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意见。船厂的船台都是露天的,这样一来很容易将船厂的实际情况泄露出去,因此我要求在每个船台上搭建一个巨大的遮阳篷,而且要立刻就做。
  这绝不是多此一举,任何注意不到的细节都有可能将机密泄露出去,更何况是这样彻底敞开了给卫星看。任何情报分析部门都可以仅仅凭借船台的卫星照片分析出船台上在建造什么船,这种船的长度、宽度、吨位、甚至可能的航速、用途等等。如果只是一家小船厂或许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一个占地面积这么大的船厂,没有理由不会吸引美国人的视线。当然,这样做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但只要我的保密工作到位,美国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除非是派遣像林琳这样的特工,否则很难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同真藤恒一起吃过晚饭,我稍稍感到有些疲倦,便直接回到了总部。或许是因为能力在退化,我的精力也有些不如从前,好在并不明显,比起一般人来说还是要好得多。
  一夜好睡,次日一早,我忽然被一阵电话声吵醒。我不太高兴的摘过床头的电话,原来是大楼的保安主管,因为我说过只要有事必须立即汇报,因此也不顾我是在睡觉便打了上来。听完保安主管的汇报,我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我的出版社最近刚刚出版了新教科书,上面隐约的承认了二战时日本犯下的罪行,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认罪,但已经引起了一些右翼分子的注意。今天一早,有两辆右翼分子的宣传车突然开到了总部大楼的门口,开始不停的播放抗议的口号。
  我略一思索,下令把这些右翼分子赶走,虽然我在尽力向右翼势力靠拢,但像这样与我唱对台戏的家伙必须赶走。放下电话,我一把将身边的井上美拉了过来,抓着她的头发向下按去。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副作用,我最近总觉得X欲异常的旺盛,每天早晨都是这样的亢奋,总觉的非得发泄一下才行。
  近几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