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把北海道的空气弄得空前紧张。尤其是住吉联合会,因为一向奉行精兵政策,依附住吉联合会的暴力团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都很有战斗力。
  而中兴会就像是在狼群中突然来了一头猛虎,在这混乱的时候一下子镇摄了这些小暴力团。消灭山口组的分部,吓退稻川会,让住吉联合会乖乖的把地盘让出来,随便哪一件都足够中兴会的会员炫耀了。当这样强大的暴力团找上门的时候,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说不,更有甚者早早的带着礼品来到总部拜访,期望能够加盟。因此村上野星这一个多月来收附了三十七个暴力团,其中包括了十二个原依附于山口组的,和五个原依附于住吉联合会的。
  当然事情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也有几个小组织不肯依附,其中有一个叫做鬼头荣作的年轻人竟然联合了五个原山口组的附属组织公开表示要与中兴会抗争到底。村上野星曾经派人去威胁过鬼头荣作,结果被打断了两条腿。村上野星想动用枪手报复,但遭到了松本喜五郎的反对,说组织的总部就在札幌,那样做的话会带来麻烦。
  为了开辟新的毒品走私渠道,佐藤一夫受麦德林集团邀请再次陪同蒙托亚去了哥伦比亚。松本喜五郎还组建了一个押运公司,购买了十几辆大型运钞车,方便以后毒品在国内的运送。
  说完这些,宫本小五藏看了看我的脸色,见我还是面无表情,舔了一下嘴唇接着说道:“会长,前天山口组的田冈次郎打来电话,邀请您参加下周一年一度的世界赌王大赛,说希望到时候和您谈谈合作的事。”
  我一愣,奇怪的问道:“什么赌王大赛?”
  “世界上一些大赌场每年都会拿出一笔钱来付给一些赌博技术高的人,以免这些人缺钱的时候去赌场一展身手。”宫本小五藏偷眼看了看我,似乎对我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有些奇怪,但随即继续说道:“这笔钱的数目不小,只要能够在赌王大赛上取得名次,就有巨额奖金,还不用去赌场冒险,因此世界上自认为赌术高明的人都很热衷于参加这个比赛。”
  “那么如果赢了钱还去赌场怎么办?”我若有所思地问道。
  “如果只是去赌场看看,或者只是小玩一下,赌场方面一般都不会介意,甚至还会热情招待,期望能够拉拢一个在赌场坐镇。但如果是诚心去赢钱,那么无论是否作弊,赌场都有权随意处置而不会引起道上同行的指责。”宫本小五藏耐心的解释道:“赌场最看重的就是声誉,一旦不占理,就会失去大量的玩家。因此对于这些大赌场来说,就算是被人作弊赢了钱,一般也很少会为难玩家,甚至还会派人护送赢了巨款的玩家,以免万一出了状况被人冤枉。”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些赌场的生意很不错。”我点点头,说道:“你刚才说取得名次就有奖金,那么前几名算是有名次?”
  宫本小五藏想了一下说道:“我说不准,记得好像是取前八名。下周的比赛就是决赛了,能参加的都能拿到奖金。”
  我有些奇怪的问道:“既然这样,我又没有参加,田冈次郎为什么邀请我去?”
  “会长,我猜想田冈次郎邀请您是想在外围赌场跟您玩几把。”宫本小五藏猜测道:“赌场为了尽量减少损失,每年的赌王大赛都要在豪华游艇上举行,而且开设外围赌局,想上船的话每人要付十万美元。决赛地点每年更换一个国家,今年的地点就在日本。”
  “每人十万美元?还真是会赚钱。”我笑了笑,问道:“要这么多钱,去的人多么?”
  “会长,据我所知每年都有人买不到票。”宫本小五藏答道。
  我取出一支雪茄点上,沉吟半晌后说道:“宫本,告诉田冈次郎,我接受邀请,不过让他给我准备三个位子。”
  “是,会长”宫本小五藏微微低头答应道。
  我转头看了一眼浅野幸子,她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自从失去双脚以后,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原本眼神中的睿智也被毫无意义的呆滞所取代。我伸手过去把她搂在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她抬眼看了看我,我无声的安慰让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但她毕竟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女人,虽然打击实在太大,我却没有见她掉过一滴眼泪。
  “俊,你不用担心,我没事,这次回去还能升职。”见我一脸的担心,浅野幸子小声的说道,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只是以后不能一直跟在你身边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紧了紧手臂,然后狠狠地吸了口雪茄。
  现在的我心中已经没有半分的愧疚,因为浅野幸子失去双脚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个很好的机会。浅野幸子现在属于因公负伤,一定会受到表彰,她现在已经是主任调查员,等有机会只要我暗中使劲,扶植她坐上内阁情报调查室的室长绝对不成问题。而控制了调查室就等于控制了官房长官的信息来源,从而便可以间接控制日本政府在某些事情上的决策。
  可以说,虽然浅野幸子失去双脚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这样一来却给我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只要能够让浅野幸子掌握实权,我在日本便可以说得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此一来,距离我的计划实现便指日可待。
  第六十六章 上门生事
  回到总部后,我招集手下开了一个短会。在会上,我对长野丸的成绩大加赞扬,并给他加发了一亿日元的奖金。同时,对于村上组的人被打后却没有及时解决表示了不满,为此我还把村上野星着实的痛骂了一顿,险些让他割手指谢罪。
  手下们一个个噤若寒蝉,都没想到我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手下被打断了腿而生这么大的气。其实我这样做多少也有些演戏的成分,奖励长野丸的目的是要告诉所有人只要有成绩,我绝对不吝啬金钱。而训斥村上野星是为了让干部们明白做事要有主见,不要什么事都等我做决定。
  当然,不管怎么样手下的人被打让组织很没面子,不立即解决这件事,类似的情况以后还会出现。虽然村上野星被我训斥后表示一定不辜负我的期望,发誓说三天内就要鬼头荣作的命,我还是给了他二十名枪手。村上组的人并不多,只有不到三十个,而且大部分原本都是跟着松本喜五郎的,充门面可以,真要动起手来恐怕还不行。
  考虑到自己的能力在下降,我决定也参加这次行动,一来想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到底如何,二来也是希望能够通过实战让能力退化的慢一些。回想起半年多前暗杀山口组札幌分部的猪子正信时何等从容,尤其是对付监视别墅的那四个人,动作流畅,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仅凭气势就把敌人吓得不敢反抗。现在手脚已经有些生疏,也不知道动起手来还能不能挥洒自如。
  行动的时间定在了当天晚上,干部们原本要在酒店给我接风洗尘,但我想正好可以利用这件事多少麻痹以下对方,因此酒席照旧,只是作为主角的我却没有在场。中兴会的总部在札幌的中央区,而鬼头荣作的汽车改装店在清田区,为了不被对方察觉,我们一行二十二人分别乘坐出租车离开了总部。
  随着训练的逐步深入,现在这些枪手们比起真正的特种兵虽然还有短距离,但是对付普通的士兵已经完全没有问题。在他们身上我可以说下了很大的本钱,为了尽量保存这些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手下,每个人我都给配备了防弹衣。尤其是薪水和训练费用,每年这六十个人要花去我至少五十亿日元。
  晚上八点刚过,我带着两个手下来到了鬼头荣作的改装店。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改装店,生意似乎很好,很多工人正在忙碌着。
  刚一进店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热情的迎了上来,先是甜甜的一笑,然后说道:“欢迎光临,请问您是要改装车么?”
  “是,我有几辆车想改动改动,不知道你们这里能不能做。”见小姑娘笑得灿烂,我也微笑着回答道。
  “啊,那您来我们这里就算来对了,谁不知道我们鬼头改装是整个札幌最好的改装店?”小姑娘表情夸张地说道:“我们的老板可是有着日本改车天才称号的鬼头荣作。”
  小姑娘天真的样子令我不由得对这个鬼头荣作有了点好感,不过好感并不能更改我来这里的初衷。
  “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先问问你们老板好不好?”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无论谁的心情不会太坏,因此我微笑着说道:“我有一批车想加上防弹功能,不知道他能不能接这批活。”
  “什么车?多少辆?”我的话音刚落,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年轻人一脸笑容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随口接着我的话问道。
  不用问,这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鬼头荣作。我上下打量了一下,想看看这个敢跟中兴会叫板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光头,大眼,厚唇,身材不高,一身干净的蓝色工作服,手中还拿着一个大号的扳手。
  “都是悍马,一共二十多辆,一个星期之内改好,钱我给双份。”我把头转过去,微笑着说道。
  既然这个鬼头荣作是做车的,我估计札幌有人一下子买了二十多辆悍马他一定十分清楚,我这样一说,也就等于告诉他我是谁。倒不是我小瞧他,只是从进到店里就一直没有看到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似乎是一个正经的改装店,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就没有必要用武力来对付这个鬼头荣作。
  鬼头荣作听到我的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旋即顺手用扳手在旁边的一根钢管上敲了敲。正在干活的工人听到声音都停下手中活慢慢围拢过来,很快就把我和两名手下围了起来,更有人把店门口的铁拉门给放了下来。我身后的两名手下见情况不妙,立即亮出枪上前一步挡在我的身前。
  我哈哈一笑,拨开两名手下,对鬼头荣作说道:“鬼头君,你要是接不下这单生意就算了,我去找别的店,没有必要这样害怕,我们中兴会是讲道理的。”
  “哼,你们讲道理?你们讲道理就不会平白无故的敲诈我们了。”鬼头荣作先把小姑娘拉到身后,一脸鄙夷的说道。
  “不要随便乱说,我什么时候敲诈你了?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总共说话还不到十句,不知道哪一句算是敲诈你?”我好笑的说道。
  “哼,你不要偷换概念,中兴会让我们每个月交一百万日元,你既然是中兴会的人,自然脱不了干系。”鬼头荣作显得有些激动:“不要以为你们有枪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不怕,有本事跟我一对一的斗。”
  我好整以暇的从怀中取出一支雪茄点上,然后微笑着说道:“你说中兴会每个月让你交一百万,我倒是觉得并不过分,你的店这么大,一个月的利润至少也要在三百万以上,才要你一百万,实在不多。”
  说到这里,我轻轻吸了一口雪茄,随后说道:“更何况你加入中兴会以后会有更多的生意机会,还说不准是赔是赚呢。”
  “少说废话,我鬼头荣作从来不喜欢听别人的,就算是山口组也不行。”鬼头荣作看了看我两个手下的枪,怒气冲冲的插口道。
  我微微一笑,说道:“你也不用生气,我一向很讲道理,既然你不喜欢听别人的,那么我也不强迫你,也不用什么一对一的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我的话音未落,鬼头荣作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忽然插口道:“你说算了就算了?是不是没有胆量比?哼,平时就仗着人多势众,一听说一对一就怕了。”
  这个年轻人的话说得太快,鬼头荣作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也跟着哼了一声。
  我哈哈一笑,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应战了,说说怎么比?”
  鬼头荣作转过头瞪了一眼那个多嘴的年轻人,然后转回头来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您执意要比,那就按照我们的规矩赛赛车。”
  说着,他看了看表,然后说道:“现在是八点多,咱们十点整开始,从我这里跑到香春医院再回来,先到的胜。”
  “这样比我不是很吃亏?”我把玩着手中的雪茄说道:“我对车不是很在行,而且也不知道香雪医院在什么地方,怎么跟你比?”
  “香雪医院就在门前这条341公路的尽头,只有六公里,不用走岔路。虽然比赛的时候路上车或许多些,至少您不用担心不认识路。”鬼头荣作认真的说道:“我们通常都在这条路上试车,如果您觉得这样不公平,那么就请您离开吧,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既然这样,那么就比一下好了,不然你还以为我们中兴会都是笨蛋。”我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不过我没有什么能用来比赛的车,你不介意借给我一辆吧?”
  鬼头荣作眯起眼睛看了看我,似乎有些搞不明白我的底细,但还是说道:“没有问题,我这里的车你随便挑。”
  “既然这样,你就介绍一下吧,我不太懂车。” 我吐出口中的烟,笑着说道。
  似乎想知道我是否在说谎,鬼头荣作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这才说道:“好吧,我这里正好有几辆改过的车,你可以挑一辆。”
  说完,他分开人群,走到旁边的一辆跑车旁边说道:“这一辆是2002年产的丰田Supra,为了减轻重量,我换掉了原车的3.0升六缸双涡轮增压发动机,现在用的是直列四缸的3S-GTE发动机,外加涡轮增压,马力不比原车的差。不过这个发动机动力曲线落差太大,车在弯道的时候稳定性差。”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我,意思像是询问我是否满意。我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哪辆好,麻烦你都介绍介绍吧。”
  “这辆车是本田的NSX,我只是为了增加散热和减少传动中的功率损耗把发动机反置,没做其他的变动。这辆车的缺点是因为发动机中置,甩尾的时候容易转向过度。”鬼头荣作见我不置可否,只好继续介绍道。
  接下来他又介绍了三辆车,基本上每辆车都应客户的要求更改了动力部分,看起来这里的客户喜欢飙车的比例大一些。除此以外,鬼头荣作还把每辆车的缺点都简单的说了一下,似乎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不过这时我的注意力早就被停放在店铺最里面一辆不大的两厢轿车吸引了,吸引我的不是这辆车的小巧,而是这辆车与众不同的样子。从外观来看,这辆车的发动机似乎是直接暴露在外面的,因为在风挡玻璃的下面不是光滑的机器盖,而是密密麻麻的白色散热片。车尾装了一个很夸张地尾翼,两边足足比车身宽出了二十厘米。最奇特的是车竟然没有轮胎,而是用了四个大号的轮毂。
  “不知道鬼头君可不可以帮我介绍一下最里面那辆车?”我忽然问道。
  鬼头荣作先是一愣,随即说道:“那辆车是试验车,改好后还没有上过路,可能会有问题。”
  “没有关系,我对那辆车很感兴趣,说不定这辆车就是最适合我的。”我笑着说道。
  真是开玩笑,这么多改好的车都上过路,偏偏那一辆却没有,鬼头荣作明摆着是在说谎。而且他越是不希望我用的车,很有可能就是最好的车,我怎么会让他如愿。
  “既然你这样说,那么好吧。那辆车是我自己的本田飞度,上个月刚刚买回来。因为原车的发动机马力不大,我给车加了NOS,为了散热我在发动机上贴了散热片。”见我坚持,鬼头荣作便炫耀一般讲了起来:“这辆车最大的特点就是四个轮胎我换成了米其林的轮毂一体型Tweel轮胎。这样在保证原车性能的基础上增加了轮胎的横向刚性,让车的控制更加灵敏,还不用担心爆胎。”
  “这辆车只是我准备试验新产品用的,因为马力的原因,车速不够快。虽然加了散热片可以把连续使用NOS的时间延长到一分半钟,不过两罐二氧化氮只够用两分钟的,用来比赛恐怕不行。”鬼头荣作有些惋惜的说道。
  “好,那么我就选这辆了。”我摸了摸光滑的车身,转头对鬼头荣作说道。
  鬼头荣作似乎被我搞懵了,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您是说要用这辆车么?”
  “没错,就是这辆。”我微笑着说道:“这辆车体积小,在车流里比赛应该是最好用不过了。”
  “既然您坚持,那么就听您的。”鬼头荣作不动声色的说道:“不过我希望这次比赛能够有些彩头。”
  “没有问题,我赢了只需要你加入中兴会。”我微笑着说道。
  鬼头荣作看了看我,咬牙说道:“好,如果我赢了你们中兴会就永远不要来捣乱。”
  一切定下来后,鬼头荣作让人把铁拉门打开,好把车开出去。随着铁拉门缓缓升起,店里的工人们忽然安静了下来……
  第六十七章 公路赛车
  随着铁拉门升起,村上野星和十八名枪手出现在门口。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店里,让原本激动的工人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越过人群走到门口,让手下们把枪都收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店里大声说道:“你们都听好了,一会儿我要和鬼头君赛车,如果我赢了,你们都要加入中兴会,否则……”
  我停了片刻,忽然脸一沉,冷冷的说道:“否则我就把这里变成一片废墟。”
  “你不用恐吓我们,我们都很讲信用,倒是你不要输了却不认账。”鬼头荣作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把话硬梆梆的顶了回来。
  我当然不能示弱,也重重的哼了一声,随手把雪茄扔到地上,用脚尖碾灭。
  接下来的时间里,工人们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检查车辆,更换轮胎,加油,充一氧化二氮,派人去折返点……等到差五分钟十点,总算把两辆车都准备好了。我也不客气,立刻钻进了那辆被改得面目全非的飞度里,打着火后试了试车,感觉操作起来很舒服,。
  赛道就是一条普通的公路,双向四车道,中间由一条不宽的绿地隔离开。路面是很好的多空隙沥青混凝土,这是一种低噪音路面,而且在防溅水、防反光、增强路面附着力等方面也很不错,在这样的路面上车辆不容易打滑,因此赛车时在弯道常用的甩尾技巧便受到很大的限制。除此以外,现在路上的车虽然不多,路也很直,但是因为路窄,再加上各个路口的交通信号,恐怕想一脚油门就跑到终点是不可能的。
  终于到了十点,两辆车并排着进入了发车位置。路两旁的路灯早已经亮起,将公路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因为单向只有两车道,我们这个方向的路便被我和鬼头荣作的车给车底堵死了,工夫不大在后面就排起了一条不算长的车龙。或许是日本人已经习惯了堵车,后面的车都关掉了大灯,一副耐心的样子。
  路面很平,我松开手刹,左脚踩住离合器,右脚轻轻搭在油门上,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像这样的赛车不但要求车手的反应快,还要车手够聪明,甚至还需要一点点运气。不过这样的赛车并不会令我紧张,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在寻求刺激,因此我现在觉得十分兴奋,状态异常的好。
  车前的红旗摇了几下,这是表示已经开始倒数五秒。我打开NOS的开关,把档杆推入一档的位置,右脚轻轻下压,把送入发动机的油量增大,因为没有加上负载,发动机立刻轰鸣起来,转速表的指针迅速指向5500转的位置。随着红旗猛地落下,我左脚迅速抬起,让离合器狠狠的地咬合上正在飞速旋转的发动机传动轴,在车身向前一蹿的同时,右脚将油门一踩到底。
  NOS全称NITROUS OXIDE SYSTEM,即一氧化二氮加速系统,早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空军已开始使用。NOS的工作原理是把一氧化二氮(即俗称的笑气)通入发动机的气缸,然后在气缸内与空气一道充当助燃剂与燃料混合燃烧,在高温下一氧化二氮分解可放出氧气和氮气,其中氧气是关键的助燃气体,而氮气又可协助降温,因此可以大幅增加燃料燃烧的完整度,提升发动机的功率。NOS与涡轮增压、机械增压一样,都是为了增加引擎混合气中的氧气含量而提升燃烧效率增加马力,不同的是NOS是直接利用氧化物,而后两者则是通过外力增加空气密度来达到目的。
  这辆车的NOS系统开关和油门拉线联动,正好在油门线拉尽的时候,开关打开。因此当我把油门踩到底的时候,一氧化二氮立即通过电脑控制的电磁阀注入发动机的气缸,令发动机的输出功率迅速增加了30%.突然转动的车轮摩擦着地面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随即便抓住地面将车猛地向前推了出去。
  加速度将我压向座椅的靠背,发动机的转速在回落了一段后,又迅速反弹到6000转。我踩下离合器踏板,油门微收,右手一拨,将档位升了一档,然后立即左脚一偏让离合器踏板弹起,同时再次将油门一踩到底。整个换档的动作一气呵成,绝不输给任何一个赛车手。
  不过尽管我的技术不差,发动机的功率毕竟有限,即使打开了NOS系统,我的车起步速度也不过比鬼头荣作快了那么一点。这还是因为我的车比较轻,如果再重一些,恐怕无论如何也只能在后面跟着了。幸好是在公路的车流中比赛,不然只要我的两小罐一氧化二氮用光,便一点机会也不会给我剩下。
  发动机轰鸣着,声音有些尖锐,伴随着的是那澎湃的动力。鬼头荣作开的车就是他第一个介绍的丰田Supra,虽然加了涡轮增压后马力强劲,但是毕竟比起我的飞度不仅车身庞大,自重也高出不少,因此在我打开NOS系统的情况下并不占便宜。更何况涡轮增压因为需要压缩进气,因此在动力输出上有一定的延迟,虽然令车手感到有冲劲,但是对车手的操作反应慢半拍。而NOS系统因为是直接添加助燃剂,给人的感觉是一种线性的加速力道,顺畅而自然,对车手的操作反应十分灵敏。
  仅仅十秒钟,我的飞度时速已经达到了120公里,如果不是加装了NOS,这种加速度几乎是不可思议的。鬼头荣作实在太小气,通常NOS的两个钢罐应该足够用五分多钟的,而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用了两个小罐。我估计这两个罐未必能坚持到两分钟,为了最后的冲刺时能够用上,我只好关掉了NOS的开关,以免一氧化二氮过度消耗
  似乎是换成了直排的排气管,鬼头荣作的车声音很响,让我不用看后视镜也能知道他的位置。因为我们刚才把路堵了半天,有好长一段路都没有车,所以对我非常不利。在我关掉NOS后,加速度便降了下来,很快鬼头荣作便超过了我。眼看着距离越拉越远,我不禁有些心急,早知道会有这么长的一段无车路段,真不应该选这辆车。
  当鬼头荣作的丰田Supra拉下我将近一百米的时候,终于出现了路口,可惜车太少,几乎没有给鬼头荣作带来任何麻烦。油门早已经被我踩到了底,只是受发动机的功率限制车速提高的却很慢,我只能眼看着鬼头荣作的车离我越来越远。
  好在这毕竟是在公路的车流中赛车,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就在我着急的时候,鬼头荣作前面出现了情况,一辆半挂车从一个十字路口拐了出来。长长的挂车转弯需要一个走很大的弧线,后面的车厢很快就把整条路给堵了起来。鬼头荣作无奈只得把车速降了下来,等到半挂车让出一条车道后才从外车道超了过去。这样一耽搁,鬼头荣作又得重新加速,很快两车便又变成了首尾相连。
  路上的车渐渐多了起来,因此我们必须不时更换车道以躲避前面的车,这就使车的时速很快降到了100公里。不过在不开NOS的情况下,鬼头荣作的丰田Supra加速性能要远超我的飞度,两车的距离很快被再度拉开。
  我几乎把车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恐怕不是亲眼见到很少有人能相信像飞度这样重心相对较高的车能够以近百公里的时速在公路上不停的变换车道,有几次我的车甚至已经倾斜到一侧车轮抬起的程度。鬼头荣作的驾驶技术也很好,他的车左右穿插,显得十分稳健,如果不出意外,我恐怕不会有机会赢他。
  不过机会还是有的,就看每个人如何把握。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两辆半挂车,其中一辆想要超车,却因为车速不够,一直跟在前方半挂车的侧后方,两辆车在不同车道上一前一后的把道路给堵了起来。鬼头荣作无奈,只得降下车速跟在半挂车的后面,期望等到半挂车超过去后能够抢先换道加速。这个时候我的飞度便占了点便宜,因为车身短小,轮距也较窄,需要的空隙相对较小,只要前面两车的间距稍大一些,便很有可能在两车间穿过去。
  前面两车的间距实在不大,我一时也没有找到好机会。只好也跟在后面,和鬼头荣作的车跑了个肩并肩。见一时没有机会,我摇下右侧的车窗,对鬼头荣作笑了笑。鬼头荣作却只是转头看了看我,随后便全神贯注的把注意力又转回到了前面的两辆半挂车上。
  就在这时,机会来了,当两辆半挂车终于平行的时候,我前面的半挂车为了安全向内侧靠了靠,在两车中间拉开了一些距离。机会转瞬即逝,我没有丝毫犹豫,顺手打开NOS的开关,油门猛踩便冲了上去。两车间的空隙实在太小,以至于我把两个后视镜都撞掉了才勉强挤进去。半挂车的巨大轮胎在我两侧呼啸着,仿佛两堵飞速旋转的黑墙令人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见面的隔离带旁边行驶着一辆踏板摩托车,几乎同时,我右侧的半挂车为了躲让摩托车向左靠了过来。此时我的车身大部分已经超过了挂车的车轮,如果刹车我的飞度绝对会被两侧巨大的车轮挤成废铁。无奈中我只好继续加速,让全部车身前进到两辆半挂车的中部。
  半挂车的底盘很高,如果我的车是鬼头荣作的那辆丰田Supra,只好控制好速度,完全可以钻进挂车的下面。可惜我的车是两厢的飞度,高高的车顶让我无可奈何。眼见被夹扁已经不可避免,我只好扳起座椅的靠背调解柄,将身体拼命向后倒去。
  首先遭殃的是全车的玻璃,在强大的压力面前顿时粉碎。紧接着便是薄弱的车顶,在半挂车的挤压下,仿佛一张单薄的纸,轻易的便被夹成了高高隆起的一条。然后在风的作用下迅速从车上脱离,远远的落在了后面。我仰着身子,勉强抬起头看着前面,勉强控制着不让车子失去控制,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半挂车那巨大的车轮从我身上碾过去。
  仅仅这么一下,我的车便成了真正的敞篷车,前面拖车扬起的灰尘几乎令我睁不开眼。这时两辆半挂车也发现不对,几乎同时开始刹车。我发现的稍晚了点,刹车的时候车的前部已经撞到了拖车的轮胎上。幸好还不算晚,只是损失了车的大灯。
  两辆半挂车刚刚分开,我的车便射了出去,因为必须趁着鬼头荣作被挡着的时候多抢一些时间,否则又会被很快超出。见前面的路上暂时没有车,我回头看了看,只见鬼头荣作正驾车从隔离带上开过来,看来是见那两辆半挂车没有让路的意思,有些着急。
  不过已经领先的位置我当然不会轻易让出,仗着路上的车多,我尽量筒其他的车并排行驶,以便阻止鬼头荣作超车。我的车此时已经面目全非,车头已经变形,车顶也不见了,车门更是被磨得凹凸不平,无论这次比赛结果怎样,这辆车一定是要报废了,也不知道鬼头荣作会不会心疼。
  五分钟后,我们两个一先一后到达了折返点,因为医院在坡顶,当我的车跃上来时,笔直的公路仿佛忽然到了终点,让我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好在我的车在外道,算起来转弯的半径要大一些,因此虽然刹车的时间虽然晚了一些,勉强还是可以完成转弯。
  我左脚踩下离合,右脚猛地把刹车一踩到底,试车的时候我便知道这车的ABS系统已经被拆掉了,因此车的四个车轮同时被抱死,汽车立刻在地上打起了滑。与此同时,我把方向盘迅速向右打到头,前轮因为滑动基本上失去了导向能力,因此汽车仍然保持着刚才的状态继续向前滑行。接着,我随手打开NOS系统,然后猛地松开了刹车……
  第六十八章 制造车祸
  已经向右打到尽头的前轮突然被松开,立刻恢复了导向能力,车头随即猛地向右转去。虽然经过刹车,我的车现在时速也超过了80公里,车尾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飞快的向前甩去。在摩擦力很大的公路上做这个动作我其实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抱死的车轮在硬地上几乎没有导向作用,所以车身重心的运动方向将从起始的时刻大致保持到放开刹车的时刻,因此滑动过程中有车身旋转的可能,那样的话不等进入转弯位置车便已经冲出了公路。而且我的车自重较轻,重心稍高,路面的摩擦力又很大,很容易令我的车在侧滑的时候翻车。
  即使这样,我还是努力控制着车,试图完成了这个180度的转弯。巨大的离心力将我的身体向左压去,而普通的车不像F1赛车那样在离合器踏板旁边有个固定踏板,在转弯的时候没有用来支撑左脚的位置,我只能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方向盘。好在轮胎的横向刚性出乎寻常得好,车子的减震弹簧也被换成了比较硬的,车身的倾斜不是很大,不然恐怕刚刚入弯,我的车便会打着滚飞出去。但是这样高速的甩尾动作对于我的车来说还是太勉强了,后轮与地面高速摩擦,以至于冒起了滚滚的白烟,同时发出的怪叫和刺鼻的味道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