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车场去了。我心中一喜,看起来交代他办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接下来就可以专心对付山口组了。
  很快又到了晚上,我在书房中不停的来回走着,山口组一直没有动静,让我对自己的计划有了一丝怀疑。会不会哪里除了问题?已经一天多了,为什么还没有动静?
  手下的枪手们已经整装待发,炸药也已经做好了,用一个个小布口袋装着。C4的威力很大,一颗臼齿大小便能将一辆重两吨的小汽车炸得无法修复,因此这些炸药的体积都不大。
  十一点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浅野幸子拿起电话听了听,然后放下电话说道:“可以开始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动手了。只要消灭了这批山口组派来的人,我就可以立即在札幌设立分部,吞并目前札幌的山口组附属组织,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势力,绝不能让稻川会和住吉联合会趁机占便宜。
  接下来,几乎不用我下令,浅野幸子井井有条的给手下们发布着命令。很快我们的车队便离开了别墅,向预定的埋伏地点驶去。
  今天的夜色很好,视线十分清晰,我在车里不断的收到观察哨传来的消息。山口组的车队已经上了高速,一共是十二辆丰田旅行车,估计至少有一百人。对方的速度很快,一路开着急行灯,十分容易辨认。
  我对山口组的愚蠢感到有些好笑,也许札幌分部的全军覆没还不能给他们足够的教训,因此才敢这样大张旗鼓。不过也好,我很快会让他们知道,现在的社会已经变了,太过张狂是绝没有好下场的……
  第三十七章 收网捉鱼
  我的林肯防弹车在高速公路上缓缓停了下来,我身后的车队也立即跟着停了下来。
  “开始准备吧。”我拿起对讲机说了一句。
  我的话音刚落,后面的车队立即关掉了车灯,随即数十人迅速离开汽车,向公路的两边散去。
  按照我的安排,三组枪手以炸药的布放点为中心,成三角形埋伏在高速公路的两侧。这样射击的时候既不会误伤到自己人,又不存在打不到的死角,而且还可以防止敌人逃掉。
  又过了一段时间,接到离我们三公里的观察哨发来的短信,我立即通过对讲机让等在路旁的穆罕默德布放炸药。时间很紧,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前方高速公路的拐角处便射出了几道汽车的灯光。不过穆罕默德的动作也确实很快,山口组的车队刚刚拐出来的时候,他就以经翻过隔离带向我的汽车跑来。
  整个计划十分的紧凑,为了防止误炸到其他的汽车,以及尽量减小影响,我的人都是在山口组的汽车进入三公里的时候才开始行动。包括三公里处的观察哨立即布设路障阻挡后面的车辆,穆罕默德布设炸药,控制我后面的收费站,阻止其他的汽车进入高速公路。也正因为时间紧张,穆罕默德根本没有时间撤离炸药爆炸的范围。于是我只好将我的林肯车停在炸药附近,用来作为穆罕默德的掩体。
  浅野幸子和克里斯蒂娜一左一右的坐在我身边,自从那天克里斯蒂娜闯书房之后,她们两个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好了起来。差猜坐在我们对面,正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穆罕默德高大的身躯在差猜旁边显得格外魁梧,他一上车便把汽车压得坠了一下。
  这时山口组的车队已经接近了炸药的位置,车速非常快。在黑夜里,这支车队就像是一群飞蛾,正向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飞去。
  突然,跑在最前面的那辆旅行车的车头猛地抬了起来,随即,一团耀眼的火光从车底冲了出来。火团迅速增大,几乎是瞬间便将那辆车包裹了起来,在惯性的作用下,火团翻滚着向前飞去。
  几乎同时,我们的林肯车猛地向左一偏,随即一声巨大的爆炸在耳边响起。C4的威力实在恐怖,我们的炸药仅仅巴掌大的一块,爆炸的威力就已经令十米远并坐在防弹车里的我们有强烈的感觉了。
  或许是为了显得有气势,山口组的车队间距不大,而车速又很快,因此第二辆车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尽管车速迅速降了下来,但是车轮还是碾过了炸药。于是第一辆车还没有落地,第二辆车便紧跟着也飞了起来。与第一辆不同,第二辆车的速度已经降得很低了,因此并没有像前一辆那样继续向前飞,而是翻滚着向后面飞去。
  这时第一辆车落到了地上,已经被炸散了的汽车再加上这一摔,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只变成了一地还在燃烧的废铁。而第二辆车象是在表演体操的选手,在空中上演着高难度的空翻,然后又重重的砸在刚刚撞在前车尾的第四辆车的车顶。
  这一下实在太重,第四辆车上的人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就被砸扁的汽车挤在了里面。熊熊燃烧的大火迅速引燃了第四辆车,车窗上一个男人的上半身正在拼命的挣扎着,似乎想推开压在身上的车顶。
  紧接而来的第二次爆炸差点把我们的林肯车掀翻,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碎片打在车身上叮当作响。浅野幸子猛地抱住我,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好像被爆炸声吓倒了一样。我自然不会被她优秀的演技给骗到,像她这样的特工怎么可能被小小的爆炸吓到。
  穆罕默德眉飞色舞的看着外面的情景,差猜却依旧闭着眼睛,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轻轻拍了拍浅野幸子的头,透过车窗继续向外看去。
  此时山口组的车队中前几辆已经撞做了一堆,虽然车子的性能都很好,但毕竟车速太快。后面的车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可里面的人还没等出来,汽车便被雨点一样的子弹打得千疮百孔了。
  事实上,汽车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坚固(特种车辆除外)。在一些枪战电影中,常常有演员在汽车后躲闪,子弹只是在汽车的外壳上划出一道道火花的镜头。然而,实战证明,汽车的防弹能力是很低的,除了发射猎鹿弹的霰弹枪,汽车很难抵挡其他子弹。甚至一些低威力的武器,比如手枪和微型冲锋枪,也很容易穿透现在汽车的大部分部位,更不必说步枪了。
  实际上,一些老汽车或许更为安全,因为它们比较笨重,这通常就意味着坚固可靠,而现在汽车的车体结构则显得很薄弱。尤其是1992年以后投产的汽车,因为完全按照新规格制造,便使得汽车更为脆弱。
  不过也不是说汽车起不到任何作用,从正面看,汽车的散热器和发动机能够提供很不错的防护。即使在极近的距离内,它都能保证躲在后面的人的安全,除非使用单兵火箭筒或者是威力极大的枪械比如0.50的大口径狙击步枪。
  同样,在汽车的侧面,发动机和传动齿轮也能够提供很好的保护。除此以外,也能够起到一定防护作用的是汽车轮胎。而汽车的侧面车体,除了车窗的部位,一般包裹着完整的金属外壳。但由于没有支撑结构,它只提供很有限的防护能力。
  不过我们的枪发射的是亚音速弹头,因此威力比起步枪还是要小很多,再加上距离稍远,因此还不能将山口组的人全部消灭在车内。鉴于这个因素,首先发动攻击的是埋伏在车队右侧的一个小组,因为日本车的驾驶位置在车的右侧,这样可以防止司机开车逃走。
  车内的人被暴雨一样的子弹打得伏在车里不敢抬头,一时间子弹打在车身上的声音,轮胎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我之所以让这组枪手不惜弹药的疯狂射击,无非是为了把对方从车上赶下去,因为只有这样,埋伏在另一侧的枪手才能更好的消灭对方。
  果然,不到一个弹夹的时间,就有人从另一侧的车门爬了出来。两个弹夹打完,车上能动的已经都爬出了汽车,钻进路边的沟里去了。就在这时,埋伏在另一侧的两组枪手发起了攻击。同右侧的枪手不同,这两组的射击方法都是三发点射,而且最后一发都是曳光弹。
  这下,完全暴露在枪口下的敌人彻底崩溃了。他们嚎叫着,胡乱的向四周开着枪,但在身旁雄雄燃烧的火光中,他们根本辨别不出枪打来的方向。忽然有个人高举着双手从沟里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想要投降。但我的枪手们得到的是杀光的死命令,而且已经打红了眼,谁还管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想投降。
  五发子弹几乎同时击中了这个人的头部和胸部,子弹的方向不同,因此这个人顿时便以一种古怪的姿势摔在了地上。他头的上部被打飞了,心脏的部位也多出了两个流着鲜血的大洞,尸体的手脚还在微微抽搐着,但这已经不再是生命的征兆。
  杀戮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当枪声最终平息下来的时候,山口组的这支车队已经再也找不到一个活人。三组枪手小心的接近汽车和路边的尸体,为了防止漏网,在每具尸体的头部都补上了一枪。
  又过了十分钟,一名枪手前来报告,山口组一共十二辆汽车,七十三至七十五人(第二辆车上有几具尸体因为烧得太厉害,无法辨认出具体数字),无一漏网。我看了看表,对行动的迟缓感到十分不满,不过这些枪手的素质毕竟不能和经过长期训练的特种兵相比。
  我无奈的命令他们立即打扫战场,将没有爆炸的炸药全部带回去,然后命令司机返回别墅。
  坐在车上,我闭着眼仔细回想着刚才的伏击。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习惯,每次行动后我都会立即检讨一下行动的步骤和结果。忽然,一个疑问冒了出来。
  几乎是同时,我身边的浅野幸子也叫了出来:“不对,好像有问题。”
  我猛地睁开眼,看了看浅野幸子,问道:“哪里有问题?难道我们刚才的行动不够干净么?”
  “哪里,会长,您的部下的确都是精英,不过您没有注意到么?山口组的人似乎少了点。”浅野幸子依旧是那样温柔的说道。
  我心中一紧,这个女人心思缜密,竟然也看出来问题所在,看起来以后做事还要更加小心为是。
  想到这里,我故作惊讶地问道:“幸子小姐,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呀?七十多人也不少了。”
  浅野幸子温柔的一笑,解释道:“会长,对方一共来了十二辆旅行车,应该至少有一百多人。而我们之发现了七十多具尸体,说明一定还有人不是坐旅行车来的。”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她,忽然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幸子小姐分析的十分有道理,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应该先不回别墅,我们把车停在去别墅的路口附近,在那里再布下一个埋伏。对方攻击别墅的人发现咱们不在别墅的话,一定会想逃回去,我们只要截住他们的退路就可以了。”浅野幸子的语速不快,但是说起来却像是已经考虑成熟了一样。
  我点点头,说道:“不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了,那么你来下命令吧。”
  她笑了笑,也不客气,从我手中接过对讲机便下起了命令。
  我让司机慢慢开着,不久三个小组的车也跟来上来,我这才让司机加快了速度。也许是我们伏击山口组车队的时候他们通了消息,我们赶回别墅的时候,来袭击的人已经走了。穆罕默德在别墅里发现了一些用硝酸铵制的简易定时炸弹,很难理解他竟然用鼻子就能闻出空气中的炸药味。
  这些炸弹的爆炸时间定在了凌晨四点,正是人熟睡的时候,不过制作的十分粗糙,用穆罕默德的话讲简直就是小学生的手工作业。炸弹数量很多,几乎每张床的底下都发现了炸弹,而别墅的房间很多,这就说明对方来的人一定不少。我让穆罕默德把炸弹处理掉,自己则回到书房仔细的思考着炸弹的问题。
  对于山口组的这次行动我有很多问题还没有想明白,第一个疑问就是山口组为什么会派出两拨人马?而且选择不同的方式前来。第二个疑问是为什么两拨人马会选择不同的袭击方式。第三个疑问是为什么别墅这一拨人马放好炸弹就立即离开了?
  浅野幸子像往常一样为我点上一支雪茄,然后坐到了我的腿上。此时已接近凌晨一点,我感到有些睡意,既然实在想不出问题所在,我只好放弃了努力。轻轻的推开浅野幸子,我起身离开书房,向卧室走去。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一直忙着工厂的事情,划拨资金,审阅计划,监督研究进展,还要给出一些建议,忙得不可开交。好在浅野幸子办事能力极强,在她的协助下,总算是逐渐理出了头绪。唯一让我有些不愉快的是,去检查能源研究所的时候,林琳迎头给了我一盆大大的冷水。本以为她凭借电池的发明,在世界能源界获得了巨大的声誉,能够对我这个帮助者另眼相看,谁知她的脸上竟然连一丝表情都没有,让我在浅野幸子面前大大的丢了一回人。
  第三天一早,我便接到了稻川会打来的电话,说稻川三省今天会来札幌,请我晚上六点钟前往赴宴……
  第三十八章 宴无好宴
  定山溪在札幌附近的风平川溪谷,是北海道有名的温泉街,离札幌只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约定的地点就在月见桥旁的定山溪饭店,我们到达的时候时间刚好。
  稻川会显得对我十分重视,车刚在饭店门口停下,四个一直站在饭店门口的稻川会成员便立即迎了上来。这四个人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上,但对我却十分的恭敬。在他们的引导下,我带着三个杀手和浅野幸子来到了一间日式的贵宾房。
  我让差猜和穆罕默德留在了门外,带着浅野幸子和克里斯蒂娜拉开门走了进去。正对拉门的一张矮桌前跪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名化装的仿佛白面人一样的艺妓跪在一旁,面前摆着成套的茶具。
  在日本,艺妓这个职业已经接近黄昏,全国的艺妓加起来也不过几百名。年轻人都不喜欢这种慢吞吞的表演性质的东西,他们更喜欢花更少的钱去看脱衣舞,或者直接去找能够解决X欲的妓女。只有一些有地位和财力的老人,才喜欢这种传统艺术,也只有他们才愿意付每小时五百美元的价格来聘请艺妓。
  “是中兴君吧,快请坐。”老头热情的打着招呼,一双眼睛却在我身后的两个女人身上转了一圈。
  我在他对面盘腿坐下,面带微笑的说道:“是,我是中兴俊,您一定就是稻川会长,能得到您的邀请,真是不胜感激。”
  老头收回目光,哈哈笑着说道:“哪里,中兴君太谦虚了,你可是全日本少有的杰出才俊。”
  说着,他摆了下手,一旁的艺妓便开始弄起茶来。
  我对日本茶道这种形式远远大于内容的东西很不习惯,也摆了摆手阻止道:“稻川会长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我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不懂这样高雅的茶道。”
  稻川三省闻言哈哈一笑,说道:“中兴君真是直爽的人,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了。”
  他先把艺妓打发出去,然后接着说道:“中兴君,我在电视上看见山口组的人马全军覆没,对你的谋略真是大大的佩服,山口组这次可算吃了大亏。”
  我看着他,没有出声,这个老家伙一直捧我一定有什么企图。
  “不过你也许还不了解山口组的实力,目前整个日本几乎都是山口组的势力范围,你这次虽然占了便宜,可一旦山口组认真起来,你的中兴会恐怕很难抵挡得住。”稻川三省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水,接着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暂时帮你解决一下眼前的大麻烦。”
  我微微一笑,说道:“多谢稻川会长的盛情,不过我并不觉得山口组有什么可怕的。山口组在北海道的势力并不大,我有把握让山口组的人从此不敢踏上北海道的土地。”
  老头忽然面色一沉,眯起眼睛看了看我,然后沉声说道:“中兴君,你不要以为我在跟你说笑,山口组已经下了追杀令,没有我们稻川会的帮助,你恐怕连一个月也活不过。”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什么帮助,无非是想让我的中兴会加入他的稻川会。日本对于枪支的控制很严,而我拥有强大的武力,加入稻川会的话,自然会让稻川会的实力大增。至于加入后是否能活过一个月,我才真的有些怀疑。
  “多谢稻川会长的美意,我们中兴会的人都是宁死也不屈服的武士。山口组虽然实力很强,但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屈服的。”我一脸诚挚的说道。
  稻川三省脸上忽然又露出了笑容,他笑着说道:“中兴君真是性情中人,佩服,佩服。”
  说着他站起来拍了拍手,又对我说道:“中兴君,既然来了定山溪,怎么能不洗洗温泉呢,跟我去享受一下吧。”
  他的话音未落,旁边的拉门一开,两个手捧裕袍的女人从里面碎步走了出来。与此同时,一只男式的黑皮鞋在拉门的边上闪了一下,我心里清楚,两边的房间里都有稻川会的人,怪不得老家伙竟然敢独自一人在这里等我。
  我也站了起来,哈哈笑着说道:“好,能和稻川会长一同泡温泉,可是我的荣幸。”
  我们两个笑着接过裕袍,一前一后离开了房间。稻川三省带着我走了不远,就到了一间小温泉浴室,门口站着两个稻川会的人,看见我们忙鞠躬行礼。
  看见两个女人也跟着我们进了浴室,老头显得有些兴奋。换衣服的时候他忽然小声地说道:“中兴君,你的这两个保镖真是不错,不知道能不能送我一个?”
  我一愣,对这个老头竟然能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感到有些诧异。明知道是我的保镖竟然还想要一个,难道不知道她们是人么?但转念一想,顿时明白过来,在现代的日本,职业女性的地位越来越高了,但是在这些黑道的老家伙眼中,女人不过是一件道具,根本就不会被当成丨人来看待。
  我笑着摇摇头,说道:“那怎么行,我这个人食量很大的,一碗饭怎么能吃饱?”
  稻川三省听到我的回答,一脸艳羡的说道:“中兴君真是我们大日本的骄傲,太让人佩服了。”但随即又不无叹息的说道:“唉,像我这样的老家伙可是不中用了。”说着还摇了摇头。
  我强压住笑意,也小声地说道:“哪里,稻川会长虽然身体不如我们年轻人,但是经验一定丰富,您就是用手也能对付好几个女人吧?”
  老头显然对我的恭维话很受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