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伙到是很有胆气的:“爸,没什么怕的,乡政府还敢吃了我不成,我正想到乡政府去问问,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凭什么不给钱就砍树。 ://efefd”

    “快别瞎说了,你知道什么啊,唉,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领导,您们走,我们不说了,不阻拦了,什么都不会说的。”

    听着老人的话,季子强的心情愈来愈沉重,没有想到,老百姓对政府有这样的认识,这样的认识,在老人心里已经生根了,他的子女必然受影响,时间长了,政府还有领导百姓的基础吗,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季子强不敢想下去了。

    他黯然的苦笑了一下,说:“老人家,我们真是路过这里的,也想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如果你不放心,就算了。”

    季子强不愿意耽误时间了,他心里窝着火,华林乡的领导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请,季子强需要去了解,这样的时候,只有亲自去了解情况,才会清楚底细,季子强不禁想,这个华林乡地处偏僻,已经有了**王国的味道,究其根源,应该和大宇县的黄县长有很大的关系。

    “爸,我跟着他们去,没有什么好怕的,爸,你太老实了,他们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我不相信,他们敢要我的命。”

    “唉,你懂什么啊,煤矿里的那些事情,你不是不知道啊,你还年轻,那么多的活头,我老了,无所谓了,你就听我的。”老人还是很担忧的劝阻着。

    年青人的主意已经定下了,看见季子强和王稼祥起来,他也跟着站起来了,老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惊魂,有些疲倦了,年龄不饶人,煤油灯下,老人的脸上有着惊慌、无奈、担忧。

    季子强有些看不下去了:“年青人,你的父亲不要你去,你还是在家里陪着。”

    “不,我跟着你们去,我看出来了,你们是好人,乡政府那些人,到家里来过,根本不是这样的态度。”年青人不管不顾上车了,车子启动的时候,季子强看见老人走出了屋子,倚在门口,默默看着已经开始发动的车子,什么都没有说,估计儿子的话,他也听见了。

    季子强朝着王稼祥挥挥手,车子启动了,到乡政府,还有一段路程,越野车赶到,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至于那些木材,季子强暂时不去关心了,反正拖到煤矿去了,只要知道去向就好说了。

    越野车走了10多分钟,才看见路边有人家,季子强就随口问:“这么多年,你们一直住在两间土屋里面吗?”

    “是的,原来承包的是荒山,四周好远都没有人家,爸不知吃了多少苦,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将就着就吃了,爸身体非常好的,承包荒山之后,老得特别快,身体也垮了,老家还有兄弟姊妹,妈不能过来,生活全靠自己,我刚刚过来的时候,都吃不消,太苦了,米面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没有钱啊。”

    年青人说到这些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大概是想到了那些苦日子,联想到如今的情况,幸幸苦苦这么多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谁都想不开的。

    季子强说:“承包证为什么没有办好啊?”

    “我们是亲戚介绍过来的,荒山便宜,不需要多少承包费,刚开始办证的时候,乡里村里都是支持的,那时候,爸一个人跑上跑下,不知道赔了多少笑脸,铆足劲了,想着在这里投入了,挣钱养家,累死累活的,山上的林木长起来的时候,村里的人眼红,准备收回去,那时候,我年纪不大,家里几个哥哥都过来了,找村里论理,我就提着斧头找到了村里的领导,虽然村里软了,可是,麻烦也留下了,更换承包证的时候,村里老是拖着不给办,我们也没有办法,本子在人家手里,乡里的领导从来不过来的,也来看了,还带来了派出所的,大概是想着对付我的,爸没有办法,回老家借了一些钱,请乡里村里的领导吃饭,送烟送酒,人是不来了,可承包证总办不好,本来想着,林木成材以后,就卖掉的,就算是贱卖了,总是有些钱的,没有想到,长远煤矿需要木材,乡里就来人砍木材了。”

    点点头,季子强说:“看样子,你们和来的人发生冲突了。”

    “我是气不过,他们说这些木材的所有权不属于我们,是村里的,来砍树是天经地义的,根本不问我们,也不准我们说话。”

    “认识来的人是谁吗?”

    “有两个是乡里林业站的,我见过,其余人不认识。”

    季子强不再说话,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思考问题,年青人大概没有坐过这么好的车,一直挺直腰,生怕弄脏了座位,王稼祥从反光镜看见了,年青人身上有伤,这样坐着,肯定是不舒服的,他就说:“年青人,靠着休息一下,这样坐着太累,路不好。”

    年青人很小心靠在皮垫上面,依旧不敢乱动。一个多小时后,越野车进入了华林乡集镇,夜晚的华林乡的集镇,非常安静,一条公路穿过集镇,公路两边,有很多的房屋,屋里的光线通过窗户、大门射出来,猛看上去,带有一丝恬静的味道。

    乡政府在集镇的尽头,已经是深夜了,乡政府的大门关上了,越野车进不去,季子强想了想,要坐在后面的年青人去叫门,年青人犹豫了一下,准备下车,好一会,季子强见年青人还是没有下车。

    季子强就笑着说:“怎么了,害怕了吗?”

    年轻人有点难为情:“不、不是,我不会开车门。”

    季子强帮着年青人下车之后,他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就是中国最基层的农民,虽然有些农民富裕起来了,可是,绝大多数农民还是仅仅维持温饱,他们一辈子没有坐过好车,一辈子没有进过歌舞厅,一辈子不知道西餐是什么,没有见过马桶,可就是他们,挺起了中国的脊梁,他们任劳任怨,只要有饭吃,他们就满足了。

    季子强看见年青人慢慢走向大铁门,看样子,还是有些畏惧的,虽然年青人在家里的时候,嘴上说的很硬,但毕竟吃过亏了,在农民眼里,对政府有着天然的尊崇,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会想着到政府去找麻烦,季子强看见年青人进了小铁门,王稼祥没有开车灯,铁门上方有灯泡,发出的光线足够了。

    好久,季子强还是没有见到年青人出来,他本能感觉有些不对:“稼祥,开车灯,按喇叭。”

    很快,一个瘦长脸的男人从小铁门走出来,仔细看了越野车的牌照,慢慢走到了越野车旁边:“呵呵,是市里来的,是不是来拖煤的老板啊,想见我们华书记啊。”

    王稼祥按下车玻璃,看着男人点点头,同时从身上掏出香烟,递过一根香烟,男人仔细看了看香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啧啧,煤炭老板就是有钱,都是抽的好烟,不知道你们今天带了多少钱,华书记正在玩,你们知道地方吗?”

    王稼祥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给你们指地方,等会,我给你们开门,进院子不要按喇叭,车子停在院子里就可以了。刚才有个人进来闹事,已经被控制了。”

    季子强眼睛眯起来了,趁着男人去开门,季子强交代了王稼祥几句话,越野车在乡政府院子里停下之后,王稼祥下车,递上一包中华香烟,再次开口了:“我们是外地人,不懂这里的规矩,老兄还要多多指点啊。”

    “好说,好说,你们可能是第一次来,陪着华书记耍耍,只要华书记满意了,你们拖煤还不是小事情,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嘻嘻,拜山嘛。”

    王稼祥就歪歪下巴:“老兄说刚才的年青人是怎么回事啊,可不要坏了我们的运气啊。”

    这人随随便便的说:“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是大老板,他不过是个种树的,到乡政府无理取闹,胆子还真大啊,也不掂量掂量,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男人的心情很好,带着季子强和王稼祥往住宿区走去,到了跟前,男人指着三亮灯的地方说了,那里就是华书记的宿舍,现在正在耍,上去之后,直接进去就是了,华书记宿舍里面,客人多,自己机灵点。

    季子强明白男人的意思,到了华书记的宿舍里面,没有人会当你是客人,都是去求华书记的,所以,不要讲究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门是虚掩着的,大概是想到了在乡政府里面,外人是轻易进不来的,再说了,华书记的客人太多,谁也顾不上专门去开门,索性虚掩着。

    季子强进入之后,险些呛出眼泪来,屋里开着空调暖气,不过,好几个人在抽烟,那股刺鼻的味道,一般人都挺不住,季子强是抽烟的人,都受不了。

    为首腆着肚皮,坐着很牛气的一位就是华书记了,他背对着门,嘴里叼着香烟,他的身后,坐着好几个围观的人,季子强进来了,他头都没有抬,凭着感觉朝季子强挥挥手,说:“自己找地方坐,凳子里屋有,这一轮结束了,就可以上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