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县委书记张广明今年刚过40多岁的样子,一米七八的个子,身材很是标准,尽管身居官场已多年,但是,腹部依然是平坦的,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年轻,依然的充满活力和魅力,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副冷峻威严的面容,看上去,任何的大风大浪都别想在他脸上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这是他在官场上长期历练的结果。 如炬般闪亮的双眼,尽管似乎在微笑,仔细去看,却是那么地复杂,那么地耐读,那么地难懂,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具有超凡的气度和俊朗的外表。

    季子强就很客气的把这个大宇县比自己资格还老的书记请了进来,说:“张书记,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还让你在门外等了半天,不好意思啊。”

    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张广明就踏进了季子强的客厅,他一直很沉稳的笑着,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他才说:“我理解季市长,你是很怕人来送礼吧?不过我还是带来了一点茶叶和香烟,毕竟是要过年了,空手过来也不好意思。”

    季子强就哈哈的笑着,很亲昵的拍了拍张书记的肩膀,让他坐下,说:“坐吧,坐吧,你能理解最好啊,虽然我们两人接触的不多,不过张书记你这个礼我是一定要收的。”

    张书记刚想说话,就见江可蕊也出来了,张书记当然也是认识江可蕊的,对于新屏市的这个独一无二的美女局长,官场上不认识她的人确实不多,换句话说吧,在很多男性官员的影响里,江可蕊可能比季子强更具魅力,更难相忘。

    这就像季子强在女性官员的印象里也非常深刻一样,但毕竟在官场还是男人多,女人少,当然了,还有些不男不女的人,那就更少。

    张书记赶忙站起来,招呼了一声:“江局长你好,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们休息,真不好意思。”

    江可蕊也客气的笑笑,寒暄两句,就帮着张书记到好了茶水,在道个谦,回里屋了。

    季子强抬手示意张书记坐下,很随意的说:“张书记到市里来开会还是办事啊?”

    张广明说:“一个是给相关部门来拜年,一个是特意来给季市长承认错误的。”

    季子强就是心头一紧,知道自己前几天到大宇县的消息走漏了,不过想想也是不可避免的,现在的官场,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就算那次抓住赌博的那个华书记自己不说,但偌大的一个乡政府,肯定是有张书记的亲信的。

    季子强也就落落大方的说:“奥,承认错误?那说说是什么错误?”

    张广明很严肃的说:“季市长到大宇县去了,也看到了我们管理上的一些漏洞,这和我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郑重其事的来给季市长你表个态,下一步我会认真严格的抓一抓干部素质和干部工作态度,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季子强就不再说话了,他仰着头,看着张广明头顶上方的那面字画,久久没有表态,他需要仔细的思考一下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个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就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这个大宇县的张书记并不是庄峰的人,准确的说,他应该是冀良青一手提拔起来的,算在冀良青派系也不为过。

    但王稼祥曾今给季子强说过,这个县委书记是一个很有原则,很有想法的人,他并没有随波逐浪的紧跟着冀良青,在很看问题和看法上,他甚至也不认同冀良青的思想,但不管怎么说,他是冀良青提拔上来的,这谁都改变不了,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成为冀良青派系中的一员,大家还是毋庸置疑的把他划到了那个派系中。

    现在季子强要考虑的就是这个书记有没有**的思想,有没有胆略和勇气,这对季子强来说很重要,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讲,季子强也是希望吸收一些这样志同道合的人来和自己并肩战斗的。

    所以他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也需要判断出自己这样做到底风险会有多大。

    季子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显得更加的沉稳内敛和波澜不惊,,他的敛眉、凝思、莞尔无一不彰显出他过人的智慧和霸气,他的神情上更是静如潭水。

    张广明也在审视着这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副市长,他听过季子强很多的传闻,有季子强在柳林市的,还有季子强在洋河县的,更有季子强在新屏市这一年时间中做过,办过的很多事情,从内心来说,传言往往会比事实更让人朗朗上口,也更夸大和演绎一些。

    这就让大宇县的这个张广明书记对季子强有了无限的向往,他早想坐下来好好的和季子强谈谈,但彼此地位的差异和工作的繁忙,让他一直没有这样一个机会。

    这个年轻的副市长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宁静和淡然,是张广明心仪的,他看过太多装腔作势的领导,也看过很多嚣张跋扈的官员,唯独季子强这样的气质让他很少遇见。

    他们两人就彼此思考着,一下就冷场了,季子强很快的先反应过来,笑着对张广明说:“张书记先喝点水吧,说到上次去大宇县的事情,我有点抱歉啊,没有通知你们。”

    张书记忙欠欠身,说:“季市长你客气了,是我们没有做好工作。”

    “怎么说呢,也不是你们没有做好工作,我倒是觉得你们大宇县有点复杂啊。”季子强抛出了一个很尖锐的话题来,他要验证一下对于这个张书记的那些传言。

    张广明脸就慢慢的沉了下来,他很小心翼翼的说:“季市长的判断来自于那些方面。”

    季子强皱下眉头,这个张广明避重就轻,并没有正面的回答自己的问题,莫非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季子强也就打个哈哈,说:“谈不上什么判断,事实上我对大宇县并不太了解,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触而已。”

    张广明已经在冷静观察了一会了,他先要稳住阵脚,沉着应付季子强这个很敏感的话题,现在见季子强也开始玩起了虚话,他知道,如果在这样谈下去,那么自己和季子强的这次会面就会成为一个毫无意义的事情了,季子强以后再也不会对自己加以关注,更不要指望他对自己引为知己。

    张广明一直都是善于守拙,韬光养晦,实际上季子强说的一点不错,大宇县确实很复杂,从县委到政府,再到下面的乡镇,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存在着矛盾和斗争,这样的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张广明无力改变,县里的黄县长那是庄峰的铁杆,自己一点都奈何他不得。

    自己呢,名义上是冀良青的人,但这只是外人的一种看法而已,冀良青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算到他的心腹之中,因为自己几次都违背了他的意愿,之所以自己还能在大宇县的书记位置上坐着,充其量不过是为了抵御黄县长对大宇县的满盘操控。

    但不得不说,自己恐怕也只能干到开年之后了,因为据很多传言说,冀良青会让他的秘书小魏直接担任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听说为这事,冀良青已经提前在省委吹风铺路了。

    自己在无所作为,恐怕真的就会走到那一步。

    于是张广明决定表明自己的态度了,他说:“季市长你的感觉一点不错,确实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季子强已经暗自高兴了,这个张书记自己开始往话题上靠了,这是好事。

    张书记就放开了:“原因很简单,在名义上,我是冀书记的人,而在实质上,黄县长是庄市长的人,这就奠定了一个我们无法融合的基础,而势均力敌也刚好就是我们大宇县目前的状况。”

    张广明说的很直接,但又很有技巧,这让季子强从他的‘在名誉上,我是冀书记的人’的这句话中,很快的得出了一个结论,张广明并没有完全融入到冀良青的派系,他要么是在观望,要么是和冀良青的思想有所差异。

    但不管是源于哪一种原因吧,这个人还是可以加以利用和收罗的,人们往往会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实际上这是错误的,在一个人深刻的理解了人性和世态之后,他是可以从一个人的眼光中看出另一个人的品格和内涵的,当然,这需要一个经验的磨砺之后才行。

    而季子强刚好就是一个具备了这样能力的人,他从张广明的眼中看到了自己所想要的那种气质,这个人完全具备一个优秀官场中人的品格,再加上自己听到了零零碎碎的关于他的传言,可以暂时认定,他不是一个贪得无厌,毫无信誉的人。

    季子强说:“你想过怎么改变这种状况吗?”

    张书记很肯定的回答:“想过,但一直无法做到,因为我还不够强大。”

    季子强若有所指的问:“那么你想过怎么才能让你变得足够强大?”

    “很简单,我需要一个支撑。”

    季子强淡淡一笑:“你是冀书记提起来的。”

    张书记也一笑:“但这并不是说我就能适应。”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季子强又抛出了他的诱饵。

    没想到这次的诱饵刚一抛出,就让张广明一口咬住了:“只要你能支撑我,其他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难题了。”

    这样简介,干脆的回答倒是让季子强有点不大习惯,他认真的审视着这个县委书记,说:“我并没有太多的能力,恐怕支撑不了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