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赵赶忙下车,走了过去,很快就过来对季子强说:“是二公子公司开始招聘员工呢?好多都是技术员,工程师来应聘的,据说他给的薪水很高,所以来的人不少。 ”

    季子强哑然失笑,自己现在也是快让**吓傻了,一见人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上访,就是拖欠工资,就是拆迁闹事,怎么就没有想到是招聘呢?记得前两天自己好像在新屏市晚报上看到了二公子他们公司的招聘广告呢,看来自己把这茬给忘了。

    季子强就笑着下了车,穿过熙熙攘攘等到面试招聘的人群,到第三层二公子的办公楼,到了楼梯口,人家还在那里专门的支了一张桌子呢。

    有人维持次序,还有人专门查看简历,然后根据你的招聘方向,给你说该去那个房间,季子强他们前面是一个招聘开压路机的,那坐在桌子后面的一个男子就说:“到7号房间,机械科面试。”

    说完就看到了季子强,很奇怪的来回瞅瞅,说:“你们也是应聘的?”

    他的眼神满是疑惑,这人看着不像找工作的吧?看看这西服,皮鞋,领带的,长得比我们老板都帅,气质比老板都牛,难道来应聘总经理?

    季子强也笑了笑,说:“我不应聘,我来找你们老总的,我们是朋友。”

    这人也算是省城跟过来的,见过一点市面,眼水还成,就忙站起来,说:“你们和老板约好的?”

    季子强点下头。

    这人就说:“那请老板你跟我来,我代你们到李总办公室。”

    季子强嗯了一声,带着小赵就跟在这人后面去了。

    二公子的办公室在楼层的最里面,这是一间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四周墙壁上,悬挂着不少古今文人墨客的字画,门口旁边,是一套阔大的米黄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老板台也出奇地宽大,足足有五个平方米,桌子的左上部分,摆放着一艘近一米高用玉雕制的玉船,并用金线装饰和连缀,玉的碧绿和线的金黄,和諧映衬又十分抢眼。

    沙发的旁边,有一个用花梨木做的底座,座上的青花瓷盆里,养着一棵比碗口还要粗的发财树,树枝上,用红线绳吊着几个金元宝,发财树的旁边,与墙壁垂直摆放着一个二米长的鱼缸,里面养着二十几条有一尺左右的日本锦鲤。

    二公子正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正在看着一个美女,他今天是要招一个总经理秘书,换句话说,就是给自己招一个助手,今天一个上午,见了十几位来应聘的女子,却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虽然其中不乏很不错的人才,但离二公子心中的要求还是差那么一点点距离。

    更有两位应聘者气得他差点吐血,也应了那句老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不服不行,其中一个穿的新潮另类,该暴露的大胆暴露,不该暴露的偷偷暴露,一进门那香水味熏得二公子差点犯鼻炎。

    二公子就学着人家招聘的方法问道:“为什么要来我们公司?”

    这女子很自信地的回答:“不是需要公关吗?我公关行,不管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可以对付!”

    二公子有点无语,再问:“熟悉电脑吗?打字速度怎样?”

    这女子就说:“熟悉。连连看能打到10级,打字速度qq上能和八个人同时聊天。”

    二公子就快要崩溃了。

    还有另一位穿的倒中规中矩。很文静的样子。

    二公子问道:“为什么要来我们公司?”

    这女子回答:“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看好贵公司的前途。”

    天啊,到这攒词来啦。

    二公子皱这眉头再问:“熟悉电脑吗?打字速度怎样?”

    人家就说:“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我熟悉电脑就像弹古筝一样自如。”

    那一瞬间二公子觉得自己穿越到唐朝,奶奶的,早就听人说起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孩叫文艺青年,今天总算让自己给遇上了。

    这都什么事嘛,二公子两腿架到办公桌上,抽着烟望着天花板郁闷,一个经理进来给二公子倒了一杯茶。看到他闷闷不乐的样子,说道:“李总,这么多人你就没有一个看上的?”

    二公子道:“不行,离我的要求差的太远。这年头遇到一个人才不容易呀。什么人都敢来应聘。”

    想想刚刚送走的两位应聘女子,二公子自己都想乐。这时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经理马上走过去打开门询问:“找谁?”

    “你们公司不是招聘人吗?我是来应聘的。”

    虽然远一点,二公子还是听到来人说话的声音。

    “快下班啦。让她明天上班再来。”二公子心烦着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才来,你以为你公主呀?一会季市长就要过来了,自己还要陪他说说话呢,二公子心里嘟囔着。

    经理很客气对来人说道:“我们总经理要下班了。你明天再来一趟吧。”

    话刚说完就见门开了,经理被挤在一边,进来的是一位漂亮女子,也就是能让人眼睛一亮的那种,她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衣着性感,相貌俏丽,长发又黑又亮,微微卷着,眼睛像一潭深深的湖水,微微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像极了电影明星汤唯。

    二公子赶紧收回架在办公桌上的雙腿,尴尬的不是一般。

    来人说道:“我想用十分钟的时间和李总谈一下,不会耽误里总的下班吧?”声音好听得像央视播音员,还透着自信。

    “不耽误不耽误,请坐下说。”二公子伸手请了一下,这会绅士的一塌糊涂。

    一阵淡淡香水味若有若无但却十分顽强地钻进了二公子的鼻孔,强烈地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那小女子三根嫩葱一样的手指按在深蓝色的包上,另外二个手指一前一后地跷起,二公子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二公子拿起桌上的软盒中华,抽出一根,点上火,美美地吸了一口,光着身子在皮椅子里前后摇晃起来,他要摆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给对方看。

    “我叫余亚,刚从国外回到家乡。看到贵公司的招聘广告,我想试一下,这是我的简历。”余亚从身上挎的黑色lv包里取出一份打印好的简历双手恭敬地递给二公子。

    二公子打开看了一下,一大串的什么学士学位以及美国的哪所大学毕业看得他眼晕,他抬头看了一下余亚,正好碰到余亚正微笑地注视他,心里一跳,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看简历,神情显得很专注,其实一行字也没看进去。

    余亚也在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寸头,脸上的轮廓很清晰,眉毛很浓,眼睛很亮,看人喜欢把眼睛眯缝起来,有种傲然的神态,身材清瘦,但很结实,应该是个很喜欢运动锻练的人,年龄30来岁,但显得年轻,手指头发黄,一望而知是个老烟民。

    刚进门看到二公子时,那架着雙腿放在办公桌上的形象让她吓一跳,以为遇到黑社会。后来看到二公子尴尬的神情才感觉到此人也有一点小可爱,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半晌,二公子把手里的简历放下说道:“看简历你是个高学历的人,只怕我这庙小放不下你这尊佛呀。”

    二公子来了个投石问路。其实从他看到余亚第一眼起,就认定这就是他想找的人!

    “如果李总是个不想干大事业的人,也许我就来错了地方!”余亚犀利地回道,但她从二公子的话语中已听出他的意思——他会用她!

    “哈哈,这话说得好!如果我想干一番大事业,你能帮我什么?”二公子眼睛又眯缝起来。

    “我会用我学到的管理知识帮李总规范公司的各项管理制度。也可以把国外先进的营销理念运用到公司的经营当中去。当然是在李总的领导下尽可能发挥我的才能。至于和外面打交道更是我的强项。我想我的形象和智商不会丢贵公司的人吧?”余亚宛尔一笑。

    “余小姐果然是巾帼英雄。看来我的事业还真需要你的帮助。怎么样?到我的公司来?”

    “你说呐?”

    “那就一言为定!”二公子伸出自己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推开门走了进来,季子强摇着头,自己说:“靠,资产阶级就是奢华,你看看这沙特阿拉伯进口的地毯,毛里求斯共和国的灯具,津巴布韦的壁纸,韩国的电视,美国的电脑,苏杭的窗帘,整个就是一个烧包。”

    二公子见是季子强,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对刚才的那个经理说:“你代余亚小姐去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我和季市长聊聊。”

    这经理就很客气的打个手势,邀请这美女跟他离开,这美女也说声再见,离开了房间。

    季子强说:“刚招了一个女秘书?”

    二公子嘿嘿一笑说:“今天才招的,现在招个能干的人也难啊。”

    “你这还难,我看外面都快人山人海了。”

    二公子无可奈何的说:“季市长啊,你不知道,现在很多人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今天一个女孩来了,我问她,你是那个学校出来的,人家拽的很,直接就给我说波大。我想了半天,想不出来,最后详细一问,靠,宁波大学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