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疼得把双腿蜷到了胸前。脱臼的双踝肿了起来,比他的脚还要打了一圈。我并没有就此罢休,时不时地在他肿胀的部位踢一下或踩上一脚。克里斯蒂娜兴奋的呼呼喘着气,一脸的跃跃欲试,而浅野幸子则早已经背转了身子。
  “让她好好看着,这是我们中兴会对付叛徒的手段,假若对待敌人我们会更加的不留情面。”我指着浅野幸子对克里斯蒂娜说道。
  克里斯蒂娜听到我说的话,几乎笑出声来,显然觉得我更信任她一些。她走到浅野幸子身边小声说了几句,好像是什么剥掉衣服之类的话,浅野幸子便急忙红着脸转过身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丸尾真雄……
  我满意的点点头,再次走到丸尾真雄的身边,狠狠地在他的左膝髌骨上跺了一脚。髌骨是膝盖前那块游离的扁骨,是股四头肌肌腱的附着部位,髌骨骨折后将无法伸膝。我这一脚是用的脚跟,从声音上判断,应该是粉碎性骨折,而丸尾真雄缓缓屈起的左腿也证明了我的判断。
  待他渐渐耐受了痛楚,我又将他右膝踢断。现在的丸尾真雄,连在地上打滚都已经无能为力,躺在那里如同一条刚刚离水的鱼,不停的扭动。就这样,一个多小时后丸尾真雄的四肢大关节已经全部被我弄断或者是脱了臼,我本来还想让他试试分筋的手法,不过担心他熬不过去,便停了下来。
  我让人用那只铁钩把丸尾真雄挂了起来,他悬在空中,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因为双肩关节脱臼,他的手已经不再背在身后,而是斜斜的垂向地面。双腿蜷曲着,向两边分开,男人的象征如同一截没有发育的水萝卜,直挺挺的立着。
  这是我故意表演给浅野幸子看的节目,做法很简单,我先让人用小棍敲击另那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