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就是说我的价格比走私的费用还低得多。不过这个价格也只是让阿部正男一愣而已,因为毒品的利润通常能达到成本的十倍左右,即使我一分钱也不要,也不过增加十分之一的利润。我所说的最能吸引他的地方还是在货源充足这一点上,因为日本现在正面临进入历史上第三个毒品消费的高峰期,一方面是毒品的需求迅速增加,另一方面因为警方的查禁导致来源不断缩小,虽然毒品的价格不断上涨,各暴力团却常常面临有市无货的尴尬境地。
  “你说的都是真的?”过了好一会儿阿部正男才狐疑的问道。
  “阿部君尽管相信,我可以先付货,后收钱。我们是做大生意的,自然要讲信用。”我把身子靠在椅背上,抽着雪茄,大咧咧的说道。
  根据浅野幸子提供的资料,住吉联合会的毒品网络和山口组比起来要差得远,我估计一个月恐怕连五十公斤都卖不出去,而山口组一个月仅销售冰毒通常就要超过五吨,加上可卡因,山口组每年在毒品上获得的利润超过2万亿,几乎占到其全部利润的百分之二十,仅次于从各知名企业敲诈到的数额。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差别主要是因为山口组人多势众,附属的小帮会多,而且山口组的势力遍布全世界,在走私方面可以说是日本第一。而日本其他的暴力团体主要势力都在日本本土,想获得毒品便只能从山口组那里批发,或者通过一些零散的渠道进货,因此不但很难拿到理想的价格,在数量上也很难和山口组相提并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的暴力团都没有像山口组那样庞大的毒品网络。
  不过这个情况很快就要有所改变,随着我的可卡因进入市场,住吉联合会一定会大力扩展它的毒品网络,比起我慢慢发展,这样做显然更快。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住吉联合会在和山口组抢市场,能够少在前台出现对于尚未成气候的中兴会当然是最好不过。在金钱的诱惑下,就算阿部正男不愿意听我的安排,恐怕也得按照我希望的去做,这就叫做驱狼吞虎,只要让恶狼见到吃的便成。
  果然,阿部正男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咬着牙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什么时候能交货?我要一百公斤。”
  “嗤,就这么点?看起来我还要去跟稻川三省谈谈。”我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又甩出了稻川会,只要能让阿部正男大量进货,库存压力就会逼着他迅速去拓展市场。
  饶是阿部正男这样精明的人,这时也难以立刻决断。钱还是次要的,我给他的价格每吨也不过十亿日元,对于住吉联合会这样的大暴力团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可是在货源紧张的日本市场能够保证充足和稳定的供应,就等于控制了整个毒品市场,不但可以随便控制价格,还可以极大的增强影响力。当然,枪打出头鸟,敢这样做就必须不怕警察抓,毕竟日本的警察还是比较厉害的。
  除了要考虑以上的问题,阿部正男还不得不考虑一下货源的问题,因为货是由我供应的,如果没有替代者,他为了巨额利润将不得不答应我一些附加条件,很多时候就要甘心被我利用。当然,这些附加条件不会现在就加,不过等到住吉联合会的大半利润都来自毒品的时候,恐怕我就是让他把妹妹卖掉都行。
  但我也绝不是吓唬他,如果他不合作,我一定会去找稻川三省,虽然稻川会和山口组的关系一向不错,但是在金钱的诱惑下,双方因此产生矛盾是很自然的事情。即使稻川会也不合作,我也可以自己来做,虽然时间会长点,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是不会缺人的。
  阿部正男盯着我,似乎想看出我所说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毕竟他的决定不仅关系到钱,还意味着与山口组的竞争将要变得更加直接和激烈。但最终金钱的诱惑战胜了一切,我的雪茄吸掉大半的时候,他忽然缓缓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就先两吨好了。”
  说到这里,阿部正男的声音一沉,接着说道:“中兴君,我们住吉联合会一向遵循武士道精神,因此如果您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请自重。”
  “请放心,我也不是随便说说,第一批货最晚一周内就可以交给你,等你卖的差不多我再派人去取钱。”我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自信满满的说道:“你也不要猜我是从哪里得到的货,也不要管我为什么会以这么低的价格给你,你只要赚你的钱就好。”
  他自然不会相信我是为了补偿住吉联合会在北海道的利益,因为两者的差距何止百倍。他当然也不会相信我还有利润,因为这个价格就算是在可卡因的产地哥伦比亚也不可能做到。但是我知道就算他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也绝不会放弃这到手的利润,因为伴随着毒品的不仅是巨额利润,一些小帮派为了利润会依附进来,再加上充足的资金也可以用来招募和培养部属,整个组织的实力也会随之迅速增长。
  ***
  有个别读者对于主角没有将先进的技术交给中国很不理解,甚至有的读者对我所设计的发展方向不以为然。我不想解释的太清楚,因为那关系着本文的结局,如果解释的清楚,恐怕本书就没有了让大家看下去的动力。
  此外,还有的读者说我媚日,说我在宣扬日本无威胁的言论,这就让我很不理解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在文中的表述有问题,我个人认为我在书中处处都透露出浓重的爱国之情。
  还有的读者恰好相反,认为我在放大日本的威胁,说这样做不利于世界和平。看着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为此,我声明:我是中国人,我对祖国无限忠诚。书中的观点各位见仁见智,但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对于那些强烈反对本书观点的朋友,请你选择安静的离开,如果您还有丝毫的留恋,就等本书完成后重新再看一遍,所有的疑问就会烟消云散,那个时候请再来怀疑我的国籍。
  第五十三章 杀人凶手
  阿部正男一脸的将信将疑,毕竟按照我所说的办法,他根本不用担心,因为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有任何损失。过了一会儿,他的表情渐渐舒缓下来,忽然笑着说道:“中兴君,好魄力,好手段。”
  说到这里,他笑声一顿,阴冷的说道:“既然你已经开出了这么好的条件,那么住吉联合会同中兴会的合作势在必行,不过我要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不管你怎么对付山口组,住吉联合会绝不参与。”
  我哈哈一笑,说道:“阿部君太小瞧我们中兴会了,区区山口组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我的目标是统一日本黑道。”
  “原来中兴君的志向这样远大,真是让人佩服。”阿部正男口中说着佩服,眼神中却闪烁着一丝嘲笑。
  见目的已经达到,我招呼人通知餐厅上菜,然后把话题一转,跟阿部正男谈起了女人。阿部正男似乎还想问毒品的事,每次都被我用别的话题岔开,有时候保持一些神秘感才能更让人感兴趣。
  酒饭过后,双方分道扬镳,阿部正男带着人连夜回了东京,我则同手下一起再次住进了王子酒店的顶层。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书房整理一些南极地区的资料,手下报告说佐藤一夫已经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外国人,现在正在楼下客厅等着。我看了看浅野幸子,什么也没有解释,起身离开了书房。
  我一进客厅,佐藤一夫和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同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佐藤一夫先是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介绍道:“会长,这位是麦德林集团将要派驻日本的特使,奥斯卡。蒙托亚先生。蒙托亚先生是第一次来日本,对日本还不是很熟悉。”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蒙托亚先生,快请坐。来人,上茶。”
  佐藤一夫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这个年轻人还是个雏,没见过什么世面,只要给点甜头就行。越是这样的人我反倒越是需要热情一些,因为这样的年轻人往往自尊心很强,而且很容易冲动,一旦觉得我不重视他,很有可能会乱说话。现在正是需要毒品的时候,我可不想节外生枝,影响到计划的进度。
  “蒙托亚先生,我代表中兴会向您来到日本表示由衷的欢迎,如果有怠慢的地方您一定要告诉我。埃斯科瓦尔先生最近身体还好吧?您这样年轻就能得到埃斯科瓦尔先生的器重,真是不简单呀。”我用英语说着恭维的话,眼睛上下大量了一下这个显得有些稚嫩的年轻人。
  或许是因为纬度较低的原因,我见过的哥伦比亚人肤色普遍比较黑,而我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肤色却明显要浅得多,似乎平时很少出门。他的眼睛不是很大,眉毛又粗又短,被微胖的脸型一衬,使眼睛显得更加小了一些。
  “我外公的身体很好,谢谢您的关心。”蒙托亚用稍嫌蹩脚的日语回答道,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拘谨。
  我看了看佐藤一夫,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知道蒙托亚会说日语。
  “我在哥伦比亚国立大学学习日语专业。”蒙托亚见我有些惊讶,解释道:“我还没有毕业,这次来日本主要是实习一下,这也是我外公的意思。”
  怪不得这么年轻会被埃斯科瓦尔派来日本,原来是他的外孙。不过这个蒙托亚既然受过高等教育,虽然很有可能还不谙世事,但也绝不会是笨蛋,再加上他懂日语,以后在他面前说话办事就只好小心些了。当然,如果能把他搞定自然最好,这样我的毒品来源就更保险了。
  我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请放心,我一定派人陪您在日本好好转转。对了,蒙托亚先生旅途一定很累,请先上楼休息一下,晚饭咱们出去吃。”
  “好的,非常感谢。”蒙托亚确实显得有点疲惫,很听话的跟着我的一名手下上楼去了。
  我把他送出客厅,又回到沙发上坐好。浅野幸子给我点上一支雪茄,然后坐在我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佐藤一夫。浅野幸子是第一次见到佐藤一夫,虽然我没有跟她说过,但是飞机场的纪录警方不可能放过,既然能够等着抓我,就一定也知道他的存在。
  “佐藤彦!”浅野幸子忽然大喝了一声。
  佐藤一夫原本规规矩矩的站在我面前,听到这一声大喝,翻起眼睛看了看浅野幸子,但随即又把眼睛垂了下去。
  “佐藤彦,不要再装了。”浅野幸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冷冷的说道:“你杀了自己的父亲和兄弟,杀了三个小学同学,抢劫了一家银行,还杀过两名警察,这样滔天的罪行,你以为躲在这里就可以逃过去么?”
  佐藤一夫没有理她,只是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流露出询问的意思。
  “这位是日本警视厅的浅野幸子小姐。”我笑着说道,真是令我没有想到,这个佐藤一夫竟然做过这样多的大事。
  “幸子小姐,我希望你还是忘掉这件事,你也知道我杀过两个警察,我不想再杀第三个。”佐藤一夫平静的说道。
  我打着哈哈说道:“幸子,佐藤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就算他曾经杀过警察,我希望你还是不要追究了。”
  浅野幸子犹豫了一下,巧然一笑,又回到我身边坐下,说道:“既然会长这样说了,我自然听您的。”
  见浅野幸子这样听话,我心中一喜,这最起码说明我在浅野幸子心中分量不轻。不过佐藤一夫还是令我有些担心,他能杀父杀兄,那么在将来很有可能反抗我,这倒令我不得不考虑一下。
  “佐藤,你杀了自己的父亲和兄弟?”我冷冷的问道,语气中透着森森之意。
  “是的,会长,因为他们在我小的时候虐待我。”佐藤一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旧那样恭谨。
  “那么三个小学的同学也一样了?”我接着问道。
  佐藤一夫微微鞠躬道:“是的,会长。我小的时候因为瘦小,总被他们欺负,因此我拼命的学空手道,一直到三十岁才报了仇。”
  浅野幸子往我身上靠了靠,小声说道:“这个人很有心计,也许是从小就预谋,他至今没有办理过身份证,甚至没有照过一张照片,因此警方对这个案子一直束手无策。他刚才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他少了一颗犬齿,而佐藤彦当年练习空手道的时候也被打掉过一颗犬齿,因此我才诈他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让我碰上了。”
  听了浅野幸子的话,我只是微微一笑,我知道她是想提醒我,对这个手下要谨慎,因为他太能忍,也太有心计。不过我倒是很欣赏佐藤一夫的这个性格,我的手下就是需要这种坚韧的性格,不然的话怎么能在黑道残酷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当然,他的一切必须在我能控制的范围内,否则可真是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从佐藤一夫的性格来看,他应该是崇尚武力的,而我则凭借当时那让他心悸的一拳,已经成了他心中永远无法超越的偶像,因此他背叛我的可能性便没有那么大了。再加上我可以从警方手里把他要下来,更是成了他的保护伞,因此他便更没有理由背叛我。
  不过话虽这样说,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目前在我身边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值得完全信任,因为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即使差猜和穆罕默德这样的职业杀手,也很有可能收了钱,却因为其他的原因杀掉雇主。现在的社会,信用已经不再值钱,甚至连亲情很多时候也会被出卖,而在这样的社会中生存,自然也必须学得更加冷漠。
  “佐藤,我以前有没有问过你的来历?”我吐出一口烟,把玩着手中的雪茄,缓缓地问道。
  “没有,会长。”佐藤一夫微微鞠躬,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那么我以后也不会问。”我抬起头,盯着佐藤一夫的眼睛说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只要你好好的为我办事,就算你曾经杀过一万个人,我也会保你。但如果你让我失望的话,你也不用考虑去监狱度过余生,我会用你去喂鱼。”
  我的声音并不冷,但我清楚地看见佐藤一夫全身的肌肉一下子都绷了起来,看起来我以前表演的那些手段确实起了很好的作用。
  “好了,你先说说在哥伦比亚这些日子的经过。”我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将身子靠在沙发上说道。
  “是。”佐藤一夫恭敬的说道:“会长,您走后一个星期,我才见到埃斯科瓦尔,因为当时麦德林集团的产量因为受到政府的干扰,有些下降,因此一直没有货。再加上和日本之间没有现成的通道,因此才耽搁了这么多天。”
  我想了想,问道:“你知不知道山口组是怎么货带回日本的?”
  佐藤一夫回答道:“山口组的采购量也很大,不过只有一小部分是通过私人携带走私进入日本,大部分都直接供给了美国的分部。”
  我点点头,我知道比起对走私的打击力度,日本确实要比美国大得多,因此大批量走私进入日本是不太现实的。当初我和埃斯科瓦尔谈得时候就说过让麦德林集团负责把货送到日本,结果对方也只能做到在公海空投,要不是我能得到警方的支持,恐怕用毒品来打击山口组也只能停留在计划的阶段。
  “这个蒙托亚是怎么回事?”我又问道。
  佐藤一夫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是这样的,会长。我在哥伦比亚因为语言不通,请翻译又怕泄露交易的情况,埃斯科瓦尔就把蒙托亚从学校接回来给我做翻译。快要走的时候,蒙托亚向埃斯科瓦尔请求,希望跟我来日本住些日子,于是埃斯科瓦尔就让给他这么个职务。一路上这个家伙一直在向我询问日本的S情业,因此我猜想他可能是因为家里管教太严,想出来玩玩。”
  “原来是这样,那么明天你带几个人陪他好好玩几天,不用担心钱,务必要让他高兴到忘记任何与毒品有关的事情。”我轻笑着说道,随手在浅野幸子的大腿根部抹了一把,惹得她微微有些气喘。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手下来到了机器人研究所,我让手下都守在门口,只带着浅野幸子走了进去。因为资金充足,这里的设备越来越多,原先显得有点空旷的厂房已经有些拥挤,不过机床一排排的十分整齐,作业区也被地上的黄线划分的条理清楚,只是空气中刺鼻的气味让我感觉不太舒服。
  我到的时候大岛正夫正在主持一个现场会,我摆摆手让他继续,然后径直进了他的办公室。一段时间没来,他办公室还是那个老样子,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浅野幸子站到我身后帮我揉着太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