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你有胆气,有智慧,有远大的理想,这些才是我所希望的。 ://efefd”张书记的眼中真真切切的透露出了真情。

    季子强犹豫的点起了一支香烟,他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是抽第几根了,但肯定是超过了江可蕊给他定下的那个规定,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真的能够收服一个像张广明这样的人,就算多抽几根也是合算了。

    季子强就看着眼前漂浮的烟雾,用并不很大的声音说:“快过年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新的一个春天就要来到,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季子强说道这里的时候,就端起了茶杯,并没有去喝。。。。。。。。

    而张广明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告辞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季子强的态度也有了,那就期待春天的到来吧。

    他站起来客气的告辞了,季子强没有挽留他,只是对他笑了笑。

    在张书记走后,江可蕊才出来,一般来说,找季子强的人来了,江可蕊都会回避的,因为江可蕊知道,他们在一起大多是要谈点工作,相同的,江可蕊的下属来了,季子强也只是打个招呼就进卧室了,这几乎成了他们两人之间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但今天江可蕊见季子强在客人走后,依然是心有所思的样子,就有点奇怪起来,问:“你们谈什么呢,这长时间?谈完呢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季子强就拥抱住了江可蕊说:“我在想一些很枯燥的问题,对了,机票你定还是我定啊。”

    “我来定吧,你每天忙的,到时候不要忘了。”

    季子强就不再去想大宇县的事情了,很温柔的抱着江可蕊,一面撫摸着江可蕊的肚子,前后的摇晃起来,说真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是妖娆动人的,只消静静的坐在那儿做出一副傻态即可。江可蕊现在就是这样,她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季子强,只看着他,只是在静静地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话语在有的时候是天底下最愚蠢、苍白的表达方式,而沉默,是一种高难度的艺术,它令情感无限绵长,所以才有了那句千古绝句:此时无声胜有声。

    季子强作势要亲江可蕊,江可蕊把身一转,躲开背向季子强。

    季子强从后面双臂环在江可蕊腰上,脸贴住江可蕊鬓角耳垂,怅有所失的说:“为什么我越来越发现我这样爱你。”

    女人对一切都持怀疑态度,这源于她们的性格和性别,但奇怪的是,她们只对一句‘我爱你’深信不疑。

    哪怕你说的很烂,说的漏洞百出,说的是醉话,她们也屡伤不悔、屡教不改,甚至会主动帮你堵住你这句谎言中的所有漏洞。

    江可蕊对季子强的话绝对是信以为真的,也可以说是江可蕊一直在纵容季子强造假,无疑这对季子强继续编造谎言是莫大的鼓励,但也不能说季子强这就完全是谎言吧,至少他确实在爱着江可蕊。

    他抱着她回到了卧室,季子强是心中很想干点什么的,但随着江可蕊临盆的时间越来越接近,季子强现在也开始学着克制自己了,他就给江可蕊说着笑话,讲着故事,他们还商议了,要把香烟里的钱找个地方处理掉。

    江可蕊说交给纪检委,季子强不同意,因为他知道,这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会收到这样的好处的,自己一旦把它公之于众,那么别人就会想,他们一定要问,书记收了多少,市长收了多少,这样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异类,让所任人都憎恨的。

    最后季子强就决定了,这个钱捐出去。

    但两人又为捐到那里发生了分歧,季子强说捐给红十字协会,江可蕊说那里有个郭美美,绝不能捐到那里去。

    最后季子强也只好听江可蕊的话,让她明天上班的时候带上,找个时间处理掉,只要是慈善机构都可以。

    稍后江可蕊困了,开始闹觉,她吮季子强的脖子,像个吸血鬼,两排伶俐的细牙,于是季子强依旧哄着江可蕊入睡,江可蕊有一句没一句的叫了几声老公,继而神智漂移,头向季子强怀里使劲拱,双手在他身上抓紧,又一点点的松开,浑然一个懵沌中的精灵,畅游在另一个梦幻的世界,又开始她新一轮的冒险。

    整个世界安静了,季子强吻了江可蕊,像蚊子一样轻轻,在江可蕊身上小心的留下几十个吻,仿佛在享受最后的盛宴,周围静悄悄的,万籁无声,夜也進入了梦乡。

    全世界似乎只有季子强一人睁着眼睛,看着江可蕊熟睡的样子,看着她美丽的脸,这用去了季子强很长的时间,他想分辨在他们两人之间,到底谁会爱谁多一点。

    后来季子强闭着眼睛睡,再睁眼睡,觉得还是闭眼比较舒服,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人之所以睡觉要闭眼,是因为天地间让人舒坦的景象,是要闭了眼才看得见的,譬如梦。

    睁开眼,就是操蛋的世界,被强暴的人生,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把姿势摆对,你无力反抗,还要试着享受,不许诅咒黑暗,只能赞美光明。

    可以,季子强不反抗,伸吟两声总行吧。也不行,会惊扰了妖魔的好梦,睡眠和女人一样神幻,难以捉摸,不要它,它偏会来,请它,哄它,引誘它,千呼万唤也不出来,这个夜晚,季子强逮了它一夜。

    第二天季子强和江可蕊下班很早,進入腊月末了,过年前几天里,单位的人都开始准备年货,所以偷跑的人很多,季子强和江可蕊也闲了下来,他们很少的有机会一起去买菜,江可蕊挎着季子强,季子强挎着菜,一步一晃地回到家,江可蕊下厨炒的菜,季子强洗菜剥葱,端盘递碗。

    俩人吃饱了,季子强看电视,她戴上橡皮手套,把碗洗了,走出厨房见季子强站在电视前笑,便过来把她自己挂在季子强身上,问道,“傻笑什么呢?”

    “喜剧片。这男的呆的,老婆搞外遇,自己不知道,还给人讲驭妻宝典呢。”季子强调转目光,将注意力转移到江可蕊身上,“宝贝,你累不累?”

    “不累,今天感觉很精神。”江可蕊站直了,理正季子强的衣领,手停在他颈部前轻轻的撫摸,好一会儿,方说,“老公,坐飞机会不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呀。”

    这倒还真把季子强给问住了,季子强摸出江可蕊佩戴在颈上的小香水瓶,拿在手里把玩,那是一个钢笔粗细、一厘米长短的咖啡色小瓶子,里面盛着浓郁的精油,瓶颈上塞上小木塞,穿起绳子挂在颈上。

    她身上的香味便是来自这里还有身上衣物的熏香。没有挥发性的扑鼻气味,却始终暗香摇绕。

    季子强有时间就和她厮混在一起,身上恐怕也沾染些脂粉气,再也不能拍着胸口自诩纯爷们,为世间众生宣扬男人的优越性了,现在季子强一面闻着香味,一面说:“应该不会吧,这样,明天上班我问问我们办公室一位老大姐,她应该知道”。

    “嗯,那就有劳相公了。”

    “娘子且放宽心,这小小的事情,就让为夫来办理吧。”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双唇主动奉上来,还有香滑糯软的舌头免费赠送。平日季子强最喜欢亲她的眼睛,咬她的舌头,她老是不肯,时常假意娇嗔,紧紧的闭上嘴巴,季子强就会捏住她的鼻子,借着她张嘴呼吸的空,吸出来咬住报复性的狠裹。

    江可蕊也就会一边用手打季子强,一边抱怨,或者求饶,此时无端献殷勤,季子强却也心无旁骛,呲咂地品着美味,呜噜地说不出什么来了。

    晚上季子强还是决定到冀良青的家里去一趟,应该说所有的新屏市提的上串的干部都会到冀良青家里去拜个年的,自己也要随随大流,过去坐一下,聊几句,表示个心意也是必须的。

    季子强让江可蕊帮他收拾了几样拿得出手的礼品,他先给冀良青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冀良青是否方便。

    冀良青在电话里就说:“我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来吧,我等你。”

    季子强提着东西就下楼到冀良青的家里去了,季子强敲门进去之后冀良青家里没有其他客人,季子强还在心中纳闷,怎么自己家里都有人去,冀书记这里反倒如此清静,但这个想法并没有维持太久,季子强就听到了敲门声。

    冀良青面上略微的有点尴尬,笑着对老婆说:“你去看看吧,就说家里有客人。”

    这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冀良青的手机就响了,季子强从冀良青的语气中也听出来了,这肯定是个想要拜访冀良青的领导,冀良青就三言两语的打发掉了对方,但季子强刚刚和冀良青说了两句话,冀良青的手机又响了,应该还是想来送礼的人吧,后来冀良青自己也自嘲的笑笑说:“唉,没办法啊,一到逢年过节,住在家里就成了麻烦,改天我看啊,我晚上只能到宾馆去住了。”

    季子强不能让冀良青难为情,更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白自己的清白的,所以也说:“我那最近也有人去,所以今天到书记这里就是想躲一下。”

    冀良青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看来让你失望了啊,你找错地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