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说,现代科技竟然发达到这样可以随意改变生物生长规律的地步,什么返季蔬菜、动物快速养殖都轻而易举,手到擒来,所以和全国一样,新屏市的餐桌算来也是十分丰富的了,但由于新屏市离海较远,所以市区的餐厅里专门经营海鲜的是极其稀少,久而久之,新屏市人民的口味里,也就很没有把海味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经常拿着动物界里最受人类热爱因之也是命运最为凄切和悲惨的鸡猪鸭鹅使气,让盘山人民随心所欲地肆意屠宰,大嘴吃肉,大口喝酒。(品#书……网)!

    其实专门经营海鲜的还是有一两家,但是不消说,价格都是贵得惊人,平常的人一般是很不光顾的。

    但现在庄峰就坐在这个大海鲜酒店里,那个大宇县的黄县长今天特意的来给请庄峰吃饭的,他们从山上寺院回来,人人搞到疲乏,所以都没有回家,找了个酒店好好的睡了一觉,现在才吃晚饭,黄县长也就选定了这个价格昂贵的地方,黄县长心里想着庄峰作为一市之长,请他吃饭很是不容易的,自己也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风味可以让他惊叹的了。

    在思考了很长时间之后,黄县长恍然转过弯来,不是说:“穷人们开始吃肉了,富人开始吃猪食了;穷人们开始开车了,富人们却开始走路了”么,到了实现小康、温饱不愁的当下社会,谁还把个吃当回事啊,最多不过是,生理的需要,必然图个肚子不饿,或者那些公款或富人们昂首挺胸、比阔斗狠地到价格离谱的地方去高消费,不外乎是争个表面容光罢了,说到真的渴望着吃点什么,或者什么可口,那都已经是闲话、假话的了。

    而且关键的还是,大家聚在一起,只是图个热闹、求个气氛,让庄市长看到自己的诚意就可以了,这也是一种相互增进感情的需要而已,倒不必讲究吃个什么的,黄县长如此大脑高速转毕,于是主意打定,索性直接请庄市长自己点,要吃什么,大家随他。

    后来庄峰也就选定了这个地方,他就是感觉大过年的,要吃就要吃点品味来,

    吃饭的时候,这个大宇县的县长就说起了季子强前些天到大宇县去暗访的事情,当然了,黄县长并不知道季子强是暗访,他只是说可能季子强对下面的工作有些看法。

    庄峰就笑着说:“管他做什么,他一没人事权,二没管党务,你们大宇县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插话,不管他。”

    这黄县长听了庄峰的话,心中也就吃了一棵定心丸,对季子强去过大宇,并对华乡长的不满也就不在当成了一回事了。

    不管怎么说吧,季子强现在也还是一个副职。

    喝罢了酒,黄县长就要安排活动娱乐一下,庄峰拒绝了,不是他不喜欢娱乐,而是他昨天就已经和小芬约好了今天晚上见面的,对于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庄峰慢慢的有了厌恶之情,并不是说小芬对他不温柔,而是两人在这个经济上越来越多的发生了一些纠纷,特别是高速路项目的泡汤,让小芬由希望转为失望,最后成为绝望。

    两人也就从这个时候起,渐渐的心中都产生了一些怨恨了,现在庄峰对小芬也开始了防范,她那公司庄峰也不大管了,她几次帮着下面的人跑关系,找到庄峰这里,庄峰也都推辞了,这更激怒了小芬,小芬想,自己年纪轻轻的,天天把这大好的身体让你一个老头子攀上趴下的,身上有洞的地方也都让你戳了个遍,现在什么都捞不到,真是可恶。

    昨天两人约好的,今天在庄峰那套商品房约会,好好的谈谈,庄峰也答应了,不管怎么说吧,两人也还是有点情意的,那就好好谈谈,好合好散吧。

    而且最近因为工作忙,事情多,庄峰也是好久没有近过女人了,刚才喝酒的时候,也有几个姑娘陪酒的,这让庄峰有点心猿意马,下面老是一弹一弹的,就想早点过去。

    庄峰想,一个官员要有自己的单独的私生活,这才能显出自己人生真实的态度和风格,他甚至准确地知道,老婆这时候还绝然不可能从她痴迷如命的麻将桌上罢手而归,这婆娘,拿着老子搂回来的钱就不当数地赌!

    庄峰愤愤地诅咒,其实在人的这个层面说,不是生理,就是心理,要不就是物质层面意义上的,从性别上区分男人和女人为性慾所付出的代价,事实上也很有意思,通常,为了获得性慾这样的机会与资格,很多男人都会付出生理上的残损、心理上的憔悴,更多时候,还有物质的给予。

    所以综合来看,性的满足再不成为现代人的羁绊了,但始终,自古至今的男人,都有着这样不可更改的天性——总希望能把天下女人征服到自己的床上、压到自己身下!说实话,人们都有对所谓“自我价值”实现的孜孜追求的本性,而现代意义上的大多男人,通常就只能围绕“权、钱、色”了,说“立德、立言、立功”这种价值穿越千秋的事,是多遭鄙弃和耻笑的。

    所以庄峰在回到了自己的新房之后,就急不可耐的给小芬去了个电话,小芬说自己也是在路上了,所以没过10分钟,小芬就到了庄峰的面前,见到了小芬的这一刻,庄峰就一下把自己准备好的很多话都忘记了,刚才喝了很多酒,又亲眼见了酒桌上那些小妹的妖娆和性感,酒也助了胆,眼也馋了情,他的下身一下就紧蹦紧蹦的,全身血液喷涌,脑门仿佛罐了铅一般,冲动得身形都失去了原来的章法,兀自地两腿颤颤,早已酝酿和堆积了许多的等待慾望涌上心头。

    他想着小芬白花花的身子、勾魂的娇媚,他就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慾望了。

    这样的表情小芬是司空见惯的,马上就退后一步说:“庄老头,今天我们是要好好谈谈以后的事情的,在没有谈好之前,你不能动我。”

    庄峰忍了忍心中的慾火,说:“我知道啊,但我想还是先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我们再谈不迟啊。”

    “那不行,先谈,后弄,这是我今天的原则。”小芬心中还是暗自高兴的,只要这老头依然在迷恋自己的身子,那晚上就好谈一点了。

    庄峰用眼光看着小芬,“哦”庄峰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感叹,靠近了小芬。

    “今天咋打扮这么性感”庄峰开始换上了一副笑脸,并用手去碰她。

    感觉她的身体触电地颤抖一下,立即停后退了一步说:“你少来这套,先谈正事”。

    庄峰憋红了本来就有些醉意的脸,说:“娘的,还给老子讨价还价了,过来。”

    说着话,庄峰非常迅速直接抱住她,小芬一时不知所措,慌乱之中极力想挣脱他的搂抱,庄峰二只手象铁箍似上下箍着她怎能轻易逃脱,抱住的同时立即去亲嘴,小芬头马上侧向一边没亲上,庄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嘴亲不上就亲耳朵、脖子、肩膀,碰到什么就亲什么象疯狗一样乱啃乱咬,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下面的小弟也贴在她小腹部上,非常刺激。

    “不要烦了……放开我呀……不要……”小芬奋力反抗。她的叫声象兴奋剂一样更加刺~激庄峰的感觉器官,她的反抗更使庄峰加速了上下夹攻的速度,嘴手并用所有的手段同时展开,他疯狂的进攻也换来了她更加疯狂的反抗。

    “放开我啊……不要……不要……你这老流氓,先谈正事……”小芬边叫边继续用力在挣脱。

    但小芬再怎么反抗毕竟是女人,想挣脱庄峰的怀抱谈何容易,不管怎么反抗都是徒劳无益,随着时间的推迟,通过庄峰暴风般进攻,感觉她反抗的力量渐渐减弱,终究小芬难敌一个慾火冲天的男人。

    时间并不很长,两人就停止了。

    “唉,喝酒了,最近也憋得慌,没让你满意吧?”庄峰边清理边道歉边哄着。

    小芬毫无表情地象木头似躺着,她可能还没完全退去激情吧,所以有点呆呆的,随便庄峰怎样清理已无任何反应,庄峰搂着小芬一泄如银、光亮迷人的身子,装出一种含了无限离恨情绪的口气对她说:“小芬啊,我的工作压力和工作量今后是越来越大,而且一向以来,自己对家庭的照顾也亏欠了很多,为了这些原因,今后我们双方就好合好散,再不来往了罢?你也在医院那边好好上班,有机会相一个好点的男人,也建立一个家庭,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虽然庄峰用了征询的话,但是他的口气却是不容置辩的,接着他又周全地补充了善后的安排,似乎无限惋惜而又假惺惺地说:“当然,关于钱,你不用担心,那个公司过去我也投了几十万的,现在都归你了,我一分不要。”

    小芬其实还没有退去高巢,现在却听到了庄峰这席话,仿佛无边的海洋里,突然升腾起一股足以吞噬一切的巨浪,只觉浑身一冷。

    这时的小芬,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对世间情态懵懂不知的少女了,她已经是心智被启蒙,性格被浇铸的成熟的女人,这个时候,她非常明白,对于自己这样一个犯险处处布满阴谋和算计的社会却没有任何背景和靠山的弱小女人,如果失去了庄峰庇护的这棵大数,那将意味着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