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乎完美之极,从潜入到行动,再到退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行事的手法如此的具有针对性,又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杀手能够达到的境界。
  我笑着点点头,说道:“很好,你这次的酬劳加倍,明天之前我就打进你的帐户。”
  说完,我挥了挥手,差猜便转身离开了书房。浅野幸子走过去把门关好,然后给我点燃一支雪茄,做进了我的怀里。
  她抓着我的手轻轻在自己胸前揉搓着,开口问道:“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个人?简直是个怪物,整天阴着个脸,下手又这么阴险。”
  我哈哈一笑,手上加了几分力道,说道:“这不叫阴险,这叫专业。在他的手上,杀人已经成了一门艺术。你们也杀人,但都那么暴力,我看你们也应该向这个差猜学学,杀人于无形才是最高境界。”
  浅野幸子没有理会我的调笑,忽然幽怨的说道:“俊,你把那个女人弄回来干什么?你身体这么好,根本不需要护士。”
  我没有正面回答,忽然反问道:“你和克里斯蒂娜怎么又好起来了?”
  她一怔,但随即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自从那天被你骂后就忽然对我好了起来。”
  我哈哈一笑,又问道:“那你怎么不吃她的醋?”
  浅野幸子这才听出来我是在拐着弯笑她,脸上一红,说道:“那不一样,克里斯蒂娜是意大利人。”
  “难道日本人就不行?”我好奇地问道。
  “倒也不是不行。”浅野幸子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就是不喜欢她。”
  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看起来她还是有些话不好说出口。我没有追问,因为我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她的这种心理正是日本人的两面性在作怪。
  日本人可以说是‘知耻之民’,但‘知耻之民’也有不知耻的一面,这就显示出日本人的两面性。人都是有两面性的,但日本人的两面性,却是由于反差太强烈而到了着名的程度。大到国际关系、民族感情,小到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细小习惯,日本人处处显出他们性格中顽强的两面性。
  在日本人性格中,很突出地显示着自抑和自强这截然对立的两面。以对美国的态度为例。按理说,为那两颗原子弹,日本人应该恨死山姆大叔。但实际恰好相反,日本人非但不恨美国,还对美国心悦诚服地加以崇拜。毫无疑问,日本人是有服善精神的,谁强就崇拜谁,不仅崇拜强者,而且善于学习强者。也正是这种精神,始终激励着日本人自强,在战后度过最艰难的岁月,建设起一个国力强盛的日本。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抑和自强也有另一面,那就是自卑和自大。现在的日本人,虽然比欧洲人更富有,但内心深处对欧美却怀有很深的自卑感。岛国环境造成的生活质量(比如居住条件等)的差距,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更深的,应该是文化传统甚至人种上的自卑。这种自卑由来已久,最近也可以上溯到二战前日本的“脱亚入欧”论。
  第四十五章 先斩后奏
  浅野幸子伸手拿起电话,直接递给了我,原来电话是佐藤一夫打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哥伦比亚那边已经把第一批货准备好了,明天就会运出来。对方包下了一架联邦快递的货机,因为担心出海关的时候被警方查出来,会在公海把毒品空投下来,因此需要我派船接应。
  我倒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的明目张胆,只是现在情况已经和原先不同,浅野幸子是官方的人,我在她面前明目张胆的贩卖毒品肯定是不行的。想瞒着她又不大可能,难道只能忍痛扔掉?
  见我放下电话后便一声不响,浅野幸子又偎了过来,柔声说道:“怎么了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我看了看她,忽然说道:“你知道山口组的地下收入中最大的一部分是什么?”
  “毒品。”浅野幸子疑惑的看着我,
  “那么怎么样才能断绝山口组的毒品来源呢?”我接着问道:“只要断了山口组的毒品来源,那么他们就会损失很大的一部分经济来源,对于瓦解山口组会十分有利。”
  浅野幸子沉吟了半晌,没有说话,显然她一时想不出好的办法。原本毒品在日本便禁的厉害,只是山口组势力太大,销售的渠道也很多,基本上收效甚微。日本政府到也组织过几次大的搜捕,只是山口组在警察内部的眼线不少,总是能提前得到消息,将毒品转移。
  “我现在有个办法能够在这方面给山口组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浅野幸子惊喜的问道:“什么办法?”
  “你们查禁毒品都是从树叶入手,虽然也能折断一些细枝,但是粗壮的大树却不受影响。”我鄙夷的说道:“要我看下手必须从树根开始,让这棵大树得不到营养,活活的饿死。”
  看着浅野幸子疑惑的表情,我只好又解释道:“我们不但不查禁毒品,反而要自己来卖毒品。不过我们卖的和山口组不一样,我们的毒品要又好又便宜,山口组要想继续做,就必须比我们价格低,只要我们把价格压到让山口组没有利润,那么整个毒品市场就会全变成我们的了。等到消灭了山口组,我们再逐渐减小毒品的供应,直到最后在日本彻底消灭毒品。”
  “可是那样会需要大量的资金。”浅野幸子还是有些不解:“再说我们不是也要赔钱么?”
  “哼,暂时赔些钱算什么,要知道,我们损失的越多,山口组损失的也越多。而且我们的开支少,山口组的开支却少不了,光是留在北海道的这些人就会花掉山口组一大笔钱吧?”说到这里,我嘿嘿冷笑了几声。
  浅野幸子也一脸释然的笑了笑,说道:“中兴君,您真是有魄力。”
  我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别夸我,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度可不小。搞到毒品容易,卖出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山口组有庞大的毒品销售网络,我们可没有。此外在北海道我们现在有一定的实力,或许还能随意些,但是在其他地区,我们没有任何势力,要想和山口组争夺就很难了。”
  “那么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浅野幸子问道。
  “我打算稳住脚跟,步步为营,先在北海道建立起大本营,然后再一点点消灭山口组。”我阴冷的说道:“虽然直接暗杀山口组的干部可能是最快的方法,但是我不想把局面搞得一团糟,给其他的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我想浅野幸子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其他人指的自然是稻川会和住吉联合会。事实上虽然我手下有顶级的杀手,我也可以亲自出马,但是暗杀往往只能解决有限的几个,一旦对方提防起来,再想下手便很难了。而且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中兴会的名声便会大受影响,对于组织的发展并不是很有利。
  见浅野幸子基本上已经同意了我的观点,我这才说道:“其实关于毒品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在做了,最晚两天以后就会有一批可卡因从哥伦比亚运过来,希望警方不要找我们的麻烦。”
  浅野幸子脸上有些为难的说道:“这可有些不好办,这个计划虽然好,但毕竟是以毒攻毒的办法,最起码短时间内会让日本的毒品数量猛增,需要上面批准才行。”
  见她脸上焦急的样子,我不禁暗笑,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她没有能够及时把我的情况上报,竟然来了个先斩后奏,就算不被严厉的批评,多少也会在上司那里留下一个能力不够的印象。这样对于我拉拢她的计划会更有好处,也便于以后我直接和她上面的人接触。
  “没有关系,我想一定会被批准的,日本的毒品问题是和山口组有着密切关系的,不消灭山口组就不可能禁绝毒品。”我故作安慰的说道。
  我装作没有看到浅野幸子脸上的无奈,让人把松本喜五郎找来,然后打开计算机,查阅起造船业的资料来。
  造船行业被公认是劳动、技术和资金三密集的行业,往往是一个国家实力的体现。现在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对船只的需要造就了在民用造船业世界第一的地位,无论是规模还是技术,都是世界领先的。但是造船业的真正老大还是美国,而且因为在军舰的建造上美国有着绝对的优势,导致整个世界的海洋绝大部分上被美国所霸占。而在我的计划里,让日本拥有能够和美国相抗衡的海洋实力是最重要的一环,达不到这个目标,日本就绝对疯不起来,也绝对不敢发疯。
  不过现在技术已经不是问题了,在我的记忆里,有很多相关的资料。资金也不是问题,唯一缺乏的就是大量的技术工人,而我现在便是要查找一些当前在造船业比较出名的高级技术人才。
  浅野幸子自然不知道我的意图,还在措辞如何跟上面汇报毒品的事情。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松本喜五郎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我让你操办的造船厂怎么样了?”他刚一进书房我迎头便问。
  很显然他早已猜到我会问他这件事,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会长,造船厂我已经买了一个,不过规模很小,就在札幌附近的小樽港。”
  我一皱眉头,说道:“不要说规模大小,你说说能造多大吨位的船。”
  “会长,最近刚刚买下来,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很了解,还是请您亲自去看一下吧。”松本喜五郎见我不是很高兴,惶恐的回答道。
  其实我也知道让他在短时间内搞定一个造船厂是非常困难的,不要说找到一个愿意卖的不太容易,单是办理各种相关手续也需要很多时间。除此以外,造船业需要很多的专业知识,以松本喜五郎经营酒吧的经验去判断造船厂的好坏确实很难。难能可贵的是松本喜五郎并没有不懂装懂,而是老老实实的提出让我亲自去看,一点也不怕我以为他无能。
  虽然我很欣赏他的老成持重,不过我可不想让他恃宠而骄,我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对他的无能很是不满。稍等了一会儿,我看了看他,又问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会长,因为到了耕种的时候,所以最近生意和冬天比起来不是很好。”松本喜五郎小心的说道。
  我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你的组现在有多少人了?”
  他犹豫了一下,但随即恭敬的回答道:“会长,因为最近资金充足,组织的声望又不断扩大,因此我的组发展比较快,包括刚刚加入的两个小组织,现在大约有三百多人。”
  我点点头,接着问道:“我打算把你派到札幌去组建总部,你有没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
  松本喜五郎一脸惊喜地说道:“会长,承蒙您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请您无论如何把这个任务交给我。”
  “好,既然如此,这个艰巨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了,我要你在一周之内在札幌给我把组织的总部弄好。我的要求很简单,总部要在市中心,最好能弄到整座写字楼,装修可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严肃地说道。
  “是,会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松本喜五郎深深的一鞠躬,脸上表现出来坚毅的神色。
  我摆摆手,然后说道:“你可以走了,顺便给我把龟田柱叫来。”
  看着松本喜五郎兴冲冲的离开,我暗自叹了口气,钱这个东西真是害人,像松本喜五郎这样的人也会为了钱而失去理智。看刚才他的兴奋劲,很显然不只是因为我对他的信任而高兴,很大的可能是因为又能狠赚一笔。我对于钱一向管的松,自从把财务大权交给他之后就一直很放任,基本上是要多少给多少。虽然我曾经警告过原田厚德不准贪污,只是当时并没有惩罚他,这样一来很有可能给松本喜五郎造成了一种我不在乎钱的错觉。
  松本组这么快便增加到三百多人,看起来有必要重新整理一下组织结构了,此外还需要再发展几个组长,现在的高级干部还是不够。只是我不希望像山口组等老牌暴力团那样扁平的发展,一到开会或者交钱的时候动不动就来个几百人,管理起来实在麻烦。按照我的想法,我要像军队一样分级,保证直接管理的手下不会太多。同时也要建立起越级投诉制度,让每一个人都随时受到下属的监督,稍有疏忽就会被下属取而代之。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建立起教育机制,现在组织的发展越来越快,新成员难免良莠不齐,因此很有必要对每一个成员进行教育,要让他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做的,能够做的和怎样去做。象山口组这样的暴力团要求统一着装,主要是为了培养成员的荣誉感,我的中兴会虽然不统一着装,但是要定期进行教育,要把对组织的贡献当作一项考核标准。
  我刚想到这里,忽然看见龟田柱出现在门口。
  “会长,我刚才在门口碰到了松本,他说您有事找我?”龟田柱恭敬的说道,因为我的训斥,他最近说话倒是很少出现他妈的三个字了。
  “嗯,我没有叫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反问道。
  “会长,我是来请假的,我父亲现在病的很重,我想请假去看看。”龟田柱低头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我刚想给你个任务,你就来请假,还真是凑巧。”
  龟田柱急忙一脸紧张的说道:“会长既然有事需要我去做,我就不请假了,请您尽管吩咐吧。”
  “你父亲是什么病?现在是在哪家医院?”我和颜悦色地问道。
  “会长,我父亲是胃癌,正在札幌新世纪医院住院治疗。”或许是感到我对他的关怀,龟田柱的声音稍稍有些颤抖。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这样,我也要去札幌,一会儿咱们一起走,我顺便也去看望一下老人家。”
  “不用了,会长,我可以不用请假,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或许是担心我责怪他这个时候请假,龟田柱显得有些着急。
  我有些不愉的说道:“怎么?不欢迎我去么?”
  “不是的,会长,我父亲岁数大了,有些糊涂,我担心他冒犯您。”龟田柱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不过这更激起了我的好奇。
  “不要多说了,你去楼下等我,过一会儿咱们一起走,有事车上说。”我挥了挥手,把他赶了出去。
  我整理好计算机中的资料,然后关掉电源,转头看了看浅野幸子,起身向门外走去……
  第四十六章 札幌之行
  其实我交给龟田柱的任务很简单,只是让他协助松本喜五郎在札幌建立中兴会的总部,防止被其他暴力团马蚤扰。同时让他开始在札幌发展手下,我打算把札幌的地盘交到他的手里,这个人很少用脑子思考,虽然对付敌人会吃些亏,但是我宁愿他笨一些,这样即使有一天想造反也不会太危险。
  在车上我给松本喜五郎打了电话,让他直接到医院去找我们,我打算看完病人就去船厂。一路上龟田柱显得十分不安,似乎在担心着什么,我虽然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浅野幸子换了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装,此时正在一台笔记本上打着字,我知道她这是在向上面汇报毒品的事情。
  札幌离上川并不远,如果只是来看看就回去的话根本用不了很长时间,因此龟田柱去找我请假一定是因为需要长时间留在这里,这显然说明他的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念到当初我住院时龟田柱的表现,我一到医院,便让浅野幸子去买了一些鲜花和礼品,然后才在龟田柱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父亲的病房。
  老头的病情似乎并不是很沉重,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和邻床的病友在说话。一看到我们进来,老头先是一愣,随即一脸怒容的指着龟田柱骂道:“你这个混蛋,带着这些家伙来干什么?你是想现在就把我气死呀?‘
  龟田柱尴尬看了我一眼,然后对老头说道:“爸爸,这是我们会长,您先不要生气。‘
  我上前一步,沉着脸说道:“老伯,我叫中兴俊,你儿子现在为我工作,请不要这样辱骂他。‘
  ‘哼,不要以为你们是流氓我就怕你,我一把老骨头反正也活不长了,我儿子就是跟着你们学坏的。’听了我的话,老头的怒气更大了。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龟田柱不愿意让我来,这次真是自取其辱,我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病房,浅野幸子把东西放下也跟了出来。过了一会儿,龟田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低着头站在我的面前,双手有些微微发抖。
  ‘这个老家伙太狂妄了,我好心来看望他,他竟然敢这样羞辱我,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我阴冷的声音仿佛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是当时在屋里的人少,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不起,会长,我父亲年纪大了,有些糊涂,请您千万不要介意。’龟田柱很清楚我的手段,也能看出来我很生气,因此声音显得十分无力。
  我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你一向都很忠诚,我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他,不过你要警告他,再这样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他。‘
  龟田柱听到我不会计较,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呜咽着说道:“谢谢会长,我一定会警告他的。‘
  我没有理他,这个老家伙要是能听警告才怪,大不了以后我再也不来罢了,只是没有想到龟田柱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人也是个孝子。好在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表示一下我对他的器重,不然可是白白的挨骂。
  我又想了想,觉得既然要施恩,干脆就做得漂亮些,于是又说道:“在这里看病的费用一定很高,我先给你三百万日元,回头给你父亲换到高级病房。要是这里的治疗水平不够好,你就派人把你父亲送到最好的医院去,钱不够就来找我。‘
  龟田柱感激涕零的说道:“会长,您放心,我龟田柱这一生都要为您效劳。‘
  我打断他的话,让他站了起来,然后取出一张现金支票填上了钱数并签好字交给他。等他收好后,我这才说道:“龟田,你父亲既然不想见你,你就不要在这里陪他了,花钱雇两个特护陪着他,你还是要帮松本把组织的事情办好。‘
  ‘是,会长,请您放心。’龟田柱恭敬的鞠躬说道。
  我点点头,带着人离开了医院。松本喜五郎已经赶到,我们来到停车场的时候看见他正等在我的林肯车旁边,四个手下在一边警戒着。等我上车后,他也回到自己的车上,然后带领着车队向札幌的西方行使而去。
  小樽市在札幌西部,面临石狩湾,约在100年前作为北海道的海上大门发展起来,极尽繁荣,不少银行和企业纷纷来此发展,甚至被人称为‘北方的华尔街’。这里离札幌很近,原本也是札幌的海港,只是因为铁路和航空运输越来越蓬勃的发展,这里的货船已经越来越少了。不过这里的海港规模仍然很大,2000年11月的时候美国的小鹰号航空母舰曾经在这里停泊过。
  浅野幸子似乎对这里比较熟悉,一路上给我讲了不少这里的情况,尤其是关于小鹰号航空母舰的一些情况。据她讲,以神奈川县横须贺港为基地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小鹰号航空母舰到达小樽港时,曾经遭到担忧小樽朝军港化发展的民间组织在港口集结抗议,不过‘小鹰’号还是顺利地停泊在小樽港的胜纳埠头。当时由民间人士组成的‘美国空母小樽入港欢迎实行委员会’在港边为‘小鹰’号入港举行欢迎仪式,另一边则是举着‘小鹰号滚回去、军舰不要进港’抗议布条的反对人士,再加上许多前来看热闹的观光客,让整个场面显得异常滑稽。
  我知道她是在暗示我这里不能有什么太大动作,否则会很麻烦。我笑了笑,表示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后问道:“美国的小鹰跑到这里干什么?‘
  浅野幸子笑了笑,说道:“还不是因为朝鲜和韩国的事情,来这里一是为了给朝、韩双方提个醒,二是顺便和咱们进行一次军事演习。‘
  ‘这里和俄罗斯那么近,美国人还真是肆无忌惮。’我一脸鄙夷的说道。
  ‘所以才吃了个暗亏。’浅野幸子又是一笑。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暗亏?‘
  浅野幸子微笑着给我点上一支雪茄,然后才慢慢的把这件事讲了一遍。
  原来当时俄空军苏-27战斗机和苏-24MR侦察机在三星期内曾经三次在日本海成功避过美国军舰的雷达侦测,对小鹰号航空母舰发动先后发动了三次‘奇袭’演习,而且只在最后一次才引起了小鹰号的警觉,使得美军阵脚大乱。也就是说,如果是在实战中,美国这艘惟一永久部署在海外的航母早已经葬身海底了。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当时正在进行的美日联合军事演习中,还演练了‘如何保护航母不受空中威胁’的科目。虽然事后美军太平洋舰队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辩解,但还是另美国海军大丢面子,尤其是在崇拜者——日本人的面前,更是颜面扫地。
  虽然小鹰号是目前美国海军中服役年龄最长的一艘航空母舰,而且使用常规动力,但是自服役后经过多次较大规模的大修或改装,无论是反潜能力还是防空能力或者海上补给能力均有很大提高。除了因为舰上的A-6E‘入侵者’攻击机数量较少(仅10架),F/A-18‘大黄蜂’战斗/攻击机又只是兼顾攻击任务,导致攻击能力稍差以外,即使相对于其他核动力航母群,其在防御能力上也还是很不错的。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曾经参加过多次军事行动,从当年的越战到美利锡德拉湾冲突,再到两次海湾战争以及对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经历了许多的战火洗礼,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不过以往的作战因为总是以强凌弱,基本上没有收到过攻击,因此实际的防御能力并没有经过真正的考验。这次被俄罗斯的飞机‘突袭’,竟然直到第三次因为对方飞机抵近照相才发觉,一下子暴露出了足以致命的弱点,在自己的小弟面前大大的丢了一次人。
  听了浅野幸子的介绍,我哈哈大笑,说道:“美国就像是一个大流氓,四处欺负比他小的半大孩子,总是想办法让那些半大孩子吃不饱,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孩子长大。‘
  说到这里,我声音一沉,冷冷的说道:“现在的日本政府实在太软弱,不过我相信早晚有一天美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浅野幸子谈了口气,说道:“会长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日本在地域上太不利,除非能够在亚洲大陆上取得足够的领土,不然很难和美国竞争,因此我们现在还只能隐忍为上。中国人也很聪明,用他们的话说正在韬光养晦,这对我们在亚洲大陆的战略实在不利。所以我们只好暂时和美国合作,一边打压中国,一边默默发展我们自己的实力。虽然我知道会长十分爱国,但我希望会长能体谅政府的苦心,毕竟要想国家昌盛酒不能意气用事。‘
  我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哼,这些政客最关心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位子,如何搞到更多的钱,对于大日本的未来真正能出几分力?日本的科技全球领先,为什么还要处处看人家的脸色?要是给我足够的条件,我能让日本只用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世界第一的强国。‘
  我的脸上满是狂妄的表情,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显得十分激动。浅野幸子一直十分冷静,不住的劝我,不过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她对我的话多少有些相信,毕竟我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太令人惊讶。看起来像这样的表演再来几次,然后再透露一些先进的技术,应该就能取得她的完全信任。只要能接触到她后面的人,我就有把握把日本引到我希望的路上去。
  我的激动还没有完全平复,车子便已经到了造船厂。造船厂实在是很小,让我感到十分失望,从这里的船台看起来恐怕连五千吨的船也造不了。不过更不利的是船厂周围都是别人的地皮,根本就没有扩建的余地。
  我需要这个船厂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要利用这里作为新技术的试验场,二是要把这里建设成日本船业的人才培训中心。日本的造船速度全球一流,只要我把先进技术教给全日本造船业的高级技术人员,那么只要时机成熟,这些人就能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迅速为日本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海军。根据目前的日本船业规模,只要资金充足,我有把握让日本在半年内拥有十艘以上的超级航母。
  但是现在的情况令我的目的根本无法达到,我只好叫来松本喜五郎询问周围地皮的事情。原来周围的地皮是三家渔业公司的,其中两家到海好说,有一家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卖掉地皮。
  ‘笨蛋,你忘记了你是暴力团的干部么?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处理。’听完松本喜五郎的报告,我大声训斥道。
  ‘会长,对不起,我以为这里不是上川……’松本喜五郎的声音有些颤抖。
  ‘混蛋,我们中兴会将来是要一统全世界的,刚刚离开上川你的胆子就变得这么小,将来还怎么为组织办事?’我故意让自己显得有些怒不可遏,因为这个松本喜五郎就需要这样才能让他更老实。
  ‘是,会长,请会长原谅。’松本喜五郎低着头大声说道。
  我左右开弓打了他几个嘴巴,这才说道:“这次我原谅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懦弱我就把你扔进大海。‘
  ‘是。’松本喜五郎大声答应着。
  我没有理他,叫来龟田柱,让他随后去办妥这件事,然后带着浅野幸子向船厂的船台走去……
  第四十七章 王子酒店
  走在船台的滑道上,能够看出来这里已经被荒废很久了,四处是斑驳的锈迹,空气中弥漫着咸涩的海水味道。我又看了看船台的一些设备,起重机虽然还能用,但是吨数太小,升船机已经彻底报废了,好在闸门虽然锈蚀严重,却还能挡住外面的海水,不然这个船台的大部分都要被沙子掩埋。
  我失望的走了上来,对松本喜五郎说道:“你立即联系日本最好的三家建筑公司,用双倍的价格让他们在六个月内给我在这里建三座十万吨级的船台,五座万吨级的船台。过几天我会派人来接管船厂,你要全力配合。”
  经过在网上检索,我已经决定请一位在日本鼎鼎大名的人物——真藤恒来担任总经理,这个老家伙早年曾经在石川岛播磨工业在横滨的船厂担任副总裁,有着丰富的造船经验。后来又担任日本电信电话公司董事长,在2003年因为利库路特贿赂案被判了刑,去年底刚刚出狱。最重要的是,他今年刚满60岁,在日本这样的人通常还能至少工作五年。
  这个老家伙不但在企业界是个名人,在日本的政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利库路特贿赂案在日本是非常着名的事件,曾经导致当时的首相竹下登下台,原首相中曾根康弘和当时的大藏相宫泽喜一等人也涉嫌其中。而真藤恒在事件中竟然和当时的首相一样都是受贿方,虽然他主要是在经营上给与利库路特公司以很大的帮助,但也足见他在自民党中的地位如何。
  至于如何劝说这个老头来为我效力,我打算交给浅野幸子去办,我想着对于她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与此同时对于船厂的保密工作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的技术十分先进,将来的人才流动又将非常频繁,因此必须防止被其他国家窃取。让浅野幸子插手也是为了借用日本官方的力量来进行保密工作,否则一旦出了问题会令我比较被动。我这样做并不是杞人忧天,虽然我这里比较偏僻,但是一旦几个大型船台建成,各国的卫星没有理由发现不了。再加上日本各地造船业的高级技术人才不断流动,很容易引起外国情报部门的注意。
  日本原本就是一个极重视窃取各种先进技术的国家,也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日本电子巨头富士通公司董事长小林大雄曾毫不掩饰地公开承认,富士通从未间断过对美国IBM公司的窃密活动,而且要比日立公司的“手段更巧妙,效果更理想”。也正是因为在窃取技术上手段先进,在防止技术外泄方面也很有办法。尤其是日本的造船业,因为在全球造船市场中占有超过50%的份额,为了保住自己绝对优势的地位,对于技术的保密尤为重视。
  其实日本在窃取技术上也不是没有吃过亏,19世纪末的时候,日本所需的全部船只都要向德国和英国订购。一次,日本人向英国订购一艘船,在仔细地“研究”了全部技术文件后,又拒绝购买。后来,英国克莱德造船厂的总工程师在环球旅行途经澳大利亚一个港口时,看到了一艘日本船竟然是他自己设计的,不禁目瞪口呆。不过当那位日本船主又来克莱德造船厂订购一艘更先进的商船时,英国人却不动声色,仍将全部技术资料参数寄往日本。日本人故技重演,结果一年以后,英国驻日使馆的代表出席日本横滨造船厂隆重举办的新船下水仪式时,那船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倾斜,最后终于肚皮朝天,龙骨翻出了水面。监造这艘船的日本人因此剖腹自杀,日本船主也遭受了巨额损失。
  类似的事件发生过不止一次,因为缺乏高级技术人才,辛辛苦苦窃取来的技术资料因为无法辨别真伪,盲目使用造成损失的事情时有发生。正因为如此,日本人对于高级技术人才的重视程度绝不在世界上任何国家之下,我之所以被日本的情报部门重视便是因为发明了燃料电池。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浅野幸子,并承诺每年给真藤恒五百万美元作为报酬。浅野幸子也觉得用这个老家伙对于船厂的发展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