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要说他,其他很多人心里也是很疑惑的,都感觉这次有点过于神秘,路秘书长也在会场上,他也在想,不过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么多人前来,竟然是为他一个人在开会。

    一会,冀良青就带着秘书走了进来,最近的冀良青也像是有意的让魏秘书经常出现的这样的高端会议上,虽然经常用的都是记录或者服务等等的借口,但他的意图却是异常的明显了,那就是要让自己的秘书多露头,多出面,让更多的人看到他,其含义也就是为了下一步让魏秘书担任失实职做个铺垫,预热一下。

    等冀良青坐了下来,会场上也很快就安静了,冀良青面无表情的看着组织部长,点头示意一下,组织部长就开始讲话了:“同志们好,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主题,两个内容,主题就是省委组织部刚刚发来的一个人事调整报告,本来省委组织部是要亲自来人的,这不是到了年底了吗?大家工作都忙,所以委托我们市组织部代为宣读。”

    等这些话说的差不多了,他就拿出了报告,一五一十的念开了:“任命:新屏市政府秘书长路翔同志改任北江市党校副校长,并即日起免去新屏市政府秘书长一职。”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心怀各异的,但很惊讶的听着这个调令,这次的调整,打破了过去常有的先是小道消息,后是正式下文的惯例,连谈坏这个环节都省略了,这确实并不多见,但大家也是见怪不怪,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随时发生。

    路秘书长的脸一下就变的惨白了,他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遭人暗算了,虽然都是副厅,但省党校谁不知道啊,那就是个清水衙门,无权无钱的,在说了,党校的副校长好几个呢,自己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到那个地方就只能养老了,比起自己在新屏市里的呼风唤雨,相差太大。

    他在头晕脑胀中,全身就像是被放气了的皮球一样,一下就萎缩在了椅子上,整个大脑一片的空白,连继续听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庄峰脸色也是连变了数变,这个消息怎么来的如此突然,为什么连苏副省长都没有给自己通个气呢?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船上的人,砍掉了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这对自己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而最为高兴的还有季子强和冀良青,从表面来看,一个政府的秘书长对在座的各位来说,算不得什么举足轻重的重要,但这个行为却具有更深的寓意,庄峰连手下最为铁杆的哼哈二将都无法保护,这让那些擅长,并习惯于猜测,研究政局的干部们怎么想呢?

    他们会把这看成是一种倾向,一种先兆,一种权利的博弈,他们会根据这件事情得出许多更为延伸的设想来,这才是最可怕,也最关键的地方,作为冀良青,这次狙击路秘书长获得的最大的收益也就是来之于这里了。

    所以冀良青还要表现的更为深沉,更为莫测一点,他的眼光以不屑和寒冷扫过了路秘书长的脸盘,说:“好吧,我来谈两句,这次对路翔同志的调整来的很突然啊,但这也不意外,我们每一个人都随时准备着到组织需要我们的地方去现在我们要慎重的考虑下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来接任路秘书长的工作,这一点我想省委也有考虑,但我们组织部门也要提出自己的建议和看法。”

    冀良青没有明说王稼祥的名字,不过在他最后的讲话中,还是暗示到了这个问题,说到了为最好,尽快的让秘书长一职发挥起作用,最好还是在熟悉办公室工作的人中挑选,而且他还说到希望上一个年轻的,什么什么的,这随便谁细细的一想,就感觉所有的条件都是按照王稼祥量身打造的。

    当然这里面庄峰是最想反对了,因为王稼祥是谁,他比别人都清楚,王稼祥就是冀良青的人,这一点谁也否认不了,以后真让王稼祥上来了,自己就有点坐在火山的感觉,秘书长是什么?他就是市长的参谋,就是市长的帮手,在很大程度上还代表着市长,可以说就是一个市长的替身,但现在竟然换成了一个冀良青的人,换成了一个和季子强好的像是搞基的人,这以后自己真的就麻烦大了。

    不过这次却不是要求大家表白和通过,所以庄峰也只能暗自担心,不好直接出面反对。

    其实就是他反对也没有作用,在冀良青给季副书记汇报到这个路秘书长的问题的时候,已经举荐过王稼祥了,季副书记也表示认可了,并在上次会议中大概也通过了,不过因为王稼祥是提升,不是平调,所以程序上无法省略,到时候要做摸底,做公示等等。

    但冀良青却有意要在今天的会上先放出风来,这也是冀良青老谋深算的地方,他要让别人知道,他是想提升王稼祥的,最后果然王稼祥就提升了,这是一个更具威慑性的展示,因为这不是提个副处,正处的事情,这是提升一个副厅啊。

    今天的会议,开的时间很短,但对新屏市的震撼还是巨大的,在散会之后,庄峰派系的人都纷纷的给庄峰打来电话,询问情况,而庄峰也很是无奈,不知道自己应该对这个问题怎么解释,等电话稍微少一点的时候,庄峰就决定给苏副省长去一个电话,探一探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电话是直接打到了苏副省长的办公室座机上,运气不错,苏副省长还接上了庄峰的这个电话:“嗯,我苏啊。”

    “苏省长你好,我是新屏市的庄峰,苏省长身体还好吧?”庄峰小心翼翼的问。

    “奥,庄峰啊,我挺好的,你有事?”

    “嗯,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候一下老领导。”

    “奥,呵呵呵,嗯,都好,都好着呢?”苏副省长打了个哈哈。

    庄峰知道要是说话,那就快点,不然恐怕就没时间了,所以在稍微的犹豫后,忙说:“今天我们接到了一个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是。”

    “我知道,你们市里那个秘书长吧。”苏副省长漫不经心的说。

    “是啊,是啊,我就想问一下,怎么突然的就来了这个调令,一点先兆都没有啊。”庄峰想要问的详细一点。

    “先兆?你要什么先兆?难道你们新屏市那个秘书长做了些什么你一点不知道,我看你这个市长当的也太官僚了一点吧?”

    苏副省长的口气就有点转强了,这一下让庄峰紧张起来,莫非是路秘书长有什么重大问题让省里发觉了,但也不对啊,要有问题就不会平调了,那就直接拿掉了,但苏副省长的话还是很让庄峰心惊胆战的。

    庄峰壮着胆子说:“那,那苏省长啊,请你明示一下。”

    苏副省长就有点不高兴的说:“我看你也是个糊涂蛋,你们那秘书长是不是在负责高速路,他是不是在打压一家李啸岭的公司?”

    庄峰真的吃惊不小:“好像是吧,这个事情因为有季市长他们负责,我干预的不多。”庄峰已经听出了问题,原来是这么会事,既然听出了问题,他肯定就要和这件事情做出明确的切割了,路秘书长为这倒霉了,自己不可能还巴巴的往上面贴吧。

    但为什么就不能打压李啸岭的公司呢?庄峰还是想搞名白。

    但没等他问,苏副省长就说:“看来你确实是太官僚了,这个项目你也关注的太少了,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李啸岭,然后就知道为什么了。”

    苏副省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心中还在想,这个庄峰啊,真是不会办事,啸岭到他们新屏市去了多少次了,他竟然还不认识。

    庄峰手里拿着电话,傻呼呼的发了一会呆,但至少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绝不能在打压李啸岭的公司了,这个项目不管谁来,现在也一定要给李啸岭了,不然自己一定会步路秘书长的后尘,好在苏副省长还不知道自己才是阻止李啸岭中标的真真幕后黑手,要是知道了,自己少不得挨顿臭骂。

    这有些事情啊,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当庄峰的秘书紧张兮兮的说出了李啸岭的背景的时候,庄峰基本上是吓傻了,他嘴巴张成一个o型,半天都没有合上。

    在魂散心惊之后,庄峰慢慢的就反应过来了,他也一下子就明白了季子强为什么一定要把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两人放在招标小组了,看来啊,这不是不报,时间没到,季子强的反击到底还是来了。

    他这个反击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奇妙之处,但自己就是没有办法跳出他的圈套,其实从路秘书长,刘副市长给自己汇报说季子强同意自己决定招标的事情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有点怀疑他季子强的动机了,但还是利欲熏天,还是跳进了他的陷阱,这个季子强啊,他对自己的心理,自己想法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就算怀疑,还是会冒险一试的。

    但就这样一试,自己损失了一员大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