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早在一个月之前,庄峰已经定好了今年要来天霞寺烧那头柱香中的第一注,为此,这次庄峰特意带来了30万元的现金,他在秘书,司机,还有大宇县黄县长的陪伴下,连夜赶到了天霞寺,晚上在市里他还出席了新屏市电视台组织的一个迎春晚会,所以赶到天霞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

    庄峰本来有点胖大的身体在这艰难的几里路的攀爬中,已经是疲惫不堪,看到了智缘师父,庄峰还是争扎着挺直了腰杆,和手答礼说:“大师一年辛苦了,希望今年能道德圆满。”

    智缘师父也答礼一句:“阿弥陀佛,谢谢庄施主金玉良言。”

    一行人在智缘师父和几位师傅的带领下就到了寺院,黄县长看庄峰走路已经有点踉踉跄跄了,就忍住自己的疲惫,过去和秘书一起搀扶着庄峰,到了寺院的厢房里。

    智缘师父早在一间房内烧上了一盆火红的木炭,把房子里面烤的暖意洋洋的,等小师傅们给庄峰等人到上了茶水,大家也都寒暄之后,智缘师父才面有难色的说:“庄市长,今年恐怕情况有点变化了,只怕要委屈一下庄市长。”

    庄峰不大明白智缘师父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这个大师,说:“此话怎讲?”

    智缘师父面带愧色说:“不瞒庄市长你啊,今年这第一注香已经有人占了,庄市长你只能排在第二柱香了。”

    庄峰面色一寒,翻着三角鱼泡眼说:“这怎么回事,智缘大师啊,我可是提前一月就打过招呼的,这次前来,我还带了三十万元的捐赠款。”

    庄峰旁边的黄县长也是满面怒色,说:“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和庄市长抢这第一注香?”

    智缘师父叹口气说:“我本来也是先给你这第一注香的,无奈此人势力太大,出手阔豪,所以我还是劝庄市长你就让一让吧。”

    庄峰脸上的颜色寒冷的吓人,冷冷的问:“是什么人?他为这第一注香出了多少?”

    智缘师父说:“他出了200万。”

    庄峰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人如此的大方,一次出了200万?

    单单从人家出手这一条来看,庄峰心中已经有了一点惧意了,但他还是想知道是什么人,就问:“还请大师明示一下,这位施主是什么人?”

    智缘师父说:“我只是听人叫他季大公子,随行带来了10多个人,个个凶悍刁蛮,他们扔下了200万元,说第一注香不给他也不行,否则立马砸了我这小寺。”

    黄县长浓眉一紧,狠狠的说:“他妈的,什么地方跑来个土财主,这么嚣张,你现在告诉他,这头柱香庄市长烧定了,有本事让他砸了寺院看看。”

    那智缘师父苦着一张老脸说:“我说过了,说过这是许给庄市长的头柱香,但这大公子很不屑的说,他不管什么庄市长,李市长的。还说要是庄市长来了,不服气可以直接找他。”

    黄县长怒不可止的嘴里骂了一句话,说:“我现在就过去看看,是谁这么张狂,老子马上从大宇县调人过来,灭了他。”

    但庄峰一把就拉住了转身想要离开的黄县长,他不像黄县长这么冲动的,对方明明知道是自己,还敢如此跋扈,必然不是泛泛之辈了,这年头,还是小心一点,他就转头看看秘书,说:“你听过新屏市有谁叫季大公子的。”

    秘书就锁紧了眉头,认真的想了好一会,才摇摇头说:“新屏市倒是没有听说过这号人,不过刚才我们在半山腰停车的地方,我倒是看到好几辆挂着省城牌照的豪华轿车,莫非。。。。。。”

    庄峰就收缩了瞳孔,看着秘书,秘书自己也打了一个寒颤,说:“莫非是省城的季大公子?”

    庄峰并不知道是谁,就问:“什么来路?”

    秘书犹豫了一下,说:“季副书记的公子外面也是这样称呼的。”

    庄峰一下就睁大了眼睛,看着秘书半天没有说话,那黄县长刚才还怒气冲冲的,现在也一下萎靡了起来,不用庄峰在拉他,他也是站住了脚跟,不再移动。

    庄峰心中也大概的估计应该就是这个人了,所以他慢慢的沉淀下来,他已经平静多了,不管来人是不是季副书记的儿子,自己都要把他当作是季副书记的儿子对待,这个气是不能乱斗的,虽然季副书记和自己不是一个派系,说的更明白一点,还是势不两立的对头,但自己分量太轻,不足以强行出头,还是退避三舍为好。

    庄峰就慢慢的淡定起来了,对那智缘师父大师说:“哈哈,那就算了,我烧第二柱香吧,我们喝点水,也就不休息了,这再熬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那智缘师父见庄峰竟然真的让了,心中也满是欢喜的,他生怕庄峰一怒之下,和对方闹起来,自己可就凭空的少200万元的收入啊,现在可好了,加上庄峰的,就是230万,还有后面排下的3柱,4柱的等等,今年可是丰收了。

    那智缘师父离开厢房之后,庄峰等人就抽着烟,聊着天,没多长时间,就到了清早的五点,这个时候,山门是不开的,不过庄峰等人还是能够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人声,看来外面已经上来不少人了,都在等着寺内的几注大香烧完,他们好来烧。

    庄峰等人也听到了大殿里面已经开始张罗着应该是让季大公子去烧第一注香了,庄峰也仔细的思考了好一会的,最后还是决定不要和季大公子见面了,本来自己来抢头柱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万一自己留给季大公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回去把这事情传到了省委,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所以他们几个人就洗漱一番,等着师傅一会来叫自己。

    这样就过了20来分钟,智缘师父亲自到了厢房,来请庄峰等人过去。

    庄峰带着几个人到了大殿里,跪在佛像前许愿,口中念念有词,他说一大堆愿望,至于是什么愿望就不得而知了,然后请佛祖这一年保佑家人和朋友们事事都顺心。

    这样用了好一会的时间,等祝愿之后,庄峰就毕恭毕敬的献上了那30万元的现金,说是给寺院做灯油钱,当然,这不过是个说法而已。

    出来之后,寺院的大门还是没开,庄峰等人又回到了厢房,小师傅送来了茶点,他们慢慢的吃着,喝着,一直等到后面几注大香烧完。

    这个时候,就听那大门一开,人们蜂拥而入,今年拥挤的场面来得更早些,在昨天夜里,就有人赶来等待入寺里烧头香了,不过这个“头香”可不是谁都能烧,春节前,寺院大概发售了5000张头香票,200元一张,新屏市的人为了讨个好彩头,都纷纷来买,“头香”票供不应求,据说有一年,头香的门票甚至卖到了600元一张。

    人群里,伴随着香燃起的阵阵青烟,曼妙得有如在仙境里一样。只有相互拥挤的人们冷不防又踩你一脚时,才意识到我们是在杭城里最热闹的地方。

    大雄宝殿内外,人头攒动,人们像是“抱团”入殿。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新年的喜悦,拥挤,像是新春里为新年祈福的一种特殊行动,烛火燃香,他们许下新年愿望。祝愿自己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庄峰就见那庙宇香烟袅袅,尽管当天气温比较低,却丝毫没有影响市民烧头香祈福的热情,寺内寺外到处人头涌涌,一派香火旺盛的景象,寺内广场上挤满手持1米多长“高香”的信众在香炉前诵经祈福,祈求可以再今年“行大运”。

    有的父母除忙于自己上香外,还叫子女一起膜拜,祈求家宅平安,生活顺利,大殿左侧的文殊菩萨像也招来了大批信众,他们纷纷将虔诚的跪于菩萨像前,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聪明敏捷、才智过人,希望孩子学习越来越好。

    趁着这个乱哄哄的时候,庄峰等人也就离开了寺院,在下到半山停车的地方,早就没见那昨夜停留的几辆省城的轿车,庄峰叹口气,也不知道这次遇上了季副书记的儿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在这个晚上,彩色的花伞落在夜幕里,点亮了大半边的天空,夜间清冷的空气却让人感觉很清新,所谓的一方水土一方特色,新屏市的饮食因此也就有了自己独特的风味,也就不象外地一样有个夏天吃冷,冬天火锅的习俗,这里常年都是既有家常炒菜,也有滚烫的火锅,甚至是凉品样式琳琅满目,多数的东西都可以凉拌了吃,什么凉卷粉、凉鸡,凉猪耳,凉蹄,凉拌鸡血酸汤啊什么的,都应有尽有,也算新屏市饮食习惯上的一大亮点,品种上也是这般,什么瓜果蔬菜呀、山珍呀,尤其是哪个地方都少不了的鸡鸭猪狗鹅鱼,都相当齐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