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些事。上川的事情倒可以理解,毕竟那里的警察也不是白痴,只是他们如何能猜到我和山口组的事情有关呢?
  内J,一定是内J,不过会是谁呢?我在心里不断的将几个高级干部过滤了一遍,佐藤一夫和小林觉可以先排除掉,他们一直跟我在一起,没有机会。佐佐木小虫和宫本小五藏的性子比较直,应该也不会。松本喜五郎从我这里能得到不少好处,应该也不会。龟田柱没有文化,但是一直表现得十分衷心,虽然最近一段时间被我冷落了些,还是可以排除掉。
  想到这里,J细已经跃然欲出了。丸尾真雄这个家伙一向表现低调,而且胆子大,野心也不小,自从麻生千代死后就没有人看着他了。
  “你还有十几个不同币种的巨额帐户,资金来源不明,但始终保持平衡。”中年人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你还有两个研究所,一个是研究机器人平台,另一个是燃料电池。此外还有一家半导体厂和一家正在建设的微型燃料电池生产厂。”
  我点点头,插口道:“你们了解的很清楚,除了你说的几个案子我不清楚,其他的都是事实。不过我可是正经商人,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难道说你们想诬陷好人么?”
  我故作糊涂显然并没有让中年人生气,他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中兴俊先生,您的情况我们有些很清楚,有些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经过研究一致认为,您还是爱国的。”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我,台灯的光虽然让他的脸看起来并不清楚,但是眼睛中反射的微光还是显得有些诡异。
  他接着说道:“我们有一个计划,想跟您合作,当然,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合作计划。如果您跟我们合作,我可以保证您以后的所有行动都不会遭到警方的调查,而且还会得到我们提供的一些资料。”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想听你们的计划。”虽然这个所谓的计划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我不会轻易答应任何事,不只是因为性格,更重要的是我要先看清楚。
  “好吧,既然你不想合作,那么我们只好把消息透露给山口组了。你也知道,山口组对札幌的事情非常恼火,正逼着我们调查凶手呢。”中年人似乎一脸无奈的说道,带有敬语的您也变成了你。
  我一脸陶醉的吸了一口雪茄,然后缓缓吐出去,在我的面前形成一团淡淡的烟雾,在灯光下营造出一片虚无的景象。
  “其实你不如直接把我送到山口组那里去,不然山口组很有可能从此消失。”我不屑的说道。
  这个时候我身后的年轻人忽然走了过来,猛地按住我的头向桌面撞去。说实话,这两个人身手虽然也不错,但是和我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我要想离开这里其实也不是很难的事情。不过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为什么要我合作,就这样走了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我没有反抗,任凭头撞在桌面上,虽然有些疼,但还能忍受。中年人从桌子旁边绕了过来,把脸凑到我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找你合作是你的运气,你如果不合作我们会冻结你的帐户,抓光你的手下,没收你的工厂和研究所,让你变成一个穷光蛋。”
  他停了停,然后阴沉的说道:“如果这个时候山口组知道是你杀了他们的人,你恐怕就不敢说让山口组消失了吧。”
  我顿时愤怒起来,喝道:“你们这些无耻的家伙,难道说你们就这样践踏日本的法律么……”
  中年人猛地一拳打在我的腹部,令我顿时咽下了其余的话。他摸了摸拳头,冷冷的说道:“为了大日本帝国的长治久安,我们有时候也只能暂时把法律放到一边。对了,你也知道我们是机动中的机动,应该知道我们做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
  我抬起头,用倔强的目光看着他,咬着牙说道:“你想让我跟你合作也可以,只要你能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我不想被你们利用。”
  “哼,你这个家伙真是搞不清状况,现在不是你可以说不的时候。”中年人阴冷的说道。
  说完,他转身打开门离开了房间,年轻人又按着我的头在桌子上撞了一下,也拍拍手跟着离开了房间。
  随即,那四个警察走进来,其中一个给我戴上了手铐,然后押着我离开了房间。
  十分钟后,我被他们关进了一间非常小的禁闭室。这里没有窗户,门关上后就只有门缝处才有一丝光线射进来。孤独对一个人的精神来说是很可怕的折磨,不过真正让人无法忍受的并不仅仅是孤独的感觉……
  第三十二章 平等合作
  这间禁闭室非常小,小到人在里面只能站着。更可恶的是四面墙上都有通了电的铁板,连靠上去都不行。我在心里不由大骂,这些小日本别的本事没有,折磨人的方法可不少,搞不好这个禁闭室创意还是来自他们的SM文化。
  被人关在这样的地方让我十分憋气,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刚才制服那两个家伙作人质离开这里好了,省得在这里受罪。不过我也清楚,一旦那样做,我在日本就很难立足了。
  当初站军姿的时候,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不过对于现在的我,能站多长时间自己也不清楚。四个小时很快过去了,我竟然丝毫没有感到疲倦。两个小时前,门外就有人开始烦躁的走来走去,现在脚步声更急促了,显然对方已经有些失去耐性了。
  终于,随着一阵钥匙响,门被人猛地打开。外面的光一下子涌进我的眼中,让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但是并没有影响我的视力。两个手持警棍的狱警伸手将我拖了出去,轮起手中的警棍就要打我。
  刚才在审讯室我没有反抗是因为不想让那两个人知道我的能力,而现在我可不想让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辱。我双手上扬,用手铐中间的铁链挡住了左边那名狱警的警棍,同时右脚蹬出,脚尖正蹬在右边狱警的心窝。随即双手带住警棍一扭,将警棍夺到手中,随后一个棒球的挥棒动作,正击在狱警的肋部。
  我几乎没有用力,因为在这里不能闹出人命,不然麻烦会很大。但即使这样,这两个狱警也一个背过气去,另一个肋骨骨折。我看看地上躺在地上抽气的两名狱警,将手中的警棍扔到地上,然后俯身从其中一个的身上找出手铐的钥匙,打开了手铐。
  我没有离开,而是在狱警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点燃一支雪茄,等着人来。监狱里到处都有监视器,这时一定已经有人带着家伙跑来了,不过我并不想走,因为对方的真正目的我还没有搞清楚。
  我并不是不想合作,对方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我不想处于一种被动的合作地位。我既要让对方知道我的意志非常坚强,又要让对方知道我的尊严不容侵犯。只有这样,我们的合作才能平等,我的组织才不会成为对方的棋子。
  果然,不到一分钟,就有十几个狱警端着枪远远跑了过来,皮靴踏在地板上,弄得走廊都有些摇晃。这应该是为了震慑罪犯吧,我感到有些好笑,敢生事的还会怕区区的脚步声?这样做倒不如说是为了告诉罪犯自己的位置,以便让罪犯躲开,大家也好相安无事。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日本的普通警察,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警察不同,日本的警察有一种既普通又奇怪的装备———棍子,不管是警署门口站岗的警察,还是各国驻日本大使馆的警卫,甚至在案发现场执勤的警察,都拎着一根棍子。这种现象对看惯了警察身着制服、佩带枪支执勤的外国人来说,堪称一怪。
  日本警察手中的棍子和我们用的拖把差不多,长度在1.45米左右,黑色。警察双手握着棍子执勤,颇有点武士风度,让人不禁想到日本的剑道。日本自古就重视武道,认为“治世用文,乱世用武”。剑道是古代武士的必修课,也是日本人民的最爱,不仅小学、中学有剑道比赛,日本警察每年也进行剑道比赛,并设有评定等级的段位。这样说起来,日本警察手持棍子执勤,或许是遵循传统的一个表现。
  但是警察手中的棍子,最大的一个作用是搜寻。在一些案发现场,经常能看到警察用棍子进行搜寻,以起到保护手的作用。特别是在接触一些危险物品和有害物时,防范作用更加明显。同时,棍子的另一个作用是自卫。在日本,警察可以随身佩带枪支,但枪支的使用规定非常严格。因此在遇到意外情况时,如果还没到用枪自卫的程度,棍子可先发挥作用。如对付醉汉的纠缠,或示威者有过激行为时,警察可以先用棍子主动出击。
  另外,警察由于长时间在外边值勤,免不了会累,借助棍子稍作休息,也可缓解疲劳。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可以看到双手拄着棍子小憩的警察。甚至在夜晚还可以看到闲着无聊的警察挥动手中的棍子,模仿高尔夫球的击球动作。
  终于,那些狱警来到了我跟前,不过都离我远远的站着,只是用枪指着我,却没有人敢上来铐我。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我冷冷的说道:“叫刚才那两个人来见我,我要跟他们谈谈。”
  十五分钟后,我又被带到了那间审讯室,不过这次有些不同,只有中年人自己,年轻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你终于决定合作了么?或许我们还可以让你再站几个小时。”中年人的语气多少有些不自在,显然他对刚才的事情一清二楚。
  我轻轻弹掉雪茄上的烟灰,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你们不要妄想通过这种手段让我屈服,我不想做的事情就算死也不会去做。”
  我抬起头,见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又接着说道:“我可以同你们合作,但是我要求处在完全平等的地位上,你要告诉我真实的情况,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哼,你不要以为我们在求你,你不合作,我们还可以找其他人合作。”中年人忽然恼怒的说道。
  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不用再掩饰了?除了我,哪里还有敢和山口组作对的人?”
  我这样说不过是在试探,因为从他所说的话中,可以得知他们和山口组还有着一定的联系,却并不想将我交给山口组。早就听说山口组和政界有牵连,只是没有想到和警界的高层也有联系。山口组现在势力庞大,很有可能和这些高层的支持分不开。不过现在的情况恐怕超出了这些政界人士的控制能力,山口组的膨胀过于迅速,给他们带来了威胁,所以他们迫切需要扶植另一支势力来拮抗山口组。
  而我则是一个很好的人选,首先我有着足够的胆量,而且和山口组已经势成水火;其次我有着一定的实力,能轻松消灭山口组的札幌分部,当然不是随便一个小组织能做的出来的,更何况他们很有可能通过我身边的内J已经把中兴会的情况了解的很详细了;再次我有实业,他们随时可以通过这些实业来影响我的利益,从侧面控制我;最重要的,还是我刚刚出道,他们完全可以趁我发展的时候在我身边安插大量的人员,以便更好的控制和监视,防止像山口组那样失去控制。
  中年人终于失去了耐心,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大声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们会同一个黑社会分子讲什么平等,你现在必须为我们工作,消灭山口组,否则就先消灭你们。”
  我冷冷一笑,说道:“你要是这样说,那么就请动手吧,我倒想看看鹿死谁手。”
  中年人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房门被他摔得几乎要碎掉。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依旧惬意的吸着雪茄。我知道,现在主动权已经渐渐的转到了我的手里,对方要想利用我,就必须和我商量着来,并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忽然门一开,走进来一个女警。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出长的很美,贴身的警服把她玲珑的曲线衬托得格外诱人。她款款走到我面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把一个文件夹放到了她面前的桌子上。
  “中兴俊先生,我是浅野幸子,请多关照。”她的声音软软的,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柔。
  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不知道这些警察是什么意思,难道以为派一个漂亮的女警察就可以让我屈服么?
  浅野幸子打开她面前的文件夹,轻声说道:“中兴俊先生,请原谅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把您请到这里来,不过我们并没有恶意。刚才我的两个同事做事有些莽撞,真是对不起了,请您千万不要介意,我们会重重补偿您的。”
  见我还是没有说话,她拿起文件夹接着说道:“中兴俊先生,这里是山口组的一些资料,您先看一下,然后我们再商谈合作的具体方法。”
  我接过文件夹翻了翻,资料虽然很多,但并不是很详细。资料上对山口组的势力范围及组织结构列的十分清楚,但是每个人的详细资料却少得可怜。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山口组的资料么?”我鄙夷的把资料仍在桌上,接着说道:“这些资料几乎都是公开的东西,我只需要一个月就能搞清楚。”
  浅野幸子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表示,还是那样温柔的说道:“确实,我们的资料还不够完善,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们小组刚刚成立,目前只能做到这些,以后资料会逐渐完善的,请您耐心的等一段时间。”
  我忽然问道:“你们是什么小组?什么时候成立的?”
  “我的同事没有告诉您么?真是太失礼了,我们是消灭山口组独立小组,两个星期前刚刚成立的。”浅野幸子满脸歉意的说道。
  “既然叫独立小组,那么一定是直接归上层领导了?”我随口问道。
  浅野幸子回答道:“是的,我们是独立出来的小组,和其他的任何部门都没有联系,因为山口组在我们内部的耳目很多。”
  我向前欠了欠身子,把胳膊支在桌子上,然后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
  “我们刚才研究了一下,认为您提出的平等的主张非常正确,所以我们才决定与您坦诚相见,这样才能得到您的全力配合。”浅野幸子很自然的说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这才是一个真诚合作的态度,好吧,我答应你们的条件,那么说说你们需要我做什么吧。”
  浅野幸子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的,山口组的势力很大,我们警方因为法律上的漏洞无能为力。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我们便希望能有一支新生力量将山口组消灭。而您需要做的,就是利用一切手段除掉山口组这个日本社会的毒瘤。”
  我奇怪的问道:“你们没有想过我会取代山口组的位置么?这样你们不是白辛苦一场?”
  浅野幸子点了点头,说道:“中兴俊先生真是直率的人,这一点我们的确考虑过。不过我们得知您经营着很多的实业,而且还资助了几个科研项目,尤其是您资助的微型燃料电池项目,让我国一下在能源方面跃居世界首位。这一切都表明您是一位爱国人士,因此我们才考虑同您合作,因为我们认为像您这样的爱国人士即使取代了山口组的位置,对于日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我在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句,什么爱国人士,不过是一个漂亮的借口罢了。你们又想利用我消灭山口组,又惦记着我的先进技术。
  “好吧,那么我们合作的具体方式呢?”我故作轻松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会派人跟在您的身边,一是为了方便联系,二是可以为您提供一些专业的意见。”浅野幸子微笑着说道:“我们为您提供资料和建议,但不限制您的行动。不过,您每次行动必须事先通知我们。”
  果然如此,我就知道肯定会在我的身边安插他们的人。
  我微笑着向她伸出右手说道:“好吧,把你们的人叫来,合作已经开始了……”
  第三十三章 内部整肃
  “不用了,我就是。”浅野幸子微笑着说道:“组长派我在您的身边,让我做您的秘书。这样方便交流意见。”
  我在心里不由大骂这些日本混蛋,要是派个男人我还好对付,没有想到竟然派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女警。男人的弱点天生要比女人多,只要找到弱点对症下药,很容易就能控制住。而女人的弱点通常比较少,再加上多变的情绪,因此很难控制。
  不过我的脸上可没有丝毫的不高兴,相反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说道:“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幸子小姐这么年轻漂亮,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可真是求之不得的事。不知道幸子小姐的三围是多少,一会儿去买几件漂亮衣服,真期待看到你打扮起来的样子。”
  我努力的表现出男人好色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上色狼两个字。只是这一招似乎并不奏效,浅野幸子象是没有看到一样,浅笑着说道:“我们一会儿就走吧,不过我要先去换一下衣服,从这里出去后,我的身分就是一名刑满释放的囚犯。”
  看起来这个女人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好对付,我摇摇头说道:“好吧,我等着你,快一点。”
  半小时后,我们两个开着一辆很破旧的丰田轿车向东京市区驶去。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点燃了一根雪茄,歪着头看着开车的浅野幸子。她现在已经换上了一身皮衣,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刚才还娇滴滴的女警察竟然一下子让人觉得多了一股狠劲。
  我们在东京没有多作停留,吃了顿旋转寿司,买了几件衣服便乘飞机到了札幌。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从千叶监狱出来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因此所有的高级干部都赶到机场来接我。
  我上车前颇有深意的看了丸尾真雄一眼,他显得多少有些手足无措。从浅野幸子那里已经证实告密的就是丸尾真雄,不过警方的态度显得比较暧昧,因为这个丸尾真雄并不是警方的人。我看了看身边有些倦意的浅野幸子,她主张开除丸尾真雄,认为这样的人对“我们”是个威胁。
  因为春天雪化后,路面比较滑,我们回到上川时已经快到半夜了。我叫醒靠在车门上睡得正香的浅野幸子,下了车走进别墅。差猜和穆罕默德都在大厅坐着,见我进来急忙站了起来。我摆摆手让他们随便一些,然后向楼上卧室走去。
  一进卧室的门,就看见克里斯蒂娜正躺在我的床上看着电视。我没有理她,把西装脱掉便进了浴室。
  刚把浴室的门锁上,就听见克里斯蒂娜用英语尖声咒骂道:“你这个日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