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利,我给的薪酬也很高,更何况现在老家伙正赋闲在家,因此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从船厂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决定吃过饭再回上川,于是在松本喜五郎的介绍下,我带着手下到了札幌的王子酒店。我不喜欢吃很腥的日本料理,便选择了二楼的芙蓉城。我带来的手下加上松本喜五郎和龟田柱的人一共有二十几个,因此一下占了六七张桌子,让原本很空的餐厅一下子显得热闹起来。
  或许在餐厅经理的眼中我们这些人一定很奇怪,因为从衣着上来看都是普通的老百姓,看起来像是哪个公司来这里聚餐。可是所有人都板着脸,有几个人还一脸凶相,十足是黑社会的架势。不过能在这里做经理自然有些本领,从他脸上那职业化的笑容中我一点也看不出他的惊讶。
  这里的菜式以川菜为主,我随便点了几个比较有特色的,然后要了两瓶茅台。龟田柱和松本喜五郎都和我一桌,虽然可能不喜欢川菜,但闻到茅台酒散发出来的香气,脸上还是露出了喜色。尤其是龟田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酒杯,脸上的表情十分可笑。
  毕竟是五星级的酒店,工夫不大几个漂亮的女服务员便开始挨桌上菜,很快桌子上便摆满了各式菜肴。我端起酒杯失意了一下,便吃了起来。我面前的二人开始还有些拘谨,但几杯酒下肚,被酒劲一定便开始放肆起来。尤其是龟田柱,一边和松本喜五郎说笑着,一边调戏着前来上菜的服务员。
  手下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于是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变得热闹了起来。我并不介意手下说笑,只是我一向不苟言笑,在他们面前总是显得十分冷酷,因此在我身边的人根本说笑不起来。
  酒至正酣时,我的这些手下们已经开始又唱又跳,令我哭笑不得。我知道日本男人都有和几口的嗜好,而且酒后闹事的也常见,只是没有想到今天才喝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变成了这样。不过也难怪,平时他们喝的都是清酒,度数只有15度左右,今天换成了53度的茅台,自然经受不住。就连浅野幸子见我高兴,也陪着喝了一小杯,这时双颊也已经有些微红。
  看着手下们的丑态,我皱了皱眉,叫来餐厅经理大声说道:“我们今天不走了,给我把顶层的房间都准备好,今天晚上我包下了。”
  王子酒店的客房顶层都是豪华套房,包下整整一层至少也要数百万日元,现在又是旅游淡季,像这样的大买卖可不是很常见。因此餐厅经理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下来,转身去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餐厅经理愁眉苦脸的回来了,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先生,顶层的房间有两套已经有人入住了,我们实在是很抱歉,但其他的房间应该足够您的人入住,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没有说话,向龟田柱使了个眼色。龟田柱心领神会的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带,然后恶狠狠的说道:“少废话,我们会长说了要整层,就必须是整层,你去把那两个家伙赶走,不然我就砸了你的酒店。”
  我暗自叹了口气,这个龟田柱真是没有见过世面,这个人不过是餐厅经理,他却当成了酒店的经理。不过也好,对付日本人越是蛮横不讲理,往往越是有效。果然,这个餐厅经理脸色惨白的连连道歉,然后灰溜溜的又跑去打电话。
  又过了十几分钟,餐厅经理带着一个高挑的女人来到我的跟前,从他恭谨的样子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是他的上司。
  “先生您好,我是酒店的客房经理阿部定,请多关照。”这个女经理很是乖巧,先问了声好。
  “喂,你们怎么回事?房间有没有准备好?我们可没有耐心。”龟田柱很没有风度的大声问道,说着还往地上吐了口痰。
  这个女人却没有理会龟田柱,仍然微笑着对我说道:“先生,那两个房间是早就预订好的,我们不能把客人赶出去。”
  “既然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么就不难为你了,你帮我把其他的房间准备一下吧。”我微笑着回答道:“请坐下一起喝杯酒吧。”
  松本喜五郎很知趣的让出了位子,阿部定笑着坐了下来。一旁的浅野幸子忽然靠在我身上,从我怀里掏出雪茄烟盒,为我点了一支。我知道,她是感觉到了我对这个阿部定有些好感,在向她表明身份。阿部定则显得十分镇静,我从她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惊慌。看来这个女人也不寻常,在这么多喝了酒的流氓中间却还能保持镇定,决不是普通女人能够做到的。
  “请问经理是哪里人呀?”我笑着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不是北海道人。”
  “是的,我家在东京,去年刚刚被派到这里来。”阿部定平静的回答道。
  我没话找话的说道:“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酒店?”
  “当然可以。”她微笑着说道:“我们札幌王子酒店属于日本西武集团旗下的连锁酒店集团,在日本各地共有58家王子酒店,几乎每个主要旅游景点都能找着王子酒店。”
  “你们这里都提供什么样的客房服务?”浅野幸子忽然插口道:“不知道你能否为我们会长提供特殊服务呢?”
  阿部定的脸微微一红,因为浅野幸子的语气听起来显然指的是性服务。她低头说道:“对不起,我们酒店不提供特殊服务。”
  我哈哈一笑,说道:“不要听她说笑,我不需要特殊服务。”
  说着,我又转头对龟田柱说道:“你先去顶楼看看,跟客人商量一下,让他们换个房间,房钱我会退给他们。”
  “请您先留步。”原本还有些害羞的阿部定听到我的话忽然抬头说道:“先生,我不知道您是哪个社团的,但是我想您一定知道住吉联合会的名字。”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龟田柱站住脚步,看着阿部定,想听听她要说什么。
  “住吉联合会的代表叫做阿部正男,是我的大哥。”阿部定的声音不大,却说的很清楚。
  我看着她,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你知道我是谁么?”
  见我并没有被住吉联合会的名字吓倒,阿部定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我是中兴会的中兴俊,你大哥一定也听说过我。”我忽然恶狠狠的说道:“以后在北海道不要用你大哥的名字吓唬人,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提我的名字。”
  说完,我没有再理阿部定,带着手下们气势汹汹的离开了餐厅,乘电梯到了28层。经过一番恐吓后,把那两个已经住进去的客人赶了出去,然后留下四个人在服务台站岗,其余的人各自找房间休息去了。
  我带着浅野幸子住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因为时间还早,洗过澡后,我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日本的电视台为了争取收视率,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违法也在所不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