联合会对付稻川会,中兴会对付山口组。无论结果如何,双方互不相帮,但也绝不干涉。这个条件是阿部正男提出来的,我也乐得接受。
  其实我知道他这样提是考虑到山口组还有残余势力,以住吉联合会的实力不见得能讨到便宜,而稻川会相对比较弱小,趁现在这个好机会下手,十有八九可以干掉稻川会,迅速壮大住吉联合会。按照这个协议,如果中兴会在跟山口组的斗争中吃亏,他完全可以不管,至少也可以撇清关系,而住吉联合会吞并稻川会也不会让我来分一杯羹。我不知道为什么阿部正男这么害怕山口组,但他绝对跟我一样低估了稻川三省,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形势初步稳定了下来。山口组的几个堂口期间来闹过几次事,但都是小打小闹,要么是被警察带走,要么是被我的人打得抱头鼠窜。阿部正男一反常态的不但没有对稻川会发起进攻,反而频频同稻川三省会面,据说是在商谈联合起来对付我。
  不过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的现象,有一股汹涌的暗潮一直都在积蓄着能量,只等遇到合适的时机便会突然变成滔天巨浪。山口组小规模的马蚤扰更说明他们正在策划一次大的行动,这样作不过是想麻痹我,让我以为山口组不过如此。为此我取消了一切活动,只等着这股力量爆发的那天。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这一天到来,住吉联合会那边倒先动了手。阿部正男让手下人在稻川会十七处堂口同时动手,结果稻川会所有堂口没有任何反抗就并入了住吉联合会。老家伙稻川三省在家里被打死,两个儿子及家属因为从没有参与过帮派活动,得以幸免。对阿部正男的这个做法我不是很赞成,既然要做就要做的彻底,斩草不除根实在不明智。不过稻川三省这个老家伙就这么容易死了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因为在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希望稻川三省能够胜出,那样我就可以亲自杀死他,以解我心头之恨。他这样突然被杀,让我有一种很不甘心的感觉。
  但恨归恨,我又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家伙确实老谋深算,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竟然让自己的孩子不参与帮会的事。从这一点或多或少的可以看出老家伙行事十分谨慎,这次阿部正男可以顺利得手运气的成分应该很大。
  又过了一个星期,眼见山口组的动静越来越小,似乎再等下去倒显得我有些过于谨慎了。我考虑再三,决定在总部举行一个庆祝酒会。归附过来的山口组堂口一直都是由宫本小五藏负责管理,哪些负责人我还一次也没有见过,这次正好可以见见。
  这次酒会我没有邀请任何人,完全是一次内部活动,因此规模并不大。所有的高级干部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人,总部的会议室完全能够容纳。当然考虑到安全问题,所有进入会场的人都必须经过金属探测器的检查,而且也决不许带保镖。
  其实这次酒会也起着一个安定人心的作用,到目前为止,从山口组投靠过来的这些人都没有见过我,也没有亲耳听到我对开出的条件作出承诺,因此惴惴的感觉是不可避免的。况且过来已经这么长时间,竟然连见都见不到我,有些人已经跟宫本小五藏表示过要见我一面。
  到了当天晚上,我很不情愿的穿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