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处长就满意的用手抓住季子强的两支胳膊,让他和自己保持了一点距离,细细的打量了好久,说:“瘦了一点,但精神还好。 ”

    季子强也在看着江处长,她依然是那样的端庄大方,雍容华贵,时间没有侵蚀到她多少,她展现给季子强的是高雅从容,庄重大方,服饰得体但不奢华,她的脸上开始露出了微笑,肢体动作平稳,从容而又有礼仪,在她厚厚的大衣下,仍显示出婀娜的身姿。季子强在想,作为一个女人,到了江处长这个年龄,还能保持的如此完美,应该是不多见的。

    北京对季子强还是比较陌生的地方,他很多年前来过一次,那应该是在柳林市的时候,自己是来劝阻上訪的群众离开北京的。但那一次的经历几乎并没有让季子强深刻的来体会一下北京的真实感觉,那只是一次路过吧,而今晨,坐车走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古老的京都显现出悠闲的景象,空荡的街道,清新的气息,洋溢着笑容的行人,还有互相礼让的司机们,都在享受节日来临的快乐,在北京这样快节奏的都市,这种宁静让季子强感受到了它的韵味,以及古都那独特的魅力。古诗咏曰:“都城十日雪,庭户皓已盈”。

    不要说十日雪,北京城里昨天下了雪,现在都是积雪盈盈,房顶、草坪,乡郊野外,白茫茫一片,美丽雪景喜煞了众人。季子强就在自己的心中想,人有贫富,尊卑,贵贱之分,而雪,洋洋洒洒从高空飘下,本是笼统一片,可落在柴扉棚顶上,和落在皇家琉璃上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或许悄悄化了,或许笤帚一扫,融到污泥里谁也不晓;后者,肯定会碎玉般地受到珍重,被欣赏,被玩耍;煮酒赏雪,万般宠爱,自然界很多东西,本是平等的,可落到了人的眼里心里,就有了区分和差异。

    季子强就痴痴的想,这世上诸多事物,无不如此。可最终,都会像雪花一样,消失无踪,回归平静。

    路过故宫的时候,季子强看到故宫的瓦背上,及不走人的草地上,积雪不少;路上的雪,虽也算进了皇宫,但落的不是地方,必遭人贱踩而化为积水。

    皇帝已是昨日的雪花,飘得无影无踪,我们后人,自由地在他的宫中穿贯,自由地用现代的相机拍摄记录,所有的历史,都是这样形成的。

    乐世祥的家没有住在高楼大厦里,这倒让季子强有点好奇起来,因为车子很快就穿插進了一些小小的胡同里,北京胡同,起源于元朝,是老北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起四环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那曲折幽深的小小胡同、温馨恬静的四合院,带着悠久的历史积淀、古老的传统特色、浓郁的文化气息,把元大都的棋盘式格局与现代化的环形加放射布局联系在一起,将一个古老又年轻的胡同文化呈现到世人面前。但这无疑就给季子强来来了麻烦,他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于是季子强就带着一棵平常心,慢慢看着,他发现,每条看似一样的胡同都有他独特的魅力,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带着恬淡从容的微笑,娓娓讲述他漫漫的传奇人生。

    车子拐进了东城区的鼓楼、后海和南锣鼓巷附近,这当然是季子强听坐在前面的江处长介绍的,现在的季子强,实际上还没有多少对北京的地理知识。

    这里是老北京居民生活风貌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区,季子强一进来,都能感觉到自己被层层名胜古迹包围,纵横交错的胡同,织成了荟萃万千的京城,细细品味又似在翻阅北京的百科全书,相比起被浓郁的商业化气息渲染过了的南锣鼓巷,这里更宁静清幽,车在胡同内穿梭,季子强就体味传承了千年的老北京文化。

    季子强他们车跑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清晨也缓缓来临,沉睡的古老城市在夜幕中渐渐苏醒,在每条胡同的进出口都会有一两家卖早餐的摊铺,一个茶蛋、一张油饼、一碗粥、一碟咸菜,方便又实惠,在一顿营养早餐的激励下,充实而灿烂的一天就开始了。

    在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的门口,车就停了下来,季子强提着东西先下了车,司机和坐在另一辆车的乐世祥的秘书赶忙过来接上东西,推开了古色古香的大门,季子强就在四合院的正屋门口看到了乐书记。

    乐世祥依然是气质洪厚,威风凛然,就算他是简简单单的站在正屋门前的台阶上,举手投足间任然是霸气威严,当季子强和江可蕊刚一走进小院,就听到了乐世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哈哈哈,季子强,你怎么样?还是那么稀里糊涂的吗?”他的话铿锵有力。

    季子强快步上前,握住了乐世祥的手,说:“乐世祥,我这还是长进不大啊。”

    乐世祥再一次的放声大笑起来,他绝没有江处长那样的凄凄惨惨戚戚,更没有过多的缠缠绵幽幽,他还是他,一个永远都让人无法击倒的人。

    江可蕊也像燕子一样扑进了乐世祥的怀来,这个时候,季子强才看到了乐世祥眼中有了些许的濕润。

    乐世祥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拥抱着自己的女儿,他明白,自己的女儿要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一个小妈妈了,而自己也会晋升为爷爷,这让他感慨万千,一想到这里,他就想起了江可蕊还是小孩时的那些旧事,那个时候的她真是太调皮了,唉!岁月如梭啊,转眼之间几十年匆匆而过。

    于是,从这天起,季子强就住进了这个小小的四合院了,这个地方构成有它的独特之处,院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又有游廊连接彼此,起居十分方便;封闭式的住宅使四合院具有很强的俬密性,关起门来自成天地;院内,四面房门都开向院落,一家人和美相亲,其乐融融;宽敞的院落中还可植树栽花、饲鸟养鱼、叠石迭景,居住者尽享大自然的美好。

    季子强很快就习惯了这里的安逸、消闲、清静的日子,他还享受到了家庭的欢欣、天伦的乐趣,于是季子强便感受到了一种悠然自得的气氛。

    四合院是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南房组成的,所谓四合指东、西、南、北四面即四面房屋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字形,经过数百年的营建,四合院从平面布局到内部结构、细部装修都形成了京师特有的京味风格。

    一般的四合院有一进院落、二进院落,大型的有三四进院落和花院,二进院落是在东西厢房与南房之间建一道隔墙,隔墙正中建筑垂花门。

    而外院是乐世祥的秘书等工作人员居住的,内外宅之间有豪华的垂花门,垂花门内有仪门,这座仪门只有在重大活动时才能打开,旧时说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既指垂花门的二门。

    老北京人讲究较多,如院门前不能种槐树,因以前槐树上会掉下来一种虫子,俗名吊死鬼,担心过路人说“这儿怎么这么多吊死鬼啊”,因桑树与“丧”同音,四合院边也不种桑树。北京人大都爱在院子中种夹竹桃。

    乐世祥的这个四合院亲切宁静,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庭院方阔,尺度合宜,院中莳花置石,种植海棠树,列石榴盆景,以大缸养金鱼,寓意吉利,是十分理想的室外生活空间,好比一座露天的大起居室,把天地拉近人心,最为人们所钟情。

    因为对这里的钟爱,季子强在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不过他还是没有乐世祥起来的早,等季子强隔着窗户的玻璃往外看的时候,乐世祥已经在外面院落里练起了太极,乐世祥的秘书和司机也在一边安静的站着。

    季子强很佩服乐世祥的精神状态,昨天晚上,自己和乐世祥谈了好长时间的话,自己给他汇报了这一年来自己在新屏市所遇到的麻烦,还给他汇报了目前新屏市面临的各种局面,并对整个北江市未来的格局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分析。

    季子强在说到季副书记的时候,没有说的很明确,但从季子强的字里行间,乐世祥还是听出了季子强的一种担忧,作为北江市几朝元老的季副书记,在扛起了乐世祥派系的大旗之后,他会怎么走,这对北江市的影响是巨大的。

    乐世祥自己也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了。

    不过在季子强整个汇报中,乐世祥也听的很认真,他除了再次震惊于季子强能在那样的环境中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之外,他对北江市现有的格局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了,他不是一个狭隘的人,他并不强求自己留在北江市的人马会怎么怎么样,他考虑的是大局,是全局,他不希望北江市高层权利机构四分五裂,更不希望北江市的经济和政局受到什么影响。

    所以在季子强给他汇报之后,他很久都没有说话。

    季子强也知道,在乐世祥没有考虑好怎么回答之前,他绝不会随意的给自己做出什么引导性的指示,季子强给他了足够多的信息,他一定是需要时间来归类,分析,最后才能找到要害。

    但季子强没有想到,乐世祥在那么晚休息之后,今天还是能起来的这么早,季子强打开了门,走了出去,说:“乐书记还是起来的这么早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