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喜欢跳舞,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那时候大家知根知底,舞姿随意,无拘无束。面对高出她一头的仪表堂堂的季子强,她感到紧张、慌乱,心头怦怦乱跳。但她看出季子强比更她拘谨、局促。

    实际上,季子强比她跳得娴熟,踩点也踩得很准。反而使她更为慌乱。她生怕自己不留神踩上他的脚。毫无疑问,季子强为参加舞会做了充分准备,一双皮鞋擦得锃亮。

    他穿了一件白底蓝条的衬衣,衬衣很平整、很干净,一看就是熨烫过的。

    “热吧”季子强轻声笑道。

    华悦莲瞪着晶亮的眼睛,回眸道:“挺闷热。”

    季子强手上紧了一下,把华悦莲抱的更近了一点。

    他搂着她的腰,感觉到她的腰圆润、极富肉感,很有弹性。她不时仰脸朝他笑一下,旋即垂下眼帘,一副矜持的楚楚动人。

    “你很漂亮”季子强由衷的说。

    “哪里,你也跟别人一样瞎说。”华悦莲娇媚的谦虚着。

    “不是瞎说,我说的是事实。”季子强继续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灯光在摇曳,音乐在催情,在季子强的眼中,华悦莲便有了勾魂摄魄的吸引力,原来她有电人的眼神她踮起脚尖,把身子凑近季子强,睁大了眼珠儿注意地看着季子强的眼睛,就仿佛往季子强心里灌输一种使他振奋的力量。

    就在季子强想要彻底的去理解她眼中的含义之时,她又力避他的视线,张皇地似乎要破窗飞去,这惶惑和天真的感情也和夜空一样深邃、神秘。

    好几次,当她的嘴唇在靠近了季子强的脸颊时,季子强都有一种想要吻住她的冲动,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澎湃的心情,他依然还没有确定自己对华悦莲是喜欢,还是爱。是欣赏,还是**。

    没有不散的宴席,这美丽和浪漫的时光终究还是要结束,当华悦莲恋恋不舍和季子强的离开舞厅的时候,他们都还沉浸在那朦胧的幻想之中。

    而在远处的阴影里,齐阳良的小舅子乔小武带着2个从外地找来的混混正在观察他们,乔小武对他们说:“就是那个男的,你们动作麻溜点,记住不要伤了性命,点到为止。”

    这两个人向他做了保证,说:“放心把武哥,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小白脸,好对付。”

    乔小武狠狠的朝季子强这面看了几眼,就远远的躲开了。

    季子强和华悦莲一无所知,他们继续交谈着,渐渐的离他们近了,他们没够发现那异常的几双眼睛。

    看到他们走近,那两人就冲了出来,也不说话,一个举起一根木棒就向季子强劈头打下。

    季子强促不急防只好把头向旁边躲让,那一棒就打在了他的肩头,一阵火拉拉的疼痛,他奋起一脚,踢在了这人的胯挡,这人是一声嚎叫,抱住老2,弯下了腰。

    季子强厉声喝道:“你们是谁”

    另外一个一看点子扎手,也不回答,提上棒就扑了上来,季子强一看情况紧急,一把抓住华悦莲的胳膊就想撤退。

    华悦莲到此时才由惊吓中反应过来,大声叫着:“季县长你先跑,他们是冲你来的。”

    说话间华悦莲奋不顾身的抢在了季子强身前,把季子强挡在了背后。

    两个混混听说这小白脸是个县长,心里突然的生出了一阵的恐惧,但已经收不住手了,还没等季子强把华悦莲拖回来,一棒就落在了华悦莲的身上。

    华悦莲一声惨叫,倒在了季子强怀里,季子强怀里抱着华悦莲,也无法腾出手来进行反击了。

    那两个混混也是惊恐万状,从头凉到了尾,在他们混迹江湖的峥嵘岁月里,撂个黑棒,摔个板砖,架是没少打,但还没干过这样大的活,打到了县长的身上。

    两人都一个心思,此地不可多呆,两个人转过身去,撒开脚牙子,一溜小跑。

    季子强也来不及追赶,他急忙抱起华悦莲,冲向了医院。

    这街上现在还是有些行人,也帮忙打电话,叫警察,吵闹了起来。

    到了县医院,值班的大夫是认识季子强的,一见他怀里抱的伤员,都忙了起来,也不知道伤势如何,赶快送进了急救室,在医生给华悦莲检查治疗的时候,季子强给公安局的郭局长打了电话。

    几分钟之后,全城响起了警笛声,所有的路口都设立了检查,所有的旅馆都进行了排查,更让人惊讶的是,一会的功夫,哈县长也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他的眉头锁的很紧,看的出他是气愤和惶恐的,他再一次给郭局长挂了个电话说:“哪怕是全城搜捕,也务必要在天亮前抓住罪犯,抓不住罪犯,公安局所有领导全部下课。”

    这话说的很严重,季子强有点奇怪,他自认自己和哈县长的感情还没有如此深厚,哈县长怎么对自己这般的关心。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县城,想要躲避全体干警和武警的联合搜捕的确困难,再加上汪洋大海般的人民群众协助下,不到3个小时,那两个混混就被抓住了。

    华悦莲的伤势不很严重,那其中的一棒虽然是打在了头上,但当时那个罪犯听到这是在暗算县长,已经把劲都收了起来,华悦莲也就是个皮外伤,医生说住两天院,观察下就可以回家。

    等探望的人都离开以后,季子强有支走了哈县长安排的照顾华悦莲的办公室小柳,和一个公安局办公室的外勤女孩,他希望自己可以照顾华悦莲。

    季子强坐在了华悦莲的床边,他没有离开,他无法离开,他为华悦莲的伤痛在揪心,在担心,就算医生说不要紧,但季子强还是很担忧,很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受到了伤害。

    他对华悦莲舍身护卫自己的行动,也深深的感动了,他有了一种感情的喷发,他开始明白,在自己的潜意思里,自己从第一次看到华悦莲以后,就没有再想要排斥她,自己其实也在渴望和她在一起,特别是最近,自己有时候都会期待着华悦莲的电话。

    这样的情绪在几个小时中一直充满了季子强思想。

    华悦莲醒了,她看到了季子强关切焦虑的目光,她笑了,这让她有了一种幻觉,似乎是一个妻子正在丈夫的陪同中,她忘记了伤痛,也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她不想说什么,怕打破这美丽的梦境。

    更让她欣慰的是,她发觉季子强在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她的心颤动起来,这是她多少次的梦寐以求的渴望。

    她轻轻的挣脱开被季子强紧紧握住的手,轻轻的用柔荑的手指抚摸在了季子强的脸上,她闭上眼,感受那滑过指尖的美妙。

    这时候,她感觉到季子强俯身探了过来他的鼻息暖暖得喷到了她的脸上,季子强的脸也不自觉的想火一样红,他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他知道,华悦莲是爱自己的,他的心尖也随着颤动,他静静地凝视,默默的,默默的靠近。华悦莲没有睁眼,她的呼吸里充满了恋爱的气息。

    然后是两片薄薄的唇,清泌,清凉,带着倔强就那么压下来。

    她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她的睫毛在灯光中颤抖,感觉着嘴上那波荡开的凉意,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然后睁开眼就是他的笑,那醉人的微笑。

    华悦莲也笑了,她是幸福的笑,她没有在丝毫的犹豫,她勾住了季子强的脖子,坚定的,把他那将要离开的头又拉了过来,她要让他好好的吻自己,她不会再让他从自己的掌心轻易的溜掉了。

    他们由含蓄的轻吻,逐渐开始吻得热烈,他们的嘴激烈地动,互相吮吸对方的舌头,有时使劲咬对方的嘴唇,咬得几乎要出血。有时唾液从自己口中流到对方口中。

    他们的牙齿也很活跃,互相咬着对方的脸蛋,或者牙齿和下腭,或者是互相把手伸进毛茸茸的头发里使劲拉。

    这是一个疯狂的吻,也是一个长久的吻,他们没有去计算时间,也没有想要停顿的意思,每当一个人喘不过气的时候,而另一个人就担负起主动的攻击,让这个吻能够继续的延续下去

    让我们不要老是来偷窥人家的吻吧,我们把目光放到洋河县的那条国道上,它虽然是没有看人家吻那么让人激动,但在这条道上却飞快的行驶着一辆六缸奥迪,今天有点反常的是,这个柳林市的01号轿车,没有开道的警卫,也没有众多的跟随车辆,它显的有点孤单,似乎也少了往日的威严。

    车里,华书记铁青着脸坐在后排,而他的夫人带着泪水焦急的看着刺目车灯照耀下的公路,嘴里也在埋怨着:“都是你,我就说把莲莲放在身边,你非要她到洋河去锻炼,现在好,现在好,人都锻炼到医院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