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斯蒂娜依偎在我的身上,无聊的玩着头发。浅野幸子还是一副标准的日本女人形象,温温柔柔的坐在那里,眼睛望着窗外的景色。
  忽然车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浅野幸子拿起来听了听便把电话递给了我。我刚把电话放到耳朵上,便听到一句熟悉的俄语:“喂,是中兴俊先生么?”
  我看了一眼浅野幸子,从她刚才的表现来看,显然能听懂俄语。
  “是我,将军,这么晚了有事么?”我用俄语说道。
  电话里的声音不是很清晰,噪音很大:“中兴俊先生,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没有问题,您是我的朋友,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打断他的话,插口道。
  我的话似乎让他松了口气,他飞快的说道:“我需要……”
  话没说完,电话就断了,我看了看嘟嘟叫着的电话,莫名其妙的交给浅野幸子。将军或许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的直觉告诉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机会,但我还不能十分确定。还有山口组看起来在札幌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只是这两天都没有再派人来,里面一定有问题。
  还没有等我理出头绪来,电话又响了起来。我接过电话,将军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中兴俊先生,很抱歉我刚才的举动,我现在是在潜艇上在跟你通话,刚才信号不是很好。”将军的声音略显激动,不等我说话,他很快又说道:“我现在就在上次送货的地方,你能不能派人来把我接到日本?我可以把潜艇送给你。”
  我微微一笑,说道:“将军您真会开玩笑,我要潜艇干什么?我又没有地方摆。”
  “对不起先生,这次卫星扫描的间隙太短,我不能多说,无论如何请您快些派船来,我十二小时后会再上浮一次。”他说的十分匆忙,还不等我问就再次挂断了电话。
  我的直觉再次告诉我,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我立即拨通了小林觉的电话,让他像上次一样再跑一趟,并告诉了他约定的时间。放下电话,我看了看浅野幸子,她也正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思考着这件事情,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我立即又拿起电话,拨通了松本喜五郎的号码,让他一个月内给我想办法弄一个造船厂。
  放下电话,我对浅野幸子笑了笑,说道:“有件事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我想在南极建一个考察站,能不能得到些资助?”
  浅野幸子笑了笑,说道:“会长,这个事情我作不了主,不过我可以向上面申请,如果对国家有益,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只是你需要什么样的资助呢?”
  我也笑了笑,说道:“当然是对国家有益,不过目前还只是一个构想,我只是想知道是否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既然你作不了主,那就等我考虑成熟再说吧。”
  我对浅野幸子的回答十分满意,现在的她已经渐渐消除了对我的戒心,经过我多次的试探,她已经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因此不再刻意隐瞒。连在南极建考察站都可以支持,说明在她后面一定是非常大的人物。
  第二天晚上,将军被小林觉带到了我的别墅。出于将军的要求,一路上我的手下一概回避,尽量减少知情人的数量。不过从将军的面色看来,他这次的麻烦一定不小。我把他让到书房,给他倒了一杯他最喜欢的伏特加,这是我白天特意派人去买来的。
  “真是不错的酒,没有想到在日本也能喝到这么好的伏特加。”一杯烈酒下肚,让将军严肃的神情稍稍缓和了点:“中兴俊先生,我这次遇到一点麻烦,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你的帮助?”
  “您请讲,然后我们一起来想办法。”我微笑着说道,没有知道具体情况前,当然不能把话说死。
  “您应该知道我们的阿尔法小组在政界很受排挤。”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什么表示,又接着说道:“我的部下们出生入死,退役后却连生活都无法保证。我上次帮助您,不过是为了给部下们多发些补贴。”
  将军说到这里,眼睛中竟然有些湿润了。说实话,他说的这些情况我早就了解,如果不是他的表演太过分,我搞不好真会相信他是为了部下。只是他的这种夸张地表情和他平素的表现太不相称,因此我可以断定他在撒谎,我敢说那些钱他绝对是为自己准备的。
  将军控制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可是我没有想到,那个军工厂的厂长竟然出了事,幸好我带着部队出来演习,不然这个时候一定站在军事法庭了。”
  他又看了看我,见我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我不想再回国了,我希望能留在日本,中兴俊先生,您能帮我这个忙么?”
  我心中暗骂这个俄罗斯胖子厚颜无耻,上次的交易我付了几乎是十倍的价钱,他竟然还口口声声说帮助过我。
  “将军,我想我上次的货款已经付清了,而且你不是说那个厂长需要钱是为了能离开俄罗斯么?怎么这么多日子了还没走?”我淡淡的说道。
  将军的脸被我的话说得微微有些红,不过他的声音却没有丝毫的歉意:“中兴俊先生,您应该知道,那批货我冒了多大的风险,为了给您送货,我甚至使用了潜艇……”
  我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不过你说的潜艇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三天前一得到消息,立即带着五十个阿尔法小组的人控制了这艘潜艇。”将军有些自豪的说道:“我们制造了一个沉没的假象,。然后就跑到这里来了,只要你提供我一个隐藏的地方,我愿意用这艘潜艇和你交换。”
  我哈哈一笑,说道:“将军,你的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
  第四十章 旁敲侧击
  我没有理会将军一脸的沮丧,解释道:“潜艇是个好东西,可是对我没有用处,对了,你说的这艘潜艇是什么型号的?”
  “和上次一样,也是基洛。”将军回答道。
  “这种潜艇的出厂价格才两亿多美元,而且没有相应的技术支持基本上只能当废铁卖。”我很惋惜的说道:“而且没有相应的船坞和配件,不能保养维护,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没用的东西。而且我还要担心你们格鲁乌的人找上门来,说不定哪天为了它就把命送了。”
  将军显然清楚我说的都很正确,一时竟然无话可说。这时浅野幸子忽然插话道:“将军,如果你肯提供些俄罗斯的情报的话,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我心中一笑,早知道她一定忍不住,基洛虽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对于日本军界可是个好东西。虽然日本的亲潮级也是很先进的潜艇,但是能有一艘基洛用来研究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这样一来,她的真实身份更是昭然若揭了。
  只是她还是有些心急了,也许是觉得将军既然求到我这里,就没有其他路可走了。再加上将军本人表现出来的贪财和怕死,更让她觉得十拿九稳。我不清楚为什么她没有想到,一个级别这样高的将军,为什么会来找我这个黑社会组织,而不是随便找个国家要求政治避难。显然这个胖子很聪明,他知道若想平平安安的度过下半生就不能和任何政府打交道。
  果然,将军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想和你们的政府打交道,你们的政府一向不守信用,要是这样我宁可去中国。”
  浅野幸子看了看我,眼神中有一丝焦急,似乎在让我想办法把将军留下来。
  我忽然插口问了一句:“潜艇上现在有多少人?”
  将军一愣,说道:“现在有八十多人。”
  “潜艇的定员是多少?现在一定很挤吧?”我问道。
  “定员是五十二人,确实挤了点,不过我让人把能扔的东西都扔掉了。”将军说道,他显然对我问题有些奇怪。
  我看了一眼浅野幸子,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微笑着说道:“将军,虽然您是俄罗斯人,但是您在我国境内谋杀了二十多名俄罗斯军人,这就在我国宪法的管辖范围内了。如果您不合作的话,我想我国政府会以谋杀罪将您逮捕,至于是否引渡回俄罗斯,还要看贵国的意见。”
  将军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愤怒的对我说道:“中兴俊先生,我不管这个女人是谁,难道您就这样对待一个朋友么?”
  我摆摆手说道:“请不要激动,将军,我们只是生意上的朋友。在这件事上恐怕我无能为力,你也知道,我是日本人。”
  听完我的话,将军猛地站了起来,手向怀里伸去。但我的动作比他快多了,他的手可能还没有碰到枪,我的枪已经指着他的头了。
  “将军,我建议您还是合作些,不然恐怕您躲不过我的子弹。”我悠闲的说道。
  将军脸上的肥肉哆嗦着,半晌,终于颓然坐了回去。浅野幸子走过去搜出他身上的枪,然后拿起电话随便拨了一个号码。她并没有说话,拨完号码便挂断了电话,看起来是某种暗号。我这才恍然大悟,我的电话一定已经被窃听了,只不过不是装的窃听器,而是直接在线路上做的手脚。
  这种方法一向是美国人最喜欢作的,没想到日本人也从美国老大那里学到了这一套。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了日本的最高情报部门——内阁情报调查室。
  内阁情报调查室是1952年4月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下成立的,是日本最主要的政府情报机构,直属内阁官房长官领导,并通过官房长官每周向首相提供情报,其职能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素有日本的中央情报局之称。内阁调查室下设八部两课一室,分别主管国内治安、国际情报、宣传报道、截获外国电讯、国内政策研究、情报综合等业务。
  内阁情报调查室室长一般由警察系统派人担任,副室长则由外务省派人担任。主要任务是搜集、综合分析国内外有关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治安等方面的情报,统一管理和分析各省厅分散搜集的情报,为制定内政、外交和防卫战略提供参考,并为内阁制定有关政策提供依据。此外,它还负责配合美国在亚洲的情报活动以及负责为首相起草一些文件。
  虽然日本的情报机构还有很多,但是能同时处理对内和对外情报的恐怕只有内阁情报调查室了,浅野幸子这次有些不理智的举动已经将她的真实身份暴露无遗了。只是内阁情报调查室一向既没有分支机构,又无有驻外机构,其搜集情报的重要渠道是委托调查,或者利用其外围组织或民间调研机构、学者搜集分析国内外各种情报,还没有听说有自己的情报人员。
  仅仅半个小时后,一辆轿车便停在了我的别墅门口,两名身着便衣的男子上来带走了将军。整个过程浅野幸子并没有和那两个男子说任何话,但可以看出那两个人对浅野幸子十分的尊敬,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鞠躬告辞。
  等轿车离开后,我点上一支雪茄,把浅野幸子抱到腿上,然后把手探进她的衣服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浅野幸子的身体十分敏感,每次我只要轻轻的抚摸几下便会让她喘个不停,这次也不例外,甚至更比以往更敏感,也许是刚才的事情让她太兴奋了。
  “幸子,你们调查室什么时候开始有自己的特工了?”我忽然在她耳边轻轻地问道。
  浅野幸子喘息着答道:“你到底猜到了,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
  我手上丝毫没有放松,接着问道:“你们怎么会对我这个小小的中兴会感兴趣的?”
  “我们主要是对你的电池技术感兴趣,只是没有想到调查后才发现山口组那些人是你干掉的。”她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虽然我很想再问下去,可她已经从我身上滑了下去,用我身体的一部分堵住了自己的嘴。
  G情过后,我终于问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原来日本目前正在研究一种新型间谍卫星,但在电源上还存在一些问题。虽然日本的太阳能电池技术并不差,但是为了能够让卫星在经过某些特殊地区的时候尽量加大探测能力,便需要短时间能提供大量电能的电池。而林琳新发布的燃料电池便能基本上满足需要,而林琳是中国人,因此内阁情报调查室才会着手对林琳展开调查。
  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丸尾真雄有天夜里想潜入林琳的卧室,他们负责保护林琳的人以为丸尾真雄是外国的特工,于是把丸尾真雄抓了起来。丸尾真雄以为对方是警察,为了开脱自己便把我消灭山口组札幌分部的事情给供了出来,还表示要和警方合作。他们也是从丸尾真雄口中才得知电池的真正发明人是我,于是便开始了对我的调查。
  事也凑巧,正好银行方面发现了我的帐户比较特殊,向警方报告了情况,于是追查下来,我的种种资料便被他们查了个一清二楚。内阁情报调查室经过商议,认为我发明了如此先进的燃料电池,同时对于机器人方面也有很深的研究,是日本的人才,这才决定派浅野幸子来我身边深入调查。
  至于消灭山口组虽然也是他们的一个目的,但浅野幸子最大的任务还是监视并保护我,同时要调查我的觉悟。觉悟这个词浅野幸子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具体意思我不是很清楚,不明白他们到底想知道我的什么情况,但我怕引起浅野幸子的警觉,便没有追问。
  “那我这次帮你们弄了个俄罗斯的将军,很有可能还会搞到一艘潜艇,你们是不是要给我些奖赏?”我忽然话题一转,邀起功来。
  浅野幸子白了我一眼,笑着说道:“你还想要什么奖赏?你现在钱也多,女人也多,难倒还想做官不成?”
  我哈哈一笑,一脸狂妄的说道:“我就是想要做官,我要做日本的地下天皇。”
  见浅野幸子一脸的不解,我接着说道:“现在的日本人已经没有了危机感,整个日本都变得懦弱了,就连号称全日本最大的暴力团山口组也变得像个女人一样。我要做的就是让每一个日本人都知道,我们日本民族正时刻生活在困境中,要想生存,就必须振作起来。在我们的周围都是一些懦弱的国家,可是他们却有着丰富的资源,这不公平,我要让全日本的人都明白,日本帝国只有征服那些懦弱的国家才能永远生存。”
  我故意让自己显得十分激动,甚至感觉有些做作,但我知道这样效果才更好。让自己稍喘了口气,我继续说道:“我要把已经堕落的日本黑道控制在我的手中,然后在日本掀起前所未有的暴力风潮,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软弱的人认识到武力的重要性。我要让整个日本重新崇尚武力,让每个日本人的血都沸腾起来,就算因此遭到他们的唾弃我也在所不惜。”
  我看了看浅野幸子,她的眼睛仿佛有些湿润。我忽然沉下声音,一脸狞笑的说道:“当然,我的脚步绝对不会只停留在日本,我还要把势力一直扩展下去,直到让整个世界的地下势力都控制在我的手里,这样才能为大日本帝国将来征服世界提供有力的帮助。”
  我用手托起浅野幸子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睛,忽又转用温柔的声音说道:“你愿意帮我么?”
  浅野幸子的眼神有些慌乱,我知道我刚才的话一定已经打动了她的心。内阁情报调查室一向在日本右翼势力的控制下,而浅野幸子的职位显然并不低,据此我猜测浅野幸子也应该是一个右翼势力的狂热支持者,于是便用上述的话进行试探。事实证明我的猜测十分正确,浅野幸子对我的话显得十分激动,眼神中充满了尊敬。
  但她毕竟是受过训练的特工,很快便用微笑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她站起来,为我点燃了一支雪茄,用舌头舔湿后放进了我的嘴里。然后依偎进我的怀里,轻声说道:“中兴君,您才是真正的日本男人,您的理想一定能实现。”
  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眼下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真有些忙不过来。山口组的事情刚刚开始,稻川会又跳了出来。南极的考察站还没有建立,这又来了个俄罗斯将军。”
  “为什么您急着要在南极建立考察站呢?我们不是已经建了两个考察站了么?”浅野幸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嘲讽的一笑,说道:“那些愚蠢的科学家只是建立了一个考察的站点而已,我要做的是建立一个庞大的地下基地。你知道南极有多少资源么?”
  浅野幸子笑着说道:“这我自然知道,南极的煤、铁和石油的储量都是世界第一。”
  “可是这些资源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最起码现在不是。”我一脸J笑的说道:“我只要建立了冰下基地,就可以开采这些资源,到时候我们日本就再也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了。”
  说完这些话,我把浅野幸子的头又按向了胯下,然后深吸了一口雪茄,借着喷出的浓浓烟雾,看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第四十一章 以杀止杀
  次日吃过早饭,派人找来宫本小五藏,询问了一下他的情报网组建隋况。令我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进度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仅仅几天的工夫,他便已经收买了四个山口组周边组织的头目,探听到了很多山口组的情况。更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无意间得知了山口组正准备实行的一个复仇计划。
  目前的山口组正处在一个很紧张的时期,总头目渡边喜则因为心肌梗塞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而且情况很不妙。组中三大势力互相明争暗斗,都希望能在渡边喜则死后控制山口组。目前代替渡边喜则暂时管理山口组的是他的弟弟渡边深则,这个老头信佛,据说是因为担心山口组失控会导致暴力事件增加才决定出山的。
  令人有些无法相信,这个老头曾经是日本一个着名杀手集团——秋叶忍的创始人,在他手下死去的人数以百计,据说他就是为了忏悔自己的罪过才皈依的佛门,更加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次的复仇计划却也是他发起的,主要方式便是派遣秋叶忍的杀手前来暗杀。
  报告完的宫本小五藏恭谨的站在我面前,低着头一动不动。我绕着他转了两圈,然后缓缓地说道:“你也是秋叶忍的人吧?”
  宫本小五藏明显的身子一僵,随即鞠躬道:“会长,对不起,我曾经是秋叶忍的一名杀手,不过因为犯了错误只好逃了出来。”
  “给我说说秋叶忍的情况。”我坐回椅子,从浅野幸子手中接过点燃的雪茄。
  “会长,这个秋叶忍是二十年前渡边深则为了协助他哥哥争夺山口组的大头领地位创建的。最初的时候是重金雇用杀手,后来才逐渐开始培养自己的杀手。”他看了看我,又接着说道:“我就是在十八岁的时候被渡边深则看中加入的秋叶忍,后来在那里接受了五年训练。”
  我看着他,又问道:“秋叶忍现在有多少杀手,常用的手法是什么?”
  “会长,据我所知秋叶忍现在至少有十二个杀手。我接受训练中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刀,对于一些不容易接近的目标会用吹的毒针。不过现在好像已经逐渐转向了现代化的武器。据说这次山口组还特意派人去美国采购了火箭筒。”宫本小五藏的话让我多少有些吃惊。
  我看了看浅野幸子,她似乎对调查室情报的匿乏感到很不好意思,正有些歉然地望着我。我没有责怪她,继续问宫本小五藏:“你为什么背叛?”
  这个问题说难不难,但肯定让他不好回答。我的手段他一情二楚,我的性格他也应该有些了解。根据我一向表现出来的多疑,他的回答一旦不合我意,轻则不受重用。搞不好还会连命都交待,因为我很有可能是为了消除隐患就把他除掉,就像除掉原田厚德一样。
  “会长,这件事情真是让我羞于启口。”他显得有些不安的说道:“当初我一同加入秋叶忍的还有几个年轻人。我爱上了其中一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因为偷了组织的钱,我和另几个杀手被派去杀她,结果我把她放走了。没有想到这个女孩最后还是被抓到了,她为了活命便招供说我曾经放过他。就是这样,为了逃避组织的追杀,我隐姓埋名来到这里加入了春竹会。”
  “你在撒谎”我忽然大喝一声:“一个小小的春竹会怎么可能留下你们五个人?”
  我的话让他猛一激灵,急忙辩解道:“会长。请您听我说,我之所以肯留在春竹会是因为野矢寿行给我的薪水很多。我们五个原本互相并不认识,只是因为和春竹会的其他人合不来才会聚到一起的。”
  我冷冷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出一些破绽。如果他说的都是事实,那么这个野矢寿行还真能算得上一个善于发现人才的家伙,只是他运气不好遇到了我。
  终于,我确定他不是在说谎,因为在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杂质。我起身走到他的面前,脸上露出亲切地笑容,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我能感觉到他紧张的肌肉有了一点松弛。应该是感受到了我的信任。
  “宫本,你是我最器重的手下,我对敌人一向残忍,但这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能理解。”我走到他的面前,凝视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你有能力,也很聪明,只要你能表现出你的忠心,我一定会给你相应的报酬。”
  我并没有说任何威胁的话,对于不同的人自然不能说相同的话,像宫本小五藏这样的聪明人,只要点一下便可以,他自然能猜到你的意思。如果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佐佐木小虫,我一定会毫下客气地用最残忍的话来威胁他。
  “你觉得佐藤一夫这个人怎么样?用你们杀手的眼光去看。”我忽然问道。
  他想了一下,回答道:“会长,我认为这个人过于骄傲,虽然对于会长您他很尊敬,但平时仍很自傲。这样的人通常比较容易下手,因为他不会对每个人都怀有敌意。”
  我点点头,又说道:“你觉得这样的人容易背叛么?”
  “我认为这样的人很难背叛。”宫本小五藏的回答很谨慎,他虽然感到我对手下的不信任,却又下明自我问他的真正目的。
  我坐回椅子,冷冷的说道:“从现在起,你要留意组织中的每一个干部,任何人哪怕做出一点危害组织的事情也必须立即向我汇报。好了,你可以走了。”
  看着宫本小五藏小心翼翼的退出书房,我微微笑了笑,我问他关于佐藤一夫的事情并不是因为我怀疑,只是让他知道要用怀疑的心去对待组织中的每一个人,要情楚知道每个人的弱点。
  浅野辛子最近和我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宫本小五藏一出去,她便偎进了我的怀里。我知道她是想表示一下歉意,毕竟他们的情报工作太落后。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人敲了几下,我只好推开浅野辛子,让她去开门。
  来的是克里斯蒂娜,她一进门就一脸愁容的说道:“俊,我哥哥派人来找我了,他让我回意大利帮他的忙。”
  我笑了笑说道:“我正想让你帮我个忙,没想到你就要走了,真是不凑巧。”
  “真的?需要我做什么?我可以晚点走。”克里斯蒂娜听说我需要她帮忙,立刻兴奋起来,还示威似的看了浅野辛子一眼。
  “是这样的,有人想暗杀我,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这座楼的附近都有哪些适合狙击的地方,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掉。”我多少有些玩笑的说道。
  其实我并不担心,只是因为克里斯蒂娜除了当初用狙击步枪时表现的十分聪明,之后她便一直也没有什么好的表现。这次正好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我可不喜欢身边的女人是个废物。
  “对了,你叫上穆罕默德,让他在你认为可能的地方都设上陷阱,我知道他刚好搞到一批雷管。”见她转身要走,我又补充道。
  说起这个穆罕默德,我还真有些后悔把他带回日本,尤其是让他也住在别墅。这个家伙不知道在哪里邮购了大量的爆炸器材,整天在房间里鼓捣,我真担心哪天出意外把我的别墅给报销了。不过念在他上次发现了床底下安装的炸弹,我也只好把他留了下来。
  其实我倒不是担心对方的狙击步枪,因为我可以不靠近窗口。但既然对方搞来了火箭筒,就很有可能是对付我用的,这就不能不防了。不过用杀手来对付杀手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吧?不知道这些日本的杀手有没有学好现代化的暗杀手段。
  当天晚上,手下报告说来了两个意大利人想见我,说是来接克里斯蒂娜的。我让手下把这两个人带到客厅,然后带着浅野辛子下楼向客厅走去。
  这两个意大利人都是标准的黑手党装束。其中一个人的手里还拎着一个不大的皮箱,皮箱用手铐铐在手腕上。都说意大利的帅哥多,这两个意大利人如果不是特意挑选出来的,便足以证明这句话的正确性。
  进门一看见我,没有拎皮箱的那人便用英语打起了招呼:“您就是中兴俊先生吧?我是马可。贝尼尼,听说我们的小公主在你这里,我是专程来接她的。”
  我笑了笑,也用英语说道:“你是说克里斯蒂娜吧:她正在工作。”
  “上帝。您是说她正在为您工作么:真令人不敢相信,您是怎么做到的?”听了我的话,贝尼尼一脸吃惊的问道。
  我先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这才说道:“她现在正为我工作,而且还很愉快。请放心,她的工作很安全。”
  “你们东方人真是能创造奇迹的民族,我还以为我们的小公主永远也不会被人征服呢。”内尼尼的脸上明显的流露出羡慕的表情。
  正说着,大厅里忽然传来克里斯蒂娜的声音:“什么?来了两个意大利人?在哪里?”
  紧接着,客厅的门被猛地推开,克里斯蒂娜冲了进来。她一眼就看到了贝尼尼,立即尖叫着跑了过去,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
  “贝尼尼,我哥哥怎么把你派来了?他说让我回去帮忙,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克里斯蒂娜连珠炮似的说道。
  我一怔,原来我竟然能听懂意大利语。
  克里斯蒂娜没有等贝尼尼回答,又说道:“你们刚才是不是说我的坏话了?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就喜欢背后议论女人。”
  贝尼尼笑着用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的小公主,我怎么会说你的坏话呢,我这次是专程接你回去的。”
  克里斯蒂娜放下贝尼尼,转头对我说道:“俊,这是我的老师,教我射击的。”
  贝尼尼摆摆手,笑着说道:“哈哈,我可是个称职的老师,我的学生早就超过了我。”
  我微笑着说道:“你们的小公主确实很能干,我可是领教过她的厉害。”
  听到我的夸奖,克里斯蒂娜脸上笑得更加灿烂了,得意地看了浅野幸子一眼,然后骄傲的说道:“我三年来出手三十多次,只有俊能从我的枪口下逃走。”
  我哈哈一笑,说道:“你也是第一个从我的枪口下逃走的女人。”
  克里斯蒂娜显然想起了电梯里的那一幕,脸一红,但立即话题一转说道:“对了,俊,附近我已经看过了,那个大块头正在挖坑呢。”
  我点点头,又转向贝尼尼,笑着说道:“贝尼尼先生既然来了日本,就请多住两天,也品尝一下我们日本的美食。”
  一说到正事,贝尼尼脸上立即变得严肃起来。他挥了一下手,那个拎着皮箱的男人立即把皮箱拿到他的面前。贝尼尼从口袋中取出一把钥匙打开手铐,然后在皮箱的密码锁上按了几下。屋里的人都是一怔,只见里面满满的都是美元。
  “中兴俊先生,这是五十万美元,非常感谢您照顾我们的小公主,这些钱是家族的一点心意,还请不要拒绝。”贝尼尼一脸诚挚的说道。
  我笑着走过去,把皮箱合上,然后说道:“不用了,把这些钱拿去给你们的小公主买点新衣服好了。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们的好意。”
  贝尼尼倒是干脆,也不拒绝,把皮箱合上仍交给了那个男人拎着。随后说道:“中兴俊先生,家族还在等我回去,我想我们就不打扰了。”
  “那怎么行,你们远道而来,无论如何也要住一晚再走。”我挽留道。
  克里斯蒂娜也说道:“贝尼尼,就住一晚吧,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呢,我明天再跟你走不行么?”
  看着克里斯蒂娜一脸的哀求,贝尼尼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
  第四十二章 又遇杀手
  爆炸声连续响了至少十下,除了那个贝尼尼,屋里的人脸色都一变。难道是穆罕默德不小心出事了?这是我大脑中首先冒出来的想法,但随即就被我否定了,连布设陷阱也会出事的人是不可能参加杀手大赛的。
  “出去看看。”我手一挥,冷冷的说道。
  在俄罗斯人的训练下,我的手下已经渐渐像了点样子,不等我下令,已经开始有组织的进入各自的位置,警惕的看着别墅的四周。我带着众人刚来到大门外,便迎头看见穆罕默德高大的身影跑了过来。
  听声音爆炸发生在别墅的后面,而穆罕默德显然是从前面回来的,也就是说他刚布下陷阱就被触发了。这时十几名手下在俄罗斯教官的带领下也赶到了门口,立刻把我围在了中央,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小动物?”我问道。
  “肯定不是。”穆罕默德坚决地说道:“这里不是雨林,我设的陷阱应该只有人才能触发。”
  我笑了笑,说道:“你把陷阱又放在树上啦?走吧,我们去看看。”
  众人本来都很紧张,但被我的轻松感染,几名手下很明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