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认为可以用对组织的贡献大小来作为评定一个人能力的标准,我们只能留下那些对于组织贡献大于组织给予的人。”说完,他又看了看龟田柱。
  龟田柱脸憋得通红,似乎又想争辩,但看了看我,终于忍住了。见他实在憋得难受,我便转向龟田柱,对他说道:“你也说说吧。”
  龟田柱脸涨得通红,先鞠了一躬,然后大声说道:“会长,我龟田柱原来是烈火组的头,他妈的最近才被野矢寿行那老家伙骗来的。我是个粗人,就喜欢打打杀杀,原来他妈的干得不好就是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干,现在跟着您,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我不禁有些好笑,这个龟田柱还真是够粗的,不但“他妈的”三个字不离嘴,而且说的乱七八糟,真是所答非所问。我让他提建议,他可倒好,整一个表决心。看着他那魁梧的身材,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让他做组长,现在只好希望他的打打杀杀的能力不要太差。
  我只好继续问道:“你说被野矢寿行骗来的是怎么回事。”
  他听了竟然显得很不好意思,嗫嚅着说道:“我们烈火组原来有十几个人,平时就喜欢他妈的打打架什么的,可是没有能管钱的,所以一个个他妈的穷得要命。野矢寿行那个老家伙说只要我们加入春竹会,就每人每月给三十万元,所以就他妈来了。谁知道上个月原田厚德只给了我二十万,这不是他妈的骗人么?”说到后来,他越说越激动,要不是我制止了他,他一定会和原田厚德打起来。
  我又看向第一组组长松本喜五郎,问道:“你呢? 你有什么建议?”
  他也是先鞠了一躬,然后说道:“会长,我原来一直是管理组织名下的产业,因此我只能在这方面给您提些建议。我们的酒吧和旅馆现在数量已经不少,位置也还不错,可以说上川的这两种产业基本上受咱们控制。但是这两种产业利润并不是很高,而且波动太大,所以我建议筹集资金再投资其他的产业。”
  “那么你认为什么产业比较好呢?”我问道。
  “会长,上川的赌场、土耳其浴场等利润高的产业都是十二月组控制的,因此我们只能从其他的地方入手。上川的最大产业就是农业,因此我们可以从农产品市场入手,只要控制了农产品市场,我们就可以从每笔交易中抽税,这样的利润一定很可观。而且,上川的消费主力是农民,农民的钱少了,十二月组的利润就会减少,这样一来必然有利于组织的发展。”
  我点点头,这个松本喜五郎看起来确实是个精明的家伙,这个主意不错,但是我没有露出任何满意的表情。让手下永远也猜不透你的心思也是作为一个统治者必须做到的事情。
  我又看向三组组长丸尾真雄,说道:“你也说说看。”
  丸尾真雄是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和松本喜五郎与龟田柱比起来显得很不成熟。见我问他,看了看松本他们,恭敬的说道:“会长,您的年纪不大,应该对这些老家伙的意见没有什么兴趣吧?我认为组织要迅速发展,必须做一些能够迅速得到资金的事。要是这些老家伙说的那样做,恐怕要一百年我们才能控制上川。”
  我欠了欠身,问道:“你说的迅速得到资金的事是什么事呢?”
  “会长,我认为最好的就是抢银行。我曾经拟定过一个计划,只是野矢寿行那个老家伙不同意,不知道您觉得怎么样?”他一脸期望的望着我,似乎想立刻就得到答案。
  我没有理他,这个小子太浮躁,虽然他说的正是我想做的,但是从他的言行能够看出来,他的野心很大,将来一定是个麻烦。
  我沉默了一会儿,挥了挥手说道:“麻生你留下,我有事要问你,其他人可以走了。”
  见我这样说,他们只好离开了书房,只剩下麻生千代还站在那里。我看着她,没有说话,走廊里传来龟田柱的叫骂声,似乎还有谁在劝他,房间的隔音效果还算比较好,听不清楚。
  她没有戴帽子,我这才看清她的样子,很清秀的一个姑娘,真的很难想象她刚才竟然能那样对付野矢次郎。她也正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我留下你,是想问你几件事……”终于,我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第六章 发展大计
  “野矢次郎现在怎么样了?”我好奇的问道。
  她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我把他前面的东西塞进他后面的洞里去了。”
  我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有创意,不过你为什么这样恨他?”
  “会长,我根本不恨他,只是他对我出言不逊让我很生气罢了。另外我喜欢折磨男人。”说着,她又是一笑。
  怪不得原田厚德说她是个女疯子,这样的女人就像野马一样,恐怕只有彻底征服她才能得到她的效忠。
  我拍了拍大腿,说道:“坐过来,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折磨男人的。”
  她嫣然一笑,绕过桌子慢慢向我走来,边走边脱掉夹克衫,露出一件白色的保暖内衣,胸脯高耸着,像是想表现保暖内衣优秀的弹性。她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忽然把夹克衫扔到桌子上,右手一翻,便向我的脖子砍来,脸上竟然还带着刚才的笑容。
  借着屋里的灯光,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枚手术刀片。千钧一发之际,我右脚一蹬桌子,老板椅飞快的向后退去,堪堪躲开了这致命一击。她偷袭不成,竟然没有追击,而是手腕一翻将刀片向我射来,人却从桌上越过,向大门跑去。
  我伸出左手,将刀片接住,冷冷的说道:“你能比子弹快么?”
  她的手已经摸到了门把,却被我的话生生的定在了那里。她慢慢的回头,见我手里并没有枪,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显然怪我戏弄了她。我没有说话,只是飞快地拔枪,在手指上转了两圈又放了回去。意思很明白,我拔枪的速度很快,并没有戏弄她。
  她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又向我走来。我忽然说道:“等等,你先把衣服脱光。”
  她脸上一红,似乎很害羞的样子,但还是站在那里脱起了衣服。我则靠在椅子上,让自己的身体深深地埋在松软的靠背里,欣赏着眼前的脱衣秀。她先是踢掉了运动鞋,接着将腰间的皮带抽出去扔在地上。她的动作很慢,很优雅,仿佛在镜子前顾影自怜一般。
  长裤随着皮带被抽出滑落到她的脚上,露出里面白色的保暖裤。她的身材很好,腿很长,腰也很细,再配上她略显瘦削得脸型,如果不是刚才那凌厉的身手和一击不中立即逃离的果断,还真会让人以为她只是个柔弱女子。
  见我还是没有让她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好继续脱着。我倒不是真的想对她怎么样,毕竟和这样的女人做嗳会很危险,我只是想先磨掉她的锐气,然后再收服她。她刚才的表现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一个冷静、果敢、善于利用自己优势的女人绝对值得我花些心思。
  她虽然脱得很慢,但毕竟有脱完的时候,我很耐心,对付这样的女人必须要有耐心。终于,她将自己完全的赤裸在我的面前,除了脚上的白袜。穿着白袜是我的命令,因为我知道,只要身上还有一件衣服,女人就会觉得一些安慰,哪怕只是一双起不了作用的袜子。
  她的身体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完美,胸前、小腹、甚至还有腿上都布满了伤痕,有刀割的,有烟头烫的,甚至还有咬的。最令人吃惊的是她左边的|乳|头已经不见了,很难想象出她曾经遭受过什么样的折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的痛恨男人。
  半晌,我首先打破了沉默:“坐过来。”说着,拍了拍大腿。我多少已经猜到了她想杀我的原因,因此对于收服她更加的有信心。
  她像是忽然下定了决心,不再像刚才一样磨磨蹭蹭,走过来坐进了我的怀里。嗅着她身上女人特有的味道,我轻轻抚弄着她胸前的一条刀疤,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这些都是野矢次郎做的么?”
  像是被我的手弄得很痒,她将身体扭了扭,腻声说道:“可不是,你们这些男人就喜欢折磨人家,不过要是会长您的话,我会更喜欢。”说着,她还将手放在了我的胯下。
  我把她另一只手从我的胸前拿走,对她说道:“你要是敢弄疼我,我就杀了你的孩子。”
  她一怔,随即站了起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有些焦急的问道:“你没有杀我的儿子?他在哪里?”
  我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猜中了,把她重新拉回怀里,说道:“你儿子我送进孤儿院了,具体情况要问原田厚德,事情是他办的。”
  她忽然俯在我身上哭了起来,能够听得出来,她这是喜极而泣。半天她才收住哭声,说道:“对不起,会长。我还以为您杀了我儿子,所以刚才做出了对不起您的事,请您重重责罚我。”
  “你怎么会以为我杀了你儿子?”忽然察觉到事情有些问题,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消息?”
  “我是今天中午知道的消息,然后就赶去野矢次郎的家里,发现人都不见了,所以我才以为是您杀了我儿子。”她恭敬的回答道。
  消息这样快就传了出去,看起来确实有人对我不够忠诚,而且还是住在这间别墅的人。
  麻生千代忽然问道:“会长您是怎么知道我儿子在野矢次郎那里?”
  我笑了笑,说道:“很简单的推理,你被野矢次郎弄成这样还肯留在春竹会,一定是有重要的东西在他手里。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恐怕只有自己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她忽然又哭了起来,说道:“会长,我能去见见我儿子么?”
  我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帮我个忙……”
  次日上午,我在书房再次召开会议,布置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各位,组织的情况你们应该已经了解了,目前我们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和武器的严重缺乏。我们是黑社会,是暴力团,我们不是慈善家,也不是商人,所以从现在起,组织的每个成员必须每月向组织缴纳五万元的管理费用,组长需要缴纳五十万元,至于你们怎么搞到钱我不管。”我一向不喜欢多余的废话,会议开始便直奔主题。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需要给他们一点时间来适应这个变化。欠身打开桌子上的CORONA雪茄盒,抽了一支出来。这盒雪茄一直在这张桌子上放着,昨天晚上我尝过一根,味道实在不错。
  麻生千代顺手将桌上的雪茄剪拿起来,婀娜的走过来,帮我剪掉了烟头,然后又拿起桌上的点火器十分优雅而专业的帮我点上。火苗呼呼的响着,映在她专注的脸上,为她凭添了几分光彩。我很清楚,她这是在向其他人显示她如何得宠,以此来确定她的地位。但我没有反对,这样一来她自然会被其他人嫉妒,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完全的依赖于我。像这样的御下手段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的精通。
  我索性将她拉到怀里,接过雪茄轻轻地吸了一口,浓烈的香味让人感觉很舒服。
  “你们有什么意见么?”我问道。
  原田厚德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龟田柱脸上的表情则显得很古怪,我估计他是想到昨天说过埋怨薪水少的话,现在不但没有薪水,还要交钱,怎能不让他难以接受。其他两人的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松本喜五郎和丸尾真雄一个管理着组织的产业,一个经常干点私活,交这么点钱还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那么多手下,每人收几万就足够了。
  我忽然推开麻生千代,拿起桌上的雪茄剪,走到四个人身后。我能感觉到他们的脖子都硬了,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龟田,你有什么意见么?”我凑到龟田柱的耳边小声问道。
  龟田柱腮帮上的肉一颤,慌忙说道:“哪里,会长,您的话非常正确,我明天就把五十万交上。”
  我摸了摸他的脖子,上面起了好多的小疙瘩,感觉有些油腻。顺手在他的后背上擦了擦,我大声说道:“你们都给我听着,我不是野矢寿行,我的中兴会也不是春竹会。我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做的,从现在起就要按照我的规矩做事。只要不是干部,可以选择离开,但是必须断掉一只手。”
  说到这里,我坐回椅子,将燃烧的烟头插入雪茄剪中央的圆洞,咔嚓一声,烟头掉落在水晶的烟灰缸里。我看了看他们,继续说道:“任何人敢背叛我,他的下场只有一个。”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靠在椅背上,继续说道:“以后组织的财务还是由原田负责,希望不会再出现克扣薪水的事情发生。”
  我的话音未落,原田厚德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龟田柱的脸则一下子涨得通红。看起来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我话题一转,说道:“丸尾,你的建议我很赞同,你先说说你的计划。”
  丸尾真雄兴奋得说道:“会长英明,我的计划是抢劫大和银行的上川分行。根据我的观察,那里每周一早上都有很多的钱要运走,因此我计划用四个人埋伏在银行门口,等钱箱一搬下来,趁着银行的工作人员交接的时候下手。那里离警察局隔着四条街,只要我们在附近的停车场换一下车,那么警察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抓到我们。”
  说完,他一脸期望的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直到看得他发毛了才说道:“你知道周一早上送走的是什么钱?有多少?押送的有几个人?用什么武器?警察赶到需要多少时间?附近的交通情况如何?”
  这一连串的问题把他给问懵了,他赶忙低头说道:“对不起,会长。是我的疏忽,我会尽快去查清这些问题。”
  我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们不抢上川的银行。而且抢运钞车也抢不到多少钱,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这些钱应该是送去销毁的残币,不会很多的。”
  说到这里,我猛地站了起来,环视了他们一眼,说道:“我的计划是,抢劫大和银行的金库!”
  他们全部被我的话惊呆了,互相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对方,似乎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等他们安静下来,继续说道:“你们没有听错,大和银行的地下金库里至少有几十吨的黄金,只要我们能够弄出来,以后还会为钱的事发愁么。”
  我把声音放低了些,继续说道:“你们应该知道这个计划不能泄露出去,否则的话,不用警察来找我们的麻烦,其他的组织也不会放过咱们。所以,从现在起,你们一定要严格保守秘密。整个计划我会分成四部分,你们每人负责一部分,相互之间不许打听别人的计划。”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然后冷冷的说道:“你们每个人都要管好自己的部下,不要提前泄露计划细节,如果谁的部下出问题,谁就要为此负责!”
  几个人立刻站得笔直,纷纷表示决不辜负我的期望。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龟田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我重新拿起剪断的雪茄,慢慢的点燃,吸了一口。透过烟雾,可以看见龟田柱正恭敬地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龟田,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么?”我开口说道。
  “会长,属下不知,请您训示。”他抬起头,显得有些不安。
  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有些事需要让你去办。”
  “不知会长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我一定不会辜负会长的信任。”他明显是松了口气。
  能够让这样的粗人在我面前如此紧张,我感到十分满意。
  “从明天起,我要你带领烈火组把上川给我搅个鸡犬不宁……”
  第七章 全军覆没
  “龟田,你从明天起给我带着人随便抢劫,要把上川的警察局折腾得睡不上觉,但不要在十二月组的地盘上闹事。尽量挑年轻人下手,但不准出人命,知道了么?抢来的钱都归你们。”我一直在看着他的眼睛,当说到钱的时候,我在那里看到了火焰,贪婪的火焰。
  这个龟田柱到了春竹会后,野矢寿行从来没有让他做过事,应该是怕他闯祸。但我不怕,我现在就是希望他闯祸。有道是浑水摸鱼,上川乱了,我的中兴会才能从中寻找到机会。此外,我的组织刚刚成立,不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很容易会被人攻击。我这样一闹,其他的组织要么以为我是疯子,要么就会以为我有很强的实力。到时候一个个小心自己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打我的主意。
  龟田柱离开后,我又重新思索了一遍自己的计划,希望能够进一步的完善。
  整个计划是这样的:首先在上川闹事,引起警察的注意。如果是普通的小流氓,警察自然不会放过,但知道我的组织是拥有上百属下的暴力团后就只能来和我谈判。之所以能这样,还要归功于日本人的性格。日本人很好面子,很少有人肯出庭作证,更何况是指控一个暴力团,因此警察不能告我们,便只好通过谈判让我们少闹事。完成这一步后,我们的知名度自然会大大提升,前来投奔的人就会增多。同时,也让其他组织,尤其是十二月组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步便是实施所谓的“大和银行金库抢劫计划”。鬼才相信我要抢金库,我又不是白痴,那么多黄金怎么运回来?就算是运回来也处理不掉。不要说没有那样大手笔的买家,就说这些黄金流入市场后引起的马蚤乱也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麻烦。我之所以让他们去准备这个计划,不过是想查出组织中的叛徒而已。其实这一步也不过是个补充而已,真正的清除叛徒计划是一个长期的行动。
  第三步计划则是大量的购买武器,对组织进行彻底的准军事化管理。目前组织的人员都是原来春竹会的小痞子,素质差到了极点,虽然完成前两步后会更新一部分,但还是需要进行训练。
  只有完成了这三步,我的组织才算真正的站稳了脚跟,才有资本进一步的发展。
  至于资金,我并不发愁,自从知道自己的黑客技能后,我便不再为资金担忧了。之所以没有告诉手下这件事,一是不能让他们松懈,二是为了实行第二步计划的需要,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无论什么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整个计划重新思考一遍之后,并没有发现漏洞,于是我打开桌上的电脑,准备为自己筹集资金。
  我原本想再来一次入侵来给自己的账户转帐,可是当Windows的桌面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这个想法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更巧妙的方法。就像是曾经背过一般,一段程序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而我要做的只是把这段程序输入到计算机中而以。程序是用机器语言写的,很长,我运指如飞的敲了近三个小时还没有完成一半。
  这时,门被敲了几下,原田厚德的声音传了进来:“会长,属下有事要向您报告。”
  我头也不抬的说道:“进来吧。”
  地上铺着地毯,但并不厚,原田厚德的脚步声听得很清晰。等他走到近前,我抬起头看了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惊讶。我知道,他应该是对我刚才敲击键盘的速度感到惊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敲击的速度有多快,只知道键盘的响应速度有点慢。
  “会长,您还记得那天和麻生站在一起的那四个人么?我刚才得到消息,佐藤一夫他们四个到处跟人讲要脱离咱们中兴会,成立了一个上川四人组。”说着,他偷偷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说话,又继续说道:“会长,您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教训他们一下,不然会有损于咱们的声誉。”
  我点点头,说道:“好的,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好了,行动的时候叫上我。”
  原田厚德立刻站好,行礼道:“会长,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的。”
  “对了,我有些饿了,给我准备点吃的,最好弄点中国菜。”我吩咐道,虽然我对食物的要求不高,但是也绝不会委屈了自己。
  “是,会长,我马上去准备。”他答应着离开了书房。
  我喝了口水,继续输入我的程序。
  下午五点左右,终于把程序输入完成,正好原田厚德也来找我,于是没有吃晚餐便一同坐车离开了别墅。天已经黑了,我们的车打开大灯一路飞驰,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一座废弃的厂房。我们一共三辆车,我和原田坐在最前面的本田里,后面是两辆丰田PREVIA旅行车。这次来的算上我一共十五个人,本来原田厚德想留两个人看家,但临走时我建议整个别墅的人这次全部出动,因此一个没留。
  周围很安静,我们把旅行车停到较远的偏僻地方,然后集合人员向厂房内走去。根据原田厚德的计划,他约佐藤一夫几个晚上八点见,对方指定了这个地方。只是原田厚德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谈,因此才六点就到了这里,他打算先把人埋伏好,等对方来了就一网打尽。
  根据原田厚德了解的情况,对方只有小林觉是枪械高手,其余三个都不用枪。而我们除了我和他各一把手枪外,还有五个人带着手枪,因此他显得信心十足。别看野矢寿行在的时候没弄到几把枪,武士刀可不少,我们十五个人倒有十七把刀。除了我和原田厚德没有带刀,有四个人带着两把刀,不过在我看来只是用来装饰而已。
  在我的带领下十几个人施施然走进厂房,里面很大,上千平米的厂房内到处是废弃的机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铁锈味。我身后的手下一个个趾高气扬,仿佛是来度假一般。只是我知道,事情绝对不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
  我们走到厂房中央的一片空地时,身后的大门忽然哗啦啦的自动关上了,门关上时的咣当声让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惊,看起来是中了圈套。房顶的灯忽然亮了起来,把整个车间照的雪亮。身后传来一片拔刀的声音,原田厚德也把枪拿了出来,四处张望着,只有我仍旧背着手站在那里。
  “佐藤一夫,我们已经来了,不要像乌龟一样不敢见人。”原田厚德大声喊道,没有想到他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胆子,现在竟然能这样的镇定。
  忽然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原田厚德的额头骤然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他的头向后猛的一仰,整个人便向后飞了起来。尸体圆睁着双眼,直挺挺地砰然落地,扬起一片尘土,手中的枪甩出去足有三米远。根据尸体飞行的距离,再结合刚才的枪声,对方用的应该是发射特制的亚音速重型弹头的俄制VSS“Vintorez”微声狙击步枪。这种枪拆卸开可以装在一只不大的皮箱里,非常适合暗杀使用,但目前只有俄罗斯的特种部队才装备这种枪,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的。
  就在我惊讶于自己为什么能轻易判断出对方的武器的时候,五个举着手枪的手下已经全部倒地,死因都是额头中枪。有几个人反应快,想去捡地上的枪,可是还没有碰到就被打翻在地,而且中枪的位置也是头部。这样一来剩下的人都像被定在了那里,谁也不敢乱动,对方的枪法实在太准,而且看起来瞄准的都是持有或者试图持有武器的人。
  我有些惋惜,对方的这种枪的普通弹夹容量只有10发,现在已经快打没了,最多再牺牲一两个人就可以拿枪还击,可是却没有人敢动,给了对方充足的时间更换弹夹。
  从子弹飞来的方向可以知道对方就在前方的灯后面,我估计了一下,自己应该有能力杀掉他。就在这时,附近的一台机器后面转出了三个人,正是佐藤一夫、佐佐木小虫和据说是二天一流的当代传人宫本小武藏。
  我的手下已经被看不见的狙击手吓破了胆,正举着刀茫然四顾,忽然看见他们三个,都是一怔。但随即就明白过来,对方是想用武力解决。我挥了挥手,手下们在狂叫中挥舞着武士刀冲了过去。
  直到此时我才知道那个佐佐木小虫的真正功夫,和他的名字极不相称,他动起手来简直像是一头凶猛的灰熊。他似乎练的是拳击,不但出拳如风,更让人惊讶的是移动竟然也很快。我的一个手下高举着武士刀冲到他的面前,还没有来得及把刀劈下,就连人带刀被巨大的拳头打得飞了出去。
  不过这名手下应该算是最幸运的了,因为他被击中了头部,几乎没有痛苦的就晕了过去。相比较而言,落到另两人手里的就悲惨多了。佐藤一夫的空手道在我面前不堪一击,可是对付我这些只会挥刀乱砍的手下就轻松多了,只见他几乎是每击必中,很快便折断了三条胳膊和两条腿,还有一个被他折断了腰椎。
  而最快的还是宫本小武藏,他一长一短的两把刀上下翻飞,令他仿佛在花丛中散步一般,几乎瞬间地上便躺倒了四个。因为他手中拿着刀,所以冲在前面的都杀向了佐佐木小虫和佐藤一夫,他动手最晚却结束的最快,刀法之快可见一斑。
  宫本小武藏从怀里取出一块白布将刀上的鲜血擦去,还刀入鞘,走到佐藤一夫身后站好,冷冷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拍了拍手,说道:“精彩,真是太精彩了,尤其是宫本的刀法,我很欣赏。”看了看他腰间的刀,我又接着说道:“不知道能不能把刀借我用一下?”
  他没有说话,只是抽出短刀扔了过来。我接过刀,在空中虚劈了一下,体会着刀刃劈开空气的那种有些发飘的感觉,随后向躺了一地的手下走去。他们三个下手都很有分寸,这些人都只是失去了战斗力,没有一个死掉的。不过这只是在我下手之前,随着我从人群中走过,身后留下了一地还在抽搐的尸体。我的刀法只有一个特点——致命,每一刀都是从脖子前方进入,从侧后离开,轻轻割断气管和一侧的颈动脉。
  佐藤一夫这伙人中只有他和麻生千代与我较量过,而这样有些本事的人往往又很骄傲,因此很有必要都挫挫他们的锐气。但小林觉擅长枪械,我昨天击飞佐佐木小虫的帽子那一枪应该能震慑住他,而一拳击退佐藤一夫也会让佐佐木小虫自愧不如,只有这个宫本小武藏是用刀的。而从他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不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是不会从内心里服从我的。
  所以我显示了一下自己的刀法,普通人或许看不出其中的奥秘,但我想宫本小武藏一定能明白,比试剑道或许他能赢我,但决斗的话死的也一定是他。果然,我把刀扔回去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了,变得十分苍白。
  将刀收入鞘中后,他忽然跪倒,伏地说道:“多谢会长赐教。”
  我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让他起来,然后抬头说道:“小林,动手吧。”
  我的话音刚落,对面枪声便响了起来。一颗9mm的特种亚音速重型弹头划破空气,高速旋转着向我飞来……
  第八章 身外之物
  在子弹飞来的瞬间,我已经判断出目标并不是我,仅仅会擦着我的左臂飞过,也不知小林觉是一时失手还是想试探我。左臂稍动,炽热的子弹立刻在我的肱三头肌上拉出一条血槽,顿时热血四溅,染红了我的衣袖。
  佐藤一夫三人大惊失色,同时跪倒在地,口中喊道:“会长,保重身体。”
  我摆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都起来吧,皮外伤而已,不这样你们怎么完成任务?”
  这时小林觉也从一根绳子上缀了下来,跑到我身前跪倒在地,说道:“会长,请您责罚。”
  我看了看他,身体很瘦,个子也不高,但长得很精神。我重重的哼了一声,问道:“交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他恭敬的回答道:“杀掉您带来的人,然后打伤您。会长,我知错了。”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把丛林王就要剁自己的手指。
  我制止了他:“不用了,你剁了手指还怎么完成任务,对方会起疑心的。”说完,我将左袖撕下,在伤口上缠了两圈,用嘴帮着拉紧,然后说道:“你们准备吧,我还没有吃晚餐,先走了。”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工厂。车开出还不到两公里远,就听见后面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从倒镜中可以看见冲天的火苗把夜晚的天空映得仿佛被泼上了血。
  回别墅的路上,我给龟田柱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原田厚德的死讯,并让他带几个人来别墅保护我。可以听出来,他对于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当我回到别墅的时候,人还都没有到,我只好先找到药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回到书房点了一支雪茄,重新思索了一下刚才的行动。
  整个别墅的人一个也没剩,暂时消除了身边的隐患。伊藤一夫四个人凭借这一行动完全有理由得到十二月组的信任,从而加入对方,而且一定会得到重用,为我以后的行动埋好棋子。同时我的敌人自然更容易知道我身边谁是叛徒,因此这也是作为清除叛徒的一个长期计划。
  龟田柱已经被我挑拨的和原田厚德不合,这样对于他的死就不会有怀疑,相反会因为可以得到我的重用而庆幸不已。松本喜五郎这个人性格稳重,就算会产生怀疑也不敢多说。丸尾真雄这个人野心很大,因此一定会怀疑,毕竟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来。但有麻生千代随时监视着,短时间内他也不敢太冒险。因此我的组织便出现暂时的安定,短时间内应该不用担心有人背叛。
  忽然有人敲门,麻生千代的声音传了进来:“会长,您在么?”听起来似乎显得很焦急。
  “进来吧。”我将双脚放到桌子上,露出很疲倦的样子。
  门被猛地推开,麻生千代和龟田柱同时冲了进来。龟田柱紧走几步跪在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