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对着身后的华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开口了:“你们这是草菅人命啊,乡政府有什么资格捆人,真是想不到啊,华书记,看来你这个书记非常不错啊,老百姓不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是老百姓的好领导啊,随意颠倒黑白,一切都不在话下,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理啊?”

    “我错了,我承认错误,马上解决山林的问题,已经砍的树,乡政府按照市场价格,马上付钱,明天我就去落实承包证的事情。 ”

    季子强也犹豫起来,虽然他是副市长,但目前只能做好这些事情了,总不能现场就撤了华书记的职务,这是大宇县委的事情,季子强不能越俎代庖。

    已经是子夜,季子强有些疲倦了,乡里已经安排了住宿,季子强不会客气,不过,季子强已经给华书记和乡里其他领导提出要求,自己下来是随便看看的,不想招摇,不要到处宣传。

    季子强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惊动大宇县的黄县长,相信华林乡的干部赌博,被自己抓住了,他们也不敢报告黄县长的。

    吃了一点面条,季子强就和*在乡上的临时招待房间休息了。

    清晨,季子强醒来了,天还没有大亮,恍惚间,季子强感觉到昨夜的经历有些不真实,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是不是彻底暴露了,不知道华林乡的乡干部会不会保密,季子强实在有些不愿意应对那些迎来送往的局面了,如果说大宇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来了,季子强会感觉很扫兴的。*也醒来了,他来到了季子强的房间,神情很严肃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其实我不赞成你这么做,到长远煤矿去看,我去就可以了,如果说你出现了什么意外,我无法交代,再说了,我的压力很大。”

    “怎么了,遇见什么事情了,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叫苦啊。”季子强平静的说。

    “季市长,这次的情况不同了,我有个战友,是做记者的,以前在煤矿里去暗访过,他告诉我煤矿里面的一些事情,现在的煤矿,很多都有护矿队,有的甚至配备了武器,还有,不少的逃犯和社会上的混混,犯事后都到煤矿躲避,可以说,煤矿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特别是长远煤矿这种不规范的小煤窑居多的地方,昨天晚上,我考虑了很久,决定你不应该冒险,长远煤矿一定有问题,有危险,如果他们人多了,谁也不能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稼祥,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煤矿我是一定要去的。”季子强很决然的说。

    *摇摇头,说:“唉,真拿你没办法,刚才,这乡上的华书记来过了,被我给打发了,我告诉他,早上我们就离开华林乡了,不过,你还是要回来检查他的工作的。”

    季子强赞赏的说:“做的不错,现在不能动这个华书记,呵呵。”

    一会吃了早餐,季子强他们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年青人过来了,过来就给季子强跪下了:“谢谢您,您是好人,乡里昨天晚上给我说了,今天就到山林去算账,按照市场价格,给我们补钱,还要帮着我们办理承包证。”

    季子强赶忙扶起了他:“小伙子,快起来吧,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应该这么做的,今后,多帮助你的父亲,老人家年纪大了,还有,你的脾气也要改改,年轻气盛,很容易吃亏的。”

    “我知道了,对了,如果你们准备到矿上去,我就跟着你们去,矿上的情况,我很熟悉,我曾经在里面做过一年时间。”

    季子强看着这个冲动朴实的年青人,有了一些想法,如果想要知道煤矿里面的真实情况,公开身份进去是不可能的,恐怕煤矿上上下下都做好了准备,但是想要进去暗访,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要保证自身的安全,要不引起对方的怀疑,做好这些事情,难度是非常大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几乎没有可能性,仅仅是见到华林乡的华书记,季子强便相信,煤矿里面一定有问题,所以,季子强看着眼前的年青人,忽然冒出了想法。

    上车之后,经过几分钟的思索,季子强开口了:“小伙子,你跟着我们到煤矿去,可是有危险的,你不怕吗?”

    “怕,可是跟着你们,我就不怕了,我知道您是大领导。”

    “小伙子,我们去煤矿,可不一定显露身份的,你考虑好了。”

    正在说话的时候,华书记带着乡政府一帮人来了,先前被*挡住了,现在,季子强要离开华林乡了,华书记带着班子成员来送行。

    出于礼貌,季子强下车,和众人一一握手,不过季子强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

    大家都知道常务副市长来了,不少人建议给县委县政府通报情况,被华书记制止了,他担心县上一出面,说起了昨天晚上打麻将的事情,那对自己很是不利,在说了,这个季子强已经对华林乡的工作不满意了,如今,不想麻烦地方上,如果自作主张,再次做错了,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看着越野车离开乡政府,华书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没好气地开口说话,意思是到山林去,查看砍了多少树,虽然决定按照市场价格补钱,可林业站的去给人家把承包证办了,华书记虽然对县里的有些领导不在乎,可是,在季子强面前,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昨天夜里,华书记想了很多,季子强不会揪住小事不放手的,只要把当前的几件事情办了,然后到县里去找黄县长,再到市里去找庄市长,相信不会有很大问题的。

    不说这个破书记自己再难胡思乱想,却说季子强的越野车驶离乡政府,离开集镇的时候,季子强的脸色很是严肃,他对华林乡有了初步的看法,看来这个煤老板和县上,乡上的关系一定不是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的手机响了,传来了秘书小赵的声音:“季市长,你回市里了吗?”

    “有事?”季子强问。

    “是的,刚刚接到市委办公室电话,说下午召开临时会议。”

    “什么内容的会议?怎么没有提前说?”季子强一听开会打乱了自己的步骤,心里也是不太高兴。

    那面小赵就很小心的回答:“听说是人事变动的会议,具体的没有发会议议程。”

    季子强听到是这个会议内容,就露出了一点笑容,他已经知道了,路秘书长的事情总算搞定了,他说:“好吧,我下午我会赶过去了。”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只好很无奈的对同车的那个年轻人说:“看来这次我是不能去煤矿了,等下次吧,下次来还找你带路。”

    年轻人就连连的点头,现在他也知道季子强是新屏市的大领导了,自然人家忙的都是国家的大事,什么打美国啊,发射导弹什么的,修理神舟那些玩意的,自己是不能耽误人家了,他就赶忙说:“那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只能如此了,不然就赶不上开会了:“你怎么回去?”

    “领导放心,这一路拖拉机很多的。”

    季子强就没再说什么了,看着年轻人下车,他对*说了三个字:“成功了。”

    *也预感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车子就在山路上跳跃着,欢快的奔跑了起来。

    下午的会议在政府召开的,虽然是市委组织的会议,但可能涉及到的人事变动是政府这面,所以冀良青带着组织部的部长来到了政府的2号会议室。

    今天参见会议的都是新屏市副厅以上的领导,就这人也真是不少的,四大院里,政协,人大的够这个级别的最多,黑压压的坐在后面,一个个老态龙钟的瞪着一双木然的眼睛,脸上是没有半点表情。

    季子强和庄峰一起过来的,同行的还有好几个副市长,这一伙人进来,才算给会议室带来了一点活力,当然了,那些老人们也是不怎么甩他们的,得意个毛,想当年老子叱咤风云的时候,你们这些小子不知道还在那里爬呢?

    但这些新贵们也是不代甩他们这伙老帮子的,就你们那破铜烂铁的时代,老百姓瓜的啥一样的,一年到头就是搞个农业大生产的,和现在日新月异的社会相比,你们那都不算什马,现在还天天的摆个老资格,吓唬谁啊。

    不过从精神面貌上来讲,新权贵们确实一个个要意气风发很多。

    大家就一起坐了下来,不过庄峰是有点忧虑重重的,今天这个会议来的太过突然,他给冀良青也打过一个电话,冀良青也吱吱唔唔的没有详细说,庄峰就感到不太正常了,要是级别较低的干部调整,肯定是要开会研究。

    如果连会都没上,有可能是省里动的,那就是职位较高的人,这会是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