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峰那个后悔啊,他对季子强也充满了更多的愤怒,但现在他却只能默默的忍受季子强对他的嘲笑和轻蔑了,他没有办法来帮路秘书长,更不能让苏副省长知道自己在这个项目中所做的一切,而且,庄峰还要赶快的处理现在的危机。

    想到这里,庄峰一个激灵,自己要抢在季子强的前面对这个李啸岭表态,还要告诉他自己一定要帮他中标,还要答应他随便提出的任何条件来,还要请他吃饭,请他泡妞,和他拉上关系。

    庄峰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从办公桌一堆材料中翻出了二公子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呵呵,你是李啸岭,李老板吧,我是新屏市庄峰啊,哈哈哈,你好,你好。”

    那面就传来了二公子不阴不阳的声音:“嗯,庄市长有事吗?”这个时候,二公子已经能肯定庄峰是知道自己的厉害了,所以就把自己的势做大了起来。

    庄峰就连连讨好的说:“没什么事情,没什么事情,就像请你一起坐坐,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接我,不用了吧?我就在你们办公楼啊,正在季市长办公室喝茶呢?要不你来喝杯?”二公子明显的实在调侃庄峰。

    庄峰一听,真的糗了,这一下只怕自己和这个李啸岭把仇结下了,不管怎么说,一定要缓和关系,他就说:“奥,奥,你们喝茶啊,那我就不过去打扰了,晚上吧?晚上我们一起坐坐怎么样?”

    二公子叹口气说:“晚上也不成啊,晚上我要请季子强吃饭呢?以后吧?等我有时间了在安排。”

    季子强听着二公子打电话,差点没笑出来,这小子一下牛起来了,前段时间还萎靡不振的,现在是精神焕发啊,还什么等他有时间了,恐怕他差一点就说自己档期忙,安排不过来呢?

    二公子也是一面打着电话,一面给季子强做个鬼脸,等电话收线了,季子强就说:“要不晚上我把庄市长一起叫上?”

    “叫毛,不叫他,看着他我就不舒服的,现在他也知道我们厉害了,想讨好了,早干吗去了,真是的,不是他我们能费这么大的力气。”二公子愤愤不平的说。

    季子强也是深有同感的说:“是啊,上次我给他说你和李省长的关系,他嚣张的很,说他从来都是公事公办,不迎上,不媚上,只管事实。唉,这人啊,有时候是不到黄河心不甘啊,算了,算了,我们不说他了,我们继续谈合同方案吧。”

    二公子听季子强又要谈方案了,就唉声叹气的说:“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同意我的想法啊,非要给我这么认真的,18年是一点都不能少了,再少我就做不下来。”

    季子强一下也认真起来,说:“那不行,你不要威胁我,你不做拉到,有的是人做,就17年,不然以后这合同我不签字。”

    “你不签字算了,我让庄峰签。”二公子一步不让的说。

    季子强就很鄙视他:“你这人怎么这样无耻?有点骨气好不好?”

    二公子大言不惭:“我就无耻了,怎么了,18年。。。。。。。”

    这两人就在办公桌里扯起了皮,。。。。。。。

    但不管最后他们是怎么吵怎么扯,过了几天在招标会上,二公子以绝对的优势,绝对靠近标底的实力中标了,当然这里面少不得刘副市长和庄峰的支持,对他们突然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很多人其实都少不心领神会的,但每一个人都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二公子最终也并没有扯过季子强,还是以17年收费的时间签订了合同,在这个盛大的签字仪式上,季子强也做了热洋溢的讲话:“同志们,各位来宾:大家好!这次签约活动,在合作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在市两办、市委组织部、招商局,公路局等等同志做了大量工作的基础上,尽管时间紧、但是见效快、成果丰。。。。。。。最后,祝各位客商、各位来宾事业发达,身体健康,家庭美满,心想事成!”

    季子强还邀请了冀良青,尉迟副书记前来参加这个签字仪式,庄峰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这个事情最后他做的很勉强,一点好处也没有得到,但他绝对不敢有半句的怨言,他的扭转态度,连冀良青都很是奇怪,但冀良青不会太过关注这些细小的环节,他只要结果,不管这个项目最后怎么发展,都将是新屏市一个巨大的成功,而自己也就成为这个项目当之无愧的最大收益人,所以在整个签字仪式上,不管是讲话的时间,还是媒体照片的多少,也不管是电视台播出的频率,总之,季子强都有意的让冀良青拨了头筹。

    这不仅可以平复一下冀良青失去项目的伤痛,还可以趁机侧面打击一下庄峰,让他失落中更为难受,这样的机会季子强是不会放过的,而且季子强现在也明确无误的知道,以庄峰的心智,这次自己这招借刀杀人,瞒得过他一时,瞒不过他长久,从他的态度转变中就能知道他已经看透了事情的原委了。

    所有的阴谋诡计和谎言终究都是假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必定会曝光并被世人知道,这一点季子强比谁都清楚,他要的就是一个时间差,当时效到期,他绝不会在去抱有任何的幻想。

    那么,现在的庄峰也就明白了自己给他布下的这个局。所以两人已经都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意义了,谁都知道对方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次对自己发起攻击的机会,双方只能备战,只能攻击,再无缓和的余地。

    而二公子在给新屏市转来了一千万保证金之后,自己就开始筹备起来,转眼之间就快过春节了,这一开春,一收假,高速路就要破土动工,二公子整天的东奔西跑,在新屏市郊区也租了一层办公楼,招兵买马,联系设备,好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

    不过在忙中偷闲里,二公子还是邀请季子强到自己新设的办公室去看看,季子强也是连续的开了好几天的会,屁股都坐疼了,现在听到二公子的邀请,也准备给自己放半天假,休息一下,就带上了秘书小赵,一起到了二公子那里去了。

    春节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浓郁了,新屏市里处处涌动着浓浓的节日气氛,这里面也有季子强的功劳,他是分管城建的工作的,最近也是着力城市环境的净化、亮化、美化,在厉行勤俭节约的同时努力营造节日氛围,希望让市民过了一个更加舒适愉快的新春佳节。

    一路走去,新屏市那干净整洁的街道,和着音乐跳动的广场喷泉都让季子强心中大为满意,一个人的心理满足其实也很简单,无外乎就是自己付出的辛苦得到了回报,不管这个回报的形式是哪一种,他都会快乐的。

    春节前后,因市民采购年货和走亲访友等原因,新屏市的街道、市场的人流量激增,城区清扫保洁和垃圾清运压力大增,面对新情况,市城管部门及时调整环卫工人工作时间,并重点加大上南街、大东街、西街、广场中路等人流密集街道的保洁力度,同时停止清运人员轮休,增加清运车辆加班加点提高垃圾清运能力。市城管部门还加强了对路灯的维护管理,方便市民出行,提前对主要街道的路灯设施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维修更换,采用路灯巡查值班制,全力保障春节期间的路灯亮化率。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春节前城区主要街道都要挂大红灯笼,营造节日气氛,今年季子强提出了自己的一个建议,让把过去各单位悬挂的大红灯笼改为挂霓虹灯,因为霓虹灯的光亮效果更好,节日氛围更浓,特别是霓虹灯可以在重大节日期间反复使用,比一次性使用的红灯笼更节约。

    车在路上跑的很慢,季子强一面浏览这窗外的街面,一面对小赵说:“小赵,他们办公室的春节领导值班名单排出来了没有啊,你帮我注意一下,看看我的值班时间。”

    小赵说:“我上午见王主任正在制作春节值班表呢?不过你是家在外地,王主任的意思就是不排你值班了。”

    季子强摇下头说:“这样不好啊,我不搞特殊,万一到时候值班表在庄市长那里卡住了,反倒让稼祥为难了,这样,你给他说把我放在第一天,或者最后一天,这样我也就可以回家了,”

    小赵当然是不好多嘴的,只能赶快记下季子强的话,准备等会到地方了,抽空给王稼祥商量一下。

    不过小赵想,这王稼祥现在已经成了季子强的崇拜者了,天天跟的很紧的,什么事情都要先过来给季子强请示一下,所以也谈不上商量的话,自己一说,他肯定答应了。

    本来新屏市并不是城区太大,但因为车开的慢,季子强摇摇晃晃的跑了一二十分钟,才到了二公子的办公楼下,刚到楼下,就见那一幢三层楼房的大门口站了好多的人,男男女女,叽叽喳喳的乱哄哄的一团,季子强不也不知道这里出什么事情,车刚停,就对秘书小赵说:“你过去看看,出什么事情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