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獒已经醒了过来,两只三角眼正恶狠狠的盯着我。它呲着牙,低声咆哮着,似乎在警告我这个入侵者。
  第七十六章 策划劫狱
  看着藏獒那凶狠的眼神,尽管我自认为可以对付,脊梁骨还是直冒冷气。我慢慢的向前又迈了一步,希望不要激怒藏獒。但事实证明对于藏獒来说,我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对它的挑衅,没有什么准备动作,这只硕大的狗便向我扑了过来。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双脚仿佛不听使唤般跑了起来。
  俗话说狗急跳墙,被这条恐怖的大狗在后面追,我的所有体能都被激发了出来。直到我坐在车里大口喘气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脱了险,至于如何跑得比狗还快,怎样翻的墙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说实话,凭我现在的能力,杀死这条狗并没有问题,但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怕狗,只觉得那大狗扑上来的时候是世上最恐怖的事情。
  幸好藏獒不喜欢狂吠,见我跑出去了,也就不再计较,继续去睡它的觉了。好不容易等到心跳恢复了正常,我这才开着车离开了冈田克也的家。随后在一个停车场换回我自己的车后,连夜赶回了札幌。
  冈田克也在民主党里是强硬的左派,一向主张和平发展,主张同中国友好,反对军国主义。他被我杀死确实有些冤枉,但是为了我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错杀几个人实在算不得什么,如果需要,甚至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第二天一早,电视里的新闻便报道了冈田克也的死讯,警方的发言人称从现场判断像是意外,但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我面无表情的关掉电视,这些警察一时恐怕不会死心,不过我自信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最后的结论一定还是冈田克也洗澡时不慎摔倒,溺水而死。至于接下来是宣传洗澡时应该注意安全,还是推出新的放滑香皂就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经过了前一阵的不顺利,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又开始变得顺利起来。因为林琳的影响,太阳之光计划得以通过,政府决定投入一百亿日元用于第一阶段的研究。同时南极也传来好消息,挖冰机目前工作状态良好,已经开始工作。而我这边无论是挖冰机的生产、还是人员“募集”都非常顺利,第一批劳动力和物资已经装船运出。
  趁着这几天有时间,我又把南极基地需要用到的发电系统设计了出来,并分成十三个部分委托给几家大型加工企业进行生产。同时我还列出了建设南极基地需要采购的物资清单,由松本喜五郎全面负责进行采购和招标。还有就是我订购的MD-902无尾桨直升机已经运到,正在航空管理部门办理手续,飞行员也已经聘好,是一名飞行时间超过一万小时的民航飞行员。
  我的轻武器研究所正准备成立,已经开始建设生产厂房。现在整个北海道已经没有了第二个势力,自从鬼头荣作不得不加入中兴会后,札幌便不再有胆敢不听号令的暴力组织。利用鬼头荣作的汽车改装厂,我把组织里所有的汽车都送去加装了防弹装置,毕竟人才是目前最缺乏的资源。
  时间转眼又过去了半个月,似乎经过烦躁的夏天,所有人都在享受秋日的凉爽,无论是山口组还是住吉联合会,甚至石原慎太郎那里也是一直异常平静,连个电话都没有。但有一件事令我很不安,昨天浅野幸子打来电话,说林琳很有可能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不过现在证据还不充分。这件事不是没有可能,美国的FBI每年都公开招聘大量的外籍特工,这些人会经过专门训练,之后回到自己的国家从事间谍活动。如果这件事不幸成为事实,那么林琳便是一个叛国者,而且是主动出卖国家的最可耻的叛国者。
  我不敢想下去,也不希望这件事变成事实,因为我不想让林琳在我心中的形象受损。但是长时间的经验又告诉我,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反而往往都会发生,只是我在强迫自己不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让我终于让我把注意力从这件事上转移了开来。一天下午,克里斯蒂娜打来电话,说她的家族现在遇到了大麻烦,请求我的帮助。我几乎没经考虑便立即答应了下来。固然有希望借此能够忘掉林琳的想法,但更主要的还是我原本就有海外扩张的计划,这次被邀请前去,正好可以顺便探查一下意大利的情况,有机会的话争取在意大利先培养一支自己的势力。
  考虑到日本这边还要防备山口组,因此我只是带了差猜和穆罕默德,以及十名相对比较出色的枪手。通过浅野幸子借口旅游办理了出国护照,一行人便乘飞机直飞意大利的首都罗马,随后又转乘飞机抵达巴勒莫国际机场。
  克里斯蒂娜已经等候多时,一看见我便急忙迎上来抱住了我,随后炽热的双唇便吻了上来。我很不适应的把她推开,意大利人似乎不太介意在公众场合接吻,但我可不习惯让那么多人看着我跟女人亲热。
  “俊,你可来了,知道我有多么的思念你么?”克里斯蒂娜还是那个样子,自顾自的表着衷情。
  我拍了拍她的头,打断了她的话:“这么急找我来是什么事?为什么在电话里不能说?”
  “你难道就不想我么?”克里斯蒂娜见我如此的不解风情,不由哀怨的瞪了我一眼,但随即又笑着说道:“我没事就不能请你来玩呀?”
  “哼,我的时间很宝贵,如果是这样,我马上回日本。”明知道克里斯蒂娜只是说着玩的,我还是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克里斯蒂娜轻轻弹了口气,说道:“你们日本人真是工作狂,我哥哥一定喜欢你。走吧,这里不能说。”
  克里斯蒂娜没想到我会带来这么多人,车上坐不下,只好把她的保镖都赶下了车,又叫了几辆出租车,这才离开机场。路上,克里斯蒂娜把请我来的原因说了一遍。她的哥哥叫做科萨。
  格雷科,是西西里岛巴勒莫市最大家族——格雷科家族的教父,也是意大利最年轻的教父。前一阵因为同西西里岛卡塔尼亚市的诺斯特拉家族发生了冲突,引发了激烈的火并,克里斯蒂娜就是那个时候回的意大利。
  几个月后格雷科家族大获全胜,在损失很小的情况下杀死了对方的教父和大部分头目。没有想到的是,诺里斯特拉家族的一个头目为了报仇,向警察告了密。结果格雷科很快便被以谋杀罪逮捕,随即在那个头目的作证下,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关押在了潘泰莱里亚岛的监狱里。
  家族的人曾经在格雷科审判期间组织过营救活动,结果因为警方保护严密没有得逞。现在正准备策划一次劫狱,准备将格雷科营救出来。因为克里斯蒂娜年轻,又是女人,因此家族内不让她参与到计划中去。她一赌气就把我请了来,希望我可以帮她单独把格雷科救出来。
  我不由一阵苦笑,原本以为是帮派间的争斗,没想到竟然让我帮她劫狱。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因为关押重犯的监狱一定会戒备森严,而且既然是在岛上,自然难以进入和离开。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警方既然知道格雷科是什么人物,怎么会不注意他身边的人,搞不好我们现在就处于警方的监视之下。在这样的情况下劫狱,几乎等于让警方布好陷阱,然后我们去钻。
  我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被跟踪的迹象,但这并不能证明就没有人跟踪。现在的警察已经聪明的很,如果跟踪,决不会一个人一直跟到底,而是很多人在统一协调下分段、分批次的跟踪,很有可能路边的某个正大嚼汉堡的人就是正在监视我们的便衣。
  我没有说话,暗自盘算着,任凭克里斯蒂娜在我耳边诉说着她的不满。时间不大,我们便到了克里斯蒂娜在巴勒莫郊外的别墅。安排我们住下后,克里斯蒂娜又请我们吃了顿她亲手做的意大利面条,说实话,如果她的厨艺能够赶上枪法的十分之一,我就不会饭后要喝那么多的水。
  次日一早,我让克里斯蒂娜把她可以信任的人都召集了起来,一共有十三个,其中六个是她哥哥派来的保镖,还有七个人包括三个厨子、两个司机、一个花匠和一个管家。我在这些人面前来回走了一圈,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克里斯蒂娜一双充满期盼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显然很想知道我的想法。
  我走到她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要担心,如果你能凑齐我需要的东西,我想还是有希望把你哥哥救出来。”
  “真的?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谢谢你,亲爱的。”克里斯蒂娜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冲上来狠狠的亲了我一下。
  对她这种无孔不入的马蚤扰真是有些受不了,我无奈的擦擦脸上湿乎乎的印记,说道:“你先别高兴,我说的东西你不一定能搞到。而且就算搞到了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不,俊,你是东方的魔术师,你说能行就一定能行,我相信你。”克里斯蒂娜却不在乎我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高兴。
  “好吧。”看着她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样子,我摇摇头说道:“首先我需要一张监狱的建筑蓝图。第二我需要一条快艇。第三我需要知道监狱的作息时间和补给情况。第四我需要伍佰公斤炸药,如果是军用炸药可以减半。最后,我需要你查出那个证人的住址。”
  克里斯蒂娜笑笑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没有问题,潘泰莱里亚岛一直都是各个家族最恨的地方,关于那个地方的一切资料我们都了如指掌,可惜一直没人敢动手。快艇没有问题,我自己就有一艘高速游艇。至于那个混蛋早就被我干掉了,你要是一定想知道他埋在哪里,我可以派人去查”
  说到这里,克里斯蒂娜笑了笑,又接着问道:“你知道法尔科内是怎么死的么?”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她说的这个法尔科内是意大利公认的最优秀的法官,1992年的时候被巴勒莫的黑手党使用埋在地下的炸药炸死。当时使用了近一吨炸药,将法尔科内乘坐的防弹轿车炸得稀烂。
  “那次用的炸药是从西西里岛的各个矿山弄来的,前后仅仅一天的时间。”克里斯蒂娜不无自豪地说道。
  我也笑了笑,说道:“那就好,不过最好快一些,我的时间很紧张。”
  克里斯蒂娜给了我一个一切没有问题的眼神,便跑去打起了电话。果不其然,仅仅三天的时间所有的东西便都已经准备妥当。炸药按照我的吩咐,挑出一部分交给穆罕默德制成了十几个定时炸弹。
  同时,根据监狱的蓝图和作息时间,我制定了行动计划和时间。原本按照我的打算,想先派人去杀那个证人,让警方把注意力转移到保护证人上,结果克里斯蒂娜下手太快。我思前想后,最后决定利用审判格雷科的那个法官,通过跳板,给巴勒莫的警察局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声明要在一周内杀死那名法官,作为格雷科的生日礼物。
  一切准备好后,我带着六名克里斯蒂娜的保镖趁夜晚悄悄离开了巴勒莫,一路反复变换方向和速度,确认没有被跟踪后连夜赶到了西西里岛上另一个港口城市马尔萨拉。站在海边,看着黑沉沉的海面,吹着略有些咸的海风,我反复盘算着这次行动的计划,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第七十七章 孤胆英雄
  此时我的那些枪手一定正在四处布置那些定时炸弹,不知道会不会误伤到人,虽然我命令他们尽量挑选偏僻的地方。因为身材和相貌的原因,差猜和穆罕默德都不能参加这次计划,我只好把他们留在了克里斯蒂娜的别墅。
  在汽车里过夜的感觉真是糟透了,时间显得格外漫长。好不容易等到了中午,克里斯蒂娜的游艇总算赶到了,我立即同六个意大利人弃车上了船。不是我愿意折腾,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尽量迷惑警方,因为只有克里斯蒂娜一个人驾驶游艇出海才会让警方放心一些。
  游艇的速度很快,但为了等候目标仅仅使用了二档在海上飘着。我和克里斯蒂娜坐在船顶,装作钓鱼的样子,享受着阳光浴。海上的阳光格外的毒,身体上只要有一点没有擦到防晒油,就会被灼伤,到时候又疼又痒的令人难以忍受。今天的风很小,几乎察觉不到游艇的摇晃。
  晴朗的天气里视线良好,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那条让我们等候多时的滚装货轮。我顺手把一条刚刚钓上来的鱼扔回大海,站起身来。我跺了跺脚,这是停机的信号,驾驶游艇的保镖立即关掉了引擎。我拿起一块早已准备好的小镜,将阳光反射向货轮。
  根据国际惯例,发现遇难船只必须进行救助,而且之后可以根据情况获得部分报酬,因此很少有船长会见死不救。我用光这样一晃,游艇又看起来没有动力的样子,货轮的船长一定会以为我们的船发生了机械故障,需要救助。果然,货轮很快便掉转航向直奔我们而来。
  这艘货轮吨位并不大,看到船上挂着的意大利海岸警卫队的标志,我露出了笑容。这就是我们等候的目标,给岛上运送粮食和其他补给品的运输船。货轮的航速很慢,过了许久才到达我们的游艇附近。见游艇上只有我和克里斯蒂娜两个人,上面便抛下缆绳,让我把缆绳系到游艇上。随后货轮收紧缆绳,将游艇拉了过去。
  我和克里斯蒂娜顺着货轮的软梯爬了上去,一到甲板上,我便从怀里把手枪掏了出来。货轮的船员虽然不多,但见有人需要帮助还是大部分都跑了过来,因此我们身边围着十多个水手,此时突然见被救助的人掏出枪来对着他们,一下子都愣住了。
  “我们是海盗,都不许动,把手慢慢放到头上,在栏杆旁边面向大海站好。”我大喝道。
  看着我黑洞洞的枪口,水手们这才明白过来,一个个急忙乖乖的照做。
  我叫住其中一个肩膀上花样最多的人,说道:“带我去通讯室。”
  那人不敢不从,只好带着我向船舱走去。此时保镖们见水手已经被制住,也纷纷爬了上来。留下两个同克里斯蒂娜看守船员,其余的跟着我进了船舱。
  可能是因为很久以来这片海域都很安宁,船员们对我们的举动都十分惊恐,几乎没有反抗的意思。我们很顺利的便捣毁了所有的通讯设备,然后占领了驾驶舱。十几分钟后,全船包括卡车司机在内的二十五人被全部被控制了起来。我命令导航员,轮机长和大副继续开船,让其余的人把游艇上用面粉袋装着的炸药拌倒了船上的卡车上,将相同数量的面粉扔到了海中,随后将这些人捆起来后关进了一间不大的船舱。
  一切就绪后,我让人解开缆绳,克里斯蒂娜立刻驾驶游艇返回巴勒莫。货轮继续行进,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潘泰莱里亚岛的轮渡码头。我船长和几个船员放了出来,让人监视着完成了停靠作业。随后,又故技重施,借着船长的掩护闪电般地控制了码头。
  我将所有人都绑好关进了轮机舱,随后带着六个意大利人,驾驶着装运粮食的卡车向监狱的方向驶去。考虑到我的亚洲人面孔,我坐在了最后一辆车上,伪装成了装卸工。一路上我四处留意着,如果情况失去控制,我需要有一条比较安全的撤离路线。
  潘泰莱里亚岛的监狱很大,根据资料显示,这座古老的监狱经过五次扩建,现在容纳了全意大利近三千名黑手党徒,尤其是教父级别的更是全部被关押在这里。有一千三百多名经过专业训练的狱警在这里工作,曾经阻止了不下十五次的越狱和劫狱行动,可以说这里固若金汤,即使一个团的军队进攻,如果没有大炮的话,恐怕也很难攻的下来。
  汽车很快到了地方,经过详细检查,我们被放了进去,不过车辆只能在规定的道路行驶。我们的汽车拐进了狱警的生活区,在厨房的仓库门前停了下来,随即七个人便开始卸车。三辆卡车上至少有十吨各种物资,幸好还有叉车帮忙,不然的话,那六个意大利人恐怕不见得还能有力气跟着我劫狱。
  看看装卸工作快要完成了,我把清点数目的狱警叫到仓库的角落里。看样子他还以为我打算贿赂他,我却突然出手将他一掌击昏,随即跟他对换了衣服。装卸工作很快,看看已经完成,我装模作样的核对之后在交接文件上签好字,随即意大利人便带上那名昏倒的预警,开车离开了监狱。这时夜色已经很沉了,我们比计划晚了二十分钟,好在并没有大的影响。
  我在卸车的时候早已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借着夜色,我把帽沿压低,向围墙拐角的一个岗楼走去。因为岗楼的门不是开在犯人区域,所以里面的预警毫无防备的便开门把我放了进去,随即被我拧断脖子扔到了门后。我看看表,时间快到了,于是把门锁好,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盒子。
  按照事先的计划,装有炸药的面粉袋都被放在狱警的食堂,其中一个袋子里有遥控引爆装置。我手上拿着遥控器,不时通过岗楼的观察孔看着下面。七点整,开饭的铃声响了起来,预警们纷纷从各自的房间出来向食堂走去。犯人们吃饭是五点钟,此时已经全部被关进了监室,除了各楼层和几个岗楼的执勤狱警,其他的狱警都会来吃饭,因为监狱的食堂没有夜宵,这一顿不吃的话,就要坚持到明天早上,对于一些晚上还要执勤的预警来说,更是不能不吃。
  我站在观察口默默地数着,看看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进去的人数已经接近一千,随即手指微微一动,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几百公斤的炸药爆炸有多大威力,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恐怕很难想象。我觉得用地动山摇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橘红色的火焰几乎立刻便从房子的所有空隙窜了出来,玻璃的碎片反射着火焰的红色,翻滚着四处飞溅。
  砖石结构的食堂在爆炸的瞬间仿佛突然肿胀了起来,随即墙壁和屋顶被冲击的气流冲出了无数的破洞,破碎的砖石夹杂着人体的碎块跟随着火焰从这些破洞里喷了出来,四散而去。两名刚刚走到门口的狱警还没有明白过来,就迎面赶上了这股势不可挡的洪流,数十公斤的肉体此时显得是那样脆弱,像一片飘摇的树叶,被狂风撕了个粉碎。
  一名刚刚从宿舍中走出来的狱警不幸也赶上了这壮观的一幕,虽然距离很远,但飞溅的玻璃碎片还是将他打的血肉模糊。食堂的房顶有一大块被高高的抛起,同时飞出来的还有两条人的大腿,一条向东飞去。另一条则落向了院子的西北角。
  眼看着冲击波到了进前,我急忙闪身从观察口躲开。几乎同时,一股强劲的气流打在墙上,将靠在墙上的我震得一个趔趄。震耳的爆炸声此时才从观察孔里冲了进来,在岗楼里的墙壁上来回弹射,令墙壁仿佛一口大钟的铜壁一样振颤不已,同时爆炸声无处宣泄,累积得越来越响。
  我把嘴张到了最大,以打开咽鼓管,让耳膜两边的压力型等,不然的话巨大的压力差会撕破耳膜。即使这样,我的耳膜还是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害得我好半天不敢闭嘴。过了足有半分钟,我的耳边还在回响着乱七八糟的声音,我知道这只是幻听,但是强烈的震动让我耳蜗内的半规管一时仍然不能很好的感受平衡。
  没有办法,这里距离爆炸地点实在太近,如果换成了普通人,恐怕这个时候已经趴在地上了。好在岗楼十分坚固,虽然被震得灰尘簌簌而下,在强大的冲击波过后还是挺了下来。蓦地,凄厉的警报声响了起来,那令人喘不过气来的长音悠悠扬扬,召唤着每一个仍然活着的人。
  我凑近观察孔,看了看外面,原来食堂的地方除了一片狼藉,一个人影也看不见。我不知道进入食堂的一千人还能剩下多少,但是从我的感觉来看,恐怕食堂附近五十米以内的人都会失去行动能力。像遥控器这样重要的物证可不能轻易的留在现场,因此我又重新放回了怀里。紧接着,我拎着在岗楼里弄到的M3 CONVERTIBLE霰弹枪下楼打开门,重新回到了院子里。
  食堂同关押犯人的监区紧挨着,爆炸将中间的高墙弄塌了十几米长的一段,我毫不犹豫地从这段缺口穿了过去。监区中执勤的预警此时已经有几个跑了出来,正在向缺口这边跑,看见我远远的喊着询问情况,我一边回答说出事了,需要救火,一边继续向监舍跑。
  场面实在太混乱,忙乱中没有人去理会我是谁,就这样让我顺利跑进了监舍。监舍里的狱警不知道状况,有些打开了门跑出去看情况,恰好给了我趁虚而入的机会。根据资料,这所监狱的所有门都有两把锁,一把是使用通用钥匙打开的机械锁,另一把是由中控室控制的电动锁,因此我按照预定计划直接冲向监舍门口旁边的中控室。就在这时,监狱外面响起了一阵枪声,这是那六个意大利人在吸引警察的注意力。
  中控室的门锁着,我左右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只有两只监视器的摄像头在监视着情况。到目前为止运气真不错,我暗自庆幸着,抬手一枪打碎了中控室的门锁,随即一脚踹去,将房门猛地踹进了室内。中控室不大,在监视器里看见我打门,里面的两名警察正惊慌的去抓墙角的枪。我当然不会给他们机会,房门还没有落地,我手中的枪便已经响了两下。其实霰弹枪一枪足以让两个人失去行动能力,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每人给了一枪。
  此时外面的枪声已经变得连绵不绝,我这几枪恐怕也只能被楼内的人听到,楼外的警察只顾着慌乱的向外面打枪,哪里还顾得枪声在哪里响起。现在时间紧张,我没有片刻耽搁,找到控制台将所有电子锁打开,随即用枪托将控制台上的按钮砸掉,这样就不怕再有人把电子锁重新关上。接着,我拎起墙角的一支快速装弹器便冲出了中控室。
  这种快速装弹器是霰弹枪的专用附件,如同左轮手枪的快速装弹器一样,可以大大提高装弹速度。我边向监舍里面跑,边打开霰弹枪的进弹口,将装弹器顶在上面,随后用力一推,三发散弹便被重新装填了进去。还没有把装弹器扔掉,一名狱警忽然从前面的拐角冲了出来,我想都没想,顺手就把装弹器扔了过去。沉重的装弹器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后重重的砸在了狱警的头上,将他砸得立时摔了出去。但这并不能让我有丝毫停顿,只是经过狱警身边时顺便在他的喉咙上踩了过去。
  此刻什么也不能让我的脚步有丝毫停顿,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
  第七十八章 冲出牢笼
  外面的六个意大利人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我给他们的命令是尽可能的多打枪,能不能打到人无所谓,重要的是有声就行。但是监狱中的狱警如果冲出去,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因此我的时间可以说随时都会结束,这一点逼着我没命般的向楼上冲去。
  监舍一共有六层楼高,从掌握的资料来看格雷科的监室在六楼,那一层关押的都是黑手党中的头面人物,为了防止越狱,任何时候都至少由四名狱警看守着。但是从二楼到五楼每一层也都有至少两名狱警,因此我这一路可以说是大开了杀戒。
  或许是听到了楼下的枪声,二楼的一名狱警拿着枪跑了下来,结果刚到楼梯口就被我打晕,再加上我在他喉咙上踩了一脚,恐怕很难再活过来。而另一名狱警这时也正从楼梯的拐角处探头出来想看看出了什么情况,因为我低着头,又穿着狱警的衣服,一时之间竟然误以为我是他的同伴,大声询问出了什么事,结果被我一枪轰掉了半边脸。
  紧接着我又故技重施,干掉了三楼的两名狱警。但到了四楼却被认了出来,两名狱警轮番开枪,将我压在楼梯的拐角处不敢露头。狱警使用的都是我手中这种霰弹枪,这样的距离根本不用瞄准,可以说只要方向正确,一枪就能干掉一片。见一时之间没有好办法,我只好返回三楼抓起一具狱警的尸体挡在前面继续向上冲。
  霰弹枪的弱点这个时候便暴露了出来,监狱使用这种霰弹枪的目的原本是因为这种枪可以可以发射橡胶子弹和塑料子弹等低杀伤力子弹,用来对付犯人很有用处。此外霰弹枪反应迅速,只需大概的对准对方的方向扣动扳机就可射出数十颗子弹,攻击面积大,可以同时对付多名敌人,在监舍这样相对狭窄的地方非常适用。但是正因为霰弹枪的口径大,膛压低,普通子弹的质量小,因此射程很短,例如普通型的12号霰弹有效射程便只有60米。也正是因为如此,霰弹枪的子弹穿透力远远不够,我现在用一具尸体遮挡便足以让两名狱警的攻击起不到任何效果。
  两名狱警显然对我举着尸体还能这样快的向上冲击十分惊慌,纷纷转身便要向楼上撤退。但是他们再快也快不过子弹,我扔掉尸体抬手就是两枪,M3 CONVERTIBLE在半自动状态下的连发速度很快,两名狱警几乎同时被我把后背轰得稀烂。我随手扔掉已经没有子弹的空枪,随手又捡起了两名狱警扔下的两支霰弹枪。当才我计算过,一个人打了三枪,另一个打了两枪,不出意外的话,两支枪里应该一共还有五发子弹。
  我刚进来的时候,或许是被爆炸声吓到了,整栋楼里静悄悄的,一直到我冲到了四楼,监舍里的犯人才明白过来。随着四楼的一名犯人的高声欢呼,整层楼的监舍很快就沸腾了起来,各种尖叫声,敲打监舍铁门的声音,甚至还有欢呼胜利的口号声顿时蔓延开来。我不由得更加着急起来,原本只是几声枪响恐怕并不会引起外面狱警的注意力,但是此时整栋楼都喧腾起来,外面便没有理由听不到了。
  我正打算继续向五楼冲击,但听到喧闹声越来越大,犹豫了一下,终于不得不返身下楼,执行第二方案。我的第一计划是只救格雷科,然后给他也换上一套狱警的衣服,找机会混出去。现在这样做时间有些不够,等我解决掉五楼和六楼的狱警,恐怕外面的狱警已经赶了回来。无奈之下,我重新返回一楼,边脱掉身上那身狱警的衣服,边用从尸体身上找到的钥匙逐个打开了监舍的铁门。
  不用我解释,也不需要我教他们怎么做,犯人们欢呼着冲了出来,随即便向楼外冲了出去。还有一部分比较聪明的捡起狱警的枪,跟着我上了楼。不到十分钟,在一些犯人的帮助下,下面四层楼的犯人便都被放了出来。无人指挥的犯人们乱哄哄的四处奔逃,走廊里到处都是咒骂声和欢呼声。有十几个犯人似乎比较有权威,大声呼喊着要犯人们冲上楼去把各家族的首领都救出来。
  真是一呼百诺,紧接着便有数百人一窝蜂似的向楼上冲去,倒是我这放他们出来的恩人被冷落到了一边。我也乐得清闲,跟在人群的后面向上跑去。结果让我大跌眼睛,早知道我就把这些人都放出来好了,何必一个人杀到四楼。楼上还剩下的八名狱警,而不是我估计的六名,但这八名狱警竟然一枪不放就缴械投降了,等我们到了六楼,大部分的监舍都已经被打开,几个老头手里拿着枪正监视着那八名狱警。
  不知道意大利人是不是已经习惯了投降,当年二战时意大利的军队自从参战,无论在希腊、地中海,还是在非洲,都是屡战屡败。地中海战役中攻占潘泰莱里亚岛的盟军只有1名士兵受伤,而且是被骡子咬的。甚至意军在兰佩杜萨岛的守备部队,竟向因油料不足而迫降该岛的盟国飞行员投降。由此看来这些狱警缉见势不妙,立即投降倒是很有些传统的。
  看看六楼的人已经被放得差不多了,我急忙在人群里四处寻找格雷科,万一他在一会儿的逃跑过程中不幸死掉,我这次可就是白来了。好在格雷科名声很大,此时身边围的人最多,我很快便在走廊上找到了他。
  “格雷科先生,我是中兴俊,你妹妹委托我来带您离开这里。”我走过去大声说道。
  虽然人声嘈杂,他还是听到了我的声音,转过身来看了看我,随即问道:“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武器库在哪里?”
  果然不愧是领袖人物,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十分冷静,他想要武器,看来是不打算自己一个人走。
  “楼里只有十几支枪,武器库在狱警的生活区。”我边打量着格雷科,边平静的说道。
  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还不到四十,刀削般刚毅的下巴微微翘起,脸上挂过的胡茬在灯光下显得有些发青,一双略显污浊的眼睛闪烁着一丝冷酷。挑人、分派任务、同其他首领协商,举手投足间处处流露着领袖的风范,令他很快便成了实质上的指挥者,很多其他家族的人也都一言不发的服从了命令。
  计划很快出来了,由一百多人作为先锋举着预警的尸体,拿着所有的枪向狱警佯攻。随即其余的人不计代价向围墙的豁口冲击,一旦成功便立即夺取武器库。接下来的事情便不需要别人教了,上千名手持武器的黑手党徒如果连几百名狱警也对付不了,恐怕都没有脸离开这个小岛。
  果然不出我所料,等我回到楼下的时候,才知道狱警已经把楼的出口封锁了起来。上百名狱警分三排包围着门口,最前面的全副武装,竖着防弹盾牌,上百支枪口正对着大门,外面的地上躺着二十几具尸体。看起来硬冲的话希望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乱枪打死几百人后这些黑手党徒的意志崩溃,举手投降。看了看眉头紧锁的格雷科,我一时也有点一筹莫展。
  说实话我不愿意执行第二方案的主要原因就是担心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