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没有理他的手,接着说道:“我要四支GLOCK17C,每支枪十个弹夹。一支PSG—1,五个二十发弹夹。”
  “没有问题,我一定会按时送到的。哈哈,你可真是用枪的行家。”说着,他的手很自然一挥,一点尴尬的意思也没有。
  接下来,他邀请我们在附近一家小餐厅吃了早饭,其间说明了枪送到的时间和地点。吃过早饭,我们离开了这里,向昨天那幢老房子走去。
  这里出租车很少见,因此我们步行了很长一段路。路上我看见小林觉好像有话要说,便问了问他。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会长,刚才你说要四支GLOCK17C和一支PSG—1,我很奇怪。PSG—1是最精确的狙击步枪,虽然有些重,但是对您来说应该没有问题。可是您为什么要GLOCK这种只有不懂打枪的人才喜欢的手枪呢?我觉得您应该用沙漠之鹰才能显示出您的武士风范。”
  “那么你先说说GLOCK有什么缺点。”我问道。
  他想了想,说道:“GLOCK的精度不好,距离远一些就很难命中目标;瞎火时不能重试;没有弹膛有弹指示。”
  说道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这种枪太难看,而且拿着并不舒服。”
  我有些好笑的问道:“你说枪是做什么用的?”
  “枪是用来消灭敌人的工具。”小林觉很严肃的回答道。
  “没错,中国有句话叫做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GLOCK虽然有很多缺点,却是最好用的手枪。”我也严肃地说道:“先说沙漠之鹰,两公斤的手枪你举起来需要多大的力量?你拔枪的速度能有多快?威力虽然大,可是用手枪通常都是射击二十米以内的目标,那么大的威力有必要么?还有就是沙漠之鹰经常卡壳,你觉得这样的枪你能信任么?我们不是演电影,没有必要装模作样。”
  稍停了一下,我又说道:“GLOCK样子很难看,可是很安全。最重要的是它大部分部件使用工程塑料,重量轻。这种枪还非常耐用,几乎不出故障,使用起来很轻便。在关键时候,你拔枪的速度快一点,往往会救你一命。”
  看着小林觉一脸谦虚地样子,我又问道:“你平时手枪关不关保险?”
  他急忙回答道:“我是关上保险的。”
  “那么你遇到敌人的时候就要先开保险,可是这样会浪费你多少时间?”我严肃地说道:“而GLOCK不用开保险,你说这样的枪会给你节省多少时间?如果你用沙漠之鹰,在你开枪前我已经在你的头上打出三个洞了。”
  我的一番话说得小林觉额头直冒汗,想来他在部队的时候并没有学过城市中的游击战理论。我这次是参加杀手间的死亡竞赛,使用什么枪可是我事先就考虑过的。只是我本想到了地方再想办法买,结果凑巧在这里遇到了弗伦斯,正好顺便在美国建立起一条联系通道,为以后打些基础。
  正好这时一辆出租车从旁边路过,被佐藤一夫招手拦下,我们三个上车后向报名处驶去……
  第二十四章 初次较量
  我再次见到了那个胖老头,显然他对我们的情况了如指掌,因为一见面他就扔给我一台手机,然后说道:“你通过了,现在拿着这部电话坐中午的飞机去波哥大,下了飞机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我接过手机,看了看,很普通的手机,价格应该不会超过一百美元,这些美国人真是吝啬的要命。我没有说话,把手机装起来便转身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晚上,我们三个住进了波哥大的Casa Dann Carlton旅馆。这是一家五星级的豪华旅馆,是波哥大价格最高的旅馆之一,我们住的总统套房要一万美元一天。倒不是我有意炫耀财富,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哥伦比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产地,每年的毒品收入数百亿美元。这里每年生产的可卡因占据全世界可卡因市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贩毒组织技术先进,组织严密,还有成龙配套的销售网络。我这次来主要目的是想招揽几名优秀的杀手,此外如果能与当地最大的贩毒组织——麦德林集团联系上,就可以大量进货,冲击日本的毒品市场。
  对我来说,钱不是问题,我完全可以高价进、低价卖,把日本的毒品市场搅个天翻地覆。想想看如果我的可卡因价格降到一百日元一克的话,在日本会有多少人在我这里购买?等到控制了整个日本的毒品市场,我随便涨涨价就可以让一大批人发疯。
  如果有人问世界上最有钱、最残暴、规模最大的犯罪集团是哪个?人们一般都以为是美国、意大利的黑手党或日本的山口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个最恐怖的组织是哥伦比亚的麦德林毒品集团。
  麦德林集团主要由四大贩毒集团组成。在大小近300名毒枭的操纵下,该集团的2万多名专业毒贩活跃于拉美、美国、欧洲、澳洲甚至亚洲之间,组织之庞大,活动范围之广,是世界上其他任何犯罪集团所无法比拟的。它拥有成百上干家设备先进的毒品工厂和成龙配套的现代化的毒品运输工具与网络,为欧美,尤其是美国的毒品市场提供大量可卡因,是美国可卡因市场的霸主。
  它最有钱。每年毒品收益超过百亿美元,以致曾经在1984年与1985年分别两次向政府提出,为政府偿还l08亿至140亿美元的外债,以换取政府承认其财产合法化和取消对毒贩的起诉。
  它凶狠残暴,豢养着大批武装人员与职业杀手,到处制造恐怖事件。他们有自己的杀手组织,每年死在这些杀手中的人数以千计,其中不但有平民,还有一些个体毒贩,甚至还有警察、法官、参议员和总统候选人。总之凡是妨碍他们销售毒品的人就要杀死,凡是公开宣称要禁毒的就要除掉。
  麦德林集团还用巨款买下了大西洋上巴哈马群岛中的诺曼岛,并把该岛建成现代化的贩运毒品的理想基地。因为该岛离美国的佛罗里达半岛只有300公里左右,上通美国。下达拉美,左右前后逢“源”。在岛上该集团甚至还建立了一支拥有几十架飞机(包括直升飞机)的运输队,飞机上全装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精密雷达、监测设备以及可窃听巡逻者通讯的高能接收器,同时雇用美国飞行员,将可卡因偷运入美国。
  曾任美国毒品管制局特别专员的威兼•尤持在与该集团斗争十几年以后得出结论说:“麦德林集团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凶恶、最危险、最残暴、最大胆,也是最有钱的一个犯罪组织。与这个组织相比,美国的黑手党就像小学里的学生,日本的山口组就像教堂里的唱诗班。”
  和这样的组织打交道,最大的法宝就是钱,只要你有大量的钱,那么他自然会重视你、支持你。我住最贵的房间就是要让对方知道,我是有钱人。
  次日一早,手机的声音叫醒了我。我刚拿起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中兴俊么?你现在去酒店的大堂取一封信,里面有你第一个对手的资料,三天内没有结果双方全部取消资格。我知道你带着两个人,把他们留在旅馆,从现在起你要独自行动。还有,你的对手现在也有你的资料,他也在寻找你。”话音刚落,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既然对方也在找我,我自然不能再耽搁,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离开了房间。临走前,我让小林觉两人出去游览一天,以免留在这里被对手找上来。
  来到楼下,我在前台跟服务小姐把信要来,走到洗手间拆开看了看。里面很简单,只有一张纸,上面印着一个人的照片,下面打印着他的名字和来自曼谷几个字。
  “差猜。蓬。”我轻轻念着这个名字,看样子对方是泰国人。我把纸收好,出门叫来旅馆提供的罗尔斯。罗伊斯加长轿车,直奔波哥大火车站而去。
  在火车站的存物柜里,我取出了弗伦斯派人放在这里的手枪。然后我又坐上车直奔波哥大的EL DORADO机场,因为这个泰国人要想来波哥大,最有可能就是坐飞机,那么从飞机场开始着手调查应该是唯一的办法。
  在机场我打听了一下泰国的航线,结果发现每周只有一架航班从泰国飞来,而最近的一班是昨天上午到的。从机场出来,我立即乘车返回市区。然后让司机开始载着我去所有的三星级以上旅馆,我要逐个调查昨天上午住进来的泰国人。
  其实机场的出租车都是在这里固定拉客人,询问这些司机也可以得到一些线索。只是因为从泰国来的航班中泰国人一定不少,而在这些司机眼中泰国人长得都差不多,要问出我需要的资料恐怕很难。而且要想问遍所有的司机,恐怕要一整天才行。
  终于,在Regency酒店我查到了这个人的名字,住在豪华套房601.如果不是时间也对得上,我还真不敢确定,因为在泰国叫差猜的人满大街都是。只是前台小姐告诉我,这个人一早取了封信就走了,让我晚上再来找找看,我笑着和前台小姐调笑了几句就离开了酒店。
  因为比赛规则,我决不能让两个人彼此找来找去的浪费时间,因此才故意给前台的小姐留下一些印象,以便让差猜回来后知道有人找过他,这样一来他自然不会到处乱跑,毕竟设下圈套让我去钻总比去钻我的圈套好。但是我也不会老老实实的钻他的圈套,从酒店出来后,我让等在门口的汽车先回去,我则向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乘坐停车场的电梯,我一直下到酒店地下室的最底层,这里通常是酒店员工的宿舍和空调房。因为正是工作时间,长长的通道里没有人,只有空调房不停地传来压缩机的轰鸣声。我沿着通道慢慢的走着,仔细听着每一扇门后面的声音。忽然,从一间房门后隐约传来急促的喘息声。我停下脚步,过去轻轻敲了敲房门。
  里面先是安静了一下,随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谁呀?”
  “是我。”我故意含混的回答道,再加上空调房的噪音,里面的人根本不会听出来是谁。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出开门的声音。我不等里面的人把门打开,猛地一推房门,里面立刻传出一声惨叫,和玻璃摔碎的声音。我闪身进去,顺手把房门带上,然后把手枪拿了出来。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女人正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手里的枪,另一个男人正躺在地上捂着脸痛苦的哀叫着,身边有一只摔碎的玻璃杯。
  我摇摇左手食指,示意那个女人不要乱叫,然后走过去在男人的头上踢了一脚,让他暂时闭上了嘴。我自顾自的打开旁边的衣柜,从里面找出来一套电工服。比量了一下,还算合身。我脱下身上的外衣,换上工作服,然后转过身,走到那个女人面前。
  我把枪管顶进她的嘴里,然后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是麦德林来的,现在要出去做事,在我回来之前,你们两个不许出去,也不许给别人开门。如果被我在外面看见你们,我保证你们的家人也会陪你们去死。”
  女人的脸已经变得煞白,我能看得出来她被吓得不轻。我把枪抽出来,在她的胸前蹭了蹭,擦去上面的唾液。女人的|乳|头被我坚硬的枪管弄得挺了起来,我拍拍她的脸,又温柔的说道:“要是我回来换衣服的时候你们还在,我就给你一千美元,让你们两个去好好渡个蜜月。”
  收好枪,我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在通道的尽头站了三十分钟。直到确认他们不会出来,我才转身向电梯间走去。
  乘坐电梯到了六楼,我跟楼层服务员说601电视报修,让她给我开一下门。结果服务员告诉我说601有人,让我自己去敲门。没有理会服务器奇怪的眼光,我径直向601走去。
  601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我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嘈杂的音乐声。房门并没有锁,只是虚掩着,从种种迹象看来,对方一定已经布置好了在等着我。表面上看对方正在听音乐,房门也没有锁,那么我进去他只要不是正对着门应该不会发现。可是反过来说,我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如果他设下圈套让我去钻,我也很难发现。
  略微思索了一下,我又原路退了回去。楼层的服务员奇怪的问道:“你是新来的么?这么快就修好了?”
  我对她笑笑,说道:“是啊,我今天刚上班,是我弄错了,应该是701.”说着,我从身边的花瓶里抽出一支假花递到她的面前,轻声说道:“送给你,漂亮的姑娘。”
  她脸一红,接过花又插了回去,等她再回身的时候,我已经进了楼梯间。到了七楼,很顺利的让楼层服务员帮我打开了701的房门。进了房间,我装作修理电视的样子,悄悄地打量着房间的格局。
  这是一间标准的豪华套房,一进门是一个不大的客厅,卧室在右侧,浴室在卧室里。一个优秀的杀手是不会和对手面对面地决斗的,因此这个差猜一定会藏在某处,等着从我背后下手。但整个房间很简洁,看起来应该没有能够躲藏的地方。不过也并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藏人,那就是空调管道。厅里空调的送风口一共有四个,其中一个在门口。从大小看很难让人钻进去,可是泰国人通常身材都比较矮小,自然不能用常人来衡量。
  我边按着电视的遥控器,便自言自语道:“这不是好好的么,真是讨厌。”说完我关掉电视,摇着头离开了房间,让一直站在门口看着我的服务员把门锁好。
  我又回到了六楼,一出电梯间就看见那个服务员正坐在那里发呆。听见门响,她一抬头看见我从楼梯间走出来,脸上立刻出现了笑容。
  她站起来说道:“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又搞错了?”
  我故作惊讶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真的搞错了,还是601.不过房间里那个人好凶,我刚才敲门也不搭理我。”说到这里,我忽然对她一笑,说道:“你帮我去看看好不好?他总不能对一个美女凶巴巴的。”
  她也对我一笑,说道:“好吧,我去看看,那个小个子态度挺好的呀,一定是你说错话了。”她边说,边带着我向601走去……
  ***
  麦德林集团在九十年代初就被哥伦比亚政府出动两万多军警给剿灭了,本书为了剧情需要将其复活,望各位读者莫要计较。
  第二十五章 迎战泰拳
  到了房间门口,服务员敲了敲门,大声问道:“您好,可以进来么?”
  如我所料,房间里没有人答话。服务员又等了一会儿,看了看我,然后推门走了进去。我紧跟着她走了进去,我带着电工的黄铯帽子,因此从上面看不到我的样子。
  “奇怪,人去哪里了?”服务员边说着,边去浴室看了一眼。
  我对她说道:“你还是先回服务台吧,我修好了电视就去找你。”
  她笑笑说道:“好吧,我相信你,可不准偷喝冰箱里的酒。”
  服务员离开后,我关掉音响,打开电视,在声音消失的短暂间隙里,我仔细听了听,因为送风口正在送冷风,因此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我把电视的音量调到最大,然后边吹着口哨边把桌子搬到一个送风口的下面。在这些干扰下,对方根本就听不到桌子放到地毯上的声音。而我是和服务员一起进来的,又有说有笑的,他一定不会怀疑我。
  我轻轻跳上桌子,把手枪拿了出来。我的想法是他既然藏在空调管道里,那么一定会等在门口的送风口,因为闯进来的人一定会先在门口观察一下。而他在狭窄的管道里一定无法转身,我只要在他身后用枪指住他,就可以轻松的夺下他的手机。借着电视中传出的一阵枪声,我轻轻的将送风口的栅栏卸了下来,然后慢慢的把头探了进去。
  让我一愣的是在我预料的方向竟然没有人,就在这时,一只手带着一条乌黑的钢丝猛地从我脑后绕了过来。要不是管道狭窄,而他因为动作过猛让肘部在铁皮上蹭了一下,我很有可能会被他的钢丝割断脖子。虽然此时我的右手也在管道里,可以挡在脖子前,但是这种钢丝一般都是很细的特种合金钢制成,柔软但韧性十足,最要命的是对方只要两手来回拉动就可以轻松锯断人的骨头。也就是说即使我用手挡住钢丝,也要至少牺牲掉一只手。
  不过他发出的声音还是给了我机会,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我一松手放弃了手枪,然后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我借他后拉的力量猛地转体一百八十度,左手同时接住掉落的手枪,隔着天棚顶在了他的身体下面。
  枪口撞在天棚上的震动传到了他的身体,他的挣扎一下子停了下来。我看着他,一张黑瘦的面孔上两只眼睛深陷在眼窝中,在黑暗里间或闪现一点微光。他也看着我,就这样一动也不动。
  我忽然松开他的手,然后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他也跟着从送风口中滑了出来,动作敏捷的让人有些吃惊,我很奇怪他是怎么在那么狭窄的通道里如此迅速的移动。我把手枪的弹夹抽了出来,又把弹膛中的子弹退了出来,然后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他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眼睛中猛地射出一道凶光。
  他站在我的面前,身高不到一米六,身体异常的瘦弱,体重可能还不到五十公斤。他上身赤裸,黝黑的皮肤上到处是在空调通道里沾上的灰尘。但是我并没有因为他的身材就小看了他,因为在我所了解的优秀格斗技巧中,泰拳是极具实战威力的一种技巧。
  泰拳的独特之一就是运用四肢的拳、肘、膝、脚共八个攻击部位,做单势或连环攻击,于不同的角度打击人体各处要害部位,技术的发挥全无限制,因此又享有“八臂拳术”之誉。泰拳素以凶狠、雄劲、惊险而着称,被人们称为“八条腿运动”,这种拳术没有套路,完全着眼于实战技术的组合运用。在泰拳的搏斗中,拳手们善于用多种技术来打败自己的对手,其中有强劲凶猛的肘、膝以及变化多端的拳招、腿法,但泰拳最具威力的进攻方式是肘击术、膝撞法和腿击术,他们在格斗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泰拳中,可作为防御或重创对手的部位,那就是肘。其撞击力非常厉害,实战中常与膝招配合交替使用,上砸下撞,左击右冲,上下联击,极难防守。被击中者,轻则骨断胃裂,重者有生命危险,故素有“摆命肘”之称。肘同样也是良好的防守武器,用肘部挡脚、消拳、砸膝容易得手,并使对手腿膝麻木,失去战斗力。
  泰拳的膝招动作,屈膝叠腿,使膝部突起,形成攻击的力面,着力于膝的上部,专用于近距离格斗,经常攻击人体的肋腹和胸腹部,甚至下腭、面部,令人防不胜防,威力无比,是致命的杀手锏。尤其是泰拳高手,经过长期苦练的膝部,坚硬如铁,若被其重击,轻者长时间昏迷不醒,重者骨头都会被击碎,这是泰拳最狠毒的招术。
  要想成为泰拳高手,膝、腿的功夫至少需要苦练三年五载才能有所成就。泰拳手的双腿既要练得象鞭子般的柔软,又要象钢铁般的坚硬。泰拳的腿上功夫,是泰拳最主要的技法,适用于中、远距离攻击。腿击在搏斗中的威力是相当凶猛的,素有“铁腿”之称。在格斗中,一旦踢中对方,基本上胜负就可以立刻决定。
  修炼泰拳时,每天清晨很早就起床,压腿、踢腿,一练就是几千次,直到满身大汗。接着就是越野长跑,然后是踢香蕉杆或重沙袋来练脚的硬度。坚持几年后,再改踢椰子树,因为椰子树坚硬无比,拳手们必须忍痛闯过这一关,经常练得腿、脚上鲜血淋淋,所以学习泰拳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而泰拳手经过长期的苦练后,身体各攻击部位都锻炼得坚硬如铁,尤其是膝、肘和腿等部位更是有力、凶狠。
  差猜小心的转身把桌子搬到了一边,在厅的中央空出来一块约十平方米的场地。然后他走到离我两米左右的地方站好,然后双手上抬,一前一后的护在他的脸前。这里的场地实在太小了,对于泰拳这种擅长近身攻击的格斗技巧来说正好能够发挥出威力。
  我对于他能在身后伏击我很欣赏,因为这才是一个杀手的可贵之处,所以我不想杀死他。我把枪扔掉的目的就是要彻底击败他,实力加上金钱应该能够让他为我工作。我想了想,也摆出一个和他相同的姿势。
  他对我的姿势显然有些意外,但随即眼神中便射出一股凶光。忽然,他嘴微微一张,一口唾液倏地向我面部飞来。
  虽然被吐在脸上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很少有人愿意被人这样的羞辱,因此我下意识的向左一侧身体,头也向左一偏。这个差猜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在这时,他已经向前一个快速滑步,右腿像是一条长鞭向我的肋部抽来。
  对他的速度我有些意外,而且此时身体的姿势已经很难躲闪,我只好左肘下沉挡在了肋部。他的腿确实异常的坚硬,给我的感觉是被一条铁棍击中一般,我很惊讶一个人的胫骨竟然能够练到这样的坚硬。不过我毕竟练过硬气功,承受这种力量的打击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身体的重量有限,被他一腿踢得向右侧倒去。
  我右腿一侧,稳住身体,可这时差猜已经冲了上来。他的左膝恶狠狠的向我右侧肋部顶了上来,这下要是被他顶上,恐怕再结实的肋骨也会折断。而这时我的重心在右腿上,提膝抵挡已经不可能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右臂下沉挡在了他的膝前。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右臂如同被铁锤砸了一般,差点抬不起来。强忍剧痛,我左膝一提,也向他的肋部顶去。他的步法异常的灵活,刚才两下出其不意的连续攻击不中,立即后退两步,拉开了距离。
  我抖抖右手,还有些麻木,真看不出来他那瘦小的身体竟然能爆发出这样大的力量。不过,和我比起来还是要差很多。要不是他的肢体都锻炼得十分坚硬,这种力量也并不是很可怕。
  他显然看出来我们的差距了,但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这种坚韧的意志正式我最希望在手下身上看到的,把他收为己用的想法更加的明确了。
  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我的速度更快,刚才被他出奇不意的占了先手,这次我可不能再吃亏。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想知道我会攻击他的什么部位,但是我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左肩一沉,身体猛地向他右侧冲去,同时右手一个直拳向他面部击去。
  他显然被我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并不惊慌,头向后稍仰躲避攻击。我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我的胳膊已经伸直,因此这一击根本就不可能击中。但我身体的重心此时已经前移,整个前冲的势头也被带动起来。
  这一拳只是探路用的,真正有威力的还是我的后继攻击。我向前紧跑几小步,随后左脚猛蹬,身体腾空而起。而差猜因为我第一拳的时候就向后躲闪,因此在我步步紧逼的时候也只能不断后退。可这时他的后面已经是他刚才搬的那张桌子了,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他只好双肘前探护住了头部。
  我跃起的很高,在空中飞行了半秒钟后,我的右膝撞上了他的双臂。因为爱惜他,所以我并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但紧跟上来的左膝他还是没有挡住。因为力量太大,他的上身猛地向后一折,后脑重重的砸在桌面上。我则双脚在桌子边缘轻轻一踩,一个后空翻落回地上。
  差猜这下被撞得不轻,挣扎了半天才摇晃着站了起来。他抖着双臂,我能看见他的前臂已经有些青紫,看起来刚才的力量还是有些大了。我暗自告诫自己还要减小力度,不然我的手下恐怕就没有机会为我效力了。
  我刚才的飞膝给他太大的震撼,他的眼神中已经有了一丝的畏惧。但这还不够,因为我还没有把他彻底打倒,要想支配这样桀骜不驯的手下,必须让他承认你有绝对的实力。
  等他重新摆好姿势,我立即发动了又一次攻击。这次我还是先用一个直拳击去,他没有向后躲,而是侧身闪躲。现在的情况很微妙,因为仿佛又回到了他攻击我的时候,只是双方换了一个位置。
  我的左腿被他的右臂挡住,但同时我已经到了他的近前,右膝猛顶了上去。这个时候却看出来我们两人在泰拳上的差距,我刚才是借着身体的优势硬挡了下来,而他却是借着我刚才的一腿之力向上跃了起来。紧接着他左肘猛地下砸我的头顶,我抬膝那脚只好向侧方一跨,侧闪避开。
  这时差猜展示出极强的滞空和控制能力,只见他空中转体后带动另一肘迅速横击我的头侧部,这是泰拳中极其高难的技术。但我并未再次躲闪,而是双脚用力,同时扭腰带动右手上臂外侧,肘尖斜向外上方格住这记肘击。此时的我仿佛直升机一样升起来,两人正好一升一降,我顺势右肘斜下砍在差猜的头侧,后膝上顶又正好对上他下落身体的腹部。
  差猜没等落地便晕了过去,随即像一滩软泥一般落到了地上。我担心刚才力量,伤到了他,急忙走过去想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
  谁知我刚刚蹲下身体,他的眼睛猛地睁了开来……
  第二十六章 毒品交易
  经反复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原来引用的毒品价格数据有误,每公斤可卡因在市场上的零售额应为20万美元,而不是200万美元。虽然是引用资料的错误,但我还是要为自己的不够仔细向大家表示歉意,请大家原谅。
  ************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在差猜睁开眼睛的同时我的头迅速向后一仰,一道银光擦着我的面颊射入天棚。冷汗从后背一下子渗了出来,然我在这炎热的天气中感到了丝丝凉意。我真是太大意了,明知道这个人是极危险的世界顶级杀手,怎么能如此不小心呢。好在我的右脚已经踩在了他的脖子上,不然谁知道他接下来还会怎样攻击我。
  平静了一下心情,我小心地站了起来,但这回再也不敢像刚才那样粗心大意。差猜躺在地上,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忽然说道:“你杀了我吧,我没有另外的五十万美元。”
  他的声音有些阴冷,还有一些不甘。我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旅行支票,扔在了他的身上。这次来之前,我为了用钱方便,也为了收买人心,特意办了十张一千美元的旅行支票。他疑惑的望着我,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
  “这是一千美元,够你用一阵了。我不杀你,但是你以后要为我工作。”不等他说话,我又补充道:“我每年给你一千万美元,每次任务报酬另算,但是你必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
  我的话音未落,他的眼中已经闪现出异样的神采,看起来钱对于他实在是极大的诱惑。
  “好,我同意。”他的回答简短、有力,只是身体的疼痛让他歪了歪嘴。
  我让他收拾了一下,带着他离开了601.到了员工宿舍,那一男一女还在老老实实的等着我。我换回原来的衣服,给了他们一张旅行支票,又恐吓了几句后便离开了这家酒店。
  接下来的两天,我带着小林觉三人在波哥大四处游览,不但参观了黄金博物馆,圣弗朗西斯科大教堂,还乘缆车去了一趟Monterrate山。可惜时间不巧,这里的斗牛表演只有周日的下午才有,所以没有看到。不过这里的旅游景点实在有些乏善可陈,用两天的时间游览富富有余。
  第三天晚上,我接到了那个神秘男人的电话,在确认差猜已经被我打败后,他给了我一个新的地址——米图。我找来一张哥伦比亚的地图查找了一下,发现这个地方在哥伦比亚的边境,沃佩斯河的旁边。令我高兴的是,这个地方竟然就在银三角,是麦德林集团收购古柯树叶的地方。这样一来,我就可以顺便同麦德林集团取得联系。
  次日,我们雇了一个向导,买了一辆旅行车向米图赶去。一路上风尘仆仆,路很不好走,光是过奥塔雷山就用了整整一天。第四天下午,我们才赶到米图,然后在这里最大的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差猜竟然从来不用枪,他的唯一的远距离攻击武器就是嘴里的毒针。虽然射程不到十米,但他的毒针来去无声无影,让人很难防备,确实是杀人的利器。我很希望他也能用枪,只是杀手都有自己的的习惯,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这个念头只得作罢。
  当夜我们没有出去玩,雇了一个当地的向导,询问了一些当地的风俗习惯等事情。第二天一早,我带着差猜离开旅馆,跟着向导直奔当地最大的古柯树种植园。这里的农民几乎都是以种植古柯树为生,因为他们卖干古柯树叶每公斤就可以卖1美元,是种植柑桔的24倍。不过这点利润和毒贩比起来就要差得远了,被收购的古柯树叶每500公斤就可以提练出1公斤的可卡因,在美国的批发价可以达到2万美元左右。这些可卡因卖到最后的吸毒者手里时,总价值甚至超过20万美元,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人为毒品疯狂的原因。
  可卡因的生产要经历三道程序:首先将干古柯树叶制成糊状形粗面团,而后对粗面团加工,再提炼成精制可卡因。在这些程序中,要加入煤油、汽油、丙酮、乙醚等化学品。200公斤古柯叶可出1公斤粗面团,2.5公斤面团可出1公斤粗可卡因,1公斤粗可卡因出0.85公斤精可卡因。制成的可卡因是一种雪白的细微的结晶状粉末生物碱,可以用鼻吸,可以吞服,也可以溶于水中注射。
  不过,因为可卡因产地不在日本,几乎全部需要走私,导致价格极高,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